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

痛苦的事啊,还是不去想的好,越想越忘不掉。所以呢,愉快地生活吧。——题记

>>>

多亏了送的及时加上先进的医疗,库洛姆的伤势已经基本稳定。

因为接到了自家新任的妹子受伤的电话而放下了工作赶过来的百目鬼坐在病床边上沉默不语。

总觉得……他家的妹子受伤的频率略高。

看着身边都难掩担忧的少年们,百目鬼也无法把妹子受伤的原因归结到他们身上。

是不是需要给凪做个护身符呢?

百目鬼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要不然,刚出他家门的妹子马上就被送到医院什么的,真的很挑战人的心脏承受力啊。

自从库洛姆回来就再次附身到库洛姆身上的六道骸在意识海里沉思。

库洛姆即使在被抢救的时候,手中依旧紧握着的银白色的项链,令他感觉熟悉的过分。而且,在呼唤库洛姆的时候,一瞬间看见的过去19世纪的场景和那个银白色长发的男人。

简直就是他的翻版,或许是六世中的某一世。

但是六道骸完全没有相关的记忆。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的记忆并非完整,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这明显不正常。

有人对他的记忆动了手脚,那个人多半是和库洛姆对峙的那个血色双眸的幻术师。

再猜不出自己被安装上这个右眼多半是早有计划的话,那么六道骸觉得自己可以回炉重造了。

埃拉斯托涅,艾斯托拉涅欧,很明显的关系不是么?

那个过去的【自己】透露出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嘛。

正想安静的思考对策的六道骸突然感觉身处的地方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波动。

意识海的波动只能是本人处在情绪极为不稳的状态下。

在外面看护着凪的百目鬼握住了库洛姆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的手,尽量温和的一下一下轻拍着库洛姆的头。

库洛姆不知道那是梦还是真实,她离开了,但是戴蒙大人还在。

在恍惚之间,她看见了那个时候的后续。

恢复了意识挣扎着爬到维塔身边死去的拉文德。终于还是被avenger吞噬,眼眸中染上疯狂的戴蒙大人。还有被抓住像是实验体一般对待的葬先生。

然后就是彭格列历史上记录的,初代家族唯一的背叛者,戴蒙.斯佩多的种种举动。

设计西蒙,逼走了。

“……好过分……”库洛姆泣不成声,“这样的……这样的……”

哭着的库洛姆感觉到有人在拍着自己的肩膀,回过头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的温暖。

“库洛姆,别看了。”捂住了库洛姆的眼睛。就像是之前做的那样。

“这些对你来说……过于残酷了,所以,别看。”轻声安慰着,“相信我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戴蒙也是我的守护者啊。”

“呐,乖孩子,现在就好好的睡一觉吧,然后醒过来的时候,忘掉吧。”

“这些记忆不会消失的,只是暂时的沉睡一下。”

非常温柔的声音,使得库洛姆没有一丝抵触的情绪,而是顺从的闭上双眼。

再次醒来的时候,卸下这些本不应该担在你身上的沉重,你还有你的伙伴和家族。

坐在办公桌前的睁开双眼,看着手中的信笺,微笑起来。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事情了,总是让后辈担心,可不是作为长辈应该做的事情啊。】

>>>

库洛姆再次醒来的时候,看着身边守着的人,惊喜的瞪圆了双眸。

数年不见的师父还是如她记忆中一样,穿着红色的衣袍,黑色的凤眼中满是温和。

“……师父。”库洛姆睁大了眼,有些不敢置信。风见状笑笑,跳到了库洛姆的枕边,伸出手拍了拍库洛姆的头。

“nagi。”果然还是那样,非常非常让人觉得安心的气息,还有唤着自己名字时候的声音。

“幸好你没事。”风虽然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微笑,但是隐约带上了自责,“抱歉,nagi。”

“师父……为什么道歉?”库洛姆疑惑的眨眨眼。

“……这么长时间没有来看你,真的很抱歉。”风想起自己得知reborn的信息慌张赶来的时候的心情,后悔吗?把凪交给她的父母。

或许……有些后悔。

他要是再注意些,也不会让凪这些年都忍耐着,痛苦着。

但是他不希望把凪扯到mafia的世界里,而那个时候偏巧有几方的势力对他出手。而他自从捡到凪就一直在调查的凪的父母的信息也正好到了他的手里。

一切巧合促成了结果。风不会让自己的徒弟跟着他冒风险,他联系了凪的父母,送凪回到了亲人身边。

即使他扮演者兄长父亲的角色,但是亲人对孩子来说,还是相当重要的存在。

风是真的希望凪能好好的,而凪也清楚,所以她没有说什么任性的话,而是乖乖的按照风的安排离开。

一分别,便是几年时光。

风不想自己的冒失打扰凪平静的生活,所以尽可能的避开了交集,让有心人无法查到凪的身上。

但是代价就是他也无从得知凪的近况。

就连凪车祸手术,失踪的事情都是reborn联系上他时告诉他的。

reborn也只是试探性的询问风,沢田纲吉身边的人他都暗处的观察了,八原凪这个看上去阴暗不好相处的女孩子的身手让他觉得像一位故人。

没想到一猜就中,八原凪真的是风的弟子。

看风焦急的赶来的样子reborn就知道了,八原凪还是风很重要的徒弟。

“不是师父的错。”库洛姆摇摇头,“师父是为我好。这我懂的,相反,我才要说抱歉,风师父。”

在风的印象中,凪会叫出风师父这个称呼的时候,一定是很紧张的情况下。

“抱歉,辜负了您的好意。”库洛姆一直知道师父避免自己接触mafia,但是种种的原因纠结交错到一起,现在她已经不可能抽身了。

风知道凪指的什么,他这次前来也是因为知道了凪身份的变化。

虽然他不愿徒弟参合到mafia之中,但是彭格列的话,也算是温和的家族。

更何况,彭格列拥有绝对的实力。

所以他才这样无顾忌的来探望凪。无非别的,从沢田纲吉被认定为十代继任者的时候,整个并盛就已经被彭格列严密的保护起来了。

“这回我会在这里带上一段时间。”看着小徒弟期待的目光,风微笑,“我会陪着你的,凪。”

“所以,安心的睡吧,醒来的时候,要给师父我讲讲你的见闻啊。”

即使只是幼小的婴儿的身体,但是只要风在,就让库洛姆觉得安心。

为幼小的她遮风挡雨的就是这个婴儿的身体啊。

精神力大大透支的库洛姆昏睡过去。风看着多年不见有了些许变化的凪的面容笑容苦涩。

凪的右眼……还有内脏……

小小的拳头攥的死紧,风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镇定。

当时好好的,会开心的叫着自己师父的徒弟一转眼伤的这么重。

他这个师父……当的真是不够格啊。

想着凪和自己说话时不似以往,单纯的笑容带上了一丝怯怯的感觉,风就心疼。

他的徒弟这几年过得是怎样的生活啊?

所以得知凪还要参加指环争夺战之后,风果断选择留下。

不论怎样,这次他要在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