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章

人们所说的“被幸福包围的感觉”,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雪子注视着刚冲洗出来的照片,微微一笑。照片上的雪子也正在笑着,站在她身旁的人,是雅史。他露出洁白的牙齿,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这张照片是雅史带他们去骑马俱乐部时,菊雄用土可拍相机替他们拍的。雅史说:“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去吧!”于是菊雄便十分老实地跟来了。虽然他真是名副其实的电灯泡,但雪子倒也能理解菊雄不放心让他们两人单独约会的心情。

“太好了!太好了!你们两人真相配耶!简直就像是“东京物语”里头的男女主角呢!骗你们的!应该是王子和公主才对!让我来帮你们们拍张照吧!”

其实一边闲扯淡,一边在相机面前故作姿态的菊雄,才应该拍张照片留念。菊雄的锋头比两位约会的主角还健,他时而嬉闹时而耍宝,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打从心底十分开心的模样。

“雪子,别紧张!用手拨一下头发……对对,就是这样,轻轻拨一下,就像拍发型照片!”

就在她笑得很拙的时候,菊雄按下了快门,照片上流露的笑容,似乎连同她当时的声音:“哥!你在说什么啊!”也一起拍了进去,不过,这张照片上的她看起来似乎出其他张都要来得幸福。

然而,雅史却连沉浸在片刻幸福之中的余暇也没有。

他与神椅初惠的亲事正被推波助澜地火速进行中。

“神崎的父亲催我们赶快下聘,说他的女儿好像正有此意的样子。”浩一郎用略带威胁的口吻说道。“我暂时以时间还早的理由去搪塞他,不过,你心裹应该很很清楚才对,在这个时候放手的话,我们可是会有很大的损失哦!”

雅史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表明了他内心的不悦。他本想把小瞳的事告诉他父亲的,不过终究还是作罢。因为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浩一郎和小瞳彼此是死也不肯相见的。

“你身为董事长,应该有所自觉才对!”

“明白了吗?”

浩一郎以菁男的动作为掩饰,同旁边的三浦使个眼色,于是三浦假装要送浩一郎出去,和他一起走到廊下。

“替那家伙清理他身边的交往对象,这个任务就全权由你负责了!”

浩一郎小声说道,等确定三浦轻轻点头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要不择手段,一切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三浦用他一贯冷静的态度说道。

至于菊雄方面,他总不能光为自己妹妹得到幸福感到高兴而已,他也必须对小瞳展开行动才行。

他打电话去她住的地方,但小瞳不在,反而是健治似有若无地摆出一付胜利者的姿态跟他对话。

“小瞳最后还是回到原来的那家酒廊上班了,你想见她的话,可以到那里指名找她啊!”他用轻浮的口气说着,然后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夸张地笑道:“啊!

不过,身上没带钱的话,下场可是会很惨的哦!哈哈哈!”

菊雄紧握着听筒,拼命地忍住满腔怒火。

“喂!像你这种男人,能带给女人什么幸福嘛!”

“我可是认真的哦!我虽然没钱,但却很爱她!”

“反正我也用旧了,你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

菊雄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要抢的话,就趁早……”不待健治把话说完,他就把听筒摔到一旁。

然而,这样做还不能平息他的愤怒。

菊雄再度拿起听筒,重新再打。

电话立刻接通了。“喂!”听筒的另一头传来健治极为疲惫的声音。

菊雄立刻说了一句临时想到的骂人话。

“你妈妈的肚脐眼是凸出来的!”

然后就挂斯电话。这句话未免骂得太过火,而且还暴露出自己的窝囊,因为这种话只有小鬼吵架时才会搬出来,让人觉得骂的人要比被骂的人来得愚蠢。

就连菊雄在骂完之后,也陷入了自我厌恶的情绪中。

“我怎么……老是像个小鬼呢……”

正当他情绪极为低落的时候,雪子刚好回来了。她立刻察觉到菊雄一付无精打采的样子。

“你怎么了?”

“……我明夭要去小瞳的店找她,一定要说服她辞掉酒廊的工作,我才不会把自己心爱的女人,让给一个醉汉呢!”

