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Chapter 4

圣辉学院里,洛熙的光芒渐渐变得耀眼无比,俨然有超过少爷的趋势。以前,洛熙在女生们的眼中仅仅是优秀温柔,而偷窃事件之后,他就像无辜地在十字架上饱受苦难的王子,柔和的笑容里恍惚透出一点脆弱的细光。因为曾经误会了他,没有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站出来,每个女生都自责得难以原谅自己。

于是她们发誓。

她们今后要用更多的爱和关心来保护她们的洛熙!

每当尹夏沫和小澄放学回家,在院门口的地面上总是堆满了各种各样送给洛熙的礼物,信箱里也塞满了许多许多没有邮戳的写给洛熙的信。甚至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生每天偷偷躲在拐角的街巷里,尹夏沫一看到她,她就羞红脸转身跑走。爸爸笑呵呵,洛熙这么受欢迎,将来都可以去当明星了。

然而最近几天,尹夏沫发现小澄似乎有心事,吃饭的时候他筷子好几次夹空,画画的时候望着画布呆呆坐着,她喊他几声他都似乎没有听见。后来在她的追问下,小澄才苦恼地说,过几天就是妈妈的生日了,他不知道该送妈妈什么礼物才好。以前他都是送妈妈一幅自己画的画,可是今年是妈妈四十岁的生日,除了画,他还想要送些特别的礼物。

“小澄真乖。”尹夏沫安慰他说,“不管你送什么给妈妈,妈妈都会很开心的。嗯,这样好了,你有什么想要买的礼物就跟姐说啊,姐手边还有些打工的钱。”

小澄点头。

两天以后的傍晚,尹夏沫在给庭院里的花草洒水,洛熙怀抱着吉它在樱花树下唱歌,小澄欢呼般兴奋地拿着一张报纸跑进来。

“姐!洛熙哥哥!”

报纸头版有一条很显眼的新闻。电视台新开播一个娱乐节目,叫做《超级巨星》,不管年龄大小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歌曲自选。节目规则是每场都会有当红歌星来做评委,只要评委其中一人敲打自己面前的小铜锣,参赛选手就必须停止歌唱。按照每个参赛选手演唱时间的秒数,电视台颁发奖金,一秒钟能得到现金十元钱。最后再从所有选手中选出唱歌时间最长的作为擂主,可以参加下期的比赛,并且可以得到擂主奖金五千元。

“我们去参加好不好?!”小澄兴奋地喊,“洛熙哥哥唱歌那么好听,我们一定会赢的!而且第一期比赛那天正好是妈妈的生日呢!姐、洛熙哥哥和我在电视里面唱歌给妈妈听,妈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尹夏沫用手指揉揉额头。

她想一想,该怎么拒绝小澄才能不让他失望呢。

“我不去。”

洛熙面无表情地说。

小澄错愕地睁大眼睛,非常不知所措:“洛熙哥哥……”

“喂!”

尹夏沫立刻瞪向洛熙,他未免说得也太直接了。洛熙冷漠地看她一眼,唇角勾出带点恶意的笑容,然后,头也不回地起身走了。

小澄低下头。

尹夏沫可以看到泪水在小澄的眼眶里面打转,水汪汪的,努力挣扎着不流出来。

“小澄,我们可以送给妈妈别的礼物啊……呃,香水好不好……或者项链……”她虽然也觉得参加电视节目这个想法非常奇怪,但是看到小澄失落的样子心里还是难受极了。

小澄低头没有说话。

一滴泪水轻轻落进庭院的泥土里。

尹夏沫连忙抱住他:

“乖啊,不哭……你真的很想去参加吗?”

小澄点点头。

“好吧,”她咬一咬牙,“姐姐陪你去!不过,姐姐和你都不太会唱歌,很有可能报名的时候就通不过,到时候你不要失望好不好?”

“姐——”

小澄抽泣着依偎进她的怀抱,一股孩子气淡淡的奶香沁进她的心脾。

尹夏沫原本很肯定,电视台是绝对不可能让她和小澄这样的唱歌菜鸟通过报名初试的。谁知道,因为星期六的现场直播是第一次,因为很多观众还不太了解这个节目,来报名的人居然很少!

面对初试筛选的电视台工作人员。

她和小澄唱的是校歌。

歌声很稚嫩。

工作人员们却好像对她和小澄的歌唱不感兴趣,一个个站在四周上下打量她们,窃窃私语说“长得很漂亮啊”、“好可爱”……

等她和小澄唱完。

电视台工作阿姨和蔼地告诉尹夏沫,她们已经通过筛选,星期六晚上可以参加节目录制了。尹夏沫身子晃了晃,好像被人闷头打了一棍,眼前金星直冒。小澄高兴地跳起来。

直到回家开始吃晚饭,尹夏沫仍旧处于茫然的状态,她呆呆地望着碗里的白饭,忽然觉得什么胃口都没有了。虽然她并不在意究竟能唱多少秒,能不能成为擂主,可是她也不想在电视直播中表现得象白痴一样丢人。她长久地发呆,没有察觉到爸爸和妈妈一直担心地看她,连洛熙都看了她好几眼,只有小澄开开心心地大口吃饭。

吃完饭。

“喂!”

尹夏沫喊住准备离开的洛熙。她故作淡然镇静,两颊却掩不住微微晕红。

夜晚。

金黄的圆月。

樱花树下。

“要我教你们唱歌?”

