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四戰 午夜浪漫假面舞會

VS第四戰 午夜浪漫假面舞會

1

放好行李,我和Q本來想找景夜蓮一起去游輪上逛逛的,可是到他房間時卻發現他已經不在了,於是我跑出船艙去尋找他。

天空是一望無際的藍,就像一塊被擦拭得一塵不染的藍寶石。白雲像一朵朵柔軟的棉絮,乖乖地任憑風吹着走。

正當我沒有方向地轉來轉去時,不經意地瞥到船尾有一抹黑色的身影。我疑惑地走上前,只見景夜蓮一個人坐在船尾的甲板上。海風吹起他的劉海,黑色的髮絲在風中輕盈地舞動,露出的額頭光滑白皙,像是由上好的漢白玉精雕細琢而成的。黑襯衫被風吹得緊緊貼在身上,展現出精瘦完美的身軀。他的美是無法掩飾的,總是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景夜蓮,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裏?"我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

迎面吹來的海風鹹鹹的,夾帶着微醺的暖意。

"大海那麼深、那麼大,好像可以埋葬很多煩惱呢。"景夜蓮抬頭眺望遠方,鏡片上倒映着藍色的大海。我似乎可以感覺到濃濃的寂寞和憂鬱籠罩着他,就像午夜時孤孤單單懸掛在天際的月亮,美麗卻憂傷。

"你有很多煩惱嗎?"我隨着他的目光望出去。目光所及之處,除了蔚藍,還是蔚藍,彷彿世界上只剩下了海。這一刻,我似乎可以理解他的孤獨,就像在這個和平年代已經被忘卻的偵探。似乎只有我一個人在傻傻地堅持,但我不後悔。

"沒什麼!"他扭過頭,對我淡淡地笑,就像一朵瞬間綻放的白玫瑰,讓人怦然心動。剛才他臉上憂鬱的神色彷彿是被風吹散的煙霧,消失得無影無蹤。

"唉——"我對着大海深深地嘆了口氣,要是大海真能埋葬所有煩惱就好了,這樣人就會無憂無慮,世界也就充滿歡聲笑語了。

"怎麼了?"他蹙起眉不解地望着我,暴露在陽光下的皮膚潔白無瑕,就像天上飄過的白雲。

"你認為上帝是站在正義的一邊還是邪惡的一邊?"我沒頭沒腦地拋給他一個奇怪的問題。

他愣了愣,轉而又笑了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當然是正義的一邊!"他毫不猶豫地回答。

"那你是站在一個維護正義的偵探一邊,還是站在一個舉著正義的旗幟卻不斷犯罪的小偷一邊?"我又問道。望着他,我真想穿透鏡片看他的眼睛,可惜卻沒能看到。

游輪緩緩前行着,在海面上劃出一道道白色的波浪。有一些細碎的水珠濺起來,飄到我們臉上,帶着清新的氣息。

"……你是說,你和怪盜KING嗎?"他沉默了半晌問。

"嗯……"我點了點頭,"上次在馬戲團我策劃了天衣無縫的計劃,佈下了天羅地網,等待怪盜KING跳進來,可是卻因為一個小小的意外,前功盡棄……我似乎懷疑上帝是站在怪盜KING那邊的。"我黯然地垂下腦袋,望着甲板上自己小小的影子,真的好小,小到有點無可奈何。

那個時候車子居然會爆胎,真的太可笑了……我想笑卻笑不出來。

"我不知道,因為我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上帝。"他站了起來,兩手撐著欄桿,風吹着他的衣服下擺,他就像只將要振翅高飛的雄鷹。

"咦!"我驚訝地仰起頭望着他,他上次在公園裏跟我說他認為怪盜KING是正義的,我以為他會說上帝確實是站在怪盜KING那邊,"那為什麼怪盜KING總是能幸運地逃脫?"風很大,吹亂了我的頭髮,我撫住自己的頭髮,大聲地問他。

他回過頭,金色的陽光照得他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計劃是天衣無縫的!"他粲然一笑,美得顛倒眾生。

