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德蓝岛勇士之旅

第四章 德蓝岛勇士之旅

1

第二天中午,下定决心的我终于拉着阿武来到路德维希所说的德兰中心广场报名。

好歹我也跟着爸爸妈妈走南闯北,经历过无数次冒险,也积累了很多经验和胆量,就凭我的这些自身优势,说不定就能赢得胜利,向王许愿回家呢!

硕果果,加油!无论有多困难,你都要拿下这次比赛的优胜!

刚来到中心广场,我就看到门口挤了一大堆人。大家的情绪都很高涨,似乎早已按捺不住期待已久的心情,连在排队过程中,都在互相谈论着勇士大赛的事情——

“这次的比赛用的道具还会是度王经的钥匙吗?”

“那当然,这可是勇士荣誉的象征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世上真的有度王经吗?”

“唉,这谁知道呢。反正还有什么比向王提要求更加吸引人的”

……

通过这些对话,我大致上对这个勇士大赛有了初步了解:这是一个三年一度的比赛,每一届的比赛规则都会有一定的变化,但有一样东西是唯独不变的,那就是比赛道具:开启度王经的钥匙。说到度王经,从许多人的口气中判断,那应该是岛上的一件传说中的宝贝。但既然是“传说中”的,所以到底有没有这玩意儿,目前也没有定论。所以这把度王经的钥匙在这些参加比赛的人看来,并不是一件和宝贝有密切联系的物件,而只单单是一个荣誉的象征罢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我的目的很简单:打败所有人取得优胜,然后向王许愿——让他送我回家!

“蝈蝈!窝相信你一定会喔得胜意的!”阿武看到我自信满满的模样,琥珀色的大眼睛里也闪烁着无比的激动。

“当然啦!阿武,你就等着看我的精彩表现吧!哈哈哈哈!”我捏着拳头仰天大笑三声,然后和阿武排到了队伍的最末端。

排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轮到了我们。

我站在报名台前,兴致勃勃地说道:“我要报名参加大赛,我的名字叫硕果果……”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工作人员打断了。

“是岛上居民吗?”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问了我一句。

“呃……不是。”

难道……会有什么问题吗?我心里有些忐忑。

“那有没有特许证?”工作人员看都没看我一眼,冷冷地说道。

“啊?”我张大了嘴巴,茫然地望着他。我没有听错吧?不用报名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吗?”他放下笔,不耐烦地抬起头说,“岛外人士如果没有特许证,是不能参加德蓝岛勇士之赛的!”

轰隆隆——

我感到像是有一道炸雷在我的头顶炸响——我竟然不能参加比赛!

那个工作人员不再理会我,挥着手催促着后边的人:“下一个!”

“请等一下!”我着急地一个上前,抓住了,“我真的很想参加这个比赛,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能让我报名吗?那个……能不能通融一下?反正就是报个名嘛!”

“不好意思,这是比赛的规定,你这个情况是不能参加‘德蓝岛勇士之赛’的!”那个工作人员冷着一张脸,依旧用那种公事公办的口吻清清楚楚地告诉我。

这时,一个颀长的金色身影从学生会内堂走了出来,那高傲的姿态,目空一切的眼神,除了辰玄野还有谁!

他的出现,令报名处瞬间一片安静,所有人都既崇拜又敬畏地望着他。

当他看到我第一眼的时候,脸上突然流露出讶异的神情。

哼!没想到我还活着吧!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看来你是安然无恙了。“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辰玄野说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你也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那当然!”我双手一叉腰,趾高气昂地说。

“你好像应该……没这个资格吧!”辰玄野边说,脸上边展现出讪笑的神色。

“哼!用不着你来管!”我头一扭,满脸的不屑。

“你可能不知道吧?这次的勇士大赛我可是总负责的,只要是跟比赛有关的事情,可都得归我管。”辰玄野用一种看好戏似的口吻说着。

“你!”这个混蛋居然就是这次比赛的总负责!我捏紧了拳头,胸部剧烈起伏着。

“蝈蝈……不能包……怎么办?”阿武也着急得看着我,一筹莫展。

“请让她报名!”就在我怒不可竭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路德维希!

