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第五战 皇后的愤怒大反击

VS第五战 皇后的愤怒大反击

1

晚霞像一滴颜料滴入水中般在天际慢慢化开,把天空晕染成深浅不一的橘红色,仿佛是仙女翩翩起舞时在风里飘起的纱衣。夕阳落到了地平线上,金色的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仿佛是洒了一把碎金,让整个海面飞金耀银。

游轮在港口停下,白色的旗帜迎风飘扬。我们所有人都拿着行李依依不舍地步下游轮。海上豪华三日游在转眼间就过去了,明天我们又要回到像牢笼一样枯燥的学校,真希望时间的脚步能够放慢一点。

"景夜莲,我们一起回家吧!"下了船我拿着行李跑到景夜莲面前笑着说道。我和Q没开"小绵羊",他也没骑自行车,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去搭车。

"好啊。"景夜莲笑了笑,风吹起他额前的发丝,露出光滑饱满的额头。

"不好!"一声厉吼划破了宁静的天空,所有人都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

只见殷月辉带着一群"白老鼠"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嘴角挂着不羁的笑容。"我不允许他和你一起回家!"他走到我们面前,指着景夜莲斩钉截铁地说。

"我和谁一起回家,难道还要征求你的意见吗?!"我愤愤不平地瞪着他。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了!

"我说不允许就不允许!"殷月辉指着我的鼻子,额头的青筋暴跳。

"对!会长说不允许就不允许!"旁边的"白老鼠"像鹦鹉似的重复着殷月辉的话,然后刷地在我们面前齐齐亮出健壮的胳膊,一副要是我们敢忤逆他们就用武力解决的架势。

围观的人全都怕怕地缩起了脖子。

"拜托你不要这么幼稚了!"我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一群脑袋被门夹过的家伙。

"不要和这个小子一起回家,我开车送你回去!"殷月辉双手抱在胸前,斜睨了一眼景夜莲,嘴角挂着得意洋洋的笑容,一头碎发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景夜莲面无表情,对他挑衅的目光视若无睹。

"我才不要你送我回去呢!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斜睨着他。这个小子,最近总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举动,让人摸不着头脑。

"你这个女人太不识抬举了!有多少女生抢着要坐我的车都坐不到呢!本少爷亲自请你,你居然用这种态度对我——"殷月辉气得嗷嗷叫嚣,一头碎发张牙舞爪地朝天空竖立着。

"莲,我们走吧。"我完全不理会他的怒火,拉着景夜莲转身就走。真是个被宠坏的大少爷,该帮他收敛收敛大少爷脾气了,就给他颗钉子碰碰吧。

景夜莲像明白了我的意思似的望了我一眼,嘴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不许你们一起回家!站住!给我站住——"殷月辉在背后大吼大叫,气得快要爆炸了。

我把他的怒气当空气对待,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朝我们跑来的Q心有余悸地缩了缩脖子。

"混蛋!给我把她抓起来押上车——"殷月辉忍无可忍的吼声从背后传来。接到命令的"白老鼠"立刻轰隆隆地向我们跑来,一下子就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你,你们想怎么……"望着面前一大排站得井然有序的"白老鼠",我用力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

"会长让我们把你押上车!"其中一只"白老鼠"回答完,所有人就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把我架住。

"喂!放开我,你们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我用力挣扎着,太可恶了,居然敢抓我!

可是他们根本不顾我的挣扎,架着我就往停在港口的那辆白色宝马跑去。旁边一大群看热闹的人,捂着嘴用力憋着笑。

"你们是不是想死啊!我说放开我——"我用尽力气大吼道。这群混蛋真是气死我了!我要宰了他们!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架着我,我这个侦探的脸面要往哪放啊!