洛熙似笑非笑地瞅着尹夏沫,他饶有兴味地打量她,让她不禁有点薄怒。她受不了他这样嘲弄的目光,想要转身就走,而理智让她身体僵硬地站在他的面前。

“就当是我上次帮你的回报。”她淡淡地说。

“咦,我为什么要回报你。”他懒懒地靠着树干,笑容美丽,“当初是我求你帮我的吗?好像没有啊。”

她眼睛微眯。

“当然,我也可以教你们唱歌。”洛熙懒洋洋地拨响怀里的吉它,“可是你要记得你欠了我,以后要还给我啊。”

她瞪他。这小子,嘴巴那么硬,整天爱装模作样的。他看见她薄怒的样子,轻笑着问她:

“你要唱什么歌?”

尹夏沫想了想:

“就唱你平时爱唱的那首歌吧,很好听。”

整整一个晚上。

洛熙在树下弹着吉它。

尹夏沫和小澄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歌曲。

“……

屋顶上黑猫在喵喵叫

锅里的牛奶就要沸出来了

太阳高高照

我躲在被子里睡懒觉

妈妈骂我是懒猫

日上三竿晒到屁股了

黑猫在屋顶跳啊跳

妈妈在身边吵啊吵

我捂住耳朵大喊一声

牛奶沸了

妈妈冲回厨房

叮叮当当乒乒乓乓

什么都乱七八糟

……”

夜幕挂着圆圆的月亮,调皮欢快的歌声让樱花树的枝叶轻笑起来。唱啊唱,尹夏沫的喉咙开始干哑发热,小澄也唱得有些喘气了。

“我们唱的怎么样?”

她坐到石台上擦汗休息,有些担心地问。

洛熙放下吉它,活动活动酸痛的手指,看看她,又看看神情紧张的小澄,说:“要听真话吗?”

尹夏沫顿时沮丧。

洛熙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

时间如箭。

眨眼就飞到了星期六的晚上。

电视台的后台化妆室,所有的参赛选手都在紧张地准备。有人化妆,有人喝水润喉,有人在空地上练舞,有人不停地查看自己的服装有没有什么纰漏。直播大厅的音乐已经响起,两个主持人兴奋地介绍来宾炒热气氛,电视台工作人员跑进来让大家做好准备,随时听调度上场。

化妆间不起眼的角落里。

“姐……你……”小澄缩在尹夏沫的肩膀旁边,看着满屋子其他参赛的基本都是大人,声音不禁有点怯。“你紧张吗……”

尹夏沫闭着眼睛听耳机里的参赛歌曲。

直播大厅里又传来刺耳响亮的“铛——!”,又一个选手被评委的铜锣敲下来了,满场哄笑,主持人大声报出演唱时间是20秒。

小澄更紧地靠紧尹夏沫:

“姐……你觉得……咱们可以唱几秒钟?”

这时,一个工作人员探头进来大吼:“六号进场!七号准备!快点!快点!”

尹夏沫站起来,她摘掉耳机,活动活动身体,悄悄擦掉手心里的冷汗,然后将脸色有点发白的小澄也从椅子上拉起来。她双手按住他的肩膀,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记住,上台以后,你把所有的人都当成是死人!”

小澄寒噤:“我……我……我害怕死人……”

尹夏沫深呼吸,揉揉额头:“你告诉妈妈看电视了吗?”

“告诉了。”

她无语沉默。

“因为担心妈妈忘记看电视……我特别把这个节目设成了到时自动开机……”小澄说着说着有点想哭的样子。

“七号上场!八号准备!快!快!快!!”

“放心,有姐在,没事的!”她笑容镇静,“上台以后你把所有的东西都当成是萝卜白菜,知道了吗?”

小澄用力点头。

尹夏沫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忽然她脚尖不知怎么勾到椅子脚,“啊”地一声险些狼狈绊倒,小澄惊慌看她,她咳嗽一声,神态依然看起来淡定极了。

直播大厅。

顶棚的灯光刺眼明亮,玫瑰红色调的舞台布置得瑰丽豪华,干冰从四周不断冒出。环绕着舞台是观众席,每个观众手里都拿着荧光棒之类的东西。三个评委坐在舞台的正前方,坐在评委席中间的是实力派女歌手华美凤,她身穿银色亮片的长旗袍,闪闪发光,脖颈上一串闪亮的钻石项链,头发极短,脸部轮廓深邃艳丽,她手里拿着小锤晃着,显然是刚刚敲响铜锣让前一位选手下场了。其他两个评委是男歌手,不是很出名,对华美凤低声细语。

两位主持人兴奋地一唱一和:

“啊,刚才的选手舞蹈跳的非常精彩!”

“是啊是啊,可惜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不过没关系,多练习一下可以下次再来。”

“对!我们超级巨星欢迎所有的观众们积极参加!”

“你——就是大明星!”

两个主持人动作夸张地摆出节目的招牌pose。

“截至到目前,参赛选手里面演唱秒数最长是3号选手的58秒钟!”

“有没有人能打破这个记录呢?”

“接下来是一对可爱的尹氏姐弟组合要进行表演!”

“对!她们要唱的歌曲是《黑猫与牛奶》!”

“啊,很有趣的歌名啊。”

“没错,这对可爱姐弟组合会不会有让人吃惊的表现呢?!”

“让我们欢迎尹氏姐弟!”

音乐响起,白色烟雾般的干冰从舞台四周涌散开来,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拉着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走出来,光线暗下,亮如白昼的聚光灯直直投射在姐弟身上。姐姐穿着黑色男式小礼服,长长微卷的头发用绿色蕾丝扎起来,眼睛象阳光下的海水般明亮。弟弟也穿着黑色小礼服,眼睛大大的,在特写镜头里有点惊吓地眨了眨,无比可爱。

尹家。

电视机突然亮了,有声音和音乐从里面传出来。正在客厅的摇椅里吸烟的爸爸和正在擦地板的妈妈都吃惊地看过去。

电视里,华美瑰丽的舞台上,炫目的白光中,一对姐弟笑得如天使般可爱,手拉着手,对着镜头说:“我们要把这首歌献给妈妈,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在这里,我们要祝妈妈生日快乐!”

