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第二十四章 白马湖上(大结局中)

第十二篇 第二十四章 白马湖上(大结局中)

裴三长长舒了一口气,微笑道:“仇怨报了,天神宫根基已成。我已经没其他要做的,只剩下一个——要在武道上达到巅峰。”裴三看向身侧的滕青山,目光前所未有的凌厉,其中蕴含着无尽的战意。

“滕青山,后天腊月十八,白马湖一战!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裴三说道。

滕青山明白裴三的意思。

如今自己的实力,自然是不会令裴三失望,可是如果到时候滕青山故意的避战,学那‘黄天勤’。裴三可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对付黄天勤,裴三可以杀死。可是如果滕青山避战,裴三根本没有可能杀死滕青山。

“我也期待那一战。”滕青山看着裴三。

“很好。”

裴三原本严肃的脸,顿时浮现了笑容,倒下了一杯酒。而滕青山也倒下了一杯酒。

“今天,我们彼此笑谈饮酒。可是腊月十八,便是生死决战了。”裴三举杯,“滕青山,我裴三很是佩服你,来,干一杯。”

“来,干杯。”滕青山也举杯。

二人一饮而尽。

随即裴三便畅快大笑着,飘然而去。

******

腊月十七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

永安郡,归元宗的塔林内。

这塔林内的一座座塔楼,里面摆放的便是不计其数的大量骨灰盒,而此刻一道灰色流光从天空迅速的飞到一座塔楼前,落下。正是手持着竹篮的滕青山,竹篮中有着香烛、酒、馒头等诸多祭品。

虽然塔楼中有巡逻的兵卫,可是这些兵卫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却根本没看到滕青山。

“在这!”

滕青山的世界之力一扫,便发现了那特殊的用‘冰凌玉石’打造的骨灰盒,在这座排序为十一的塔楼的三楼当中,滕青山静静站在第一块石碑前,石碑上有着大量密密麻麻的名字,第五排第十七个名字——

‘诸葛青’。

滕青山目光落在,那用近乎透明玉石打造的非常显眼的骨灰盒上,骨灰盒上有着三个子‘诸葛青’,而在骨灰盒右侧角落上还有着‘父诸葛元洪留字’几个小字。整个塔楼内气息很是阴冷,只有墓碑前留有一些香烛之类的。

“青青……”滕青山蹲下来,亲手摆放了祭品,点燃了蜡烛。

“我明天,就要和裴三一战了。”滕青山一边摆放祭品,一边轻声说着,“等大战之后,我还会来看你的。如果……如果我没来,也好,我们就可能见面了。”

滕青山做好一切后。

默默站在诸葛青骨灰盒前,看了许久,直到蜡烛燃烧了近半,滕青山才离开塔楼。

……

腊月十八!

一个足以令整个九州大地沸腾的日子!

也是整个九州大地,无数武者们做梦都期待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腊月十八之前,就开始疯狂地朝白马湖赶去,如今白马湖周围早就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其中就包括形意门本身的不少弟子。

随着一片漆黑的夜空出现一丝蒙蒙亮,整个形意门开始逐渐喧哗了起来,数十万弟子们都知道今天是滕青山和裴三决战的日子,一大早就有无数的弟子们在彼此谈论着,即将到来的一战会发生什么。

东华苑,滕青山的居所。

这里却宁静的很。

“秀秀,多吃点。”堂屋内,滕青山一大家人正围着桌子吃着早饭,滕青山将一块甜饼放到秀秀面前。

“谢谢爷爷。”秀秀清脆地喊道。

滕青山不由一笑。

“以后我都要和爷爷一起吃饭,娘她总是不准我吃甜的。”秀秀鼓起小嘴,这一句话顿时令桌上不少人都笑起来,旁边李珺更是摸了摸秀秀脑袋说道:“秀秀说的对,以后天天和爷爷一起吃饭。”

滕青山微微一笑。

看着一旁的父母,妻子,儿女,以及孙女……心中不由荡漾起浓浓的温暖。

这是家!

他滕青山的家!