我愣了愣,睜大了眼睛望着那麼唯美、神秘的他。

景夜蓮會是怪盜KING嗎?不然我為什麼覺得他隱瞞了很多事,而且我上次跟蹤他也被他順利逃脫了,要不是他心裏有鬼,為什麼要怕我跟蹤他呢……

"嘭"的一聲巨響,海面上濺起了一大片水花,淋了我們一身。

"哇!"我嚇了一大跳,大叫着從甲板上跳起來。

"是幾個新朋友在惡作劇!"他指著海面朝我笑道,頭髮和衣服也被水濺濕了,貼在臉上和身上。

我這時才發現有一群海豚在追逐着我們的游輪,它們時而縱身躍起激起白色的水花,像一群調皮打鬧的孩子般雀躍地嬉戲著。

"它們吃不吃魚乾啊?"我從口袋裏摸出一包早晨吃剩的魚乾。

"你試試!"他笑了笑。

我立刻迫不及待地拿出一片魚乾往大海里丟去,一隻靈敏的海豚嗅到了魚乾的氣味,快速地縱身躍起,光滑的身子在陽光里閃閃發光。它張開嘴一口把魚乾吞下,然後砰地落回大海,又是一片水花,把我淋得渾身濕答答的,但我一點也不介意,反倒很開心。

"好有趣啊!你要不要試試?"我大笑着把魚乾遞給景夜蓮,他額前的劉海也濕透了,不斷地滴著水。

他聳了聳肩,一副"恭敬不如從命"的表情,然後接過我遞給他的魚乾。他轉過身,朝大海里丟下魚乾,張開的五指白皙修長,就像一朵靜靜綻放的白玉蘭。

又有一隻海豚縱身躍起,揮灑著身上的水珠,像水晶一樣透明的水珠飄散在半空,折射著七彩的光澤。降了一場人工雨後它一口吞掉那片魚乾,然後"砰"地落回大海。

景夜蓮不出意料地也被淋成了"落湯雞",水珠順着他精美絕倫的臉流下,他不在意地笑了笑,抹了把臉上的海水,此時的他就像顆閃閃發光的珍珠,美得令人移不開目光。

我發現我的面頰有點燙,立刻撇開臉,免得被他看到。該死的!為什麼他和殷月輝都長得這麼漂亮。

我們樂此不疲地一次次重複著把自己弄得像"落湯雞"的舉動,笑得像個孩子。這一刻世界太美好了。

"你現在還認為怪盜KING是正義的嗎?"在玩得盡興時,我突然扭過頭問道。

"嗯。"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一直堅信他是正義的!"他臉上的表情堅定不移。

對!上次他回答我這個問題時,也是這種毫不猶豫的神情,不過如果你是怪盜KING,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抓你,因為我是個偵探!

當太陽落到地平線,紫紅色的夕陽把天空和大海都暈染成一片深淺不一的紫色時,我們才姍姍離開。

雖然我們倆的觀點是對立的,但還是度過了一個很開心的下午。

2

清晨,陽光穿破厚厚的雲層形成一道道光束,帶着迷離和夢幻層層疊疊地從天際直射下來,像一條條透明的絲帶。游輪在一望無際的大海里緩緩前行着,空氣清新得彷彿凈化過一樣,吸入鼻間會讓人一下子精神抖擻起來。

船頂的露天游泳池不時地發出一陣陣喧嘩,還沒走過去就能感受到那邊熱火朝天的激情,真是讓人熱血沸騰啊!

"哇哦——這才是熱情的夏天嘛!"我穿着藍色的連體泳衣,拿着排球和景夜蓮還有Q沖了過去。

兩個巨大的圓形游泳池聚滿了人,各式各樣的泳衣看得我眼花繚亂。泳池裏有的人在游泳,有的人在打水上排球,有的躺在充氣墊上悠哉游哉地浮在水面上曬日光浴。

這時一道金色的光芒晃花了我的眼睛,對準了焦距我才看清那是殷月輝的腦袋。他穿着黑色的沙灘游泳褲,露出可媲美模特的黃金比例的完美身材,身上的肌膚白皙如雪、光滑如玉。那頭亞麻色的碎發在陽光下比金子還要閃亮,黑色的眸子就像兩顆黑曜石,散發着比鑽石還要璀璨的光澤,那對柔軟的唇瓣比玫瑰花還要艷麗。

