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4

Chapter 14

客厅里只剩下洛熙和尹夏沫。

静静的空气。

莫名地。

有一抹紧张和羞涩。

“你还好吗?”洛熙凝视她,打破了令人不安的气氛,“蕾欧公司的人没有让你难堪吧。”

“没有。”她摇头。

他想了想,笑:“是我多虑了,有他在,谁能欺负得了你呢?”笑得很轻松的样子,可是眼神似乎有一闪而过的寂寞和失落。

尹夏沫凝视他:“为什么又帮助我?”她抿紧嘴唇,内心用力地挣扎,终于违背原本的心意说出了残忍的话,“你是——在对我施恩吗?想要我感激你吗?……告诉过你,我是冷血的,不要接近我,不要帮助我,象我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会伤害到你……你忘了吗……”

洛熙短暂的失神,眼底隐约有种受到伤害的不知所措,“怎么?嫌我多事了吗?”渐渐地语气中透出一股恼意,“我明白了,有他在,我的出现根本是多此一举是吗?!”

黑猫受到了惊吓,在他的膝上不安地动起来。洛熙深吸口气,没有再说下去,低下头,手指略显僵硬地摸它黑油的皮毛。慢慢地,他的手指却变得柔软,轻轻地抚摸黑猫,黑猫慵懒舒服地“喵”一声。

良久,他低低地说:

“我以为,你把它送人了。”

她望着那只猫。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她确实想过把它送人,或者直接丢掉。连她和小澄都无法自顾,哪里还能照顾这只猫呢?只是,不知为什么,她却留下了它。

“就当作为了牛奶吧,”洛熙眉梢染上柔和的神情,“如果你不愿意觉得欠我,那就当作是我回报你继续收留牛奶好了。”

“……”

为什么她表现得冷漠疏离,一次次地刺伤他,他却毫不在意?她可以喜欢他,同他约会,甚至同他亲吻,但是,她无法忍受他竟然象种子一样在她心底种下根苗。越多越多的恩情,越多越多的感激,她害怕有一天,她会变得依赖他,她的幸福和地狱被掌握在他的指掌间。

黑猫在他膝上静静睡去了。

他抬眼看她,眼珠如琉璃般乌黑:

“凌浩拒绝与你合作,未必是存心针对你,你不用太难过。娱乐圈是非常现实的地方,当你是新人,当你还没有证明你的实力,就会被人看不起,就有可能遭受各种侮辱。每个新人都会有这个过程。你能做的,只能是坚持走下去,等你红了,你的成功本身就会象一记耳光,重重打在曾经羞辱过你的那些人脸上。”

尹夏沫不自觉的握紧手,身躯微微颤抖着。他是来安慰她,怕她难过,才特意赶过来的吗?她做了些什么?!因为她怕自己会受伤害,所以就刻意地伤害他吗?她闭上眼睛。

“明天的广告拍摄很重要,”洛熙拿出广告文案,放在茶几上,“我复印了文案一份给你,上面写有一些我的批注,有时间你可以看看。不过……”

见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他面无表情地说:

“跟你无关,只是希望明天拍摄顺利。”

说完,他将黑猫移到沙发里,站起身,整个动作非常安静,他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然而,尹夏沫留意到他樱花般的嘴唇负气地抿紧,透出一种气苦,就像受到了委屈,又倔强着不肯说出来的孩子。

她的心猛然痛极了!

“等等。”

心口的疼痛,使得尹夏沫唤住他。

洛熙仿佛没有听见,起身就往门边走,连眼角都不看她。尹澄隐约听到一些动静,从厨房里出来,见洛熙要走,吃惊地愣住。

“等一等……”

尹夏沫拉住他的手,仰起脸,紧紧咬住嘴唇,第一次放任自己在他面前露出恳求的神情。好,她认输了,不想再挣扎和抗拒,不想再想刺猬一样去刺伤他也刺伤她自己,她,输给他了。

她的手冰凉。

他的手也冰凉。

悄悄地。

她握紧了他。

他手指颤了颤,慢慢回身,低头看着她。

她对他微笑。

笑容里淡淡带着些求恕的味道。

“小澄,拿啤酒来。”