“这是我的嘉宾准许证,可以报两个名额的人次!”路德维希好整以暇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烫金的邀请函——这应该就是他说的嘉宾准许证了吧?

“路德维希,你应该知道给你这张特殊准许证是鉴于你的身份吧?”辰玄野双手抱着胸,一副自大的神情,“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虽然我们西部地区举办的勇士大赛危险程度没有南部地区的冒险者考试那么高,但像你这样,我看还是多带个保镖比较好。”

“谢谢关心,不过,用不着。”路德维希礼貌地回应了辰玄野。

“哼!到时候万一有什么不测,可千万别搬出你那沃尔里希皇室的背景说事!”

辰玄野说完,便愤愤地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猛地一转身对工作人员说:“给她报名!”说完就转身走进了内堂。

“你是……皇室的?”我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路德维希,还真不用说,路德维希无论从谈吐还是举止上,还真是处处透露着皇室的气息。

“殿下是沃尔里希皇室的长子!”一旁的福特自豪地向我正式“公布”了路德维希的身份地位。

沃尔里希皇室的长子?那不就等于是,路德维希是个货真价实的王子?难怪福特一直称他为“殿下”,我原本还以为这只是个单纯的敬称呢!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周围都升起了粉红色的泡泡。

“这是报名单,快点填完给我!”工作人员催促着将报名单递给了我。

我激动地接过报名单,手指依然有些颤抖,虽然还没有正式参加比赛实现自己的心愿,但此刻我已经很满足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啊!

上帝爷爷啊,你对我真是太眷顾了!

2

第二天终于到了德蓝岛勇士大赛的日子。

比赛场地安排在德蓝岛西面的原始森林。一大早,我就来到了森林入口,那里已经有不少人等在那里了。远远地,我就看到路德维希像明星一样被众多参赛者簇拥着,看来他的魅力不小嘛。

“路德维希!”我走上前去,向人群中的路德维希打了个招呼,“这次能参加比赛多亏你帮忙啦!”

“举手之劳罢了!“路德维希冲我温柔地一笑,令我不由地一阵心神荡漾,“对了,我找了一些朋友同行,你要不要一起加入?这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路德维希向我发出的邀请。

“好!”我爽快地一口答应了路德维希的邀请,确实一开始大家对比赛还不了解,还是集体行动比较可靠一些。

除了路德维希之外,其他五位选手分别是临时小组里是除我之外的唯一女生宋夕薇、长相俊美拥有着公爵头衔叫艾伦的少年、瘦小得有点獐头鼠目的绰号为“猴子”的男生、南非最大矿产巨头的儿子玛吉还有德蓝岛头脑第一的才子克米特。

我细细地打量着他们,却无法从他们的表面猜测出他们的实力。

虽然西部森林地处偏远,但今天全岛的人几乎都来了。助威的、凑热闹的把现场围得水泄不通。还有很多人已经准备好了花环,准备给得胜归来的勇士亲手戴上。

现场停了两架直升机、四辆越野车,不过不像是给我们选手准备的。倒是辰玄野和他的那群手下,守在吉普车和直升机旁边,全都一副野战装扮。辰玄野穿着象征着他个人标志的绣着太阳神鸟的紧身金色猎装,蹬着一双长筒军靴,整个人威风凛凛,闪闪发光,好似一位金戈铁马的将军!而他的手下,全都穿着绿色迷彩服和高绑军靴,就像是将要打野战的部队。

这阵势,他们是准备要做什么呀?我疑惑地瞄了他们几眼。

这时工作人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地图和一块手表似的东西。发完东西,裁判就走到我们面前,对我们所有选手激情高昂地说:“现在宣布这次比赛的规则:刚才你们已经拿到地图了,这次比赛的内容就是按照地图的指示,到达地图上标出来的那座名为赫利俄斯的山,再拿到山顶的太阳神石碑前摆放的度王经钥匙。第一个穿越森林拿到钥匙回到这里的,就是本次比赛的优胜者,也就是本届的德蓝岛勇士!”裁判炯炯有神地望了我们每个人一眼,又说,“当然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个森林里潜伏着众多危险,要是谁中途想退出或者遇到了无法应付的困难,那么就按下刚才发给你们的警报器上的按钮!”

