第20章

第20章

生物,受到各式各样的束缚。自然的规范,时间的流逝,名为“身体”的容器,名为“心灵”的自我。那些是所有生物共通的枷锁。不过,也有只能使用在人类身上的枷锁——言灵。语言并不只是束缚自己而已,也会束缚别人。

>>>

最后六道骸也算是和百目鬼达成了协定。

凪毕竟未成年,六道骸也是一样,自然需要一个监护人,而现在最适合的人选就是百目鬼了,从此凪对外的名字就变成了百目鬼凪,但是她同时也是库洛姆.髑髅。

库洛姆出车祸之前,体检的结果已经显示她可以出院,但是没想到却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所幸有着六道骸的幻术支撑,库洛姆恢复的速度也很快,没过多久就被百目鬼接出了医院。

八原凪的户籍已经转到了百目鬼的名下,现在她的姓氏是百目鬼,而且这次不是之前说好的叔叔和侄女,而是兄妹关系。

虽然百目鬼和凪的相处模式很像是父女,但是总体上还是更像兄妹多一点。

那之后百目鬼再次前往店里的时候带着新出炉的“妹妹”,顶着四月一日明显带着笑意的眼神把凪交给了全露多露带到一边玩耍,自己则是和四月一日在庭院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这次他主要是有想要询问,或者说是确定一下的事情。

“你知道,会变成那样。”百目鬼望着庭院淅淅沥沥的雨,仿佛无意的提起。

你知道凪会出车祸的事情,所以那天才会叫他过来,为了让他避开那件事。

即使百目鬼没有明确的指出,但是四月一日显然知道百目鬼想要表达的,四月一日没有左右言他,而是很爽快的应下,“没错,我知道哟。”

看着百目鬼不禁皱起的眉,四月一日喝了口酒,慢悠悠的开口道:“那是那孩子注定的命运……但是即使那样告诉你,恐怕你也是不会听的吧?”

这不是什么其他复杂的问题,单纯只是因为百目鬼的性子,四月一日清楚的很,才会叫百目鬼到店里。因为那确实是不可以被更改的轨迹。

百目鬼太纯粹,坚定的贯彻自己的准则。

这样很好,四月一日没有想过修正百目鬼的性子,但是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却也会故意避开百目鬼。

“那样的相遇是她所期望的。”四月一日垂下眼眸,像是在回忆什么,“将【过去】全部交给了我,只是渴求着重叠的【未来】,无论几次,无论如何变换,她向我许下的愿望永远都只有一个。”

四月一日想起了当初见到的她,紫色的眼眸满是绝望和孤注一掷,坚定的许下了愿望。

第二次见到的她则是带着满身的疲惫,即使不记得一切,还是许下了一样的愿望。

最后一次的她带着幸福的笑容,但是眼眸中却带着“失去了重要之人”的色彩,她想要找回,归咎到根本,三次,都是一模一样的愿望。

还真是执着啊。

“而且,与其说车祸的发生是八原凪注定的命运,倒不如说,她的命运,是以那件事情为开端的。”

“从那一刻开始,【她】才是【她】,那是她等待那么久,付出了记忆,生活,过去,终于等来的命运。”

“即使会被命运的转轮压得粉碎,即使会被命运摧残的遍体鳞伤,她也愿意交出一切,就为了换那一个可能性。”

四月一日知道,要是都告诉百目鬼,那么,百目鬼即使想要阻止,也还是会忍耐。只是那样他会痛苦。

见死不救,从来没有在百目鬼的字典里出现过啊。

所以干脆避开吧,等回去,一切都过去了。

四月一日就是这样考虑的。

“想再一次的见到那一个人,所以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因为没有比那个人更重要的存在了。”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四月一日的笑容微敛,因为她的愿望,就像是他决定等待一样,一直等待……等着侑子小姐。

“就是这样祈祷着,等待着,忍耐着,这么久的痛苦,也同样是她想要再次见到那一个人所付出的代价。”

“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从四月一日开口起,一直盯着他的百目鬼没有错过四月一日一瞬间的苦涩,自然也知道是因为壹原侑子,百目鬼什么都没说,只是闷头喝酒。

有些时候,沉默或许才是最好的。

庭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百目鬼仰起头,“晴了。”

“是啊。”四月一日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把空的酒杯放在一旁,重复了一遍,“——天晴了。”

>>>

除了刚刚出院那几天库洛姆一直跟着百目鬼之外,剩下的时间里库洛姆有的时候会去店里,大部分时候都是在百目鬼家的寺庙那处静养。据四月一日说,她被异形之物纠缠太久,在寺庙里带着也算是祛除秽气。