她轻柔地对厨房门口的尹澄说。不一会儿,尹澄拿过来两罐啤酒,她松开洛熙,手指勾住啤酒拉环,“啪”,一些泡沫涌出来,她仰头,一口气将酒喝下。

“姐……”

尹澄不安地说。他知道姐姐其实酒量并不好,每次喝完酒到了深夜都会胃痛。

她又打开一罐。

仰头咕咚咕咚喝完。

“再拿些来。”

尹夏沫平静地对尹澄说,尹澄看看姐姐的神情,犹豫了一下,只得又从冰箱里拿了两罐过来,这次拿了酒精浓度最小的牌子。

“你做什么?!”

洛熙错愕地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继续喝下去。她淡淡地笑了笑,试着挣脱他的手,低声说:“那些伤害你的话,就让我把它们当作酒,全部喝下去,好吗?”

如果,她已经无法忍受再伤害他;如果,每一次伤害他,她都会加倍的痛苦。那么,就这样好了。未来的事情她无法预知,或许心会流血,或许是错误,甚至是将她毁灭的地狱。

但是自这一刻起。

她永不再伤害他,除非,他背叛了她。

尹澄无声地再次走进厨房,将客厅的空间重新留给他们。

酒意使尹夏沫眼底多了几分妩媚,她的脸颊淡淡晕红,瞅着洛熙:“原谅我,好吗?”声音轻轻的,就像一声叹息。

洛熙没有说话。

他凝视她,目光里有湿润的雾气,半晌,低声说:

“真的有这么难吗?喜欢我,不再警惕不再防备地喜欢我,真的那么难吗?是不是,象我和你一样的人,曾经被这世界伤害过抛弃过,就永远不能信任和接受爱了呢?”

“……”

她的瞳孔迷乱得仿佛琥珀色的玻璃。

“……我也想要幸福……想要可以完全地依赖……想要毫无保留地去爱和被爱……可是……我害怕……洛熙,你明白吗……我害怕……这世上除了自己,并没有完全值得信赖的东西啊……当你开始倚靠,失去自己双腿站立的能力,当被你倚靠的人离开,就会摔倒在地上……”

“我明白。”

洛熙深吸口气,怎么会不明白呢,所以他宁可伪装,装作优秀温和,却拒绝任何人的接近。他蹲下来,用纤长的手指轻柔地碰触她的面颊,捧起她的脸:

“可是,就让我们试一次。”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他美丽的笑容里有淡淡的苦涩,“也许你不相信,但是,喜欢你,离开的这五年,从未忘记过你。你就象罂粟,会伤害我,会刺痛我,甚至会让我死去,但是却无法离开你。远离你的痛苦,竟然比被你伤害还无法忍受。”

是同样的感觉啊……

尹夏沫茫然地想,他才是罂粟啊,明明知道是危险的,却无法离他远远的,反而一次一次被他诱惑,如同在漩涡中,身不由己地被拉向他。

他轻吻上她的唇。

她微怔。

静静望着他。

他美丽得恍若不存在,眼中有星芒般的雾气,唇片凉凉的,温柔地吻着她,温柔的缠绵,从她的唇,透入她的血液和脉络,一点一点,印上她的心底。

低叹一声。

安静地拥住他的背脊,她也回吻着他,细细的缠绵,吻着他略凉的双唇,似乎想用并不温暖的她自己,去温暖他。

夜色沁过窗帘。

花草茶已渐渐冷却。

厨房里,尹澄看着瓦斯炉上慢火炖的汤,浓浓的汤,香气四溢,翻滚着细小的泡沫。听不到客厅的动静了,他怔了怔,然后又微笑起来,只要她觉得幸福,就好。

******

清晨的海边。

金色的阳光洒照在蔚蓝的海面,粼粼闪烁的波光,明亮得晃眼,一波一波的海浪,细腻金色的沙滩。蔚蓝的天空,浩瀚的海面,小美人鱼快乐地畅游在海中,她有海藻般的长发,有海水般美丽的眼睛,有金色优美的鱼尾。

海面上金灿灿的阳光。

小美人鱼的身影如画如梦。

阳光洒满海面。

小美人鱼的笑容幸福而美丽。

“ok!”

