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

「庫洛姆……沒事吧?」沢田綱吉看着庫洛姆一臉擔憂的詢問著身邊的人。

「真是可憐的孩子,不過安心吧,澤田。只是脫力還有重度營養不良……我想,應該休息一陣子就能恢復。」碧昂琪的母性完全的被紫發的少女激發出來,一臉憐愛的望着躺在醫務室里的兩位少女。

不過……兩位啊……

想起了平大哥公主抱着一個庫洛姆,身上還背着一個庫洛姆回來的時候,大家那驚慌失措的情景,澤田綱吉禁不住捂臉。

當然捂臉了,因為他是最丟人的一個。

至於他是怎麼丟人的……澤田少年想起來,只覺得,和那個比,被打死氣彈裸奔其實不算什麼……

完完全全的黑歷史,必須封存。

確認了少女的平安,澤田少年轉身,走回了會議室。

直到確認了大家都在,澤田才開口,「那個……誰能解釋一下嗎?為什麼,庫洛姆會有兩個啊?」

眨了眨黑色的眼睛,reborn最先開口。

「應該是別的世界的庫洛姆吧,至於哪個是我們所熟知的庫洛姆不是很明顯嗎?」

眾人回憶了一下才發現,確實有很多不同。

長相一模一樣的兩位庫洛姆。

一位戴着彭格列指環,一位戴着銀白色的項鏈,卻沒有帶着彭格列指環。

一位穿着黑曜的制服,一位則是穿着常服。

而且那位別的世界的庫洛姆的腹部還有明顯的傷口,白色的繃帶上帶着點點血跡。

看着自家學生那明顯的既然是庫洛姆那就一定沒關係了的表情的學生,reborn皺了皺眉,深思起來。

雖然他們沒有注意到,但是善於觀察人的行為表情的他怎麼可能注意不到。那個庫洛姆和他們認識的庫洛姆那一樣的眉眼中的不同之處。

那凜然的鬥氣,像極了他所熟知的那位。阿爾克巴雷諾的武術家,繼承了嵐屬性奶嘴的風。但是據他所知,庫洛姆也好,凪也好,都應該與風沒有任何聯繫的才對。

雖然這些可以歸結於平行世界的差異。

那個世界,究竟是什麼時間?而這個憑空出現的庫洛姆,究竟是敵是友?

不,或許是自己想多了也說不定。聽着了平的描述,似乎六道骸也認可了這位庫洛姆的樣子。

最不可能認錯庫洛姆的,大概只有六道骸了吧。

別人,誰都不成,就算是有着彭格列一脈相承的超直感的沢田綱吉。

那和能力無關,只是羈絆的深重與否。

沒有將自己的猜測說出口,reborn回過神來,繼續聽着接下來對於戰鬥的安排。

只希望那個意料之外的庫洛姆,不會出什麼差錯吧。畢竟,對於世界的法則來說,兩個一模一樣的存在是不被認可的。

這一點,守護著七的三次方之一的reborn是知道的。

>>>

於是……看着面前兩個大口噴血同步率極高的少女,里包子將臉埋在了陰影中。

果然出問題了啊!而且是兩個一起出問題!!!六道骸到底在幹什麼啊!!!

轉身,reborn迅速的找到了自己的學生,看着一臉沮喪對着自己說「果然不行,根本做不來首領」的弟子,這位黑手黨排名第一的殺手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嚴肅。

「現在沒空讓你消沉,庫洛姆病情突然嚴重了。」

「哎——?!」褐色的瞳孔瞬間緊縮。

「相當不樂觀,有好幾個內臟消失了。」

「內……內臟?!」難道說……想起了之前在霧之指環爭奪戰上的情景,澤田轉身焦急的跑向了少女所在的房間。

兩個庫洛姆在到達這個世界的時候,因為與六道骸契約,都在十年後的六道骸的幻術下,維持了生命,但是在六道骸身受重傷的現在,已經沒有力量去維繫着與少女們的契約了。

衝進房間的澤田綱吉看見了吐著血,臉色已經泛著青白的少女。「庫洛姆!!」

「不行了!!已經束手無策了!!!」守在庫洛姆病床邊上的碧昂琪也不禁驚慌起來。

「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內臟!!!在不斷消失!兩個人都是這樣!!!」

——用骸的幻術做的內臟在不斷消失……究竟……!

