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四战 午夜浪漫假面舞会

VS第四战 午夜浪漫假面舞会

1

放好行李,我和Q本来想找景夜莲一起去游轮上逛逛的,可是到他房间时却发现他已经不在了,于是我跑出船舱去寻找他。

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蓝,就像一块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的蓝宝石。白云像一朵朵柔软的棉絮,乖乖地任凭风吹着走。

正当我没有方向地转来转去时,不经意地瞥到船尾有一抹黑色的身影。我疑惑地走上前,只见景夜莲一个人坐在船尾的甲板上。海风吹起他的刘海,黑色的发丝在风中轻盈地舞动,露出的额头光滑白皙,像是由上好的汉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黑衬衫被风吹得紧紧贴在身上,展现出精瘦完美的身躯。他的美是无法掩饰的,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景夜莲,你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我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

迎面吹来的海风咸咸的,夹带着微醺的暖意。

"大海那么深、那么大,好像可以埋葬很多烦恼呢。"景夜莲抬头眺望远方,镜片上倒映着蓝色的大海。我似乎可以感觉到浓浓的寂寞和忧郁笼罩着他,就像午夜时孤孤单单悬挂在天际的月亮,美丽却忧伤。

"你有很多烦恼吗?"我随着他的目光望出去。目光所及之处,除了蔚蓝,还是蔚蓝,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了海。这一刻,我似乎可以理解他的孤独,就像在这个和平年代已经被忘却的侦探。似乎只有我一个人在傻傻地坚持,但我不后悔。

"没什么!"他扭过头,对我淡淡地笑,就像一朵瞬间绽放的白玫瑰,让人怦然心动。刚才他脸上忧郁的神色仿佛是被风吹散的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我对着大海深深地叹了口气,要是大海真能埋葬所有烦恼就好了,这样人就会无忧无虑,世界也就充满欢声笑语了。

"怎么了?"他蹙起眉不解地望着我,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洁白无瑕,就像天上飘过的白云。

"你认为上帝是站在正义的一边还是邪恶的一边?"我没头没脑地抛给他一个奇怪的问题。

他愣了愣,转而又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当然是正义的一边!"他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是站在一个维护正义的侦探一边,还是站在一个举着正义的旗帜却不断犯罪的小偷一边?"我又问道。望着他,我真想穿透镜片看他的眼睛,可惜却没能看到。

游轮缓缓前行着,在海面上划出一道道白色的波浪。有一些细碎的水珠溅起来,飘到我们脸上,带着清新的气息。

"……你是说,你和怪盗KING吗?"他沉默了半晌问。

"嗯……"我点了点头,"上次在马戏团我策划了天衣无缝的计划,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怪盗KING跳进来,可是却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前功尽弃……我似乎怀疑上帝是站在怪盗KING那边的。"我黯然地垂下脑袋,望着甲板上自己小小的影子,真的好小,小到有点无可奈何。

那个时候车子居然会爆胎,真的太可笑了……我想笑却笑不出来。

"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上帝。"他站了起来,两手撑着栏杆,风吹着他的衣服下摆,他就像只将要振翅高飞的雄鹰。

"咦!"我惊讶地仰起头望着他,他上次在公园里跟我说他认为怪盗KING是正义的,我以为他会说上帝确实是站在怪盗KING那边,"那为什么怪盗KING总是能幸运地逃脱?"风很大,吹乱了我的头发,我抚住自己的头发,大声地问他。

他回过头,金色的阳光照得他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计划是天衣无缝的!"他粲然一笑,美得颠倒众生。

我愣了愣,睁大了眼睛望着那么唯美、神秘的他。

景夜莲会是怪盗KING吗?不然我为什么觉得他隐瞒了很多事,而且我上次跟踪他也被他顺利逃脱了,要不是他心里有鬼,为什么要怕我跟踪他呢……

"嘭"的一声巨响,海面上溅起了一大片水花,淋了我们一身。

"哇!"我吓了一大跳,大叫着从甲板上跳起来。

"是几个新朋友在恶作剧!"他指着海面朝我笑道,头发和衣服也被水溅湿了,贴在脸上和身上。

我这时才发现有一群海豚在追逐着我们的游轮,它们时而纵身跃起激起白色的水花,像一群调皮打闹的孩子般雀跃地嬉戏着。

"它们吃不吃鱼干啊?"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早晨吃剩的鱼干。

"你试试!"他笑了笑。

我立刻迫不及待地拿出一片鱼干往大海里丢去,一只灵敏的海豚嗅到了鱼干的气味,快速地纵身跃起,光滑的身子在阳光里闪闪发光。它张开嘴一口把鱼干吞下,然后砰地落回大海,又是一片水花,把我淋得浑身湿答答的,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反倒很开心。

