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32章

所有的幸和不幸,正因為有這些願望,人們才能將願望傳承。——題記

>>>

即使不去看也知道,維塔已經死亡。

平時感覺的到的明快的氣息已經哪裏也尋找不到了。

庫洛姆強忍着想要哭泣的想法握著三叉戟擋在了被對方施下了幻術的戴蒙.斯佩多的面前。

見狀,拉文德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那雙翠綠的眼眸變成了血紅的顏色。

血色之中,黑色的【六】的文字是那麼明顯。

「那是……?!」庫洛姆握著三叉戟的手抖了一下。

骸大人右眼的……

「礙事。」拉文德眼眸中的數字變化,——【二】餓鬼道。

庫洛姆因為震驚於拉文德的眼眸完全沒有反應過來防禦,但是拉文德的幻術卻沒有傷到她一絲一毫。

「……什麼?」拉文德皺眉,疑惑道:「為什麼……無法附身?」

聽見這句話的庫洛姆想起了自己和骸大人的契約。

許是因為那個,所以對方的能力才無法傷害到自己吧?

「你……是誰?為什麼要對戴蒙大人下手?!」庫洛姆餘光看了一下身後還沉浸在幻術的噩夢之中的戴蒙大人,開口詢問,「你不是拉文德!」

至少……拖延時間!等到戴蒙大人醒過來。

她打不過面前的人,庫洛姆清楚。

「唔……你的話,我有些許印象。對了,就是那天。」拉文德眯起眼,「彭格列覆滅埃拉斯托涅的時候,突然憑空出現的孩子。」

「你也是……彭格列的相關者啊。」說道著,拉文德的周身扶起了讓庫洛姆覺得恐懼的惡念,「既然是彭格列的相關者,那麼就不能放過你了呢。」

「至於我,你可以叫我avenger。」自稱avenger的幻術師抬起手,放棄了手槍這個沒有效率的武器,直接幻化出了黑色的利刃衝擊著庫洛姆支起的幻術障壁。

「拉文德……拉文德怎麼樣了?!」庫洛姆對着avenger質問。

「真是好笑的問題。」avenger的臉上滿是漫不經心的神態,「不過是容器罷了。等我得到彭格列霧守的身體,這個,就不需要了。」

「你別想傷害戴蒙大人!」因為幻術的障壁被攻擊嘴角流血的庫洛姆開口喊道。

艾琳娜姐姐已經不在了,就連維塔都為了救她死去,至少……戴蒙大人……

「不識相的傢伙總是這樣多。」avenger感慨道,「真遺憾,只能請你去死了呢,小姐。」

幻術的障壁聯繫着幻術師的生命,在不斷的攻擊中變得薄弱的障壁簡直一碰即碎。而庫洛姆本身,也咳出了幾口血。

最後一擊。

在這次的攻擊下,屏障便會破碎,庫洛姆感覺視線稍微有些模糊,但是還是堅持站在原地。

「……mu、kuro……sama……」庫洛姆不甘心的咬唇,她還沒有再次見到骸大人。

還沒有真正幫上骸大人的忙。

「我才不會——死在這裏!」破碎的屏障再度重聚,但是也只是擋住了一波攻擊。

……不行了……嗎?

想……見到……

「kufufu……不是叫你在那裏等著嗎?真是不乖的孩子啊。」

預想中的疼痛沒有襲來,庫洛姆睜開眼,銀白色的光一閃而過,葬站在庫洛姆的面前,接住了那波攻擊。

「葬……先生?」庫洛姆有些不敢置信的眨眨眼,就像是做夢一樣不真實。

「fufu……沒想到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葬背對着庫洛姆,微微側過臉,「庫洛姆小姐,也不是普通的人啊。」

