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

替代失去的那段身為庫洛姆的記憶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去。

站在黑色的通道里,庫洛姆看着一幕幕像是在放電影一樣閃過去的畫面發楞。

其中就包括之前那個沒頭沒尾的夢的繼續。

庫洛姆23歲的時候,白蘭.傑索為了七的三次方,毀滅了庫洛姆所在的世界。

庫洛姆死亡,然後轉生到了別的世界。

那個世界裏,百目鬼兄長是她的……父親。

原來,四月一日讓百目鬼領養她,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有着未盡的親緣。

那是怎麼也無法磨滅的親切感。

庫洛姆不知道,她死後,平行世界的彩虹之子的大空尤尼.基里奧內羅拼了性命恢復了全部被白蘭毀滅的平行世界。

在原本的世界,唯一存活下來的六道骸親眼見證了世界的毀滅和重生。

對於本就注重靈魂力量的幻術師來說,這是天大的恩賜。

他掌握了次元的力量,就像是次元的魔女一樣,雖然那力量尚不純熟,但是也足夠他前往四月一日所在的空間。

「六道骸」親眼看見全部的人都復活,像是從未經受過毀滅一樣,除了最後為他擋下了攻擊,最後一刻也陪着他的庫洛姆。

庫洛姆因為毀滅的世界造成的裂縫,靈魂離開了這裏,先尤尼拯救世界一步轉生。

所以重置的世界裏,沒有庫洛姆的存在。

六道骸對四月一日許下的願望是讓庫洛姆回來。

但是庫洛姆已經轉生成了另一個人。

只有庫洛姆轉生的那個人死亡,庫洛姆的靈魂才會如六道骸所願,回到那個原本的世界裏。

所以六道骸的靈魂附到了「庫洛姆」的身上,也就是百目鬼清河的身上。

六道骸的能力,六道輪迴的眼眸,吸引著無法投胎轉世的鬼。

這就是八原凪悲劇的開端。

百目鬼清河是非正常死亡。

那個世界沒有四月一日的存在,完全沒怎麼接觸里世界的百目鬼靜只能無力的看着自己的女兒死去。

這是八原凪和百目鬼靜的「緣」,哪怕是平行世界的百目鬼,八原凪也總會有作為百目鬼的親人還這因為六道骸的願望而未盡的親緣。

就算是領養,也是一樣。

八原凪在冠上了百目鬼的姓氏的時候,就和百目鬼聯繫到了一起。

這些,八原凪也好,庫洛姆也好,都不知道。

百目鬼清河瀕臨死亡之時,因為六道骸的願望和她本身的執念,竟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瀕死的人會做夢,夢中,清河向著四月一日許願。

【我想再一次見到他。】

人死是不能復生的,清河已經不能作為清河再次睜開雙眼,那麼她的願望,就是下一世的時候,能夠再和【父親】成為親人,能夠再一次的見到特定的他。

許下的願望要是剝奪了誰的性命的話,代價是慘重的。

六道骸的靈魂被分割,一部分轉生到了即將和庫洛姆相遇的平行世界,一部分繼續附在庫洛姆的意識中。

作為八原凪的時候遭遇的痛苦,是她付出的代價。

剩下或許還交付了什麼代價,但是庫洛姆已經想不起來了。

而這個,或許就是代價之一。

因為,不知道付出了什麼代價,也算是代價的一種啊。

庫洛姆的記憶並不算是恢復,只能說是因為時空的動蕩,再次觀看了一遍自己的過去。

因為,她為了換取未來,已經交出了過去。

這和【找回】不同,只是觀看。

但是只是觀看也足夠了,庫洛姆對六道骸的感情本就不需要這些,看過這些記憶之後,只是讓庫洛姆對自身的情況更加了解而已。

不知道什麼時候,六道骸已經站在庫洛姆的身後。

庫洛姆轉過身,看着六道骸,依舊是始終如一的眼神。

從六道骸在她車禍的時候救下了她,六道骸對她的重要性就再也沒有變過。

庫洛姆實際上是非常固執的人。

「願望實現了呢,骸大人。」

在新的世界裏,再一次重複那樣的相遇,然後再一次的契約。

這個時候,可以對你說,找到你了吧?

