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未来存在于大家各自选择的结果之中。——题记

>>>

换上了雅博维塔准备的浅紫色的礼服,踩着舞会用的高跟鞋,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

回忆着这几天关于舞会礼仪的特训,库洛姆有些紧张的攥了攥拳。

“很漂亮,库洛姆酱~”雅博维塔看着软妹纸的正装一脸的幸福。

“……恩。”库洛姆点点头,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远离了些雅博维塔。“谢谢。”

库洛姆本身就比较年幼,才13岁的年纪,这样的装扮有意的遮掩了她的稚气,使得她更像是16岁的花季少女。库洛姆活动了下脚,确认合身后转身走了出去。

让戴蒙大人久等就太失礼了qaq。

而跟在后面的雅博维塔一脸的欲言又止。

……戴蒙大人……你难道不知道,你领着明显未成年的软妹纸出去参加舞会的话,百分百会被认为是诱拐小萝莉的怪蜀黎的啊!

雅博维塔一脸不忍目睹的捂住了脸。

对比自己上阵,果然……还是主人被认为是萝莉控更好些。

库洛姆走到了戴蒙.斯佩多的身边,看着小后辈的打扮,戴蒙.斯佩多满意的点点头,十分绅士的扶着库洛姆上了马车,这才开口称赞。“nufufu……很适合小小姐的装扮哟。”

称赞盛装打扮的女性是作为绅士的素养。

库洛姆有些不好意思的抿唇微笑,“请问,戴蒙大人,一会儿我需要做什么吗?”

“恩……没什么的哟。所谓舞会也不过是无聊的应酬罢了。”要不是艾琳娜也参加他才不会去,而偏生艾琳娜却不能当他的舞伴。“虽然有情报说之前被消灭的家族有异动……但是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上不得台面的挣扎。”也是因为这个情报才使得戴蒙坚持参加。

即使有一点的危险和风声,他也想陪着艾琳娜。

虽然他觉得那种可能性是不会发生的,所以也放松的带着小后辈出来见识见识所谓的贵族的舞会。

全是一群坐拥着荣耀却肮脏不堪的家伙。

“是这样……吗。”库洛姆松了口气,能帮上戴蒙大人的忙也让她觉得很开心,毕竟这段时间的教导戴蒙.斯佩多尽心尽力,而她也能看出来,身为彭格列雾之守护者还肩负着斯佩多的姓氏的戴蒙大人的生活根本不轻松。

但是他还是抽出了时间指导她。

这让她觉得感激又愧疚。

所以这次能帮上忙她就毫不犹豫的应下来了。

但是……

——戴蒙大人你在哪里啊qaq!

“一不小心”和戴蒙.斯佩多走散的库洛姆妹纸欲哭无泪。

整个人都僵硬了,周围全部是陌生的人,还有从来没有到过的环境,完全是在挑战库洛姆的承受力。

“小姐是一个人吗?”这时一个男性的声音从库洛姆的耳边传来,惊得库洛姆整个人往边上一闪避开了男人过近的距离。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口=!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而忽略了周边环境的库洛姆整个人都警戒了起来。

不习惯和陌生人说话的库洛姆皱了皱眉,看着上前搭讪的男人不语。

没有介意少女的抵触情绪,或许只是忽视了库洛姆满眼的别和我说话的样子,男人再度迈步靠近,“请不要紧张,小姐是一个人吗?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舞会?”

虽然是温文尔雅的样子,对方也努力使得自己显得友善,但是对别人的情绪十分敏感的库洛姆还是感觉到了那张笑脸下的恶念。

“我有舞伴。”库洛姆开口回答,“请允许我先告辞。”

“把这么可爱的小姐放在这里不管不是很过分的人吗?要不要和我聊聊呢?”男人咬着库洛姆不放,依旧试图拐骗无知少女。

“不好意思,这孩子的舞伴是我。”一只手搭在了库洛姆的肩上,库洛姆的瞳孔紧缩,刚刚的那个男人靠近是因为她走神,可是这个时候她完全警戒了起来,却还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是什么时候靠近的,更何况……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库洛姆竟然没有一丝的抵触。

