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35章

既然決定了,就要去做,不能有顧忌……只是這樣而已!——題記

>>>

面對馬上開始的指環戰不論是風還是六道骸都是抱着一個態度。

不到庫洛姆出場的時候,就讓庫洛姆呆在病院裏修養吧。

短短的時間內多次受傷,身體也承受不住。

更別提,庫洛姆的內臟壓根就是六道骸的幻術。

於是妹紙繼續安安分分的躺在醫院裏發霉。

之前替庫洛姆看病的老醫生這次簡直氣的鬍子吹起,直直的把百目鬼狠狠的罵了一通。

百目鬼面無表情的老老實實的挨罵,然後在老醫生罵累了之後,盤算著時間去四月一日的店裏打包了飯食給庫洛姆帶了過來。

這幾天沢田綱吉,獄寺還有山本也會來看望她,雖然他們總是帶着傷。還有就是庫洛姆養傷的這段時間,金魚和貓咪都是由山本武照顧著。而且因為庫洛姆住院時間太長幾乎已經扎窩在山本家的壽司店了。

一日庫洛姆在拐角的時候,看見了當初的蓬蓬頭的奶牛裝的孩子被送到了重症監護室。

庫洛姆擔心的皺眉,但是在眾人的嚴密看護下還是只能躺在病床上。

或許之前說過的指環爭奪戰開始了。

在一次夢中,庫洛姆終於沒忍住詢問,而六道骸愣了下,既然庫洛姆問了,也沒有故意隱瞞的意思乾脆的都說了出來。

「你之前看見的他們的傷勢是在特訓,指環爭奪戰是隨機選擇守護者戰鬥,現在比完了2場,第一場晴守,是你認識的那個叫京子的女孩的哥哥贏了,第二場雷守,kufufu……彭格列也真是沒人了……不僅霧守由我這個過去的敵人擔當,就連雷守都是個乳臭味乾的小鬼。」

庫洛姆想了下,原來雷守就是拿着十年火箭炮的孩子啊。

那孩子……才多大?

「嘛,自然是對方勝利,kufufu……彭格列也真是夠天真的了,為了救那麼個沒用的小鬼竟然把自己的戒指輸給了對方。」

庫洛姆盤算了一下。

一勝一負,但是加上輸了的大空戒指。

就剩下了雨,嵐,霧和雲的戰鬥。

要想勝利的話,剩下的四場戰鬥,必須全部勝利才行。

聽着山本他們在努力特訓,庫洛姆流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六道骸看着自家孩子的表情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有些無奈的嘆口氣,六道骸揉了揉妹紙的腦袋,「我可愛的庫洛姆,你只需要好好的修養就可以了。」不用不顧傷勢的特訓。

對方過強的話他可以附身對抗,要是普通的話,可以給庫洛姆練練手。總之,庫洛姆的傷需要修養,特訓什麼的無視就好。

庫洛姆自然知道六道骸的考慮,但是她也不想總是依賴著骸大人,她也想幫上忙。

六道骸安慰性的拍著庫洛姆的肩膀,「別心急,庫洛姆,你的幻術已經強了不少,雖然我不知道你失蹤的時間去了哪裏經歷了什麼,但是現在你的幻術使用已經不錯了。」

六道骸自然也想問到底自家的孩子是被誰傷成那樣的,但是奈何庫洛姆妹紙全然不記得了。

他只是模糊的看見了和庫洛姆敵對的人血紅色的眼眸,帶着六道的輪迴,他能肯定不是他自己,別的卻不甚知曉。

對了,還有對方可能是艾斯托拉涅歐的成員。

但是當初的艾斯托拉涅歐都被六道骸滅了,剩下僥倖倖存的也躲得深深的根本找尋不到。所以六道骸的一股火也只能悶着。

全然把六道骸的話當成了安慰的妹紙無法拒絕骸大人的關心,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獃著。

嵐守戰,巴里安勝。

雨守戰,彭格列勝。

下一場的指環爭奪戰已經定下,是霧之指環。

庫洛姆這次怎麼也必須參加的了。還沒等沢田綱吉等人來找她,庫洛姆在病房裏扔了個有人的幻術就直接跳窗跑了出去。

等到沢田綱吉推開病房的門的時候,在超直感面前根本無效的簡單幻術瞬間破碎,沢田綱吉一臉=口=的臉驚恐的吼了出來,「唔啊啊啊啊八原同學失蹤了啊!!!」

就算是再怎麼不願意在醫院獃著也不必跳窗吧?!!!

沢田綱吉看着大開的窗戶抓狂。

reborn直接一腳把沢田綱吉踹翻,「嘖,蠢綱,庫洛姆的師父可是武術家的風,這點高度根本不算什麼,去校舍的霧守戰場等著吧,庫洛姆會來的。」

「……reborn真真真真真的要讓八原同學上場啊qaq?」

「那當然,你以為呢?蠢綱。」

「可可可是八原同學是女孩子qaq……」

「天真,要是因為敵人是女性就心軟那麼你都不知道會死幾次!」reborn恨鐵不成鋼的教育沢田綱吉,「女性狠起來,可是讓男人都自愧不如啊。」

話語中隱藏的含義沢田綱吉完全不懂,一臉茫然,reborn嘆口氣,「放心吧,庫洛姆沒問題的,不說她本就不是普通的女孩子,有六道骸在,她也不會有問題。」

六道骸作為敵人很可怕,但是作為同伴……………………

可靠么=-=?

