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47章

「……」我盯……●▁●

「……怎麼了嗎,弗蘭?」被弗蘭緊迫盯着的庫洛姆不禁轉回頭詢問。

「沒……」弗蘭扭頭,庫洛姆姐很帥氣什麼的,他才沒有覺得!

「kufufu,弗蘭,別鬧了,馬上就要到了……」六道骸勾起唇角輕笑,「決戰的地方。」

「喲呵~~~~~」犬興奮的跳躍在叢林間,「去幹掉彭格列!!!」

「犬……」千種一邊行進一邊推了推眼鏡,語氣有些無奈,「不是說過了嗎,骸大人的目的是保護尤尼.基里奧內羅不是幹掉彭格列啊。」

聽見這句話弗蘭的身體猛地一僵。

跟隨師父學習幻術,擔任瓦利亞的霧之守護者,所有的一切……都即將消失了?

翠色的眸子顏色轉深,弗蘭垂下頭去,難得安靜的跟隨着大部隊前往那所謂的決戰之地。

他從來沒有和任何一個人說過,不知何時起,他的腦海中總是有一個聲音,在說着,這一切會毀於那位大空之子的手裏。

夢中是仿若循環一般的景象,翠色的眸子一直注視着那個畫面,眼角有着金盞花,笑容燦爛的少女在金色的火焰中消逝,然後,世界一點點的恢復原狀。

接着就是他的存在痕迹消失。

阿爾克巴雷諾的大空做到了真正的和平和世界的修正。

一切都會回復原本的軌跡,瑪蒙也會復活,重新作為瓦利亞的霧之守護者。

那麼,他呢?

那時,一個人蜷縮在角落裏的弗蘭呢?

如果沒有boss撿回他,弗蘭會怎麼樣?就那樣死在陰暗的角落裏嗎?

即使他不斷的吐槽着他們,但是弗蘭確確實實是喜歡着他們的,瓦利亞也好,鳳梨師傅也好。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繼續這樣的生活,雖然墮王子總是用小刀刺他,鳳梨師傅總是用三叉戟戳他。

但是在那個聲音暗示他殺掉尤尼就可以保持這一切時他卻面癱著一張臉拒絕。連一絲動搖都沒有。

就像是當初墮王子強迫他帶上這個又影響行動又笨重的青蛙帽子時他沒有放抗就接受了一樣,弗蘭對於那個聲音描述的未來也是淡然的接受。

沒什麼好在意的。

即使是作為瑪蒙的替身,甚至還要帶着青蛙的帽子,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弗蘭就是這樣的性格。

「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這樣的挑撥離間什麼的真的是弱爆了喲,若是我就這樣被當成槍使的話,妖怪師傅一定會氣得滅了我的——還有還有啊——殺了那個叫什麼尤尼的,我不認為誰會放過我啊,把我當白痴也不要這樣啊——」

他記得他是這麼回復對方的。

也不知道是被他梗到了還是其他,只是自那以後,那個聲音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雖然出神考慮著雜七雜八的事情,弗蘭依舊配合著自家師傅完美的運用幻術騙過了密魯菲奧雷的真六吊花。

是的,這就是他的決定。

以完美的樣子在這場劇本里圓滿的完成賜給他的角色。

知道屬於他的戲份結束,他就可以光榮退場。

這不是很好嗎?這正是所謂的ding啊。

「奇怪——」在攻擊過後,弗蘭的聲音傳入六吊花的耳中。「師傅,你剛才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啊。都怪你想馬上站在最中間吧。」弗蘭沒有一絲語調的這樣說道,面癱著一張臉吐槽。

「哼哼哼哼……你在說什麼呢,小鬼。」六道骸輕笑了起來,「是因為你的腦袋擋到我了啊。」

真是,彆扭要死星人啊,師傅。

弗蘭腳下的步子稍稍收回了一些,在桔梗攻擊時他也下意識的邁前一步。

就像他的師傅做的事一樣。

該說,真不愧是師徒嗎?

