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

「庫洛姆姐,能跟得上嗎?」在樹林間跳躍的弗蘭轉過頭,詢問身旁的紫發少女。「如果堅持不住一定要說喲,師父是個不行的人啦,所以很不注意這些事,要是堅持不住的話我帶你也可以的喲。」

庫洛姆有些吃驚於弗蘭的話,但是很快就微笑回應,示意自己沒有關係。

在六道骸說要出發時,骸就回到了庫洛姆的意識海中,而對於這種疾行庫洛姆也沒有發出任何異議,畢竟,她實在是很擔心boss,擔心那位會對她承諾送她回家的溫柔的boss。

至於弗蘭的擔心,庫洛姆表示她一點也不勉強。畢竟她的師父可是那一位,阿爾克巴雷諾的武術家,風啊。

像這樣在叢林中行進,她在幼年時期就鍛煉的很出色了。甚至於,若是不顧及身邊的同伴的速度,她能很快的甩下他們。

——這是,風師父給予她的寶藏。

她時時都能意識到,她能遇見風,並且成為他的弟子,究竟是多麼幸運的事情。

弗蘭看着庫洛姆輕鬆的表情,確認了她確確實實沒有勉強跟着他們,才放心的轉過頭,專心前行。

不得不說,初代的笑容真的是大殺器,或者說,是外掛一樣逆天的存在。

庫洛姆只是無意間的笑了一次,弗蘭的好感度就幾乎被刷滿了==……

弗蘭這個人,簡單來說,其實就是個熊孩子。

在六道骸接收他做徒弟之前,先被瓦里安撿到。在一群非人類中生活,自小的性格更加凸顯出來。對於那些暴力相向的傢伙,他一向是採取「打不過你或者說打得過我也懶得打至少氣死你政策」的。可是難得的遇見了像是庫洛姆這樣的純粹的善意的對他微笑的,熊孩子就熄火了。

不是都說,不打笑臉人嗎?

換句話說,弗蘭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

庫洛姆姐怎麼就那麼死心塌地的跟着師父呢?明明是個脾氣不好愛使喚徒弟喜怒無常品味怪異彆扭傲嬌(等等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Σ(っ°Д°;)っ)的不行的人啊?

世界真是奇妙。

或者說,鳳梨妖怪師父真的很有人販子【劃掉】誘拐犯【劃掉】神棍的過人才能。

這樣想着,弗蘭眼神有些詭異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自家師父。

接受到了自家徒弟詭異目光一枚的六道骸額頭上瞬間冒出了十字路口。

本來在這麼忙的情況下,他是不想暴躁的。

這徒弟的天賦是百里挑一沒錯,可是這奇葩的性格也是百里挑一。

他一開口能氣死你。

無視了在庫洛姆面前抹黑自己的話,六道骸本想專心趕路,誰想的到這熊孩子不知道自己腦補了什麼這樣看他。實在無法屏蔽這詭異的視線,六道骸抬手,揚起三叉戟就捅了過去。

其實這種場景都快成為黑曜眾的日常了。

雖然是發泄一下怒火,但是六道骸畢竟還是掌握好了分寸,就這麼一個徒弟,結果死因是嘴太恨人所以被自己捅死了什麼的,略囧了一點。

可是六道骸忘記了他們正在高速疾行中。

他和弗蘭本來就不是並列的前進,為了捅這麼一下,六道骸速度加快了一些跳到了弗蘭的邊上。結果捅是捅到了,他一個沒注意,腳下的落腳點其實很有問題,於是六道骸就悲劇了。

要是以前的他,是不會有這種問題的。重點是,這具十年一直在水牢裏囚禁著的身體,實在是太僵硬了。

所以,在庫洛姆和骸找來時,他還被千種背着行進。

但是接下來出發時,本着活動一下身體,而且身體也恢復的差不多了的原則,他自己下來行進了。

這下就出了問題。

犬一臉興奮的像個猴子一樣奔走在前面(等等他真的沒有開啟大猩猩頻道嗎←_←),千種為了看着點他也跟在一旁,弗蘭稍稍落後一點,畢竟他不想像犬那樣像是好不容易放出籠的野獸,而庫洛姆是跟在六道骸身邊的,m.m落在了最後。

