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建国爹给建国打电话来了,两件事:一、他给顾家找的保姆顾家满意不满意;二、让建国给他哥建成在城里头找一个工作。家里盖房子,需要钱。而且,提出了条件,必须找一个挣钱多活儿还不要太重的营生。

顾家对建国爹给找的保姆小夏很满意。小夏刚来时连煤气灶都不会使,现在,在小西妈的调教下,她照料一家人日常的卫生、就餐、采买完全没有问题。这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子,可惜文化水平太低,上到小学四年级父母就不让上了,村里人认为女娃儿学文化是白费钱。小夏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小夏之所以要进城打工,就为挣钱让她惟一的闺女上学。闺女能上到哪儿,她就要供她到哪儿。这使小西妈对她的印象颇好,觉着她有主见,有志气。同时对何建国家心存感激,看来为找这个保姆,他们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小夏对顾家一家印象也好,觉着他们对人客气,给的工钱也高。来这么长时间除一件事让她难以释怀外,其他方面,都还觉着不错。那事说起来不大,但着实让她羞愧。那天晚上,晚饭后,小西爸妈散步去了,小西、小航也都不在,就她一人在家。她干完了厨房里的活儿,干完了所有的活儿,看看确实没什么可干的了,就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沙发前是一个茶几,茶几上他们家习惯要摆上一玻璃盆洗好的水果,谁想吃随时就可以吃。来到城里后,小夏才知道吃东西不光是为饱肚子,也不光是为解馋,还为营养。这家人很注意营养,剩菜一律不留,全部倒掉,说是对身体不好,让她在心疼的同时,也长见识。比如,她现在就知道吃多了盐不好,而在家里头,她闺女都把咸菜当零嘴吃。为这个她特地上街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闺女以后可不敢这样吃,吃多了盐会得很多的病。她之所以要上街花钱打电话而不在家里头打,就是为了那件事。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经不住面前茶几上那盆水果的诱惑,就拿了一个苹果吃,没想刚咬了一口,小西回来了,正好撞上。小西当时没说什么,回去后却跟她丈夫说了。第二天,建国兄弟就专程来找了她一趟。小夏分辩说苹果是他们让她吃的,电视也是他们让她看的。她没说谎。她一来他们家人就说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拘束,没事了可以看看电视;水果什么的,想吃就吃。何建国当时就质问她为什么有人的时候不吃?她说不好意思。他说背着人就好意思了?当面不吃,背后吃,叫你,你会怎么想?她一下子不说话了,没话说,建国兄弟说的全点在了穴位上。接下来建国兄弟说的那番话她牢牢记在了心里,他说:“说是一家人他就能是一家人了?咱是保姆,是来挣钱的,不是来享受的。我知道你难,干保姆难,不在活儿多少,在于要整天跟人家住一块儿看人家的脸色。一家子人住一块儿还整天锅碰勺勺碰碗的呢,何况咱一个外人一个保姆?知道难,就得上心,严格要求自己,耍这些小心眼子,一天两天,行;时间长了,能行?”从此后小夏小心翼翼老老实实,当面不想做的事,背后也绝不做。比如往家里打长途,就算确定他家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她也绝不在他家打,自己花钱,上街上打。现在,顾家上上下下对她都非常满意。尤其是小西爸,有了小夏,他就可以安心做自己想做的事了,他不止一次在何建国面前夸奖小夏。