"好有趣啊!你要不要试试?"我大笑着把鱼干递给景夜莲,他额前的刘海也湿透了,不断地滴着水。

他耸了耸肩,一副"恭敬不如从命"的表情,然后接过我递给他的鱼干。他转过身,朝大海里丢下鱼干,张开的五指白皙修长,就像一朵静静绽放的白玉兰。

又有一只海豚纵身跃起,挥洒着身上的水珠,像水晶一样透明的水珠飘散在半空,折射着七彩的光泽。降了一场人工雨后它一口吞掉那片鱼干,然后"砰"地落回大海。

景夜莲不出意料地也被淋成了"落汤鸡",水珠顺着他精美绝伦的脸流下,他不在意地笑了笑,抹了把脸上的海水,此时的他就像颗闪闪发光的珍珠,美得令人移不开目光。

我发现我的面颊有点烫,立刻撇开脸,免得被他看到。该死的!为什么他和殷月辉都长得这么漂亮。

我们乐此不疲地一次次重复着把自己弄得像"落汤鸡"的举动,笑得像个孩子。这一刻世界太美好了。

"你现在还认为怪盗KING是正义的吗?"在玩得尽兴时,我突然扭过头问道。

"嗯。"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一直坚信他是正义的!"他脸上的表情坚定不移。

对!上次他回答我这个问题时,也是这种毫不犹豫的神情,不过如果你是怪盗KING,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抓你,因为我是个侦探!

当太阳落到地平线,紫红色的夕阳把天空和大海都晕染成一片深浅不一的紫色时,我们才姗姗离开。

虽然我们俩的观点是对立的,但还是度过了一个很开心的下午。

2

清晨,阳光穿破厚厚的云层形成一道道光束,带着迷离和梦幻层层叠叠地从天际直射下来,像一条条透明的丝带。游轮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缓缓前行着,空气清新得仿佛净化过一样,吸入鼻间会让人一下子精神抖擞起来。

船顶的露天游泳池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喧哗,还没走过去就能感受到那边热火朝天的激情,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哇哦——这才是热情的夏天嘛!"我穿着蓝色的连体泳衣,拿着排球和景夜莲还有Q冲了过去。

两个巨大的圆形游泳池聚满了人,各式各样的泳衣看得我眼花缭乱。泳池里有的人在游泳,有的人在打水上排球,有的躺在充气垫上悠哉游哉地浮在水面上晒日光浴。

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晃花了我的眼睛,对准了焦距我才看清那是殷月辉的脑袋。他穿着黑色的沙滩游泳裤,露出可媲美模特的黄金比例的完美身材,身上的肌肤白皙如雪、光滑如玉。那头亚麻色的碎发在阳光下比金子还要闪亮,黑色的眸子就像两颗黑曜石,散发着比钻石还要璀璨的光泽,那对柔软的唇瓣比玫瑰花还要艳丽。

露天游泳池里很多女生都向他投去爱慕的目光,嘴角的口水几乎拖到地上。

而他本人却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炽热的目光,悠哉游哉地躺在一张白色的躺椅上,身边围了一大堆"白老鼠",有的给他端着饮料,有的给他捧着水果,有的给他擦着防晒霜……

这家伙的命可真好啊!我瞥了他一眼,视若无睹地带着Q和景夜莲从他身边走过去。

砰——

才走没几步,我就因为踢到一个东西摔了一跤,还是以屁股朝天脸朝地的方式,标准的——"狗吃屎"。

"社长——"Q惶恐地大叫。

"你没事吧?"景夜莲立刻把我扶起来。

"疼死我了……"我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踢到什么东西了?真是摔死我了……这时我看到一只脚偷偷地从我面前收回去,顺着那只脚望去,我看到殷月辉咬着一根吸管眼睛望着其他方向,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殷月辉!别跟我说你不是故意的——"我捏着一个拳头,浑身燃烧起愤怒的火焰。这个家伙真是太欠扁了!

