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89章

就在六道骸那邊休整好帶着一隻糰子(大霧劃掉)庫洛姆的意識體踏上了刷boss的旅途的時候,在庫洛姆真正的身體這裏的風的臉色黑的幾乎可以滴出墨來。

哪怕是使用了最強的武學,也無法打破眼前困住自己的寶貝徒弟的屏障。這樣的幼小的身體。變成嬰兒的風看似平和隨性的接受了這個現實,但是風自己知道,自己從未釋懷。

若不是這樣的身體……!!

嬰兒有很多無法做到的事情,他的真正實力也被困在這個小小的身體中,發揮不出,哪怕十之一二。

若是原本的風,此時或許不會如此無力。

黑髮的紅衣嬰兒握緊了小小的手,力度大的刺破了嬰兒柔嫩的掌心,流下點點血跡。

他經歷了太多無力的事情了,風回憶起最初變成嬰兒的時候的無力茫然,然後磕磕絆絆的習慣,只是卻也無法遺忘家人,師父。但是他卻無法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一直一個人尋找解決的辦法,面對各種威脅,直到為了一個孩子暫時停留駐足。

第一,唯一,這樣的字眼總是讓人類在意,重視。它代表着一種特別的含義。

而凪,正是第一個,風變成嬰兒之後第一個收下的弟子,也一度認為會是唯一一個。花費了最大的心血,手把手教導的他最為之驕傲的弟子。就是後來收下了一平,凪的特殊性,也依舊沒有改變。

這個孩子,他從小一直看到大,他伴隨着她走過了那段青澀的年華,作為師長,作為長輩,更是作為「父親」這樣的角色。所以,對凪,他一直疼寵萬分。

那是他放在手心中呵護著的孩子。

但是作為師父,他在凪哭泣的時候甚至不能給她一個安慰的擁抱,在凪迷茫的時候,甚至無法為她抵擋風霜。

這是他的無力。

而現在,看着被困住的凪那蒼白的臉色,幾乎刺痛了風的雙眼。

小小的拳頭早已傷痕纍纍,風默默的佇立在困住凪的屏障前斂下眼眸。

「怎麼擊打也是沒有用的拉——」一個少年的聲音傳來,風條件反射性的轉頭看向聲音來源處,在走廊盡頭,綠髮綠眸的男孩緩緩的走來。男孩在看見房間四周散落在地面上的紫發少女的人性發出了感嘆,「嗚哇——這可真是過分——」即使說着這樣的話語,男孩的表情依舊淡定,語調拉長,給人一種「這孩子怎麼這麼欠抽這不是在挑釁嗎」的錯覺。

但是風確實不會被輕易的激怒,此時風也只不過是望着男孩慢慢走近,黑色的鳳眸眯起,做出了防禦的姿勢將沉睡的凪護在了身後。

「啊啊——me可不是敵人的說——」男孩抬起雙手攤開,試圖證明自己的無辜,「me不過是陪着姐姐來的喲——」男孩抬起頭看着閉着眼睛沉睡的紫發少女,綠眸中劃過了一絲意外的神色,扭頭低聲的說了一句,「嘛,雖然me本身也想來……」

看着風依舊戒備的樣子,男孩歪了歪頭,「me的姐姐——算是彭格列的人喲——就是之前選擇代替霧守的人——」

等等當着人家的師父的面說替代對方的徒弟什麼的真的沒問題嗎?Σ(っ°Д°;)っ這仇恨拉的妥妥的啊!

風的臉色變了變,但是又恢復了平靜,只是依舊還是擋在了自家寶貝徒弟的前方,一副阻止男孩靠近的樣子。

男孩看着風油鹽不進的樣子稍稍有些頭疼,畢竟庫洛姆姐還被困着,鳳梨師父竟然也沒有第一個找過來,要是鳳梨妖怪在這裏的話,事情會好辦的多。

不知道鳳梨師父知道第一個找到庫洛姆姐的不是自己會不會變臉色?弗蘭面無表情,但是心裏的小人卻在毫無師徒情誼的幸災樂禍。

沒錯,這位綠髮綠眸的男孩就是弗蘭,而且還是十年後的。因為庫洛姆和六道骸救下了阿爾克巴雷諾的大空尤尼,所以之後世界的修正力度增強了。在阿爾克巴雷諾全部復活之後,那個十年後的世界變成了白蘭改變之前的樣子,而弗蘭,則是不應該存在的,就像是世界的意志蠱惑他時說的那樣。

