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回 都招讨征路逢将 狐大圣叩仙脱胎

第09回 都招讨征路逢将 狐大圣叩仙脱胎

话说胡招讨统领貔貅,前往河北整顿封疆。一声分付道:“将校听令,此去逢山开路,遇水叠桥,星夜赶到河北,毋得迟慢。如误事者,军法从事。”众应道:“得令。”又分付道:“趁此天色晴明,众军快趱上去。”只见摆队向前,这且不提。

却说有一黑脸双鞭、红脸大刀,两位将官领着一队军马,也往前来。他说小将呼延灼,那个说小将关胜:“吾等奉宋公明哥哥将令,受了大宋招安,东荡西除,南征北讨,众弟兄多有散失。独我二人归投岳少保帐下,蒙主帅差我二人前往河北打探刘豫军情,将校须索趟行则个。”众应道:“得令。”恰遇胡招讨行营在前。众军启禀胡爷说:“后面一队军马打着岳字旗号赶上来了。”胡招讨道:“将校们,扎住了人马,前去打探报来。”众应道:“得令。”他队军兵亦禀报将军说:“前面有兵马扎住在此。”二将军分付,摆下阵势,去看端的。胡爷营中军问道:“你们是何处兵马?”他答道:“是呼、关二将奉岳元帅将令,前往河北缉援探军情的。你们是何处兵马?”胡爷军答道:“我们正是新任河北都招讨使胡爷的军马,待我们禀上,启爷——岳元帅差呼、关二将前往河北缉访军情的。”胡招讨道:“快请相见。”二人闻言进了大营,说:“招讨大人,小将们盔甲在身,不敢施礼。”胡招讨道:“二位将军请了。下官钦奉敕旨往河北守御地方,幸遇二位将军,可谓有缘。”二人道:“小将们奉元帅将令,正往河北缉探军情,愿作后部,扈大人前去。”胡招讨道:“如此甚好。将校们,天色尚早,赶过黄河,靠着北岸安营扎寨。”众应道:“领钧旨。”

按下他合营一处商议军情不表。且说那牝狐仙留诗龙生,约会天目,他先亲求自己的正果,说:“俺修真三世,炼气千年,亏得龙生已供得些丹头在肚子里了。但仙胎虽结,不得上真点化,怎生脱得这副皮毛?闻得各位大仙将到西山,候他来时向前皈依,求个解脱,却不是好。俺想从-(上艹+下维)村被范大人赚去,断送吴王,转眼又许多时候也。俺且在此等候诸仙便了。”

却说先来到八仙中,四位大师你道是谁?原来是钟离、洞宾、铁拐、果老,一齐同来。说:“今日里为一个多娇,他在睡酣处,唤他觉悟。”早看见狐精伏地叩头。众仙道:“列位师父,你看这孽畜,千般做作,藏头露脚,怕漏他虚花貌哩。那女人你为着何事只管叩头?”狐精道:“弟子敢求列位师父们的长生不死的方儿。”众仙大笑道:“你要咱们不死的方儿么?想是才懂得,走错路了。求咱们长生药,咱们不是仙家,你错寻了路头也。”牝狐道:“弟子千年来打摩下一双慧眼,好不认得真哩。”众仙道:“那范蠡年少,随他归去,趁秋风泛五湖,何等快乐。”牝狐道:“这些旧事不索重提,弟子只求列位师父们一粒蜕化的金丹。”众仙笑道:“你受用过刘阮的风流,把朱颜留住,尽可逍遥。”牝狐道:“弟子一心向道,再不要提起欲界事情。”众仙道:“哦,你要除欲界,只怕洗不净那‘花园晚会’四个字儿哩。”牝狐含羞道:“弟子惶愧知罪了。”众仙道:“你将蕉叶变成罗帕,瞒了聪明的弱妹,骗了懵懂的龙郎。”牝狐道:“这是弟子傍门外道,从今皈依正果了。”众仙道:“你要皈依正果,须翻一个偌大的筋斗才好哩。”牝狐仙叩头道:“但凭师父们点化。”众仙道:“你起来须听咱说。再不许你付粉弄蹊跷。拜斗逞妖娆,丢开风月场,金蝉好脱壳。”钟离大仙道:“这妮子既然坚心好道,纯阳子,你收他在门下做个弟子罢。”洞宾道:“师父在上,弟子怎敢?”众仙道:“不必谦逊就是,你替他翻个筋斗,待他早登正果。”洞宾稽首道:“列位师父,你弟子吕岩却抖胆了。柳树精何在?”只见柳树精走来,说道:“黄鹤楼前一株柳,撞着师父来吃酒。一时点化上蓬莱,长年只把丹炉守。师父叫柳树精,有何法旨?”吕仙道:“叫你竖腰捱肩,撩他到大海去走走。”柳精道:“师父,这个标致妇人只怕吃不得这样鼻头酸哩!”吕仙喝道:“咄,你负他去洗澡,除去尘嚣,另换皮毛。你两个回来时节,咱赏你几粒金丹便了。”柳精道:“来来来,小娘子,你将俏身子跨着我的肩臂,这两只小脚不要撑开哩。”牝狐道:“撑开来便怎么?”柳精道:“俺有个柳树桩儿,碍着你不当稳便。”牝狐道:“说也不该。”柳精道:“俺领着师父的法旨,大海中走一道来也。”竟将牝狐驮起而去。吕仙道:“列位师父,咱要他翻这个筋斗不是耍处,你看他忽刺刺架着一朵祥云,前往弱水涡儿去也。”众仙道:“咱家今日用个金针拨开瞳子,救他儿曹。”吕仙道:“你看那女子,脱了凡胎另换一套妆束,那海中龙神幡幢鼓乐送上来也。”

柳精把牝狐卸肩来,牝狐向上叩头说:“弟子叩谢师父,今日方登大道。”众仙道:“起来。柳树精,你到海中可见些什么来?”柳精道:“俺过他龙王庙,他叫拿住柳树精,逼要随身宝贝。俺说不曾带得,下次补来,他还不肯。叫虾将军、鳖都督执戈擒我哩。”吕仙道:“咄,胡说!去守丹炉者。”柳精应去。牝狐道:“敢求师父替弟子取个法名。”吕仙道:“还是老师父。”钟离道:“你用过苦功三千余年,今日方归大道,取为‘长春子’罢。”牝狐道:“多感师父了!”众仙道:“长春子!”牝狐道:“弟子有!”众仙道:“你有一桩心事未完,你须听俺分付。你有一个大恩人未曾报答,须要在科场助他个朱衣点头,再要到阵场,帮他个凯歌奏捷,成全事业,克结前程才是。”长春子道:“谨领师父们教言。”不知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蕉叶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蕉叶帕 蕉叶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9回 都招讨征路逢将 狐大圣叩仙脱胎

5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