咳咳,至少武力值方面可以絕對信任。

這邊庫洛姆已經坐上了前往黑曜的列車。之前六道骸說要為戰鬥做準備所以回到了水牢中的身體里修養,庫洛姆一個人去尋找犬和千種。

這兩人她並不陌生,因為她出院后就拜託百目鬼兄長帶着她去黑曜見過他們一面。

一是說清楚六道骸的狀態還有自己身為契約者的身份,也有今後的打算。

庫洛姆身上的病號服引人側目,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理會,所以自然沒有注意到列車上帶着黑框眼鏡頂着榴槤造型的頭髮的少年拍下了自己穿着病號服的樣子。

乾貞治對這個巧合很意外,熟識的朋友拜託他幫着留意的人就這麼和他一個列車。

把圖片發送給柳蓮二,乾貞治再抬頭的時候,看見庫洛姆已經下車,記下了車站的名字,編輯好了短訊,按下了發送。

to蓮二:

你之前擺脫我留意的女孩子我遇見了,穿着病號服坐着列車在黑曜站下車。病號服是並盛醫院的服飾。

附帶着照片,希望能幫上忙。

:乾

正在醫院和眾人看望部長的柳的手機震動了一下,然後他打開了短訊,神色一變。

示意柳生和真田跟着自己出去,柳把乾的短訊給二人看。

「這是……八原凪!」

自從八原凪轉學之後,就像是有什麼人故意阻止一樣,他們都尋找不到八原凪的音訊。

並盛被彭格列保護起來,別說是初中的少年,就算是他們的父輩也是沒法調查到任何信息的。

若非這次庫洛姆獨自前往黑曜,而且還是偷跑的話,她的所處位置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暴露的,只能說乾的運氣實在是好到逆天。

「暫時不要告訴切原赤也和部長……切原太衝動,而且也就數他和八原凪的關係最好,部長的身體現在受不起刺激,我們再私下調查一下。」柳這樣說着,「下周我會去並盛看一看,並盛的中學不多,總是能找到的。」

「也只能這樣。」真田弦一郎點頭同意。

柳生沒有出聲,只是心中複雜煩亂。

「柳生,注意點。這幅表情很容易暴露的。」柳蓮二對着柳生說道,「好了,我們回去吧,出來時間長也不好。」

柳生妹妹被推下了樓梯,部長突然病倒,還有八原凪以前種種異常的行為。

總該找到她才是。

至少,問問她,為什麼突然的離開?

>>>

踏上了黑曜的土地,庫洛姆循着氣息走到了中央的大廳處,看見了黃髮的虎牙少年正懶散的躺在沙發上,而臉上帶着條形碼的黑髮少年則是靠着牆坐着安靜看書。

「阿犬……千種……」庫洛姆叫了下兩人的名字。

「你是……庫洛姆?」千種推了一下眼鏡,有些驚訝的看着這位骸大人選的契約者。

「喂女人你穿着這一身出來晃什麼啊?」犬撓了撓頭,「病號服……?彭格列那邊果然靠不住。嘖,說到底還是你太弱了,女人。」

「對、對不起q-q……」庫洛姆乖乖鞠躬道歉,反倒使得犬愣了一下,然後不自然的扭過頭。

「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既然受傷了……就不要亂跑!」

…………犬這是在擔心她?

庫洛姆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犬一下子就炸毛了。

「你那什麼表情啊!我是在擔心骸大人!你可是骸大人出現重要的媒介!別想多了啊我可不是在關心你!絕對不是!」

……啊,炸毛了。

千種無奈的按著犬的肩膀讓他冷靜,「犬……今天晚上是霧之指環爭奪戰。」

「之前我和你說過了的……」千種的語氣帶上了無奈。

「啊原來已經到這個日子了!」

「…………犬……」千種捂臉,「好了,犬,你也準備準備。庫洛姆是來找我們的吧?」

「……恩?恩!」庫洛姆點頭。

「恩,你先去上面的屋子裏換下衣服,再怎麼說,穿着病號服去戰鬥還是太……損傷士氣了。」千種努力用了個比較委婉的形容,「從骸大人那裏知道你之後,就有在上面的房間里準備了備用的女式的黑曜校服。」

「啊,謝、謝謝!」庫洛姆慌張的道謝,然後衝上樓換衣服去了。

「好了,犬!你也收拾一下,我們跟着她一起去。」

「啊知道啦!」犬一躍而起,活動活動筋骨,整理了下有些褶皺的校服。

換好了衣服的庫洛姆轉身下樓,犬和千種上下打量了一下。

犬先發表了評論,「雖然不想說什麼,但是果然骸大人的契約者就是要穿着黑曜的校服!」

……你究竟對黑曜的校服有多執著=-=?重點錯好嗎?

千種則是皺了下眉,黑曜的女式校服穿在庫洛姆身上,露出了腹部,這樣庫洛姆的傷勢就暴露了。纏的厚厚的繃帶還有繃帶上的紅色痕迹。

「庫洛姆,你不處理一下嗎?」千種詢問。

這時犬也注意到了庫洛姆的傷口估計是裂開了,看不下去一般的詢問,「喂,你好歹注意點啊。」

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傷勢,庫洛姆無辜的眨眨眼,「恩,是有點,被boss他們看見了會擔心,而且也會影響士氣……」

「是啊,所以你……」快去包紮。

剛想叫庫洛姆去換一下繃帶包紮傷口的犬愕然的看着庫洛姆揮了一下三叉戟淡定的用幻術隱藏起了自己的傷口。

犬:「……………………」

千種:「……………………」

給我等等!幻術真的不是這麼用的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章

3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