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二战 魔术师的即兴演出

VS第二战 魔术师的即兴演出

1

午后,金色的阳光丝丝缕缕地从天际洒落。紫丁香淡淡的清香飘浮在空气中。

学校室外游泳池碧蓝的池水澄澈透明,就像一块清凉的水晶,池面反射着阳光,波光粼粼,让人恨不得想跳下去清爽一下。特别是我这种在夏天钻进茂密树丛里半个多小时流了一身汗的人。

我不是疯了,只是为了不让殷月辉发现我在监视他而已……好热好热,真的好热——我张开手掌徒劳地在脸旁扇了扇。热死人了——

而此时殷月辉正仰面躺在游泳池边的沙滩椅上,头顶还撑着一把太阳伞,旁边摆着一杯冰镇的果汁。玻璃杯上挂着晶莹的水珠,还冒着冷气,真的好诱人好诱人哦!殷月辉戴着太阳镜悠哉游哉地望着池边的几只"白老鼠"在给他的宝贝雪狼洗澡。

那几只"白老鼠"捋着袖子,抹着额头上的汗,又是用刷子给它刷毛,又是帮它按摩。那只死狐狸跟他主人一个德行,正眯着眼睛享受着SPA级的服务。

连只动物都比我强……好热,我要坚持不下去了……不行不行!我甩了甩头,把这个没出息的想法甩出脑海。云璎珞,你不能因为一点点炎热就放弃,你可是立志要成为福尔摩斯那样的侦探的,你就把这当成是通往名侦探之路的试练吧。

况且上午的奇耻大辱还记忆犹新,我绝对不能放过他!我一定要揪出他的狐狸尾巴,一洗雪耻——

"咻——"突然一个黑色的物体从树枝上挂了下来,吓得我毛骨悚然。

什,什么东东?以我出生十六年的经验来看,这黑色家伙一定是昆虫类的。而我——最最最讨厌的就是昆虫了!

我咽了咽口水,退开一段距离调整了焦距才看清,那那那那……那居然是只蜘蛛!

我的冷汗哗啦啦流下,一股恶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老天啊——在昆虫类里我尤其讨厌蜘蛛,简直是深恶痛绝!

可是要是现在冲出去一定会暴露行踪的,怎么办啊?镇定镇定!云璎珞,你不能这么没出息,不过是只蜘蛛而已,你把它也当做是通往名侦探之路的试练吧!

我硬着头皮蹲在草丛里一动都不动,免得引起那只恶心的蜘蛛的注意,不知道它有没有毒。结果这样更热了,我望了眼头顶的烈日,一阵眩晕铺天盖地地袭向我。我要变成人干了……我抹着额头上的汗瘪了瘪嘴,顿时感觉头晕眼花口干舌燥的。现在要是能有一瓶冰镇的冰红茶就好了。

回过头,一瓶冒着冷气的冰红茶赫然出现在我眼前。哇!我立刻拿起冰红茶,拧开盖子仰头咕噜咕噜往嘴里灌。

……@$%&*#……

酸味从舌尖一直蔓延,直冲口鼻。"噗——"刚灌进嘴里的冰红茶被我全部吐了出来:"好酸!这是什么东西?"

"哈哈哈哈——原来你这么喜欢吃醋啊!"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回答了我的问题。

醋?我打量着手里的瓶子,一个大大的"醋"字赫然印在标签上,闪闪发光十分醒目。我这才发现自己拿的居然真的是瓶醋!天啊——我居然热昏了头,把一瓶醋当成了冰红茶。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这么笨啊,哈哈哈哈——我肚子好痛——"殷月辉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笑得直不起腰。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跑过来的?我居然没发现!一定是热昏头了……

看他笑得一副快要喘不过气的样子,我气得快要爆炸了:"你这臭小子居然敢整我!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扔开了醋瓶子从草丛里蹿了出来,却完全忘记了吊在我面前的蜘蛛,还很不幸地一头"壮烈"地撞了上去。那只黑色的蜘蛛张牙舞爪地趴在我的脸上一动不动的,我转动眼珠望着它,两只眼睛变成了斗鸡眼。看到它用八个爪子正扒着我的鼻子,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救、救命啊——"