这一顿早饭,吃的许久。

“好了,该出发了。”滕青山第一个起身,外面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了,三大徒弟‘滕兽’‘薛辛’‘杨冬’和他们的家人,还有滕家庄的表哥滕青山,以及外公滕云龙等等一大群人,大家都在外面等着,没来打扰滕青山一家人吃一顿早饭。

六足刀篪,也在一旁等待着,甚至于旁边还有着狂风鹰。

见滕青山走来。

“师傅!”滕兽、薛辛、杨冬三人都恭敬行礼。

“你们等一下。”滕青山转身就去了书房,片刻后,就捧着厚厚装订好的三本秘籍过来了。

“阿兽,你们三个听好了。”滕青山郑重道,“这三本秘籍,分别是《生之道》《死之道》以及《三体式详解》,秘籍到底起什么名字,我也没时间好好想。不过这三本秘籍,乃是我所悟之道的精华所在。”

滕兽、薛辛、杨冬三人不由屏息。

他们早知道……

三体式是形意拳的本源,他们师傅竟然敢写出这《三体式详解》,这本秘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这三本秘籍,你们分别拿回去一本,进行抄录一份。抄录的放进形意门当中。将这原本,暂时交给你们师母保管。”滕青山郑重道,“记住,你们务必要亲手去抄录。不得假手旁人。”

“是,师傅。”

三人郑重的分别接过一本秘籍。

耗费了滕青山近两个月,写就的三本秘籍,也代表了如今形意门秘籍的一个巅峰,堪为镇门之宝。

“外公。”滕青山看向一旁不远处的外公,微微一笑。

“青山。”滕云龙虽然已经过了百岁,可是精神却很矍铄,拍了一下滕青山肩膀,“外公也去观战,可得打的漂亮!”

“嗯。”滕青山点头。

……

随后,浩浩荡荡的形意门一大群人,在滕青山的带领下,近乎上万人都骑着马朝白马湖方向赶去。白马湖就在大延山边上,距离大延山并不远,以形意门上等战马的速度,大概半个时辰即可赶到。

*******

白马湖畔,这白马湖虽然方圆数十里,可是如今这四周湖畔却是聚集了来自九州天南地北无数的人,还有不少人直接弄了大船在白马湖上,直接在船上观战。虽然白马湖湖中央有一座小岛,可是没人却敢上去。

因为……

大家也怕,被两大超级强者战斗给波及。

“今天天阴沉沉的,不会下雨吧?”

“谁知道呢。”

已经在这等了好几天的两个青年正彼此交谈着,忽然其中一个灰色皮袄青年遥指远处喊道:“快看,那边是形意门的人马,哇,好多人。一眼看不到头呢!”只见远处的官道上一条蜿蜒的骑兵迅速赶来。为首的还有着一杆飘扬的形意门血狼军军旗。

在这骑兵队伍上空,还有着六足刀篪飞行着,以及一头狂风鹰。

一身白袍的滕青山正背负着一杆轮回枪,和一旁妻子李珺,一边赶路一边谈笑着。

“是滕青山!”

“那就是滕青山!!!”

顿时一些早就赶到白马湖湖畔的,来自九州各地的不少人立即惊呼起来。

“在哪呢?滕青山,在哪呢?”有人激动之极。

“滕青山!”

无数内心当中崇拜着滕青山的武者,或者九州大地的许多有着梦想的少年们,一看到滕青山,个个激动若狂。在他们心中,早就将把滕青山当成‘神灵’一般崇拜。许多人都梦想着能和滕青山一样。

“看,那个背负着一杆长枪的,白衣服的,就是滕青山。”一名头发花白,身体壮硕,脸上有着一道疤痕的老者激动得吼道,“这滕青山,可是和我称兄道弟过的。”

“你就别吹嘘了。”有一胖子嗤笑道。

“吹嘘啥?”这疤痕壮硕老者一瞪眼,顿时他身后十余名壮汉立即瞪向那胖子,吓得胖子一跳。这十余名壮汉其中一个,自豪道:“这位,乃是我们白马帮大当家刘三爷。当年滕家庄就在咱们宜城。滕门主当年和咱们刘三爷,可是喝过酒,称兄道弟过的!”

