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孝子的手术平安顺利,手术后身体的康复情形亦堪称顺利,因此能如期出院。出院后,只需在当地医院做定期的追踪治疗就行了。

雪子在历经周遭一连串接踵而至的变故之后,现在总算可以过着风平浪静的幸福生活了吧!

然而,出院当天,前来替父母送行(忠志和孝子正整装准备回能登)的菊雄和雪子(特别是菊雄),又因为天外飞来的一席话,再度陷入愁云惨雾的困境。

那就是忠志提出了打算再重新经营家庭旅馆的想法。

“观光协会要支援我们,所以我决定再努力看看!”

站在一旁的孝子也用信赖十足的眼光望着忠志,然后对他们说:“这都多亏了你爸爸,是他再三向人家低头请求,对方才肯答应的哦!”

“什么嘛!老爸!看不出你也挺有两把刷子的嘛!讨厌!平常还深藏不露呢!”

菊雄神情愉快地用手肘顶了忠志一下,然而忠志却面不改色地说道:“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什么话?”雪子问道。

“光开家庭旅馆没办法糊口,所以我也接下养殖生蚝的工作。”

“等等,老爸!这样太劳累了吧!你都已经上了年纪了……”

忠志看到菊雄如此不憧得察言观色,遂露出一付目瞪口呆的表情。

“不是我做,是你!”

“我?”

“我希望你利用养殖的空档,帮我经营家庭旅馆。我总不能让你妈来做吧!”

“……”

“菊雄!你回来吧!”

“……”

菊雄听了之后,只是半张着嘴,一付呆若木鸡的样子。直到在东京车站送走了双亲之后,仍未见他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一下要我这样,一下要我那样,简直把人当传信鸽看待嘛!我都已经到了明辨是非的年纪了,难道还要看父母的脸色来改变我的人生吗?”

“那你是要留在东京-?”

雪子如此一问,然后以生气的口气说:“难道你忍心扔下自己的父母不管吗?”

“意思就是我得回去-?”

菊雄在瞬间说不出话来。其实雪子很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因为换成是自己,她的反应大概也会跟现在的菊雄一样吧!

“……反正早晚都得回去,因为我是松井家的长男,我有这个责任。”菊雄勉强找理由说服自己之后,转身对雪子说:“对了,你这位长女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从大失恋的创痛中复原过来了呢?”

“大失恋?”

“就是……那边不是有很高的树木吗?”

“你是说高木先生?啊……那个人我早忘了!”

她假装已经忘了他,这是她和雅史之间的约定。雅史对她说:“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比较好,即使是在你哥哥或小瞳面前,我也希望你能保持沉默。”雪子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当成秘密.如今她和雅史好不容易才又能心灵相通,但她却不能坦率地表露这份喜悦之情。雪子心想雅史大概有他的考虑吧!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相信他了。

不过,菊雄却丝毫不疑有他。

“是吗?是吗?你已经恢复精神了啊,那太好了!”

菊雄笑颜逐开,雪子则深感愧疚地悄然低头。

雅史交给浩一郎一叠厚厚的文件,说道:“这就是万一我们公司和神崎产业的合并计划触礁的话,估计可能会造成的亏损额。”

文件上记录着用电脑打出的种种模拟数据,最后一栏上,排列着亿位数字。

浩一郎满脸惊愕地看著文件,不过,关于亏损额一事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于是他轻轻点了一下头之后,抬起头对雅史说道:“一旦公司出现这些亏损额的话,你明白会有什么后果吗?”

嗯!雅史轻轻点头。

“也许我这董事长一职,会被董事会解聘吧!”

大概是雅史满不在乎的口气触怒了他,浩一郎的声音突然变得粗暴起来。

“在接下我的棒子之前,你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将来有一天得和神崎的千金结合的吗?”

“我明白!”

“那你现在为什么还拿这种东西给我看?”

