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回 痴劣子游湖献丑 俏狐仙暗地谋人

第01回 痴劣子游湖献丑 俏狐仙暗地谋人

假弱妹芭蕉叶变成罗帕

真小姐荼(上-+下糸)架闹起金钗

俊龙生讨便宜助登云路

老洞宾显神通引上仙阶

话说大宋高宗年间,有一秀士姓龙名骧,字化之,本贯东吴人也。生得颜如宋玉,貌似潘安,学富五车,才雄七步。虽现出零落景况,却原属名门后裔。他尝说道:“俺先君授河北参军,母亲姚氏封桐乡县君。小生不幸父母早丧,喜得父僚胡招讨抚养到今。奈值乘舆播迁,每叹功名未遂。正是:

风木萧萧无限情,少年书剑苦飘零。

楚廷空抱连城泣,蜀道谁怜伏枥鸣。

俺向与胡公子作伴读书,只是此人顽劣多端,薰莸少合。胡公有女,名曰弱妹,天资俊雅,性质聪明,貌堪闭月羞花,巧擅描鸾刺凤。小生欲缔秦晋之盟,奈无冰人之便,故此逡巡,未遂所愿,这也不在话下。近随胡公扈驾,来到临安。向有故知白君,家居在此,订约今日同去寻春。连日被胡兄搅扰,颇不耐烦,不免瞒着他前去龙兴那里。”龙兴应道:“有,相公有甚分付?”龙生道:“今日我去看白相公。若是胡公子来问,对门上人说,只说到天竺烧香去了。”龙兴道:“相公难到不晓得胡公子的心性?莫说是天竺,你在天上,他要来寻着你哩。”龙生道:“你莫管,只是这等分付便了。锁了书房,随后便来。”龙兴道:“晓得。”

龙生道:“果然好一座临安城也!凤城佳气郁葱葱,风景依稀图画中。又早到湖边了。你看湖山辉映,几派声歌。小生到来此闲行,不知胡小姐此时做些甚么来?料想必作女工,没个萧郎陪伴,怕刺到双双鸳鸯就停针懒绣了。”按下龙生猜疑不题,却说胡公子宿娼回来,不见了伴读龙化之:“他一定骗了我到西湖耍子去了。却也有个缘故,我一向有些悭吝,只要吃别人的东道,自己不肯打破半个铜钱,所以他不肯携带着我。我小胡是个乖人,难道真被他骗了不成?只从这涌金门好歹追他上去。”按下不题。

