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章

26长辈的馈赠

你所经历的那些真实的事情会让你变得坚强起来,而只要用这份坚强来不停地许愿,梦就会成真。——题记

>>>

库洛姆是在充满阳光的午后醒来的。

躺在布置温暖的房间里,睁开眼,库洛姆怔怔的出神。

这是她昏睡的第三天,之前的刺激太过巨大,完全的冲击到了她本就因为离开了六道骸而开始薄弱的精神。

库洛姆可以为了六道骸努力变强,可以为了六道骸无限强大,但是她太过依赖六道骸。那个时候,已经绝望的她被六道骸救起,六道骸成为了库洛姆唯一的信仰。

所以,一旦离开了六道骸的身边,库洛姆的精神就有些崩溃。

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出于保护的心理特意的叫来了戴蒙.斯佩多遮盖住了库洛姆关于任务那段的记忆。

的温柔几乎是本能。但是他的温柔却不是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判断那些事情不适合现在的库洛姆知晓,所以拜托了自己的雾守掩埋这段记忆,但是却不是消去,或许有一天,库洛姆会想起这些事情,但是那一定是她已经足够承受这些黑暗的时候,他会笑着祝福自己的后辈,注视着她的成长。

但是现在,不适合。

库洛姆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但是却遍寻不到,她只能起身打量四周。不像是在戴蒙大人家里,这里更像是……

“醒了吗?”男性的声音传来,库洛姆抬起头,然后愣住。

之前见到的红发脸上有刺青的男人穿着非常家居的服装,就连凌厉的气场都稍微的软化,更让库洛姆震惊的是男人穿着的煮饭的围裙。

……瞬间就变得好萌_(:3∠)_。

看着库洛姆呆住的模样,g怎么会不知道为什么,恶狠狠的开口,“喂,醒来了就起来吃饭!”

……耳朵尖红了哎。

库洛姆这样想着,然后避免面前的男人恼羞成怒相当贴心的把想法吞进了肚子里。

——这是差别对待。

当初因为妹纸的实诚被伤透了的心的初雾觉得心好累。

昏迷了三天的身体有些僵硬,而且因为她意识不清所以只是被喂了些流食,此刻体力可以说完全清零,本就因为那场车祸而显得苍白的库洛姆现在更是消瘦的可怜,若是六道骸看见一定会觉得自家的小契约者被人虐待了。

但是库洛姆也不是那种完全受不得苦的娇小姐,毕竟她曾经的师父可是武技专精。

虽然起身有些费力,还有些虚喘,但是库洛姆也不需要人帮忙,挺直了脊背缓缓的跟着g,g看上去比较凶但是实际上照顾了这么多年他的隐藏属性可是老妈子,他非常贴心的带着库洛姆去了洗簌间然后递上了崭新的白毛巾。

洗簌完毕的库洛姆跟着g走到了客厅,她这才稍稍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

普通的住宅,虽然不像是戴蒙大人家里那样大,但是布置却很温馨。

比较有生活的气息和家的感觉。

g领着库洛姆做到凳子上,去厨房端了一碗热粥出来,库洛姆昏迷三天醒来,突然吃饭菜会伤胃,还是吃粥缓冲一下比较好。

库洛姆乖乖的坐着喝粥,g则是做到了对面的凳子上看着墙上悬挂的时钟。

终于在指针指在下午5时的时候,大门打开迈步进来。

“g。”先是和自己的挚友打了声招呼,然后看见了g对面的库洛姆,眼眸中划过了欣喜和放松,这位大空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库洛姆,你终于醒了。”

“恩。”库洛姆本来苍白的脸色被粥的热气熏得有些发红,倒是看上去不那么的虚弱,她应了声,“给您添麻烦了,初代大人。”

“没有的事,库洛姆。”微笑,“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面对的微笑,库洛姆突然脸红了。

即使那时她昏迷,但是潜意识里的记忆,还是有一些的。

例如那个让人觉得温暖的怀抱,还有温柔的声音,捂住她眼睛的手。

风是库洛姆的师长,是父亲一般的存在,若是一定要说的话,仅仅几次见面的,在库洛姆的认知里,和风的存在很像。

包容的长辈。这让没有感受过父亲母亲关爱的库洛姆感到亲近。

当初带着库洛姆回了总部找医生,情况稳定下来之后不是没有想过送库洛姆到戴蒙那里去,但是大空看着库洛姆不安的脸,像是被噩梦缠住一样的痛苦挣扎,还有即使他就在身边,库洛姆昏迷中也没想过求救,只是一个人抱住自己颤抖犹豫了。

