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章

知道未来的最好的方法,是由自己来创造未来。至今为止、还有从今以后,和同样相信着这点的人们一起来创造。——题记

>>>

“噗哈哈——”最先笑出了声,而这时被少女模仿的那bt又荡漾的笑声雷到石化的众人也回过神来。

“斯佩多君,这个孩子说你是冬菇头耶,啊哈哈哈——好形象——”开朗的伪.天然呆,真.天然黑的朝利雨月最先开口打击已经僵住的某荡漾冬菇。

“啊哈哈——!!咳咳咳——”←这是笑的都流出眼泪来并且几乎快喘不过气来的初代雷守蓝宝。

“究极的形象啊啊啊啊啊——!!”←这是热血神父初代晴守纳克尔。

“……”←正在扭头捂嘴闷笑的g。

“nu……nufufu……”某冬菇彻底黑化,手一晃握住了凭空出现的拐杖,开始放幻术。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明显坏掉了的笑声,“……你们给我去死一死吧——!!”你们这一群没有同伴爱只会落井下石的家伙都是魂淡!!=皿=!!

“喂……戴蒙你等等……啊啊啊——!!你这家伙来真的啊啊啊啊——!!”=口=!!

“nufufu~我一直都很认真!!”

>>>

混战在一旁的金发大空忍无可忍在房间被毁的几乎看不出原样才出手阻止时停下,库洛姆呆愣的看着初代的众位衣服凌乱的样子,大脑果断的死机了。

除之外的人几乎都不好意思的脸色微红,低头整理了一下因为混战而有些不整的衣服。就连素来清冷孤傲的浮云君阿诺德都扭过头,耳尖有些微红。然后在想到难得在纳克尔和蓝宝的杀伤力下幸存的自己的房间也报销了的时候,脸瞬间黑了。

“咳咳,那个,不好意思见笑了……”内心哀叹,形象啊形象!在后辈面前的形象……就这么毁的渣都不剩了……tut……

“啊……不是……那个,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库洛姆有些忐忑的望着脸色明显很难看的几人。

“……”d抽着嘴角忍耐着众人射过来的明晃晃的威胁视线,半晌开口,“没……事的哟……nu……nufufu……我完全不在意……”

说的那叫一个勉强。

然而各种意义上都是一根筋的库洛姆妹纸没有看出戴蒙.斯佩多的想法,反而信以为真,不自觉的又补了一刀。

“呼……”库洛姆安心的松口气,然后抬头,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您没有生气那真是太好了,有时说实话是会伤人的所以在必要时候需要婉转一点说……骸大人是这么教我的……可是刚才不小心就……”

“…………”d.斯佩多表示他听到了他的的玻璃心被扔到了地上然后又被狠狠地撵上几脚的声音。

“……”初代众转头,都没忍住的再度神同步的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身边已经僵硬的快要石化然后风化再然后化成灰飞走的同伴。

“那个……自我介绍一下……我叫gola。”看着自家雾守悲愤的眼神很有同伴精神的不动声色的转移开了话题。但是心中却默默的想着。

……原来这个孩子也是一个天然黑吗?

看了看库洛姆妹子,又看了看身边的雨守朝利雨月,忍不住的同情起来自己的继任者了。

“哎?”妹子有些惊讶的呼出声,显然库洛姆是从自家骸大人那里了解过即将要加入的彭格列的历史的。

因着库洛姆对名字的反应,本来因为刚刚打斗完放松的几位守护者都暗中绷紧了神经。

“那个……虽然有些失礼……”库洛姆踌躇了一下,眼中的不安和不可置信明晃晃的落入几人眼中,“请问,您是初代彭格列的大空吗?”

六道骸虽然不爽彭格列和mafia,但是在给库洛姆普及知识的时候却没有带上主观的情绪。

他尽可能客观的讲述了mafia的势力分布,着重的介绍了占据mafia之首的彭格列的历史。

因为这都是可能会在某些情况下用到的情报。既然是他拉着库洛姆进入mafia这个他痛恨的世界,那么他就会好好的负起责任引导。

所以库洛姆知道金发金眸的开创了彭格列百年荣耀的初代大空,也知道初代大空被人形容成什么。

历代最强的首领,彭格列荣光的最高点。

她会开口询问,是因为想要选择相信彭格列的创始人,想要相信这位优秀的首领。

库洛姆的话语破绽很多,守护者都因为“初代彭格列”这个说法皱眉。

只有当事人的没有如他们想象中那样的惊讶而是了然的笑笑。

“若是没有理解错的话,我是。”坦然的承认,然后问道:“小姐果然与彭格列有关吗?那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安抚的看着库洛姆,平复了库洛姆因为猜测到自己究竟到了哪里而不安慌乱的心情。

“我叫库洛姆,库洛姆.髑髅。”库洛姆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手中的被子。

“那么,库洛姆……这么称呼你,可以吗?”询问的看着库洛姆。

库洛姆点点头。

“库洛姆,可以询问你一些事情吗?”

