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天亮之后,雪子悄悄走出寝室,雅吏仍在床上睡着。

她并不后悔,不过,也没有半点欣喜之情,只觉得和他共度一晚,反而寂寞感倍增。

她在客厅整装准备回去时,无意中发觉沙发底下有张揉成一团的纸,打开一看,原来是张请帖,里面还有一行(好想见你)的文字,上面的署名刚好跟请帖上新娘的名字一样。

雪子离开雅史的住处之后,才发觉忘了把颈炼带出来,不过她已经没时间再回去拿了。孝子准备搭清晨首班开往金泽的巴士回去。她连回自己公寓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赶往高速公路的巴士站牌。她跟出门前一样,将围巾拿在手上,直奔巴士站牌。此刻,若还围着围巾会令她喘不过气来的,母亲的思念,会今她感到窒息的。

她终于及时赶到,看到母亲一个人孤伶伶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看起来显然比昨天更加苍老。

“妈妈!”雪子气喘呼呼地跑过来跟她说:“真对不起!”

“算了啦!菊雄昨晚也没回来,连电话也没打!”

孝子的眼睛红红的,大概是睡眠不足的缘故吧!就连笑的样子都显得有气无力。

“你公司的那位同事.结果怎样了?”

“啊……是这个样子啦!因为她醉得不省人事,所以我不放心丢下她一个人回去!”

“……是吗……”

“妈,该上车了!”

孝子拿起行李准备上车,雪子将手上的围巾悄悄地替母亲围上。这情景与三年前她上东京时的情景相反。一思及此,雪子心中又涌起对母亲撒谎的酸楚。

“……妈……我……”

孝子打斯她的话,笑着说:“我回去可以跟你爸爸说,要他放心。说你跟高木先生之间没什么,你们只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我会这样跟你爸爸说的!”

巴士开动了,又重又低的引擎声,让雪子的心里受到震撼。她不由得跑了起来,追着缓缓驶出的巴士大叫。

“不是!我是骗你的!其实昨天晚上我是去见高木先生!妈……对不起!我……喜欢高木先生……”

然而,这些声音全被引擎声所淹没,孝子根本就听不见。坐在靠窗位置的孝子.

一边露出和蔼的笑容,一边向她挥手。

对她而言,那笑容未免过于体贴……

直到傍晚,菊雄才一脸憔悴地回来。不过,令他憔悴的原因,却不光是为了小瞳和健治的那件事。他一个人冲出健治的公寓之后,就独自跑去借酒消愁,喝得酩酊大醉,全无记忆,直到早晨醒来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家爱情宾馆的床上,身旁还躺着一位陌生“女子”,不,应该说是男扮女装的“男子”。

尽管失恋的打击不小,但自己竟然跟一位不男不女的人同床共枕,这未免太……菊雄不断地苛责自己,不过,他天生就是不会说谎的人.他虽然没有提到同床共枕的对象是位不男不女的家伙,但还是把自己喝醉到旅馆丢开房间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雪子。

雪子听了之后当然是勃然大怒,她骂道:“真令人难以相信!真低级!”

可是——

“昨晚,我真的很不想一个人独处!”

菊雄神情沮丧地喃喃自语,他的声音突然和电话裹雅史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男人有时候是会这样的啦!晚上不想单独一个人,不管对方是谁,要能让他抱就行了。只有在抱着某个人的时候,他方可以忘掉一些他想忘掉的事。这就是男人的心情……”

“……”

雪子不断告诉自己,就算是这样也无所谓,她早就有此觉悟了。

男女只要共度一夜之后,就可以加深彼此的关系,这说不定也是谎言。

至少对雪子而言,和雅史的距离始终是那么地遥远。尽管他的人近在眼前,但两人之间似乎还隔着一道透明的墙。

雪子生日过后的第三天,雅史约她出来,还交给她一张金碧辉煌的信用卡。

“你的生日礼物,我想了很久,但一直想不出来该送你什么东西才好……我明天就要去神户出差,没时间陪你一起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用这张卡去挑选你自己喜欢的东西吧!”

她很高兴他要送她生日礼物,也很开心他在百忙之中还抽空特地交给她这张卡,不过,要她用这张卡去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件事就……趁菊雄不在到家里来看她的小瞳,知道这件事之后,也相当讶异地说道:“真是太瞧不起人了!他以为人心是可以用金钱或物质来收买的吗?”

“……你也这么认为吗?”

“那当然!那种人,你应该对他大发脾气才对!你干脆一口气给他刷掉一百万……一百万好像不算什么,你就刷一千万给他看!”

“一千万!”

