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

要是询问密鲁菲奥雷第八部队的队员,“你们的队长是什么样的人”诸如此类的话,100%会得到如下的评论,例如——

【古罗.基西尼亚是个变态。】

【古罗.基西尼亚是个变态萝莉控。】

【古罗.基西尼亚是变态中的翘楚。】

——之类的。

…………

……

咳咳……稍稍有些跑题,总之,这位被公认的【变态】,作为白魔咒第八部队队长,持有雨之玛雷指环的古罗.基西尼亚先生,现在心情非常的好。

原因是……来源未知的情报。

自黑耀乐园传来的,雾之彭格列指环的波动。

想起那次他打败了那个被称为彭格列最危险的男人——六道骸,他就止不住的得意。

彭格列……不过如此。

缓慢的迈着步伐,正在洋洋得意中的这位队长没有注意到自己得意的武器,雨枭的异状。

似乎就注定了……这次的黑耀之行,他那必然会失败的未来。

所谓……不做死就不会死。但是许多人总也不明白。

这简直就是花样做大死。

踏入了宛若废墟一般的黑耀乐园,他近乎癫狂的想着一会儿要如何去折磨那位雾守的小姑娘。

哪怕在十年后,她被称为世界前几的幻术师,十年前的她,不过是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孩子。

不……按照某些业界的术语来说……或许该称为是萝莉?

虽然他更偏好十年后的御姐。

循着气息一步一步的算着距离,他终于在感觉到对方存在的屋外驻足。

“没想到再次见面看到的却是十年前的样子。”

“不过真高兴看来这情报不是假的。”

“在这里~在这里~真的在这里~~~”

变态一般的笑着登场的古罗.基西尼亚如此说道——

“库洛姆.髑髅,试吃会场~~~”

正在狂妄的笑着的他没有注意到,匣兵器雨枭那一瞬间狰狞起来的脸。

别问猫头鹰的脸是怎么狰狞的,反正这位可爱的雨枭就是做到了。

哦,不。或许该说……这位可爱的……雾之守护者,六道骸,骸大人?

但是当眯着的眼睁开,看见了屋内的情况,古罗.基西尼亚的表情放空了一瞬。

库洛姆.髑髅……为什么……会有两个?!!!!这不科学!!!

反观这边,库洛姆.髑髅显得很镇定。

虽然说表情有些茫然,要是硬说的话……还有一丝[啊,遇见变态了]的嫌弃。

任谁看见一个红发变态放话要吃自己心里都不会太舒服。

那不由自主的站起来的鸡皮疙瘩和后颈的汗毛就是最好的证据。

抱紧了怀里的另一个自己,另一个自己,她姑且先这么称呼……因为库洛姆也在茫然之中。

明明在大街上走着,却突然被炮弹打中,回过神来就已经到了这里——黑耀。虽然四下寻找,但是她并没有看见本应该在这里的犬和千种,只是意外的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自己】。

一样的容貌和衣衫,一样的武器三叉戟。

不一样的是对方脖颈上带着一个隐隐发着光的银白色吊坠。

虽然不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虽然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般的不真实,却并不妨碍善良的库洛姆萌妹子照顾那【另一个自己】。

看着对方抱紧了身体极其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还有那痛苦的表情,库洛姆上前,抱住了对方。即使她不会医术,但是总还有她做得到的事情的。像是想要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对方似的,她将昏迷的少女紧紧抱住。

忍耐着腹中的饥饿,库洛姆皱紧了双眉,看着手指上的雾戒发呆。

——骸大人……犬……千种……

——到底发生什么了……

想着之前还看见的吵闹着的同伴,女孩那漂亮的紫眸微微垂下。

——到哪里去了呢……

这时听见了嘎叽的一声,库洛姆叫着犬的名字抬起头,但是入眼的却是猥琐气息max的红发眼镜男。

……这是怎么回事啊!骸大人库洛姆遇见变态猥琐男了qaq!