"你们有看到是我吗,有看到是我吗?"殷月辉转头问旁边的"白老鼠"。

"没有!"那群"白老鼠"立刻像拨浪鼓似的拼命摇着头,摆明了要当睁眼瞎。

真是气死我了!

"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警告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样,不然你死定了!"我在他面前竖起一根手指恶狠狠地警告道。

"啧啧啧——现在怎么还有人穿连体泳衣啊,好老土哦!"殷月辉打量着我身上的蓝色连体泳衣鄙视道,旁边那群"白老鼠"立刻像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附和。

忽视掉我的警告就算了,还居然说我老土!我的拳头捏得咯咯响,真想冲上去一拳打歪他的鼻子。

"不过像她这样干瘪的田鸡是根本没法穿比基尼的,这件泳衣正好可以掩盖她乏味的身材。"殷月辉叹息着摇了摇头。他旁边那群"白老鼠"全都捂着嘴咯咯笑起来,肩膀还不断抖动着,就像是风中的落叶。

这个小子今天吃错药了是不是,一直找我茬!我额头的青筋暴跳,已经被逼到了极限。

"像他这样无聊的人,理他是浪费时间。"景夜莲冷冷地说道。

"对!"我望着景夜莲,十分赞同他的观点,"我懒得理你们!一群低级的家伙。"我以极度鄙视的眼神扫视了他们一圈后掉头离开。

殷月辉瞪着我们,牙齿咬得咯咯响,就像一只被惹怒的猎犬。他旁边的"白老鼠"立刻害怕地退开几步,挤作一团,额头不断冒汗,身子抖得像筛糠。

"Q、莲,我们去打水上排球!"我视若无睹,拿着排球雄赳赳气昂昂地大步往游泳池走去。Q和景夜莲感受到我的怒气,谁都不敢吭一声,只管乖乖地跟在身后。

天空明亮清澈,欢快的水珠飞散在空中,就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

泳池中间张开了一张排球网,网的一边有一个身材颀长的俊美男生,他穿着黑色的沙滩裤,身材精瘦,皮肤如玉般光洁无瑕。许多女生都红着脸,在暗地里偷偷瞄着他。

我和Q一队跟景夜莲打着水上排球,照理说应该是很振奋、很开心的,可是……有一个人像影子似的跟在我身边,碍手碍脚不说,还严重影响到我的心情。

"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我扭过头冲那个该死的"影子"忍无可忍地大吼。Q额头挂下一大滴汗。

"谁跟你了,我在游泳。"殷月辉以狗爬式的姿势在水里游来游去,还是绕着我游,把我弄得晕头转向的。

"你故意的是不是?!"我举着双拳快要抓狂了,这个家伙真是要把我气死我了!

"唉——"网那边的景夜莲垂下脑袋叹了口气。

"算了!我懒得理你。"我瞪了殷月辉一眼撇开头。他哼哼一声把身子埋在水里,只露出一个头像条鱼似的在旁边游来游去。

"莲!我发球了——"我朝景夜莲笑着挥了挥手,然后拿起漂浮在水上的排球,深呼吸了一口气,把球抛到半空。太阳折射着七彩的光芒,我纵身跃起,伸长了胳膊朝被抛到半空的排球拍去。

优美的身姿!标准的动作!就像一条从大海里跃起的美人鱼。

"啪!"我的手被拍开,直直往下坠的排球就像一颗陨石重重地砸在我头上,"啊——"我大叫一声歪着头朝水里摔去。

"砰——"水花四溅,我从一条优美的美人鱼变成了一只可笑的大海龟,坠到了泳池底。

"璎珞——"

"社长——"

景夜莲和Q焦急地大喊。

"噗——"我从水里冒了出来,吐出了一大口水,"咳咳咳……"呛死我了。

只见一个亚麻色的脑袋正贼溜溜地往岸边移动,嘴角还挂着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殷月辉!我要杀了你——"我的火山大爆发,整个游泳池都要被我愤怒的火焰燃为灰烬。

"游得好累,我要去休息一会儿。"殷月辉嘟哝了一声,以惊人的速度往池边游去。

这个家伙早上吃错什么药了,三番两次地找我茬,故意气死我是不是!我的好心情全被他破坏了,真是气死我了!我感觉怒火像岩浆般在我体内翻滚,我快要爆炸了。

而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居然悠哉游哉地跳到了充气垫上,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睡起了甜美的觉。旁边一只"白老鼠"给他打着伞遮掉热情的阳光,还有一只"白老鼠"摇着扇子给他扇去闷热的空气。

望着那张心满意足的笑脸,我的脑海里冒出一个邪恶的点子。哦呵呵呵——殷月辉是你先惹我的,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啊!