吓得快要哭出来的我急得团团转,砰地撞上了一棵树仰面倒在地上。而那只蜘蛛居然还趴在我鼻子上,"谁来救救我啊!我要死啦——"我感觉脑袋越来越麻木,翻着白眼几乎要昏过去。我真想此时一闭眼睛昏过去算了,好不要遭受这只蜘蛛的折磨。

在我离一命呜呼只有一步之遥时,殷月辉的良心终于萌动了一下,走了过来把我脸上的蜘蛛拿掉:"假的啦!"他笑了笑,当着我的面扯了扯那只蜘蛛的腿,只见它依旧一动不动的,好像死掉了似的。

"假的?"我从地上跳起来,心有余悸地接过他手里的蜘蛛,这才发现它不过是只塑料玩具。我居然因为一只塑料玩具而大惊失色!天啊——杀了我吧!我不要活了——

"呵呵呵呵——"殷月辉捂着肚子指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总算知道你的弱点了!"

"耍我很开心是不是啊!"我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上午耍我就算了,下午给我喝醋还用一只假蜘蛛来吓我。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谁要你一整天鬼鬼祟祟地跟着我,我当然要捉弄你一下以示惩罚!"他双手抱胸斜睨着我,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真是要把我气疯了!

我愤愤地走上前,指着他的鼻子郑重地告诉他:"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怀疑你就是怪盗KING,从今天开始你最好小心点,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在我手里,不然我绝对会让你好看!"我说完就抬头挺胸,转过身大踏步离开。气死我了!这个臭小子真的把我给惹怒了,他会后悔的,他一定会后悔的——

2.

晚上我一无所获地回到家,走进客厅看到老爸正在餐桌前啃面包。

"璎珞!你终于回来了呀,今天怎么这么晚啊,饿死我了……"老爸可怜兮兮地瞅着我,手里拿着一个被啃得惨不忍睹的法式长棍面包。

"咦,Q还没回来吗?"我在屋子里东张西望却没看到Q的身影。

"是啊,打他手机也打不通。"

对了!我不是派Q去跟踪景夜莲了吗,难道到现在他还在跟着他?

这时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Q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Q!"老爸看到Q激动得眼泪汪汪,"快做晚饭,我要饿死了啦!"

晕死!真受不了我老爸。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哦。"Q有气无力地应了声,走进厨房。我立刻跟了上去。

"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我急切地问。

Q边往身上系那条粉红色的兔子图案的围裙,边说道:"放学后我跟踪莲回家,可是跟到一半他就突然消失了……"

我就知道!

"算了!你也不要太在意,像我这样有经验的侦探都失败了,你的失败也是可以原谅的!"我拍着他的肩膀诚恳地安慰着。

"嗯!"Q点了点头恢复了精神,"明天我会全力以赴的!"

"好!"

可是……

第二天,Q依旧跟踪到一半又跟丢了。

而我这边,监视殷月辉也一无所获,反倒受了他好多气。我想殷月辉一定是知道我在监视他,所以早有防备,再这样跟下去暂时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于是我决定改变战略,先去亲自监视景夜莲,看看他是不是像Q所说的那样神出鬼没。

放学后,我和Q鬼鬼祟祟地跟在景夜莲身后,并且保持着一段能够清楚地看见他,又不容易被他发现的距离。那小子拎着手提书包低着头愣愣地走出校门,我们蹑手蹑脚地跟上去。路过的人都好奇地瞅了我们一眼。

莫非认为我们是跟踪狂吧。汗!

紫红色的夕阳笼罩着整座城市,微风轻轻地荡漾着,此时正好是下班高峰,街道上人潮涌动,行人摩肩接踵。景夜莲慢吞吞地走在人群中,非常不起眼。

呃……真是很没存在感的一个人。不过,那全是他的伪装,竟然可以伪装得那么好,可想他肯定不简单。我咬牙切齿地捏紧拳头,更坚定了要揭开他真面目的信心。

这时景夜莲走着走着突然回过头,只见他眉头一皱,透明的镜片闪了闪。风吹起他厚厚的刘海,我仿佛看到一道犀利的光芒从镜片后透射出来。

糟糕糟糕!要被发现了!我和Q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立刻抱头鼠窜地跑到街边矗立着的一根电线杆后躲起来,一动都不敢动。

这小子怎么突然回头啊,难道我们被发现了?我从电线杆后偷偷瞄过去,结果看到那小子竟然蹲在地上……系鞋带!

