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铜古剑(上)

第一章 青铜古剑(上)

夏天的夜晚来得要相对晚的很多,不过是七点多,西面天空之上,火烧云献上,煞是好看。

“听说咱们龙海城童平安现在已经是初阶先天了,真是天才啊,不过是十六岁,就已经位居先天境!”

“是啊,咱龙海城又出了个天才人物,想想那些帝王家族子弟的天之骄子们,不过也是如此成绩。”

“可不是,先天境界啊,十六岁之前达到先天境界,只要不出现什么特殊情况,相信世界上又会多一个女武帝了。”

“那是自然,不看看童平安是什么人物,可惜童平安的那个未婚夫了,真不知道这个废柴在童平安身边待着,会不会害臊。”

“人家白五帝脸皮厚,你能怎么样?不过这小子艳福真不浅啊,这么漂亮姑娘,就栽在这废物身上了。”

“少扯了,我敢保证,童平安去海天古武学院进修之前,一定会跟白五帝把婚约给取消了。”

“不好说,唉,那废物来了。”

远处传来的八卦者的兴奋声,白五帝除了自嘲之外也没什么多余的感觉,秀气的脸上,一双无奈的眼睛无力的扫视着周围。

周围一辆辆悬浮车闪过,白五帝叹了口气。

现在都已经是第六世纪九百四十六年,人类摆脱原始的汽油燃烧,统一的使用电能所改制的悬浮车,速度更上一层楼,最主要的,地球不再受油烟的污染。经历了第五世纪二零一二年持续性自然灾害的破坏以及事后近千年的修复,现在的地球已经是恢复了第五世纪前期所处的环境,纯净!

而也正是因为这些自然灾难的发生,人类相继在某些破坏的古人神迹获得一套套武功秘籍,而这些武功,与地球许多的武功都有着相似之处。

正是因为这些武功秘籍的横空出世,掀起一波古武热潮,当人们发现,修炼之后的身体可以拥有着超越自然的力量之后,人类最后的曙光来临。

二零九三年,数十名地球超绝高手,携手闯入地心,以生命为代价,阻止了已经被破坏的不像样的地球继续毁灭的路程。

经历了第五世纪二零一二年持续性自然灾害的破坏以及事后近千年的修复,现在的地球已经是恢复了第五世纪前期所处的环境,纯净!

“内力,内力,我对你望眼欲穿了十六年,你咋还不出来呢?”

坐在路边,白五帝看着自己的双手,怔怔的发呆。

当周围的人一个个修炼内力成为武者的时候,白五帝是发自内心的羡慕,羡慕到极致。

现在世界,一个没有任何内力的人,只能一辈子平平庸庸,纵使是家财万贯,在武者面前都是低人一等。

“龙象般若功,不是一个资质愚钝的人都能修炼的吗?为什么我的就不出现呢?”

秀气脸庞上透漏出一股沮丧。

“家族就我这一根独苗,如果我都没法继承老头子的衣钵,恐怕我白家将在不久的将来在家族行列中除名!”

经历千年的变革,现在的地球,已经不复当年国家的统治。

反而是由各大家族所割据。

人类经历第五世纪末期惨痛的变化,人口锐减为四十亿,而经历千年发展,人口则是恐怖的成为两百亿,而不得不将目光放在太阳系其余四大行星之上。

当人们踏上其余四大行星的时候,人类开始了宇宙争霸年代,而此时也被冠以,古武星际时代。

五大行星,分别由六十个家族所统治,这六十个家族称之为,帝王家族。

每一个行星分别是由十二帝王家族所管辖。

除了欧洲以及南极洲是由一个家族所统治之外,其余五大洲分别是两大家族所占据。

而白五帝所处龙海城,正是北亚洲龙家的管辖范围。

而白家,则是龙海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家族。

每一个家庭要冠以家族的称号,必须要拥有一个真先天武者,而在白家,白五帝的父亲,白天辰,便是真先天武者。

称之为一个家族,便可以收纳游离的武者,武装自己的家族,待实力高涨,可与帝王家族比拼取而代之。

但白家,则是真正的没落家族,全家族上下总共三口人,白五帝,父亲白天辰以及母亲司徒欣然。

“小伙子,要不要算命?”