「骸大人……」庫洛姆細若蚊嚀的呼喚聲傳來,即使是在生死關頭,能夠牽絆庫洛姆的,能讓她最先想到的依舊只有那一位——六道骸。

絲毫不為自己的生命快要逝去而擔憂恐懼,只是純粹的,一顆心為着六道骸。

和我的契約斷開了……骸大人一定是遇到了危險了……

佔據了庫洛姆滿腦的,只有這一個念頭,所以她掙扎著念出了骸大人的名字。

自己可以有事,但是骸大人不能……絕對不可以出事!!!

無論是哪個世界的【庫洛姆】,這一心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這是庫洛姆對着那個把自己從死亡邊緣拉出來的少年,最最真摯的心意。

「堅持住!庫洛姆,你不能死!」驚慌的趴在了少女的床邊,澤田綱吉試圖喚回少女快要失去的意識。

「……boss……?」感覺到了身邊的人的存在,脆弱的彷彿一碰就碎的少女輕輕開口呼喚。

「沒錯,是我!你要努力堅持下去!!!」伸出手,澤田綱吉緊緊的握住了少女纖細小巧的手,像是想要把自己的力量傳遞給對方一般。

「好……溫暖啊……」緊握住的手,傳遞而來的,是那濃濃的暖意,來自那個宛如大空的年輕首領。少女像是要哭出來一般,那樣低喃。那是,她幾乎沒有感受過的溫暖。從來沒有誰,在她瀕臨死亡時緊握住她的手堅定的告訴她,她不能死,她要活着,從來沒有人。

「……boss…骸大人……」——出事了,請救救他。

「哎……骸……怎麼了」睜大了眼睛,澤田綱吉驚愕的開口詢問,在他的記憶里,自家的那位霧守一直是強大的,神秘莫測的,他想像不到他會放任自己陷入險境。

「咳唔!!」請求的話語再也無法說出口,血液再次噴出,宛若倒計時一般,計數着庫洛姆快要完結的生命。

「庫洛姆!!」——骸!你究竟在幹什麼?!

澤田綱吉只能再次呼喚著少女的名字,企圖喚回他的同伴,但是褐色眼眸中毫不掩飾的痛苦彰顯出了他對自己的無力感到深深的自責。

他的霧守,一位生死未卜,一位在他眼前瀕臨死亡。但是他除了緊握住少女的手之外,什麼都做不到。

——為什麼,我如此弱小?想要變得強大,強大到足以不再會看見同伴受到傷害。

此時此刻,這位大空強烈的在心中祈願。

儘管空間不同,但是同庫洛姆一樣,正如哪個世界的庫洛姆都看待六道骸勝過自己一樣,無論是哪個世界的澤田綱吉都一定會選擇為了保護同伴而變強的道路,即便那路上佈滿了荊棘。

這個世界的澤田綱吉因為眼睜睜的看着庫洛姆瀕死,察覺到了自己的無力。

那個世界的澤田綱吉因為眼睜睜的看着庫洛姆被黑色的影子拖着出車禍瀕死,察覺到了自己的弱小。

無論哪個,都有着同樣的心愿。

再也不要眼睜睜的看着朋友在自己面前受到傷害。

澤田綱吉,一點都不愧於大空之名。他是最棒的朋友,亦是最棒的首領。

與這個世界的庫洛姆不同,來自平行世界的庫洛姆安靜的過分。

之前擊敗古羅.基西尼亞,到底是給她的身體造成了重創,導致她即使在內臟消失的情景下,依舊沉睡。

血液靜靜的順着少女的唇角流下,很快就染紅了潔白的被單。

看着另一位庫洛姆,reborn皺緊了眉頭,明顯這位庫洛姆的處境更加危險。

再不想辦法,恐怕兩位庫洛姆都會死,在不久之後。

就在澤田綱吉束手無策,快要急的哭出來的時候,門被打開,一個氣場強大的男人邁步走進。

——十年後的雲雀恭彌。

較之十年前的雲雀,十年的時間磨去了少年略顯青澀的眉眼。就像是收斂了寒氣的利刃,即使不如當初一般外放的凌厲,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十年後的雲雀恭彌很強,強大到了需要仰望的地步。