建国爹的第一件事何建国很容易答复了,而且是一个令大家皆大欢喜的答复。第二件事就令何建国颇犯踌躇:哥哥高中毕业,毕业后一直在农村干活儿,这样的经历想在北京找活儿干,上哪儿去找挣钱多活儿还不重的营生?他跟父亲委婉表达了这层意思。父亲说如果他办不到,让小西办,小西办不到,让她家里给办。口气很大,不容商量,颇有点儿给小西和小西家一个立功机会的意思。从他爹的角度想,他爹能有这样的态度完全可以理解——不是为他给她家找保姆,是为小西“做掉了何家的孙子”。个中原因何建国还不能对双方说,事情难,就难在这个地方:他不可能说他爹要求过分,同样,也不可能跟小西家理直气壮。他决定自己先办办看。他的同学同事朋友不少,但都是IT界的,一圈电话打下来,都帮不上忙,后来他想到了小舅子顾小航。顾小航在建筑行业,有比较多的工作适合何建成那样的人去做。他回家后跟小西说了这事,小西让他自己去跟小航说,她说因为简佳的事,不想跟小航打交道。

何建国给小航打电话,吞吞吐吐刚说了一半,没料到小航不仅万分热情,而且约他见面,说是见面谈,吃饭谈,他请客。当下就令小西警惕:小航想干什么?想收买何建国吗?没用。他和简佳的事,她说了都没用,别说何建国了。

小西猜得一点儿不错,小航对何建国的热情正是为了简佳。他不得不承认,简佳的话是对的——为了什么也不能不要爹妈。于是他决定改变战术,各个击破,先从姐姐开始。先是谈,让她将心比心,当初她跟何建国结婚时多少人反对啊,妈妈头一个就不赞成,结果呢,她还是跟何建国结了。妈妈也就认了。妈妈虽然厉害,但也非常聪明善于变通,真成既成事实了,她才不会为这个就不认她的女儿儿子。不料姐姐却说他这是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没看她为她那婚姻付出的代价有多大。然后说,“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辙——感情固然重要,条件上的般配也同样重要——我希望你比我好。”虚伪!谈不下来又想到收买。姐姐不是一直为姐夫没开上车耿耿于怀吗?正好,把他的车让给他们。他早就想换辆车了,一直找不到理由,这总算是个理由。他那车十一万买的,开了三年,先削掉百分之二十,每年折旧百分之五,六万,他三万让给他们,那三万算他扶贫。姐姐听他如是说边立马取钱办交接手续边不停地嘟囔:“到底是亲姐弟啊。”但是一涉及到正事就翻脸不认人,受了贿却不办事,如同贪官。眼下姐夫送上门来找他办事,他正好趁这机会跟他也套套近乎。姐夫虽说人微言轻,但从他那里刺探点儿情报总是可以的。

饭是在银悦酒楼吃的,那是家著名海鲜酒楼。等菜的工夫小航就把姐夫那点儿事给办了。当场给他手下的一个包工头打了电话,让那人给姐夫的哥哥安排一个瓦工的活儿,令姐夫十分感动。小航这边刚把这事落实,他那边马上打电话给家里通报。何家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说近日收拾收拾就让他哥早一点儿启程。早来早挣钱。于是,后来的气氛越发地好了起来,那顿饭真没白吃,姐夫一高兴,酒后吐了真言。

“要我说,简佳不错,年龄大怎么啦?年龄大省心!跟别人那个过怎么啦?你以为你那个就真的是纯洁处女啦?现在什么不能造假?鼻子眼睛嘴,直到处女膜!我要说的意思是,这其实就是一个观念问题一个心态问题。但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你的观念心态没问题,可是别人的有问题你怎么办?不错,是你娶媳妇,但你这媳妇是你自己的吗?No!她同时还是别人的儿媳妇别人的弟媳妇!啊,我们的儿子,我的弟弟,条件又不是不好,凭什么非要吃一盘别人吃过的剩菜?”姐夫说着一笑,“对了,顺便说一句,你们家的人一向最反对吃剩菜。”喝一口酒,又说,“你娶这样的一个人,丢的是大家的脸。尤其丢你姐的脸。她跟简佳一个单位还是朋友,简佳傍了一个大款傍了六年被人甩了,到头来,这人成了你姐的弟媳妇,你说你姐糟心不糟心!”