舞台上,尹夏沫给音响师打了个手势。

音乐嘎然而止!

台下的观众们和前面的评委全都愣住!

正这时,尹夏沫和小澄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两人错步,互相闪身,一击掌,轻快地跳出舞步。

“嗨!”

“嗨!”

“yoo!”

“yoo!”

音乐再度响起,变成了节奏轻快韵律强劲的R&B说唱风格,尹夏沫和小澄跳着俏皮的舞步,嘴里“yoo”、“yoo”地开始唱歌了。

液晶大屏幕上,秒数已经开始计时。

“……

屋顶上黑猫在喵喵叫

锅里的牛奶就要沸出来了

太阳高高照

我躲在被子里睡懒觉

妈妈骂我是懒猫

日上三竿晒到屁股了

黑猫在屋顶跳啊跳

妈妈在身边吵啊吵

我捂住耳朵大喊一声

牛奶沸了

妈妈冲回厨房

叮叮当当乒乒乓乓

什么都乱七八糟

……”

随着音乐,尹夏沫和小澄越跳越放松,调皮可爱地摆出许多pose,脸上表情丰富地开始说唱歌词的第一段。小澄撒娇扮作孩子,尹夏沫故意扳起脸装作妈妈,歌词滑稽搞笑,姐弟两个表演得可爱顽皮,观众们忍不住纷纷挥起手中的荧光棒为她们加油。

液晶屏幕上的秒数飞快增加中。

“45秒!”

“46秒!”

“47秒!”

……

灯光全部聚集在舞台上,在四周观众席最偏僻的角落,一个少年的身影隐藏在黑暗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她比他想象中还要聪明,洛熙轻笑,她竟然将歌曲变成了R&B说唱,轻松诙谐,活泼动人,而且仅凭那些“嗨”、“yoo”也可以用去很多时间。

他望着尹夏沫。

无数的荧光棒中,十五岁的她脸上有最灿烂的笑容,眼睛明亮,舞步稚嫩而欢快,跟平时淡然冷漠的她仿佛根本是两个人,似乎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

只是,即将要唱到这首歌曲的主旋律部分。

他忽然觉得。

她似乎开始有些僵硬和紧张。

炙热的聚光灯下。

尹夏沫的手心渐渐握出冷汗。

排练时,她让小澄只用负责说唱的部分,那段音乐旋律部分由她自己单独完成就可以了。她告诉小澄的时候很镇定。

她是姐姐。

姐姐是让弟弟依靠的人,姐姐不可以慌张,不可以紧张。可是,她的心跳开始紊乱,头有些晕,手心有冷汗,眼前似乎有金星冒出,只听得耳边音乐嗡嗡地响,而小澄说唱出来了这段歌词的最后一句。

尹夏沫咬牙。

她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忘却所有杂念,张开嘴,歌声就在她的喉咙里。可是,她没有听见。

音乐没有了。

突兀地。

原本的音乐消失了!

静悄悄,直播大厅里顿时变得静悄悄。音响师手忙脚乱地查看机器。观众们面面相觑,评委们也面面相觑。

欧宅的书房。

“少爷。”

沈管家恭敬地敲门进来,走到正在查看电脑文件资料的欧辰身边,低声轻语几句。欧辰皱眉,起身拿起电视的遥控器,巨大的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少女身影。

华丽的玫瑰色舞台,华丽的水晶吊灯,她孤零零站在强烈的灯光下,四肢有些无措僵硬,好像努力想要装作很镇定,但是嘴唇愈来愈苍白。

她听不到音乐。

尹夏沫呆呆站在刺眼灼热的聚光灯下。

听不到音乐,她喉咙里的歌声彻底变成了空白,脑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想不起来,歌词和旋律忘得一干二净。越是告诉自己不要慌乱,她不可以慌乱,她就忽然越是慌乱得可怕。就像七岁那年她呆呆站在舞台上,望着妈妈重重摔倒在台下,鲜血从妈妈的嘴角和鼻子涌出,而她僵硬得全身就象冰块。

直播的液晶屏幕上。

秒钟仍旧在继续增加。

“52秒!”

“53秒!”

“54秒!”

……

直播大厅里还是没有音乐,观众席里的人群开始不安和躁动,议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个男评委摇头拿起自己的小铜锤,向铜锣敲去。

“……

永远长不大该有多好

永远在妈妈温暖的怀抱

妈妈是阳光

我是窗台上的向日葵

永远在妈妈的怀抱

……”

那歌声里有令人动容的穿透力,纯洁、脆弱、孩子气,还有没有丝毫做作感的清新。

歌声是在观众席里响起。

就像是在每个观众的耳边,没有麦克风,没有音乐伴奏的歌声,忽然如伴着惊雷在夜空中炸开的闪电般深深刺入了每个人的心底。华美凤抓走小铜锣,使得男评委的小铜锤敲了个空。

一个少年自观众席中站起。

顶棚聚光灯忽然洒下,一道星芒般的白光,皎洁的光柱里,少年眸亮如星,肌肤美如樱花。

少年歌唱着走上了舞台。

少年微笑着低头揉揉呆怔的小澄的脑袋,又伸出左臂搂住尹夏沫的肩膀,她呆呆扭头看他。少年站在舞台正中央,左边拉起尹夏沫的手,右边拉起小澄的手,他唱出优美的歌声。

“……

妈妈是阳光

我是幸福的向日葵

一天一天长大

一天一天开花

妈妈是阳光

我是窗台上的向日葵

不会难过

不会枯萎

永远长不大该有多好

永远在妈妈温暖的怀抱

……”

这时,音响师终于调好了音乐,直播大厅重新响起欢快的节奏。尹夏沫深呼吸,努力恢复了镇定,身体随着节奏又开始摇摆,“嗨!”、“嗨!”、“yoo!”、“yoo!”。小澄也立刻明白了姐姐的意思,跟着姐姐一起“嗨!”、“嗨!”、“yoo!”、“yoo!”