呼——这个笨蛋!我以为被发现了呢。我拍着被吓得不轻的心脏,长舒了一口气。

只见他笨拙地系好鞋带拿起地上的书包站了起来,又继续慢吞吞地往前走,脸上没有任何异样的神色。我和Q从电线杆后闪出来,继续小心翼翼地跟着他。走到十字路口,红灯把涌动的人流截住,车辆穿梭而过,景夜莲站在人群中,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红绿灯,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们。我和Q隔着人群暗暗监视着他。

"靠!他走得这么慢你都可以跟丢,还真有你的。"我阴阳怪气地睨了Q一眼。

"对……对不起……社长……"Q惭愧地低下头。

"唉——算了!"我摆了摆手。

这时绿灯亮起,人流又涌动起来,我们立刻又跟了上去。过了人行道,景夜莲走进了地铁站,只见他在售票处买了一张车票,然后往入口处走去。我们也立刻买了两张车票跟上去。他和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在一起走下楼梯,在拥挤的人群里确实很容易跟丢,幸好他有一头十分好辨认的鸟窝似的乱发。那发型实在太"特别"了,挤在人群里就像是漆黑的夜里点亮的一盏灯那么明显。我瞅着他的鸟窝头,挤在人群中努力地跟着他。

下了楼梯他站在候车区边跟其他人一起等待。我拿起椅子上不知是谁丢下的报纸,挡在脸前从报纸后偷偷瞄着他。他一只手拎着黑色的手提书包,愣愣地望着前方一动不动。厚厚的刘海盖住了眼睛,脸上神色呆滞,仿佛灵魂出窍般木讷。

嘁!我以为他有多神出鬼没呢,原来不过如此。这小子根本一点警觉性都没有。他这样的人会是怪盗KING吗?我很怀疑……

这时一辆地铁轰隆轰隆开了过来,在我们面前停下。车门朝两边滑动,里面的人一股脑地涌出来,接着候车的人陆陆续续走了上去,摩肩接踵的。景夜莲跟随着涌动的人群上了地铁,我立刻丢下报纸和Q跟了上去。

刚走到门口一个戴帽子的人就冲下了地铁,差点把我撞出去:"要死啊!赶着投胎啊。"我骂骂咧咧望着他,他欠了欠身从我身边走过。

现在才下去,不会是睡着了吧?我白了他一眼,跟Q走进地铁。车门哗地关上,很快地铁就开动了。我和Q在拥挤的车厢里搜寻着景夜莲的身影,可是找了半天都没看到那小子。咦?明明看到他上来的呀。

"社长,我们好像又跟丢了……"Q瘪了瘪嘴,肩膀无力地垂下来,背带裤上的两根带子也跟着有气无力地落了下来。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上来的。"我扒开人群在车厢内仔细搜寻起来。不可能,怎么会突然不见了,他又跳不出去。

地铁轰隆隆地在隧道里前行,车厢内忽明忽暗。景夜莲的身影就像是早晨的雾气,转眼间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每次都是这样,前几次他也是莫名其妙就不见了。"Q跟在我后面说。

"什么!"难道他一开始就发现我们在跟踪他了吗?什么时候,难道是他在系鞋带的时候?

我努力让脑子飞快旋转起来。难道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他看穿了吗?然后他又不动声色地找机会把我们甩掉。可恶!那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逃开我们的视线的?明明看到他上来的,难道是我看错了吗?不可能。难道他上来又下去了?

要死了!赶着去投胎啊。"

刚才上车和一个少年相撞的画面闪过我的脑海。

行人蜂拥,正急急忙忙追着景夜莲的背影跑上地铁的我,差点和一个少年撞在一起。他低着头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帽檐挡住了他的脸,我根本就没看清他的长相。他没有说话,欠了欠身从我身边匆匆走过。

没有任何疑虑的我白了他一眼,和Q走进了拥挤的车厢。

啊!难道是刚才那个戴帽子的人!难道那是景夜莲伪装的!