霧氣散去,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歷經十年終於從水牢中脫離的六道骸和瓦利亞現任的霧之守護者弗蘭。

——彭格列的援軍正式參上。

>>>

「呼哈……呼哈……」由白梟引領的少女焦急的奔跑在森林中。「骸大人……你在哪裏……」紫發少女四下張望,發現四周全是一樣的景色。妹子茫然的眨眨眼。

——到……到底,是哪裏呀qaq!骸大人庫洛姆找不到路了嚶嚶嚶……

「庫洛姆髑髏!」就在庫洛姆欲哭無淚的站在原地茫然無措時,一個女性聲音傳來。高傲的叫出了庫洛姆的名字。

「白梟和眼罩,果然是你!」違心的說出了這句話,m.m內心不禁默默無語,其實她完全可以認出庫洛姆的,畢竟之前可是看見了【本人】,但是想起在他們到達戰場之前小骸的吩咐。

——暫時不要透露出【庫洛姆】的存在。

好吧,既然小骸是這麼說的,她還是聽從吧,小骸一定有他的道理。

不過,那個女人還真有兩下子啊,在小骸說完的那一刻就使出幻術,身影徹底消失,一絲違和感也沒有。

「!!」庫洛姆驚訝的睜大了雙眸,雙手不禁緊了緊武器三叉戟,試探性的小心翼翼的開口詢問,「你是誰?」

「我是m.m。」女人叉著腰這樣回答。

「啊……」庫洛姆像是想起來什麼似得,說出聲,「從以前起,就跟骸大人在黑耀樂園並肩作戰過的那位……」

「沒錯!」m.m皺緊了眉,死死的盯着這個庫洛姆的臉。

——長的還真是一模一樣。

但是這性格就……

倒也不能說性格完全不一樣,或者是相差太多,畢竟即使是經歷不同,但是兩人確確實實是同一個人,本質上還是相同的。

就是之前見過的那位舉手投足都透露著利落乾脆的樣子,就連眉眼間都帶着那一絲凌厲,這位就明顯顯得軟弱好欺一些。

——欺軟不欺硬。這麼想着的m.m剛想出手教訓一下這個她自從聽說過她的存在後就一直不爽的女人,猛然間想起了之前的【庫洛姆】。

那個超有氣勢的另一位。比如對小骸公主抱之類的……還有之前出去打獵回來時的樣子……

等等,平行世界的兩個人其實是一位吧。

所以,要是這個也是扮豬吃老虎的貨怎麼辦?

「……」可疑的沉默了一會,她果斷的放棄了之前的想法。

那個戰鬥力兇殘力破表的女人,她才不想招惹。

十年間m.m一直平安無事的最重要一點,同時也是她的最大優點,就是懂得趨利避害。

這在黑手黨的世界裏可是很重要的技能。

庫洛姆就這樣不知情的躲過了一劫,避開了來自m.m初次見面的「友好巴掌」一枚。

雖然m.m也是因此躲過了一劫。

之前不是說,庫洛姆用幻術隱藏起身形,暫時不露面嗎?

這時她在哪裏呢?

其實……就在m.m的身後==。

剛到這裏的時候,與【自己】相見,還受到了諸多照顧,這時不能現身的庫洛姆在那邊的戰場幫不上忙,又因為妹子過於擔心這個世界的自己,所以就選擇了跟在來找庫洛姆的m.m身後……

要是m.m剛剛做了什麼,估計……或許她就需要為自己點根蠟燭了。

雖然我們要相信以庫洛姆的善良溫和不會做出太過分的事情,但是架不住她的強力外掛初代模式。

正所謂初代一出,誰與爭鋒可是腹黑起來整個彭格列都叫苦不迭的終極**oss啊。

隱在霧后的庫洛姆看見【自己】眼中毫無陰霾的樣子,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怕就怕的是自己的死會影響到這個世界的【庫洛姆】。

看來好像沒什麼問題的樣子。

庫洛姆終於安心了。至於同樣因為她的「死」而悲痛的澤田綱吉……庫洛姆對自家的boss有着非常深厚的信任,簡單來形容一下妹子的心理,就是……

——boss那麼厲害一定不會有事!