顾小航于是明白了,明白了后,愤怒了。与姐夫分手后就给姐姐打电话质问,在电话中痛斥小西虚伪,明明是为自己非要说是为别人。小西好不容易才弄清事情原委,怒不可遏。何建国说的那些事是不是事实?是。但是是一种片断组合的事实。归根结底,她反对他们俩在一起是为小航也是为简佳。何建国怎么这么小人没有原则?人家请他吃顿饭他就能背叛她给人家喂好话?放下电话后就去了娘家,得赶紧跟爸妈说明情况并商量对策。从女儿颠三倒四的诉说中,小西妈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那个儿子,是铁了心了!当即要给儿子打电话叫他回来,小西爸说算了,他在加班。小西说他肯定没加班,刚才跟何建国在一起,现在肯定是去了简佳那里。小西爸说:“小西,为什么非要把话说破呢?人都是有面子的,你把他捅穿了,于事无补不说,很可能会将矛盾激化。现在小航撒谎是好事,说明他心里是有这个家的,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当下说出了他的意见,不跟小航谈,跟简佳谈,正面谈。小西妈和小西闻言眼睛同时一亮,这主意不错,釜底抽薪!商量后定:这个周末,请简佳来家,由小西出面去请。

简佳接到邀请后立刻同小航交换了意见,都满怀信心,他们知道他们会反对,但坚信能够说服他们,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恋爱婚姻自主的意志应当受到尊重。小航甚至把想好要对他父母说的话对简佳演练了一遍:“爸,妈,也许你们说得都对;也许我和简佳结婚后将来会后悔。但是,谁也不能让我仅凭着这种种可能的‘也许’就去做另一种选择另一种决定,谁也不能让我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按照五六十岁的人的想法去走!是成是败,您让我自己走,自己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不容置疑,令简佳击掌称好。那天,简佳满怀与小航并肩作战的豪情去了顾家。不料到那儿以后情况出乎他们意料,小西爸把她叫去书房说要与她单独谈。事先,小航告诉过她,外人都道他们家是严母慈父,只有他们知道,关键时刻,他们家真正厉害难对付的是爸爸。妈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和世界上大多数妈妈一样。爸爸不,平时轻易不管事,但凡他要管的事,基本就没有管不成的,仅“单兵教练”这一着儿就叫简佳感觉到了他的厉害。他不跟他儿子谈,跟她谈,因她是外人她无法跟他们翻脸,而只要把她搞定,小航那边就等于是釜底抽了薪。但是,她不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简佳为爱情武装,无所畏惧!

书房里,小西妈坐在主谈的位置,小西爸坐在一侧,就这样也别想让简佳放松对他的警惕。小西妈先开的口:“简佳,毕竟你比小航年龄上大一些,成熟一些,所以我们还是想跟你谈谈,由你来把这件事处理好。”简佳不吭声,静待他们往下说。小西妈只好又说,“我们认为,你们俩不合适……”

尽管事先有准备,但在亲耳明确听到这话时,简佳的心还是直沉下去,本来准备义正词严来着,话到嘴边,变成了恳求:“阿姨,您也曾经年轻过——”

“是,我也曾经年轻过,爱过,被爱过,但是,爱情不是一切。简佳,如果你真的爱小航,就应该离开他。”

简佳决意反抗:“你们可以不管我不考虑我的感受,但是,你们难道一点儿不想考虑一下小航的感受吗?”

“当然他会痛苦一阵……”

“但也可能会终生痛苦!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因为父母反对无法结合而终生痛苦的例子,太多了。说我们都知道的吧,梁山伯与祝英台、林黛玉和贾宝玉!”

