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

「kufufu……」

「kufufu……」

面對面站着的兩個一模一樣的六道骸互相看了一眼,然後默契的同時笑了起來。

「………………」死寂一般的沉默降臨,黑曜眾集體狠狠的抖了一下。

——總……總感覺好可怕!qaq!!!兩個骸大人站在一起……氣場太強了吾等凡人承受不起!!!\\(\」▔□▔)/

「看起來……不愧是【我】呢?」六道骸愉悅的笑了起來,緩緩的從背着自己的千種身上下來,扶著一旁的樹,站穩,然後,抬首,眯起了眼睛,這樣說道,並且刻意的,在「我」這個詞上重讀了一下。

「我也是這麼認為……kufufu……」骸微微抬起了下巴,同樣的眯起了眼眸,顯然是了解了對方那句話語中的含義,完全沒有讓步的回禮。

骸剛剛戲弄了一下這個世界的【自己】,不只是惡趣味犯了,也不只是一時興起,雖然一部分是想要稍稍的報復一下六道骸剛剛那句「我的庫洛姆」,畢竟,即使是自己,但是庫洛姆可是他的,是他好不容易尋回的,屬於他的,和他度過了十年時光的庫洛姆。

最重要的一部分是……看見了與自己一般無二的「六道骸」,便不自覺的想要試探,結果很令他滿意,這個人,和自己,真的是一般無二。

這樣想着,骸不禁愉悅的笑了起來。

哦呀哦呀,這可真是,意外的驚喜。

有了【自己】的幫助,他的計劃的成功率應該幾近100%了吧。

這可真是好消息。

聯手另一個世界的「自己」,算計想要陰自己一把的世界的意志,真是,僅僅這樣想着,就足夠令他興奮了。

說到底,即使自己的「本體」是那個六道骸,但是顯然面前的這個人與他更加相似。

他們,擁有着同樣的時間。

在水牢中那冰冷的十年。

骸決定不返回本體,也有一層考慮,他需要單獨行動,對抗一直隱在幕後的世界的意志。

因為他發現,即使自己回歸,六道骸也不一定會記得這一切。

因為【他】知道的太多了。

包括世界的秘密,七的三次方的真實。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容忍自己的存在,但是能夠知道的是,他對於世界來說,怕是不僅僅是「支柱」那麼簡單的意義,應該是更加重要的……重要到,世界的意志會投鼠忌器,不敢對他下手。

他這樣單獨的存在,世界要是想對他動手,他還有拼的力量。但是回歸本體的那一刻就不一定了,他的意識會變得薄弱,或許世界會出手,使得他被本體同化,忘記這些年的事情,只是變成單純的,15歲的六道骸,這可不是他所希望的啊。

所以……

「做個交易,怎麼樣?」

「kufufu……」六道骸笑而不語,微微揚了一下下巴,示意對方和他一起去森林深處談談。

「哦呀哦呀,正和我意呢……」骸笑着應允,轉過頭,對着一直安靜的站在自己身側的庫洛姆示意,「庫洛姆,你先在這裏等一下。」

乖巧的點點頭,庫洛姆沒有任何質疑的同意,轉身向著犬和千種的方向走去。

六道骸看了一眼同伴,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就轉身同骸並肩離去。

等到兩人離開后,m.m剛剛想要給這個自己一直看不慣的,想要搶走小骸的女人一個下馬威,卻被一旁的弗蘭搶了先。

帶着巨大的青蛙帽子,綠色頭髮的少年歪了歪頭,語氣平靜的說出了令在場的人全部獃滯的話語。

「吶,庫洛姆姐,在復仇者監獄,是你嗎?幫了我的人。」

「……………………哈?」犬呆愣半天,一副呆萌呆萌的表情發出了語氣詞。

「……」千種默默的推了推眼鏡,不置一詞。

「哈?你說什麼?這個女人怎麼可能——?!」m.m不可置信的提高了聲音,畢竟那可是復仇者監獄,能夠騙過復仇者眼睛的,全世界也只有三名幻術師,弗蘭和六道骸就是其中的兩位,但是,庫洛姆有那麼厲害嗎?十年後的庫洛姆或許可以做到,但是,面前的十年前的庫洛姆,怎麼也……

「原來……注意到了嗎……弗蘭?」庫洛姆安靜的面對眾人各自不同的反應,微微一笑,一瞬間,幾乎讓他們將她和十年後的庫洛姆重合起來。

那種縈繞於周身的沉穩的氣質,和紫色眼瞳中的寧靜光輝,不會錯,是屬於23歲的庫洛姆的。屬於那位以女性身姿,在黑手黨的世界顯現出自己的獨特的光華的彭格列的霧守——庫洛姆.髑髏。

十年後的黑手黨世界,沒有人會將她當做六道骸的替代品。

因為她就是獨一無二。

在黑色的世界裏,靜靜的存在,澄澈的,乾淨的,飄渺的霧。

不同於六道骸,卻也與六道骸一般無二的,環繞在彭格列的霧。

六道骸轉頭,看向了遠處被黑曜眾圍在中間的庫洛姆,異色的眸子閃動着不知名的神色,「她……」

「呵呵……注意到了么?」骸開口,笑容稍稍帶了一絲苦澀。

「是啊……怎麼可能發現不了呢……」雖然外表是他剛剛與庫洛姆相遇時的樣子,但是不管是眼神也好,精神的力量也好,都更像是23歲的庫洛姆,或許,比23歲的庫洛姆還多出了一些沉重的事物。「看來,你所在的世界,發生了不少事情啊……」