露天游泳池裏很多女生都向他投去愛慕的目光,嘴角的口水幾乎拖到地上。

而他本人卻彷彿感受不到任何熾熱的目光,悠哉游哉地躺在一張白色的躺椅上,身邊圍了一大堆"白老鼠",有的給他端著飲料,有的給他捧著水果,有的給他擦著防晒霜……

這傢伙的命可真好啊!我瞥了他一眼,視若無睹地帶着Q和景夜蓮從他身邊走過去。

砰——

才走沒幾步,我就因為踢到一個東西摔了一跤,還是以屁股朝天臉朝地的方式,標準的——"狗吃屎"。

"社長——"Q惶恐地大叫。

"你沒事吧?"景夜蓮立刻把我扶起來。

"疼死我了……"我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來,踢到什麼東西了?真是摔死我了……這時我看到一隻腳偷偷地從我面前收回去,順着那隻腳望去,我看到殷月輝咬着一根吸管眼睛望着其他方向,裝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殷月輝!別跟我說你不是故意的——"我捏著一個拳頭,渾身燃燒起憤怒的火焰。這個傢伙真是太欠扁了!

"你們有看到是我嗎,有看到是我嗎?"殷月輝轉頭問旁邊的"白老鼠"。

"沒有!"那群"白老鼠"立刻像撥浪鼓似的拚命搖著頭,擺明了要當睜眼瞎。

真是氣死我了!

"算了!我大人不計小人過,警告你不要再耍什麼花樣,不然你死定了!"我在他面前豎起一根手指惡狠狠地警告道。

"嘖嘖嘖——現在怎麼還有人穿連體泳衣啊,好老土哦!"殷月輝打量着我身上的藍色連體泳衣鄙視道,旁邊那群"白老鼠"立刻像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附和。

忽視掉我的警告就算了,還居然說我老土!我的拳頭捏得咯咯響,真想衝上去一拳打歪他的鼻子。

"不過像她這樣乾癟的田雞是根本沒法穿比基尼的,這件泳衣正好可以掩蓋她乏味的身材。"殷月輝嘆息著搖了搖頭。他旁邊那群"白老鼠"全都捂著嘴咯咯笑起來,肩膀還不斷抖動着,就像是風中的落葉。

這個小子今天吃錯藥了是不是,一直找我茬!我額頭的青筋暴跳,已經被逼到了極限。

"像他這樣無聊的人,理他是浪費時間。"景夜蓮冷冷地說道。

"對!"我望着景夜蓮,十分贊同他的觀點,"我懶得理你們!一群低級的傢伙。"我以極度鄙視的眼神掃視了他們一圈后掉頭離開。

殷月輝瞪着我們,牙齒咬得咯咯響,就像一隻被惹怒的獵犬。他旁邊的"白老鼠"立刻害怕地退開幾步,擠作一團,額頭不斷冒汗,身子抖得像篩糠。

"Q、蓮,我們去打水上排球!"我視若無睹,拿着排球雄赳赳氣昂昂地大步往游泳池走去。Q和景夜蓮感受到我的怒氣,誰都不敢吭一聲,只管乖乖地跟在身後。

天空明亮清澈,歡快的水珠飛散在空中,就像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水晶。

泳池中間張開了一張排球網,網的一邊有一個身材頎長的俊美男生,他穿着黑色的沙灘褲,身材精瘦,皮膚如玉般光潔無瑕。許多女生都紅著臉,在暗地裏偷偷瞄着他。

我和Q一隊跟景夜蓮打着水上排球,照理說應該是很振奮、很開心的,可是……有一個人像影子似的跟在我身邊,礙手礙腳不說,還嚴重影響到我的心情。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我扭過頭沖那個該死的"影子"忍無可忍地大吼。Q額頭掛下一大滴汗。

"誰跟你了,我在游泳。"殷月輝以狗爬式的姿勢在水裏游來游去,還是繞着我游,把我弄得暈頭轉向的。

"你故意的是不是?!"我舉著雙拳快要抓狂了,這個傢伙真是要把我氣死我了!