"社长!快放开我们社长——"Q抱着行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追了上来。

"把他也带上车!"殷月辉站在车边命令道。然后另外几个"白老鼠"立刻冲到Q面前二话不说就把他架了起来,哼哧哼哧地往这边跑。

完全反应不过来的Q吓呆了,抱着行李箱一脸呆滞的表情。

不一会儿,我们就被塞进了车子。殷月辉坐上驾驶座,砰地关上车门,他降下车窗对站在原地的景夜莲竖起一根大拇指,一抹冷笑在他嘴角勾起,那根拇指又突然转了180度朝下指去。景夜莲冷冷地望着他,面无表情,对他幼稚的举动更是视若无睹。

"嘁!"殷月辉不爽地撇过头,然后狠踩油门,车子咆哮了一声迅速冲了出去。

"你真的很幼稚!"我气鼓鼓地抱胸坐在副驾驶座上。殷月辉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霸道、最无理取闹的人了!

"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和那个臭小子在一起,不然我要你好看!"正在开车的殷月辉转过头,眯起眼睛威胁意味十足地盯着我。

这个小子最近看到我和景夜莲在一起就会发神经,莫非……他在吃醋!我惊愕地瞪大眼睛:"你……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谁,谁谁吃醋了!"他说话结结巴巴的,脸越来越红,就像只被放进开水的螃蟹,"我,我会吃你的醋?!呵——这太可笑了!真是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了!哈哈哈哈——"他说完就握着方向盘哈哈大笑起来,可是那笑声怎么听都很假,好像是从嗓子眼里硬挤出来似的。

车子驶上了柏油马路,大海离我们一点点远去,晚霞成为最绚丽的背景。

Q抱着行李缩着脖子一动不动地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小心翼翼地望着我们。

"那你为什么看到我和莲在一起就那么紧张?"我挑起一边眉毛斜睨着他。

"谁紧张你了!"他哼哼一声不屑地扭开头。

这个小子真是死鸭子嘴硬!上次在游泳池看到我和景夜莲在一起就到处捣乱,今天看到我和他一起回家就硬把我押上车。他表现得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我用胳膊肘揶揄地撞了撞他的肚子。

殷月辉仿佛被电到似的整个人都弹了起来,扭过头大笑着说:"我喜欢你?!哈哈——我会喜欢你这只干瘪田鸡!你看你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的,我会喜欢你?!我怎么可能喜欢你……"他喋喋不休、口沫横飞,两只手放开方向盘激动得手舞足蹈着。

车子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就像是个喝醉酒的人。只见一辆大卡车迎面开来,轰隆隆的像头大象。

"殷月辉——"我指着前面惊恐地大叫。他想杀了我们吗!

"什么?"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那辆近在咫尺的大卡车,吓得眼球都突了出来,立刻打转方向盘。

"啊——"我和Q抱着头惶恐地尖叫,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车子猛烈摇摆,我们就像摇奖机里的球滚来滚去的。

"哔——哔——"对面那辆大卡车疯狂地按着喇叭。

车子在马路上横冲直撞,轮子摩擦地面的"吱——吱"声和我们的尖叫声混合成一首轰轰烈烈的交响曲。

2

惊心动魄的一幕过后,我和Q强烈要求下车,可是殷月辉这个家伙却硬要发挥他的"绅士"风度送我们回家,还锁住了门不让我们下车。于是我们只能忍受着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硬着头皮坐在车子里。

吱——

好不容易车子在家门口停下。我和Q立刻打开车门冲了下去。

"呃——"刚冲下车,我和Q就扶着路边的树狂吐了起来。我以我侦探的名义发誓,这辈子我再也不坐殷月辉的车了!

夕阳已经渐渐沉了下去,天上的晚霞变成了柔和的紫红色。小路边的木槿花被风吹动,在晚霞下轻轻摇摆,散发着一阵阵宜人的芬芳。

殷月辉砰地甩上车门走了过来,夕阳给他披上了一层霞彩,使他更加俊美迷人,深邃的五官就像精雕细琢出来的那样精致。

"还好吧!"他捏着鼻子站在一边嫌恶地望着我们。

"你看我们是'还好'的样子吗……呃——"话还没说完我又狂吐了一番。老天啊!我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这时,老爸垂头丧气地从小路的另外一头远远走过来,脸上脏兮兮的,乱糟糟的头发就像个鸡窝,身上的衬衫和西裤比往常看上去更加凌乱,好像被拉扯过似的。他整个人就像是个打架打输了沮丧地跑回家的小孩。

我抹了抹嘴巴抬起头困惑地朝老爸喊道:"老爸,你怎么了?"