雪子终于痛下决心,她觉得自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菊雄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变化。误以为她在生气,于是急忙解释说:“我去那里只要点一杯啤酒就好了,不会乱花钱的。”

“……不是耶!小瞳是妹妹呢!”

“什么妹妹,对我来说,她可是个道道地地的女人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她是高木先生的妹妹。”

“你说什么啊!高木先生不是你的……”

菊雄的脑筋,好不容易才豁然开窍。“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他细细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

“我说小瞳是高木企业前董事长的千金啦!”

“对不起!我老早就想跟你说了!高木先生和小瞳是兄妹!”

“……”

菊雄仍是一付目瞪口呆的模样,在震惊之余竟说不出话来。

雪子一直等到菊雄的情绪稍微恢复之后,才说道:“关于小瞳的事,如果有我能习得上忙的地方,你要告诉我哦!不过,或许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吧!”

“你跟高木结婚的话,那我跟小瞳不就成了兄妹吗?”菊雄一付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用呻吟似的语调说着:“如此一来我们能谈恋爱吗?”

“如果要结婚的话,按照先后顺序,也是哥哥先才对啊!我还没有考虑到结婚的事。”

“可是,你……”

“只要我们现在能在一起,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将来的事很难预料,最重要的是现在啊!”

雪子不由得转为凝望远方的眼神,她慢慢地说道。她的喃喃自语不像是对菊雄有感而发,倒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什么嘛!一付津津有味的模样!”菊雄不耐烦似地笑道,雪子也轻轻地回笑。将来的事,难以预料;虽然对未来怀有不安,不过也充满希望。若硬要问哪一边占的比例比较重,自然是不用说也知道。

健治用一如往常的态度,共迎接工作结束后回到家的小瞳。

不过,却在桌上摆了一张图。

“这是什么?”

小瞳用疲惫的声音和表情问道。

“我曾经跟你提过我想开一家中古唱片行吧!在高圆寺有家店还不错,这就是那家店的店面图。我想用你哥哥给的那笔钱买下这家店来经营!”

健治得意洋洋地说道,他看了一下小瞳和那张图。

“店开张的话,就雇你当女店员。啊!还是该由你当店长才对!不管怎么样,你可以辞掉酒廊的工作了,今后我有了事业基础,就可以养你了。你肚子饿了吧?我来弄点东西给你吃,不过只剩拉面而已。”

健治滔滔不绝地说着,愈说整个人愈变得开朗起来。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样?”

小瞳讶异地问道,她还来不及感到高兴之前,就露出一脸的疑惑。

健治的表情突然爱得很认真。

“入我的户口吧!”

“咦?”

“我们结婚吧!”

“……”

尽管小瞳满脸讶异地看着健治,他脸上严肃的表情仍然没有改变。菊雄刚刚对他说过的话,仍残留在他耳际。“我要让你瞧瞧,看我能不能给她幸福!王八蛋!”

当时,要不是菊雄先挂斯电话的话,他准备用这些话笃回去。他明白菊雄是个好人,如果自己跟他没有任何瓜葛的话,也许还能跟他成为朋友。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更不想输给菊雄。小瞳对他的求婚不置可否,大概还在怀疑他是否是认真的吧!

如果自己说出要跟健治结婚的话,雅史和浩一郎会有什么反应呢?一思及此,她的心情便感到舒畅不少。

就在发生那件事的第二天,雅史终于向浩一郎报告了小瞳的事。

“你能跟她见一次面吗?”

尽管雅史求他,浩一郎仍用一脸失望的表情说道:“她离家出走时,我就已经跟她断绝了关系。”

“小瞳说她不想改变目前的生活,我希望你能劝劝她。”

“没有这个必要!”

“她如果没有安定下来,我是不会结婚的。”

这就是雅史的最后一张王牌。

浩一郎的表情终于起了点变化。

“……小瞳现在人在哪里?”

雅史心想,总算是往前迈了一步。不过,如果让浩一郎见到小瞳现在的样子,也许反而会今他大发雷霆,使得两人的关系倒退两步,爱得更加恶化也说不定。不过,不管后果如何,不让他们两人见面的话,就永远无法开始。

当晚,小瞳工作的酒廊,客人络绎不绝。

首先来的客人是菊雄,他沉着一张脸,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一生进包厢,就指名叫小瞳陪他。

小瞳就座后,仍保持着对待一般客人的态度说道:“欢迎光临!你只点啤酒吗?要不要开瓶酒?”