裁判举起一块手表样子的东西(也就是刚才发给我们的一件东西),指了指上面一个按钮继续说道:“当你们按下这个按钮,救援部队就会立刻收到你们的求救信号,然后在三分钟之内赶来救你们,所以,请相信你们不会存在任何危及生命的危险。可是这样的话,你们也就失去了比赛资格,将从这次比赛中淘汰!”

所有选手望着手里的地图和警报器,表情各有千秋,有自信满满的、有迟疑的、有迷茫的、有跃跃欲试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当场弃权。

哼哼!很危险吗?越危险才越好玩呢,而且我已经进去过一次了,它早就激起我的冒险因子了,这次就让我把它闯个天翻地覆吧!我捏着地图踌躇满志。

路德维希站在我身边,低着头看着地图,似乎已经开始盘算。他今天穿了一套镶金边绣着金色紫荆花的猎装,脚上穿着长靴,双手戴着白手套。这给他天生的贵气和优雅更增添了一份英气,犹如一位驰骋沙场、运筹帷幄的王者。

“好了!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大家可以进入森林了,记住千万要小心,应付不过来时就按警报器求救!”裁判一一打量着我们所有人,做了最后的提醒。

裁判的话说完,各位选手就陆陆续续地走进森林。

我和阿武刚要进去,突然一个冷冷的奚落声像一支利箭射碎了所有温馨的感觉。

“小心点哦,别刚一进去就被熊给吃了!”

又是这个臭小子!我眼角抽搐了两下,恼火地转过头。只见辰玄野双手抱胸站在我面前,嘴角挂着一抹冷冷的讥讽的笑容,微微上扬的眼角透着一丝隐隐的不可一世。

那天在冰库里共患难后,我对辰玄野的看法改善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样针锋相对了。可今天他居然又对我施展起了毒舌功,真是让人气愤!

我斩钉截铁地告诉他:“我绝对不会按警报器的!”他越是瞧扁我,我越是要让他刮目相看!这次我绝对不会重蹈覆辙了,我绝对不会再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话不要说得那么满,否则很容易后悔!”辰玄野半眯着眼睛望着我,魅惑的笑容在脸上漾开,就像一朵罂粟花,美丽却危险。

“我硕果果说到做到!”说完我扭头和阿武一起走进了森林。

“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背后传来辰玄野的叫喊声。

嘁!我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当他又抽风了。

3

一脚踏入森林,时间和空间在德蓝岛似乎发生了错位。七扭八歪的树干或直蹿高空,或由同一根部分别长出,再紧紧地缠绕在一起。繁茂的枝叶会在半空中搭起一个密不透风的天棚,把整个森林罩在了里面。人置身其中,就仿佛与世隔绝了一样,昏暗的视线,令人忘记现在只是上午九点。

森林异常的安静,清晨的露水滴落时发出的叮叮咚咚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着,偶尔有一大滴的积水砸中我们。地面和植物全都湿漉漉的,泥泞的地面、扭来扭去的蚯蚓和到处跳来跳去的青蛙,以及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令我们的行走更加困难。

在一片平静背后,不知道潜伏了多少危险。那些休息够了的动物,此时正无声无息地潜伏在某处,等待着猎物步入它们的猎捕范围。在原始森林里长大的我,能清晰地嗅到潮湿的空气里带着血腥味的杀气,感觉到一片平静中蔓延的波动。

其他的选手也像我们一样纷纷组队进入,果然大家刚进森林时都不急着分开,在没有熟悉路线、了解森林时单独行动是很危险的,这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果果,你害不害怕啊?这里好阴森啊……”宋夕薇靠到我身边,惶恐地打量着四周茂密阴沉的森林。

我刚想开口,安慰她我会保护她的,艾伦公爵就先一步挤开了我,凑到宋夕薇身边,拨了拨红铜色的头发,殷切地说:“夕薇,你不要担心,我会誓死保护你的!”