且说白生昨得龙生之书,甚是欢喜。他说道:“小生白元钧,钱塘人氏,向与龙化之为八拜之交。时下春色暄和,湖上游人正盛,久欲邀他散心片时,昨有个字来订约,今日过访,已曾备下酒船相待,此时还不见到。且教湖船泊在柳州亭下伺候。”话言未了,只见龙生主仆行来。自生迎接道:“小弟闻龙兄下顾,备一小船,欲同到湖上一游,在此相候久了。”龙生道:“怎么好扰,白兄既有盛情,敢不敬领?”白生道:“胡兄怎么不同来走走?”龙兴道:“此兄嫖兴甚高,今日还不曾还家哩。”白生道:“这等他不得了。龙兴叫船过来,我们开了去吧。”龙兴叫声船家伺候,船家道:“请相公下船。”刚才开船,胡公子赶来,气喘喘说道:“白兄慢开船,小弟来迟,有罪了。”白生道:“龙兴,快请胡大爷下船。”龙兴道:“大爷早来些便好,刚怞跳子。”胡公子道:“我是嫖空的,身子轻,只把手来接着,待我跳上来罢。”遂即跳上船来说:“请了,舟中不作揖罢!龙兄,你怎么撇了小弟自己来了?”龙生道:“恐怕胡兄回迟,故此先来。不想白兄却备下酒船在此。”胡公子对白生道:“多谢了!且住,今日胜游,怎么没个红裙佐酒?早知道,待小弟带了敝表来便好。”龙兴道:“大爷嫖的是吴山上的歪货,到不来也罢。”胡公子道:“这狗才!我胡大爷一向在上八街、银锭巷、七宝巷、沙皮巷,专嫖有名的姐姐,怎么说个吴山上?”龙兴道:“只是前日在梓树下、独扇门,禅做鹭鸶一般,伸着颈子,看得四下没人,一头就进去。”胡公子道:“-!胡说,快开船。”白生道:“径开到湖心亭去。”船家道:“晓得。”起掉不多时候,说到湖心亭了,请列位相公上去。龙白二生道:“好一座华丽亭子!”龙兴道:“这是内里公公新盖造的。”胡公子道:“到亏这个知趣的公公。”忽见弄猴蛇一伙叫花走来,唱道:“笑富贵,空中电,美功名,镜里花,腰金衣紫是何人,只好笼中蛇猴怕。爷们赏酒。”龙白二生道:“到是警世的话儿。功名富贵,真是一场春梦也。”胡公子道:“然也然也,赏他酒去。二兄,我们把船放到堤上去走走到好。”二生道:“龙兴,携着酒盒,另叫轿马,到第六桥边伺候,把盒儿放在堤上,我们席地而坐,饮三杯助助脚力好走。”龙兴道:“有轿马。”白生道:“我们骑了马,从净慈寺转到昭庆寺走一遭来。”迤逦行来。白生道:“这昭庆寺又壮丽似那净慈。”龙胡二生道:“果然。”又见一货郎走来:“列位相公,买村药春画。”龙生道:“胡兄替他买些,可为济嫖之具。”胡公子道:“妙妙,你有什么药送来?”货郎道:“兴阳带。”胡公子道:“好发兴呀。”货郎道:“药煮。”胡公子道:“是坚之物。”货郎道:“还有苏州春宫。”胡公子翻阅一回,说:“这是唐伯虎的笔。”白生道:“这是仇十洲的。”胡公子道:“这是周东村的笔,妙妙!”龙兴也在背后偷瞧:“哎呀,怕死人。”胡公子道:“狗才看什么?没有你的份哩。”货郎道:“还有岭南蛤蚧。”胡公子道:“蛤蚧寻了两年,再没有真的。还有什么久战的药么?”货郎道:“还有蝉酥锭,抹在龟头,通宵弄得婆娘怕。”胡公子道:“这一发妙了。龙兴,你可带得银子来,替我都买了去。”龙兴道:“大爷要药去嫖,怎么问龙兴讨银子?”胡公子道:“狗才!你见胡大爷曾带了银子也走不曾?”货郎道:“这样,明日买罢。”胡公子道:“扫兴。”龙兴道:“轿子在这里伺候了。相公一发到龙井,这样转到那里,有绝好的茶。”龙白二生道:“就去也好。”

龙兴报道:“前面是龙井了。你看那石池内好大鱼儿,再往前去,就是红莲院绿林街了。”胡公子道:“这怎么说?”龙兴道:“这是前面竹林寺,月明和尚度度柳的故事。”龙生道:“天色已晚,打从这钱塘门进城回去罢。”胡公子道:“今日之游可谓乐极,只是少个妓者。明日待小弟作东,携了几个贱表再来走走何如?”龙白二生道:“多谢。”龙兴道:“大爷只管说,明日就要变了。”

按下胡公子游湖,出了无限的丑态不提。却说一个牝狐在丹崖翠壁,久已埋头吸露餐霞,更历千载。看官你道他是何人转世?不用代数,且听他自陈来历说:妾生前西施是也。只因倾覆吴国,天曹罚做白牝狐。向居洞府,号作霜华大圣,修真炼形,已经三千余岁。但属陰类,终缺真阳,必得交媾男精。那时九九丹成,方登正果。向来遍觅多人,皆系凡胎,无可下手。昨见东吴龙骧,羡他玉貌冰姿,兼有仙风道骨,尚无妻室,一向飘零。现寓胡招讨宅中。日后数年与他小姐有夫妻之分。我今化作小姐,略施小术,漏他几点元阳,脱此躯壳。然后指点前程,先自撮合姻眷了。完这段因果,待我变化本质,改换衣妆。此去神通变化,到并不难,只是羞人答答的,仍旧要做这般勾当。事既到此,说不得了。见他时节,转秋波,先将他一勾,不怕他不想我。没人处再把几句好语儿与他一个想头,再抛个打心球,倘龙生熟于采战,反输了一帖怎了?龙郎龙郎,你不要做了个好看不中吃的。

来到胡招讨花园内,也且喜来得凑巧,正遇他家赏花。弱妹必定到此。再学他些声音体态,好去勾引龙生。你看这太湖石畔聊可藏身。正是:

片石孤峰窥色相,无如此地学长生。

不知他如何窃取胡小姐容貌,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蕉叶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蕉叶帕 蕉叶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1回 痴劣子游湖献丑 俏狐仙暗地谋人

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