“白马帮刘三爷?”周围不少人看过来。

这疤痕老者刘三爷,爽朗一笑,拱手朝周围道:“在下正是刘三,此次滕门主能和裴宫主,在我白马湖上一战。我脸上也倍有光啊,我那白马湖中的岛屿所有兄弟都已经撤出来了。滕门主毕竟当年和我刘三称兄道弟过,别说一个岛屿,就算奉上全部身价操办此次大战,我刘三也愿意啊。”

“原来这白马湖,是刘三爷的地盘啊。”

“哈哈,以后,白马帮可就名声大震了。”周围一片议论声。

周围顿时不少人和刘三爷打招呼。

刘三爷,本是宜城白马帮一个大当家而已,说破了,就一个土匪头子。可是现在和九州大地巅峰强者‘滕青山’扯上关系,地位立即不一般了。加上白马湖又成了滕青山、裴三的战场。白马帮以后也自然有了特殊性。

“看,在滕青山身后的那个汉子,就是滕青山他爹滕永凡,那可是滕家庄有数的好汉。还有那个白发的老头,就是滕云龙。滕家庄的老族长啊,当年和我也是有不少交情的。”刘三爷哈哈笑着。

在白马湖一战,刘三爷倒是开心的很。

毕竟等战后,那岛屿还是归他的。

……

在成千上万无数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滕青山一家人却是在形意门早就准备好的处于湖畔上的一座楼阁当中。

“天神宫还没到。”洪武看了看外面。

而滕青山身侧放着轮回枪,他则是静静坐在桌旁,端着茶杯,轻轻饮茶,平静的等待。此时滕青山的心境渐渐平复,逐渐得开始调整。要为即将开始的一场巅峰对决而准备。

“小青今天怎么没出现?”

“不知道。”

后面传来议论声音。

******

在滕青山默默等待的时候,九州大地上,不少虚境强者也赶来了。

“这滕青山和裴三,要拼死一战,想达到至强者?这至强者岂是这么好得到的?自从释迦祖师之后,已经两千多年没人达到至强者境界了。”禹皇门的‘柳夏’站在半空云层当中,俯瞰下方,在他身侧便是禹奉。

“柳长老,你说此战,谁死谁生?”禹奉询问道。

柳夏冷笑一声:“那裴三害死师伯,这滕青山也不是什么好人。此战,不管谁死,对我禹皇门而言都是好事。希望他们两个同归于尽吧。”

“嗯?”禹奉惊讶看向远处。

“妖龙?”柳夏看的大吃一惊。

只见远处半空云层当中,正蜿蜒盘旋着一头神龙,正是大延山的那头妖龙‘紫淅’,那黑紫色龙鳞在云层当中也反射出冰冷的寒光,令下方不少看到妖龙的九州人们一阵阵惊呼。不单单如此——

“看那边。”白马湖畔,无数人们抬头看去。

只见远处,两团巨大的火焰飞行而来,仔细一看,正是两头巨大的不死凤凰。

“两头不死凤凰。”

“竟然有两个。”

“是形意门的不死凤凰。”无数惊呼生响起,在万众瞩目当中,这两头不死凤凰飞向了滕青山暂时待的那座楼阁当中。

两头不死凤凰、妖龙的现身显然令在场不少人激动。

“看那边,还有一头妖龙。”

“对,就在南边,黑色的。”

无数人在朝天空仔细观看,果然发现了云雾当中正有着一头纯粹黑色的妖龙,这头妖龙的背上正盘膝坐着一名干瘦老者,正是蛮荒的蛮族神庙大长老,这老者低头俯瞰下方白马湖:“滕青山和裴三一决生死?过去,他们不是联手打到我神庙吗,这次竟然又彼此自相残杀。外界果然是混乱啊。”

……

而在白马湖畔,一眼看不到尽头的人群当中,更是混杂了不少强者,乃至于虚境存在。

“青山,此战你的对手可是裴三,希望你能赢。”虎背熊腰,一头银发的云梦战神,也混在人群当中默默看着。

在离云梦战神大概只有三里地的人群当中,其中一处却是空荡荡的,空荡荡的地方中只有一个人站着,此人一身银灰色长袍,背负着一柄紫剑,面容冷酷。就算站在那,都仿佛一柄巨剑在那。让人畏惧不敢靠近。

此人正是明月岛‘皇甫玉江’。

自从第二次被滕青山打击之后,皇甫玉江深感坐井观天,因为滕青山朝南飞离,所以他离开明月岛,也一路朝南方赶,终于来到了九州大地。来到九州大地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繁华。什么又叫弹丸之地。

“在我的领域之内,方圆三十四里内,就足足有十六位虚境存在。”皇甫玉江心中震颤,“这就是九州吗?”

