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第08章

不死之身,宣告惡兆降臨之物,引領不祥未來之物,興趣、好奇心,輕浮的想法,瑣碎之事往往都是一切的開始。那麼必要的代價是什麼?是眼淚、鮮血、還是生命?——題記

>>>

歷史總是不斷循環著的。

這句話,是被無數的史實證明的「真理」。

……去特么的真理。

要是八原凪的性格稍微狂野一點,估摸著會直接這樣在心裏刷屏。

因為她實在是被無情冷酷無理取鬧的現實坑的一臉血。

之前關於她和切原赤也的傳聞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柳生比呂士的妹妹柳生惠以著一點也不輸於當初切原赤也尾隨八原凪的盡頭死死的跟着她。

但是八原凪對柳生惠的抵觸比以往以來任何人都要嚴重。

她甚至不想和柳生惠說哪怕一句話。

因為她發現,只要柳生惠一靠近她,身邊的「鬼」就會興奮起來。

滿滿的快要實質化的惡意幾乎把她吞沒。

所以,她在害怕柳生惠。

八原凪在躲著柳生惠。所有人都看見了。

柳生比呂士感覺有些莫名。他不知道八原凪對自家妹妹沒來由的抵觸是因為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妹妹對八原凪莫名的執著來自於什麼,現在的狀況他確實看不下去。但是無數次的找惠談過後柳生比呂士也只是捂著額頭放棄。

惠一旦執着什麼可是完全阻擋不住的。那個認死理的樣子只讓柳生覺得無奈。看着這混亂的狀況柳生比呂士心裏除了對自家妹子的無奈之外還帶上了點對八原凪的不滿。

即使他知道以八原凪的性格不會故意的針對誰,但是就感情上還是偏向了妹妹,看着妹妹屢次碰壁的樣子柳生比呂士有些不舒服。

而八原凪覺得,這簡直就是對她之前抱着天真的幻想的懲罰。不僅全力的躲著柳生惠,就連切原赤也,她也開始躲避。整個人變得比之前更加陰森沉默。

因為柳生惠出現后,「鬼」再次騷動起來,連原本只要呆在切原赤也身邊就能得到平靜都做不到了。

「鬼」在計劃什麼,八原凪感覺得到,但是卻無力阻止,她只能就源頭上避免,不停的躲著人。

但是柳生惠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柳生惠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就是想要「抓住」。

對八原凪的執著,已經超過了一個限度。但是柳生惠感覺的到,她和八原凪的某種聯繫。

只是……想要問,想要……想要什麼呢?

柳生惠不知道。

每個人能承受的都有一定的限度。

八原凪覺得自己幾乎要承受不住了,只要一點,再發生什麼事情,那繃緊的弦就會斷裂,然後會發生什麼她完全不知道。

——放過我吧。

八原凪閉上了雙眼。

——已經……

>>>

又一天過去,八原凪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幸村精市看着緊鎖的門皺眉。

最近,凪周身的氣息變得相當浮躁。

突然一陣眩暈,幸村精市扶著牆緩了半晌,才站起身。

……是太累了嗎?

搖搖頭,將莫名的不安壓在心底,幸村精市選擇忽略了自己身體的異狀。

暗處躲著的「鬼」咧開了嘴。

【嘻嘻……】

幸村精市沒有聽到,「鬼」那彷彿在預示着什麼一樣的充滿惡意的笑聲。

>>>

「3-0!」聽着裁判的報數,幸村精市呼出一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水,皺着眉看着自己握著球拍的手。

最近他的狀態有些不好。

到底……

中場休息。

「幸村……你在焦躁些什麼?」看着幸村精市走到了邊上休息,一直負責記錄的柳默默的走到了幸村精市身邊,遞上了水,然後像是猶豫了一下,開口詢問。

毫不意外柳蓮二的詢問,幸村精市只是搖搖頭,回答道:「我也……不太清楚。」

「你……」柳蓮二注意到了自家部長是真的很不對勁,有些疑惑的想要繼續詢問,但是突然想起的電話鈴聲卻打斷了二人,幸村精市拿出了放在一邊衣服中的手機看了眼來電提示,鳶紫色的眼眸劃過一絲驚訝。然後毫不猶豫的按下了接聽鍵,「理子?」

「……」

「……?理子?」聽着手機中沒有聲音,幸村精市皺了皺眉,語氣帶上了一絲擔憂和焦急,「怎麼了?理子?」

「歐尼醬……」

「理子?!」聽着自家妹子帶着哭音的呼喚,幸村精市的臉瞬間變色,「你在哪裏?我馬上去找你。」

看着部長嚴肅的表情柳蓮二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一旁的真田也快步的跑了過來。

「……尼醬學校的天台……血……」

沒有問為什麼本來還在鄉下祖母家的妹妹突然跑到了自己學校的天台,幸村精市只是握着手機一邊安撫著明顯正在哭泣的妹妹,一邊快步的向著天台跑過去。看着情況不對的柳蓮二,真田也跟上了幸村,離得較遠的柳生比呂士和仁王雅治看着三個人焦急的樣子也都放下了球拍在後面跟了上去。

「理子,別害怕,哥哥馬上就到。」幸村精市努力保持着自己聲音的平穩,「吶,理子?」

「……尼醬……」電話那邊的理子的聲音稍微的平復了一點,「……尼醬……救護車……」

「理子?」幸村精市腦袋一蒙。渾身都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理子你受傷了?!」

「不是理子……尼醬……叫救護車來……嗚、嗚……」

「好!沒事的,別擔心。」幸村精市看着身邊的柳蓮二,柳蓮二點點頭掏出手機迅速的撥打了醫院的號碼,「喂,這裏是立海大附屬中學,請立刻派救護車來好嗎?……」

——碰!