某些程度上还没有被改造的真.软萌妹子库洛姆欲哭无泪。

“——谁……?”库洛姆一脸戒备的看向对方。

“古罗.基西尼亚。”男子这样说着,“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时空穿梭了吧?是不是有种误入仙境的爱丽丝的感觉?”这样嘲笑的口吻,这样宛若实质化的恶意,使得紫发的少女眼中的戒备之色更加浓厚。

“不过十年前竟然是这样的小鬼。”自称古罗的男子用着叹息的语气接着说道,“我还是比较喜欢成熟的库洛姆啊……”

“呵呵……”男子伸出手指着少女怀中的【库洛姆.髑髅】。少女立刻用身体为昏迷中的【另一个自己】挡住了那充满恶意及其他恶心的想法的复杂视线,以一种守护的姿态。

“还不解除么?你那毫无意义的幻术?”

正防备着对方的库洛姆怔楞了一瞬,“哎?”这个人,以为这是我做的幻术么?

因为男子的话所以楞了一下的少女一不小心就被男子近身,男子近乎粗鲁的攥起了少女的右臂,看着雾之彭格列指环,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是用什么东西加固过了么?”

“——啊!!!”库洛姆呼痛。

完完全全无视了对方的悲鸣,古罗接着说道,“因为这个的关系雷达才探索不到反应。”接着便是洋洋自得的咏叹调,“不过看来应该没错。”

“指环指环~彭格列指环!”这是扭曲的,高昂的,声线近乎尖锐的兴奋的声音。将少女白皙小巧的手拉到眼前,古罗的眼睛再度眯起,看着彭格列指环的眼睛近乎灼热。

“——好痛!”古罗在少女使劲想要挣脱时,主动的放开了钳制对方的手,后退了几步,眼神更加的兴奋,像是找到了钟爱的玩具一般。

“痛?”古罗用着比发现彭格列指环时还要扭曲的多的声音欢快的说着,“被粗暴的对待好像很开心嘛?你脸上的红晕,暴露了你的情绪哦!”

紫发的少女茫然的“?”,随即便是斩钉截铁的开口,“这是,天生的。”

“哼!”眼角抽动,古罗有些不满的望着做出迎敌姿态的少女。

库洛姆拿起了武器,坚定的开口。

“出去……”

“这里是我们的地方……”

“这里是——骸大人,阿犬还有千种回来的地方!!!”

看着这个少女那仿佛闪着明亮的光芒的紫眸,古罗满意的笑了,“不错,你果然是上等品。”

“破坏这种死心塌地的信念,造出创伤,真是让人兴奋不已啊!”疯狂又扭曲的心理,驱使古罗如此说道,他几乎迫不及待看见少女绝望的表情了。

“……?”

“听好了,少女库洛姆,你说的那个骸大人,可是我的手下败将!”

“胡说!那不可能!”——即答。

古罗额角继续抽动,少女把怀中的人放在一边较安全的位置,挥动武器攻击。

——污蔑骸大人的人,绝不饶恕!!!

憋着一口气的库洛姆连续又迅猛的攻击,但是对于男子来说依旧是那般无力,他就像是陪着小孩玩闹一般漫不经心的闪过对方的攻击。

“来吧!用你那银铃般的声音。继续演奏吧!”

“——啊啊啊!!!”在对方的攻击下,库洛姆无力的发出了悲鸣。

>>>

像是那边的战斗惊扰到了昏迷中的少女一般,这个【库洛姆】的表情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炙热的战火。

浓浓的硝烟。

这是一个痛苦又悲哀的梦,也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梦。

怎么也打不倒的敌人,无尽的绝望。

在被追杀中,挣扎求存的【自己】……还有……她的同伴。

一切都起源于那个,毁灭了彭格列和其他的黑手党的白发男人。

宛若恶魔一般笑着的……【——】

女子在逃亡中耗尽力气,入眼的只有一片凄凉的景色。

这个世界,何时变成了这样?

地狱之景。

仿佛在耳边响起的凄厉的哭号,那是世界破灭的哀声。

还有那一点点,一点点的,迈向毁终中途的倒计时。

那般凄凉。

啊啊……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会被毁灭了吧。梦中的人这样想着,她的同伴已所剩无几。

但是她没有看见世界毁灭的那一刻,这是个……注定没有结局的梦。

>>>

库洛姆抱在怀里的另一个库洛姆,正是刚说出去买食材回去做饭的库洛姆。

这次和上一次去往初代的情景一样,还是十年后火箭炮。

但区别是这次使得库洛姆离开的罪魁祸首可不是躺在医院里熟睡的蓝波。

看着库洛姆消失在原地,一大包食材掉落在小路上,扛着火箭炮的白发男人笑的灿烂,就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

“这样,库洛姆酱就去那个世界里对付我啦^_^。”男人转身蹦蹦跳跳的离开,“计划通√”

“好好享受,在十年后战场的旅行吧,小奥德~”

>>>

【库洛姆】

【别再睡了,醒过来。】

站在破灭崩塌世界中心的库洛姆,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一般的抬起头,看着昏暗的天空。

“……谁?”库洛姆开口,发出了单纯的疑问,“谁在,叫我……吗?”