达到虚境,在明月岛就算无敌了。

可虚境,在九州大地上,却远算不上无敌。

“滕青山。”皇甫玉江遥看远处湖畔的那座楼阁,“原来,你已经是这九州当中的最巅峰强者了。今天,你的对手同样是强大的。不过我相信……你应该会赢!”皇甫玉江心中默默道,被滕青山连打击两次,皇甫玉江早认定滕青山是奇迹般的存在。

所以对滕青山很有信心。

……

九州大地上,或是普通人,或是厉害武者,或是虚境强者,乃至不少得到消息的虚境妖兽都一个个齐聚在白马湖畔,一时间白马湖畔人山人海,聚集了整个九州过半的绝顶强者。

“是天神宫。”

“天神宫的人来了。”

不少人惊呼起来,只见远处那雷电神鹰飞行而来,而一袭明黄色长袍的裴三则是牵着女儿的手缓缓飞来,在旁边也有着裴三的弟子苏蒙特、李朝、乌侯,还有他的兄弟‘裴浩’。至于裴三,显然白马湖畔,不少人都见过裴三。

半空中。

裴三转头看着身侧的女儿裴雪莲,裴雪莲看着她爹。

“爹,我等你回来。你回来,我就在三年内嫁人。”裴雪莲说道。

裴三不由一笑:“你总算肯嫁人了。”裴雪莲自从年轻时候经历一次感情上挫折后,一次没谈婚论嫁,虽然说她年纪大。可是对于强者而言,一旦达到先天,身材容貌等等几乎都能保持没什么变化。

所以,对先天强者而言,谈婚论嫁,年纪便不是问题。

“嗯。”裴雪莲点头,看着他父亲。

“哈哈……阿朝。”裴三看向身侧的徒弟,笑道,“要不,等此战结束,我就跟你们俩成婚如何?”

李朝和裴雪莲,顿时有些发愣,彼此相视一眼。

李朝虽然年龄很大,可却是一直孤身一人。

至于二人感情……还真说不清,毕竟二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哈哈……”裴三不由大笑,“那等我回来,为你们俩完婚。”说完裴三转头就朝白马湖飞去。

……

白马湖畔楼阁内。

原本平静坐着喝茶的滕青山,看到那裴三朝白马湖飞去,不由朝旁边的李珺看了一眼,伸手握住李珺的手。

“我要去了。”滕青山轻声道。

“我等你回来。”李珺轻声说道。

滕青山点点头,站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父亲滕永凡和母亲袁兰,都看着他。儿子洪武、女儿洪霖,包括那还不怎么懂事的秀秀丫头,也看着他。面对亲人们的关心担忧,滕青山只是微微一笑:“等我回来!”

说完滕青山一迈步,便飞出了楼阁。

“呦~~”

“吼~~”

只见楼阁上方,那不死凤凰‘小青’和凤凰之母,还有着六足刀篪,乃至于那头狂风鹰,都看着滕青山。

滕青山朝他们露出一丝笑容,便落到白马湖湖面之上。

此时——

整个白马湖畔迅速安静下去,很快变得没有一丝声音。只见滕青山在白马湖湖面的南边,而裴三则是在白马湖的北边,二人都踏着湖面,一步步朝中央走去。两人走的速度都不快,可这种步伐却蕴含着奇异的魔力。

“嗡嗡~~”

湖面上荡漾起波纹,波纹不断变化,令不少观战的人感到似乎整个天地都消失了,只剩下这复杂的波纹,以及在缓缓而行的裴三、滕青山二人。

“好厉害的手段。”皇甫玉江惊呆了。

“这就是,接近于至强者的实力?”半空中的禹皇门禹奉不由喃喃道,旁边柳夏虽然想要反驳,可是张张嘴巴却没说出话来。

整个白马湖畔,除了虚境强者以外。

其他虚境以下的先天、普通人,精神上都受到了影响,他们的眼睛中只剩下那蕴含魔力的‘水面波纹’。以及产生波纹的两个源点‘滕青山’和‘裴三’。天地似乎都变得没有了颜色,变成了虚无。

呼~~呼~~

滕青山听着风声,手持一杆轮回枪,默默行走着。

“战!”

滕青山虽然没有刻意去看对方遥远处的裴三,可是精神上却能感应到对面相应的那股强大气息,在这种踏着湖面缓缓而行当中,滕青山的心境在缓缓的变化,变得平静,变得没有一丝涟漪,而情绪也完全平静下来。

一步步行走……

二人都是如此!

他们都知道,彼此实力相当,那么战斗时候的心境、状态就非常重要。所以都选择了靠走路来不断调整,不断得磨合,直至达到最佳状态!

只有在面临真正的对手,二人才会这么做。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停!

