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回 莽贼子力擒猛虎 风流婿捷报宫花

第13回 莽贼子力擒猛虎 风流婿捷报宫花

话说金国哈迷痴走来说道:“只因兀术四太子约定大齐皇帝今日南郊打围,命咱催趱两家人马俱到此处会齐。”道犹未了,金鼓连天,四太子与大齐皇帝一同来也。只见太子、齐帝并辔正行,众军报道:“启爷,西边一阵天鹅来也。”二人在马上分付:“把海青解了绒绳,再把海燕一同放去。”众应道:“是了。”只见海燕直撞,海青轻捎,一击青冥。那天鹅便血洒翎飘了。众军喊道:“掉下天鹅来也。”上边分付取来。众又禀道:“大东边有阵鹰来也。”二人齐道:“取弓来。”以见他各伸猿臂熊腰,开弓发箭,直透长空,飘落双鹰。众又喊道:“启爷,两个鹰一齐中箭都掉下来了。”刘豫道:“太子手段果高,寡人手段也不低。”兀术道:“大齐王眼力还比咱家高几分哩。”刘豫笑道:“好说,将校赶过白鹿冈去。”众说:“启爷,白鹿冈上,虎狼出没,只恐去不得。”刘豫道:“-!寡人惯屠龙斩蛟,那怕他虎负隅、狼当道。”众军只得前进。忽听一齐喊道:“赶起只大白鹿来也。”兀术道:“大齐王,此鹿让咱家射罢。”刘豫道:“请太子开弓。”“叫将校一齐呐喊,助咱威风。”只见他向兽壶中怞出狼牙,宝弓开满,唿拉一声,不差分毫,就把那鹿射到了。刘豫夸道:“妙哉妙哉!”众军道:“愿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启爷,前面大树上,鸟鹊鸣喧。想是下有虎狼,不如回到西边平坡之上,搅扰一番。”刘豫道:“-!住着。太子,寡人十年前赤手搏死二虎。今日况有许多人马在此,若是有虎,寡人不用器械,止凭拳打脚踢,活捉一个来与太子耍子,给寡人喝个彩如何?”兀术道:“到不知大齐王有这等手段。”众忽喊道:“有虎来了。”刘豫道:“待我脱了袍,卸了带赶将前去。”那虎向着一扑,刘豫侧身躲过,说:“任你张牙露爪,吃我拳脚。”那虎又是一扑,觉得地动山摇。这刘豫不轻不忙,上前撩住,拳打脚踢,那虎竟卧地不得动摇。兀术道:“大齐王不用器械,赤手搏虎,真个远过卞庄子、李存孝,壮哉技也。”刘豫道:“今日之乐可谓极矣,只不知宋兵连日声息如何?咱家一面打围一面挂心着哩。”众禀道:“启太子万岁知道:探马报来,去白鹿冈三里之地,立下三个大寨,中间是宋朝主将胡招讨,左右两翼是梁山泊归顺草寇——双鞭呼延灼、大刀关胜,势甚猖獗,须索策应。”兀术道:“胡招讨是个文官,料想不谙武事,呼、关二将些些草寇,何足惧哉!”刘豫道:“太子言之有理。将校们,擂鼓鸣金,摆个长蛇阵势,把他三个大寨团团围了,不许走漏一人,如逮枭首示众。”将军应声得令,这且不表。

却说胡小姐梳妆才罢,听窗儿外鹊声频叫,说:“鹊儿,我问你讨个消息。今日是揭晓日子,若龙郎中了,你可再叫三声。”那小英忽得走来,说:“小姐,鹊儿噪得很,昨晚灯花又开得好,龙相公稳稳的中了。”小姐道:“你看我的气色如何?”小英道:“小姐恭喜,眉尖上两道红黄。”小姐拂髻道:“是什么东西?”小英道:“呀!小姐,是喜珠挂下来了。”正自说话,夫人从外转来,说:“孩儿,我怕你等报捷的心焦,特来伴你。”小姐道:“多谢母亲。”小英道:“奶奶、小姐不要心焦,我小英的奶头极有准的,若是痒发了,那报喜的也就来了。”忽见龙兴慌慌张张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夫人、小姐,俺相公中得状元了。”夫人、小姐同问道:“不差么?”龙兴道:“是我亲眼见榜的,如何差了?”夫人道:“谢天谢地,大相公怎么?”龙兴道:“不得停当。”夫人道:“我道他不肯读书也罢了,白相公可中么?”龙兴道:“白相公也中了。”夫人道:“到也中了,我那儿,你夫婿名扬,终身可依了。龙兴,你该在那里伏侍相公。”龙兴道:“恐夫人、小姐悬望,故此先来。”夫人道:“这也说的是。小英伏侍小姐上楼去了,我到厨下检点喜筵。龙兴,你去厅上点烛烧香伺候着。”龙兴道:“晓得。如今已牌时分,这些报捷狗狼养的还不见来。我假写一张报单贴在高处,只说有人报过了,骗他吵闹一场到也有趣。”正说间,只见一伙报喜人说:“报报报!快开门快开门!”龙兴开了门,问来报那个。众人道:“衙内贵婿,名唤龙骧。”龙兴说:“呸!来迟了。”众人道:“我们是头报哩!”龙兴道:“你撑开驴眼看看,红单已贴画堂了。”众人道:“阿也!是那个天杀的钻做头报去了。小官,你们有甚物事赏他不曾?”龙兴道:“已曾赏过纹银百两。”众人道:“还有甚东西?”龙兴道:“还有十匹绡赏他做衣裳哩。”众人嚷道:“我们让他做头报,第二报是我们的了,九十九两才去哩。”胡公子听到喧嚷,走来问道:“外边是那什么人在此喧哗?”众人道:“大爷,我们是报喜的。贵衙驸马中了状元,不知那个天杀的钻做头报,骗了我物事去了,故此喧嚷。”胡公子道:“哦,你们有多少东西寄存我处?”众人道:“我们是走报的。”胡公子道:“你方才说骗了你的物事,可恶可恶。”众人道:“不敢。”胡公子道:“我且问你,你们报捷的还是总裁老爷、察院老爷、两司府县各位老爷差你来报的呢,还是自家要骗物事来报的?”众人道:“这个大爷说得好笑,这是我报喜规矩,说这样话。”胡公子道:“我再问你,你晓得我姓什么?”众人道:“大爷姓胡。”公子道:“我中第几名?”众人道:“我们是报龙状元的。”胡公子道:“这等在我胡衙嚷什么?与我个个缚送到县里打他板子,小厮快打!”众人道:“大爷便是打杀,总要讨赏。”胡公子道:“小厮赏他些拳头巴掌。”众人眼地不肯去。胡公子急了,自己执棒打去,吓得众人把大锣丢下,奔跑而逃。龙兴跑赶,将帽夺下回来。胡公子道:“龙兴,如何?”龙兴道:“大爷停当。”胡公子道:“你也识货,这锣大爷自用,帽子赏了你罢。”龙兴道:“谢大爷赏赐。”正是:打得有便宜,报钱无半厘。再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蕉叶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蕉叶帕 蕉叶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回 莽贼子力擒猛虎 风流婿捷报宫花

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