“我不反对你替我进行跟初惠小姐的婚事。”

听到这句话,不光是浩一郎,就连看着他们整个谈话过程的三浦,都露出讶异的表情。

“咦?”

“我总不能让高木企业的员工流落街头吧!”雅史露出前所未有的严峻表情,向浩一郎斩钉截铁地说:“相对的,我希望这个合并计划案能及早进行,最好在年底就能订好契约。”

“这未免太操之过急了吧?”三浦急忙说道。“万一对方有什么意见的话……”

然而,雅史却以“这应该不算是无理的要求吧!”一句话,严厉地封杀了三浦的反驳。

“你不是一直很想跟松井雪子在一起的吗?”

“除非我愿意放弃一切,否则那根本是不太可能的事,不是吗?”雅史用类似挑衅的语调,回答浩一郎所提的问题。他所表现的冷酷态度,竟和三浦不相上下。

“可是,你不是非常……”

“我从未考虑过要和雪子结婚。”

“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绝对不再瞒着我,在私底下做出逼她退让或一些无聊的事。”

这句话一半是针对浩一郎,另一半则是针对三浦说的。浩一郎黯然地领首,三浦似乎也被他的气势所压倒,赶忙避开他的视线。

浩一郎最后以再度确认他的决意的语气问道:“真的可以替你进行跟初惠小姐的婚事吗?”

雅史则低声地回答:“是!”

当天晚上,菊雄约小瞳到餐厅见面。

“因为他帮我们介绍岩井医生,我老爸嘱咐我,要请人家吃顿饭,当面好好地向人家道谢,所以……”

“这么说,我哥哥……待会儿也会来这里-?”

“是啊!我要谢谢他教了我妈!我们欠他一份人情,欠人家人情就得还人家。真悲哀!我天生就是这种个性!”

菊雄若无其事地标榜自己是个“重人情、讲道义”的好汉。

“你真是个好人耶!”

“你喜欢吗?”

“讨厌!”

“咦?”

“你一个人不敢见他,所以才约我出来的,对不对?”

小瞳如此一说,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本以为自己作战失败而显得神情懊恼的菊雄,这才转悲为喜,露出安然的微笑。

“我一个人的话,搞不好一跟他谈到雪子的事,又会痛殴他一顿也说不定。小瞳在的话,我就会比较安份一点。”

“原来是这样啊……你还不肯原谅我哥哥啊……”

小瞳偷窥了一下菊雄脸上的表情,菊雄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只是长长地叹了口

气,一付若有所思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雅史终于来了,他果然依约准时前来。

两人礼貌性的打声招呼,但菊雄却一直不敢直视雅史,他动作相当笨拙地把礼物交给雅史。

“这……这个请你收下,我父母要我转交给你,上次真是太谢谢你了!”

“哪里!又不是我的功劳,岩井医生跟我父亲是旧识。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

“……不,这个……”

“为了雪子的事,我也一直很想见你。”

“啊!不,雪子的事……”

“我真的觉得非常抱歉!”

雅史向他低头道歉。他的态度并不卑屈,但显得十分诚恳。

两人之间持绩了一阵沉默之后,菊雄才慢慢地开口说道:“请把头抬起来!我……原谅你。老实说,我今天请你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要跟你说这句话。雪子好不容易才把你的事忘掉,所以,也请你把她忘掉。就让过去的一切,都付诸茶水,因为茶太热了,所以人家才说是付诸流水,不是吗?”

他最后说的笑话,连雅史、小瞳,以及他本人都没笑。不过,气氛的确缓和、轻松多了。

“这是我父母特地要送你的,请你一定要收下。还有,以后雪子的事,就请你别再多管闲事了。”

最后那句话,是身为大哥的菊雄的真心话。

雅史默默地再度向他鞠躬。

就在同一时候,雪子则被三浦约出来。

刚开始他只是打电话来,不过雪子连他的声音也不想听,她正打算就这样挂断电话时,三浦却对她说:“你哥哥在吗?”