"我遇到强盗了。"他走到我身边,苦闷地撇了撇嘴巴,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就像根腌黄瓜。晚霞更是给他增添了一分落魄。

"强盗!"我和Q异口同声地叫起来,"那你有没有怎么样?"

老爸黯然地摇了摇头,一张脸皱成了一朵菊花。

"怎么会碰上强盗的?"我连忙问。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会遇到强盗,这个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我这个侦探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嗐!那群可恶的强盗。"老爸咬牙切齿地咒了句,然后比手画脚地讲起经过,"今天下午田博士找我一起去钓鱼,我们就去了家附近的那个湖。坐上小船,田博士拿出了自己的烟斗,然后我说那个烟斗和你送给我的那个一模一样。当我拿着田博士的烟斗时,突然有伙人划着船冲了过来,他们二话不说就从我手里抢下烟斗划着船迅速逃走了,结果我们再也没心情钓鱼了……"他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烟斗?"又是烟斗!我摸着下巴,觉得这件事很奇怪,也很可疑。怎么又和烟斗扯上关系了呢……

"是啊!那可是田博士最喜欢的东西,可是却在我手里被抢了,都是我不好!"老爸懊恼地捶胸顿足。

这件事令我联想到上次在大街上我被人袭击的事,莫非他们是同一伙人?

"那伙人是不是穿着黑西装?"我连忙问老爸。

"是啊是啊!你怎么知道?"老爸惊讶得声音都高了八度,以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

殷月辉狐疑地望着我们,张了张嘴想插话却不知该说什么,我痛心疾首地捏了捏拳头。

果然是那伙人!那伙人真是像蟑螂般顽固,无处不在。

"唉——田博士没了那个烟斗一定会睡不着觉的……都是我不好……"老爸懊恼地唉声叹气,两条眉毛都耷拉下来变成了"八"字。

"R博士,这不是你的错啦,田博士不会怪你的!"Q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是啊,伯父,您不要太在意!"终于找到机会插嘴的殷月辉,立刻大声说道。

"咦!你是谁?"迟钝的老爸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睁大眼疑惑地打量着他。

"伯父您好,我叫殷月辉,是璎珞的同学!"殷月辉礼貌地微笑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客气的样子,真是太阳都要打东边落下了。

"殷月辉?我好像在哪听到过……"老爸蹙着眉思索道,突然他眼睛一亮,惊讶地大叫起来,"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赫赫有名的殷氏集团的大少爷啊!"

"呵呵,是的。伯父,听说您是发明家。"殷月辉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

那笑容太可疑了!我似乎能看到他眼底狡猾的光芒,我似乎能听到他肚子里的蛔虫在打鬼主意的声音。

"呵呵……不敢当,不过就是发明了几样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得了几个有分量的奖!"老爸一点也不谦虚地说道。

"伯父,如果您需要赞助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们一定很乐意的!"殷月辉朝老爸伸出手,脸上堆着"诚恳"的笑容,简直就是黄鼠狼在跟鸡说"要是肚子饿了请到我家来"。

"喂!殷月辉,你干什么跟我老爸套近乎!"我一下子冲上前,把他们两个隔开。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这个殷月辉对我老爸这么热情,一定不安好心!

"真的吗?!"老爸一把推开我,笑逐颜开地握住殷月辉的手,"那我真是太荣幸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啊!老爸你不要被他的臭钱给收买了!"我忍无可忍地大吼,捏着两个拳头怒火中烧。老爸真没出息,三言两语就被收买了!他这样配当一个侦探的爸爸吗?!