“是啊!你如果不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若老实实地表现出来的话,他根本不了解你真正的心情,如此一来,他也不会很在意你的感受啊!”

“……嗯……”

小瞳边望着在一旁点头的雪子,边在心中叹息。她为雅史从以前到现在一直没变的个性,感到无奈,同时也觉得他是个寂寞的人。

“对了,哥哥怎么这么晚还不回来啊!他最近每天晚上都跑去喝酒耶!”

“我打电话去游泳训练班问过了,他今天请假。”

“真的吗?”

“嗯!所以,我才有点担心……”

小瞳的神情为之一睹,她无法将那天晚上的举动向她解释清楚,就算说了,她也未必能理解。但最后的结果是,小瞳又回到健治身退,背叛了菊雄。

雪子将小瞳的“担心”误以为是她对菊雄的“体贴”,于是嫣然一笑地对她说:“哥哥的事,有劳你费心了。”

小瞳报以暧昧的微笑之后,说了一句:“我以前也跟你说过同样的话,对跟哥哥正在交往的女朋友说“哥哥的事,有劳你费心了!”因为哥哥是真的很爱她……即使到了现在,我想哥哥一定还是无法忘记她的……”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也有位哥哥耶!”

望着雪子天真无邪点着头的模样,令小瞳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雪子正为自己无法掌握雅史的心一事,感到忧心如焚,偏偏此时又发生一桩对她打击相当大的事。

三浦跟她说:“我有要事找你!”叫她到公司来一趟。她心想大概是正在神户出差的雅史透过他向自己转达什么请吧!于是按照约定的时间,准时抵达高木公司的大婶。

然而,三浦根本就忘了有这回事,直到她跟柜台的秘书说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现身。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我把叫你这位清粥小菜小姐来的事都给忘了!就是你那条留在高木寝室里的项链,不过我已经交给另一位秘书了,她现在又正好下班走了!”

“……”

“对不起!还特意把你叫来!我派人寄还给你好了,请你写一下住址。”

“……好……”

她对雅史竟然把自己项链留在他家一事告诉三浦而感到难过,这种伤心远超过她对三浦的愤怒。因为自己的立场被人摸得一清二楚。

她将写好的住址交给三浦之后,没想到他脸上竟带着嘲讽的笑容说道:“这时候,我劝你也该想想怎么退场了。高木思念的是另外一位女人;不但如此,他还跟神崎初惠小姐有婚约呢!他怎么可能跟你这位清粥小菜小姐结婚呢?”

雪子愤然离开,然后就冲进附近的一家宝石店,拿出雅史给她的信用卡,毫不客气地往陈列在店最里面的高级商品区走去。

她从三浦的话中可以听得出来,令雅史思念的女人并非神崎初惠,而是另有其人,如此说来……那位名叫“美琦”的女人的存在,突然历历浮现在她眼前。

自己和神崎初惠、美琦比起来,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过像清粥小菜而已,打从一开始,她就毫无胜算。

小瞳终于和菊雄在咖啡店碰面了。她不但告诉他自己想再度回到健治身边,还跟他提到有关健治有音乐才能的事。但菊雄对小瞳的这番话,也只是左耳进右再出,根本心不在焉。

他指着小瞳点的霜淇淋说:“这上面一跎,看起来好像大便哦!”又开始开些低级的玩笑,他的个性就是难以面对现实。

连小瞳看到他这种态度,也变得有点心虚。

“再这样下去的话,对健治世不太好!菊雄,如果你爱我的话,就表现得强烈一点嘛!把我从健治的身边抢走啊!我要你表现得强烈一点!”

“你在说什么啊!像那种一会儿跟你黏在一块,一会儿又对你置之不理,那种乱七八槽的事,我这种人是应付不来的啦……”

“更何况,我……”他半像是不服输,半像是在呕气地说道:“我又不是真心喜欢你……”

就在这一瞬间,一种冰冷的东西斑上他的脸,那就是霜淇淋。

小瞳把空的霜淇淋杯子放回桌上,瞪了菊雄一眼之后,离开了咖啡店。只不过,小瞳充满怒意的视线,到了最后,竟然流露着哀伤。

一个人留在店内的菊雄,边拿着毛巾擦脸,边对着周围投过来的眼光,哈哈大笑。

“这下我真成了冷若冰霜的男人了!不是霜,是霜淇淋,冷若霜淇淋的男人……什么跟什么嘛……哈哈……”

(前略妈妈!前几天我在外面放荡,半夜还不回去,实在很抱歉。老实说,我是被一位莫名其妙的女人给抛弃了,我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叫小瞳。总之,就是一位莫名其妙的女人!)雪子读了一下那封信的开头,满脸不高兴地说道:“等等,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写呢!你这样反而会议妈更加担心,不是吗?”