"唉——"網那邊的景夜蓮垂下腦袋嘆了口氣。

"算了!我懶得理你。"我瞪了殷月輝一眼撇開頭。他哼哼一聲把身子埋在水裏,只露出一個頭像條魚似的在旁邊游來游去。

"蓮!我發球了——"我朝景夜蓮笑着揮了揮手,然後拿起漂浮在水上的排球,深呼吸了一口氣,把球拋到半空。太陽折射著七彩的光芒,我縱身躍起,伸長了胳膊朝被拋到半空的排球拍去。

優美的身姿!標準的動作!就像一條從大海里躍起的美人魚。

"啪!"我的手被拍開,直直往下墜的排球就像一顆隕石重重地砸在我頭上,"啊——"我大叫一聲歪著頭朝水裏摔去。

"砰——"水花四濺,我從一條優美的美人魚變成了一隻可笑的大海龜,墜到了泳池底。

"瓔珞——"

"社長——"

景夜蓮和Q焦急地大喊。

"噗——"我從水裏冒了出來,吐出了一大口水,"咳咳咳……"嗆死我了。

只見一個亞麻色的腦袋正賊溜溜地往岸邊移動,嘴角還掛着一抹奸計得逞的笑容。

"殷月輝!我要殺了你——"我的火山大爆發,整個游泳池都要被我憤怒的火焰燃為灰燼。

"游得好累,我要去休息一會兒。"殷月輝嘟噥了一聲,以驚人的速度往池邊游去。

這個傢伙早上吃錯什麼葯了,三番兩次地找我茬,故意氣死我是不是!我的好心情全被他破壞了,真是氣死我了!我感覺怒火像岩漿般在我體內翻滾,我快要爆炸了。

而引起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居然悠哉游哉地跳到了充氣墊上,臉上掛着幸福的笑容睡起了甜美的覺。旁邊一隻"白老鼠"給他打着傘遮掉熱情的陽光,還有一隻"白老鼠"搖著扇子給他扇去悶熱的空氣。

望着那張心滿意足的笑臉,我的腦海里冒出一個邪惡的點子。哦呵呵呵——殷月輝是你先惹我的,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啊!

啊嗚——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潛入水底。水波蕩漾,我鑽在水底小心翼翼地朝那個藍色的充氣墊靠近,待摸到了那個充氣墊底部,我從頭髮上取下發卡,用力扎了上去。

噗——充氣墊彷彿受到了一隻無形巨手的擠壓迅速癟了下去,正打着盹的殷月輝"撲通"一聲滾進了水裏,像顆石頭似的往下沉。

"啊!會長——"

旁邊的"白老鼠"像世界末日來臨似的大聲嚎叫,然後手忙腳亂地把他從水裏撈出來。

"哈哈哈哈——"我從水裏冒出來,看着亂作一團的"白老鼠"笑得前仰后翻,這就是惹怒我的下場,哦呵呵呵——

"咳咳咳……"殷月輝完全被嗆醒了,那頭亞麻色的碎發像海藻似的貼在腦袋上,樣子狼狽不堪。旁邊的"白老鼠"誠惶誠恐地拍着他的背幫他把嗆在肺里的水咳出來。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的肚子好痛……"我捂著肚子笑彎了腰,真想拿個相機把剛才殷月輝那糗樣給拍下來!

呼——

一陣寒流襲來,瞬間讓游泳場冷卻到零度。

我停止了笑抬起頭,只見那群"白老鼠"個個捋著袖子、殺氣騰騰地瞪着我,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塊。

"你是不是找死啊!雲、瓔、珞!"殷月輝咬牙切齒地瞪着我,眼底燃燒着彷彿是來自地獄的火焰。

"是你先惹我的……不能怪我……要怪也怪你有錯在先……"我邊說邊往後游,哎呀呀——不好!他好像真的生氣了!