陈导演满意地对着喇叭喊,一挥手,各组灯光和摄像师都停止了工作。海里,尹夏沫也慢慢地向岸边游回来,她一上岸,等候在那里的珍恩就立刻用大大的浴巾披在她身上。秋日的清晨,迎面吹来清冷的海风,虽然有浴巾,浑身湿淋淋的尹夏沫依然重重打了个寒颤。

远处的欧辰看到了眼里。

他远远地站在沙滩上,背倚着跑车,手中拿一只水晶酒杯,身影有些寂寞,透明的白兰地在酒杯中散出淡淡的酒气,右手腕上缠系的绿蕾丝被海风吹得飞扬起来。

西蒙站在欧辰的身后。

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学院毕业以来,他跟随少爷至今有三年的时间。在他印象里,少爷是冷漠、理智、不苟言笑的,当初董事会传出让少爷出掌欧氏集团的消息时,集团内部异议颇多,认为如此年轻的人无法领导庞大的集团运营。而少爷并未对这些异议进行任何驳斥,首先接手了一个经营不甚理想的子公司,在半年的时间内使之取得盈利,而且使它走上良性发展之路。接着,少爷逐一接手各公司,他并不心急,每接手一家就做好一家。渐渐地,集团内反对的声浪愈来愈小。

少爷一直是淡漠的神情,沉黯的眼睛。他原以为少爷的生命中只有工作,而少爷并不喜欢女人。

直到那个叫尹夏沫的女孩子出现。

蕾欧公司的广告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完全不必少爷插手,而且少爷插手也会给公司职员造成公私不分的感觉。少爷肯定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为了那个女孩子,他却毫不在意。指定她为广告代言候选人,她试镜迟到时去找她,将她抱出公司的电梯,送她去医院看伤,甚至,为了她,连广告的具体拍摄都要参与。

此刻,少爷的神情虽然冷漠,但他的视线几乎从未离开过远处那个叫尹夏沫的女孩子。

一艘豪华的游艇静静停在海面,下面的场景有一些将会在那里拍摄。它叫做“蓝色泡沫号”,是欧辰的私人游艇,这次为了蕾欧广告而开出海湾。

甲板上。

化妆师将尹夏沫的头发吹干,打上发卷。她已经换掉鱼尾装,穿上了海洋般蓝色的泡泡公主裙,脸上化好了精致的妆容,整个人看起来清纯美丽如百合花。

珍恩在旁边看得呆住,夏沫好美啊,美丽得恍若清新的海风,美丽得恍若海面上金色的阳光。她一直都知道夏沫是美丽的,然而,从来没有想到过,被细心装扮过后的夏沫竟然可以美丽到如此地步。

“累了吗?”

尹夏沫细心地从保温壶倒出一盅汤,递给珍恩,从清晨开始珍恩就一刻不停地跑来跑去打理各种琐事。

“不累不累,”珍恩兴奋地说,感到浑身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将汤喝下,她惊呼,“哇,这是小澄煲的汤对不对?味道又鲜又美,太好喝了!”

是的。

她是清晨四点起的床,而小澄却早已在厨房里开始煲汤,他煲的是鸡汤,好象已经煲了很久很久,空气里散发出清淡诱人的香气。他微笑着对她说,放心,鸡汤里的油脂他除去了,只有营养不会发胖。

“夏沫,你好幸福啊,”珍恩恋恋不舍地喝尽最后一滴汤,“有小澄这么贴心的弟弟,还有洛熙和少爷一直帮助你,天底下最幸运的人应该就是你了吧。”

尹夏沫一怔。

忽然觉得,这段时日确实非常幸运,虽然小的波折不断,然而终究总是化险为安遇难成祥,顺利得有些不可思议。转念一想,她又淡淡地苦笑,以往经验告诉她,上天不会永远只眷顾一个人,给她多大的幸运,日后必会给她多大的磨难。她能做到的只能是把握住幸运的时机,凭借它努力冲上最大可能的顶峰。

所以——

绝不可以错过任何机会!