因为雪子自己也正在写信给孝子,所以才这么说。

“那就把你的信让我看看啊!”

“我才不要呢!”雪子赶紧将自己的信收到抽屉里,然后转身对菊雄说。“对了,哥!关于小瞳的事……”

“别提了!”

“你怎么可以说人家是莫名其妙的女人嘛!你不是真的很喜欢她吗?把自己喜欢的人说成那样,这实在不太好吧!”

“你生气的脸就像七幅神一样,脸颊都快掉下来了!”

“人家是认真在跟你讨论这件事的嘛!”

雪子气得如此说道之后,菊雄受她影响,也对着她大吼:“她跟以前的男朋友破镜重圆了啦!”

“……”

经过一阵的沉默之后,雪子耸耸肩,叹了一声“哎!”遂去打开冰箱的门,取出啤酒,放在菊雄面前。

“你别担心啦……”菊雄露出苦笑,打开啤酒的盖子说:“我不在乎,我根本一点都不在乎!”

“算了吧!在我面前,你就别逞强了喏!”

“……是吗……”

菊雄一点一点地啜饮着苦涩的啤酒。

雅史从神户出差回来之后,立刻打电话给雪子约她一起吃饭。

不过,雪子的心情已经不同于往昔,不再那么雀跃不已。的确,尽管雅史的人就在她面前,她还是觉得两人之间隔着一道透明的墙。

“这个还你!”雪子表情僵硬地将信用卡交给他。“你给了我这张卡之后,我就立刻跑去买了很多东西。”

“哦?”雅史就像在收一些工作文件似地将卡收下。

“还有……我还买了一对镶有钻石的耳环,因为我一直很想要那种耳环,所以,我就一口气买下……那大概要好几百万吧,因为我没有仔细看订价,所以……”

雪子战战兢兢地说着,然而雅史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看着她。他的耳边再度传来美琦的声音,她昨晚打电话给他说有一群学生时代的好朋友正在一起喝酒,问他要不要过来。但是,他却拒绝了。正因为他拒绝了她,此刻的心情才会如此暗潮汹涌。

她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自己呢?为什么要写那行的文字呢?为什么……雪子看到雅史一直默不作声,于是用更加愧疚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我买了那么贵重的东西……你生气了吗?”

不,雅史摇摇头。

“你不是很想要吗?那就行了!”

“回去吧!我送你!”

即使在车上,雅史也几乎是不发一语。雪子也只有默默地、茫然地望着车窗外的景物。她真希望他大发雷霆,问她到底买了些什么东西,鸡道以她身为“清粥小菜”的资格,连这点要求都算奢侈吗……雅史的行动电话响了。

他听完电话之后,脸色大变,立刻加快车速。

那通电话是和小瞳在同一家酒廊上班的同事打来的。雅史曾经把钱和行动电话的号码给那个人,要他一有小瞳上班的消息,立刻通知他。好不容易,终于有了联络。

雅史不断地超车,而且无视号志灯的存在,以猛烈的速度直奔新宿。他运中途让雪子下车的时间都没有,雪子也没问他要去什么地方。雅史脸上的表情不仅严峻,还透着一股真情外露的热度,雪子觉得这是自己初次可以窥见雅史内心的真实面。

雅史将车停在酒廊前,置身旁的雪子于不顾,便迳自冲进酒店,他毫不客气地从小瞳的身后靠进她,抓住她的手之后,就给她一巴掌。

小瞳挣扎地想甩开他的手,雅史却使尽浑身之力紧抓着她的手腕。

“跟我回去!”

“我不要!”

“跟我回家!”

就在这时候——

小瞳从雅史的背后,看到雪子呆若木鸡地伫立在那儿。

雪子错失了告别的良机之后,只好和小瞳一起转往雅史的住处。一进门,她立刻用湿毛巾冰敷小瞳被打得红肿的脸颊。小瞳跟她说了句:“对不起!我瞒了你!”

她也只是默默地摇头而已,雅史声色俱厉地说道:“你今天就住在这里,明天我再带你去见爸爸!”

“不要!我才不要回去呢!”

“你别担心!我会好好跟爸爸谈……”

“我还没有跟健治分手,健治跟你不一样,他不会用钱去收买人心的!你的钱我会还你!只要再回酒廊上班,把钱还你就行了嘛!”