"把她給我抓起來——"殷月輝的怒吼聲穿透了整個露天游泳池,那群"白老鼠"接到命令立刻向我撲了過來。

啊——這個小氣的男人!明明是他有錯在先嘛!在我以為跑不掉時,一個人影擋到了我面前,攔下了那群像洪水猛獸般朝我撲過來的"白老鼠"。那人高大挺拔,渾身散發着冰冷的氣息,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不敢輕舉妄動。

"不要玩得太過分了!"他冷冷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縮緊脖子大氣不敢出一下。

"你這個臭小子!不要多管閑事!"殷月輝怒火中燒,指著景夜蓮惡狠狠地警告。

"她的事我管定了。"景夜蓮對於他的怒氣視若無睹,帶着我離開了。

"哎——"我和蓮上了岸,臨走前,我扭過頭,朝氣得快要吐血的殷月輝吐了吐舌頭。

那小子瞪着我們,呼哧呼哧地大口呼吸著,好像不這樣隨時都會爆炸似的。旁邊一群"白老鼠"立刻誠惶誠恐地幫他搖著扇子,企圖給他降火。

我回過頭,跟着景夜蓮得意洋洋地離開。這天,我幾乎忘記了怪盜KING的事。

3

傍晚,我回到房間,洗了個澡就像條死魚一樣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紫紅色的霞光透過船舷灑落在床上。

白天玩得太累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抱着枕頭沐浴著美麗的霞光閉上了眼睛。

咚咚咚——

敲門聲突然響起。這個時候會有誰來?

"誰啊……"我有氣無力地喊道,不會是Q和景夜蓮找我出去玩吧?我可玩不動了……

"客房服務!"門外有個陌生的聲音應道。

客房服務?

"我沒叫,你走錯門了!"我大喊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是別人替您叫的!"那個聲音回答。

奇怪了,會是誰給我叫的客房服務啊?我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床上爬起來去開門。打開門,外面站着一名服務生,手裏捧著一束巨大的紅玫瑰,幾乎把他的半個身子掩沒。

玫瑰花嬌艷欲滴,香氣撲鼻。

"誰幫我叫的客房服務啊?"我納悶地問道。

"不知道,我只接到吩咐過來給您送花,這是給您的鮮花。"他恭恭敬敬地把花交給我。

我困惑地接過花束,服務生欠了欠身離開了。

會是誰送的呢?我納悶地望着手裏巨大的花束,發現裏面夾着一張白色卡片。我拿出卡片,看到上面這樣寫着——

神秘邀請函

疑惑嗎?這輩子是你第一次收到花吧!

想知道是哪個善良的人送的,晚上七點換上漂亮衣服來到大廳就能揭曉答案!

這算哪門子邀請啊?我望着卡片嘴角抽搐,是耍我嗎!

怎麼會突然有人送我玫瑰花,還開這樣的無聊玩笑。難道是送錯了?我盯着卡片,上面沒留姓名,我去不去呢……

最後,我還是沒能經受住好奇心的考驗,晚上七點我準時拿着卡片往大廳走去,如果要是誰敢耍我他就死定了,我一定會讓他吃不完兜著走!

來到大廳,裏面一片漆黑,靜悄悄的連半個人影都沒有。奇怪了?現在應該是晚飯時間吧,怎麼會沒有人呢?難道全去甲板上吃燒烤了?我望着漆黑一片的大廳,感覺有點莫名其妙。難道我真的被耍了……這一刻我有點想扁人!

突然一個光點亮起了,然後兩個、三個……無數個光點跟着被點亮,最後拼成了一串字——

祝雲瓔珞大偵探,生日快樂!

那串字在我眼前一閃一閃的,就像懸掛在夜空的北斗星。我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是6月26號?啊——真的是我的生日,我差點忘了。

一隻點滿蠟燭的巨型蛋糕突然出現在一片昏暗中,在燭光里我看到兩隻"白老鼠"推著餐車,把那隻蛋糕小心翼翼地朝這邊推過來。

蠟燭的光亮讓我的視線變得清晰起來,我這才發現大廳里並不是一個人都沒有,而是聚滿了人。那些人全都面帶微笑地望着我,Q和景夜蓮居然也在裏面,正一臉溫柔地望着我。

"祝你生日快樂!祝雲偵探生日快樂!祝雲大偵探生日快樂……"所有人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

整齊的歌聲讓我熱淚盈眶。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為我過生日?我好奇地東張西望,看到殷月輝正坐在一邊彈著生日歌。他穿着白色的禮服,坐在乳白色的鋼琴前,像王子一樣優雅迷人。燭光搖曳,溫柔的光芒勾勒著殷月輝精緻完美的五官,他的嘴角輕輕揚起,呈現出一個性感的笑容。

他的手指像精靈一樣在黑白的琴鍵上跳躍,一個個悅耳的音符就這樣誕生了,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鳥在整個大廳里悠然地飛翔。

我一動不動地望着他,彷彿被施了個魔法,眼睛再也無法從他身上離開。

一曲完畢,那兩個"白老鼠"把蛋糕推到我面前,殷切地催道:"雲社長,快吹蠟燭許願!"