結果就造成了因為樹枝斷裂,六道骸一腳踩空,身體失去平衡下落時,犬和千種注意到了已經來不及了,弗蘭因為腦袋上的三叉戟分神沒有立刻意識到自家師父的險境,m.m是眼睜睜看着束手無策。

六道骸驚訝了一下,想要自力更生從這尷尬的境地解脫,但是他那僵硬的身體根本就不配合。

造成的後果就是明明看見了另一個落腳點,但是腦袋跟上了身體不聽從大腦發出的命令自顧自的一動不動完美的詮釋了地心引力這一原理垂直下落。

——就這樣摔傷了失去戰鬥力了也太囧了=口=!!!

就在六道骸在內心想着準備在下落地面前使用實體幻術接一下自己的時候,他意識到了自己被誰接住,然後接住他的人在即將墜落地面時靈巧的轉個身,藉著一旁的樹杈跳了起來,幾下就回到了安全的位置。

這時犬和千種也都趕了回來,並排站在了一旁略粗一點的樹枝上。

在看見自家骸大人平安無事時,兩人都送了一口氣,但是接下來看見的場面成功的讓眾人死機。

是庫洛姆救下了六道骸。

等等先把庫洛姆什麼時候這麼厲害身手這麼好放一邊,庫洛姆是接住六道骸並且跳回上面的。

雙手接住,嗯,這是廢話,但是,是雙手接住啊。

——這意味着什麼?

骸大人被庫洛姆公.主.抱了啊!!!

黑曜眾集體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問題是本應該違和感滿點的場景竟然意外的讓人覺得唯美溫馨。雖然兩人的角色倒過來會更加羅曼蒂克一點,就是所謂的少女漫的經典場景,英雄救美。

等等你們確定角色沒有弄反?Σ(っ°Д°;)っ

嬌小的少女橫抱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男人,垂下頭,緊張的詢問。「骸大人,沒有受傷吧?」

六道骸瞬間也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的庫洛姆是怎麼變得力氣這麼大的?這完全不科學!!!

即使他在水牢中呆了十年現在十分消瘦,但是怎麼說他也是20歲出頭的男人,庫洛姆這麼輕鬆的就抱起他什麼的……

雖然會有損形象,但是六道骸是真的想要失意的捂臉的。

他知道那個世界的庫洛姆略微厲害了一點……

但是被公主抱什麼的,果然還是接受不能==。

在庫洛姆意識海中的骸很不厚道的笑場了。

真的是不能再喜感了,這個場景。

看着「自己」那努力維持平靜的僵硬的臉,骸覺得差不多夠了,才出聲提醒自家有些天然的妹子。

【庫洛姆,差不多,就把「我」放下來吧。】雖然看似是解圍的話,但是語氣中滿滿的都是隱藏不住的笑意。

而且骸故意的讓六道骸聽見了自己的聲音。然後他滿意的看見了這個世界的自己臉瞬黑。

被庫洛姆放下來后,無視了「自己」的惡趣味,六道骸用銳利的目光掃視了一下獃滯的眾人,眼神中是滿滿的殺意威脅。

——敢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出去你們就死定了!!!

——不如說,趕緊給我忘掉!!!

威脅完后,六道骸轉過身,看着有些緊張的,用着濕漉漉的眼神可憐巴巴的望着自己的庫洛姆,無奈的在心裏嘆了口氣。

真的,生不起來氣啊,說到底,這孩子也是救了他。

雖然比起被自家的小契約者公主抱救起來,我們要相信骸大人絕對是更傾向於自己用實體幻術救場。

庫洛姆有些忐忑的望着六道骸,小動物般的直覺告訴她,她好像做了什麼讓骸大人不高興了。

怎……怎麼辦qaq!!!

好吧,即使是找回記憶的23歲的庫洛姆,本質還是沒變,依舊是軟萌的天然妹子。

就在庫洛姆糾結的想破腦袋想自己做了什麼惹得骸大人生氣了,怎樣能讓骸大人消消氣的時候,頭頂傳來了重量。

六道骸伸出手,充滿著安撫意味的拍了拍庫洛姆的腦袋。

雖然作為一個男人,被女性公主抱實在是有損尊嚴的事情,但是考慮到事件發生的特殊性,而且對方還是他的小庫洛姆。

算了,揭過去吧,這絕對的黑歷史。

可是六道骸想要揭過去,別人就不一定了。

一般不都說,天不遂人願嗎?

