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

继乱成一片的雾守战之后就是最后的一场云守战。

库洛姆没有回医院也没有跟着犬和千种去黑曜,而是在昏睡状态下被百目鬼带回了公寓。

犬和千种想着云守战很快了也就留了下来,权当做照看库洛姆。

谁知道会不会又冒出来一个大家伙。骸大人出现的媒介要保护好啊。

犬才不承认他其实也有些担心库洛姆的成分在。

库洛姆醒过来的时候虽然沢田纲吉想瞒着但是架不住犬不小心说漏了嘴。

从山本武那里听来的经过逗得库洛姆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从小时候开始围绕着库洛姆的“鬼”,原来也可以这样,虽然过程中有些误解,但是诞生的“鬼”却不是邪恶的,也没有给她带去伤害。

反而是赶在了骸大人之前救了她。

莫名的觉得开心。

之前看见保护着切原赤也的鬼的时候,库洛姆曾经很微小的羡慕过。

如果,她和鬼的关系,也能改变呢?

虽然她不记得,但是仅仅是听着山本武的形容,就能想象到那么大只的鬼被欺负了嘤嘤嘤的哭着的样子。

………………感觉好萌(//-\\\\)

握着手里百目鬼交给她的装着大鬼的球,库洛姆考虑什么时候放这孩子出来联络下感情。

对了,还要给他起个名字。

对大鬼叫自己母亲的事情库洛姆接受良好,而且身为女性的母性光环也不小心被打开了。

库洛姆心情不错,六道骸的心情就不怎么美好了。

救自家妹子的时机错过,晚了那只鬼一步。

打鬼救库洛姆还被那只鬼明显的你欺负人的视线整的他无语至极。

——我的错咯?

看着自家妹子一心扑在那个像是宠物小精灵一样的球里的大鬼身上,六道骸悲愤了。

……等等骸君你也看过宠物小精灵吗?【重点错】

云守云雀恭弥的实力没的说,依旧一击k.o。

但是有着库洛姆妹纸这么不合常理出牌的先例在前,众人倒也没怎么吃惊。

一击k.o什么的……很正常不是吗?

虽然之后机器人的暴走出了很大的麻烦。

因为之前的几场战斗都被要求在医院养伤,所以对于这个最后的一场云守战库洛姆坚定的前来参观。自然,住在库洛姆家的犬和千种也跟着来了。

还在库洛姆被爆炸波及的时候救了库洛姆一次。

机器人里的九代目,被xanxus作为理由提议了之后的大空战。

库洛姆就算是性子再软也生气了。

以天空戒指为目的的大空指环争夺战,一定要赢!

>>>

大空战当天晚间,并盛中学。

库洛姆先了一步到了并盛中学抱着膝盖坐在了一边的地面上。犬和千种则是说有事会晚点到。

六道骸自从上次雾守战之后,询问了库洛姆一下关于那个银白色的项链的情况之后就一直联系不上。

妹子表示她很担心。

是不是雾守战的时候,骸大人实体化出现浪费太多精神力了呢?

妹子焦虑了。

“我们恭候多时了。”

切尔贝罗的一句话把库洛姆妹子已经发散到不知何处的思绪拽了回来,抬头望了过去,才发现众人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

“现在,泽田阁下一方的守护者——”

“岚,晴,雨……”

“以及雾之守护者都已经到了。”

“哎哎?八原同学!!!”沢田纲吉一脸惊讶。

库洛姆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光是坐在了角落里,还为了认真思考在身边放了个幻术。

所以也不怪沢田纲吉吃惊。

库洛姆随手解开了幻术,然后走过去站到了沢田纲吉身边。

“是的,诸位守护者必须到场,我们是这样传达的。”随着切尔贝罗的声音落下,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也到达场地。“还差雷的守护者。”

话音刚落,一名切尔贝罗就抱着还插着氧气瓶的蓝波到场。

“我们之所以强制召集各位,并非因为别的——”

“而是为了本场大空指环争夺战!因为本场比赛将以六枚戒指以及各位守护者作为赌注。”

“除了戒指……还要赌上我们?”

“是的。”切尔贝罗面无表情回答。

“喂!你们在胡说什么!!蓝波才刚刚恢复意识啊?”沢田纲吉焦急的开口,试图改变什么。

“你退下,巴里安也是同样的状况。”切尔贝罗说道。

接下来的对话库洛姆没有听,而是握着三叉戟感受自己的状况。

虽然伤没有好全,但是精神力方面恢复的差不多了。

但是,上次的战斗是靠的“鬼”才取胜,这次……对上玛蒙,还能够胜利吗?