洛熙唱着这首歌的音乐主旋律。

尹夏沫和小澄在他身边一边跳着顽皮的舞步,一边表情夸张搞笑地说唱剩下的歌词。

“……

厨房里什么都乱七八糟

好像是黑猫撞翻了锅

又像是牛奶烫到了猫

黑猫疼得喵喵叫

一溜烟窜上屋檐去了

妈妈急得团团转

重做早饭会害我迟到

不做早饭又怕我肚子咕噜叫

我窝在被子里睡懒觉

哈哈

我最喜欢睡懒觉

……”

直播大厅里传出潮水般的掌声,观众们兴奋地喝彩,主持人在旁边看呆了,评委席的两个男评委也开始鼓掌,华美凤把玩着小铜锤靠在舒适的椅背上。

液晶屏幕上秒数继续在不断增加。

“136秒!”

“137秒!”

“138秒!”

……

尹家客厅。

妈妈怔立在电视机前,爸爸站在她的身后。电视机的屏幕里,洛熙、小沫和小澄对前面的评委和观众们深深鞠躬,然后三个人一起紧紧握着麦克风,对着镜头大声说:

“妈妈,生日快乐!”

欧宅书房。

欧辰坐在黑色皮椅里,他凝视屏幕里的尹夏沫。

她和洛熙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瞳孔慢慢收紧,欧辰眼底闪过抹深绿的暗芒,他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

深夜。

庭院的樱花树下,爸爸妈妈参加完小小的庆功宴后已经进屋去了,小澄还没有完全从兴奋的状态恢复,继续在石台上又唱又跳,害得树枝上困觉的鸟儿只好拍拍飞走了。

等到小澄累得终于趴在尹夏沫腿上睡着的时候。

夜已经很深很深。

淡淡的夜雾。

淡淡的月光。

洛熙手里忽然变出两罐啤酒。他打开一罐,仰脖大口喝下,喝完以后,他用手指拉开另外一罐,把啤酒举到她面前。

他挑衅地问:

“喝吗?”

她接过来。她开始喝,喝完以后把铝罐倒过来,晃了晃,从里面只流出些微的泡沫。

她挑衅地问:

“还有吗?”

洛熙变魔术般拿出一罐又一罐的啤酒,就好像他身后有啤酒自动贩卖机。她没有问他啤酒是从哪里来的,他也没有问她怎么学会喝酒的,她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直播大厅,他也没有问她为什么唱歌的时候会忽然变得紧张僵硬。

月光里的樱花树。

他和她喝了数不清的啤酒。

两人微醺。

她的眼睛越来越亮,他的脸颊越来越绯红,有些酒意冲上来,她和他不约而同地开始笑。笑声最初有点不好意思,随后越笑越觉得好笑,两人笑作一团。直到小澄不舒服地在她怀里挪动,她才醉醺醺地在唇前比出噤声的手势。

她的手指如月光般皎洁。

她的嘴唇娇嫩。

洛熙忽然觉得有夜风吹得树叶凌乱地响动,有星星在眨眼,有白色的雾气妖娆起淡淡的舞姿。

她举起手中的啤酒罐,眼睛里染着微醺的醉意:

“洛熙,欢迎你来到这个家。”

他怔住。

她轻轻碰了碰他手中的蓝色啤酒罐,“砰”,细细的声音,在寂静的夜色里清脆无比。

洛熙淡笑:“因为今晚的事情,你就决定不讨厌我了吗?”

她继续喝着啤酒,醉眼如星:“你知道吗?……其实我从来没有真正讨厌过你……只是,你总是让我想起那些……我努力想要忘记的事情……喂……你也很讨厌我不是吗……”

她真的有些醉了。

月光如水的庭院里,洛熙忽然心跳漏了几拍,某种莫名的感觉,大约是樱花树叶淡淡的清香,使两人的距离变得异常接近。她醉眼惺忪,他身上弥漫着啤酒香气,只要轻轻低头,他的嘴唇就可以碰触到她的唇片。

脑子里一片空白。

洛熙俯下头。

他的呼吸有些滚烫,轻轻呵在她的嘴唇。温热的,有啤酒的味道,她的双唇看起来那样温柔,就像洒照樱花树的月光,就像庭院里花草们淡淡的影子。愈来愈近,他和她的唇只有树叶般薄薄的距离,可以听到彼此紊乱的心跳。他俯下头,她眼睛猛地睁很大,接着身子一歪,“砰”一声,毫无预兆地,她竟然醉倒睡着在石台上。

******

圣辉学院轰动了!

圣辉的学生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边会出现明星!校园人气最旺的洛熙同学和少爷的超级绯闻女友尹夏沫同学竟然会同时出现在电视里,并且夺走了超级明星第一期的擂主宝座!而且打开电视、翻开报纸,里面都会出现好多洛熙、尹夏沫和小澄唱歌跳舞以及坐上宝座的画面呢!

学生们兴奋地围在洛熙和尹夏沫身边,为他们打气,让他们一定要保住擂主位置,七嘴八舌地出主意,告诉他们下期要演唱什么什么歌曲就会很出彩,一定要把其他的参赛者统统打得落花流水!