啊呜——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潜入水底。水波荡漾,我钻在水底小心翼翼地朝那个蓝色的充气垫靠近,待摸到了那个充气垫底部,我从头发上取下发卡,用力扎了上去。

噗——充气垫仿佛受到了一只无形巨手的挤压迅速瘪了下去,正打着盹的殷月辉"扑通"一声滚进了水里,像颗石头似的往下沉。

"啊!会长——"

旁边的"白老鼠"像世界末日来临似的大声嚎叫,然后手忙脚乱地把他从水里捞出来。

"哈哈哈哈——"我从水里冒出来,看着乱作一团的"白老鼠"笑得前仰后翻,这就是惹怒我的下场,哦呵呵呵——

"咳咳咳……"殷月辉完全被呛醒了,那头亚麻色的碎发像海藻似的贴在脑袋上,样子狼狈不堪。旁边的"白老鼠"诚惶诚恐地拍着他的背帮他把呛在肺里的水咳出来。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的肚子好痛……"我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真想拿个相机把刚才殷月辉那糗样给拍下来!

呼——

一阵寒流袭来,瞬间让游泳场冷却到零度。

我停止了笑抬起头,只见那群"白老鼠"个个捋着袖子、杀气腾腾地瞪着我,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

"你是不是找死啊!云、璎、珞!"殷月辉咬牙切齿地瞪着我,眼底燃烧着仿佛是来自地狱的火焰。

"是你先惹我的……不能怪我……要怪也怪你有错在先……"我边说边往后游,哎呀呀——不好!他好像真的生气了!

"把她给我抓起来——"殷月辉的怒吼声穿透了整个露天游泳池,那群"白老鼠"接到命令立刻向我扑了过来。

啊——这个小气的男人!明明是他有错在先嘛!在我以为跑不掉时,一个人影挡到了我面前,拦下了那群像洪水猛兽般朝我扑过来的"白老鼠"。那人高大挺拔,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不敢轻举妄动。

"不要玩得太过分了!"他冷冷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缩紧脖子大气不敢出一下。

"你这个臭小子!不要多管闲事!"殷月辉怒火中烧,指着景夜莲恶狠狠地警告。

"她的事我管定了。"景夜莲对于他的怒气视若无睹,带着我离开了。

"哎——"我和莲上了岸,临走前,我扭过头,朝气得快要吐血的殷月辉吐了吐舌头。

那小子瞪着我们,呼哧呼哧地大口呼吸着,好像不这样随时都会爆炸似的。旁边一群"白老鼠"立刻诚惶诚恐地帮他摇着扇子,企图给他降火。

我回过头,跟着景夜莲得意洋洋地离开。这天,我几乎忘记了怪盗KING的事。

3

傍晚,我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就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紫红色的霞光透过船舷洒落在床上。

白天玩得太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抱着枕头沐浴着美丽的霞光闭上了眼睛。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谁啊……"我有气无力地喊道,不会是Q和景夜莲找我出去玩吧?我可玩不动了……

"客房服务!"门外有个陌生的声音应道。

客房服务?

"我没叫,你走错门了!"我大喊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是别人替您叫的!"那个声音回答。

奇怪了,会是谁给我叫的客房服务啊?我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打开门,外面站着一名服务生,手里捧着一束巨大的红玫瑰,几乎把他的半个身子掩没。

玫瑰花娇艳欲滴,香气扑鼻。

"谁帮我叫的客房服务啊?"我纳闷地问道。

"不知道,我只接到吩咐过来给您送花,这是给您的鲜花。"他恭恭敬敬地把花交给我。

我困惑地接过花束,服务生欠了欠身离开了。

会是谁送的呢?我纳闷地望着手里巨大的花束,发现里面夹着一张白色卡片。我拿出卡片,看到上面这样写着——

神秘邀请函

疑惑吗?这辈子是你第一次收到花吧!

想知道是哪个善良的人送的,晚上七点换上漂亮衣服来到大厅就能揭晓答案!