「我……」

「stop——stop?!」avenger打斷了庫洛姆的話語,「敘舊就到此為止,我的時間可不多啊。」

「說的也是。」葬面對着avenger露出了滿含惡意的笑容,「總算是被我找到了啊,你。」

「哦呀?我說怎麼覺得身後總有老鼠咬住不放,原來是你啊?」avenger感興趣的打量了一下銀髮男人,「原來如此,你竟然活下來了啊,當初的實驗,也不算是完全失敗。」

面對avenger這樣輕鬆的提起當初的實驗的事情,葬的笑容再也壓抑不住憤怒和恨意。

「kufufu……真是惡劣的人,品嘗別人的恐懼絕望那麼有趣么?」葬抬起手,握着手杖攻擊,「看來你還是沒有意識到,你的罪惡啊?」

「令人噁心的埃拉斯托涅,當你們的人體實驗引起了mafia的眾憤然後被彭格列攻擊覆滅的心情如何?」

一字一句,完全的刺向了avenger的痛處。

「要說彭格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是仁慈的沒有趕!盡!殺!絕!」

「你找死——!!!」

面對着葬拉仇恨滿點的挑釁ger也不顧一切攻擊了過去。

幻術對幻術。

如果說之前庫洛姆還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那麼這次則是完全的確認了。

葬先生,和骸大人的關係。

就在庫洛姆晃神的一瞬,局勢傾向了對葬不利的一方。

葬的雙手舉著拐杖抵擋着數條黑色利刃,專註的發動幻術的葬沒發現avenger特意消除了氣息繞道他身後的舉動。

「骸大人?!!」因為自己的傷勢無力發動幻術的庫洛姆撲到了葬身後用身體阻擋。

——噗!

利刃刺穿身體的聲音還有鮮血噴出的聲音使得葬回過頭,然後條件反射的接住了庫洛姆倒下的身體,空餘的手一揮匆忙的支起了幻術的障壁抵擋,葬試圖用手捂住不斷流失的血液。

「…………庫洛姆小姐?」

在庫洛姆模糊的視野中,葬的表情滿是難以置信的和疑惑。

或許是在奇怪為什麼這個剛剛相識的孩子會為自己擋刀,或許是不解她為什麼做到這個地步,沒有一絲猶豫。

庫洛姆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考慮葬的表情的含義,她費力的舉起手,將沾滿了她鮮血的項鏈遞到了葬面前。

葬試圖發動幻術去修補庫洛姆的傷勢,卻愕然的發現,庫洛姆的內臟,本就是靠着幻術維繫的。

「你……」在葬震驚的目光中,被他抱在懷裏的少女周身瀰漫起了粉色的霧氣,就像是庫洛姆剛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一樣,而庫洛姆還沒來得及交還的項鏈也隨着庫洛姆回到了屬於她的時代。

而戴蒙.斯佩多從avenger囚禁他精神的幻術掙扎出來的時候,就看見了失去了氣息的部下,還有染滿鮮血倒下消失的後輩。

「你——!!!」戴蒙.斯佩多周身的幻術猛地暴起攻擊著頂着拉文德身體的avenger,完全沒有一絲留情。

被措不及防的攻擊打中,拉文德渾身是傷的撲倒在地,再次睜眼的時候,眼眸已經恢復了翠綠色。自稱avenger的意識已經放棄了遍體鱗傷的拉文德的身體,撲向了神志不清的戴蒙.斯佩多。

戴蒙.斯佩多像是已經失去理智一樣的持續攻擊著,拉文德咬牙忍住了痛呼,趴伏在地面上,一邊承受着幻術的攻擊,一邊努力的爬到了被巨石壓在下面已經死亡的維塔身邊。

當拉文德的手距離維塔還有不到一米的時候,勉強維繫的屋頂塌落下來。擋住了拉文德的視線。

也隔絕了她過去的可能性。

同樣被巨石壓在下面的拉文德任命也不甘心的閉上了眼。

即使死亡……也無法觸碰的距離,原來是這麼近也這麼遠。

殘酷的讓人想要詛咒著命運。

>>>

「啊終於修好了啊!!!」模糊間,庫洛姆聽見了沢田綱吉鬆了一口氣的聲音。

被六道骸殺死人的視線威脅下,修理十年後火箭炮的人努力的加快速度,半天的時間終於修好。

幾人圍在了沢田綱吉的房間處等著庫洛姆的回歸。

粉色的霧氣散去,濃重的血腥味使得reborn最先警覺不對,迅速的聯絡了醫療隊讓他們做好做手術的準備。

隨着碰的一聲,身着晚禮服渾身是傷沾滿血跡的庫洛姆倒在地面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八八八八八原同學!!!!!」沢田綱吉驚恐的發出了慘叫然後被reborn一下踢到了腦袋,「亂叫什麼蠢綱!還不趕緊送她去醫院?!」說着,reborn還沒猶豫的給了沢田綱吉一槍。

這樣的距離,與其等待救護車來,還不如開了死氣模式蠢綱帶着庫洛姆去醫院。

「把庫洛姆帶到醫院去,我已經通知醫療人員做好準備了!」

趴在地面上的沢田綱吉吼叫着爬起,額頭上燃起了橙色的死氣之火,「嗚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拚死也要帶着八原同學去醫院!!!」

這時庫洛姆已經完全失去了意識。

【……終於……回來了啊……骸大人。】

在水牢中的六道骸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歡迎回來,我可愛的小庫洛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3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