“你究竟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置身在如此险恶的气氛之下,雪子感到有点坐立难安,她想避开似地起身。小瞳瞥见她的举动之后,重新瞪着雅史说道:“你自己还不是一样!”她出反弹的声音,转为充满挖苦的语调。“你把雪子小姐当成什么呢?你根本不是真心在跟她交往吧!你不过是想玩玩罢了吧!”

雅史并没有反驳她。雪子默默地走向玄关,只有在最后回头看了小瞳一眼,对她说道:“你哥哥一直在我你,他一直很担心你,所以……”

接下去的话,她只是用轻微的点头替代,她想小瞳应该会懂她要说什么,她如此相信着。不过,小瞳却没有再说什么。

木菊雄一回来,整个人就靠在窗户旁邂,抬头望着夜晚的天空发呆。

他大概还没从失恋的创痛中恢复过来吧……雪子正想叹气时,菊雄突然静静地低喃道:“我决心好好加袖!”

“咦?”

“我才不管什么健治不健治的,那家伙只是个搞乐团的小鬼,还烫头发呢!一个大男人还留长头发呢!长头发!”他的声音愈说愈大声,愈说愈带劲。“还把头发梳成这样……我会输给那种浑小子吗?”

“哥!我跟你说啦!你可能还不知道,小瞳是……高木……”

她正想开口将这件事告诉他,然而,菊雄好像完全没在听她说话似的。

“什么——嘛!做人还是要对自己坦诚才行!我啊,说实在的……臂如说,只要一想到今后再也见不到她,我的这里就会抽痛耶!不是我有心脏病啦,而是我以前从没有过这种心痛的感觉哦!”

“……哥……”

“你真的爱上她了!”

“妹妹,你得替我的恋爱打气加油哦!好!我一定要从那位长头发的男人手中把她抢过来!”

菊雄突然开始做起仰卧起坐来。

雪子看到他恢复元气,也只能衷心地替他感到高兴,她脸上露出放心的苦笑。

小瞳正准备离开雅史的住处。

“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呢?”面对雅史咄咄逼人似的询问,她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因为我不需要你们,只要能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够了,其他的东西我都不需要。就算现在也一样,所以,哥!对不起!我要回去了,回到健治的公寓。我不想改变现在的生活!”

“……”

“我不想过跟你一样的生活方式!”

小瞳的语调,不光是反驳,同时亦含有同情的意味。雅史不作任何回答,他只是默默地转向小瞳。

“你还没忘掉美琦吧!”

“她已经嫁人了!”此时雅史才首次缓颊说道:“美琦结婚了,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小瞳缓缓地摇了好几吹头“哥……你真可怜……”

小瞳就这样走出房间,雅史并没有去追她。他觉得就算可以轻易地强迫她回来.

但是自己却没有资格这么做。

隔天,雅史打电话给雪子。

“昨天真谢谢你,我想如果不是你在场的话,我和小瞳是没办法心平气和地好好谈。”

“哪里……”

两人之闲保持了一阵沉默,雪子其实是有很多话想问他的,但却迟迟难以启齿。

反倒是雅史,反而开始谈起自己的事来。

“关于初惠是我未婚妻的事,我应该跟你提过了吧!那只是我父亲个人的意思,具体上也还未决定,就算我偶尔跟她见个面,但也谈不上喜欢或讨厌,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我有我的立场。”

“……是……”

“至于你生日那天晚上的事……因为那天刚好是我以前的女朋友结婚,她说她想见我,希望我去参加二次会,所以,我就去了,就这样而已。”

“……”

“那天晚上,我是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的,并不是谁在我身边都无所谓,真的,我没骗你。”

雅史一直强调“你”。就相信他吧!雪子点点头。相信雅史之后,这下换她不得不为自己说谎的事向他道歉。

“……我没有用你的信用卡,我是骗你的,我什么也没买!”她感觉得出在电话那头的雅史一定是大吃一惊。“我只希望我们能彼此坦白。”

雅史并没有回答,不过,她感觉得出来他应该会了解她说这句话的意思。

“我很高兴你还记得要送我生日礼物,你现在把真正的实情告诉我,我也很开心。”

“……”

“如果你还没吃饭的话,我们一起去吃如何?我知道有家咖哩店不错,每次都让你请客,偶尔也该让我……”

雅史的笑声悄悄流进她的耳内,不仅如此,还有接下来的那句话“那我们该约在哪里碰面好呢?”

雪子的双眸闪闪发亮,心跳加速,仔细一想,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个样子了。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咖哩店,她只知道菊雄和孝子说过,她唯一的拿手好菜就是做咖哩饭,因此,她打算做这道菜请他。

就在这时候,菊雄正鼓足勇气到健治的住处拜访,他要把自己的决心化成具体的行动,不过,小瞳却不在。

“她出去了,去找新工作!”健治嬉皮笑脸地说道:“这次叫她去当按摩女郎好了!”