"气死我了!"我愤怒地捶胸顿足,"我就不相信我一个大侦探连人都会跟丢!"我气得大吼,结果惹来无数白眼。

"社长,你不要紧吧?"Q心有余悸地望着我。

"刚才景夜莲好像伪装成其他样子在我们上来时就下去了。"我咬牙切齿地说。

"啊?!"Q下巴落地,两眼瞪得滚圆,"可……可是他伪装成什么样了?"

"就是差点和我们撞上的那个戴帽子的人!"都怪自己,只顾盯着他那头鸟窝似的头发,才会被他轻易骗过。真是气死我了!

"啊!那个是莲吗——"Q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不可能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知道我们在跟踪他吗……"

"我也不敢十分确定,但除了这个之外,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为什么莲会不见了!唉——"我扯了扯嘴角,有些丧气地说道。

地铁靠站后我们跟随着人群走了出去,两人都耷拉着脑袋,就像两只战败的公鸡。

"人都跟丢了,我们回家吃晚饭吧……"

"是……社长……"

"唉——"

3

今天是星期六,早晨,澄净的天空一碧如洗,就像一幅鲜艳的水彩画。和煦的阳光洒落在一片金色的向日葵上,那一株株向日葵精神抖擞,抬头挺胸,个个都像是站岗的士兵。几只白色的蝴蝶欢快地在中间飞舞。

老爸栽种的那片新改良玉米怎么都结不出玉米来,最后只好以失败而告终。他一气之下把所有玉米都拔光了,又栽种了一大片新品种向日葵。

这几天以来,对于殷月辉和景夜莲的跟踪一无所获,甚至连怪盗KING都不再作案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电视新闻里也没有他的一点点消息。真是让人倍感焦急,再这样下去案件什么时候才有眉目啊……

唉——我郁闷地坐在餐桌前边吃着Q做的早点边看着早间的新闻。作为一个侦探,时刻掌握第一手信息是非常重要的。

全国最大的马戏团——太阳马戏团,在千呼万唤下终于来到圣罗兰市巡演,"太阳马戏团"一向以精湛的表演和华丽庞大的阵容在全国著称。他们的票虽然飙到了天价,可是才一天就被市民一抢而空了,可想而之"太阳马戏团"有多受欢迎……

新闻里,女主持孜孜不倦地介绍着所谓的"太阳马戏团",她旁边还坐了个身材发福、秃顶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笑眯眯地对着屏幕,两只眼睛笑得只留下两道缝隙,手里居然还抱着一只猴子。它的毛是棕色的,很柔软。身上穿着鲜艳的小丑服,头戴一顶牛仔帽,朝两边翻起的帽檐上缀着一根红色的火鸡羽毛。这只猴子特别有灵气,一双眼睛灵活地滴溜溜转,就像是个在打鬼主意的小孩。

"哦耶!是'太阳马戏团'哎——"Q跑到电视机前,雀跃得手舞足蹈,手里的锅铲在半空中挥来挥去,"这个'太阳马戏团'实在太有名了!他们居然要来圣罗兰市巡演,太棒了!"

"你很喜欢这个什么'太阳马戏团'吗?"我边喝着牛奶边漠不关心地望着电视,我对马戏可没什么兴趣。

"当然了!他们的戏迷不知道有多少呢!这个男的就是'太阳马戏团'的团长吧!好了不起哦——"Q崇拜得快要趴到电视上了。

怪不得上电视手里还抱只猴子,原来是职业病啊。我的眼睛瞥向电视机,电视里,女主持正在采访旁边那个中年男子。那男子笑得更加灿烂,眼睛几乎已经找不着了。

这时老爸灰头土脸地从实验室里钻出来,顶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估计他昨晚又一夜没睡。不知道又是哪个脑细胞突然迸发了一个奇思妙想,他最近正在研究一种能让伤口迅速愈合的药膏。

"R博士!你要煎蛋吗?"Q扭过头问。

"好的,谢谢!"老爸坐在餐桌前兀自倒了杯咖啡,喝了口后眼睛瞥向电视。他看了眼屏幕立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叫道:"那不是我的小学同学老马嘛!"

"咦!"Q离开电视拿着锅铲冲到老爸面前,雀跃地问,"R博士!你认识'太阳马戏团'的团长啊!"