“我没什么钱,所以……”菊雄已经有一阵子没见过小瞳上班时的性感模样,于是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地说道。

“这里可不是没钱人来的地方哦!”

“……可也不是有钱人工作的地方啊!”

“……”

“我听说了!”他终于稍微恢复正常。“你有位年收人五千万的哥哥,干嘛还这么辛苦地工作?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

“你跑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教?”小瞳满脸不高兴地反问。她正为健治向她求婚一事而心神荡漾,没想到菊雄偏偏在此时出现,来得真不是时候。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菊雄在一瞬问,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小瞳冷冷地瞪着他。菊雄在心慌意乱之下,脑中只闪过一句话,就是穷途末路。

然而,在下一瞬间,这种穷途末路的境况却由菊雄身上转移到小瞳身上。

雅史来了,在他身后的人正是浩一郎,他那张郁蹙的面孔下隐藏着几许震惊。

“……爸爸……”

菊雄也从小瞳的嗫嗫和雅史僵硬的表情中,察觉出事情的端倪。

雅史和浩一郎到底是以客人的身分来此,所以两人只好默默无言地和菊雄坐在同桌。小瞳也故作平静地在一旁调加水威士忌。最后打破这项沉默的人是,天生按捺不住凝重气氛的菊雄。

“款!”就在他发出怪声的同时,他的人也跟着起身,他对浩一郎鞠躬行礼。

“我叫松井菊雄,我跟我妹妹经常受到雅史先生的照顾。”

“你妹妹?”浩一郎露出讶异的表情,转向雅史。

他怎么在这种不适当的时机,说出这种不妙的话来……雅史皱了一下眉,无奈地说道:“他是指雪子。”

浩一郎一脸不满的样子,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不过却被菊雄打断,他继续说道:“还有,我跟你们家小瞳是……唉,该怎么说才好呢……”

“是朋友!”小瞳冷漠地说道。

“……对,是朋友,我们现在还……”

一到紧要关头往往就会半途而废的个性,促使菊雄无力地重新坐到沙发上。打从一开始,浩一郎就根本不把菊雄这种人放在眼裹。

“你离家出走就是为了做这种事吗?”他低声地对小瞳说道。“你认为在这种店工作。就能见到世面吗?”

“这种店又怎么样?瞧不起的话,你就别来啊!”

“跟你在一起的男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这工作是我自己要做的,跟他无关!”

“人家是在玩弄你罢了!”

“我要跟他结婚!”

小瞳不由得冲口说出这句话,不光是她,就连浩一郎、雅史、菊雄听了之后,顿时也变得哑口无言。

打破这次沉默的,仍然是菊雄。

“啊!总之呢大家还是先喝酒再说吧!喝醉的话心情也会比较舒服!这就是酒的美味所在!开瓶酒吧!来一瓶最便宜的,不不,还是要最贵的好!”

然而,却没人搭理他。

“已经没什么话好说了,我先告辞!”

浩一郎的表情比来的时候更加不悦,他起身离开。这下变成后退两步的结果。雅吏们坐在位置上,他边叹气边问小瞳:“你当真吗?”

小瞳只说了一句:“对不起,请你们回去!”然后,就遇到店的更里面去了。一个是往出口走的浩一郎。另一个则是朝相反方向走的小瞳。两人的背影都传递着拒绝彼此的愤怒,雅史和菊雄只能面面相觑。

两人皆怀着束手无策的心情离开那家店,在繁华街上信步而行。

“小瞳大学毕业那年,我母亲刚好去世。”雅史开始断断续续地谈起小瞳的事。

“我父亲当时正忙于工作,而我则在海外念书,都是她一个人在照顾我母亲的。

经过那件事之后,她就不太爱恨我和父亲说话,在家里也变得不太爱笑。”

“……”

“我曾留意过,不过,却没有为她做任何事……反而任由她去,这点我也有责任。”

“……”

这种气氛今菊雄有点喘不过气来。

“喂!我见过和小瞳一起住的那个男的,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好,我想不管是谁看到,都会担心的。”

菊雄说这话的用意,本打算藉此号召雅史和他站在同一线上,没想到却反而让他更加操心。待菊雄察觉到这点时,已经为时已晚。雅史不发一语。菊雄战战兢兢地偷瞄一下他的恻影,只见他端正约五官上清楚地烙印着心焦如焚的阴影。

“那……那个实际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不应该多嘴的,真的很抱歉。”菊雄赶紧为自己找台阶下。“那就请您代我向您父亲问好……”

“请别这样好吗?”