換句話說,就是她堅信着自家的boss一定會超越過痛苦變得更加強大的!在庫洛姆回憶起來的那十年的記憶中,澤田綱吉就是那樣,強大,溫柔,又細心,愛護同伴。

庫洛姆妹子,要是澤田綱吉知道你的心理的話,會哭的,真的會哭給你看啊!

接下來,她就非常乖巧的站在一旁觀戰,骸大人交給她特殊的任務決定了她不能做多餘的舉動。

更何況,現在的她恢復了記憶,成為了完整的庫洛姆,目前這個世界本就有一位庫洛姆存在啊。世界不允許一模一樣的事物同時存在兩個以上,這是法則。

雖然骸大人能夠在大世界法則中將她偽裝起來不被發現,但是還是要小心點好。

她可不會忘記當初她被世界法則弄得一心求死還順帶忘記了全部記憶的時候。

害得她差不點死掉什麼的,害得她差不點就見不到骸大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還忘記了骸大人什麼的,庫洛姆妹子表示,她真.的.很.介.意!

所以,對於骸大人的命令本就是無條件執行的庫洛姆妹子更加認真的接下了任務……

於是世界,你做好準備了嗎?把純良的庫洛姆妹子都弄得黑化了……

請一定要堅強啊,世界。(拍肩)

看着遠處走來的ghost,庫洛姆默然。

要是沒有骸大人救她,那麼她現在不是死了就是變得像ghost一樣吧?

看着眾人在ghost的來勢下變得虛弱,庫洛姆有些緊張,腿下意識的邁前。

【kufufu。庫洛姆,不用去喲~】身處庫洛姆意識海中的六道骸邪魅的一笑,閉上眼,感受那份力量的波動。

【哦呀哦呀,你看,不是來了嗎?彭格列。】

隨着六道骸的話語,點燃著溫暖的金橙色火炎的大空自天空急速飛來,表情堅毅鎮定。

——彭格列x世,於此正式參戰。

>>>

在那個遙遠的未來經歷的一切,澤田綱吉相信他終其一生都不會忘記。

那是仿若銘記在靈魂上的,深刻的回憶。

閃耀着的金色結界,在十年後的世界打響的最終決戰。

然後,就像是小時候聽過的英雄事迹一般,出現在他面前的,白蘭.傑索,像是他扮演的是拯救世界保護同伴的勇者一樣,白蘭扮演的是,想要毀滅世界成為神的「魔王」。

但是,那真的是他的願望嗎?澤田綱吉一直這樣疑惑著。

在對戰的時候,澤田綱吉只看見了對方眼眸中令人心悸的空洞。

白蘭是很奇怪的存在,不是不討厭,畢竟因為他引發的戰鬥,實在是有太多的人受到傷害了,但是澤田綱吉不恨白蘭。只是……

「白蘭,只有你我不會原諒!」

在以為尤尼已經死去時的他,流着淚水,這樣怒吼出聲。那一刻,澤田綱吉卻彷彿看見了白蘭眼中一瞬間閃逝而過的愕然和苦澀,在他的話語說出口時。

一定是幻覺吧,那樣的人……

怎麼會有這樣的感受……

但是那時那個人的表情卻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上。

無論如何,在未來經歷的一切宛如夢幻。

大概,最讓澤田綱吉開心的,就是「庫洛姆」和尤尼還活着了吧?這簡直就是——【奇迹】。

那時,澤田綱吉是真的絕望。

明明不過是14歲的女孩子,卻因為那見鬼的宿命不得不面臨死亡,僅僅是這樣想着,就無法接受。

不管如何呼喊,不管如何拚命的想要阻止,對於一個心懷死志的少女來說,只能動搖她的決意,卻無法更改她的決定。

初時得知尤尼準備犧牲自己,還有請求彭格列庇護的原因時,少年的心被狠狠的震撼。

從來不為自己考慮,即使一個人也一直微笑着堅持。

這是怎樣的堅強,又是怎樣的溫柔?