校方也很高兴,为了提高圣辉的声誉,甚至专门派出了音乐舞蹈老师来为三人排练。

从此三个人的课余时间基本都用在了练功房。

洛熙的歌声伴随着钢琴飘扬出来,常常令得练功房周围的学生们都听痴了。有洛熙完美的歌唱,音乐老师几乎完全忽视了尹夏沫和小澄,把她们交给舞蹈老师调教。于是,尹夏沫和小澄每天都练得一身臭汗,洛熙却清清爽爽的。跳舞累了,吃饭饭量增加了,不知不觉,尹夏沫和小澄的身高悄悄又窜高了几公分。

日子过得飞快。

难以置信!

第二期超级明星的擂主:尹氏兄妹组合!

每三期……第四期……连续好多期,擂主始终都没有变动,全都是尹氏兄妹组合!

媒体全都震动了!电视上,报纸上,关于尹氏兄妹的新闻越来越多,许多记者要求专访,无数的fans们开始通过电视台寄来卡片和礼物给他们。

圣辉学院的学生们也全都处于强烈的兴奋状态,期末考试在即,学生们却好像根本忘记了,每天里讨论的话题都是比赛比赛超级明星超级明星,女生们每天都围拥洛熙身边,要他的签名同他合影。男生们虽然也觉得尹夏沫在电视里非常漂亮可爱,但是由于少爷的关系,没有人敢接近她跟她搭讪。

******

“在想什么?”

校园餐厅里,尹夏沫低声问沉默的欧辰。

欧辰对超级明星事件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向他解释过,洛熙会和她出现在一起是偶然,不是事先安排好的。如果欧辰介意,那么以后的超级明星她可以想办法拒绝参加。然而每当她欲提起这件事,他总是冰冷生硬地打断她。他身上透出的那股傲慢专断的气息,就像一堵厚重的高墙般冷冷将她推开,令她错愕。

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惹怒欧辰。

欧辰是危险的。

即使是小澄在她怀里亲昵,只要他看到,他就会不悦。曾经在一家法式餐厅,男服务生接过她手中菜单时碰触到她的手指,而且看她的时间长了些。用餐完毕后,欧辰唤来餐厅经理,将那个服务生解雇了。因为欧辰过于强烈的独占欲,她试图给他安全感,试图让他改变,也跟他冷战过。可是,欧辰似乎是无法改变的。

“没有。”

欧辰用餐巾轻拭嘴角,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如果你不开心,请你告诉我。”尹夏沫皱眉,“超级明星并不是非要参加不可的节目,小澄可能会失望,但是他会……”

“我过几天去法国。”

他漠然地望着落地窗外来来往往的学生们,打断她的话。

“辰,洛熙跟我无关。他只是爸爸收养的孩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安,尹夏沫再次试图向他解释。每当他变得沉默和冰冷,仿佛就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我不想听到那小子的名字。”欧辰再次打断她,慢慢凝视她,眼底有幽暗的绿色,“事情我会自己解决。”

“解决?怎么解决?”她一凛,“你想解决什么?”

“这次大约会在法国一个月左右。”欧辰对她笑,笑容俊美却有点生硬,“夏沫,我会带礼物回来。”

又是这样……

尹夏沫忽然有种无力感。

******

洛熙、尹夏沫和小澄,三个人开始一起上学一起回家。小澄快乐地跑在前面,洛熙和尹夏沫并肩走在林荫路上,她手里拿着小澄的米奇书包,他双手交叉在脑后悠闲地走。道路两旁的水杉树笔直入云,蔚蓝高远的天空,小澄跑得很远很远,笑声从远处轻轻飘来。

洛熙有时候会接过她手里的书包。

她诧异地看他。

他懒洋洋地将米奇书包背在肩上,望着蓝天白云,唇角的笑容有种漫不经心的漂亮。

在家里吃完晚饭。

洛熙在樱花树下教小澄唱歌,尹夏沫为花草浇水,她时不时也会被洛熙的歌声吸引过去,渐渐开始聊些有的没的,笑声洒满庭院。正笑闹开心的时候,洛熙魔术般拿出一套崭新的画具送给小澄,小澄感动得眼睛湿润,扑进他的怀里。

尹夏沫微笑。

洛熙摸着小澄的脑袋,对她眨眨眼睛。

过了几天。

尹夏沫和小澄宣布要送洛熙一件神秘礼物,礼物是在大大的纸盒里面的呢!洛熙伸手到纸盒里,软软会动的一团,他吃惊地缩手。纸盒里面有只漂亮的黑猫,皮毛油黑乌亮,琥珀色的眼珠。尹夏沫笑着把黑猫举到洛熙面前,告诉他猫的名字她和小澄已经起好了,叫做“牛奶”。

从此,尹家多了只黑猫牛奶到处惹祸生事。

日子这样一天一天过去。

好像夏日微风般。

轻轻的,日子就这样过去。

“洛熙哥哥,我们下一期还可以当上擂主对不对?!”晚餐的餐桌上,小澄眼睛亮亮地问,昨晚超级明星第五期擂主的美好经历让他这会儿还开心得有点手舞足蹈。

“想要继续吗?”洛熙夹起青菜吃。

“嗯!”小澄用力点头,“感觉好好啊,好像打了场大胜仗,我们是英雄,每次都是我们赢呢!洛熙哥哥好棒啊!电视台的阿姨跟我说,只要有洛熙哥哥,我们可以连坐十期擂主呢!她说洛熙哥哥超有巨星的气质,每次洛熙哥哥一出场,就会把其他所有选手都压倒呢!……”

洛熙轻笑。

尹夏沫正好抬头,碰到他的目光,他的眼底如星芒般明亮,有淡淡的快乐和孩子气的得意。她想笑。然而不知怎么,她忽然想起喝醉啤酒的那个夜晚,他好像距离她很近很近,也是这样的眼神,似乎感觉到他的嘴唇……