「這正是我想要告知你的……」用着詠嘆的語氣說着,骸不自覺的伸出手,撫著那血紅的眼眸,笑容隱去,帶了一絲凝重,「接下來,我要說的是……關於【世界】的真實。」

「kufufu……這可真是……令人意外……」六道骸饒有興趣的看着【自己】,「那麼,若是沒什麼表示,不是顯得我太沒有誠意了一點?」

說着,他伸出手,輕輕的揮了一下。

瞬間四周在已有了一層結界的基礎上,又添加了一層堅固的幻術結界。

「注意到了?」骸沒有流露出任何吃驚的神色,只是語調平常的說道,就像是隨口的問一下而已。

「啊……雖然你已經在出現的那一刻設下了結界,但是……」伸出手指抵在唇邊,六道骸輕笑,「再加上我的結界,會更加堅固的吧?不知……這能否加上一定幾率的保證……使得你在戒備的對方,無法注意到我們的交易?」

「當然。」骸語氣帶着贊同的給予了肯定,兩位六道骸再次相視一笑。

果然……是自己啊。

兩個人同時這樣想着。

——這樣,接下來的談話就會順利很多吧。

——這樣,接下來的談話,會很有趣吧。

畢竟,是【自己】啊。

>>>

m.m看着庫洛姆安靜沉穩的樣子,想要說出口的教訓也好,話語也好都硬生生的止住。

只是看着那雙紫眸,就能意識到,對方,比自己強的這一事實。

弗蘭看着眼前的師父的契約者,腦海中想起了他去營救被白蘭困住的師父時的情景。

本來快要成功的時候,自家師父突然間的閃神,使得他的傷勢更加嚴重,差不點就那麼交代在白蘭那裏。

而師父失神的那時,有一個精神消失了,那是與師父聯繫着的契約的那一方,屬於庫洛姆的精神力。

他至今還記得師父那一瞬間露出的驚怒的表情。

——庫洛姆.髑髏對於六道骸來說,很重要。

雖然那位鳳梨師父是不會真正承認的。

那之後他再也沒有提及過那件事,但是在使用幻術企圖騙過復仇者時,出現了披露。沒有誰比他更清楚,不,或許鳳梨妖怪師父會知道,那時有人幫助了他們。

本來的預想是,他與師父聯手,欺騙復仇者的眼睛。

但是他低估了自己師父的傷勢。

因為那嚴重的傷勢,六道骸的幻術稍稍的薄弱了一下,就在險些被複仇者發現的時候,另一個幻術師出手了。

完美的補全了他們幻術薄弱的地方。

而那個令人熟悉的精神力,毫無疑問,屬於面前的少女。

庫洛姆姐……在13歲那時,就這麼厲害了么?

等等……是不是少女還不一定呢,說不定,像師父那樣輪迴了六世的老妖怪一樣……弗蘭這樣想着。

不得不說,弗蘭……真的是真相帝。

最初,作為庫洛姆.髑髏的23年,接下來是作為「清河」的13年,最後是再次成為凪的13年……

好吧,庫洛姆妹子的年齡我們還是不要算了(づ ̄▽ ̄)づ放一邊,放一邊。

庫洛姆抬眸,正好對上了弗蘭看向自己的眼神。

於是她條件反射的贈送了一記親和度max的微笑。

饒是淡定如弗蘭這樣的吐槽帝也不禁覺得臉有些發熱。

這種笑容……太,太犯規了!

庫洛姆觀看了自己的記憶,自然包括被封印住的那部分初代的記憶。

這也是沒有想到的,但是觀看不代表找回,當時庫洛姆絕望的心情還是牢牢的被封印在了記憶深處。

而她在初代時期第一次去做任務看見的殘忍景象也有意的被六道骸遮掩了。

她記起了在十九世紀學到的東西,就好比這個pikapika閃著光的溫和聖母的笑容,就是當初庫洛姆模仿初代的那版本。

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這個笑容殺傷力的庫洛姆,有些不解的看着被笑容閃到以至於連本職的吐槽都做不到的青蛙弗蘭。

四周被波及了的犬,千種都默了。當然,犬的臉上還有可疑的紅暈。

這個記憶中陰沉沉的,內向的說個話都會臉紅吞吞吐吐的庫洛姆怎麼會笑的那麼像那個彭格列的十代目啊?!這不科學!!!而且就殺傷力來說,或許比彭格列還強上一些……畢竟是師承初代彭格列的版本。

——簡直是亮閃閃到令人反抗無能的笑容啊!!!

雖然兩個六道骸很相似,幾乎到了一模一樣的程度,但是兩位庫洛姆卻有着差別。

庫洛姆經歷的比這個世界的自己多太多了。

多出來的一世,初代的旅程,還有風師父給予她的一切。

所以,會讓他們覺得不適應其實很正常。

「kufufu,準備出發吧。」六道骸和骸不知何時已經返回,六道骸看着自己的同伴,開口說着,「想來,彭格列那邊應該也到了關鍵的時刻了。」

「啊,好……好的骸大人!!!」回過神的犬慌張的應下。

六道骸心情有些複雜的看着走回另一個世界的自己身邊的庫洛姆。

——剛剛那個笑容,簡直不要太像彭格列好嗎?

即使從自己哪裏得到了發生過的事情的大部分記憶,還是有些接受不能……

不過……

想起之前和【自己】的交易,六道骸垂下眼眸,唇角勾起愉悅的弧度。

記憶中的自己,笑容莫測,笑意卻並沒有到達眼底,說出了讓他吃驚的話語。

【我的目的是,救下大空之子,阿爾克巴雷諾的尤尼.基里奧內羅啊。】

——真是令人意外啊,「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5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