“恩。”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望着库洛姆不安的攥紧了衣角的动作笑笑,“当然,我们来情报交换吧,看你的样子,对这里很陌生。”

“我提出问题,你来回答,自然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也会尽可能的告诉你。这样可以吗?”

库洛姆不置可否。

她本就没什么话语权,对话的节奏一直掌握在手中,诚然,这既是作为首领的下意识习惯,也是这位彭格列初代对库洛姆的照顾。

突然到达陌生地方的女孩子,会慌张失措是正常的,目前库洛姆面上除了刚刚醒来的时候条件反射性的自我保护动作外,没有什么流露出情绪,而是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

一边打量,一边思考。

虽然会有些因为紧张的小动作,例如攥紧拳头之类的,但是明显比普通的女孩子要冷静也要成熟。

他来提问可以把握好尺度,就连情报交换这点,都是特意为之。

突然带人到彭格列总部,而且还是在埃拉斯托涅家族族地凭空出现的人,若是不弄清楚身份,女孩子的日子怕是会不好过。

哪怕他知道库洛姆的身份,也被人拜托了照顾她,但是有些事实还是应该由库洛姆亲口说出,亲口承认。那是以他的身份,不应该说,也不能说的事情。

的金眸中一片平静,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库洛姆,你是未来几世彭格列的成员?”

闻言,守护者的脸色都变了。

这个问题太匪夷所思,也太天方夜谭。

“是十世,……初代大人。”库洛姆顿了下,还是选择了用初代大人来称呼。“但是……虽然有被邀请,姑且算是彭格列的一员,明面上却还没有公布,也还没有……告诉boss。”

这孩子太实诚了。听着库洛姆的话众人只有这一个想法。

“恩?……这还真是有趣的局面。”眯起眼,毕竟成员什么的,首领应该是第一个知情人,换句话说,成员,尤其是守护者都应该是首领亲自选的。

但是x世却是个例外。

“boss的事情……我也知道点。”库洛姆看了看的反应,没有什么奇怪的神色,反倒是在鼓励自己说下去,“因为boss他还年幼,所以九代大人派了家庭教师教导。”

“年幼?”

“……大概,和我同岁。”

那也就是13,4岁的样子?的守护者们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mafia没有孩子,像是他们也好,还是身为创始者的也好,都被迫早早的成熟,13岁的年纪,他们都已经做出过不少事情。

这样的孩子,来继承的位子,没问题吗?

看出了守护者们有些不认同的样子,库洛姆也哑口无言。她只是说出了知道的事情,但是对于曾经的同班同学,在自己住院的时候还会来看望自己的沢田纲吉,她确实不太了解。

只是知道那个有些坑爹的幸运值还有对方是个温柔的人而已,所以此时也说不出什么辩解的话语。

秉持着少说少错的原则,库洛姆没有说出沢田纲吉13年的人生都是作为普通人生活的事情。

但是为了不在初代的印象里留下差劲的想法,库洛姆还是开口说道:“虽然成员几乎都是reborn先生选的,但是也都是boss认识的伙伴,boss也都知道的,我算是……例外。”

“因为……我之前出车祸住院,被救下之后就一直没有出现。”

而且,还是在要去解释(挑衅)的时候被一炮轰到了这里。

想到这,库洛姆有些低落。

不知道骸大人,怎么样了?

“恩……是这样啊。”听着车祸两个字,想到了刚刚见到库洛姆的时候,那喷出的血液还有消失的内脏。

他的笑容中不禁带上了一丝怜惜。

她还是个孩子,就承受如此苦痛。

定了下神提出了第二个问题,“库洛姆,你被邀请加入彭格列,职位是什么?”