顺从的接过手表带上,库洛姆走到了制定的雾守场地握着三叉戟站好。

咔的一声响起,众人的腕表处都传来一丝刺痛。

“怎么回事!大家都怎么了!!”看着众人的异状,泽田纲吉担忧的叫喊出声。

“现在,藏于腕表形监视器里的毒剂……已经被注入了每位守护者的体内。”切尔贝罗敬业的解释道。

“什……!!!!”泽田瞪大了双眼,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同伴痛苦的倒下。

“这种被称为【死亡加热器】的毒剂将瞬间麻痹神经,令中毒者连站立起来都十分困难。而且,贯穿全身的火烧火燎般的疼痛将逐渐增强,30分钟后……毒性便会彻底爆发。”

“泽田阁下,你看……!!”巴吉尔指着雾之战场的屏幕维持着=口=脸开口,泽田纲吉转眼看了过去,然后他的表情也果断变成了=口=。

彭格列一方的雾守库洛姆.髑髅像没事人一般的淡定的从地面上爬起。

“……这……不可能,【死亡加热器】能让野生大象都寸步难行啊!!!”切尔贝罗彻底傻眼。

“额?是那么厉害的东西么?”已经站起身灵活的跳到了支架上拿到了雾之戒的库洛姆毫无异状的眨了眨眼疑惑道。

“哈—!?”

库洛姆淡定的跳了下来,身手中处处带着风的影子。

这时云之场地的云雀恭弥也起身用拐子折断了支架拿到了指环解毒。

“……=口=……”切尔贝罗表示她们已经快要经受不住刺激了。

泽田阁下一方的守护者全是变态!!!!不是人啊嗷!!!那个可是能放倒大象的毒剂啊!是大象不是小白鼠啊!!!!他们两个是怎么做到站起来拿到指环的啊!!!

于是未来的泽田纲吉守护者中最危险最强大的云守和雾守在初中生时期,便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比如……心理阴影什么的……→_→

感受着四周人的惊讶和不敢置信,库洛姆萌妹子茫然的眨了眨眼。至于为什么没有事……

她能说她其实也不知道么……

而且这一切并不是众人认为的那样,毒药对她不起作用什么的——只是在痛苦还没有袭来时身体机能就瞬间停止了而已。

而且因为那一瞬间的停滞使得少女脱力般的栽倒在地,然后脑中莫名出现的东西让她了解这样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所以库洛姆才会运用了风师父教给她的身法迅速的拿到了指环,事实证明这个判断无比的正确,在拿到的指环那一刻那样的状态就解除了。然后疼痛只有一瞬,这才使得她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时那么轻松。

至于为什么不用幻术幻化出来什么去取指环而是选择了耗时耗力的跳上支架取……库洛姆勉强的保持清醒,感受着几乎被抽空的精神力,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k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去休息一下吧,我有些想要确认和要做的事情。大空战交给我。】

“……骸大人?”库洛姆勉强的维持着清醒,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顺从的退到了意识海中。

雾气散开,站在原地的六道骸皱了皱眉,通过契约把自己的精神力传了一点给自己的小契约者,缩在意识海中紧皱眉头忍耐精神力耗空的痛苦的少女稍稍轻松了几分。

看着颜色暗淡不少的银白色的项链,六道骸一只手抬起撑着下巴沉思。

关于这个项链的推测,六道骸想他或许知道了库洛姆没有受到毒剂影响还有精神力消耗一空之间的联系。

——停止宿主的时间。

时刻关注着小契约者的六道骸自然注意到了库洛姆那一时刻的身体状态。

它保护了佩戴者。在对方受到致死伤害时,如同启动了某种已经设定好的程序一般,静止了主人的时间。但是静止时间的代价是主人的精神力。以库洛姆的情况来说,最多只能启动它几分钟。就算是他……也不过能坚持一个小时吧。

使用的条件是……幻术师的能力,强大的精神力……还有……

感受着自己与这项链的联系,六道骸饶有兴趣的笑了起来。

居然是需要认主这一程序的吗?而从眼前的种种情况来说,这个的主人,就是他看见的那个银白色长发的男子,他的……某一世。

正想着项链问题的六道骸,感受着耳边传来的破空的声音,kufufu的笑着躲闪开袭来的拐子。

“云雀、恭弥。”六道骸笑的一脸挑衅,拉仇恨值简直满点,更别提对着本身就对他开启了仇杀模式的云雀。

虽然面上没显,但是六道骸真的有些无奈,毕竟……这只凶兽所在的云之战场和雾之战场可不是很近,他能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并且这么快的来到这里……

