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第05章

這世上的所有事情都是有始有終的,好的行為有好的結果,等待壞的行為,只能是壞的結果,人們稱其為因果。有一天,當你直面難以忍受的痛苦時,請想起這句話——題記

>>>

在八原凪不知道的時候,關於她的傳言什麼的稍稍的改變了。

改變的契機是切原赤也。

不知有多久了,八原凪沒有蜷縮著顫抖。即使依舊看的見「鬼」的存在,但是它們卻沒有靠近她。

那天回家之後,幸村精市沒有過多的詢問她關於她的身手的問題,八原凪只是暗地裏感激。

她實在是沒有勇氣踏出第一步。

但是網球部的正選們都知道了部長家的這個除了理子之外的妹妹的存在。自然也就分出了一絲注意力觀察。八原凪一直奢望的平靜被攪亂了。

之前在網球部眾人面前的那一番表現明顯的引起了他們的興趣,而八原凪最終也沒狠下心來對切原赤也說什麼過分的話語拒絕他的靠近。

在外人的眼中就是,那個陰沉女八原凪和切原赤也的關係越來越好,甚至通過切原赤也和網球部的正選們有了交集。

本就看不順眼八原凪的女學生們即使沒有明著欺凌,卻也用了一些小手段,比如桌子中的蟲子和鞋櫃中的釘子什麼的。但是八原凪很久以前就吃過這些手段的虧,自然也留了幾分小心。而且發生的這些事情八原凪也有小心的隱藏着沒有被切原赤也發現。

切原赤也對於認定的朋友真的是非常的好,若是知道了八原凪的情況,估計會大鬧一番,他本就是桀驁不馴的性格。

那也正是八原凪一直羨慕著的。

日子就這樣過着,從4月她剛剛來到立海大,住到幸村家裏,不知何時已經過了4個月。

即將迎來的是8月的修學旅行。

八原凪本來不想參加,但是架不住切原赤也的邀請。

在網球部的眾人眼中看來,切原赤也和八原凪的相處實在是讓人忍不住的想笑。

即使是同歲,明明切原赤也比八原凪還要大一些,切原赤也的生日在9月,而八原凪的生日則是在12月,但是切原赤也迷糊又有些天然的性格總是被八原凪包容。

沒錯,就是包容。

從八原凪稍稍的轉變了對切原赤也唯恐避之不及的態度的時候起,網球部的眾人就發現了,八原凪的性格雖然有些怯懦,但是拋去這些,卻也真的是個好孩子。

雖然有些怕生,但是性格很溫軟,永遠像是沒有脾氣一樣的隨和。

若是那些稱呼八原凪為魔女的學生們看見估計會吃驚的呆住吧?

幸村精市這樣想着,任由切原赤也纏着八原凪拉着她參加修學旅行。這件事也算是他的暗中授意,他的這位表妹實在是太安靜了,若不是切原赤也,她估計會一直沉默下去。

遭受那樣的對待,有着那樣的過去不是八原凪的錯,雖然看着八原凪自卑認命了的樣子有些恨其不爭的感覺在內,幸村精市也算是初步的認可了這位表妹的。

所以,有個機會讓八原凪稍稍的和外界接觸也是好的。

要說切原赤也一開始是因為八原凪打倒混混的身手而追着八原凪不放,後來在八原凪見到他就跑的情況下還一直堅持了下去是因為性格中的不服輸,但是在八原凪不再躲避了之後認真的和她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就是純粹的因為八原凪這個人而上心了。

屬於少年朦朧的好感,使得切原赤也對八原凪的事情越發的在意。

他的性格比較暴躁,而八原凪的性格則是相當的安靜,而且永遠是那麼有耐心。

切原赤也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就是覺得呆在八原凪的身邊很舒服,有一種被安撫了的感覺。即使有些神經大條的切原赤也沒有意識到這種感覺是什麼,他也還是憑藉本能對八原凪好。