珍恩呆呆地看着夏沫,不明白为什么她脸上会忽然闪过迷茫、失落、忧伤的表情,最后她又恢复了坚定和淡然,变回以前熟悉的夏沫。可是,那一刻忧伤失落的夏沫,看起来竟然那么陌生。

“夏沫……”

她犹豫地问,是不是夏沫有什么难过的事情一直没有告诉她呢?

这时,游艇甲板上一阵骚动,众人纷纷向声音传来的东侧望去,化妆师将粉扑怔在尹夏沫脸上,珍恩张大了嘴巴,尹夏沫微怔之后便猜到可能是洛熙来了。

果然——

清新的海风中,洛熙走上甲板,他穿着古典怀旧风格的白衬衣,胸前和袖口有重重叠叠华丽的白色蕾丝,俊美无俦,胸口处微解开一颗珍珠纽扣,细致如瓷的肌肤,在丝丝缕缕的阳光照耀里,透出无限性感的遐思,令人看得如醉如痴目眩神迷。

尹夏沫远远凝望着他。

经过昨晚以后,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对他产生抵抗力了,仿佛他的魅力是在不断增长的,每过几日,就会更强烈几分。

洛熙的目光也找到了她。

找到她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倏地亮起来,这抹光芒,让尹夏沫的心忽然静静地怦然。悄无声息地,他的嘴角轻轻弯起来,隔着甲板上远远的距离,如琉璃般的阳光,他的笑容竟如此清晰地映进了她的眼底。她也微笑起来,笑容温暖着他,也温暖着她自己。

金色的阳光。

蔚蓝色的海面。

人群里,他和她远远地互相凝视,宁静而温柔的微笑,仿佛这世间只余下彼此的目光,纵使相隔距离,两人也是在一起的。

甲板栏杆处。

美丽繁复的绿蕾丝被海风吹得激烈翻舞飞扬,欧辰望着那脉脉凝视的两人,望着她唇角温暖轻柔的笑容,他身体紧绷起来,痛苦地闭上眼睛。

该对她放手了……

既然五年前的生命与她并无交集……

而她也有了心爱的人……

接下来的拍摄顺利得出奇。

一般来说,新人第一次出镜拍摄都会有些紧张,而尹夏沫只是在最开始吃了几个“NG”,很快就进入了状况。陈导演有些吃惊,询问周围的工作人员,这个女孩子果真是新人吗?拍摄前,这女孩子神情淡然,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甚至安静得仿佛不存在。而一旦拍摄开始,她竟立刻变了,眼底的感情深邃如海,或纯真或悲伤或幸福或落寞,她的每一寸表情都是鲜活生动的,仿佛那不是镜头前的故事,而真真正正是她的痛苦和快乐。

几盏炽热的聚光灯直直打在她和他的脸上。

小美人鱼娇羞欲语,喉咙里却失去了声音,她有些失落,有些焦急,王子迷惑般地凝视她,慢慢低下头,吻了她,她惊然睁大的眼睛。聚光灯强烈的光芒,镜头靠近,他吻着她的唇,细细地轻柔地吻着她,她的身子微颤,嘴唇轻轻地颤抖。

海风轻柔地吹来。

他深情地望着她,她的眼中有大海般的星芒,两人拥吻着,仿佛会一直吻到无尽的永远,他抱紧她,她踮起脚尖,环住他的颈背。

就那样地亲吻着。

恍若是生生世世无法分离的爱恋。

强烈的聚光灯,闪闪点点的金色阳光,他和她如同最美丽的童话般,深深拥吻着,唯美梦幻得令所有的人窒息。

欧辰的影子冰冷僵硬地映在甲板上。

这只不过是拍戏,在来之前,他就反复告诉过自己,也预想过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他也命令自己不要再去想她,把她当作陌生人,生命中毫无牵绊的陌生人。

然而——

当洛熙吻住她的那一瞬间,他如同被撕裂抛进了无尽的黑暗里,眼前有刺眩的阳光飞闪,彻骨的寒意,几乎窒息的痛苦中,他恍惚又看见那天的她。

…………

……

晚霞渐渐消失在窗外的天际,暮色四起,她轻轻地垂下幽黑的睫毛,唯有嘴唇依旧微微苍白。

“我不认识你。”

声音很轻,就像如烟的往事一般飘荡在静悄悄的病房。

……

…………

她不认得他。

五年前的她并不认得他,与他的生命毫无瓜葛。所以,五年后的她也可以神情陌生地从他身边走过,而他甚至连拉住她的权利也没有吗?

