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虽然现在我能做的事是十分少,但我还是会努力的去做,因为即使事情是如何细小、即使前进的步伐是如何细小,所有的事情也必定连系著未来的。——题记

>>>

“你知道吗?现在的一个决定,哪怕是再过微小,都是联系着未来的。”

未来虽然给人莫测的感觉,但是确确实实是按着注定的轨迹运行。

“当然,也不排除能够改变那个【注定】的人存在。”

“然而往往,命运的既知性,就是它也包括被改变的部分。”

“无数的可能性,无数的分叉点,平行世界的理论某些方面来说,也是【正确】。每一刻不同的选择都会分支出一个未来。”

“然而你付出代价交换的那个未来,不,应该说你们付出代价交换的未来,真的是你们期望的吗?”

黑发的男子抬起头,对着虚空这样问道,停顿了一下,男子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是吗?也是呢,不管是你,还是她,都不是会犹豫的人。”

“想要做,便做了,这样很好。”

——但是,你要比她狠多了。

四月一日靠着沙发斜躺着,伴着熏香进入梦中。

梦的世界,交连着过去和未来,此世和彼世。

“果然是到了那里吗?”四月一日看着眼前的景色苦笑了下,“果然,命运是既定的,那里算是你的一个开始,也是你的遗憾啊。”

你的期望,你的等候,你的坚持。

但是你的愿望却不会完全的按照你的祈愿。

“我之前也说过的……吧?你比起她,要狠得多,——干涉,你干涉她的愿望究竟是希望着什么呢?”

一直隐在空气中的人依旧没有回复。

“呵。果然啊……”四月一日失笑,“不过,也算是……”

“她的事情,就暂时拜托你了。”

不知何时出现在四月一日背后的金发金眸的男子微笑着点头。

“你的话,我就放心了。”

“被【基石】眷顾的,7的三次方,时间的正统继承者gala。”

>>>

“,你到底在想什么?”刚刚做完任务回来就看见自己的工作室被占用,平常休息的沙发上躺着一个昏迷的紫发少女,被称为孤高的浮云的情报部首席阿诺德的脸……黑了。

“嘛嘛……抱歉阿诺德。”好脾气的双手合十道歉,“因为别的地方之前都被蓝宝和纳克尔都毁的差不多了,现在还没有修好,借用一下啦?”

“……。”阿诺德像是在努力使自己平稳下来,“你善心大发救人我不管,但是总部可是……”

“没事的,没事的。”看着阿诺德,柔和的目光使得阿诺德安静了下来。“我可是被拜托了,照顾好这个孩子。”

云之守护者阿诺德,不同于冷漠的外表,实际上可是责任心很重的男人。

虽然也算是个战斗狂,但是作为情报部首席的浮云,心思缜密可一点也不逊色于在贵族那潭深水里面摸爬滚打长大的迷雾戴蒙.斯佩多。

这个男人生来就是一身傲骨,他比谁都骄傲,也比谁都执着。原本他执着的是大义,国家,战争,人民,但是现在他在意的事物还加上了一个。彭格列家族。

虽然是一副高冷的样子,实际上他也确实高冷,但是面对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话多一些。

对于每个守护者而言都是特别的,他是将他们聚集起来的人,是他们的boss。

而面对着总是会心软的,每个守护者都不大放心。

看着阿诺德明显的你的信用已经透支了的表情苦笑。

“是一个很熟悉的人拜托我的。”

“谁?”阿诺德黑着脸追问。

“……”沉默,难不成说是在梦中认识的人吗?他还不想被守护者认为发烧了。

而且,梦中的事情,他知道的一切都不适合说出来。

“唔……”一直昏迷不醒的紫发少女突然哽咽了一声,慢慢转醒。

的双眼瞬间亮了!

于是他心安理得的忽视了阿诺德的问题一副担忧的样子走到了沙发旁,关切的看着已经醒来的女孩子。

女孩子像是没有适应阳光一样,睁开眼睛后眨了眨,一脸茫然,像是初生的小动物一样,试探性的望着四周。然后在得知自己被几个男性围住身处陌生的房间的里面的事实之后,几乎是反射性的蜷成了一个团子抖啊抖。

这几乎是她被鬼缠着的这几年养成的下意识的习惯。

但是接着她就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有多么的失礼还有弱势。有些不自在的咬咬嘴唇,库洛姆撑着沙发坐起身,抬起头打量面前的人。然后在看见站在墙边斜倚着似笑非笑的戴蒙.斯佩多的时候,圆圆的水润润的紫色眸子瞬间的……亮了。

pikapika的闪着光芒。

——卧槽好刺眼。

直面了库洛姆妹纸闪闪眼神攻击的黑暗生物(大雾)戴蒙.斯佩多下意识的眯起眼。

——太闪了眼睛略疼。

话说这个孩子笑起来的模样还真是和有些许相似……都光芒四射的。

一心扑在自家骸大人身上的库洛姆妹纸没有注意到别人下意识的看向的奇怪眼神还有略微黑化了但是依旧pikapika的闪亮亮笑容,只是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戴蒙.斯佩多激动的快要哭了出来。

“骸大人!”