小西妈没话说了,停了好半天才说:“你那都是文学作品里的……”话说得软弱无力。

简佳很快地道:“文学也是来自生活。”

小西妈被击败。她是学医的,和学中文的谈论文学,岂有不败之理?简佳静静地直视着小西妈,眼睛里没有一点儿胜利时的自得,只有诚恳,还有无畏。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小西爸开口了:“简佳说得不错,文学也是来自生活。你所说的那类例子外国作品里也有:罗密欧与朱丽叶,小仲马和茶花女。然而,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什么也说明不了。因为,你能找出多少个因为离开茶花女而痛不欲生的例子,我就能找出多少个因为爱上交际花而家破人亡的例子;你能找出多少个因家庭反对而导致的爱情不幸,我就能找出多少个完全相反的人生悲剧。你说林黛玉贾宝玉没有结合是痛苦,我说他们没有结合是幸运——正是这及时的结束方式使他们的爱情得以永恒!……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想说,简佳,这不是讨论问题的方法!”态度平和,话里有话,一语双关,绵里藏针,令对方张口结舌无以逃遁,全无招架的余地。小西妈佩服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小西爸目光平静声音也平静,一如刚才得胜时的简佳。“正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今天,我们不说别人,只说自己。”在中文系顾教授面前,简佳彻底败下阵来,她想哭,极力忍着,这比直接哭出来更令人替她难受。小西爸妈对视一下,对这个女孩儿满怀同情,但又实在无法通融。倘若她爱的是别人,任是谁,他们都可以不管,但是事关他们的儿子,他们不得不管。“简佳呀,我们并不是要求你马上做出决定——”顾教授说到这里,打住。意思到了就行了,此刻不是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时候,也不是这个关系。从心里说,他们理解简佳,为她难过。

简佳泪水盈盈欲滴,但她就是不让它们滴,相反,深吸一口气,努力忍住,努力笑着,她开口了:“阿姨,顾教授,你们觉着我哪儿不好,给、给我指出来,我……改,行吗?”她在拼死抗争,哪怕对方射出的子弹正中她的十环,或者说,她已经做好了迎接那子弹的准备。

小西妈不无困难地开口了:“不是说你不好,只是觉着你们俩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简佳很快道。

倒是小西爸妈不忍心说出那个“哪里”,总觉着那太伤人了。片刻后,小西妈委婉道:“简佳啊,你看年龄上你比小航大四五岁,当然在目前看这没有什么,可是你想过没有,多了不说,十年之后,女的快四十的时候,男的才三十多岁……”

简佳飞快地接道:“我是豆腐渣,他是一枝花。我是谢幕时刻,他是精品阶段——这个问题我们已反复论证过了。达成的共识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人不能因为将来可能的失败,就放弃现在的努力。”小西爸妈再也说不出什么,不想说。简佳等了一会儿,看他们没有想说的意思,替他们说了:“阿姨,顾教授,我知道你们不肯接受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小西爸妈眼巴巴地看着简佳,希望她不要再说下去。毕竟,他们都是善良人。简佳却说了下去:“因为刘凯瑞。”小西爸妈同时躲开了简佳的眼睛,倒好像是他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简佳的声音继续:“这事使你们感到丢脸,是吗?”

“不不不!”小西父母异口同声,显得有一点儿乱了阵脚。他们没想到这个女孩子会有这样大的决心和勇气。

“那是什么呢?”简佳轻声问道。

小西爸妈没马上回答,屋里一片静寂。静寂中,小西爸开口了。他感觉到了简佳义无反顾的诚意,决定不再躲闪,以诚意对诚意。“简佳,曾经沧海,知道吧?……我们小航没有刘凯瑞有钱,相比起刘凯瑞来,他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薪族。你现在正处在孤独的时刻感情空白的时刻小航给了你慰藉,但是以后,你们一旦结合之后,日久天长之后,你终会有一天因为他不能为你提供给你曾经享受过的那种生活而……”他斟酌一下,“而遗憾。”简佳很快地道:“我不会的。”小西爸也很快地道:“我们如何能相信这点?”