"是啊是啊!他小学时和我同班,又胖又笨,考试经常不及格,总是来找我帮他补习,那时候啊他什么都听我的……"老爸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整张脸容光焕发,开始吹嘘他的"光辉史"。

"团长,能不能请您介绍下,这次表演的节目呢?"女主持微笑着问。

"啊,这次我们带来了非常丰富精彩的节目,空中飞人、驯狮、钻圈、掷帽、鼓人舞蹈等等。最最重要的是我还带来了我们马戏团的大明星Jake!"团长把手里抱着的猴子放在桌子上,那只猴子面对着镜头脱下帽子,鞠了个躬,就像个有礼貌的绅士,逗死人了。

女主持被它逗得哈哈大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大明星Jake吧!"

"对,它会给观众带来很精彩的表演,各位敬请期待!"团长抱着Jake,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

……

电视里的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做着广告。

我望着电视屏幕,大脑的每个细胞都飞快地运作起来:"太阳马戏团……Jake……"

叮!

一盏智慧的明灯在我脑海里亮起,我想到了个绝妙的办法,不但能引出KING,还能揭开殷月辉和景夜莲的真面目!

"璎珞,你是不是吃错什么药了?一个人笑得口水都流下来了!"老爸嫌恶地扯了扯嘴角,把他那杯咖啡从我面前挪离了几厘米。

"老爸!我有事要请你帮忙,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我放下叉子抓着老爸的手焦急地说。

"不会又是让我帮你发明什么逮捕犯人用的工具吧?"老爸侧过头,挑起一边的眉毛斜睨着我,一副"又被我猜中了吧"的表情。

"这次不是!我想到了个逮捕怪盗KING的好办法。"我抿着嘴神秘兮兮地笑了笑。

"怪盗KING!"听到"怪盗KING"这几个字,老爸和Q立刻精神抖擞,凑到我身边竖起耳朵催道,"什么好办法,快说说!"

"办法是这样的……"我们三人围作一团,开始策划一个惊天大陷阱——让怪盗KING自投罗网的陷阱。

4

"社长!社长——"第二天一大早Q就拿着《新闻晨报》冲进了客厅。

我和老爸正围着餐桌对昨天的计划再次确认一遍以保证没有闪失,听到Q的呼声,连忙应声抬起头。

"社长!快看这个!"Q指着报纸的头版急切地催道。

我一把抢过报纸,老爸也好奇地凑了过来。只见报纸的头版整面都被一条新闻给占据了。头版上这样写着——

怪盗KING再次高调作案

沉寂了两个月的怪盗KING再次惊天动地地出现。昨晚他给"太阳马戏团"的团长发送了预告信,信上说他将于今晚十二点盗走Jake,Jake是马戏团的……

整整一个版面都被这条新闻占据了,上面还印着怪盗KING的大幅照片。我想今天早晨全圣罗兰市起码有三分之二的人都知道这个消息了吧。

"哈哈!团长真是大手笔啊——"我拿着报纸哈哈大笑,没想到团长居然一掷千金把整个头版都买了下来。

"我说他什么都听我的吧,到现在也是如此啊,他可是一向都很崇拜我的!哈哈——"老爸得意得鼻子都翘到了天上。

哼哼!我想怪盗KING现在一定也知道这个消息了吧,我真想看看他拿着这份报纸时的表情,一定惊讶得下巴都落地了。哈哈——没错,这条消息是我们故意放出去的,怪盗KING根本没有给团长发预告信。团长早就通过老爸和我们串通在一起了,这也是我们的计划之一。

怪盗KING知道有人冒用他的名义作案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今晚我们就要设下天罗地网等着怪盗KING自投罗网喽。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这只大老鼠钻进老鼠夹时的表情了。哈哈哈哈——

晚上,厚重的帷幕在天际拉开,月亮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江边那块空旷的广场此时已经搭起了五颜六色的巨大帐篷,正是鼎鼎大名的"太阳马戏团"。马戏团灯火如辉,霓虹灯、广告牌闪烁着色彩缤纷的光芒,连天上的繁星都为之逊色。穿着衣服的狗熊、画着笑脸的小丑、穿着华服的演员,在门口热情地迎接着不断到来的观众。表演还没开始就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等一下你就躲在人群中,暗中监视着他们俩。我们一明一暗分头行动。"我戴着迷你耳机一边调试对讲机,一边对站在我面前的"女孩子"吩咐道。