声音满满的儒慕和依赖。

于是素来阴晴不定,品味怪异,荡漾妖媚的初代雾守戴蒙.斯佩多一不小心被像是小狗一样,几乎具现化出耳朵和尾巴猛摇的库洛姆妹子给萌到了。

就连之前怀疑妹纸和关系稍微想歪脑补过头的守护者们也中招了。

——……好……好可爱!!!←众位守护者头一次神同步的在内心刷屏。

面对着软软的小动物一样的娇小软萌的库洛姆软妹子,之前因为休息室莫名其妙的被陌生人占据了有些不悦的浮云君阿诺德凌厉的凤眼也不禁柔和了些。

半晌,戴蒙.斯佩多从那声萌死人的“骸大人”中回过神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d抬起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

“咳……”

抬起眼对上了自家的腹黑boss含着笑意的金眸,别扭属性点满的雾不自在的扭过头,调整了一下心态,无视了打趣的视线,荡漾的对着紫发的少女笑了笑。

“nufufufu~小小姐认错人了哟~?”戴蒙眯起眼,被认错什么的,稍稍有点不爽啊。

谁能有他这么优秀的审美。

“正式介绍一下。小小姐。”说着,戴蒙.斯佩多行了一个完美的贵族礼节,垂下眼眸盯着库洛姆,“我的名字叫做d.斯佩多。”

说着,d站直了身体,对着茫然的看着自己的紫发少女行了一个绅士的礼。

斯佩多家族也是贵族中的贵族,那时间积累下来的高贵融入血脉,虽然戴蒙.斯佩多只是随意的行礼,但是一举一动都带着浑然天成的气势和优雅。

简直就像是画中的人物。

——其实这家伙还是有正经的时候的嘛……←这是经常被荡漾冬菇茶毒的守护者众。

但是接下来众人眼里的荡漾冬菇不负众望,成功的使得众人表情狰狞了起来。

“——不过,小小姐叫我戴蒙大人也行哦~来,叫一声试试~~”

一瞬间优雅的贵公子就变成了会诱拐小孩子的人贩子。

矮油,这落差不要太大。

——变态萝莉控!!刚才是谁感觉他还是有正经时候的!!=皿=!!拉出去砍了!!一圈守护者脸色青黑的看着自家同事正试图诱拐单纯的软妹子库洛姆。

【你!就是你!不要再笑了啊啊啊!!去阻止你的雾守呀呀呀——!!!】

蓝宝盯着一旁笑的春暖花开的,试图用眼神传递自己的想法。

——话说你不要再笑了啊啊啊!!就算你笑的再温柔对于深刻体会过你的腹黑手段的人来说还会再上当么么么么么?!tat!!经常被黑的守护者表示各种苦逼不解释。

“哎,对不起……”库洛姆撑起身体有些勉强的想要站起身回礼……但是因着腿软又跌回了沙发上,毕竟之前内脏消失对她的影响太大,会认错也是因为自家骸大人和戴蒙.斯佩多那相似到诡异的审美和气息,还有给人的感觉,那个时候库洛姆刚刚醒过来,视线根本一片模糊,现在看清楚了自然也就知道是自己失礼的认错了人。

一直守在沙发边上没有做声的此时收回了那亮闪闪温柔到形容不能的笑容,转过身拿起枕头扶着紫发的少女靠坐在了沙发上,关切的开口建议,“小姐你现在还是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不用太拘谨的。”

“……可……”

“没什么的。”放慢了语速,声音中带着能使人安心的力量,“请好好的休息吧,小姐。”

“啊……谢谢您……”话都说道这份上要是库洛姆还拒绝,就显得有些过了,也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道谢。

“呵,没事。”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金发的大空再度笑的阳光灿烂,显得十分开心。

“……”各种意义上都还是乖巧的软妹子一枚的库洛姆脸瞬间爆红,初代大空的笑容连众位朝夕相处的守护者都hold不住,更何况是本来就有些内向害羞的库洛姆.髑髅软妹子。

有些好笑的看着脸红的像个番茄的娇小少女的金眸中盈满了宠溺。

——我的继承者还真是……找了这么一个纯白的孩子当守护者啊……

虽然没有拿着守护者的指环,但是从梦中这位被时间眷顾的人也稍许的看见了一部分的未来。

那是这个孩子成为了雾之守护者的未来。

这样想着的笑容更加温柔,那是,几乎要滴出水般的温柔。

“你,刚才是想对d说什么吧?”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无奈的看着头垂的低低的少女。

——这孩子……再不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脸就要埋在被子里了……

“啊?哦……”库洛姆抬起头,呆愣了一下。然后一只手指戳着脸颊,歪着头淡定开口。

“嗯,我是想说,虽然很像,但是骸大人笑的时候是“クフフ”(kufufu)而不是“ヌフフ”(nufufu)的。”

——死寂死寂死寂。

“而且骸大人的头发是凤梨,而您是冬菇。”妹子淡定补充。

——凤梨凤梨凤梨……

——冬菇冬菇冬菇……

“噗哈哈——!!”金发的大空终于破功,喷笑出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2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