一举冲进咖啡店的雪子,对三浦怒目而视地说:“这是我跟高木先生之间的问题,跟我哥哥无关,请你不要把他牵扯进来。”

“我只是想问他有关小瞳的事而已啊!”三浦脸上露出从容不迫的笑容说道。

“是他父亲拜托我来问的,你哥哥跟小瞳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他总不能老跟人家说,小瞳还在海外留学吧!他说无论如何得在举行婚礼之前,想出对策才行!”

“结婚?”

三浦等了老半天,似乎就为了等她说这句话。他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高木今天正式答应要跟神崎的千金小姐结婚!”

“不信的话,你可以直接去问他本人。结婚的日期也已经决定好了,在圣诞节当天。”

“……那又怎么样,我告辞了……”

雪子离席,三浦并未挽留她,只是在她的背后发出一阵冷笑而已。

圣诞节当天——

她心想一定是三浦骗她的。

雅史已经跟她约好,今年的圣诞节两人要共度的。

她如果不相信雅史,就是不相信自己的心,如此一来,她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快被撕成粉碎了。

正当雅史拿起听筒想打电话给雪子时,刚好电话响了,好像故意要打断他似的,是三浦打来的。

“关于跟初惠小姐举行婚礼一事,对方希望日期能订在圣诞节当天……”

“那就按照她的意思好了,我没有意见。”雅史不带任何感情、非常爽快地说道。

跟三浦的电话就这样结束,之后,雅史又重新打给雪子,告诉她自己跟菊雄碰面的事。

“他要我忘了你哦!还说叫我别再插手管你的闲事!”

“……很抱歉!我哥哥真的那样跟你说啊……”

雪子小心翼翼地说道,不让雅史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雅史对三浦跟她碰面的事。毫不知情。

“你不用跟我道歉,都是我不好。我还情愿他再多揍我几拳,如果那样能让他谅解你跟我之间的事的话……”

“总之,下次我会主动去见你哥哥的,所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会好好她跟你哥哥谈,请他同意我们交往,但我想需要花一段时间就是了。”

雅史的这番话,让她得到了解脱。幸好她没有问他,关于三浦跟她说的那件事。

她想那些话一定是三浦说来骗她的。

她才刚挂电话不久,菊雄就回来了。

“老实说,我瞒着你跟高木见面。”他自己跟雪子如此说道,然后笔直地端坐着。雪子看到他这个样子,也只好正襟危坐。“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去见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吗……”

“为了妈妈的手术,去向人家道谢。”

“你怎么知道?”

“那还用说,哥一向很重人情义理的嘛!”

“我也很重视祭拜租先哦!一旦结婚的话,她的哥哥、爸爸,还有高木家的历代租先,我们都不能忽视嘛,对不对?”

“……结婚?”

到刚刚为止还一直以开玩笑的方式和菊雄一问一答的雪子,这才露出十分认真的表情反问他。

“我是为了小瞳才原谅高木的哦!因为他毕竟是我心爱女人的哥哥,总不能恨他一辈子吧!不过,我这样做是有点对不起你啦!”

不!雪子摇着头回道。

“还有,你觉得我可以向小瞳求婚了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再做决定。”

“我的意见?”

“因为万一我跟小瞳结婚的话,高木雅史就跟我们有亲戚关系了啊!你大概不喜欢跟甩了自己的男人结成亲家吧!你一定不喜欢这样,我猜得没错吧!”

“等等!你不觉得太急了点吗?我是无所谓啦……”

“真的吗?我可以展开我的求婚行动了吗?”

“……嗯……我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太好了!”菊雄鼓足力气说道:“总之,我会全力以赴的!”