這群小子,今天看起來居然還蠻可愛的!閉上眼睛,我開始許願。

第一個願望,希望我所認識的人都幸福。

第二個願望,希望我永遠是一名維護正義、疾惡如仇的偵探。

第三個願望……

我要藏在心底。睜開眼睛,我一口氣吹滅蠟燭。大廳里的燈霎時間亮了起來。

大廳和白天相比完全兩樣,天花板上掛着氣球和綵帶,落地窗前掛上了蕾絲的窗帘,用粉玫瑰紮成的大花球裝點在四周,地上鋪着粉色的地毯。蕾絲窗帘隨風搖曳,就像翻滾著的粉紅色波浪。玫瑰花散發着沁人的幽香,小提琴手演奏著歡快的歌曲。

真是色彩繽紛,浪漫至極。

殷月輝站了起來,款款向我走來,每一步都是那麼優雅。他那頭亞麻色的碎發,用髮膠定成一個凌亂不羈的髮型,張揚又個性。那套精緻的禮服,潔白無瑕、一塵不染,讓我聯想到純潔的天使。左臂的金色徽章彷彿由純金打造,閃耀華貴。那隻拿着權杖的獅子,威武嚴肅彷彿一位帝王,使佩帶着它的人,更顯高貴。

明亮的燈光下,殷月輝的臉白皙透明、吹彈可破,鑲嵌在上面的黑色眸子比黑曜石還要璀璨,挺直的鼻樑下那對柔軟的唇瓣比玫瑰花還要嬌嫩。此刻的他和白天判若兩人,彷彿從一個可惡的惡魔蛻變成了風度翩翩的王子。

我就這樣一動不動地望着他,兩個眼睛睜到極致。一直覺得殷月輝很帥,卻沒有發現他居然帥到這個程度。

"我沒有特意為你辦生日舞會,只是太無聊了打發打發難熬的時光!"他站在我面前,咧著嘴語氣跩跩的,倨傲的下巴高高揚起,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

嘁!這個臭小子,說句好聽的話難道會死嗎?剛才我還蠻感激他幫我舉辦生日舞會,現在那些感激之情早就因為他的話煙消雲散了。

"無聊到特地大費周章地弄出這麼多花樣,你的腦袋是不是上午落進游泳池進水了?"我毫不留情地奚落他。

"雲瓔珞!你是女的嗎?換作其他女孩子看到這些早就感激涕零了,你居然還可以說出這樣沒心沒肺的話!"剛才還風度翩翩的殷月輝被我氣得完全不顧形象地大吼大叫。

"唉——不好意思,本偵探就是這樣直接,裝不來矯柔造作!"我攤了攤手,一副"非常抱歉"的欠扁表情。

"算了!看在今天你是壽星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他撇開臉,不屑地擺了擺手。

靠!難得他"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以不可思議的眼神望着他,今天他確實不太一樣。

4

歡快的小提琴曲變換成抒情的音樂,周圍的男男女女紛紛攜手跳起舞,錦衣華服在大廳里綻放成一朵朵艷麗的花朵。很多女生都拒絕了向他們伸出手的男生,一雙雙眼睛虎視眈眈地瞅著殷月輝,臉上浮現著紅暈,雙手握在胸前,嘴裏喃喃地祈禱著,就希望殷月輝像天降的禮物一樣落到她們面前,成為她們的舞伴。

"那,那個……"殷月輝朝我伸出手,臉上飛上兩塊粉紅色的雲朵,令他的肌膚更加嬌嫩無瑕。

我睜大了眼睛訝異地望着他——他,他是在邀請我跳舞嗎?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不悅地撇開臉,有點生氣地收回手。

就在他收回手的那一刻,我猛然抓住他的手。我的手失控了!為什麼在看到他的手縮回去的那一刻,我的手會沒經過大腦的指揮就行動了呢?莫非是因為上午被殷月輝絆倒,撞到哪根控制右手的神經了?

