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时代女巫

第四章 新时代女巫

1

第二天早上刚踏进校门我便被班上“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组”拉来校园最最隐蔽的角落“喝咖啡”。

“为了伊修哲,为了爱和正义,才会有我们‘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组’!”“三人组”说着恶俗的台词,扎着马步站成一排,每个人双手握拳,双臂呈九十度弯曲交叉在胸前,摆出恐龙站队经典POSE。

“请问有何贵干?”

汗!她们不会特地请我来观赏她们这超级秀逗的开场吧?

“夏小朵,为什么王子要对你这么好!”“三人组”劈头盖脸就问了这么一句话,他对我好?不知道她们所谓“好”的定义是什么,就因为牵过我的手吗?

“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快教教我们吧——”

听到最后一句话我真想马上人间蒸发,原来她们是想让我传授“猎男高招”……“可惜我真的什么也没有做过,真是对不起。”

“胡说!你怎么会没有,那王子为什么要送你来学校!”其中一个女生拽住我的手,情绪激动,把口水都喷在了我脸上,其他两个人也死死地按住我的肩膀!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一声厉喝把我们四人都吓了一跳,我转过脸看到伊修哲冷着一张脸朝这边走来。

“啊!伊王子!”“三人组”看到他立刻控制不住尖叫,双眼一瞬间也“扑噜扑噜”地冒着粉红色的泡泡,恨不得能猛扑到他身上。

伊修哲瞥了一眼她们,蹙眉冷冷道:“放开她。”

“呃……”那女生尴尬地望了伊修哲一眼,没有任何预兆的,冷不丁突然放开我。我毫无防备,踉跄地退了两步,才不至于摔得四仰八叉那么糗。

伊修哲连忙上前扶住我,顿时他身上一阵淡淡的清香萦绕着我,让我想起昨天他棉被上的味道。“刷”的一下,我脸上的温度飙升,烫得可以煎荷包蛋了。

这时“三人组”摇头摆尾地凑到伊修哲面前。

“伊王子,我喜欢你!我偷偷地把你的照片随时带在身上!”

“伊王子!我也喜欢你!我还把你的照片印在睡衣上,我可是天天穿着它睡觉哦!”

“伊王子,我更喜欢你!我做的便当、烤的饼干都是你的样子哦!我天天都吃!”

“三人组”越说越离谱,伊修哲满头黑线,额上挂着一滴汗。

我还在担心无法收场,伊修哲突然朝着她们三人大声宣布:“不好意思,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什么!”我居然和“三人组”异口同声。他这么高傲、这么冷冰冰的人居然会有女朋友,我和“三人组”又异口同声地问:“是谁?”

伊修哲一把搂住我说:“是夏小朵,从今天起她就是我女朋友。”

“什么!”我发现我们四人好像只会说这两个字了,这状况太出乎意料了,我这个当事人实在是无法接受。

我还没反应过来,伊修哲就拉着我匆匆离开。回过头,我看到“三人组”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嘴里还不断重复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走了一段我再也忍不住了,挣开伊修哲的手说:“你为什么突然决定要我做你女朋友?”

他不会是耍我的吧……

他看着我表情有点局促,漂亮的眸子不敢直视我,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说过,要,要对你负责的……”说到最后,脸又红了起来。

伊修哲居然要对我负责?那不就意味着我们……我们……我捂着嘴巴,心里“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不,不要紧啦……你……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

“不行!”他忽然抓住我的手大声打断了我的话。

我吓了一跳,望着他坚定的眼神,脸刷的红了起来。

他反应过来,大概觉得自己太失礼了,忙放开我的手:“你……你毕竟睡过我的房间,虽然没发生什么事……可是传出去对你不太好……所以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们既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你不要在意了。”就在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李宇赫的脸,受伤的眼神和那天听我解释过后的灿烂笑容……我真是晕菜了,为什么突然希望伊修哲不要那么“负责”呢?

“这怎么行,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想你也不是,所以我一定会负责,我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坚持,甚至还有点固执。

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放心,以后我会照顾你的……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他红着脸,说完就转身走了,不是去教室的方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的心里有些震动,有些慌乱,更有些茫然。真头痛啊,我甩甩头,算了,还是先去上课好了。

刚进教室,我就发现大家像疯了似的,在争抢一张报纸,报纸在空中兜兜转转一阵后,竟然飘到我的手上,我低头一看,标题竟然是:

新时代最匪夷所思的巫女——夏小朵!

捏着手里的八卦报,我有股很想扁人的冲动,脑海里浮现出八卦记者嘴角挂着阴险笑容的脸。对!我很想扁她!报纸上居然还写着:

夏小朵使出毕生修炼的‘猎男苦肉计’对伊修哲百般纠缠后,终于让伊王子弃甲投降,而且伊王子还对公众宣布夏小朵是他女朋友,估计是受夏小朵要挟……

真是太过分了!