真是拿他投办法!雪子在假笑之余不禁悄悄地叹了口气。

身为高木企业董事长的雅史,行程表经常排得满满的。从一大早起,就有好几笔生意要说。

早晨刚在市内的一家饭店说完一笔生意的雅史,拜托司机去帮他买一罐咖啡,于是司机使朝饭店旁边的自动贩卖机走去。

就在这时候,司机的目光停留在一对出饭店走出来的男女身上。男的是三浦,而那位女的正是神崎初惠——

难不成他们……司机赶紧苦笑地打消这种念头,大概是自己眼花了吧?一定是这样没错。因为雅史和初惠的婚事已经正式决定了,这是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的消息。

司机买完咖啡回到车上时,见雅吏们在后座上看着早报。

他皱着眉头,露出不太愉快的表情,他最近好像常常露出这种表情。司机并未把他“眼花”的那件事当成笑话说给雅史听,他只是一言不发地发动着引擎。

菊雄终于向小瞳求婚了。

虽然如此,但他天生就不懂如何向人表白。于是,他趁小瞳到酒廊上班之前拦住她,然后交给她厚厚的一堆书,裹头有他的日记、观光手册、还有一些从百科字典上影印下来的资料。,“是这样的啦……我……你觉得生蚝怎么样?”

“生蚝?我很喜欢啊!”小瞳一脸错愕地回答他。

“我也是!我也很喜欢生蚝!”

“菊雄!你想吃生蚝是不是啊?”

“不是耶!是这样的……详细的情形,我都写在这本日记上。还有关于生蚝的谜底,以及我们家的家庭旅馆所有参考资料都在这里面。”

“……这是什么?”

“我希望你能尽快回答我。狭小的日本啊!脚步那么急促的你要去向何方啊!我得回能登半岛才行!”

“菊雄!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我希望你能辞掉酒廊的工作,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

“……”

“再见!”

小瞳尚未了解他这番话的含意,他已像逃命似地转身离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瞳虽然有点担心来不及去上班,不过她还是迅速地翻阅了一下菊雄交给她的日记。

(你愿意嫁给我吗?菊雄)用拙劣的字迹写着,还有另一行也是。

(请告诉我你的回答)小瞳出神地注视着那两行字,就在菊雄来找她不久之前,健治才刚刚来敲过她的房门。

健治并未进到屋内,他只对她说了一句话:“我的吉他,你扔了吗?”

小瞳摇摇头,“我想你有一天会来拿的!”她笑着将吉他交给他。“现在再修吉他,不算太迟吧!”

“……你帮我换好新弦了啊?”

“送你的最后一份礼物!”

“……Thankyou…;”

小瞳对他微笑,他也以微笑回报小瞳。很奇怪的,当时的笑容,到现在仍残留在小瞳心中。

(你愿意嫁给我吗?)菊雄手写的那行字,一点一滴地覆盖在那个笑容之上。

你明天可以挪出时间来吗——

雅史在电话上对她如此说道。“有件事我想先跟你说,是件非常重要的事,在电话上说不方便,我觉得还是当面跟你说出较好。”他的声音带着一点威严。

这对雪子而言,也正好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她想把菊雄和小瞳的事告诉他,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问他跟初惠的婚事,就算不能问得这么直接,至少她也想问他自己可以满怀兴奋地等待圣诞节的到来吗?

因此,当白天有位自称“高木”的人,到工厂来找她的时候,她还一直以为那个人一定是雅史。不过,来访的时间出两人约好的时间稍早,更何况两人约好的地点是在别处啊!因此,她心想可能是他派人来传话给自己的吧!总之……她万万也想不到,那位“高木先生”竟然是浩一郎。

雪子在咖啡店内就坐之后,脸上仍难掩惊讶之色,浩一郎则用凝重的口气说道:“上次,我们公司的职员三浦,跟你说的话全是真的。”

“……咦?”

“雅史一方面跟你交往,另一方面又让我们替他进行跟初惠小姐的婚事。照这情况看来,就算他结了婚,可能还是不打算跟你断绝来往。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那是因为……”

“说得粗俗一点就是当人家的小老婆,对吧?”