"没问题,社长!"那个绑着两条麻花辫子、戴着厚厚的瓶底盖眼镜的女孩朝我调皮地竖起大拇指。哈哈!没错,这个女孩是Q伪装的,为的是躲过别人的耳目,更加方便我们的行动。

这时一辆白色宝马远远地朝这边开过来,引起了一阵喧哗。

"好了,我们分开行动,千万不要被发现了!"我朝Q催道。

"是,社长!"Q点了点头,混进人群中,很快人影就消失不见了。不过我知道他肯定在人群中暗暗监视着。

那辆宝马在江边停下,波光粼粼的江面无声无息地涌动着。一个穿着白色休闲服的少年从车子里走出来,月光照亮了他的脸。那是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棱角分明的脸,黑色的双瞳比夜空还要深邃。他的出现吸引了所有女性的目光,她们都流着口水仰视着这个挺拔俊美的少年。

"殷月辉,这里!"我用力朝他挥了挥手。

他撇了撇嘴,捋了下额前的细碎刘海朝这边走来。就在他走来的同时,一个穿着黑衣的少年在马戏团门外停下自行车,然后也朝这边走来。他顶着一头鸟窝似的乱发,浑身每一处无不透着邋遢,但是无论他怎么掩盖,那副黑框眼镜下露出的挺直的鼻子、樱花般娇嫩的嘴唇和尖俏的下巴,还是泄露了他刻意掩饰的俊美。真该死,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莲有这样惊人的美貌呢!

两人同时走到我面前,迎面撞在了一起,一瞬间我仿佛看到空中砰地擦出了一道火花。

"臭小子!你怎么在这里?!"殷月辉两手叉着腰,挺起胸膛恶狠狠地瞪着他,就像个唯我独尊的黑社会老大。

景夜莲冷冷地撇开脸,仿佛看他一眼都是浪费,气得殷月辉那头精心打理过的碎发都要烧起来。

"他也是我约来的!"我立刻冲过去,把他们俩隔开。这个时候可不能打起来啊,会破坏我全盘计划的。

殷月辉十分不爽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嫌恶地打量了一眼令人眼花缭乱的马戏团,脸色越来越难看:"你叫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殷月辉转身就要离开,被我一把拽住。

"来都来了,看完演出再离开好了。"我堆上最甜美、最可爱的笑容。

"没什么特别事的话,我也要走了。"景夜莲说着也要转身离开。

"你也不能走!"我一把拽住他。他们走了,我可怎么办,难道我的天罗地网真的要用来抓老鼠啊?

两人困惑地望着我,然后抬起头目光再次撞在一起。他们在半空暗暗交锋了几百回合眼神大战后,又十分有默契地同时哼了一声冷冷地扭过头去。

他们俩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差了,我一边想着一边说道:"今天谁都不能离开,上次我误会你们了,所以这次我可是特地请你们来看表演的!算是我的道歉!"我朝他们绽开一抹比正午的太阳还要灿烂的笑容,然后掏出两副手铐"喀嚓"把两人的手和我的分别铐在一起。

"喂!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犯人!"殷月辉用力掰着手铐。那可是真家伙,他怎么可能掰得开,除非用我手里的钥匙打开。

景夜莲望着手上的手铐,额头挂下一大滴汗。

"进去吧!"我拉着两人走进大门,旁边的人都好奇地转过头。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我铐起来?"殷月辉不满地大呼小叫。

我没有搭理他,径自找了个座位坐下,他们俩也只好迫不得已坐在了我两边。现在就放他们离开,那我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起码要等到精彩的"节目"开始,我才会放开他们。"节目"一定会非常非常精彩,他们一定会非常非常惊讶,哦呵呵呵——

5

观众已经坐定,密密麻麻的一片颇为壮观。演出很快开始,欢快的音乐声响起,舞台上亮起迷离的灯光,穿着华服的演员成群结队地从幕后走出来,跳起开场舞。

唉——就在这一刻真的快要来临时,我心里某个角落却一直在祈祷他们俩谁都不要是怪盗KING。他们都曾不惜以生命来救我,所以我不希望到最后我要逮捕的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社长,我看到人群中混着很多便衣警察。"耳机里传来Q的声音。

"嗯,那是团长叫来的,他怕就我们几个对付不了KING。"我压低声音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次怪盗KING一定插翅难逃!"Q的声音透着得意洋洋。

"只要他敢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刚才的犹豫一扫而空,这一刻的我只剩下逮捕怪盗KING的决心。我是个侦探,绝对不能把私人感情带入案件中!