從巨大的視覺衝擊回過神來的弗蘭果斷的發揮了氣死人不償命的屬性。

「師父——你被庫洛姆姐公主抱了啊——」

一句話,把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犬,千種和m.m再度弄得死機了。

回想起剛剛的情景……

糟糕,突然感覺骸大人那麼美腫么辦?!

「真是的——怎麼搞得啊——走路都會掉下去,師父你好丟人的說——」無視了身邊的雕像,弗蘭繼續說着。

庫洛姆渾身抖了一下,身邊的骸大人垂下頭讓人看不清表情,但是黑氣已經快要實體化了。

「說來,師父,你被公主抱了可要負起責任啊——對庫洛姆姐,啊不對,好像反過來了,庫洛姆姐,要對師父負起責任啊——」

【啪嗒。】

不要懷疑,這是六道骸腦海中理智的線崩斷的聲音。

「弗——蘭——!!!」

>>>

「………………●▁●庫洛姆姐,好痛……me要死了。」夜晚的森林,行進了一天的黑耀眾找了一個地理位置比較好的地方休息,在依次坐下后弗蘭蹭到了庫洛姆面前指著身上實打實的傷口【絕對不是幻術】說着。

「……」庫洛姆轉頭,看了看明明面無表情無語調感覺面癱淡定卻說着撒嬌話語綠髮男孩。

——為什麼明明弗蘭沒有表情但是卻能感覺到那濃濃的求撫摸求安慰的意味呢?

歪了歪頭,乖巧的庫洛姆妹子糾結掉了,但是即使是出神思考庫洛姆還是順着弗蘭的心意張開雙手輕輕環住了求安慰的大男孩兒,右手還放在了對方的頭上安撫意味滿點的拍了拍,雖然只拍到了巨大的青蛙帽子。

不過的少女抱着的少年,13歲的庫洛姆安慰16歲的弗蘭………………

這場景怎麼就那麼違和呢?

在一旁旁觀的六道骸果斷的不爽了。

即使弗蘭叫的是庫洛姆姐,也改變不了現在的他比庫洛姆還大的事實。

就是說,現在弗蘭就是在明目張膽的在他面前吃庫洛姆豆腐啊魂淡(╯‵□′)╯︵┻━┻!!!

要是現在的六道骸的心理活動被黑耀眾知道的話,一定會回以驚恐的表情。

不過我們也不能去說六道骸變得怎麼怎麼樣……畢竟,他現在的心理因為剛剛弗蘭那犀利的吐槽和神展開一般的事件給打擊崩壞的差不多了。

於是,攤上這麼一個熱衷於吐槽的熊孩子做徒弟真是辛苦你了啊,骸大人。

這邊六道骸不要錢的放冷氣,可是偏偏事件中心人物……庫洛姆是個天然妹子,沒有注意到,而弗蘭……

注意到了也不打算理會自家的鳳梨師傅!!!

真的很痛啊!!!要死了啊!!!

該說果然庫洛姆姐是逆鱗嗎,以前只是打鬧般的教訓一下子認真起來了啊那個鳳梨星人!

他要求安慰求撫摸求心理輔導!!!

弗蘭不自覺的垂下頭在庫洛姆的胸前蹭了蹭。

六道骸身邊的冷氣瞬間變成了殺氣。

感受到了刺在背後的視線,弗蘭不禁又往庫洛姆的懷裏縮了縮。

「…………………………」弗蘭等等你這是在作死啊!!!Σ(っ°Д°;)っ冷靜點!!!圍觀的黑耀眾不淡定了。

「kufufu……我想我們有必要談一下,弗蘭。」六道骸開口。

庫洛姆感覺到了懷中的弗蘭少年明顯的瑟縮了一下。

「……骸大人。」

「……」面對着自家妹子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大大的紫色眼眸中充滿了控訴不贊同的表情六道骸默了。

雖然看上去是他在欺負弗蘭但是實際上被陰的是他啊!庫洛姆你天然但是也不要這麼老實啊!