可是他们两人却一拍即合,热情地交谈起来,完全把我当做空气。Q站在一旁满头黑线。

"殷月辉!这么晚了,你可以回家了!"我推着殷月辉往他的宝马车走去。

"哦,伯父,那我改日再来拜访!"殷月辉回过头朝老爸挥了挥手,脸上的笑容比正午的太阳还要灿烂。

"没人叫你来!"我打开车门把他塞进了车。开玩笑,他才来一次我老爸就被他收买了,他再来两次,那我家不是都要拱手送给他了?!

殷月辉的心情很好,仿佛任何事都动摇不了他脸上的笑容。他笑着朝我挥挥手,然后又朝老爸挥挥手,这才开着车子绝尘离开。

"经常来哦!"老爸用力朝他挥舞着手帕。

啊!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3

阳光丝丝缕缕地从天际洒落下来,屋前的台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盆栽,个个"抬头挺胸"迎着阳光。那些植物都很奇怪,茄子是红色的,樱桃、番茄是紫蓝色的……光看着就让人没有食欲,要是把它们吃进肚子估计会中毒身亡。老爸最近好像迷上了改良各种植物,这些都是他的发明。

放学回家刚走进门,我和Q就看到老爸愁眉苦脸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怎么了,你的研究又失败了?"我把书包丢在沙发上,随口问老爸。每次他出现这样的表情多数是研究失败了。

"我的研究怎么可能失败呢!"老爸仿佛是被踩到尾巴似的扭过头大声反驳道。

呵呵!这么快就忘记那些结不出果实的玉米了。

"那是怎么了?"我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咬了一口。Q系上围裙走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晚饭。

"下午我给田博士打电话,他好像心情不好,一定是因为昨天烟斗被偷的事耿耿于怀。"老爸瘪了瘪嘴在沙发上坐下,两条眉毛苦闷地纠结在了一起。

"那你赔他一个不就好了!"我耸了耸肩,一个烟斗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那可是他死去的太太送给他的,意义不一样。"老爸的眉头耸成了一座小山丘,唉声叹气得连窗外的花都要谢掉了。

"那也很简单,你找个一模一样的还给他,说是你帮他找回来了!"我笑着咬了一大口苹果,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

"这怎么可以,这是欺骗!璎珞,你怎么会有这么卑鄙的想法?"老爸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我,仿佛我一夜之间从天使变成了一个恶魔。

晕,我帮他出主意,他居然说我卑鄙,真让人哭笑不得:"老爸,那你觉得是让田博士因为痛失那个意义重大的烟斗而整日闷闷不乐好呢,还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回一个假烟斗而让他重拾欢笑好呢?"我笑眯眯地望着他,他一定会选择后者,我以我侦探的名义打赌。

"……好像后者好一点。"老爸考虑了半晌说道。

看吧!

"那不就得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安啦"的表情。

"那就用你上次送给我的那个烟斗吧,看上去是一样的!"老爸脸上的愁云一扫而空,两眼闪闪发亮,"希望田博士不会发现这是顶替的!"说着他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实验室。

我靠在沙发上"喀嚓喀嚓"地咬着苹果,可是不一会儿就见老爸又愁眉苦脸地从实验室里走出来了,手里拿着烟斗。

"这个烟斗怎么掉了点颜色?"他郁闷地把烟斗递给我,"你是不是买了个假冒伪劣产品?"

"开玩笑!我花了很多钱买来的好不好。"我一把拿过烟斗,居然说我买的东西是假冒伪劣产品!

我把烟斗靠近日光灯,在灯光的折射下,圆润光滑的烟斗侧面露出了一块粗糙的褐色,和其他地方完全格格不入。确实是掉了一块颜色呢!