“啊?”

“你不要一下讲话这么客气,一下又是鞠躬敬礼的嘛!”

雅史终于稍微展露笑容了,虽然笑得有点勉强,不过至少看起来不像在为菊雄刚说的那句话生气。

“那我就此告辞,请代我向雪子问好。”

菊雄突然直爽地扬起手对着离去的雅史喊了一声“喂!”菊雄的个性,不但可以迅速重新振作,同时封别人的好意也会十分坦率地照单全收。

没想到那家伙倒是个不错的人嘛!菊雄的心情变得很好。那小子不但人长得帅、个性又好,什么嘛!这么一来他不就是无懈可击吗?他心里觉得有点懊恼。他从小就有这种坏习惯,一旦遇到某件事,就会立刻把之前发生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

然而,尽管菊雄有那种毛病,却也不可能忘掉所有的烦恼。经过一个晚上之后,他的烦恼反而有增无减,使他的心情更为沉重。

他一直坐立难安,直到隔天傍晚,正好是酒廊公休的日子,于是他把小瞳叫到附近的心酒馆去!

不过,小瞳并非单独赴约的,健治执意要跟着来。“我妈妈的肚脐眼可不是凸出来的喔!”健治一见到菊雄,劈头就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以理所当然的态度坐在他和小瞳坐的那张桌子。虽然小瞳刻薄地对他说道:“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我跟菊雄有话要说。”然而,健治只是嘻皮笑脸地回道:“这家伙看起来挺风趣的,我也想跟他喝一杯!”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如果还硬要撵他走的话,就会被误认为是个心胸狭隘的男人。菊雄就是那种喜欢在微不足道的地方,讲求面子的男人。

“啊!算了!反正我也无所谓,我不会介意的。我们三个人就像三剑客一样,这不是很有趣吗?哈哈哈!哎呀!请坐嘛!你要喝点什么呢?啤酒还是烧酒?”

越是尽情嬉闹,他内心就越感到空虚。在嬉皮笑脸的健治面前,他实在无法谈论严肃的话题。结果,他彻头彻尾只是不断在扮演为他们两人助兴约丑角罢了……

尽管如此,趁着酒醉之势,多少传达了一点自己的心意。

如果有一天当你讨厌健治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回来找我,我永远都会等着你的小瞳也喝醉了,所以不晓得她到底真正听进了多少。不过,他总算把自己心裹想说的话都说了,剩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而已。

隔天早上,菊雄一面为宿醉的头痛和恶心所苦,一面仍不断地告诉自己。

我只能等,只能等,只能等……

另一方面,雪子也在心中不断重覆念道:“我只能相信他了。”

她下班后,被三浦叫到一家咖啡店内。

才刚就座,三浦就一言不发地把一个珠宝店的小盒子递到她面前。

“这项链送你,因为你老是戴那种便宜货。”

雪子脸上露出讶异的表情,三浦好像等这一刻等很久似的,他按着说道:“如果直接给你赡养费的话,你大概会排斥吧?所以高木就托我买点什么东西来代替。或者你还是免得拿钱会比较好?”

“……你骗人,高木先生他不会……”

“他是为了忘掉另一个女人,所以才跟你交往的。”三浦不留情面地说道,突然脸上又浮现轻蔑的笑容。“不过,那个女人已经跟别人结婚了。”

此时,雪子的脑海中掠过她生日那天晚上在雅史住处发现的传真文字。同时,雅史也曾向她提起过,共参加前任女友的婚礼事情。

“唉,像你这样的女孩,大概不懂男人心里在想什么吧!”