宋夕薇狐疑地瞄了他一眼,礼貌性地微微点了点头。

“夕薇,你有没有擦驱蚊水啊?你这样漂亮的皮肤被咬坏就可惜了!夕薇,你的包重不重啊?我来帮你背吧……”艾伦公爵体贴入微地问东问西,好不殷勤。

呵呵……看来护花使者这个位置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大家为什么要参加比赛啊?如果你们拿到了度王经钥匙会向王提什么请求呢?”“猴子”在人群中蹦来跳去的,精神十足,他笑嘻嘻地问所有人,可惜没有人搭理他。

艾伦公爵只顾着讨好宋夕薇,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而克米特则一声不吭地埋头赶路,每走一段都会留下一张纸牌。玛吉边走边把玩着飞刀,不时射下树上攀爬着的蜥蜴、毒蛇和毒虫,箭不虚发。看来不只有我是探险高手,其他人也深藏不露啊,一个身手了得,一个心思缜密、步步为营,要想获得优胜比想象中难多了。直觉告诉我——这将是场硬战!

路德维希拿着地图,当着向导,在所有人的配合下很快我们就穿越了密林,来到了沼泽地。

这里是一片死亡之地,到处是深浅莫测的泥潭,就连四周低矮的灌木,也掩藏着死亡的气息。一阵阵腐烂的气息扑鼻而来。这里没有生命的足迹,仿佛任何生命踏入,就会被那些危险的泥潭给吞噬,这里只让我想到一个词——人间地狱!

泥潭的四周是一片没有层次的树林,有很多参天的老树,虬曲嶙峋的枝干互相交叉掩映,为沼泽遮蔽了绝大多数的阳光。偶尔在泥潭中央的干地上会透过这些枝干看到天空,惨白的阳光透过树影斑驳地落在地上,形成不大不小的光圈。

在古树的周围不仅生长着很多新生的树苗,更多的却是枯死倒伏的木桩。这里独特的环境为一些生灵提供了栖息和繁衍的场所,例如蛇类。

对于不喜喧嚣的蛇类而言,这种没有外人滋扰的生活无疑是最惬意的。是他们安心地在这些枯树间定居,呼吸着空气中腐烂的气味。时常可以看到色彩斑斓的蛇盘成圆形地,懒懒地歇在枯萎的树丛之间。活泼一点的往往在树干和树干间构成的空隙管道之间,来来回回自如的穿梭着。蛇类并不喜欢外人的侵入,它们对于侵略者的攻击是毫不留情的。经常可以在灌木中看到动物的白骨,或许正是这个原因。

我们所有人都拿着一根细长的木棍,每走一步都要戳一戳前面的路,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前挪动。泥水在我们的践踏下时不时冒出一串不连续的小泡,这些浑浊的液体中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不安,这种泥潭沼泽很容易让我联想起影视剧里一幕幕活人被慢慢拖入沼泽泥潭里的情形。联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连头皮都酥麻了起来,手有点微微颤抖,几乎要握不住手里的木棍了。

“把手给我。”路德维希看到我苍白的脸,朝我伸出手。他紫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是那么温柔,就像是傍晚从天际慢慢晕染开的淡紫色晚霞,渗透入心里,一点点把我们的心灵软化。

我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抓住了他朝我伸来的手。他的手有点凉,不是能令人心灵温暖的柔软,但是很坚定,令我惊慌的情绪也冷静镇定起来。

他拉着我的手,把我护在我身后,我跟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往前走,感觉他修长挺拔的身躯帮我挡去了所有的危险。我两颊热热的,心怦怦直跳,眼前只有路德维希的背影,几乎已经忘记了这里正身处沼泽中。

“啊——”这时,一个尖叫声划破了整片沼泽,也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

大家都随着叫声的方向望去,只见“猴子”正半个身体陷在泥潭中,并且还在一点一点往下陷!“救命啊!快救救我——”“猴子”两条胳膊在半空慌乱地挥舞着,可是他很快又吓得不敢动弹了,因为越是挣扎下陷就越快。他望着我们,脸色像卫生纸一样煞白,因为惊恐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凸出,额头上布满了冷汗。

