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

我會殺想殺我的人還有那些想殺我想用生命保護的人的那些人!——題記

>>>

因為艾琳娜的死亡失神落魄的戴蒙斯佩多沒有注意到,遠處射向他的子彈。

或許是注意到了,但是現在的戴蒙.斯佩多也無力去阻擋。他興不起反抗的心思,艾琳娜的死亡帶走了他的思維。

但是子彈卻被人在半空中攔截。

庫洛姆看着和往常完全不一樣感覺的雅博維塔愣住。

緋色的發紮起,依舊穿着女僕裝,但是看得出因為焦急趕路的原因,裙角被撕裂,雅博維塔的氣息因為急速奔跑而顯得有些不穩。

但是還好趕上了。

雅博維塔餘光看着身後的上司,苦笑了下。

不,或許是……沒趕上吧。

雅博維塔一手握著刀具,一手拿着手槍,短刀的上面還有殘留的血跡。

面對着陰影中的人,雅博維塔苦笑,「阿拉阿拉,這可真是想像不到的展開。」

「我也是,沒想到你會趕過來。」站在陰影處的人邁步走了出來,平常讓人覺得安心鎮靜的翠色眼眸現在只余死氣。

「明明睡一覺就過去了,醒過來的話,或許會和你在乎的人一起回到村莊里呢?為什麼?」頂着拉文德樣貌的人一隻手抬起拄著下巴一臉不解的詢問。

「哈哈……這可不行。」雅博維塔的眼前有些發暈,她被拉文德下了安眠藥,覺察到不對勁之後,對自己一點沒有手下留情的直接一刀刺在了身上。師父是軍醫的雅博維塔很清楚刺在哪裏不會影響行動力也不致命。

她只是需要足以讓她清醒的疼痛。

但是長時間的趕路加上失血還是讓雅博維塔眼前發黑。

「即使是沒用的上司……也是當年把像是一條狗一樣趴伏在巷子裏的我撿回去的【主人】啊。」雅博維塔對自己認定的事情十分執著,當年是戴蒙給了她選擇。那麼她就會將忠誠獻上。

即使……是面對拉文德。

「從那個男人面前離開。」【拉文德】警告道。

「恕我拒絕。」雅博維塔露出了宛如野獸一般捕食的殘暴笑容。「這可是我重要的飼主。」

她並非中規中矩訓練出來的士兵。而是實打實的在戰場上染盡鮮血的野獸。

而她也因着自己的忠誠和力量成為了戴蒙.斯佩多付以信任的得力部下。

拉文德皺眉,再次開了幾槍,卻都被雅博維塔擋下。

嘖,是在拖延時間嗎?

【拉文德】的臉上露出了不耐,他趁著戴蒙.斯佩多失去愛人精神脆弱的時候加在他身上的幻術快被戴蒙.斯佩多解開了。

無論怎樣,那個男人都不好對付,必須在戴蒙.斯佩多醒過來之前,結束。

手一抖,拉文德再次開槍。做好了防禦準備的雅博維塔卻震驚的看着拉文德一扭手,對着站在一旁的庫洛姆開槍。

「庫洛姆!!!」

這時撲過去已經來不及了,庫洛姆一瞬間慌亂了一下,然後咬緊了唇撐起了幻術的障壁。

——砰砰砰。

幾槍全部被幻術的障壁擋下。

雅博維塔鬆了一口氣。

拉文德的嘴角勾起了得逞的笑容。

雅博維塔聽着傳來的咔噠的聲音,腦袋空白了一瞬。

她怎麼忘記了?戴蒙大人的敵人,不可能只是使用槍!

庫洛姆頭頂的牆壁倒塌下來,正好卡在了庫洛姆的幻術障壁消失的那個時候。

「閃開!」庫洛姆被猛地推力推到了戴蒙.斯佩多的身邊,而衝過來推開庫洛姆的雅博維塔則是除了頭部都被壓在了石塊之下。血液蔓延開來。

「維……維塔?!!」庫洛姆顫抖著爬到了雅博維塔的身邊,握住了雅博維塔已經失去了力氣的手。「……堅……堅持住!求你了!維塔!」

「……真是……短暫的一生……咳咳」雅博維塔看着庫洛姆淚流滿面的樣子苦笑了下,想要安慰,但是開口吐出的只有血液,「嘛……臨死……還有軟妹子為我哭泣……也算是值得啦……」

「別管我……戴蒙大人……」看着走進的拉文德,雅博維塔用盡全力甩開了庫洛姆的手,「戴蒙大人……!」

——請保護他。

庫洛姆下意識的揮舞著三叉戟擋下了再次射過來的子彈。

看着這一幕,雅博維塔嘴角還殘留着血跡,微笑着閉上眼睛。

【哦呀哦呀,是個迷路的小動物?】

初次見面,大雨之中,我是最狼狽的姿態。

【nufufu……我問你,你那一副失去了一切的半死不活的樣子是在給誰看?】

不是溫柔的安慰,而是惡劣的質問。

【那種被全世界拋棄了的表情還真是讓人覺得不爽啊。】

嫌棄的語氣,但是卻莫名的覺得那句話並不僅僅指的自己。

【既然被人丟下了,就追上去啊。這樣找死的樣子,真實愚蠢之極。】

【如果有阻止你前行的東西,就全部拋棄。】

很惡劣的人,或許並不是為了自己才說出的這些話語。

但是就是認準了。

那個時候,只有您通過,只有您駐足,只有您指責了我。

所以……

【能請問您的名字嗎?】

【戴蒙.斯佩多。】

【請允許我……追隨您。】

從此往後,將我全部的忠誠獻給你。

請您允許。

將這身體,這靈魂,這生命都奉上,來證明我的忠誠,來鑒定我的追隨。

雅博維塔做到了,最初的承諾。

為你而死r(主人)。

這便是她獻上的至高的忠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3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