"这样吧,我明天帮你拿到店里换一个吧。"我郁闷地瘪了瘪嘴,看来贵的东西不一定好呢……

"好的,不要忘了哦!"老爸再次开心地跑回实验室。

望着手里的烟斗,我又想起了那伙人。每次烟斗出现,他们就会劳师动众地跑来抢。到底烟斗里藏有什么秘密呢?都是该死的社长,不但丢给我一个快要垮掉的侦探社,还丢给我这么个烫手山芋!唉……

天空挂上了黑色的帷幕,星星就像是点缀在帷幕上的钻石闪闪发光。不远处,青蛙"呱呱"地叫着,合唱着一首欢快的歌曲,歌声穿破了夜色隐隐约约传来。一只萤火虫在半空幽幽地飞来飞去,最后停在玻璃窗上一闪一闪的,仿佛是嬉戏累了、躺在枝叶上休憩的精灵。

吃完晚饭,老爸一头钻进了实验室,Q在厨房洗碗。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按着遥控器不断转换着电视频道。地上,老旧的电风扇发出"嘎吱嘎吱"的噪音,上面的油漆早已剥落,露出黄黄的锈迹。

唉——这天真是越来越热了。我摊手摊脚地仰面躺在沙发上,虽然电风扇在对着我不停地吹,可我还是大汗淋漓的。

"这个西瓜好红哦!一定很甜。"Q端着一盘鲜红欲滴的西瓜走出来。

"夏天里还是最适合吃西瓜了!"我望着一块块鲜红的西瓜,垂涎欲滴。

Q把西瓜放在茶几上,坐到了我对面拿起西瓜准备开吃。他百年不变的蘑菇头圆圆的,背带裤松松垮垮的,就像个可爱的小公仔。

我们一起捧着西瓜"啊呜啊呜"地吃起来。啊!好甜哦,真好吃——

4

屋外的青蛙吵闹个不停,我吃着西瓜,眼睛不经意地瞥到了放在茶几上的烟斗。它静静地躺在茶几上,在灯光下折射着质朴的光泽。

"Q,你猜前社长交给我的烟斗会隐藏着什么秘密呢?"我一手捧着西瓜,一手托着下巴苦恼不已,如果我能把烟斗里隐藏的秘密解开就好了。

"也许不是烟斗里藏有什么秘密,而是烟斗本身就是个大秘密!"Q竖起一根手指,煞有介事地说,镜片上一圈圈的年轮好像在旋转,看得我头晕。

"可是这个烟斗看起来很普通啊,不像是古董之类的。"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抢一个看似一点都不值钱的烟斗?

"那会不会是用过他的人牵涉着一个大秘密?"Q神秘兮兮地眨着眼睛。

"那不就是第一任的社长吗?难道是关于第一任社长的秘密,不太可能!要是这样,社长早就告诉我了!"我摇着头否定。

我们两个都沉默了,低着头各自思考。老旧的电风扇"嘎吱嘎吱"响个不停,屋里又闷又热。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推开窗子。清凉的夜风吹了进来,点缀在枝叶间的露珠一闪一闪的,就像一颗颗美丽的水晶。

咻——

突然一个白影从我眼前像阵风一样快速晃过。

什么东西?!我睁大了眼睛,半个身子从窗口探出去。不看还好,一看简直吓我一大跳——我居然看到怪盗KING飞在半空中,那件银灰色的斗篷在夜色里一闪一闪的尤其显眼。不会吧!我想也不想就从窗口跳了出去。

"社长,你去哪里?!"背后传来Q的叫声。

我来不及交代赶紧追了上去,怪盗KING——我今天一定要抓到你!

铺着碎石的小道上洒着如霜似的月光,两旁婆娑的树影轻轻摇晃,萤火虫在树林里嬉戏着,描画出一条条绿色的光影。

怪盗KING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在附近作案?哈哈——那最好不过,正好可以人赃并获!

我紧追着KING的身影,奇怪的是,今天KING没有驾驶滑翔翼,他就像超人一样飞在半空,那件斗篷在风里飘扬,闪动着银光。

靠!他是用什么方法飞在半空中的?真是太邪门了!

正当我纳闷时,半空中的KING突然停下了,半浮在空中,仿佛没有重量似的,那件斗篷在风里轻轻飘动。不会吧?他居然克服了地心引力!