那双紫眸现在不似以往那般明亮,反而是充满了茫然。

“好熟悉的声音呢……究竟是谁呢?”库洛姆歪了歪头,“可是,虽然说熟悉……我都认识谁呢?我……又是谁呢?”

本来,一个世界出现两个【同样的人】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好比白兰和ghost。

ghost是另一个空间的白兰,他的存在对于已经存在了一个白兰的这个世界,即为“不合理”。

所以ghost才会是那样的姿态。

白兰拥有的是——跨越空间的力量。

打破了界限,他利用7的三次方的玛雷指环的力量将ghost带来,但是也仅限于此了,ghost甚至没有自己的意志,其本身更像是如现象一般,并不是实际的【存在】。

这个十年后的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库洛姆.髑髅】。本来的话,库洛姆或许会被世界排斥,或者是如ghost一般,做一个即使是“存在”也还是“不存在”的,没有意识的“异类”。

但是在19世纪葬给她的项链却在世界排斥的那一瞬间启动了护主程序,抽取了少女全部的精神力作为启动的代价,保护了库洛姆的意志。

本来便已经频临耗空的精神力严重的耗尽,冲击了库洛姆的自我意识,造成了【记忆丧失】。

但是因祸得福,正由于库洛姆遗忘了所有,所以作为【库洛姆.髑髅】的意识薄弱到了极限,那是世界可以容忍的限度。

这一切加起来才保住了库洛姆的自我。虽然目前还因为所受的伤害太重而在梦境中徘徊。

而这个梦境,则是因为记忆受到了冲击而浮现出来的很久以前的“碎片”。

确实发生过的事实。

思考了一会儿,发现脑海中只余一片空白的库洛姆放弃了继续想下去,但是转身,她发现眼前的景色虚了一瞬。

那是她即将醒过来的先兆。

但是那严重受创的精神怎么可能几天就恢复,因为保护模式陷入了深度梦境的库洛姆,现在由于外界的危险,所以提前的面临着苏醒。

闭上了眼,库洛姆顺从的任由白色的光芒包裹住自己。

她想要去救那个温暖的怀抱的主人。

即使在沉睡,她还是能够稍稍感觉到外界的。

在梦境中,她淋着雨,站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时,就是那个怀抱带来了一丝力量,带给了她温暖。

把她从质疑自己的存在的漩涡中拉了出来。

那之后她就一直感觉到了陪伴。

这是她即使看着悲哀的,残酷的梦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本心的缘由。

那个温暖的怀抱,支持着她。

现在感觉到危险,那么,一直在自己身旁陪伴的那个人也面临危险了吧?

所以,要去救她。

伸出手,拥抱那迎来的耀眼白光,库洛姆终于从沉睡中苏醒。

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娇弱的少女被猥琐的红发眼镜男按在墙边试图不轨的情景。

没有丝毫犹豫的站起身,敏捷的冲了上去,这位失去了记忆的雾守在无意识间用了风师傅教给她的武技。

力道十成十的踢腿。

正中男人要害。

至于是哪里,你们懂的。

被少女的甚至踢碎过岩石的这一脚踢了个严严实实的古罗满脸青色的无力倒地,hp瞬间归零。

在一旁看着这个库洛姆行为的骸枭的脸再度的狰狞了。

不管怎么说,根据契约的反应,那也是库洛姆没错。

但是这个凶残度max的断子绝孙脚究竟是谁教的!!!=皿=!!!

究竟是谁带坏了他可爱的库洛姆!!!

这一个想法果断和那个世界的六道骸同步了。

但是……

骸枭的脸阴暗了,虽然乖巧纯真的库洛姆会做出这样的事很意外,不过说实话——

那一脚踢的可真解气!!!

敢猥琐他可爱的库洛姆,活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风之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风之上 风之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4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