窗外星光燦爛,月亮完美無缺。殷月輝嘴角浮現一閃而逝的笑容,拉起我開始跳舞。

為什麼我感覺他在洋洋得意?難道是我的錯覺?

他身上散發的清香環繞着我,誘惑着我的腦神經,溫暖的手掌緊握着我有點僵硬的手。我的臉像溫度計一樣急劇升溫,心臟"怦怦"跳個不停,而且還有越來越激烈的趨勢。糟糕,再這樣下去,我會因心跳劇烈而死的!

悠揚的音樂像翩翩起舞的蝴蝶,美麗地盤旋在整個會場,玫瑰花的芬芳讓人心馳神往,彷彿置身在百花齊放的花園。我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彷彿自己徜徉在花園裏,和美麗的蝴蝶一起起舞。

殷月輝的臉在燈光下美得如夢似幻,好像包裹在一團朦朧的光暈中,閃爍著柔和純潔的光澤,而他彷彿是站在雲端的天使。我的目光怎麼都移不開,而面頰卻早就燙得能夠煎荷包蛋了。

無數殺人的目光像利箭一樣射向我,我相信如果那些是真箭,我此時已經變成刺蝟了。剛才那些祈禱的女生,個個像來自地獄的修羅一樣瞪着我,嘴裏振振有詞,估計是在詛咒我。媽媽咪呀!和殷月輝跳個舞,估計要折我十年陽壽,我真是哭笑不得。

這時我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從舞池邊走出去,孤孤單單的一個人,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那個頎長挺拔的背影透著一股落寞和孤寂,就像子夜一樣幽邃深沉。

景夜蓮!我困惑地睜大了眼睛。

很快那抹身影就走出了大廳,消失在了濃濃的夜色中,彷彿本來就是夜的一部分。為什麼景夜蓮看起來那麼落寞?他心情不好嗎……

"卡片上不是叫你換漂亮衣服的嗎?你看你穿得那麼隨意,怎麼和我這個大帥哥相襯呢?"殷月輝的聲音拉回了我的思緒。

他皺了皺眉毛,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的T恤和破牛仔褲,還嘖嘖有聲地搖了搖頭。

"誰知道要參加舞會了!你在卡片上也沒寫清楚。"我白了他一眼。這個傢伙,寫了張莫名其妙的卡片,誰能看得懂!而且我哪裏來的禮服啊,除了T恤、牛仔褲,就是運動衫了。

"我不是有寫叫你換上漂亮衣服嗎?你這身也叫漂亮衣服,你審美觀有問題啊?!"他翕動着嘴唇,每個字眼都像冰雹似的噼里啪啦砸向我。

"跟我跳舞就這麼委屈你嗎!"真是氣死我了,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你穿得像個乞丐似的,換作是別人甩都不甩你呢!"

轟——

我的火山大爆發。這個混蛋,居然說我像乞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腳,扭頭就走。

"哦——哦——哦——哦——"殷月輝抱着被我踩痛的腳,疼得原地直跳,一張臉紅得像煮熟的螃蟹,冷汗嘩啦啦直往下淌。

哼!活該。我頭也不回地走出大廳。

"雲瓔珞!你是怎麼回事啊——我隨口說說而已嘛!"殷月輝的怒吼聲從背後傳來。

誰甩你啊!我就是故意氣你,氣死你!走出了大廳,我在甲板上尋找著景夜蓮的身影。剛才確實看到他走出來的,跑哪去了呢,不會是已經回去睡覺了吧?