"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什么呢?!"殷月辉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只见他正扯着一边的嘴角,以一种"你是白痴啊"的表情望着我。

"没,没什么,我在说表演好精彩哦!呵呵……"我尴尬地笑了笑,感觉脸部肌肉都僵硬了。他没起疑心吧?

他撇了撇嘴角,举起铐着手铐的左手说:"你请我们看马戏也不用把我们铐起来吧,快解开!"

"看完表演我就帮你解开!"我扭开头,一副很坚决的样子。

"你不会是看上本少爷了,想借故亲近我吧?"殷月辉凑过脸贼笑着说。

他那张脸就近在咫尺,如子夜般的黑瞳就像要把我吸进去似的,性感的嘴角挂着魅惑的邪笑,带着诱惑的薄荷气息不断喷洒在我脸上。

我感觉我脸上的温度就像是放进开水的温度计,嗖地直线上升,快要爆点了,心脏怦怦跳个不停,完全失去了节奏:"我,我才没有呢……你,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用力推开他,把他那张帅得过分的脸推离二十厘米,再这样下去一秒我肯定会心肌梗塞而死……

殷月辉得意地笑了笑,觉得玩够了便不再耍我,可是当他瞥到坐在我左手边的景夜莲时,脸上的笑容又立刻垮了下来:"你铐住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个臭小子和我们铐在一起?"他黑着一张脸说。

"你先不要管那么多,认真看演出吧!"我尴尬地笑着。这个家伙真的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吗?还是他在装傻……

"哼!"殷月辉不满地扯了扯嘴角撇过脸去,仿佛景夜莲是讨人厌的蟑螂似的。

景夜莲完全不受他影响,几乎看都懒得看他一眼,只管把视线投向舞台,漫不经心地看着表演。黑暗中,舞台上的灯光勾勒着他英挺的侧脸,就像是雕刻家呕心沥血的杰作。

演出顺利地进行着,空中飞人、钻圈、掷帽、鼓人舞蹈、驯狮等等,每个节目都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可是我却无心看演出,一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们俩。他们俩谁更有可能是怪盗KING呢……

热烈的掌声轰然响起,如雷鸣般震天动地。我的思绪被拉回到舞台上,只见驯兽师领着一头雄伟的狮子在绕着舞台谢幕。红绿相间的灯光,把舞台照得五彩缤纷,下一个节目就轮到Jake了。

我整个人都振奋起来,精彩的节目马上要开始了!

千万盏灯亮起,舞台亮如白昼,Jake像个巨星一样被驯兽师带出场。全场轰动,观众的掌声如雷鸣般响起。Jake穿着鲜艳的小丑服,脱下帽子向大家致敬,引得全场一片大笑,连一直嘟着嘴生闷气的殷月辉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旁的景夜莲也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舞台上的Jake。

Jake在驯兽师的带领下表演着跳绳、后空翻、蹦极等。

他们俩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呢?我暗暗观察着他们的脸色。

蓦地,一片阴影笼罩上舞台,那团黑影以一个倾斜的角度拉长成一个笔直站立着的人影,大家都惊讶得抬起头,连正在表演节目的Jake和驯兽师也停了下来。在帐篷顶部,一个身穿银灰色礼服、披着长长斗篷的颀长身影,正傲然地站在表演空中飞人的高台上。他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妖媚诡异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此时正面无表情地俯瞰着所有人。

"是怪盗KING!"大家都尖叫起来,全场一片哗然。观众们都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女性观众更是兴奋得满脸通红,两个眼睛都变成了桃心。

"怪盗KING!又是你这个小偷,把我的水晶还给我!"殷月辉站了起来,愤恨地跺着脚大吼大叫。

景夜莲脸色冷峻,可是从他那一眨不眨盯着舞台的双眼中,还是泄露了他的惊讶。

面对突然出现的怪盗KING,他们会怎么做呢?我不动声色地注意着他们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二战 魔术师的即兴演出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