六道骸簡直悲憤欲死,由衷的感覺這個徒弟天生就是來克他的。

「師傅我和庫洛姆姐去找些事物請您好好休息吧。」弗蘭突然起身,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拉着還處在茫然中的庫洛姆飛奔。

開玩笑!雖然師傅那麼糾結的表情看起來心情愉悅,但是要是再在他面前挑釁的話……弗蘭可不想看不見明天太陽。

庫洛姆反應過來后就安靜的跟着弗蘭身後,乖乖的被牽着走。

「哎——師傅就是暴力——庫洛姆姐你以後跟着師傅一定要注意啊畢竟他實在是個鬼畜抖.s啊……」弗蘭一邊走,一邊碎碎念。

「……弗蘭?」庫洛姆試探性的叫了一聲,「你在……不安什麼……嗎?」雖然說出來是猶疑的,但是語氣卻是肯定。

走在前面的弗蘭身體僵了一下。

「你在說什麼呀庫洛姆姐,me有什麼好不安的,啊啊——確實是有的,很不安啊庫洛姆姐,要是師傅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宰了我怎麼辦啊庫洛姆姐你一定要救我——」

「……」庫洛姆為弗蘭語氣中自己都沒意識到的心虛輕微的皺了下眉,然後紫眸瞬間收縮,被弗蘭牽着的手驟然用力反手將弗蘭扯到自己的身邊。

「庫洛姆姐——」弗蘭睜大了眼睛看着離自己很近的,近到幾乎可以感受到對方呼吸程度的紫發少女。一直淡然的語氣不禁帶上了一絲詫異。

庫洛姆的一隻手環著弗蘭的腰,另一隻手緊握著弗蘭的手。好一幅深情對望的羅曼蒂克的場景。

——如果角色沒有再次弄反的話。

「弗蘭……」庫洛姆開口,語氣嚴肅。

弗蘭有些緊張的等待着下文。

「——那邊是懸崖。」

「……哈?●▁●」弗蘭瞬間變得豆豆眼,然後轉頭望了一下自己剛剛的落腳點。雖然因為茂密的樹叢擋着看不見但是下面確實是無底的懸崖。若是庫洛姆沒有用力拽他回來,他的下一腳一定會落空,然後就此遭難。

環著弗蘭的庫洛姆看着弗蘭後知後覺冷汗滴下的樣子,嚴肅的表情褪去的微笑再次出現,應該說是現在的庫洛姆處於完美模仿模式on狀態。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弗蘭。下次要小心啊。」庫洛姆的語氣溫柔至極,由於兩人過近的距離像是情人之間親密的耳語。

……………………

………………

——等等是不是有哪裏不對?!

弗蘭震驚的渾身僵硬了。

作為真相帝加吐槽帝的他看人可是很準的,包括那坑爹的屬性。

比如斯貝爾比.斯庫瓦羅的人|妻屬性,比如自家師傅蕩漾鳳梨彆扭星人的屬性……

但是庫洛姆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

一開始以為是個不愛說話的內向的人,後來發現她對六道骸的推崇一點不遜色於犬,又默默的重新認知了一次。

然後又發現了庫洛姆害羞天然的一面。

然而就在他定義這位師傅的契約者為軟萌妹子時,一個華麗麗幾乎閃瞎人眼的公主抱瞬間粉碎了他的認知。

一次可以說是偶然,可是第二次呢?姑娘你還好嗎?你的人設崩了啊!

這樣像是英雄救美的場景是要鬧哪樣?!

和自家師傅遭遇了同樣待遇的弗蘭默默捂臉。

——師傅……我真不該吐槽你的。

這不,遭報應了吧。

可是,他竟然覺得庫洛姆姐很帥氣。絕對是哪裏壞掉了吧。

默默的想像了一下,庫洛姆王子英勇的解救六道骸公主,然後兩人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

「……」弗蘭瞬間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看着弗蘭難看的臉色,以為對方是因為剛剛的事情嚇到了的庫洛姆安撫的拍了拍弗蘭,然後【善解人意】的開口。

「弗蘭覺得難受就休息一下?我去找食物,在原地等我,好嗎?」在初代的燦爛微笑轟炸下,青蛙弗蘭幾乎是毫無意識的就點頭應下,直到庫洛姆轉身離開他才回過神。

——這發展不對啊!