浩一郎脸上泛着失望而又略带轻蔑的微笑,望着雪子一脸僵硬的表情,于是又火上加油地说道:“造件事如果被你在能登的父母知道的话,想必他们一定会很难过吧!”

“……高木先生他……”

“难不成你还梦想他会跟你结婚?请站在雅史约立场替他想想,结婚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大事,不是他个人的好恶所能决定的。”

“……”

“你无法带给雅史幸福,我也不会祝福你们的。所以我希望你能从雅史的面前消失。这完全是为了雅史好。”

她大可以用许多理由来反驳他,或者就干脆对他吼道:你别看不起人!然而,雪子的脑子似乎一片空白,无法思考任何事。浩一郎的态度也逐渐由目中无人转成了谆谆训诲。

“如果你愿意在雅史面前消失的话,我就不反对小瞳跟你哥哥来往的事。”

“……”

“小瞳是自己要脱离高木家的。但是,雅吏跟她不一样,他这次的婚事关系着高木企业以及数万名员工的命运,万一婚事谈不成的话,他的董事长一职也将难保。

我不希望雅史因迷恋一时的感情,而自毁前程,也希望你不要只为自己着想,你应该多替雅史,还有你哥哥想想才对。希望你能了解我的用心良苦,拜托你!”

浩一郎向她深深地一鞠躬。

雪子一片空白的脑海中,突然浮出一丝轮廓。

“……这样真的可以帮助高木先生?”

雪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浩一郎则满脸自信地点点头。

浩一郎离开咖啡店之后,叹着气钻进一辆停在路旁的车内。

三捕坐在驾驶座上,同他点头说道:“辛苦您了!”

“你说得没错,的确是位相当难缠的女人呢!”

浩一郎的脸上,立刻恢复他惯有的那种既傲慢又不以为然的表情。

“是啊!那个女人非常迷恋董事长,如果不想点对策的话,不知道她到时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们绝不能让她去婚礼的会场捣乱……”

车子开始起动。三浦想起他那位“同伴”——神崎初惠的脸庞,禁不住噗嗤一笑。一切都按照你预定的步骤进行,他的思绪飞到初惠细白的肌肤上。

雪子带着一筹莫展的表情回到住处,那句“小老婆”一直萦绕在她的耳际,挥之不去。难道这就是雅史要她刚告诉任何人的本意吗?……信箱内有一张孝子寄来的明信片。

(雪子,你过得还好吗?圣诞节即将来临,希望到那个时候,家中的家庭旅馆能上轨道。我跟你爸爸两人会好好努力的!

前阵子,妈妈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上东京,却因为开刀的缘故,没能替你做些什么,真对不起!妈妈非常希望能跟你好好聊聊,无论你说什么,妈妈都很愿意听。

不能回来的话,打电话也行,让妈妈听听你充满朝气的声音吧!

请代我向高木先生问好!)雪子将明信片放在桌上,叹了口气。她以为自己读明信片时大概会禁不住掉泪,没想到竟哭不出来。因为自己全身已经呈虚脱状态,早已感受不到半点悲伤之情。

和雅史约好见面的时间,逐渐迫近。她想再不准备出门的话一定会来不及,但身体却怎么也无法动弹。

另一方面,菊雄的情况是——

他跟雪子的情况正好完全相反,整个人沉浸在幸福洋溢的气氛中。

小瞳给了他答案。

她在交换日记上。菊雄向她求婚的那行文字下面写上,这就是小瞳给他的答案。

“你答应了吗?”他不由得大叫一声。“是家庭旅馆哦!是生蚝哦!在能登半岛哦!那里既没有精品店也没有时髦的地方。什么都没有哦!而且我还是这样的我哦!”

“……你能帮我买条围巾吗?”

“咦?”

“还有手套!”

“咦?”

“跟东京不一样。能登半岛的冬天,一定很冷吧!”

小瞳嫣然一笑。

“不,只要有你在我身边,能登半岛就永远都是春天!”