欧辰痛苦地握紧栏杆。

可是……

不对……

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

……

“你是谁?”

……

尹夏沫的身子仿佛被什么重重撞击了!她猛地回头看他,眼睛里充满了惊诧,目光惊诧地在他的脸上飞快地看过,那目光里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惊。然后,她微微眯起眼睛,好像是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

“是啊,少爷你也知道,夏沫从来不是那种会迟到的人,”珍恩急得团团转……

……

…………

为什么——

他应该知道尹夏沫“从来”不是那种会迟到的人。

欧辰眼神暗凝。

是他误会了,还是,有人在有意隐瞒什么。

“ok!”

陈导演大喊,周围沉浸在气氛中的人们方才如梦初醒,洛熙和尹夏沫身上透出的气息是如此的浪漫和深情,缠缠绵绵,让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竟然忘记了这只不过是在录影。

珍恩摇摇头,从恍惚中醒过来,挤到导演身边,边看镜头里的重播边紧张地问:“导演,您觉得怎么样?”

陈导演满意地看着镜头里两人刚才的表现,说:

“她叫尹夏沫?”

“是的。”

“她一定会红。”

******

珍恩也觉得夏沫应该能红,广告拍得那么唯美浪漫,洛熙的人气又那么高,然而蕾欧广告播出后引起的轰动和热潮还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夏沫一夜之间变得家喻户晓,广告片中纯洁美丽的她,深情悲伤的她,自广告播出的第一天起就被观众们喜欢上了。

原本所有的观众都是因为洛熙而守候在电视前,兴奋地等待这短短的广告,然而吃惊地发现,在洛熙光芒万丈摄人心魄的风采下,与他合作的那个女孩子竟没有沦为陪衬。她清新美丽如百合花,当洛熙亲吻她时,她颤抖的身体踮高的脚尖,透过屏幕将她的每一寸幸福忧伤传递了出来。

广告在各频道密集频繁地播出。

尹夏沫的笑容和泪水被无数的观众记住了。

巨幅海报张贴在商厦里和繁华的路旁。

蔚蓝的海面,金色的阳光,童话王子般俊美性感的洛熙,他美如樱花的双唇吻着她,她绯红的侧脸,海藻般的长发,金色的鱼尾,画面唯美得难以置信。所有从巨幅海报经过的人们都会仰头望着画面里那正拥吻的他和她,沉迷,久久无法离开。

在蕾欧广告引起的热潮中,洛熙当初在彩虹广场为尹夏沫赶到救场的事情再度被媒体翻出,各种猜测甚嚣尘上。有媒体称,尹夏沫是洛熙地下情人,为了让她出道,洛熙以出演广告为交换条件使得蕾欧公司放弃了沈蔷和姚淑儿,而选择名不见经传的尹夏沫;又有媒体称,沈蔷因为感情受创生病入院,其好友数次打电话给洛熙,洛熙竟不肯前来探望……

绯闻炒得轰轰烈烈。

放眼望去,所有的娱乐节目、杂志、报纸上几乎全部登有关于尹夏沫的新闻,有赞有贬,然而无论是哪种评论,她当下的知名度超过了所有的新人已成为事实。

Sun公司趁此时机推出了尹夏沫的首张个人专辑——

《泡沫美人鱼》。

这张专辑里的主打歌曲《泡沫美人鱼》本已在蕾欧广告中作为背景音乐使用,随着广告的大热,旋律歌词亦深入人心。此番重新录音,她的声线清越优美,混合着一丝奇异的低哑,听得人怦然感动。这首单曲的MV里选了一些广告中经典唯美的画面进去,而洛熙,居然再次“友情”出演MV男主角,引得无数fans兴奋尖叫。