他的存在會被抹消,和這些人的交集會斷開。哪怕尤尼的饋贈將記憶交付給了十年前的那些人,但是十年後的弗蘭卻失去了容身之所。

本來做好了準備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完美謝幕的弗蘭卻意外的因為和六道骸的契約,在庫洛姆回到本來的世界的時候,被一同帶走,來到了這個世界。

所有平行世界中,唯一的世界的掌控力最弱的世界,也是唯一的分支,不受命運束縛的世界。「它」是特殊的。

這個世界和他記憶中的有差別,先是他多出來了一個姐姐。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確實是有姐姐的,但是,姐姐卻是在弗蘭年幼的時候死亡了才對。而不是現在這個像是一個失去了靈魂的容器一般的樣子。

而在前來這裏幫忙之前的一星期,他的姐姐則像是靈魂回歸了一樣,變成了正常人的模樣,那和他一樣的綠眸里也有了神色和感情。

多個姐姐也挺好的。弗蘭一邊吃着姐姐做的飯一邊這樣想,驚喜的是,這個姐姐顯然是和彭格列有關係的,那麼也就是說,他是可以見到鳳梨妖怪師父和庫洛姆姐了。

即使總是會抱怨,但是這麼長的時間沒見面,弗蘭還是會想念那位對着鳳梨有着特殊情懷(大霧)的師父的。

而且,庫洛姆姐對他可是一直都很好的,庫洛姆姐的性子不像是那位喜怒不定的妖怪師父,她總是溫溫和和的,不管弗蘭做了什麼都不會生氣,只是微微笑着幫弗蘭收拾殘局。

所以,在弗蘭心中,庫洛姆姐的好感度刷的比六道骸這位師父還高。

雖然,他能篤定,這個世界的庫洛姆姐,是那位彪悍的能夠公主抱鳳梨師父的那位。至於弗蘭自己被救的那次,早就被他下意識的封印在記憶深處了。

簡直太羞恥了好嗎?

好吧,這些先不提,看見被困住虛弱樣子的庫洛姆姐,弗蘭其實還是很吃驚的,到底是哪位能夠將這個能在森林裏打來一頭熊的妹紙撂倒的啊?!完全無法想像好嗎?!

而且,現在的庫洛姆姐,外表雖然是十年前的模樣,但是弗蘭敢保證芯子絕對不是!畢竟,這位庫洛姆是幫助他從復仇者監獄將正在cos鳳梨罐頭的師父救出來的人啊。

想起了自家姐姐之前的囑託,弗蘭難得的皺了皺眉。

他的那位姐姐也不是普通人,估摸著和鳳梨師父一樣,是有着以前的記憶的。而早在來之前,那位姐姐就安排好了他的任務。

「你比我要強的多,弗蘭。」

「但是,我和那位卻有着些特殊的聯繫,所以我去對付他。」

「你的話,就趁著這個機會,去尋找被囚禁的公主吧。」

想着姐姐的話,看了看脆弱的庫洛姆姐,弗蘭抬起手撓了撓頭,「說真的——me真的不是敵人——啊啊,好麻煩,果然還是鳳梨妖怪的錯啊——」

聽見了比較有代表性的「鳳梨」這兩個字,風愣了一下,然後緊皺的眉頭竟然稍稍的鬆開。

雖然不滿意那個總是害的自家徒弟陷入危險的傢伙,但是六道骸對於凪來說,確實意義非凡。

而六道骸本身的特殊性,也代表了無關的人不會知道他的存在。

「me叫做弗蘭,幻術師。」弗蘭的綠色雙眸對上了風的雙眼,一片坦然,「你無法打破囚禁庫洛姆姐的屏障,是因為上面附有幻術。非常強大的幻術。」

「我——能解開。」最後的一句話,弗蘭沒有像往常一樣拖着長音自稱me,而是用了「我」的自稱。

看着如此篤定的說自己能夠破除幻術的小小男孩,風最後的一絲戒備也消失無蹤。

他活了這麼久,看人的眼光卻也從來沒有出錯過,面前的男孩確實是一片好意,這一點,他還是能夠感受出來的。而且,也不像是在信口開河的樣子,他是真的有把握。

但是……

風不禁自嘲起來,一個孩子能夠解開的幻術,如今他竟是無能為力。稍微側側身,讓出了位置,風示意弗蘭動手,弗蘭看了看風,咬了咬唇,「喂……這個幻術很強大,但是已經被你毀壞的差不多了,只剩下最後的一層,卻是必須由幻術師來破解的,你,明明不是幻術師,但是卻能夠憑藉**的力量破除幻術,你……很厲害。」

弗蘭說的確實是事實。若非風的出力,這樣的幻術,他是解不開的,自然,他相信鳳梨妖怪來了也會花費不少的功夫。風之前的努力,並沒有白費,而是確確實實的起了重要的作用。

有些意外的聽着男孩的勸解,風瞪圓了雙眸,吃驚的樣子像是小動物一般可愛,和庫洛姆如出一轍的表情。該說,不愧是師徒么_(:3∠)_?