黑色的筆挺西裝,短了一些的耳側的柔順黑色碎發,依舊上挑的細長丹鳳眼眸中是十年如一的高傲清冷。

雲雀徑直的走到了庫洛姆的病床旁,絲毫沒有因為有兩位庫洛姆而動搖露出一絲一毫的驚訝。

「雲雀學長!!」完全沒有想像過這位浮雲會來此,澤田綱吉驚訝的叫了出聲。

「不要擋路。」推開了面前的草食動物,男人伸出手托起了這邊世界的庫洛姆的頭部。

「你要是死了就困擾了。」雲雀開口如此說道。

「澤田,我們在外面等吧。」

草壁說着,未等澤田綱吉從「雲雀學長竟然會來救庫洛姆」的震驚中緩過神來,便迅速的將他推出了病房。

用彭格列指環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引導,雲雀成功的讓少女運用幻術支撐自己的內臟,等到這邊的庫洛姆穩定下來之後,雲雀的黑眸轉向自從進入病房就絲毫沒有分注意過去的另一位庫洛姆。

與這邊的庫洛姆不同,那位庫洛姆的情形更加兇險。

貌似現在只是吊著一口氣而已,那個少女,很快就會……死亡。

這位平行空間的庫洛姆沒有彭格列指環。

所以沒有那力量的加成……或許,不,是幾乎100%的幾率救不回來。

【雲雀,在救庫洛姆時,我希望你可以優先我們世界的庫洛姆,如果必要的話,只能捨棄另一位了。】

在通知雲守時,reborn這麼說過,雖然雲雀從來不願意聽從任何命令,但是若是他,也會如此選擇。

這不是冷血,只是就目前的形勢所能做出的最好的應對。

如果可以,他也想要救下來兩個,但是若是無法的話,那個庫洛姆畢竟不是他們世界的,所以,會選擇誰,會捨棄誰,自然一目了然。

所以reborn才會特意的囑咐草壁把澤田綱吉帶出病房。

有些事,不適合這位心太過柔軟的年輕首領知道。

回想着那位小嬰兒的話,雲雀走近了另一位庫洛姆,與剛才做的事一樣,托起的少女的頭,試圖引導少女的力量。

但是無論是reborn也好,還是雲雀恭彌也好,都忽略了一件事,不,並不能說是忽略,只能說是無從得知。

這位庫洛姆的幻術曾經接受過戴蒙.斯佩多的指導,而且她也曾因為契約斷開而生命垂危,所以她的幻術要比他們認知中的庫洛姆要強得多。若是平常狀態,庫洛姆經過雲雀的一點引導,便能順利的運用幻術維繫自己的內臟。

畢竟在經歷過一次后,那位雖然看起來陰晴不定但是實際上很護短的初代霧守曾經特意的訓練庫洛姆自己來維繫內髒的實體幻術,為此,還特意的找了不少的醫學方面的書籍扔給這個小後輩學習研讀,畢竟充分的了解了構造再進行幻化是幻術的基礎。

在庫洛姆離開初代時期時,她距離成功的使用幻術也僅僅差了一點,藉由雲雀的引導本應是能夠做到的。

但是少女本身就因為意外而被迫抽空了精神力,並且因為世界的法則失去了記憶。既然沒有記憶,又從哪裏來的求生的執著。

所以,現在庫洛姆是處於既沒有求生意志又沒有能運用幻術的精神力的最糟糕的狀態下。

能夠支撐到現在,也是因為當初在初代時期戴蒙.斯佩多的訓練。

但是也僅限於此。想要憑藉引導活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

時間一秒一秒流過,隨着血液的流逝,少女的臉色愈發的蒼白。

幾乎已到絕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4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