专辑刚一上市就赢得满堂彩,各大金曲排行榜,《泡沫美人鱼》皆在前五名中占一席之地。

尹夏沫开始在各娱乐节目和专访中露面,她的美丽沉静给众多观众留下了极好的印象,网络中她的人气排名也在不断飙生,fans们为她组建的后援团亦正式成立并且在滚雪球般地发展壮大中。

“成功竟然这么容易啊。”

珍恩呆呆地合上手机,刚刚接完一个电话,是年度金奖颁奖礼的组委会打来的,正式邀请夏沫出席,夏沫被提名为年度新人奖的五位候选人之一,潘楠也在候选名单之中。

“这只是开始,哪里说得上成功。”

尹夏沫望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夜景,参加一个节目的录影回来,是综艺节目,几个大牌的明星一个人一个台子,她和两个同样才出道的新人合拼一个台子。主持人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跟大牌明星谈笑上,她和那两个新人加起来没有超过五分钟的说话机会。

终有一天,她会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这世上,很多事情做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回到家里,客厅里静悄悄的,尹澄在画画,他的画在画廊里很受欢迎,画廊老板最近又向他定了十幅。洛熙也来了,他在沙发里凝神看着剧本,黑猫懒洋洋地窝在他的膝上。蕾欧广告之后,关于她和他的绯闻很多,不能象以前一样偷偷在外面约会了,于是他就常常在通告之后甩掉那些娱乐记者们来到她家。

有时候同她一起看电视。

有时候和她说话谈笑。

有时候埋头看他的剧本或者歌词,为第二天的通告作准备,只是在她进屋的时候对她微笑,抱抱她,忙得甚至没有时间再多跟她说话。

洛熙常常来这里,渐渐地,尹夏沫也习惯了下来,于是这里似乎已变成他的家。

听到她进屋的声音,尹澄迎出来,将她的手袋接过来,陪她走进客厅,然后照旧去厨房为她盛煲好许久的汤。

洛熙放下剧本。

他拿过一个大大的白色纸盒。

纸盒上有白纱的蝴蝶结。

尹夏沫打开它,里面是一件美丽无比的白色晚礼服,有简单的蕾丝花边和珍珠,纯洁高贵。

“你会是年度颁奖礼上最美丽的女人。”

他亲昵地吻上她的额头。

手指在晚礼服的白纱里若隐若现,她仰面凝视他,眼睛笑盈盈:“只希望这个吗?”还以为他会预祝她得到新人奖甚至金曲奖呢。

“对啊。”

洛熙搂住她的肩膀,轻笑:

“无论是否得到奖项,能够被正式邀请参加,就已经是对你最大的肯定了。以后的机会还多,哪怕这次最终没有得奖,你在我眼里都是最美丽的女人。”

尹夏沫倚在他的肩头。

她闭上眼睛。

微笑。

她明白,洛熙是担心她如果奖项落空后会生出失望,虽然知道自己并不是那么轻易会被打击到的人,可是,为他这份心意,她也觉得心里暖暖的。不再逃避,不再刻意疏远刺伤他,自从她放开了自己的心结,忽然发现原来还有另一个天空,她原来也可以就像被人宠着的孩子,温柔地享受着爱与被爱的幸福。

尹澄从厨房走出,为她端来煲好的汤时。

尹夏沫已经睡着了。

她沉沉地睡在洛熙的腿上,蜷缩着身体,双手象婴儿般合握放在胸前,唇角有一抹淡淡的笑容,好像她在睡着香甜的梦。洛熙优美的唇角亦含着浅笑,他一手轻轻抚拍着她的肩膀,一手握着剧本安静地看。