在風看向弗蘭的時候,弗蘭早已經轉過身,一副專心致志的樣子破解著幻術。

風不禁笑了起來,之前因為無法救出寶貝徒弟帶來的對自身的厭惡和鬱結也不知何時散去,放下雜念,風盯着徒弟,垂在身側的手有些緊張的握緊。

隨着弗蘭的動作,束縛著庫洛姆的玻璃容器外的空氣中出現了一層透明的屏障,然後轟然破碎。隨着屏障的碎裂,困着庫洛姆的玻璃容器也應聲而碎,弗蘭則是在看見玻璃破碎的時候抬起手,迅速的在庫洛姆和自己與風的面前做出了幻術的屏障,避開了被碎片划傷的危險。

等碎片落地,風迅速的跳了上前,將束縛著徒弟的管子通通斬斷,弗蘭也上前搭了把手,將昏迷狀態的庫洛姆轉移到了靠着牆壁的位置。

風蹲在了庫洛姆的身邊,看着沉睡的庫洛姆,然後從身邊破碎的人形的上面扯過一匹白布裹在了庫洛姆身上,從身上掏出了一塊小小的手帕耐心的擦拭著庫洛姆臉上的水跡。白色的手帕上正面綉著一個黑色的「風」字,背面同一位置也綉著一個字,但是卻是「凪」字。

那是庫洛姆在剛剛被風撿回去之後的新年送給風的禮物。

弗蘭看着這邊師徒一片溫情的樣子嘆了口氣,不禁有些鬱悶。

他的師父怎麼就不會這麼溫柔呢?

但是想想鳳梨妖怪一臉溫柔的面對自己……

弗蘭的臉都青了。

果然,妖怪師父還是保持原樣最好。

但是……

「鳳梨師父怎麼還不來……?」弗蘭有些疑惑,照着師父對着庫洛姆姐的在意程度,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才對。而風卻先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滿屋子的人形隨着中間的玻璃容器的破碎,竟然一個個的動了起來。

弗蘭看着和庫洛姆姐一個容貌的人形像是生化危機裏面的殭屍一樣將他和風圍住,聲音都斷斷續續的了。即使這樣,弗蘭還是率先的和風一起將庫洛姆護在自己和牆壁之間。

「還……」

「還來……」

聽着人形的話語,弗蘭和風對視了一下,「是指的庫洛姆姐么?」

「估計是。這裏有設定的陷阱,要是有人動了中間的容器,就會啟動的吧。」

最糟糕的狀態。風因為之前費了太多的力量,雙手也傷痕纍纍,弗蘭看上去輕鬆但是光是解開那個幻術就已經快透支了。而且,這個數量,密密麻麻的,也實在是滲人。

「……還真是誇張啊……」弗蘭捂臉,然後想到了一個辦法,最後的辦法……

「妖怪師父——!!!救人啊!!!」

風一個趔趄。

弗蘭的毫無波調的求救還在繼續,「來人啊——!要出事啦——!妖怪師父你再不來救人,你可愛的徒弟和庫洛姆姐就危險啦——!!!」

風:「……」

看着已經到面前的人形恐怖的指甲,弗蘭鬱悶的閉眼等死,但是半晌也沒有指甲划傷皮膚的痛感。

弗蘭睜開眼睛,看見了自家的師父臉色全黑的站在前方,用三叉戟擋住了攻擊。

「kufufu死小鬼你給我閉嘴!」

弗蘭剛湧上來的對師父的想念和想要衝上去訴苦求安慰的心瞬間被扔到地上摔碎了。

「太丟人了!」對上弗蘭,六道骸總是沒辦法維持鎮靜的樣子。

弗蘭覺得,他難得的想要孝敬師父想着以後再也不惹師父的心被無情的忽視了,不僅碎了,還被攆了幾腳。

鳳梨妖怪你活該被做成鳳梨罐頭啊!=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風之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風之上 風之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9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