所有人都惊恐地望着眼前的景象,浑身因为恐惧而颤栗。

“快救救我啊!我要坚持不住了!”才没多久,“猴子”又往下陷了一大截,“猴子”顿时慌得魂飞魄散,呼天喊地。

我正要冲上去救“猴子”,却被玛吉喝止住了。“这是比赛,你救他就等于给自己留下个后患!我们所有人都不是队友,而是对手!”玛吉疾言厉色地对我说。他的话令所有人都愣住了,那些跟我一样想救猴子的人都犹豫了。

怎么办?难道就因为他是我的对手,我就要见死不救吗?这样的事情我做得出来吗……

“不要啊!快救救我,求求你了!”“猴子”一下子慌了,脸色惨白,低声下气地哀求着我,令我看了于心不忍。

“要我们救你,可以,不过你要弃权退出比赛。等你按了警报器,我们马上把你救上来!”马吉望着他,冷冷地说,语气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我……我不想放弃比赛……”“猴子”用力摇着头,眼神不停闪烁着,内心做着激烈交战。

“那你就等着被活埋吧!”玛吉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对我们所有人大声说,“我们走!”

“我要留下来救他!”我坚定地说。如果要我泯灭良心,那我宁愿放弃优胜!

“随便你,要留下你就自己留下吧!”马吉冷冷地瞪了我一眼转身离开,克米特木然地望了我们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路德维希……”我望着路德维希,不敢开口要求他留下,因为我的决定太过自私,完全没有考虑到他的想法。

“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路德维希望着我,坚定地说,眼神里竟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

望着他如蓝宝石般清澈明亮的紫蓝色眼睛,我突然感觉鼻子酸酸的。没想到,他居然这样坚定地相信着我……

“果果……”这时,宋夕薇唤了我一声,似乎要给我说些什么,刚要走过来却被艾伦公爵拉住了。

“夕薇,不要管这两个傻子了,我们快走吧!”艾伦公爵用看疯子的目光瞟了我们一眼,然后强硬地拖着宋夕薇离开。宋夕薇依依不舍地回头望着我们,但最后还是被带走了。

很快,沼泽地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突然间世界变得好安静,只剩下“猴子”不停地往泥潭内下陷的汩汩声。泥潭内不停地冒着泡,仿佛是沸腾的地狱之河,要把我们全部吞噬。明明是三十多度的气温,这里却令人感觉渗透皮肤钻入骨头的寒冷。仿佛站在这里的人,都被剥去了一层层保护,只剩下赤裸裸的恐惧。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把内心慌乱的感觉全部驱赶出去。我伸手把木棍递给“猴子”,“猴子”欣喜万分地抓住木棍,在我和路德维希的合力协作下,他终于从泥潭中脱身而出。

“谢谢你们,太感谢了,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们的救命之恩!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此刻刚刚被我们弄上来、就像条在泥潭里打过滚的泥鳅似的“猴子”感激不已地向我们道歉,他的感激之词就像是演讲,长得令人不耐烦。要不是我们阻止,告诉他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估计他说到天黑也说不完。

等“猴子”换好衣服,恢复了人模人样,我们三个就赶紧上路了,按照地图前进。

4

比赛还没有开始多久,我们的小组就出现了分裂,现在,就只有我、路德维希和刚刚被我们从泥沼里就出来的“猴子”了。我们走出了沼泽地,又钻进了丛林。

头顶茂密的枝叶就像一个天棚,把天空都遮蔽了起来,黑暗一下子笼罩着我们,我感觉心上仿佛压了一块大石。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片丛林很诡异,仿佛有一双双敏锐的眼睛正盯着我们,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可是当我转过头四处查看时,却没有发现什么。这片丛林和其他丛林看起来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动物少了些……不过这却令我很在意,为什么这里的动物那么少呢?