>>>

沢田綱吉靜靜的站在已經停止了呼吸的庫洛姆的床邊,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

——冰冷徹骨。

原來,人死後,是這麼冰冷的啊。

冷到人心裏都打着寒顫。

沢田綱吉閉上了那雙溫柔的幾乎能包容萬物的眼眸,微微顫抖著的身體微蜷,頭抵在了庫洛姆被自己緊握住的手上。

無法掩藏的悲哀幾乎將這個尚且稚嫩的少年boss壓垮。

但是他不能這樣停滯,因為他的身後有太多的牽掛。

他只能選擇背負起同伴的性命,繼續向前,哪怕再痛苦,再悲傷。

「吶……庫洛姆,」少年緩緩開口,「我……決定攻打密魯菲奧雷的分部,打倒叫做入江正一的人……為了和大家一起回到我們的世界。」深吸了一口氣,強忍着聲音的顫抖,棕色的眸子睜開,少年眼中含着悲哀的笑意看著錶情安詳,彷彿只是熟睡的庫洛姆,繼續說着,聲音輕柔像是怕驚擾到她一般,溫柔至極,「我啊,聽reborn說了……你是平行世界的庫洛姆呢,雖然或許會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但是大體上是差不多的吧……」

一樣,都是同伴。不管是哪個世界,庫洛姆就是庫洛姆。這點不會變的。

「庫洛姆,等戰鬥過去后,我拜託reborn想辦法送你回去好嗎?我們,一起回家。」

「你一定,也有想要回去的地方,想要陪伴的人,所以,即使你再也醒不過來了,也是一定想要回去的吧……」

「啊哈哈……總感覺很對不起平行世界的大家啊……」說到這裏,少年勉強的笑容終於再也撐不下去。

「……抱歉,庫洛姆。」

啪嗒的一聲,自少年眼中流下的淚水滴落在了少女冰冷的手上。

「抱歉,庫洛姆,抱歉,抱歉,真的……」破碎的話語表達着少年的悔恨自責。

沒能救你,抱歉。

我這麼無力,什麼都做不到,抱歉。

自從得知庫洛姆死亡的消息后,無法拯救庫洛姆的自責使得沢田綱吉將自己關在了房間中久久不出。

直到被reborn強行的拽了出去。

reborn讓他看看至今為止有多少人犧牲,他用槍抵着他的頭用着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對他說——站起來。

看着同伴的面容,他站了起來,為了不失去更多的同伴。

他接受了拉爾的訓練,拜託了雲雀學長指導自己的體術,然後通過了初代的繼承。

直到現在他才提起勇氣來見庫洛姆。

在即將奔赴敵人總部的現在。

「庫洛姆,我一定會回來的,然後那個時候,我們,一起回家,好嗎?」

「該出發了,綱。」reborn站在門口,開口說道。

「是呢,必須快點……」說着,少年的表情變得堅毅起來,「……結束這一切,我已經不想再看到誰死去了,悲傷的事情已經太多了。就由我來——終結它!!!」

溫和的首領最後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少女,毅然決然的轉頭,前往戰場。

房門噠的一聲合上,在空無一人的房間內,少女頸上的項鏈再一次的閃爍出了銀白色的光。

>>>

廣闊無垠的藍天,一望無際的草原,平和的風拂過臉頰,庫洛姆就坐在六道骸的身邊。

這是,庫洛姆與六道骸初次相遇時的幻境。

帶上了一絲懷念的神色,庫洛姆伸出手,悄悄的抓住了身側的手。

寬大,修長。就是這隻手把她從死亡深淵拉了出來。

六道骸的眉眼瞬間溫和了下來。

多久了,沒有這樣平靜過?

微笑着回握,六道骸看着身邊欲言又止的小契約者開口,「庫洛姆,有什麼想說……或者是,想要問的嗎?」

「啊……」被探知到心事的庫洛姆臉微紅,然後垂下頭,「骸大人,那個……我……是死了嗎?」

「——哎?」六道骸難得的怔住,但是在庫洛姆的眼中卻誤認為是對方不忍向自己說出口。

「果然……是這樣嗎?」庫洛姆的神色稍微黯然,然後看見了自家骸大人那吃驚的表情,又焦急的開口,「啊!骸大人,不是的,我……覺得這樣就死掉了很對不起boss……但是能見到您我真的很開心!死掉了也能陪着您了我……」

看着慌張的向著自己解釋的庫洛姆,六道骸捂著嘴笑了起來。

「噗……哈哈哈……」

「哎哎——??!!」茫然的看着笑得開心的骸大人,庫洛姆妹子當機了。

即使多少年過去,庫洛姆的本質果然還是永遠都不會改變。

六道骸這麼想着,笑得更加愉悅。這就是,他的庫洛姆啊。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骸大人笑了起來,但是庫洛姆從那笑容中只看見了真正的快樂,絲毫不含往常的嘲諷戲謔。

這樣……看起來……就像是鄰家的大哥哥那種感覺啊……

臉紅了起來,庫洛姆害羞的垂下了頭。

其實要是但是論起長相,六道骸絕對是人群中的佼佼者。

但是在彭格列,卻很少有女性會像庫洛姆這樣單純的站在他的身邊。

大概是因為氣質吧?