“咳,那小澄不要画画了,将来当明星好不好?”她躲开洛熙的眼睛,半开玩笑地对小澄说,只是脸颊的晕红泄露了她心底莫名的一阵紧张。

小澄张大嘴巴呆住:“画画……明星……”伤脑筋地想了想,“……还是更喜欢画画……啊!洛熙哥哥当明星,小澄画画好不好?!”他为自己想到这个聪明的解决方法而开心地鼓掌。

“我……”

爸爸突然低声说话。

声音太低了,尹夏沫没有听清楚,她扭头看向爸爸,只见爸爸的额头有些虚汗,皮肤有些发黄,身前的米饭好像根本没有动过。今晚这顿饭,爸爸和妈妈很沉默,刚才只顾听小澄说话,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我有件事情……要……要说……”

爸爸的声音里带着异样。

餐厅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妈妈怔怔地望着爸爸,小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被爸爸的神态吓得马上不敢笑了,洛熙放下手中碗筷,尹夏沫心里一紧,一个念头闪过,她担心爸爸是不是生病了。

“对不起……”

爸爸局促不安地用手背擦额头的汗,好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多的虚汗挂在他胖胖的脸上。

“爸,”尹夏沫轻声说,“没关系,你说吧。”

爸爸慌乱地看她,又看看其他的人,他的视线停留在洛熙的脸上,喉咙低哑如罪人般,说:“对不起……往后……小熙不能再住在家里了……对不起……”

这一句话。

夜色悄无声息地从窗户透入。

餐厅里的空气凝结得仿佛冻住了,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动作,就像荒诞的梦境,每个人都是呆滞的木偶不再呼吸。

黑猫卧睡在窗台上。

也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是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窒息般的安静之后,洛熙唇角勾出微笑的表情,好似漫不经心地望着爸爸。

“没有!不是你的问题……是……”

爸爸语无伦次地说,黄豆般大的虚汗从额头滚落。

小澄完全惊呆了!

手里的碗直直跌落到桌上,里面的米饭摔出来,狼狈地落满桌面和菜盘里。小澄声音里带有泪腔,伤心地喊:“为什么?爸你为什么要让洛熙哥哥走?洛熙哥哥是好人!洛熙哥哥不是小偷啊,爸不是知道吗,洛熙哥哥是好人啊,我喜欢洛熙哥哥……”

尹夏沫咬住嘴唇。

她的心脏紧缩,仿佛有深冬的寒气自头顶灌入,冰冷地,一直寒冷到她的脚底。

她慢慢看向洛熙。

这个美丽的少年,肌肤如美瓷,嘴唇如花瓣,他无声地坐着,好像在一个遥远的世界里。

洛熙的眼神很淡。

他淡淡看过餐桌上的每一个人,眼睛里有些淡漠,有些麻木,仿佛如此荒谬如梦魇般的场景已经在他的生命里重复地上演过无数次了。

良久。

洛熙平静地问:

“您希望我今晚就回去孤儿院,还是明天?”

******

“是欧辰吗?”庭院里,尹夏沫站在爸爸身前,“是欧辰让爸爸赶洛熙走,对不对?!”

她无法原谅自己。

竟然会犯下这种错误!

最近的日子里爸爸下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她怎么会没有在意,以为只是公司加班。有时她帮妈妈收拾屋子清理烟灰缸,看到里面的烟头堆积成小山般,几乎是以前半个月的烟量,可是她怎么会也没有在意。深夜里醒来,她透过房间的窗户看到爸爸在庭院里一根接一根吸烟,似乎还有叹气声。她原本打算第二天问问爸爸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练歌上课去电视台,她竟然转眼就忘记了。

她浑身寒冷。

是她的错,她应该在一切发生之前就察觉到,想出挽救的方法!可是她太久处在安逸之中,竟然对所有迹象都傻瓜般浑浑噩噩。

没有月光的黑夜。

爸爸脸上充满痛苦的挫败感:“离开公司……就会失业……我试过了……我没有用……离开公司我什么工作也找不到……”

她呆怔住:

“洛熙不离开的话,爸爸就只能失业吗?”

爸爸抱住脑袋,他胖胖的身子无力地慢慢坐到冰凉的石台上,漆黑的夜色里,那身影象一只疲惫衰老的大熊。

她凝望着这个男人。

目光里有某种不应该属于她年龄的悲伤。

“对不起……当初要不是你去拜托欧辰少爷……我就没有这份工作了……欧辰少爷如果也赶我走……我就……”爸爸的声音里似乎有哽咽,“对不起……我是没有用的人……失业……很可怕……很可怕……”

尹夏沫紧紧咬住嘴唇。

她的嘴唇很痛。

她的喉咙也火辣辣地痛起来。

第二天清晨,尹夏沫站在欧宅别墅的大门口,管家和女佣们恭敬地对她行礼,却告诉她昨天下午少爷已经飞去法国了。于是她拨打欧辰的手机,十几遍,手机那端传来的却永远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尹夏沫合上手机。

她坐在教室里,身边是同学们的说话笑闹声。夏天来了,树上有知了在不停地叫,透过玻璃,她看见洛熙手里拿着一些表格穿过广场走向学生处的方向。

下午放学以后,她先送小澄到画室。

然后——

她又来到了欧宅别墅。

“请您转告欧辰,”她对那个管家说,“如果明天之前不给我电话,那么,以后就请他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是我联系不到少爷啊!”管家惊慌地说。只有沈管家才贴身服侍少爷,他只是负责打理别墅。

她笑了笑,眼神淡定:

“您总会有办法的。”