“这孩子有些怕生,所以请您不要靠近了好吗?”以一副保护的姿态,男人的眼睛隐约的闪烁了一下,低着头的库洛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

本来不依不饶的男人突然僵硬了一下,然后僵硬的笑着,“啊……啊哈哈……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说着男人转身离去,只是动作十分的僵硬,就像是被人操纵了一样。

库洛姆仰起头,看着帮自己解围的男人。

男人放下了搭在库洛姆肩上的手,湖蓝色的双眸眯起,“抱歉抱歉,刚刚是一时情急,不是故意冒犯。”

银白色长发的男人的笑容也是一样的,这样的彬彬有礼的样子……也不是真实的。

库洛姆能感觉到,但是却不讨厌。

“谢谢您帮我解围。”库洛姆鞠躬道谢,被那样的人缠上就不好收场了,她不想给戴蒙大人添麻烦。所以面前的男人真的是帮了她很大的忙。

虽然说用幻术也可以,但是她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对普通人使用。

“我的名字是库洛姆.髑髅。”库洛姆对陌生人的戒心很重,但是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就完全失效一样,相反,她觉得对方熟悉的过分。

男人微笑,客套的回答,“这不算什么,看见可爱的小姐帮忙是很正常的事情,髑髅小姐?”

“叫我库洛姆就好。”在反应过来之前,库洛姆就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库洛姆也愣住了。

男人微怔,然后从善如流的换了称呼,“库洛姆小姐。”

虽然听上去还是别扭,但是已经比髑髅小姐感觉好多了,而且她今天已经失态了好几次了,库洛姆抿唇,“恩。”

“那么,库洛姆小姐,请叫我葬吧。”葬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关切的询问道:“库洛姆小姐为什么会是一个人?遇到了什么困难了吗?”

“我……不小心和舞伴走散了。”库洛姆有些苦恼的小声回答。

这个时候舞曲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库洛姆和葬站的位置正好是大厅的中间,望着四周开始起舞的人,库洛姆有些无措,这个时候还想出去站到墙边有些太晚了些。

葬眯起眼,伸出了手,“我有这个荣幸请你跳一支舞吗,小姐?”

库洛姆瞬间体会到了葬的意图。在舞曲开始后分开跳舞的人走出去极为失礼,但是若是跳着舞到外圈离开的话,就没关系了。

“……当然。”按着记忆中舞会的礼仪,库洛姆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葬伸出的手中。

葬的舞技娴熟,像是很适应这样的情景,带着刚刚起步有些无措的库洛姆也显得很轻松的样子,而库洛姆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之后凭借着良好的运动神经和武技补差,倒也显得很自然。

葬望着自己一时兴起帮忙解围的女孩,不禁觉得冲动果然要不得。

明明他是来寻仇的,怎么就一时神经错乱的带着个明显年纪还小的孩子共舞?

由于职业特殊的缘故,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场舞会可不是普通的上流社会的社交,平静表面下隐隐的暗流还有那个男人的臭味可逃不出他的感知。虽然戴蒙.斯佩多有自己的情报网,但是还是比不上专职情报商人的葬。

可是这样小的孩子是怎么进来的?牵扯到mafia的火拼,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他不是富有善心的好人,但是今天怎么突然就帮助这个孩子了呢?

……就当他为自己之后的行动攒人品了。

葬素来独来独往,所以难得对什么上心,那就遵循着心意随他喜欢的来吧。

这么想着,葬一边迈着舞步,一边带着库洛姆向边缘走去,他想先把这孩子送出去。虽然这会有些困难,毕竟从舞会开始就嗅到气味聚集起来的那一圈圈的人可不是简单的摆设。

但是那是对别人而言。

靛青色的雾气隐隐的环绕在两人周围,葬原本湖蓝色的眼眸变得深邃,竟是带上了紫色的光。

当库洛姆回过神,她已经置身于舞会外面森林中的湖水旁。

“葬……先生?”库洛姆听见自己带着疑惑就是不带戒备的声音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葬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这场舞会,可不是孩子来的地方。”

“这里……马上就会变成人.间.地.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3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