一般被噩梦纠缠的人总是会下意识的抓住自己身边的人,这是人的本能,与性格无关。

他莫名的有些心疼。

这样的一个小小的女孩子,像是小妹妹一样的年龄,如果可以的话,一直做一个天真的无忧少女一定会很幸福。

但是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拿起武器直面敌人的女孩子总是不忍。

最初决定建立彭格列的心愿,不过是因为国家,因为战争,因为时代的逼迫。

他用这双眼见证了平民的痛苦和挣扎。

所以想,国家给不了的,他来给。

由他亲手缔造一个可以让人们不必为了生存费尽心力,不必卑微的匍匐在街角,不必忍受屈辱只为了一块面包的世界。

少年时期就开始打拼,直到现在。

贫民窟的生活没有给他带去自卑和偏执,而是让这位首领的心中永远包容。

他想,他或许是想要那样的一个世界。

像库洛姆这样的孩子可以无忧无虑欢笑的世界。而不是像这样……

像他们。

他们的童年已经被这个时代毁了。可他不想自己的后代也这样。

他看着库洛姆的眼眸中总是充满着慈爱和期望。知道库洛姆来自哪里的看着库洛姆,就像是在看着未来。

他衷心的希望自己的后代可以获得平稳的幸福。

“呐,库洛姆,暂时在这里住下吧?”询问道,当时要不是戴蒙突然提出来,他本想带库洛姆回到自己的家的,虽然小了一点,但是这里是他和g最初的据点,也是“家”。“在这里比较适合你养伤。”

“……那个,初代大人,请问我……是怎么受伤的?”库洛姆疑惑。她的记忆只停留在了戴蒙大人要求她的那一时刻。

沉默了一下,然后笑容略微有些苦涩,“你是在做任务的时候昏迷的,那时候你被黑色的影子纠缠,还记得吗?”

不管怎样不适合谎言。而且,那件事情还是应该让库洛姆知道,他只要隐藏库洛姆看见的那残忍的一幕就好。

黑色的影子。

库洛姆不用迟疑就能想起自己数年的噩梦。

——“鬼”。

其实在库洛姆昏迷的时候,朝利雨月曾经来看她,然后对着忧心忡忡的说道,“这孩子是难得的招鬼体质,十分容易被恶念缠住。”

“所以脆弱,可也因此,很强大。”

这句话众人都是一知半解,而一开始不看好这个继任者的戴蒙.斯佩多则是脸色缓和。

“独有的能力,也算是全了【雾】的称谓。”他这样说着,这位初代的雾之守护者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库洛姆继任者的身份,顺带上之前说的考验通过。

雾,有种生无,无中生有,但是即使不是幻术师,这个职位,也应该是异能者。

库洛姆有幻术天赋,现在的幻术虽然不成熟,却也只是缺少人指导。

她有自己的能力,招鬼虽然给她带来痛苦,但是反过来也代表可以为她带来助力。

单独一样,都不至于戴蒙耗费心思,因为他自己就是惊才艳绝,无人可比的最强。

他的幻术,以假乱真,因此被众人畏惧。

朝利雨月笑笑说道:“我的国家,有【阴阳师】这种职业存在。”

阴阳师,也可以说是占卜师,或是幻术师。他们不但懂得观星宿、相人面,还会测方位、知灾异,画符念咒、施行幻术。对于人们看不见的力量,例如命运、灵魂、鬼怪,也都深知其原委,并具有支配这些事物的能力。

而其中,一个定义,便是阴阳眼。具有见鬼的能力。

而库洛姆的体质,则是招鬼的凭依。

在库洛姆陷入梦魔之中的时候,朝利雨月闭上眼吹起了笛子。平和的声音带上了安抚的效果。

“我虽然不算是阴阳师,但是安抚和驱逐还是做得到的。”朝利雨月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库洛姆眉眼间都是放松的笑意,“能够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就一如当时住院的时候,山本武的到来使鬼畏惧一样,朝利雨月同样,原本纠缠着库洛姆的黑影尽数散去。

紫发女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

松了口气,然后对着朝利雨月感激的笑笑。

也因此,库洛姆没有陷入更深的噩梦中去,在没有六道骸的守护下。

库洛姆想也知道是想办法帮助了自己,睡梦中那份雨水一般的镇静平和就像是阿武给她的感觉。

看着库洛姆的表现就知道了那样的状况并不是首次,他难免担忧起来,但是面上不显,只是拍了拍库洛姆的头,“你昏迷了几天,身体还有些虚弱,在这里修养两天好吗?后天我带你去d那里,d拜托我转告你,合格了呢。”

库洛姆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戴蒙大人愿意指导她这件事上。

她本以为不会有机会了的。

看出了库洛姆的想法,想起了之前和戴蒙的对话,不禁有些想笑。

d真是太别扭了。

明明是担心着自己的继任者拥有这样的体质会很辛苦想要出力,说法确实一贯的不坦率。

不过这也是d的特点,能让他坦率的也只有那位了吧。

金色的皇女,艾琳娜。

说起来,之前因为家族原因离开这里一段时间的艾琳娜应该快要回来了吧。

他可是和艾琳娜约好了不告诉d,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啊。

的眼眸愉悦的眯起,往常让人觉得温暖包容的目光里多了一份恶作剧的狡黠。

不知道,d看见艾琳娜回来会是什么表情呢?

真期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2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