这算哪门子邀请啊?我望着卡片嘴角抽搐,是耍我吗!

怎么会突然有人送我玫瑰花,还开这样的无聊玩笑。难道是送错了?我盯着卡片,上面没留姓名,我去不去呢……

最后,我还是没能经受住好奇心的考验,晚上七点我准时拿着卡片往大厅走去,如果要是谁敢耍我他就死定了,我一定会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来到大厅,里面一片漆黑,静悄悄的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奇怪了?现在应该是晚饭时间吧,怎么会没有人呢?难道全去甲板上吃烧烤了?我望着漆黑一片的大厅,感觉有点莫名其妙。难道我真的被耍了……这一刻我有点想扁人!

突然一个光点亮起了,然后两个、三个……无数个光点跟着被点亮,最后拼成了一串字——

祝云璎珞大侦探,生日快乐!

那串字在我眼前一闪一闪的,就像悬挂在夜空的北斗星。我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今天是我的生日?今天是6月26号?啊——真的是我的生日,我差点忘了。

一只点满蜡烛的巨型蛋糕突然出现在一片昏暗中,在烛光里我看到两只"白老鼠"推着餐车,把那只蛋糕小心翼翼地朝这边推过来。

蜡烛的光亮让我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我这才发现大厅里并不是一个人都没有,而是聚满了人。那些人全都面带微笑地望着我,Q和景夜莲居然也在里面,正一脸温柔地望着我。

"祝你生日快乐!祝云侦探生日快乐!祝云大侦探生日快乐……"所有人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

整齐的歌声让我热泪盈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为我过生日?我好奇地东张西望,看到殷月辉正坐在一边弹着生日歌。他穿着白色的礼服,坐在乳白色的钢琴前,像王子一样优雅迷人。烛光摇曳,温柔的光芒勾勒着殷月辉精致完美的五官,他的嘴角轻轻扬起,呈现出一个性感的笑容。

他的手指像精灵一样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跃,一个个悦耳的音符就这样诞生了,好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在整个大厅里悠然地飞翔。

我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仿佛被施了个魔法,眼睛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离开。

一曲完毕,那两个"白老鼠"把蛋糕推到我面前,殷切地催道:"云社长,快吹蜡烛许愿!"

这群小子,今天看起来居然还蛮可爱的!闭上眼睛,我开始许愿。

第一个愿望,希望我所认识的人都幸福。

第二个愿望,希望我永远是一名维护正义、疾恶如仇的侦探。

第三个愿望……

我要藏在心底。睁开眼睛,我一口气吹灭蜡烛。大厅里的灯霎时间亮了起来。

大厅和白天相比完全两样,天花板上挂着气球和彩带,落地窗前挂上了蕾丝的窗帘,用粉玫瑰扎成的大花球装点在四周,地上铺着粉色的地毯。蕾丝窗帘随风摇曳,就像翻滚着的粉红色波浪。玫瑰花散发着沁人的幽香,小提琴手演奏着欢快的歌曲。

真是色彩缤纷,浪漫至极。

殷月辉站了起来,款款向我走来,每一步都是那么优雅。他那头亚麻色的碎发,用发胶定成一个凌乱不羁的发型,张扬又个性。那套精致的礼服,洁白无瑕、一尘不染,让我联想到纯洁的天使。左臂的金色徽章仿佛由纯金打造,闪耀华贵。那只拿着权杖的狮子,威武严肃仿佛一位帝王,使佩带着它的人,更显高贵。

明亮的灯光下,殷月辉的脸白皙透明、吹弹可破,镶嵌在上面的黑色眸子比黑曜石还要璀璨,挺直的鼻梁下那对柔软的唇瓣比玫瑰花还要娇嫩。此刻的他和白天判若两人,仿佛从一个可恶的恶魔蜕变成了风度翩翩的王子。

我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两个眼睛睁到极致。一直觉得殷月辉很帅,却没有发现他居然帅到这个程度。

"我没有特意为你办生日舞会,只是太无聊了打发打发难熬的时光!"他站在我面前,咧着嘴语气跩跩的,倨傲的下巴高高扬起,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