简佳回答不出来了。

发行部主任来了,陈蓝又有一本新书即将推出,责任编辑仍是顾小西和简佳——这是陈蓝提出的条件,必须这两个人同时做它的责编。她认为顾小西和简佳是一对非常好的搭档,一个是“里”,另一个是“面”,缺一不可——于是,为把这本畅销书抓到手,社里决定让简佳仍回六编室,仍任副主任,与顾小西一块儿,把陈蓝的书做好。发行部主任来跟她俩商量新书宣传的事。简佳说她已经安排书评了,这一两天就可以落实。发行部主任说书评是必要的,但仅仅是书评,是不够的。现在的读者成熟多了,不像过去,一有评论家说好,他们就跟着去买。顾小西冷冷地接茬儿说那是肯定的,写在红包边上的书评,给钱就写的书评,倒了读者的胃口是早晚的事。简佳针锋相对说也不能一概而论,给钱就写的书评未必就不是好书评,巴尔扎克写作就是为钱,怎么样,部部名篇经典,评论家也是人也得吃饭!顾小西说那也不能为了钱就颠倒黑白,好的不好的一律叫好!眼看着就要吵起来了,发行部主任“啪”地一拍桌子,吓了她俩一跳,齐齐住了嘴齐齐抬头看他。发行部主任说顾小西的话给了他一个重要提醒,她的感觉其实就是读者的感觉,现在呢,做一本书仅仅是叫好太不够了,还要叫骂。安排几篇夸的,就要安排几篇骂的,让两边掐起来,掐得越厉害越好!这读者就得想了,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到底好不好呢?得,买一本瞧瞧!正说得流畅,“啪!”又拍了一下桌子,不无激动地连道:“哎呀你们看,我们怎么能把他给忘了!”他说的“他”是刘凯瑞。刘凯瑞暗恋陈蓝,首发式请他赞助一下绝对不成问题。听到这儿顾小西闪电般看简佳一眼,简佳不看她,只对发行部主任说她觉着这样做不太好。发行部主任说有什么不好?文化搭台,企业唱戏,双赢。说着抬腿就走,边走边道联系刘凯瑞的事就交给她们了,他马上去联系媒体。

刘凯瑞在办公室里等顾小西。约好十点,现在十点一刻了。这时门开了,顾小西随秘书进来,微汗涔涔气喘吁吁,路上堵车,最后一段路她是下了出租小跑着来的,她奉命来跟刘凯瑞谈给陈蓝的书赞助的事。明知简佳来谈会更有力度,但是简佳坚决不来,只好她来。刘凯瑞说本来可给她半个小时的时间,但现在只能给她十五分钟,下面他还有个台湾客户,顾小西立刻开宗明义直奔主题。

“我们要开陈蓝作品研讨会,需要赞助。”

“为什么找我?有这个实力的企业家多了。”

顾小西愣了愣,而后道:“咱们不是认识嘛。”

“不会仅仅是因为认识吧?顾小西,你找我,是想知道简佳在我这里还能不能兑换出钱来。”

“你怎么会这么想?”

“那你让我怎么想?”

“刘凯瑞,你要是真这么想,就有点儿自作多情了。实话说,我是奉命而来。奉我们发行部主任之命。”

刘凯瑞略有点儿失望,但很快掩饰住了,片刻后问:“她怎么样?”没说谁。但顾小西立刻会意。

“她想结婚。她想有个家。”

“对你的这番话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简佳还是爱我的。只不过由于我无法给她婚姻,而被迫离开了我?”

“这个你得去问她。我只是在说我的看法。刘凯瑞,你不跟人结婚还要拴着人家,不觉着自己有点儿自私了吗?”

“纠正你一点,不是‘不跟’她结婚,是‘不能’。我有老婆。”

“你跟简佳说你跟你老婆早没什么感情了……”

刘凯瑞再次纠正她:“是没有爱情。但是我不能抛弃她。她是在她少女的时候跟的我,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的我,几十年了,我们已经是亲人了。我能说,为了自己的爱情,就不要亲人。叫你,你能吗?”

“刘凯瑞,凡事都要将心比心。在你那里,爱情不是一切;在人家那里,同样如此。人简佳三十多了,人家要结婚要生孩子!”