尹澄拿来薄毯轻盖在熟睡的她身上。

洛熙抬头对他微笑。

尹澄也对他露出笑容,然后回到画架前继续画画。

客厅里宁静无声。

然而仿佛有夜露的香气,透明晶莹,淡淡流淌萦绕着,美好得让人不敢呼吸。

******

一个星期后。

欧氏集团大厦的顶层。

意大利名家设计的黑色办公桌,黑色的大理石地面,水晶吊灯没有打开,只亮着墙壁上一盏壁灯,窗外已是夜色。

欧辰站在窗旁。

楼下的车流来来往往,穿梭如灯海,他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月光斜洒进来,洒照着他系在手腕的绿色蕾丝。良久,他的视线慢慢地从窗外又回到手中的那张邀请函。

年度金奖颁奖礼。

每年欧氏集团都为这个典礼赞助大笔资金,每年的年度金奖颁奖礼也都会盛情邀请欧氏集团派代表出席,今天他回国的消息传出后,年度金奖颁奖礼的组委会更是特意向他送来邀请函。

欧辰看着那张邀请函,淡漠的神情有些恍惚起来。自从广告拍摄完成之后再没有见过她了,如果出席颁奖礼应该就能遇到她。

可是……

见到她又能怎样?那日在甲板上她和洛熙亲吻的画面仿佛慢镜头般在他脑海中痛楚地闪回。

欧辰眼底深黯,背脊变得僵硬。他漠然地将邀请函扔进废纸篓,走回办公桌前,打开台灯,开始面对电脑处理公司事务。十几分钟后,西蒙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少爷冰冷肃然的身影,又看到废纸篓里的邀请函,他便没有走进去,又将门轻轻关上。

夜色渐深。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欧辰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报表,目光渐渐有些遥远。终于,他拿起桌旁的遥控器,打开了正前方的大屏幕液晶电视,转过几个频道,画面停在年度金奖颁奖礼的现场直播上。

红色的地毯。

通道旁边挤满了各家媒体的记者。

无数的闪光灯。

珠光宝气。

华衣美服。

衣香鬓影。

明星们娴熟地在镜头前摆出各种pose,记者们兴奋地高举话筒和摄像机照相机,两旁的fans们也疯狂地想要突破保安的封锁冲上来……

欧辰从酒柜里拿出伏特加倒进水晶酒杯里,明星们如走马灯般出现在红地毯上,他漠然地看着电视画面,慢慢将酒喝完后,又倒上一杯。

直到——

她的出现。

欧辰的手指骤然握紧酒杯,透明的液体悄悄激荡,酒香沉郁暗烈如他此刻的眼眸。

夜色深沉漫天繁星。

长长的红地毯。

她穿着白色晚礼服,裙角点缀蕾丝珍珠,并不张扬,有种低调的华丽。海藻般的长发散在肩头,看起来略带慵懒和性感,与她淡静的神情形成一种奇妙的冲突感,仿佛是漫不经心的,却美丽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闪光灯此起彼伏地闪耀。

亮如白昼。

有fans在人群里呼喊她的名字,她循声望过去,镜头捕捉到她的微笑,特写在电视屏幕上。她的笑容浅浅淡淡,琥珀色的眼睛里似乎有笑意又似乎没有,若隐若无,恍若白色雾气

中晶莹的露珠。

液晶屏幕上又切换到下一个明星。

欧辰闭上眼睛。

他仰头将酒一饮而尽,火辣辣的灼烧感从喉咙一直蔓延到心脏。也许,她是命运对他下的毒咒,一次次地让他坠入毁灭般的痛苦,却又无法忘记她。或许应该不顾一切地将她抢过来,哪怕她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哪怕他出现的时机太晚以至于她的心中再没有空余的地方。

将她抢过来!

他要的就一定要拿到!

可是……

心底却仿佛有个声音在阻止他,就好像,他曾经因为蛮横霸道而做错过事情,让他痛苦甚至失忆的某件事情……

欧辰的脑部又剧烈地疼痛起来!

他手指紧掐住太阳穴。

疼痛得似乎要撕裂一般,他忍不住闷哼出声。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欧辰强忍住痛楚,将手机摸出来:

“喂?”

手机那端传来说话声。

欧辰猛地睁开眼睛,他的瞳孔渐渐抽紧,黯绿如夜色中的森林。半晌,他低哑地说:

“把调查资料送过来!马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泡沫之夏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泡沫之夏 泡沫之夏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 14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