“你……你这家伙!”

菊雄激动得揪住健治的前襟,不过,之后就没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了,他满脸不高兴地想就此离去,就在这时候,他背后传来健治有点沮丧的声音。

“喂,你找她有什么事,我替你转达吧!”

“我会再来找她的!”菊雄转过身,瞪着健治,他这句话有一半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我会再来,直到见到她为止。”

健治耸耸肩把门关上,他的视线突然停在房间角落的那把吉他上,他脸上轻浮的笑容,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消失了。

生气地回到住处的菊雄,突然看到家中有封邮差送来的限时专送。他一看信封是高木企业的专属信封,里头装的却是他在雪子生日时迭给她的项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急忙冲进屋内,开始翻箱倒柜想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他终于在抽屉裹找到一封雪子要寄给孝子的信。虽然那封信的封口已经被封住了,菊雄本身也有点迟疑,不过到最后他还是把那封信拆开来看。

信的内容刚开始是一般的问候语,紧接着就出现这样的文字。

(妈。我生日的那天晚上,请您原谅我没能和您一起共度。我要把我内心真正的想法告诉您,我喜欢高木先生,我想一定是我在暗恋他,就算把内心的爱意全部向他表白,他大概也不会接受我吧!因为我可以感觉得出来,高木先生并不想完全了解我。

我写这些事,说不定会今妈妈担心。不过,我想现在的我,已经找到一样比灿烂夺目的宝石还要珍贵的东西,那就是喜欢上一个人这件事……)“她……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菊雄踢了桌子一脚,便宜的桌子一下就被他踢翻了,撞到碗柜,发出刺耳的声音。玻璃破了。

菊雄不知道自己该上哪里去才好,他就这样冲出房间。

他奔下楼梯,往车站的方向跑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停下脚步。

雪子正从一辆高级轿车内走出来,在车门另一例的雅史也是。

两人神情愉快地交谈、微笑着。雪子原先很担心不知道自己做的咖哩合不合雅史的口味,结果雅史却吃得非常愉快。此刻,他们脸上还残留着开心的笑容呢!

然而,雪子脸上的笑容,在看到菊雄的那一瞬间,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菊雄露出可怕的表情,逐步逼近雅史。

“等等,哥!你弄错了,是我……”

“让开!”菊雄推开插进来的雪子,雪子发出一声尖叫后,倒在地上。雅史正准备弯下身去扶雪子,然而,菊雄却挡在他面前。

“住手!哥!”

雪子大叫一声之后,眼前便出现一幕今她难以置信的景象。

菊雄在雅史面前跪了下去,然后用近似呻吟的声音说:“我妹妹,就拜托你了!”他保持着跪姿,额头几乎快贴到地面地继续说道:“我妹妹很喜欢你,所以,拜托你!请你不要抛弃她。虽然我们家的环境跟你家比起来,相差十万八千里……而我也跟她说过,要她对你死心的话。不过……我求求你,请你继续和我妹妹交往……”

“大哥,您别这样!请您把头抬起来。”

“不要紧的!我从小就不会念书。一事无成,跟人家低头这种事,我已经习惯了!不过,这丫头跟我不一样,她长得还算可爱,珠算检定也有三、四级,就连做菜嘛……对了!她做的咖哩可是一流的哦!可说是人间美味……”

“哥!”

“你不要看她外表弱不禁风的,她可是有真材实料的哦!老师都在联络簿上夸她善体人意,是个好孩子。她虽然只有短大毕业,不过,跟我比起来已经很了不起了,我高中都念没毕业呢!还有,我老爸跟老妈……”

“够了!哥!求求你别再说了!”

“她是我们松井家……是我最宝贝的妹妹……”

“……”

“这丫头,对你是真心的,所以,请你也真心地跟她交往吧!请你不要抛弃她!

请你不要抛弃我妹妹……我拜托你……拜托你……”

雅史慢慢地弯下身躯,他的视线和菊雄保持同样的高度。

“请你别再做这种事了!”

虽然他用的是近似晓以大义的口气,不过,菊雄却执意不肯抬起头来,不知道他是不是正在掉泪。

雅史说:“我会好好珍惜她的!”

他转身面向雪子,脸上露出温和得几乎可以包容一切的笑容。

“我向你保证!”

虽然说得很慢,不过,他确实是如此说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东京仙履奇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东京仙履奇缘 东京仙履奇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