我正要轉身離開,卻不經意地瞥見船頭的甲板上坐着一個人,還是白天我們坐的那個位置。他背靠着圍欄仰望着星空,臉上流露出淡淡的孤寂,像空氣似的滲透進我的肌膚直達我的心臟。

那是景夜蓮!我停下了腳步一動不動地望着他。此時的他摘掉了眼鏡,露出了整張臉,那精緻絕倫的五官是上帝最完美的傑作,一筆一畫都似乎傾注了所有的感情,讓所有看到它的人在第一秒就會被震撼。

月光灑落在他身上,他的肌膚潔白無瑕得就像冰山上最純凈的雪花,他的臉被月光鍍上了一層亮白的暈彩,就像一顆美麗動人的月光石。

沐浴在月光下的他,美得不沾一點凡塵,彷彿是從天而降的月神。直到現在對於他驚人的美麗,我還是很震撼。那種美把我深深地吸引住,讓我有一種窒息的感覺,視線怎麼都無法從他臉上移開。

可是這樣完美的他為什麼看上去那麼落寞呢?有什麼事讓他不高興?看到他寂寞的表情,不知為什麼我心裏也很難過,像有一顆藥丸卡在喉嚨里吐不出來,苦澀的味道慢慢瀰漫開來,一點點將我吞噬。

"蓮!原來你在這裏啊!"這時Q突然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朝景夜蓮跑過去。我立刻把自己隱藏進更深的夜色中。

景夜蓮慌張地拿起手邊的眼鏡戴上,然後微笑着轉過頭,剛才臉上的落寞表情早已一掃而空,彷彿根本就不曾存在過。

"我在大廳里找不到你,原來你一個人躲在這裏啊!"

"有點悶,我出來吹吹風。"

"舞會很無聊吧!"

"嗯。"

"那我們下棋去吧?"

"好,好啊。"

"你會下國際象棋嗎?"

"一點點。"

"那就走吧!"

……

直到兩人的交談聲漸漸遠去,我才從黑暗中閃出來。我為什麼像個偷窺狂似的?我鬱悶地抓了抓頭髮。

隱隱約約地,我總覺得景夜蓮似乎在隱瞞着什麼……他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似乎比夜更神秘。他很低調,但絕對不平凡,就像隱藏在玻璃碎片里的鑽石。他給人的感覺更接近KING,如果說殷月輝是怪盜KING,那他一定是雙重性格,可是如果景夜蓮是怪盜KING,那感覺就更自然了。

我帶着困惑回到了自己房間,打開房門,裏面一片狼藉,彷彿是被七級颱風席捲過似的。

愣了兩秒,我意識到一定是自己走錯了房間。

"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也不管裏面有沒有人,我道了聲歉立刻關上門,"413?"望着金燦燦的門牌我疑惑了。

413是我的房間啊!那裏面……

我再次打開了房門,望着慘不忍睹的房間爆發出一陣凄厲的尖叫:"啊——"

我要抓狂了!我要抓狂了!

啊——我的房間啊!我痛心疾首地一步步走進房間,就像個七旬老人般步履蹣跚。老天啊……我才離開了一會兒怎麼就成了這樣!我的衣櫥和行李箱大大地敞開着,裏面的東西全被丟在地上、床上,衣服、化妝品和零食也散落了一地。

轟——轟——

熊熊的怒火在我心裏燃燒,我發誓要是被我抓到這個賊,我不扒了他兩層皮才怪!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看看我有沒有丟什麼東西!我立刻檢查起自己的行李,點了點帶來的東西。可是清點完后我就困惑起來了,好像也沒被偷掉什麼東西哎……

這真的是小偷所為嗎?突然一個想法冒出我的腦海,這艘游輪被聖羅蘭包下了,只要是聖羅蘭的學生沒有一個不知道我是個窮鬼的,有誰會特地跑到一個窮鬼的房間偷東西。

那會是誰呢……苦惱中的我想起了上次家裏遭遇的小偷事件,和這次的情形一模一樣!難道又是那伙搶煙斗的人!

一定是的!我真是太大意了,這段時間為了怪盜KING的事我差點忘了,還有一伙人一直在暗處窺視着我,找機會奪走煙斗。不過他們一定想不到煙斗根本不在我身上,我也沒把它放在家裏。那個煙斗早就被我藏起來了,它一直埋在我家附近小山丘的第三棵樹下,自那以後我一直沒有把它挖出來——當初的決定真是太明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 怪盜KING和偵探QUEEN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四戰 午夜浪漫假面舞會

3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