菊雄也笑得十分开心。

直到他和小瞳分手,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仍愈笑愈开心。不知不觉间,竟哼起了新沼谦治的那首歌“你愿意嫁给我吗”。不但如此,他还到超市买了许多上等的牛肉。

当他怀着如此兴高采烈的心情,抵达公寓门口时,刚好碰上雪子正要外出。

“怎么?你要出去啊?”

“……嗯……”

“今天晚上要吃烤肉哦!”菊雄高兴地扬起手中超市的袋子。“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会很辛苦哦!不但得向高木先生鞠躬,还得向他老爸弯腰呢!”

“这么说……小瞳她……”

菊雄的笑容终于达到了最高点。

“不好意思啦!我本来还想等你先找到了幸福,再考虑自己的婚事的!”

“讨厌!我不是跟你说过,别把我的事放在心上的吗?”雪子的脸上拼命挤出假笑,然后赶紧迈出脚步。“我会早点回来的!”

“咦!我等你哦!难得今天要吃烤肉!嘻嘻嘻!”

雪子走得十分急促,已经快赶不上跟雅史约好的时间了。她心想见了面之后,就向他求证一下吧!她只能以这种心情让僵硬的身子勉强移动。

然而,雪子只不过才走了数百公尺,却又停住脚步。

她一直凝视着菊雄用轻快的脚步跳上公寓楼梯的背影,到底是先跟他说了比较好呢?还是最好什么都别说……菊雄感觉到她在看他,于是回过身来问:“怎么了?”

“哥……”

“啊?”

“恭喜你!”

她只能这么说,也只能对着他笑。正因为想极力压抑自己内心的不安,所以她只能对着菊雄露出笑脸。

雪子边走边想浩一郎对她说过的话,或许是因为懊恼和悲伤的缘故,在她记忆中浩一郎的脸一直是扭曲着。她最后想起的那句话,成了难以计数的回声,响彻她整个脑海。

希望你别只为自己着想,也应该多替雅史,还有你哥哥想想才对——

雅史正在约好的地点等她,他背对着她,眼光不时看着手腕上的钱,从他的背影看来,他似乎已经等很久了。

她很想飞奔到他身边,但却迟迟无法移动脚步,同时也发不出声音来,她只能怔怔地注视着他。雅史时而歪着脑袋在思考,时而看看手表,时而叹着气,但却始终没注意到雪子。

这种情形不知持续了多久,也许只是短短数秒钟,也许是数分钟吧!

雪子垂下头,喃喃自语着“对不起!”然后,泪流满腮。这的确有点讽刺,在她万分苦恼时流不出来的眼泪,却在她准备舍弃一切的瞬间,倾泻而出。这些泪水,可能长久以来一直积存在她的体内。几天份,几星期的份,几个月的份……说不定是好几年份的泪水,弄湿她的脸颊,直滴落到她的下巴。

她终于突然醒悟,灰姑娘毕竟是活在童话世界。她深深体会到,尽管自己是童话故事、浪漫传奇的忠实读者,但却永远也不可能成为童话裹的女主角。

她转身往回走。雅史仍然背对着雪子,吐着热气,时而举起手腕藉着街灯约亮光看表。雪子既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同时也没有拭去脸上的泪水。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她甚至无法开口跟他道声“再见!”一切就都已经结束了。

等到她回到公寓的时候,泪水已经流干了,不论她再怎么用力,也挤不出一点泪水。她红肿的眼皮,异常的刺痛。她低着头、步履蹒跚,以一付随时会昏倒的样子,逐步接近公寓。

就在这时候——

“雪子!”

菊雄站在公寓前大叫。

“雪子!”

雪子缓缓抬起头,蒙-的眼中,映出菊雄大惊失色的脸庞。她那一时还无法分辨声音远近的耳朵,传来菊雄刺耳的叫声。

“妈妈……病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东京仙履奇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东京仙履奇缘 东京仙履奇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