——还真是招惹到了不得了的家伙。

不如该说……云雀恭弥对于“咬杀六道骸”一报当时在黑曜的屈辱的怨念和执着有多强大。

观看着这边情况的众人来不及收起那=口=脸就立马被囧的无法自拔。

——云雀学长够了啊喂这是指环战能麻烦您不要窝里反成么!!!

——六道骸你能回去把乖巧的八原同学换回来不要添乱了已经够乱了成么!!!

悲剧的大空咽着即将喷出的一口血转身把满腔的纠结苦闷悲愤对着敌方的boss发泄了出来,结果是xanxus的冰封。

虽然之后又被拿走了指环解封但是最后还是泽田纲吉的胜利。

实在是可喜可贺。

…………

……

可喜可贺个头啊!!!=皿=!!!

一开始看见云和雾没有受到毒剂的影响认为多了两大助力结果这俩助力自己互相干上了完全无视了现在的状况的大空表示你伤不起啊!!!!!

尼玛从开始打到结束啊这两个!!!!

一脸血啊有木有!!!=皿=!

就连打酱油的切尔贝罗都没忍住的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这两位的boss泽田纲吉了啊!!!

无力的捂着脸,泽田看着还在自六道骸解除附身后就一直陷入熟睡中的八原同学,努力克制着做出失意体前屈的冲动。

真的……八原同学你是雾守真是太好了……tut……某位总是被悲剧的大空泪目。

>>>

库洛姆从昏睡中醒来,抬眼看见了白色的天花板。

又被送到医院了吗……

许是因为大空战结束,战斗已经告一段落的因素,所以面对着六道骸离开后一直昏睡的库洛姆,还有失去了幻术遮掩腹部没好全的伤口,沢田纲吉等人没有犹豫的再一次把库洛姆带到了医院。

转头确认了一下四周无人,库洛姆利落地跳下床拉开窗户,用幻术掩护着跳窗离开。

哎,这个情景看上去略眼熟。

俗话说,有一就有二嘛。

就在库洛姆离开后一会儿,泽田纲吉便和山本狱寺一起带着奈奈妈妈做的便当来看望昏迷的雾守,但是当他拉开了房间的门,只能怔愣着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

“八原同学为什么又从医院偷跑了啊明明伤还没有好全啊!!!”半晌,某悲剧大空的声音响彻天空。

特萧瑟,真的。

抱紧了手中的三叉戟,库洛姆跑回了自己的公寓。

“谁……?哎……女人你怎么回来了?!”开门的犬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库洛姆一脸讶异,“你不是被彭格列那群家伙带到医院去了吗?”

“…………我……”没想到会被抓包的妹纸愣住了。

“等等犬,先让库洛姆进来吧。”千种拉着堵在门口的犬到一边,“有什么事,进来再说吧。”

…………这好像是妹纸的家吧,这样一副主人模式真的大丈夫=-=?

库洛姆软妹纸完全没有感觉到不对的地方,反而顺从的走了进去。

坐在沙发上,千种沉思了下,“也就是说你不愿意在医院呆着所以跑出来了=-=?”

“…………恩,抱歉。”库洛姆低头认错。

“……不用向我道歉,这句话应该是对彭格列那群人说吧?”千种推推眼镜,“总之,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对了,提前说一声,我和犬会暂时住在这里。”

“恩。”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女孩子和两个男孩子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妥的妹纸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不妙,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

别提对面还住着虽然看上去像个不良少年但是实际上三观端正乐于助人的狱寺隼人。

何况,库洛姆妹纸的武力值……也不是开玩笑的。

风教导妹纸的时候可一点都没藏私。

“那……千种还有犬……吃饭了吗?”忙活了一晚上,估计饿了吧?

“……咕。”犬的肚子诚实的回答。“不……不是我!”

“…………”库洛姆默了一下,然后对着千种说道,“那个,千种,我先出去买食材……”

说完妹纸回自己的房间换了套衣服,把黑曜校服小心翼翼的收好,拿着点钱出门。

说自己不饿的犬蹲在了门口坐等。

“……咕噜噜。”

好饿……_(:3∠)_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章

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