而梦境中,库洛姆原本一直害怕的梦则是六道骸的教导时间。

再也不会再梦中被“鬼”纠缠,因为六道骸一直都在她的梦里。

库洛姆跟着六道骸学习幻术,在有一日终于能够使出火海幻术的时候,六道骸眯起眼睛,“k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是时候了。”

库洛姆马上反应过来,大概是之前沢田纲吉的父亲找到骸大人所说的事情。

——指环争夺战。

她将以着雾守,或者说是骸大人契约者的身份参战。

面对即将到来的第一次的战斗,性子软软的库洛姆却没有畏惧的情绪,而是努力的吸取着幻术的知识。六道骸的到来像是带走了库洛姆全部的犹豫和恐惧,她原本的色彩也开始显露。

库洛姆毕竟是风的弟子。

库洛姆在六道骸说完时间到了的第二天早上向百目鬼辞行。

“兄长大人。”库洛姆俯下身鞠躬,“谢谢您这些日子的照顾。”

百目鬼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是抬起手拍了拍库洛姆的头,“照顾好自己。”

库洛姆的身体到底还是因为车祸而影响很多,但是幻术无法补全的伤势在这些日子的修养也好的差不多,至于其他的,也只能慢慢想办法了。

库洛姆点头,露出一个笑容。

兄长大人很好,和骸大人安全不一样的感觉,但是让人觉得非常的安心。她想兄长大人大概就是小时候的她一直期盼着的“哥哥”,或者说是家人。

百目鬼的父母库洛姆也见过,他们对自己出色的儿子充分的信任和纵容,对百目鬼突然领回一个妹妹也没有排斥,而是欢迎。

这样想着,库洛姆按着六道骸的指示乘上了电车,原本是想要先去黑曜——那里是骸大人的同伴所处的位置,但是六道骸考虑着反正救下库洛姆的时候已经很高调了,倒不如直接去和彭格列打个招呼。自然,名义上是打招呼,实际上是挑衅。

于是库洛姆就在走到沢田纲吉家门口的时候被一个炮弹打中消失,随后奔出来的众人集体石化。

沢田纲吉:“=口=!!!”

山本武:“^-^|||……”

狱寺隼人:“o口o!!”

六道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八原同学好不容易回来了啊啊啊蓝波你都干了什么啊啊啊啊qaq!!!”

“kufufu彭格列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皿=!”

两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库洛姆消失的瞬间六道骸就具现出了实体,现在正在沢田纲吉家门口飘着。六道骸脸上青筋直冒。

果然彭格列就是麻烦的代名词!好不容易找到的小契约者就这么被弄没了啊混蛋!

“啊啊骸你冷静点!qaq!”沢田纲吉简直要跪了,“是十年后火箭炮!交换十年后的自己的……就5分钟真的!”

“……交换?十年后火箭炮?”不能不说波维诺家族的保密措施做的还是不错的,六道骸虽然隐约知道波维诺家族的这件武器,但是具体还是不太清楚,“彭格列,你说交换,那么,十年后的库洛姆呢?”

“……哎?”这时候沢田纲吉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地面脸色煞白,“……不、不会吧……?”

十年后没有交换,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性。十年后的八原同学,已经死掉了。死人是不会被交换的。

显然六道骸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脸色变得更加难看,“……kufufu……”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彭格列你……”

“是出故障了。”reborn及时的开口打断了六道骸的怒火,“十年后火箭炮出了故障,本来打算检修但是蠢牛不同意,争抢下就……”

接下来的事情六道骸就知道了,得知这么乌龙的原因六道骸额角的红色十字路口跳的欢快。

“总之,我们这边会尽快修好十年后火箭炮的,你……”

“我试着看看能不能联系到库洛姆。”六道骸眯起眼,冷静了些许,当然仅限外表上看来,“我和库洛姆的契约断开了,这代表的意思,你懂的吧?”

所以一向喜怒不定不会让敌人摸不清楚情绪的六道骸才会如此失态。

库洛姆对他的影响力……或许太大了些。

六道骸这样想着,然后阴冷的视线扫视了一下面前的几人,“库洛姆是靠着和我的契约才能活着的。”

也就是说……和六道骸断开了契约的库洛姆……

“……不会吧……”沢田纲吉几乎都要脱力的坐在地面上,脸色已经不是煞白而是惨白了,“八原同学她……”

——会死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2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