“是……雾之守护者。”库洛姆迟疑了一下回答。

听到这里众人都下意识的望向了戴蒙.斯佩多。

被围观了的初代雾之守护者只是挑了挑眉,不置一词。甚至没有对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后辈多出一点注意。

就像是之前逗弄库洛姆叫戴蒙大人的不是他一样。

雾向来多变,喜怒不定,真实的心情永远掩藏在迷雾之后,这一刻他还在和你谈天说笑,下一刻就可能直接面无表情的夺取你的性命。

库洛姆是雾之守护者什么的,可真是……

哪怕是别的,就是云的继承人也好过雾。

这孩子给人的感觉太干净,太单纯。完全看不出迷雾的变幻莫测。

戴蒙.斯佩多确实让人无法捉摸,但是只有一点是谁都知道的,就是他对彭格列的在乎。还有即使嘴上不说心理对彭格列的归属感还有身为雾之守护者的自傲。

所以看见弱势的后继者才会不满吧。

抛去他的后继者的身份,库洛姆这孩子倒是单纯的紧,也有趣的很。但是若是把她当做后继者看……

一句话,她还远不够格。

库洛姆心知自己的弱小,她接触幻术的时间,说到底也只有在兄长大人那里养伤的时候梦境里骸大人的教导。

短短的半个月不到的时间。

“那、那个,我算是……替身……”库洛姆焦急的解释,“真正的雾之守护者是骸大人,我是他的契约者。”

“恩?这倒是有趣。”一直不语的戴蒙.斯佩多开口,“——骸大人?你说的这个人,就和我认错的那个吧?”

既然相似度到都能认错的话,那么,十世的雾守倒是可以期待。

“是的。”库洛姆直视着戴蒙.斯佩多点头。

不过……仔细看真是越看越像。

面前的初代雾之守护者还有骸大人。

“唔,这件事我知道了。”开口,“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库洛姆,你到达这里的原因,知道吗?”

“哎……好像是……”库洛姆回忆了下,“我在休养好后去探望boss……然后在门口被一个炮弹打中……”

“哎?”

想过原因是寻仇,任务失败,被恶意袭击各种各样的奇怪理由就是没有想过是被炮弹轰过来的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炮弹?

库洛姆想了想,确定的点点头,“恩,炮弹。”说着,她犹豫了下,“……不过好像不是普通的……怎么说……好像是某种武器?”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一次沢田纲吉来到的时候蓝波也在后面跟着,然后库洛姆就默然的看着炸弹炮弹乱扔一气的混乱场景。

而且,那个粉红色的炮弹……貌似打中之后,会交换未来的自己?

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几位守护者都显露出了感兴趣的样子。

能交换未来自己的武器,在十世的时代,武器已经这么先进了吗?

看着几个人明显的好奇的样子,库洛姆想了想,开口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持有武器的是个小孩子,蓝波.波维诺,好像是预定的雷之守护者。”

“哎?”蓝宝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原本投注到戴蒙.斯佩多身上的视线全都投到了雷守蓝宝身上。

波维诺这个姓氏,显然是蓝宝的后代。

没等蓝宝兴奋的冲上来询问自己的继任者的事情就笑的温和的不动声色的岔开了话题,“库洛姆,据你所说,那个武器是交换未来的自己,而且时限很短,你来这里已经很久了,而且,这里不是你的未来,而是过去吧。”

“是……”库洛姆点点头,“应该是出故障了吧?之前好像也有过这样的情况。”

“唔……”想了会儿,然后开口,“嘛,放松点,一定有办法回去的,在那之前,库洛姆,先住在这里吧。现在的世道不太平呢。”

库洛姆对的安排没什么异议的点头。

就库洛姆的身份和彭格列的关系再出于担心,最好还是让库洛姆呆在彭格列内部。

毕竟,现在不是别的时间,而是战火纷飞的19世纪。这里是……战场。

库洛姆的身体毕竟刚刚受到冲击一度频死,看着库洛姆明显困倦的样子伸出手摸了摸这位可爱后辈的脑袋,尽量的放轻了声音,“呐,库洛姆,你想知道的等你休息好了随时可以来问我。现在先休息吧,好吗?”

“……恩。”库洛姆的头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

“呵。”不禁失笑,对着自家雨守朝利雨月请求,“雨月,可以带这孩子到……”

刚想说休息室的脸色就一变。

他怎么忘记了就是因为只有阿诺德的房间还幸存并且有休息的沙发的原因才会带着库洛姆到阿诺德的办公室来着?

彭格列……现在还有休息的地方么……==

倒不是说硕大的彭格列没有休息室,像是成员的住所还是有的,但是那里都是男人住的,就像是宿舍一样,怎么能带着库洛姆一个女孩子去那里?

而且本身彭格列总部就不是专门的提供住宿的地方。

不禁犯愁。

“nufufu……既然说是我的继任者,那么就姑且先住在我那里吧。”一直沉默的戴蒙.斯佩多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开口提议。

“……”守护者不禁盯着戴蒙试图找出有问题的地方。

“……==+++我突然发善心了就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恩。”斩钉截铁异口同声回答。

——你们这群魂淡!=皿=

一直nufufu笑着阴晴不定的某雾守不禁森森的悲愤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2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