嘁!这个臭小子,说句好听的话难道会死吗?刚才我还蛮感激他帮我举办生日舞会,现在那些感激之情早就因为他的话烟消云散了。

"无聊到特地大费周章地弄出这么多花样,你的脑袋是不是上午落进游泳池进水了?"我毫不留情地奚落他。

"云璎珞!你是女的吗?换作其他女孩子看到这些早就感激涕零了,你居然还可以说出这样没心没肺的话!"刚才还风度翩翩的殷月辉被我气得完全不顾形象地大吼大叫。

"唉——不好意思,本侦探就是这样直接,装不来矫柔造作!"我摊了摊手,一副"非常抱歉"的欠扁表情。

"算了!看在今天你是寿星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他撇开脸,不屑地摆了摆手。

靠!难得他"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今天他确实不太一样。

4

欢快的小提琴曲变换成抒情的音乐,周围的男男女女纷纷携手跳起舞,锦衣华服在大厅里绽放成一朵朵艳丽的花朵。很多女生都拒绝了向他们伸出手的男生,一双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瞅着殷月辉,脸上浮现着红晕,双手握在胸前,嘴里喃喃地祈祷着,就希望殷月辉像天降的礼物一样落到她们面前,成为她们的舞伴。

"那,那个……"殷月辉朝我伸出手,脸上飞上两块粉红色的云朵,令他的肌肤更加娇嫩无瑕。

我睁大了眼睛讶异地望着他——他,他是在邀请我跳舞吗?他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不悦地撇开脸,有点生气地收回手。

就在他收回手的那一刻,我猛然抓住他的手。我的手失控了!为什么在看到他的手缩回去的那一刻,我的手会没经过大脑的指挥就行动了呢?莫非是因为上午被殷月辉绊倒,撞到哪根控制右手的神经了?

窗外星光灿烂,月亮完美无缺。殷月辉嘴角浮现一闪而逝的笑容,拉起我开始跳舞。

为什么我感觉他在洋洋得意?难道是我的错觉?

他身上散发的清香环绕着我,诱惑着我的脑神经,温暖的手掌紧握着我有点僵硬的手。我的脸像温度计一样急剧升温,心脏"怦怦"跳个不停,而且还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糟糕,再这样下去,我会因心跳剧烈而死的!

悠扬的音乐像翩翩起舞的蝴蝶,美丽地盘旋在整个会场,玫瑰花的芬芳让人心驰神往,仿佛置身在百花齐放的花园。我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仿佛自己徜徉在花园里,和美丽的蝴蝶一起起舞。

殷月辉的脸在灯光下美得如梦似幻,好像包裹在一团朦胧的光晕中,闪烁着柔和纯洁的光泽,而他仿佛是站在云端的天使。我的目光怎么都移不开,而面颊却早就烫得能够煎荷包蛋了。

无数杀人的目光像利箭一样射向我,我相信如果那些是真箭,我此时已经变成刺猬了。刚才那些祈祷的女生,个个像来自地狱的修罗一样瞪着我,嘴里振振有词,估计是在诅咒我。妈妈咪呀!和殷月辉跳个舞,估计要折我十年阳寿,我真是哭笑不得。

这时我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舞池边走出去,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那个颀长挺拔的背影透着一股落寞和孤寂,就像子夜一样幽邃深沉。

景夜莲!我困惑地睁大了眼睛。

很快那抹身影就走出了大厅,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仿佛本来就是夜的一部分。为什么景夜莲看起来那么落寞?他心情不好吗……

"卡片上不是叫你换漂亮衣服的吗?你看你穿得那么随意,怎么和我这个大帅哥相衬呢?"殷月辉的声音拉回了我的思绪。

他皱了皱眉毛,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的T恤和破牛仔裤,还啧啧有声地摇了摇头。

"谁知道要参加舞会了!你在卡片上也没写清楚。"我白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写了张莫名其妙的卡片,谁能看得懂!而且我哪里来的礼服啊,除了T恤、牛仔裤,就是运动衫了。

"我不是有写叫你换上漂亮衣服吗?你这身也叫漂亮衣服,你审美观有问题啊?!"他翕动着嘴唇,每个字眼都像冰雹似的噼里啪啦砸向我。

"跟我跳舞就这么委屈你吗!"真是气死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你穿得像个乞丐似的,换作是别人甩都不甩你呢!"