專心安慰妹妹的幸村精市一個沒注意在拐角處撞倒了一個同樣埋頭跑步的人,被撞到的人重重的摔到一旁的空地上。

反射性的停下了腳步,幸村精市看着被自己撞到了一邊的人皺了下眉,眼眸中的驚訝顯而易見。

是凪。

「凪?沒事吧?」幸村精市開口詢問。

「……」八原凪默默的支起身子,抿著唇點點頭。

「抱歉凪,我有急事先走了,柳生你帶着凪去趟醫務室好嗎?」擔心着自家妹妹,幸村精市只能求助於在他和八原凪說話的功夫趕到的柳生比呂士和仁王雅治。

「啊?……嗯。」被點名的柳生比呂士下意識的點頭,然後停下了腳步看着幸村三人跑遠,仁王雅治也自覺的留下來陪着搭檔。

柳生比呂士收回來視線,看着依舊坐在地面上的八原凪皺了皺眉,紅腫的膝蓋上明顯的流血了,「八原桑?沒事吧,我扶你……」

「——啪!!!」柳生比呂士伸向八原凪的手被重重的打開。

柳生比呂士驚愕的眼正好的對上了八原凪抬起頭露出來的眼眸。

那是他第一次看見八原凪劉海下的樣貌。強烈的熟悉感。

和他同色的眼眸裏面是毫不掩飾的驚慌和恐懼。

「……八原桑……?」柳生比呂士的聲音帶着一絲猶疑和不確定。

「……」八原凪咬着牙渾身顫抖像是在忍耐着什麼,眼中流露出一絲動搖,「……別靠近我!離我遠點!!!」不同於往日總是平淡的聲音,八原凪全力的喊出了這句話,帶着顫抖和嘶啞。八原凪臉上是幾乎要崩潰一樣的哭泣的表情。

仁王雅治看着自家搭檔被拍開的手,皺皺眉。而柳生比呂士像是被試了定身咒似的,一動不動,被拍開的手就那樣在半空中停滯。

「……去……天台……」對着柳生比呂士咬牙說出了這句話,八原凪不顧自己腿上的傷踉蹌的爬了起來,動作嚴重不協調磕磕絆絆的跑遠。

仁王雅治完全被這突然的展開弄愣了,反應過來的時候八原凪已經消失不見,仁王頭疼的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然後伸出手拉着自家的搭檔,「搭檔,我們……」

「……哎?」仁王雅治無語的看着自家搭檔明顯是受到了驚嚇半暈的樣子,發出了一個疑問的音節。

雖然外表還是一樣的平靜,但是柳生比呂士知道自己內心翻湧著複雜的感情完全和冷靜沒有一點關係,他簡直都想直接就那麼乾脆的暈過去好了。

剛剛對上了八原凪的視線時,他從八原凪那大大的紫色眼眸中看到了和他眼中完全不同的世界。

環繞在八原凪身邊的黑色的「怪物」。

那究竟是什麼?!

八原凪眼中映入的世界……

那是完全衝擊了柳生比呂士認知的世界。

柳生比呂士,立海大的正選,有紳士之名的人,有個平常根本看不出來的弱點。他……怕鬼。

進到鬼屋裏面的時候他甚至能夠直接就那樣站着暈過去。

這次勉強的保持着清醒也是因為並非確定的用自己的眼睛看見,而是從八原凪眼中的倒影中「看」到。

或許他在潛意識中還在否認自己看到的事情。

……是錯覺吧?

柳生比呂士這樣安慰著自己,但是其實他應該知道,八原凪眼中的景象他無比清晰的「看見」了。

自欺欺人,這樣的舉措往往是人逃避事實作出的舉動。

柳生比呂士回過神,想想根本追不上的八原凪,默默的選擇了先和仁王雅治去天台上,或許他需要時間冷靜一下。

但是註定今天柳生比呂士會受到很多刺激。

看着躺在樓梯下面昏迷的妹妹,那一攤血跡刺痛了柳生比呂士的眼。

早到的幸村精市懷裏抱着一個5、6歲樣子的小蘿莉,那是幸村精市的妹妹,幸村理子。

幸村理子看到了這樣的情景幾乎下意識的想要求助哥哥,小蘿莉縮在了幸村精市的懷中,一抽一抽的啜泣著。

而柳生比呂士已經意識不到什麼了,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

「……惠……?」

他下意識的呼喚妹妹的名字,但是沒人應答。柳生比呂士這時好像清醒了點,顫抖著跪在了妹妹身邊,伸出了手,這次沒有像之前面對八原凪時那樣被拍開。

「……惠!!!」

昏迷的少女臉色蒼白的躺在地面上,毫無反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8章

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