六道骸總是掛着邪魅的笑容,顯得妖嬈而危險。

但是,像是這樣單純的開懷笑着,六道骸精緻的外貌就顯露出來了,纖細修長的身體,完美的五官,就像是個優雅的貴公子。

「我的庫洛姆……你是怎麼得出來,你死了這個結論的?」男子終於笑夠了,伸出手拍了拍少女毛茸茸的紫色腦袋,開口詢問。

「哎?不是么?我雖然失去意識了,但是周圍的事情還是知道的……所以……」所以她以為自己在那樣的狀況下是活不下去的,那時她還沒有恢復記憶,所以只是靜靜的看着【自己】停止了呼吸。

至於自己被捨棄了的事,庫洛姆沒有任何怨言,要是她也會這樣選擇的。因為這樣做,才是正確的。而且,他們確實儘力的救她了,只是她沒有挺過去。至今,她還清楚的記得,那個黑髮黑眸的男子那強大又不失溫柔的力量,非常溫暖。

「還有……之前看見的,我的過去……」眨了眨圓圓的紫眸,庫洛姆接着說着,「一般不是說,臨死的人,會看見走馬燈么?骸大人?」

看着一臉無辜的望向自己的呆萌的自家妹子,六道骸總有種扶額的衝動。

「庫洛姆……聽好,你,還活着,重複一遍。」

「我,還活着……」遵從自家骸大人的話重複了一遍,半晌,庫洛姆才反應了過來。「……我還活着?哎哎哎哎哎————??!!」

「……唉……」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六道骸無奈的攬過自家妹子,用溫和的聲音再度重複,「你還活着啊,我的庫洛姆。」

靠在溫暖的懷抱中,庫洛姆獃滯住了。

「可是,可是……」明明她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臟已經停止了呀?

「那個的話,是多虧了這個。」六道骸攤開手,銀白色的項鏈憑空出現。「也對,那個【我】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它的作用是暫停宿主的時間,雖然也不止這個作用。」

「但是多虧了它,你現在能這樣在我面前。」

「啊……」想起在霧戰的經歷,那時她的身體的時間確確實實也停止了,那麼……現在也是一樣的狀況?

看着庫洛姆依舊帶着絲茫然的眼神,六道骸開口,「我知道你有很多疑問,我會一一解釋給你聽的。那麼,首先……」

「庫洛姆,我不是六道骸喲。」男人惡作劇一般,狡黠的笑着說出了這句話。

「骸大人……不是骸大人?」眨着眼睛這樣問出聲,庫洛姆抱着腦袋糾結了。「不可能,明明……」是一樣的感覺,庫洛姆是不會認錯骸大人的,認錯了誰都不可能認錯六道骸。

就像,六道骸不可能認錯庫洛姆一樣。

「別急着否定,再感覺一下,我可愛的庫洛姆?」止住了少女的反駁,六道骸這樣說着,然後在少女的注視下,攤開雙手,一副任憑打量的姿勢。

仔細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庫洛姆嚴肅的表情褪去,錯愕的愣住。

怎麼會?感覺是骸大人沒錯,但是卻像是缺少了什麼……

看着庫洛姆的表情,六道骸發現她已經察覺到了,於是收起了惡作劇的心思,平靜的解釋,「我不是六道骸,因為我只是靈魂的碎片啊,是六道骸的一部分。」

哎?這是怎麼回事?

庫洛姆徹徹底底的呆愣住了。

靈魂對於人來說,對於幻術師來說是多麼重要的事情她再了解不過了。同理,靈魂分裂的痛苦她也比誰都要明晰,那是幾乎讓人崩潰瘋狂的痛苦。

紫色的眸子盈滿了擔憂,庫洛姆焦急的攥緊了面前的人的衣袖,

六道骸看着女孩用那幾乎具現化出來耳朵和尾巴並且都沒有精神的耷拉着的可憐樣子擔憂的望着自己,幾乎要笑出聲來,但是看着焦急的幾乎要哭出來的庫洛姆,六道骸嘆了口氣。

「別想太多,庫洛姆,我的情況有些不一樣,所以沒什麼的,別擔心。」——才怪。

回想起那次與四月一日做的交易,六道骸暗自咬牙。

果然無奸不商什麼的話是正確的!

而且,過來插一腳的世界意志也同樣!

真是不能更陰險!=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4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