“……你是指美琦小姐吗……”

三浦感到有点意外似地抬起头。

“什么?原来他跟你提过这件事啊!那我就不拐弯抹角,直话直说-!今天晚上,现在他们两人应该正在约会才对。”

“你终究是无法取代美琦小姐在他心中的地位啦!别看他外表好像挺善良的样于,其实他就是那种男人。这下你讨厌他了吧?我劝你还是乖乖地收下这条项链吧!”

三浦以一脸不耐烦和厌恶的口吻说着,手上拿着帐单起身往外走。

雪子脸色惨白地在后面追着。

一到黄昏,天空就变得有点诡异。他们在咖啡店裹谈话的时候,外面就开始下起而来。那是属于秋末冷冰冰的那种雨。

“请等一等!我相信高木先生的为人!”

三浦回过头来,他脸上露出十分厌烦的表情。雪子伸出手,似乎要把那个装着项链的小盒子退还给他。

“这东西我不能收下!因为我根本无法讨厌他!”

“你别胡闹了!”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雪子几近叫喊的话,今三浦顿时失去冷静。

他用力地抓着雪子的手腕,将她拉近自己身边,想强吻她。

“你要干什么?”

“你别故作纯情的样子了!”

“放开我!”

“反正你不是跟谁都上的吗?”

“住手!”

三浦的手指碰到她衬衫的领子,她使劲地扭转自己的身体,想甩开对方的手,结果不但衬衫破了,她的背包也飞到大马路上去!

行驶而过的车子发出煞车声,雪子趁那声音今三浦感到畏怯的空隙,甩开他的手,抬起自己的背包,立刻穿越马路。她头也不回地死命往前跑,任雨打在自己身上,有好几次她差点跌倒但却仍死命地跑着,希望能跑离那个地方,越远越好。

她为自己感到懊恼、愤怒、没出息,而几乎落泪。但又心想如果自己哭了,就表示轮了,所以她只能强忍着眼泪,一味地继续往前跑。

公寓窗口透着屋内的灯光,雪子不能让菊雄见到自己现在这付衬衫破了,全身被雨淋得湿透的狼狈样。幸好现在雨变小了,于是她步履蹒跚地朝公园走去。途中.

当她走到雅史撑着红伞等她的地方时。眼眶不禁热了起来。再往前走一些,来到菊雄向雅史跪下,雅史开口保证说:“我会好好珍惜你妹妹的。”的地方时,她的眼皮更加沉重。

她强忍住泪水走到公园,从电话亭里打电话去雅史的住处。结果是电话答录机的声音,要她留下自己的姓名、电话,不过,雪子却一句也没说就放回听筒。正当她要把电话卡收进皮夹裹的时候,那张照片刚好映入她的眼帘,就是他们在骑马俱乐部拍的那张照片。

雪子正笑着,站在她身旁的雅史也是。

两人的笑容,逐渐因为她的泪眼而爱得模糊。当第一滴眼泪从脸颊士滑落下来的时候,她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诚如三浦所言,雅史此刻正和美琦在一起。两人之间保持着一种尴尬的沉默圭在夜晚的路上。

为什么还要跟她见面呢?雅史僵硬的表情上透露着几许悔意。她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呢?为什么要说“好想见你”的话呢?为什么要说“再一次”呢……还有,自己为什么无法抛开那些话呢……刚开始一直毫无顾忌地对他说一些过往回忆的美琦,随着道别时刻的来临,脸上显出略微寂寞的表情。

“……我们俩虽然常在一起,但我却一点也不了解你的事,而你也一直都不肯来了解我。”

在她喃喃自语的目光中,微微地渗出了泪水。

雅史反而冷冷地说道:“是你先背叛我的,你跟别的男人……”

美琦打断了他的话,这次她是很明显地声泪俱下。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结婚……”她似乎费尽力气想说什么,随即又轻轻地摇头。“我是为了要忘掉你才结婚的!”

她极力控制的感情已经达到了极限。

美琦哭着抱住雅史,此时雅史大可以推开依偎自己怀裹抽泣的美琦,也可以把脸别向一旁。

但是,雅史并没有这样做。

他无法压抑自己高涨的情绪,于是搂住美琦的肩膀。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怀旧的情怀,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和美琦之间,能否只用这种怀旧的思绪就划下休止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东京仙履奇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东京仙履奇缘 东京仙履奇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