滕青山和裴三,在彼此相距大概半里地的时候,都停了下来,彼此遥遥相对。

而因为踩踏产生的波纹,也随着滕青山、裴三的停步渐渐凌乱消散开去。一直精神上受到蛊惑影响的成千上万的人们,也都清醒过来,似乎一瞬间,原本消失在虚无的天地、围观的人,都回来了。

大家一个个震惊的彼此相视。

“刚才,你有没有发现,周围天地没了,就剩下他们和那湖面波纹。”

“对,我以为我是错觉呢,你也是这样。”

在交谈中,成千上万的人震惊的发现,原来是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一个个都感到不可思议。这‘魅惑’之力达到如此境地,太不可想象了。

……

白马湖上。

风吹着,滕青山和裴三的心境,都已经达到了通明、圆满的状态,精神上再无其他牵挂,他们只剩下一件事情——

战!

远处观战的滕青山一家人,担心着滕青山。而在半空中的天神宫一方,裴雪莲以及其他几人也都担心着裴三。他们都知道……虽然自己的亲人,都是九州大地上最巅峰存在,可是,二者却都没把握击败对手。

此战,将会非常艰险。

“不知道为什么,滕青山。”裴三踏着湖面,遥看滕青山,微笑道,“我现在虽然心境圆满,可是我却有一种特殊感觉,就仿佛我上一世,我还是小孩的时候,摩尼寺选内室弟子时一样的激动、忐忑。”

“这一战,虽然还未开始,可是我真的很期待,很忐忑。”裴三微笑道,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也是一样。除了你裴三,九州大地上再无一人能让我感到忐忑。”滕青山说着这些话,精神上无限放松,周围方圆数里范围的区域一丝一毫都在滕青山的详细感应当中,连那风吹的轨迹,都感应清晰。

忽然——

呼~~随着风吹,雪花飘荡下来,渐渐的雪花便洋洋洒洒,不断的飘下,滕青山和裴三,就仿佛雪中的两尊神灵。

“嗖!”

裴三的双手瞬间戴上了手套,微笑说道:“滕青山,这双手套,名为屠佛!是我走遍天南地北,搜集大量珍贵材料炼制,随后用世界之力炼化过百年,才得以达到如今层次。”被世界之力炼化的兵器,都有灵性。

就算破损,拥有的主人,用世界之力炼化也能修复。当然若是主人死,别的人得到却是无法修复的。

“我这杆长枪,名为‘轮回’,本是我爹和我外公亲手炼制,随后有所破损,由我好友云梦战神‘穆涛’帮忙,重新炼制。而后经过我世界之力炼化,达到如此这番地步。”滕青山缓缓说着,同时轻轻抚摸着轮回枪。

轮回枪的红缨上,还有着淡淡的一丝血腥气。

在这杆枪下,虚境强者青湖岛瞎子剑圣‘铁五’,射日神山‘申公伏’都接连殒命,有着虚境强者的血迹。

话音落下,二人不再说话。

呼~~呼~~~

整个白马湖畔成千上万人一片寂静,雪花飘落,而滕青山、裴三二人都已经手持兵器。虽然未出手,可是观战的人却感觉那种屏息感越来越强,甚至于让人无法呼吸似的。二人的体表甚至于不受控制的渐渐逸散出丝丝世界之力。

当世界之力刚刚逸散,滕青山和裴三双眸瞬间凌厉如闪电。

“吼~~~”

一道高大的黑色神猿虚影出现在裴三的背后,宛如真实的神猿,连那神猿的面孔都清晰刻意辨别,那大嘴之下的颗颗牙齿也能看见。此时这头神猿朝滕青山发出咆哮声,而后裴三整个人双眸血红,就仿佛一头绝世凶兽瞬间扑来!

“轰隆隆~~”狂猛的气势令周围的湖水瞬间搅起数十丈高,无尽的浪花和雪花交杂。

滕青山在裴三动了之后,才猛然爆发!

“昂~~~”

滕青山手中那杆轮回枪,发出刺耳的声音,一瞬间整个天地都仿佛被钻破,周围的无尽湖水猛地汹涌分离开,滕青山手中的轮回枪,就仿佛这白马湖当中的一条出水巨龙,嘶吼着朝裴三撕咬而去。

————————

第二更七千字到!

还有最后的大结局,一个长章节。

还剩下最后一章了,呼唤月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九鼎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九鼎记目录 九鼎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篇 第二十四章 白马湖上(大结局中)

9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