“可以。我把她办出国外,我们就可以生孩子。”

顾小西没想到,旋即,感到一丝喜悦。为简佳,也为她自己和她爸妈。简佳的问题解决了,小航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当然他会痛苦一阵子,痛苦一阵子总比痛苦一辈子强!这时她注意到刘凯瑞开始看表,忙收回思绪抓紧时间说正事。“说走题了说走题了!陈蓝的研讨会,刘总一定要支持哦!”

刘凯瑞道:“陈蓝的研讨会,我一定不支持。”

小西叫:“我们头儿会杀了我的!”

刘凯瑞笑:“顾编辑,你就这么跟人谈生意吗?”

“你想让我怎么谈?”

“你要从我这里拿到钱,你就要给我一个等价交换的理由。”小西一听暗叫不好,想这事看来得黄,她能有什么给刘凯瑞“等价交换”的?这时听刘凯瑞道:“叫她来跟我谈。”

小西明白了。“好吧,我跟她说。但我不能保证她来。”

“还有一个条件,不能赞助陈蓝。”

“你想赞助谁?”

“除了陈蓝。”

小西笑起来:“刘总也在乎这个?”

“只是不想误导别人,主要是,不想误导陈蓝。我尊敬她。”

小西收起脸上的笑,肃然。想,难怪简佳会爱上这个男人,他不仅有能力有事业,的确还有着不少值得一爱的品质。

从刘凯瑞那儿离开后小西没有回单位,直接回家。何建国奉命去湖北“技术支持”,走前交代她说他哥哥这几天就到,让她这几天争取下班早一点儿回家,他哥哥头一次到北京,一个人,人生地不熟。何建国在电话中已把家里的地址以及行走路线详细跟他哥说了,他哥虽说没出过远门,但是对一个大学都能考上的高中生来说,这点儿困难应当不在话下。小西对于何建国要她好好接待他哥的要求,满口答应诚心诚意。她对建国那个哥哥印象不错。那人话不多,心很细,知道体谅人。小西在何家,他常让他老婆替小西干这干那,干活儿,都是他老婆干重活儿,让小西打下手。为此,她对那两口子满怀感激。

小西往家赶,她回来得很是时候,建国哥何建成正等在她家门口,但让她始料不及的是,等在家门口的,还有建国爹、她的公公。何建国并没说他爹要来啊。把父子俩领进家里,借出去买菜的工夫给何建国打了个电话,质问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他爹要来的事。何建国说他真的不知道他爹要来,听口气不像是假的。他爹来干什么,总不会专程来送何建成吧?何建成三十多了又不是没文化,就算没来过北京,也用不着人送。多一个人来多一份花销,他家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他爹来肯定有事,当即高度警惕,她那个公公,绝对是没有大事不登门。他会有什么事?哪方面的?她办得了办不了?他总不会逼着她当场给他生出个孙子来吧。同时给小航打了个电话,通报了何建成已来的消息,让他做好接待安排的准备。电话中小航态度冷淡,但是答应了。答应了就成,态度如何她不在乎。

建国爹这次来还真没别的事,还真就是为专程送他的大儿子。严格说不是为“送”,而是要亲眼看着顾家给大儿子把方方面面的事情落实好。他不相信老二,老二在他媳妇他丈母娘面前太。老大不爱说话,遇事从不争,安排得不满意他绝对是委屈着自己。老大是他心里的一块病。那年,在天桥上,老二媳妇说的那番话虽让他恼火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您没这个能力供他您应该为此感到惭愧才是!”不仅为没供大儿子上学惭愧,还为这些年为了供二儿子上学,大儿子跟着他吃苦受累、到现在连自己的房都没有而惭愧。所以在最后时刻他决定,亲自送大儿子来北京,如有什么不妥,他还可以出面为儿子说话,为儿子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新结婚时代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新结婚时代 新结婚时代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6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