八原凪感激著別人對她的善意,所以她也想要真心的接納切原赤也作為朋友。

和切原赤也一起走在沖繩的街道上,她和切原赤也,還有網球部的修學旅行都選擇了沖繩,她對於去哪裏沒有什麼意見,但是幸村夫婦徵求了一下她的意見,認為要是八原凪和幸村精市去了一個地方好歹還有個照應,再加上切原赤也的邀請,八原凪順其自然的和網球部的眾人一起行動。

夜間的景色,她許久未見了。

為了避開逢魔時,她總是縮在房間中,偶爾會透過窗戶看着外面夕陽落下。

夜間祭典的人相當的多。本來是大部隊一起行動,卻因着人流擁擠四散開。八原凪抬起頭,不知道什麼時候身邊只剩下了帶着眼鏡的紫發少年。切原赤也是最先消失的,因為這孩子的性格太跳脫了,看見了有趣的事物想要去買給八原凪,結果就再沒回來。

幸村精市額頭上的十字架歡快的跳動着,制止了八原凪想要去尋找切原赤也的步伐,和身邊的真田說了幾句,接着真田掉隊,單獨去尋找某棵迷路起來人神共憤的小海帶。

丸井文太的性格也比較跳脫,看見了射擊遊戲就撲了過去,老實沉穩的傑克桑原默默的跟了上去。

這樣一折騰,到最後竟然就剩下了八原凪和柳生比呂士兩個人。

八原凪有些不自然的後撤了一步,她雖然因為切原赤也的關係稍稍的外向了一點,但是和網球部的眾人還是不太熟悉。

柳生用餘光看了一眼正在試圖遠離自己的八原凪,嘆了口氣。

「會走散的。」柳生推了推眼鏡,伸出手拉住了八原凪的袖子。他知道這就算是八原凪的極限了,這個女生極度討厭別人靠近她,不,不應該說是討厭,更像是在害怕。

但是就算是那樣他也不能放着不管,畢竟是部長的表妹,一個女孩子在夜間的祭典里一個人的話也太危險了。誰想到最後竟然就剩下他一個還和八原凪在一起。

八原凪在柳生比呂士伸手抓住她的袖子的時候就渾身僵硬了,但是卻也還是低垂著頭沒有反抗的乖乖的被柳生比呂士拽著。

柳生暗暗的鬆了口氣,試探性的開口詢問,「有……什麼想要玩的嗎?」

照現在的這個狀態找人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部長任由切原赤也拉着她過來也是為了讓表妹能夠活潑點,能好好的玩一下吧?但是誰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還都分散了。既然是他陪着八原凪,那麼就按著部長的希望帶着八原凪去玩好了,而且,八原凪的這個樣子不守着根本不行。

這孩子簡直就要害怕的縮成糰子了。

嘛,平常害怕和人接觸的性格突然讓她到這麼多人中間也真的是難為她了吧?

柳生比呂士這樣想着。

雖然部長希望八原凪害怕人的癥狀能夠好轉,但是這樣子不會起反效果嗎?

八原凪聽見了柳生比呂士的詢問錯愕的睜大了雙眼,眼眸中的神色隱藏在長長的劉海中無法被人看見,八原凪隱藏在袖子中的右手握拳,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被柳生拽著袖子的手後撤,柳生本來沒有用太大的力氣,順勢就鬆開了手,柳生感覺到八原凪的行為有些怔愣,扭頭剛想說什麼,就看見八原凪慢慢的抬起手抓住了他的袖口。

好吧,這下子柳生比呂士是真的愣住了。

八原凪低着頭像是要把腦袋埋在地裏面一樣,柳生比呂士其實是個很體貼的人,她也能感覺到善意,而且靠近他的時候會感覺得到親切感。

親切感啊……就算是母親那邊的親戚幸村家都沒有給她這樣的感覺。

而且,柳生比呂士是害怕她不自在才抓着她的袖子的,初衷也是怕她走丟,但是一個大男生抓着一個女生的袖子實在是太違和了,柳生比呂士在思考事情可能沒有注意,但是八原凪看見了周圍的人投向他的目光。

八原凪一直對別人的目光很敏感。

要是反過來,女生抓着男生的袖子的話,就會普通很多。

這個時候,柳生比呂士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看向八原凪的眼神柔和了點,任由八原凪揪著自己和服的袖口,想了下,覺得要讓八原凪說出來想要玩什麼簡直是太為難她了,所以乾脆的在腦海中篩選了一下女生比較喜歡的遊戲項目,開口提議,「八原桑,要去撈金魚嗎?」