轰——

我的火山大爆发。这个混蛋,居然说我像乞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狠狠地踩了他一脚,扭头就走。

"哦——哦——哦——哦——"殷月辉抱着被我踩痛的脚,疼得原地直跳,一张脸红得像煮熟的螃蟹,冷汗哗啦啦直往下淌。

哼!活该。我头也不回地走出大厅。

"云璎珞!你是怎么回事啊——我随口说说而已嘛!"殷月辉的怒吼声从背后传来。

谁甩你啊!我就是故意气你,气死你!走出了大厅,我在甲板上寻找着景夜莲的身影。刚才确实看到他走出来的,跑哪去了呢,不会是已经回去睡觉了吧?

我正要转身离开,却不经意地瞥见船头的甲板上坐着一个人,还是白天我们坐的那个位置。他背靠着围栏仰望着星空,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孤寂,像空气似的渗透进我的肌肤直达我的心脏。

那是景夜莲!我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地望着他。此时的他摘掉了眼镜,露出了整张脸,那精致绝伦的五官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一笔一画都似乎倾注了所有的感情,让所有看到它的人在第一秒就会被震撼。

月光洒落在他身上,他的肌肤洁白无瑕得就像冰山上最纯净的雪花,他的脸被月光镀上了一层亮白的晕彩,就像一颗美丽动人的月光石。

沐浴在月光下的他,美得不沾一点凡尘,仿佛是从天而降的月神。直到现在对于他惊人的美丽,我还是很震撼。那种美把我深深地吸引住,让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视线怎么都无法从他脸上移开。

可是这样完美的他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落寞呢?有什么事让他不高兴?看到他寂寞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我心里也很难过,像有一颗药丸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苦涩的味道慢慢弥漫开来,一点点将我吞噬。

"莲!原来你在这里啊!"这时Q突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朝景夜莲跑过去。我立刻把自己隐藏进更深的夜色中。

景夜莲慌张地拿起手边的眼镜戴上,然后微笑着转过头,刚才脸上的落寞表情早已一扫而空,仿佛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我在大厅里找不到你,原来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啊!"

"有点闷,我出来吹吹风。"

"舞会很无聊吧!"

"嗯。"

"那我们下棋去吧?"

"好,好啊。"

"你会下国际象棋吗?"

"一点点。"

"那就走吧!"

……

直到两人的交谈声渐渐远去,我才从黑暗中闪出来。我为什么像个偷窥狂似的?我郁闷地抓了抓头发。

隐隐约约地,我总觉得景夜莲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他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似乎比夜更神秘。他很低调,但绝对不平凡,就像隐藏在玻璃碎片里的钻石。他给人的感觉更接近KING,如果说殷月辉是怪盗KING,那他一定是双重性格,可是如果景夜莲是怪盗KING,那感觉就更自然了。

我带着困惑回到了自己房间,打开房门,里面一片狼藉,仿佛是被七级台风席卷过似的。

愣了两秒,我意识到一定是自己走错了房间。

"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我道了声歉立刻关上门,"413?"望着金灿灿的门牌我疑惑了。

413是我的房间啊!那里面……

我再次打开了房门,望着惨不忍睹的房间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啊——"

我要抓狂了!我要抓狂了!

啊——我的房间啊!我痛心疾首地一步步走进房间,就像个七旬老人般步履蹒跚。老天啊……我才离开了一会儿怎么就成了这样!我的衣橱和行李箱大大地敞开着,里面的东西全被丢在地上、床上,衣服、化妆品和零食也散落了一地。

轰——轰——

熊熊的怒火在我心里燃烧,我发誓要是被我抓到这个贼,我不扒了他两层皮才怪!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我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我立刻检查起自己的行李,点了点带来的东西。可是清点完后我就困惑起来了,好像也没被偷掉什么东西哎……

这真的是小偷所为吗?突然一个想法冒出我的脑海,这艘游轮被圣罗兰包下了,只要是圣罗兰的学生没有一个不知道我是个穷鬼的,有谁会特地跑到一个穷鬼的房间偷东西。

那会是谁呢……苦恼中的我想起了上次家里遭遇的小偷事件,和这次的情形一模一样!难道又是那伙抢烟斗的人!

一定是的!我真是太大意了,这段时间为了怪盗KING的事我差点忘了,还有一伙人一直在暗处窥视着我,找机会夺走烟斗。不过他们一定想不到烟斗根本不在我身上,我也没把它放在家里。那个烟斗早就被我藏起来了,它一直埋在我家附近小山丘的第三棵树下,自那以后我一直没有把它挖出来——当初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四战 午夜浪漫假面舞会

3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