树林里很安静,月光穿透树缝星星点点地洒落下来,投在草地上。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草香,挂在枝叶间的露珠折射着晶莹剔透的光泽。

我惊讶地跑过去,看到KING悬浮在一棵高大的树上,浓密的树冠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他耷拉着脑袋,双手无力地下垂着,一动不动的就像个木头人。

咦?我怎么感觉今天的KING好奇怪呢?我困惑地走过去,踮起脚尖伸手去拉动他的脚,"啪"的一声,一只鞋子掉了下来落到地上。

"啊!"我吓了一跳,退开一大步。怎么回事啊?鞋子都掉下来了,KING居然无动于衷?

飘浮在半空中的怪盗KING依旧一动不动,仿佛灵魂出窍似的。我再次疑惑地走上前,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一把稻草从怪盗KING的裤管之间露了出来。

"不会吧!"我惊讶地张大了嘴,下巴差点落到地上,"是个稻草人!"

OMG!我觉得我好像被耍了……

我重新打量怪盗KING,发现这不过是个穿着跟怪盗KING一模一样的银灰色礼服的稻草人而已。而且它也不是浮在半空中,而是被一根极细的透明鱼线吊在了一棵树上。刚才我因为太惊讶,所以没发现。

"白紧张了一场!"我恼火地瞪着那个稻草人,害我白跑了一身的汗……

可是是谁弄的这个稻草人?还把它吊在这里,不会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吧?我在树林里转来转去,可是黑幽幽的树林里好安静,除了我没有任何人。

我越想越不对劲,觉得这一定不是碰巧发生的。为什么伪装成怪盗KING的稻草人会突然从我家的窗前飞过,而且好像是故意要让我看到似的?和这几天发生的事有关联吗……

咻——

一股不祥的预感像道闪电般从我脑海里划过。难道是调虎离山之计?!

糟糕,烟斗!我立刻转身冲了回去。一定是那伙神秘人干的,他们先弄这个稻草人引开我,然后再去抢烟斗。我真是太大意了!居然上了他们的当。Q还在家里,不知道他有没有保护好烟斗。不对!如果他们看到Q拿着烟斗一定会对他不利的!糟糕,Q有危险了!

我不顾一切地冲回家,然后"砰"的一声撞开门。在门口我看到Q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Q!"我大叫着扑过去扶起他。他紧紧地闭着眼睛,浓密卷翘的睫毛一动不动地覆盖在眼睑上,脸色苍白,呼吸也很微弱,简直就像个瓷娃娃般脆弱。我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拽住似的,紧张得无法呼吸。都是我不好,Q要是有事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Q——"我用力摇着他,可是他紧闭着眼睛没有一丝反应。

这时我也发现,茶几上的烟斗已经不见了。果然是那伙人!混蛋!

5

"老爸!"对了,老爸呢?不会也遭遇不测了吧,"老爸!老爸——"我抱着Q着急地大喊大叫,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什,什么事!璎珞!"老爸连滚带爬地从实验室里冲出来。白大褂歪到了一边,头发乱糟糟的,还在门口掉了一只拖鞋。

呼——还好他没事,我稍微松了一口气:"老爸!快来看看Q!"我连忙向他招手。

"Q怎么了?"老爸看到昏迷的Q立刻紧张地冲了过来。他跪在地上取下了Q的眼镜,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又伸出两指搭在Q的手腕上,他紧张地皱着眉头探着他的脉搏。

我望着一声不吭的老爸急得心脏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Q,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过了好一会儿,又可能只是一两分钟,但在我看来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久,老爸终于放下手松了口气说:"Q只不过是昏了过去,大概是吸入了催眠的烟雾之类的,没什么大碍。"

呼——我悬在嗓子眼的心脏终于归于原位,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啊……

可恶!那群卑鄙无耻的神秘人,居然敢伤害Q,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老爸,你照顾一下Q!"我交代完拿起工具冲出了屋子。那伙人一定还没跑远,该死的,我一定把他们大卸八块!