但是,尤尼的美好,卻像是透露著絕望的,走向終途的燦爛花朵。

被迫凋零在年華最美好的時光里。

那般凄美的令人心悸。

褐色的眼眸驟然睜大,澤田綱吉不可避免的想起了永遠沉睡的紫發少女,庫洛姆.髑髏。

難道,尤尼也會……

絕對,絕對不允許!

那樣的場景,已經不想要看見第二次,絕對不想要重蹈覆轍!

絕對不想再悔恨了!他不想再無力的只能抱着自己蜷縮在角落裏無聲的悲泣顫抖。

咬緊了牙關,澤田綱吉拚死的想要衝到閉着雙眸面帶微笑奔赴死亡的少女身邊,但是卻被白蘭阻撓。

「尤尼!!!!!!!!!」拼盡全力喊出了那個總是治癒着他人的少女的名字。表情甚至因為恐懼即將面臨少女的死亡而扭曲,眸中是難掩的痛苦。

——說好了,明明他是為了保護同伴才!可是他都做了什麼啊!

為什麼,總是!!!

看着少女跪在地面上,緊閉着的雙眸留下淚水。

像是感受到少女的心聲了一般,澤田綱吉的褐色眸子猛地一縮。

好可怕……

死亡……好可怕……

可怕……

可怕……

心宛如錐心一般的疼痛。

誰會不恐懼死亡?是人,都會。

太殘酷了,讓一個14歲的女孩子不得不面臨死亡。

這是,錯誤的啊。

尤尼不應該犧牲自己的生命,和平不應該用鮮血構築,若是那樣,不過是虛偽的和平罷了。

想要找到大家都能幸福的路。

一定,一定還有更好的方法的!大家,都能展露笑顏的方法!

「算了停下尤尼!!!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的!!!」澤田綱吉伸出的手沖着少女,想要將她從死亡的漩渦中拉出。

墨綠色發的大空只是面帶微笑的搖了搖頭。

「對不起,沒關係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啊……」少女依舊微笑着,可是笑顏中卻帶着任命的苦澀。「大家……謝謝……」

金橙色的生命火炎再度燃起。

澤田綱吉無力阻止。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大家努力的想要試圖打破金色的障壁,然後伽馬趁機跳了進來。

抱着臉上還帶着淚水的尤尼,伽馬釋然的微笑,眼眸中充滿了寵溺和心疼。

這是他重要的公主,他發誓保護的人。

但是,如今,他做不到眼看着公主獨自死亡,他也只能選擇與她一同離去。

真是,不稱職的騎士啊。伽馬不禁苦笑。

若是,能做到忽視一切,不去管和平和世界什麼的,拋棄所謂的宿命,多好啊。

他帶着公主離開這些殘酷的現實,公主沒有必要勉強自己,不用在尚且年幼的時候就死去。

但是,他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到。

擁有着大空善良內心的尤尼做不到不顧大家生死離去,哪怕那樣她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擁有着強烈責任感的伽馬做不到無視災難,逃離眼前的殘酷。最重要的是,他無法違背公主的意願,那位善良的令人心疼的公主,一定會選擇貫徹自己的宿命,直到死亡,因為對於尤尼來說,只要能夠救大家,她會無數次的選擇赴死。

就如同白蘭在無數的平行世界看見的那樣,任何一個世界的尤尼,都選擇了張開柔弱的臂膀,庇護著身後的人們。

而他也殺死過那位善良溫柔的大空無數次。

而不論多少次,都會為那位嬌小少女保護著人們時,蔚藍色眼眸中的堅定的光芒而震撼。

為什麼,能做到那樣呢?只是為了保護不相干的人?