怎麼說,現在他是比庫洛姆姐大的,而且就算是弗蘭這樣的熊孩子,也是了解讓年紀尚小的少女獨自一個人在森林裏走動是不好的……

要是庫洛姆姐出了什麼事怎麼辦?比如被野獸襲擊,被蛇蟲襲擊,被猥瑣大叔襲擊……

師傅絕對會想要嘗試串燒青蛙的!

越想越后怕,可是弗蘭又礙於之前答應了庫洛姆,這時不好離開,就怕萬一兩人錯開了更加難辦……

就在弗蘭焦急的在原地轉圈圈時,一旁的草叢震動了一下。

「庫洛姆姐,你回……」急急的轉過頭,弗蘭的語調難得的帶上了波動,不似吐槽時的平淡。

「你那鬆了一口氣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宛若大提琴般悠揚有富有磁性的聲音傳入耳畔,但是對於弗蘭來說卻像是地獄的催命咒,在原地等了許久,沒見被徒弟拐跑的自家妹子回來,六道骸終於還是以散步的名義順着道路尋了過來,結果一過來就看見那個不省心的熊孩子自己一個人在那裏轉圈圈。

「師……師傅……tvt」某青蛙豆豆眼流淚。

看着自家徒弟那常年面不改色的臉一時間表情那麼豐富,六道骸愣了一下,隨即意識到不對的地方。

「等等,弗蘭,庫洛姆呢?」

「庫洛姆姐走掉了……tvt」

「庫洛姆嗎?難道你們遇到了密魯菲奧雷的人?可是不對啊,沒有其他人的氣息……」六道骸的聲音瞬間拔高了一些,有些緊張起來,握緊了手裏的武器。

「沒有遇到敵人……」弗蘭弱弱的回答。

「那倒底……?」六道骸不禁往最壞的方面考慮。

「就是……」

聽完弗蘭的敘述,六道骸的臉已經徹底黑了。

「弗——蘭——!」之前剛剛出現過的怒吼再次登場。

「師傅現在還是先去找庫洛姆姐比較好——」弗蘭捂住頭,搶在六道骸發飆之前說了出來。

「也是……」六道骸陰著一張臉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三叉戟,對着弗蘭開口,「我去找庫洛姆,你就在這裏守着,懂沒?」

「遵命,師傅!」

「哎,骸大人?」

……………………

………………

——這聲音……

「庫洛姆姐!」弗蘭少年沖着聲源處奔過去,「你……」

在弗蘭看清從草叢中出來的庫洛姆的樣子后僵硬在原地,徹底石化。

「弗蘭?怎麼了?」庫洛姆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在等了一會兒沒有回應后,轉過頭,「算了……」

「骸大人,為什麼沒有在原地等著休息啊,您的身體……」看見了站在一旁的男人,妹子微微皺眉,眸中難掩擔憂之色。

「kufufu……沒事的喲,庫洛姆…」

「我打到了很多獵物喲,骸大人!回去生火可以好好的補一補呢,阿犬他們也會高興的吧。」

這時庫洛姆前走了幾步,使得六道骸看清了自家妹子的樣子,於是繼弗蘭之後,六道骸也僵硬了。

庫洛姆拖着一隻黑熊,手裏還拎着幾隻鳥和活蹦亂跳的魚,身上掛着的臨時用樹的芝條編織成的網籃中還裝着許多水果。

甚至不知從哪裏找到的水袋裏還裝滿了湖水。背上還有打好,捆紮完畢的柴火。

她究竟是怎麼在短短的30分鐘內做到這些的,這不科學!=口=!

話說這個森林有熊嗎?有嗎?

六道骸和弗蘭果斷的淡定不能。

「時間緊了些,我怕弗蘭一個人獃著不好就趕緊的回來了,所以也只有這些……」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庫洛姆的臉頰微紅。

「我的野外求生能力還是可以的,一會我來燒火吧,打火石我也找到了呢,真是幸運。」

「…………」原諒他,他已經吐槽不能了。

弗蘭徹底陣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章

5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