我在屋外借着朦胧的月光疯狂寻找着那伙神秘人。夜色浓重,一阵风吹来,林子里的树沙沙作响。我抬起头,看到一片白云飘在半空,正迅速移动着从这边离开,仔细看才发现那是一架白色的滑翔翼。

怪盗KING!我惊愕地睁大眼睛,瞳孔放大到极致。难道是怪盗KING偷走的烟斗?!怎么可能,怪盗KING为什么要偷烟斗,难道他和那些神秘人是一伙的?不可能!可是驾驶着滑翔翼的人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来不及多想我迅速追了上去,那家伙驾驶着滑翔翼迅速朝东面飞去。

曾经令人神魂颠倒的KING在一夜间完全变了。夜空中,那被风吹散的银色发丝就像暴风雪席卷向我,令我浑身冰凉。那张绘着复古花纹的银色面具此时变得诡异狰狞,仿佛是一张咧着嘴笑的鬼脸,在嘲笑和讽刺我。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牙拿出手电筒对着怪盗KING发射,"嗖"的一声,绳子像利箭一样朝夜空中的那片"白云"射去。可是,在我以为要抓到KING的那一刹那,滑翔翼突然往一边偏去,躲过了直直朝它飞去的绳子。

该死的!我丢掉手电筒,拿出记号枪。没办法了,只好用这个了!

我瞄准了半空中的KING,朝他射击。第一枪被他躲过了,我又连开了数枪。终于有一颗颜料弹打中了他的脸,"砰"的一声爆开。

"啊!"KING惨叫一声,滑翔翼在半空晃了一晃,差点栽下来。可惜的是,并没有真的栽下来,只见他驾着滑翔翼,像风一样迅速逃之夭夭。

"可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对着空荡荡的夜空大吼。

为什么会是怪盗KING偷走的烟斗呢?难道他是那伙神秘人的同伙?我一直不认为他是正义的,但我也从来没有怀疑他是邪恶的。可是现在……我的心起伏不定,仿佛是行驶在海浪上的船只。

垂头丧气地回到家,我来到Q的小屋去看他。小屋是我、Q和老爸三个人一根一根木头亲手搭建的。里面摆着一张床、一张写字台,还有一个衣柜。虽然很简陋但是Q却很珍惜,他总把小屋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地板也拖得一尘不染。

我走了进去,老爸正坐在床边照看着他。只见Q仰面躺在床上,表面很平静,脸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老爸,你去休息吧,我来照看Q。"我推了推昏昏欲睡的老爸说道。

"……嗯?哦……"老爸睡眼惺忪地点了点头站起来,看了Q一眼走出小屋,临走时带上了门。

唉——最近真是多灾多难。

我摇了摇头望向窗外,乌云在天际游走,月亮时隐时现,聒噪的青蛙让人心烦意乱。

为什么怪盗KING要偷烟斗呢?他和那伙神秘人会是同谋吗?烟斗里到底藏着什么秘密,居然可以驱使这么多人来抢夺?

我虽然不承认怪盗KING是正义的,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怪盗KING居然和那些强盗是一伙的。更准确地说,是我不愿意相信怪盗KING和他们是一伙的,因为我一直怀疑他就在殷月辉和景夜莲之中。如果是这样,对我不利的人不就是他们俩中的一个吗?

难怪我总是觉得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着,原来要抢夺烟斗的人很有可能就在我身边。可是这怎么能让我相信呢?一直在身边监视着我、觊觎着烟斗、找机会想夺走它的就是殷月辉和景夜莲他们中的一个?

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这样对我?我们不是好朋友吗,虽然他们俩好像有很多秘密,没有向我敞开心扉,可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对我和Q做这么过分的事。虽然我极力安慰着自己,可是矛头全指向了他们中的一个,除了他们俩我没有理由怀疑别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点难过,想哭却哭不出来。明天,明天一切答案就要揭晓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非常不希望明天的到来。

我悲伤地趴在Q的床边,心里仿佛有一块大石压着,让我喘不过气来。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等我醒来会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疲倦感像风暴一样袭来,心情低落加上疲劳,很快我就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 怪盗KING和侦探QUEEN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S第五战 皇后的愤怒大反击

3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