“刚才你是唯一一个说要留下来救我的人,虽然我们是对手,可是你却没有落井下石,趁机铲除我!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光明磊落的人……”正在我疑惑时,“猴子”滔滔不绝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只见他手舞足蹈,两眼闪闪发光,把我夸得天上无双地下没二,简直把我奉做了神灵,在他的吹捧下,我竟然有点飘飘然,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刚才的诡异感觉。

“哈哈哈哈……光明磊落是做人最重要的守则,这是我老爸教我的!出门靠朋友,对别人好,别人会记在心里,遇到事才会有人照应,想当年……”我正想大侃特侃一下我的英雄事迹,却突然听到林子里传来一阵“扑啦啦”的声音,仿佛是一群飞行动物振动翅膀的声音。

我们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警惕地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一片褐色的云状物体迅速朝这边移动,“扑啦啦”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林子,我仿佛听到四面八方全是扑啦啦的声音,全身上下没有了任何感觉,只有那诡异却洪亮的声音回响在大脑内,几乎令人抓狂崩溃。

等那褐色的云状物体近了,我才发现,那是一大群褐色的蝴蝶,正紧紧地簇拥在一起,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啊——那是什么,它们身上的那些东西好恐怖!”“猴子”指着那群蝴蝶大叫,“是……是骷髅!”他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些蝴蝶,眼球因为恐惧而凸出,仿佛撞见了鬼似的。

我仔细地观察着从我们头顶飞过的蝶群,这才发现每一个蝴蝶的背上都印着一个白色的骷髅!这些蝴蝶的翅膀上都泛着诡异的花纹,仿佛是有妖气缠绕在上面,而那白色的骷髅更像是厉鬼附身在了上面,使这些褐色的蝴蝶仿佛是由某种可怕的妖怪变幻而成的,令人不寒而栗!

对了,这就是阿武之前提到过的背上有骷髅的蝴蝶吧!

我瞪大了眼睛,无法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大脑一片空白,头皮紧绷,浑身无法动弹,那强烈的恐惧的感觉就像一头凶猛的野兽,要将我吞噬!我祈祷我能晕过去,这样我就不用面对这样阴森恐怖的画面了,可是我却好清醒,一片叶子拂动的声音都会让我颤栗。

“小心!”突然,我被一双有力却温柔的臂膀拥住,只见路德维希猛地拥住我,带着我闪到一边。蝴蝶从我刚才站的地方飞过,速度很快,好像在逃命似的,十万火急。

究竟是什么,令这些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都吓得惊慌逃窜?我们疑惑地转过头,往它们刚才飞来的方向望去,才看了一眼,顿时吓得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我宁愿我没有看到眼前的景象,我宁愿我没有踏入这片丛林!

阴森昏暗的丛林内,矗立着一株株巨大的红色的植物,大概有两米高,下半部分是个巨大的椭圆形的囊袋,上半部分则是六片大大的花瓣,花瓣很厚实,是血红色,就像是怪物的舌头。叶子和花瓣上还长满了尖利的硬刺。

它们虽然是植物,却像动物一样扭动着身子,令我想到了海底的巨型章鱼!那六片像舌头一样的血红色花瓣在半空中舞动着,一种腐烂的尸臭味扑鼻而来。

很多褐色的蝴蝶被粘在花瓣分泌出来的白色液体上,我看到它们剧烈地挣扎着,渐渐失去力气,然后一动不动,直至慢慢腐化,最后变成一股恶心的浑浊的液体被那株植物吸收掉!

而且,除了蝴蝶,那些植物还吃其他动物,因为我看到有一株植物吐出了一具白骨,好像是野狗的骨骸。

看着这些,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每根骨头都在颤栗、叫嚣。

我的后背湿透了,被冷汗濡湿的衣服贴在后背上又冷又难受。

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仿佛就要承受不住眼前的恐惧而分崩离析。

我想尖叫,可是我的喉咙又干又涩,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想扭头就跑,可是我的双脚发软,一步都无法移动。

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花,来自地狱的毁灭花朵!

就在这时,那些食人花仿佛是嗅到了我们的气息,不停地扭动着身躯,而离我们最近的食人花的茎脉竟然迅速朝我们伸展过来!