突然,一个笑吟吟却又充满沧桑的声音传进白五帝的耳朵。

白五帝费劲的拿眼睛瞥了眼刚刚走来的一个老道士,觉得可气又可笑。

这老道士,一身干净的道袍,头上还是第五世纪前期的发型,一个玉簪子插在那,再配上银色头发以及胡须,看上去还真有几分的仙道风骨。

让白五帝可笑是因为,现年头,当道士算命还真是寥寥无几了,有个穿着道袍的家伙出现在科技满天飞的大街,实在有些滑稽,而且还是白胡子白头发看起来自己就快要飘飘成仙,现在没人相信鬼神一说,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有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

而让白五帝可气的是,是因为白五帝这废柴的身体。

听母亲司徒欣然说过,当白五帝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有个老道士不知道怎么跑进白家的,掐指算命说白五帝这孩子天生缺少一魂一魄,此生注定要沦落。当时没人把老道士的话放在心上,司徒欣然只是随便给了点钱便大发了老道士。

可谁知,正如老道士所言,白五帝此生的确是沦落了,从记事开始到现在,白五帝硬是没修炼出一点的内力。

纵使握有高阶内功心法,白五帝都没有修炼成功。

十多年了,白天辰放弃了,白五帝失落了。

在周围人嘲笑声长大的白五帝拥有者常人无法理解的自卑。

“滚犊子,老子没心情!”白五帝狠狠的冲着老道士骂了一句,自从在母亲那听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白五帝就对道士没什么好感,甚至是自欺欺人的把责任全压在了道士身上。

“免费的。”

“收钱的也不算,你们这些家伙,就是纯粹的乌鸦嘴,麻利的滚蛋。”白五帝大大咧咧的骂道。

那老道士涵养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听了白五帝的破口大骂竟然是开口大笑。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无聊!”白五帝见那老道士不走,自个起身准备离开。

可这老道士就是认准了一般,紧紧跟着白五帝。

而在绕了两条街之后,白五帝终于是不耐烦的转身大骂:“跟着我好玩吗?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别这么无耻了?行不行?”

“贫道只求跟你算上一命。”老道士笑道。

白五帝气急败坏的骂道:“算什么算?当初老子被你们这群道士算成废物,我废物了十六年,你们还想怎么样?看笑话很好笑吗?”

“年轻人,你怨气太重了。”老道士还是一副慈祥脸色,笑着说道。

“我是怨气重,怎么了?老子怨天怨地,怨自己,关你他妈的什么事?”白五帝破口大骂。

老道士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人要看清自己。”

“你有完没完?”白五帝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最恨别人说这种废话,感觉对自己来说,是极大的侮辱。

“不是我有完没完,而是你。”老道士指了指白五帝,说道。

白五帝怒急,随后叹了口气,指着老道士大声说道:“我已经认清自己了,万年难遇的废物,一辈子被被人踩在脚下的软蛋!行了吧?笑话看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不是我不走,而是你留下了我。”老道士继续说着这些没完没了的废话。

“我让你走,行不行?就当我求你了?我想自己呆着!”白五帝无奈的说道。

老道士哈哈大笑,在白五帝脸色还没变的铁青之前收敛了自己的笑意,说道:“本源魂魄残缺,竟然能活过十六岁,当初贫道对天发誓,如果你能活过十六岁,便不惜逆天也要助你一臂之力!”

“你在废话什么?”白五帝没怎么在意老道士的话。

“你我有缘,我当初许下誓言,便是你我之间的纠葛,所以我来到你的身边。”老道士缓慢说道。

“废话连篇。”白五帝暗骂一句,转身就走。

但刚刚没走两步,一柄青铜长剑从天而降,落在白五帝身前。

看上去长剑显得很是古老,上面还有斑驳的铜绿,而此时长剑插在地上,在缓慢升起的月亮散发的月光之下,竟然有种别样的威严。

白五帝不解转身过去,却发现,老道士依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反倒是在白五帝耳边响起这样一句话:“福祸相依,你十六年来最大的祸是你的自甘堕落,今日我便把这福给你,一切都似是缘分,看清世界,看清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你我一年之后的今日再见!”

“喂,你到底是谁!”白五帝大喊的问道。

回答白五帝的却是一阵开朗的大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武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武尊 武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青铜古剑(上)

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