晚饭时,洛熙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随时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孤儿院去。小澄默默吃饭,一双大眼睛哭得红肿,边吃饭边掉眼泪,泪水啪啪地滴在餐桌上。爸爸局促不安地说不用着急。洛熙平静地说明天他可以自己搭公车去孤儿院,领养手续等以后再交接也不迟。

尹夏沫的手指在筷子上僵硬收紧。

孤儿院……

孤儿院里十几个孩子上下铺地睡在同一个房间,每当有糖果点心发放,孩子们就会争斗打架。在孤儿院里,没有休止地被打算收养孩子的人家挑选,没有休止地又被送回来,被挑中的孩子得意洋洋,被送回来的孩子被其他的孩子们嘲笑。她曾经发誓再也不要和小澄回去孤儿院,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用什么样的手段,她也再不要回到那个地方。

而洛熙平静得仿佛毫不在意,他的笑容淡淡的,眼珠也淡淡的,就好像他早已知道结局会是怎样。

尹夏沫把鸡翅膀放到洛熙碗里。

“谢谢。”

洛熙的声音跟刚来那天一样,礼貌而疏远。直到晚饭结束,那只鸡翅膀还是静静躺在碗里,他动也没有动过。

夜晚十点,手机在尹夏沫的书桌上响起音乐。她低头凝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欧辰”,慢慢吸气,她让自己的心情先平静下来,再翻开手机。

“喂,我是尹夏沫。”

声音从手机的这端,遥远地,传到另一个手机那端。法国的蔷薇庄园里,欧辰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月光洒照着花园里的树木,隐约的浓绿色,如同他眸底的颜色般幽暗。

******

明亮耀眼的阳光从机场大厅的落地玻璃窗照射进来,地面的大理石映出来来往往的乘客们,广播里不停地播报各航班的情况。蓝色行李箱的轮子在大理石地面发出轻而空旷的声音。高高的机场大厅里,洛熙拉着行李箱走在前面,尹夏沫背着吉它跟在身后,两个人去办各种手续,彼此间一直沉默着没有说话。

小澄因为太难过,生病发了高烧,高烧到40度昏迷不醒。原本她想自己送小澄到医院去,可是爸爸和妈妈坚持要陪小澄去医院,让她去送洛熙上飞机。或许爸爸妈妈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洛熙吧,小澄高烧中也还喃喃喊着“洛熙哥哥”、“洛熙哥哥”,她就没有再说什么,独自一个人送洛熙到了机场。

终于到了快要登机的时刻。

机场大厅的中央。

洛熙站在尹夏沫面前。

他看着她,目光里没有任何感情:

“谢谢你来送我,回去吧。”

她轻声对他说:

“对不起。”

这是她能够做到的全部了,对于他,纵然有太多的歉疚,可是,这已经是她能够为他做到的最大的努力。

洛熙怔了怔,骇笑:“你怎么会对不起我?不用回去孤儿院,反而可以到英国留学,都是你向欧辰争取的不是吗?我心里有多么感激你,象我这样贫贱的人可以得到你们的施舍,将来一定会好好报答。”

她的手指握紧。

深深吸气,她试着想让他明白:“洛熙,我只能这么做,我不可以让爸爸失业,不可以让小澄不能再去学画,不可以全家人的生活没有着落。去英国留学总比回孤儿院要好很多,欧辰已经把今后几年的学费都转入英国学校的帐户,你只要安心学习就好。对不起,我只能选择这么做。”

“所以我说了,我不知道多么感激你。”洛熙仍旧轻笑,而美丽如黑玉般的眼睛,瞳孔却渐渐冰冷地紧缩。他明白,他怎么不明白,她完全可以漠不关心地看着他回到孤儿院,而她却为他争取到留学的机会。

只是——

心口处有冰冷的疼痛。

他抿紧嘴唇:

“只是,如果是小澄,你也会将他送出国吗?”

尹夏沫的身子僵住。

她的喉咙又干又涩,说不出话来。不,小澄是她最爱的亲人,她不会跟小澄分开。

洛熙看懂了她的表情,冰冷从他的心口处渐渐冻凝住全身:“是啊,你不会抛弃小澄,因为你爱他。”

过了几分钟,他摇摇头,又用嘲弄的声音说:

“而我只不过是无意中经过的路人,能够得到你们的恩惠,便应该无比感激才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太过贪心,连亲生父母都会将你抛弃,又有什么资格奢望得到别人的爱呢?”

她闭上眼睛。

她可以听出他声音里的脆弱,可以听出他声音里的悲伤。他是她的同类,她想过要防备他,却从没有想过要去如此深刻地伤害他。但是,她不可能让爸爸再去经受失业的痛苦,不可能在欧辰那里表现得太过激烈,那样只会让欧辰变得更加危险。

“小澄和爸爸都是真正喜欢你的。”

她低声说。

“喜欢我?”洛熙大笑,笑得似乎喘不过气,“喜欢我才要将我再次送回孤儿院?宋夫人也说喜欢我,也是因为喜欢我才眼睁睁看着她的儿子把我当作小偷报警抓走?妈妈也说喜欢我,难道她也是因为喜欢我才把我扔在游乐场,让我象白痴一样等她等了三天三夜?”

尹夏沫说不出话。

“这样的喜欢太廉价了。”唇角慢慢透出冷漠残酷的味道,他眼神冰冷,“廉价得连一元钱一只的面包都不如。”

空旷的机场大厅。

落地玻璃窗洒进灿烂阳光。

尹夏沫望着洛熙。

她的眼睛里有种夜风般的沉默:

“没错。今天我能为你做到的只有廉价的这些,你不原谅我也好,恨我也好,觉得我太过自私伤害了你也好,如今的我只有依附于别人才能照顾好我的家人。……你要是真的恨那些伤害过你的人,那么就请你变得强大起来,等你强大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或者我们才会真正地开始懊悔。”

说着,她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是参加超级明星节目所得到全部的奖金,我帮你存进去了,到了英国你可以取出来用。”

洛熙沉默地看着那张银行卡。

她拉开他的手掌,将卡放到他的手心,然后打起精神,仰头对他微笑:“希望回国以后,还可以再遇到你。”

机场广播里开始请飞往伦敦的乘客登机,这时,洛熙眼底闪过抹奇异的神情,他突然问出一句很突兀的话——

“你喜欢我吗?”