看着眼前無比熟悉的情景,白蘭的眼中一瞬間閃過不知名的神色。

為了他人,犧牲自己性命的尤尼,真的是看見了太多次了。

就連那蔚藍色的眸中的感情都一模一樣。

不,或許有些不同。

尤尼的眼眸中,比起他在平行世界遇到的阿爾克巴雷諾的大空多了些感情,除了堅定,決然,還有溫柔之外的感情。

——名為幸福。

在伽馬的懷抱中,年輕的大空閉上眼,靜靜的等待死亡的來臨。

兩人笑容安寧,又帶着臨近終焉的決然。

金橙色的火炎擴大,將兩人吞噬。

尤尼和伽馬在火炎散去的瞬間消失。僅僅留下了懸在半空的衣物。

眾人的眼眸都驚愕的緊縮。

銀白色的光芒突然出現。幾乎蓋住七的三次方的大空共鳴的金色。耀眼奪目。

本來應該死亡的庫洛姆站在眾人面前,拿着從葬手中得到的項鏈,項鏈發出了銀白色的光。

就此逆轉了尤尼.基里奧內羅死亡的「宿命」。

庫洛姆努力的將精神力灌輸到手中的項鏈中,一直在一旁的六道骸也暗中出手,將自己的精神力憑藉着平行空間的「自己」全數輸送過去。

尤尼和伽馬的衣服像是時間靜止一般,就以兩人還穿着的樣子停滯在半空之中。

光芒瞬間爆發,帶反射性的閉上眼眸的眾人望過去時,驚訝的發現,尤尼和伽馬再度出現。

項鏈在尤尼和伽馬輸送進火炎的最後,身體崩潰的那一刻靜止了兩人的時間,然後,因着主人的命令強行逆轉了兩人的時間。

尤尼和伽馬因此呈現出了復活的假象,但是其實只是在他們死亡的前一瞬間靜止了他們的時間。

畢竟,就算是神明,也做不到,使死人復生這樣的事情。

——神啊。

這是,真正的,奇迹。

眾人不禁捂住即將出口的驚嘆。

但是下一瞬間又發生了異變。

項鏈一點點的破碎。

尤尼.基里奧內羅是太過重要的存在,她牽扯了幾乎全部的平行世界。

可以說,正是因為有了她的犧牲,才有了平行世界的和平。

然而,庫洛姆所做的事情無疑是破壞了這個因果。

尤尼死亡,世界才能藉由此回復原狀的因果。

所以,作為源頭的項鏈因為透支而破碎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這正在世界的意志的預料之中。

因為,它向六道骸提出條件【拯救為了世界犧牲的大空之子尤尼.基里奧內羅】的目的就是,毀掉庫洛姆手中的那個項鏈啊。

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所不容許的。

但是世界卻無力破壞它,只能藉由他人的手。這便是世界的算計。

因為項鏈消失的瞬間引起的時空動蕩,庫洛姆的身旁出現了和來時一模一樣的黑色漩渦。

次元的障壁打開了。

庫洛姆抬起頭,對着澤田綱吉擔憂的樣子展顏一笑。

不用擔心的,boss,我,回家了。

讀懂了少女說出的無聲的話語,澤田綱吉釋然的微笑。雖然不太理解是怎麼回事,但是庫洛姆沒有死亡真的是太好了。

而且,庫洛姆的樣子完全不勉強。

溫柔的大空靜靜的注視着少女踏上回家的路途。褐色的眸子裏滿是祝福。

庫洛姆的身影消失,隨即黑色的隧道也就此不見,仿若從來沒存在過一般。

注視着這一切的世界的意志無聲的笑了,它的目的,終於達成了一個呢。

但是,它沒有看見,主世界的六道骸唇角悄然勾起的一絲危險的笑容。

你說,明知道世界的意志很陰險了,還毫不設防什麼的,可能嗎?

那可是擁有着六世記憶的六道骸啊。

這個世界的「六道骸」唇角的弧度加大,愉悅的眯起眼眸。

果然一切如你所料,平行世界的「我」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5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