“快跑!”路德维希拉着完全吓呆的我,转身就跑。

“啊——”“猴子”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叫着撒腿就逃。

那些食人花伸出了长长的带有硬刺的叶子,朝我们袭击过来。路德维希拥着我敏捷地避开,可是“猴子”却没那么走运,他被一片叶子卷住了脚踝,然后被拖了过去,“啊——”他大厉声尖叫着,在泥地上留下数道长长的抓痕。

“‘猴子’!”我们立刻回头去救“猴子”,只见那株食人花卷着猴子,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把他吞了下去。我看到囊袋此刻正在剧烈地扭动着,仿佛一只正待消化美食的胃!也许等下“猴子”就会因为毒液的侵蚀而渐渐失去意识,最后被腐蚀,消化,只剩一具白骨……

不!不行!我绝对不能让“猴子”死在我面前!我握着瑞士军刀,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就在这时一条长长的带着硬刺的藤蔓向我袭来!风驰电掣般迅疾,令人防不胜防!我一时间竟然忘了反应,只是呆呆地睁大眼睛,望着带着硬刺的藤蔓向我直直冲来,结果,藤蔓甩过我的脸,而那如钢针般尖利的硬刺几乎要刺破我的眼角膜!

“果果!”我突然听到路德维希无比惊慌的声音,印象中内敛冷静的他,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接着我就看到一个修长的金色身影冲到我面前,紧紧抱住我。只听啪的一声,那根带着硬刺的藤蔓脉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背上,发出像鞭子鞭打时的声响……

“啊……”路德维希痛苦地闷哼一声,我抬起头来,看见他的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冷汗如细雨般从他额头冒出。

“路德维希!”我担忧地望着他,刚想伸出手扶住他瘫软的身体,却有一股力量把他从我身边拽了出去。

那根藤蔓紧紧地卷住路德维希,直直地把他向自己拖去,我立刻握紧瑞士军刀,朝那片巨大的带着硬刺的藤蔓砍去!可是那根藤蔓居然像犀牛皮一样坚硬,刀刃根本就刺不进去!

这时,路德维希已经被有力的藤蔓卷到了半空,而那朵巨大的食人花,正张开了囊袋,六片像舌头一样鲜红的花瓣激动地颤动着,仿佛一只等待着美食入口的巨兽!

“果果你快跑——”路德维希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朝我大喊。

“路德维希!”看着他那撕心裂肺的样子,我的心就像被利刃狠狠地刺了一刀,痛得无法呼吸。对了!工具包!我赶紧把手扭到背后,在背后的包里胡乱摸索着。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拿什么,只是祈祷上帝让我拥有一件能对付这些血腥的怪物的武器!在慌乱中,我摸到了一个圆筒形的罐子,拿出一看——居然是驱虫水!

这不是除草剂,对付植物会有用吗?这些食人花像动物一样敏捷灵活,会不会像动物一样嗅觉灵敏,害怕驱虫水刺鼻的气味呢?我的大脑迅速转动着,眼看着那朵食人花就要把路德维希塞进囊袋中!

不管了!我猛地冲了上去,对准了那朵食人花,狂喷驱虫水!那朵食人花一触到驱虫水就剧烈地扭动了起来,像是要躲着我喷出的驱虫水,慌乱之际一把扔下了路德维希,灰头土脸地收起藤蔓,逃之夭夭。

哈哈!它们居然怕驱虫水!我喜不自禁,赶紧朝所有食人花狂喷驱虫水,那些食人花的藤蔓全都像战败了的士兵,弃械投降,灰溜溜地蔫了。而那朵吞食了“猴子”的食人花更是狼狈,闻到驱虫水的味道后,就像个晕车的人似的,把肚子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吐了出来,然后晕头转向地瘫在一旁。

“路德维希,你怎么样?”等所有食人花都蔫头耷脑后,我扶起倒在地上的路德维希。

“我没事,谢谢你。”他虚弱地笑了笑,脸色苍白,我这才发现他背后有一道冒着血丝的疤痕,应该是刚才被那棵食人花鞭打的,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伤口并不深。

我望着路德维希,眼睛酸酸的,心里却很温暖,仿佛有一股温暖的泉水涌入了心田。

这时,被“吐”出来的“猴子”哼哼唧唧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浑身上下是黏液,还啪嗒啪嗒不停地从他身上滴落,看上去很恶心。“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他呜呜咽咽地朝我们跑过来,浑身散发着恶心的气味,我赶紧从包里拉出一大块毛巾丢给他,然后和路德维希立刻躲得远远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1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德蓝岛勇士之旅

7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