她怔住:“什么?”

“欧辰要我走,应该是怕你喜欢上我,对不对?”

“……对。”

“那么,你喜欢我吗?”

她想了想,摇头:“跟你无关,若是有男孩子太过于接近我,哪怕不是你,欧辰也同样不开心。”

“不喜欢我,那么我走了,你会忘记我吗?”他沉声问,低低的声音莫名地动人,让她仿佛中了蛊咒般有短时间的眩晕。

她避开他的眼睛:

“我没有时间去想你。”

洛熙紧紧地凝视她:“多么现实多么冷酷啊。”

“对不起,”她低声说,“我必须要让自己变强,才有能力保护我身边的人。你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不会再让类似的事情重复发生。变得强大必须要付出许多努力才能做到,这样的话,怎么会有时间去想你呢?”

“好。”他斜瞅她,“不知道如果和你有重逢的一天,究竟会是什么样的情景?说不定你会已经强大到需要别人仰视的地步了。”

“我只想能够保护我的家人。”她依然平静地说。

“可是,怎么办?”洛熙叹息。

“……?”

“我不想让你忘记我啊,虽然我并不喜欢你,可是就这样轻易被人忘记,心里会很不舒服呢。”他忽然瞅着她,笑得就像倾国倾城的美丽精灵。

她突生惊觉。

后退一步。

而他却已经握住她的肩膀,右手托住她的后脑,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广播里不断催促登机的播报声中,他低下头,吻上她的嘴唇!

她惊骇地挣扎。

洛熙起初只是想要恶作剧般地吻她一下,只要她不会忘记他,只要在她的心底留下一点点的烙印就好。可是,她的嘴唇那么柔软,她拼命挣扎的身子那么清香,她惊恐睁大的眼睛里仿佛有闪耀的星芒。

而他,就要与她分离。

他屏息。

然后。

深深吻了下去。

辗转着,吸吮着,两个人的嘴唇紧紧地吻着,他的嘴唇灼热滚烫,她的嘴唇清甜柔软。脑中一片空白,心在胸口狂乱地跳动,他拥紧她越吻越深,无法呼吸,无法去想,吻住她就仿佛再也无法放开她。

明亮宽敞的机场大厅里。

所有的人们都看到了那浪漫唯美的画面。

美丽的少年。

美丽的少女。

少年和少女拥吻在一起,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洒进来,照耀两人的周身。阳光是金灿灿的,少年拥吻着少女,那个吻也恍若是金灿灿的,光华万丈,纯洁,透明,美好得仿佛是镶

嵌着纯金花边的油画。

吻了有半个世纪那么长。

洛熙心神恍惚地慢慢放开她,怔怔地看着她唇片上殷红的吻痕,他静静地等,等了又等,却只是看到她的神情从愤怒慢慢又恢复成一贯的淡然。

“为什么不打我?”

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常理来说,被强吻的女孩子应该会立刻巴掌就挥过来才对。

“怕弄痛我的手。”尹夏沫掏出手绢来擦拭自己的嘴唇,语气平静得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今年夏天苍蝇蚊子叮人很凶。”

洛熙的表情僵住。

心口一阵闷痛,他深呼吸,眼底有凝重的暗光:“我会回来的。你告诉欧辰那小子,他今天所害怕的事情,到时候我会加倍送还给他。”

“想说你就自己去告诉他。”

她淡淡地回应。

“×××次航班的乘客请抓紧时间登机。”

机场大厅的广播里甜美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尹夏沫将手里的机票递给他:

“祝你到了英国一切顺利。”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也觉得自己客套生疏得可怕。在他面前,不知为什么,她总是习惯将自己防备得很严,唯恐只要泄露出一点漏洞,就会溃不成军。

洛熙接过机票。

他望了望四周的机场大厅,空旷的大厅里满是行色匆匆的陌生人,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阳光金色而晃眼。如此平静的世界,任何人的来去,任何人的悲喜,仿佛都是如此的寂静无声。

“我会好好照顾牛奶。”她对他说。猫不能被带上飞机,那是她和小澄送他的礼物,他曾经也那样喜欢过它。

“把它送人吧。”

洛熙漠然地说,拉起蓝色行李箱往登机的入口走去。

“等一下!”

她喊住他,从肩上将一直背着的吉它拿下来,也递给他。他怔了怔,手指轻轻抚摸吉它上银色的琴弦,“嗡”,低沉的回声。他抿紧嘴唇,抓过吉它大步继续向前走去。

尹夏沫站在原地。

她静静地望着他的背影,看着他越走越远,看着他通关,看着他将机票放到机场小姐手中,看着他冷漠地再没有回头。静静的,她心底某个地方仿佛破了一个洞,仿佛有什么东西正沙漏般渐渐逝去。

洛熙走了。

临走的最后一刻,他将吉它丢弃在入口的外面,机场小姐吃惊地喊他,他只是摆摆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被丢弃的吉它静静躺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

尹夏沫静静站在机场大厅中央。

那天,仿佛是那年整个夏季阳光最灿烂的一天。透过机场大厅的玻璃,吉它的琴弦被阳光照耀得恍如有无数光芒在闪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泡沫之夏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泡沫之夏 泡沫之夏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 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