「哎?」八原凪下意識的發出了一個疑問的聲音。

看着八原凪的反應,柳生誤認為八原凪不知道撈金魚是什麼遊戲,於是盡職盡責的開口解釋,「就是用紙網在水池中撈取金魚放入碗中的遊戲,撈取的金魚可以帶走。」

八原凪看着認真解釋的柳生比呂士稍微驚訝的睜大了眼,她其實知道撈金魚是什麼遊戲,畢竟也是廟會之類的祭典的傳統的攤位遊戲,雖然沒有玩過。

「嗯……想看看。」最終八原凪只是點點頭,算是默認了柳生比呂士認為她不知道撈金魚是什麼的說法。

柳生比呂士抬頭像四周望了望,找到了一個撈金魚的攤子,拉着八原凪走了過去,然後付款拿到了撈金魚的網,遞給了八原凪。

「要試試看嗎?」

八原凪看着紙網,又看了看水中的金魚,抿緊了唇,伸手接過。

「嗯。……謝謝。」八原凪應了聲,然後頓了下又加上了句道謝的話語。

看着八原凪平日裏蒼白的臉色帶着一絲紅,柳生比呂士心裏也高興了點。

就像是八原凪覺得柳生比呂士很親切一樣,柳生比呂士也覺得對着八原凪莫名的想要親近。

為什麼呢?

柳生比呂士隱藏在鏡片下的目光看着難得流露出開心的感情撈金魚的八原凪的側臉,陷入沉思。

>>>

「……」八原凪難得的沒有面無表情或者是露出怯懦,而是顯露出本來就應該屬於她的12歲孩子的正常神態。看着全部都碎掉的紙網個空空的碗,八原凪不甘心的咬緊唇。

柳生忍不住的笑了下,然後在八原凪扭頭盯着他的時候掩飾性的咳嗽了一聲。

為什麼明明看不見八原桑的臉但是還是覺得對方是在用控訴的表情盯着他呢?

柳生覺得有點好笑,這個總是沉默著的女生也有這樣一面啊,他不禁感嘆,然後又對着老闆說道:「麻煩再給我5個紙網。」

「好叻!」

交完錢,柳生比呂士拿着紙網專註的開始撈起了金魚。

八原凪看着碗中的3條金魚莫名的覺得有點悲憤。

除了一開始沒有習慣壞掉的兩個網,剩下的3個網柳生比呂士都成功的撈到了金魚。

柳生比呂士看着自己的成績滿意的點頭,看來還沒有生疏,畢竟他也經常陪妹妹撈金魚,而且最後的結局一定是惠不甘心的拉着他幫忙,他都鍛鍊出來了。

攤位的老闆爽朗的笑了笑,打趣道:「小哥,你對妹妹還真好啊,兄妹兩人來玩嗎?」

八原凪和柳生比呂士都是愣了一下。

老闆誤認為他們是兄妹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八原凪和柳生比呂士都是紫色的發色,八原凪是劉海遮住了半張臉,柳生比呂士是眼鏡遮住了眼睛……乍一看,兩人還真是很像是兄妹。

柳生比呂士苦笑了下,要是部長知道的話說不定會鬧彆扭的,畢竟幸村精市才是八原凪的兄長,嘛,雖然只是表兄。

老闆繼續說着,「金魚,我幫你們裝上啦?是要送給妹妹的吧,拿好咯,小妹妹。」

八原凪下意識的接過來,然後才反應過來,望向了柳生,柳生推了推眼鏡,有些不自在的扭過了頭,「本來就是給你的,拿着吧。」

八原凪得到了回復,扭回頭盯着手中的金魚,唇角微微勾起。

柳生比呂士看着八原凪盯着金魚微笑的樣子稍微的愣了下神,剛剛的攤位老闆的話再次在腦海中響起來。在心中留下了一絲奇怪的感覺。

……錯覺吧?

但是一絲疑惑就這樣埋在了柳生比呂士的心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5章

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