不远处,李宇赫的斜睨着,脸上像是戴着一个冰块做成的面具,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寒冷,我听到心里“咯噔”一声,心虚地不敢直视他。完了完了!我什么时候这么怕他了呢?怎么他一生气我就胆战心惊的?只见他一步步走向我,每一步都仿佛踏在我心上,我心上的压力越来越重,终于他猛地伸出手一把抓住我:“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报纸上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居然用“请”字,这回,我,我死定了……

就在这时一堆人突然冲进来隔离开我和李宇赫,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只话筒塞到我面前,然后一台黑漆漆的摄像机对准了我。

“今天我们要采访的是学校近来的风云人物夏小朵!”上次那个八卦记者对着摄像机急不可待地说,“夏小朵,请你先自我介绍一下!”

“什么!”我顿时傻眼,“我,我要说什么啊?”

“已经开始了,快说话啊!”八卦记者在一边焦急地催促。

望着大大的黑色摄像机和闪烁着刺眼的白光的镜头,我的冷汗顿时顺着额头流下:“大,大家好……我,我叫夏小朵……今年十七岁……”

我还没说完八卦记者就抢过我的话筒说:“我想大家最感兴趣的莫过于你是怎么用苦肉计骗到伊王子的,请你立刻作答。”她又把话筒递到我嘴边。

我傻了眼,无辜地说:“大家误会了,我并没有用苦肉计去欺骗伊修哲。”

可是八卦记者根本没听进我的话自顾自地说:“听外面流传你去女巫那里求得了神仙水,请问有没有这回事?”

“神仙水?”我眨着眼说,“是什么东西?”

“就是那种给你喜欢的男生喝了,他就会对你一见钟情的药水!”

“啊!没有!”真佩服他们的想象力……

“那还有传言说是你掌握了伊王子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要听从于你,是不是?”

“谁说的!才没有!”

“还有谣传说你在古董商店买到了阿拉丁神灯,向精灵许愿让伊王子爱上你……”

“……”

哇!老天,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正在我头昏脑涨的时候,一旁的李宇赫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推开那个八卦记者拉起我就往外走。整个世界一下子就清静了,室外耀眼的阳光让我不禁眯起了眼。阳光下,他高大的背影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他的白衬衫似乎是半透明的,全身散发着白色的光芒,让人目眩神迷——

李宇赫一直把拉到我没人的树阴下才停下来,我靠着树干,不敢抬头。

“呯!”他一手用力撑在我脸侧的树干上,我吓得立刻抬起头,对上他怒气冲冲的脸。

“现在可以解释了吧?”他的眼睛微微眯着,锐利的光芒不容我有一丝闪躲,巨大的压迫感瞬间侵袭着我,让我顿时透不过气来。

“说啊!”他的脸突然逼进。

“轰”的一声,我的脸好烫,望着他暴怒的脸结巴了起来,“我,那个,你……”

“你在说什么!”他大吼一声,我震耳欲聋。

“没,你不要听八卦报胡说,我,我……”

“……”

“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解释,只是现在心乱如麻外加连自己也搞不清楚状况,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哼!你给我记住!如果你真的和修哲有什么关系,你就死定了!”他竖起一根手指,恶狠狠地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大步离开,我这才靠在树上松了口气。

第二天八卦报的头条竟然是:

魔女夏小朵、王子伊修哲和恶霸李宇赫的惊世三角恋情

哇!好长的标题啊!我看了差点昏倒。不过在危机时刻,学校通知下星期会组织高一的同学去海岛三日游!大家顿时都兴奋得不能自已,注意力立刻被分散,才没引起大暴乱,不然我又惨了……

2

我一边哼着歌一边整理行李,蔚蓝缥缈的大海,美丽神秘的小岛,我来啦!这段时间状况不断,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接踵而至,现在趁着这次机会,我可要好好地放松一下!

等我来到港口时,班上的很多同学都已经到了,随着一声汽笛鸣响,班长扬了扬手:“大家安静了,现在开始点名!夏小朵!”

“有!”我举起手大声喊。

“伊修哲!”

“吱——”这时一辆白色流线型的跑车停在我们面前,伊修哲一改往日沉着冷静的形象,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下来,管家还在后面喊着:“少爷,行李!”然后步履蹒跚地跟在后面。

班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接着点名:“李宇赫!”

没有人回答,大家面面相觑。我左顾右盼,果然没看到那家伙,不会是睡过头了吧,或者路上出了交通以外?呸呸呸!夏小朵,你这个乌鸦嘴!不过为什么我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刚才不往坏处想还好,这样一想我反而忐忑不安,李宇赫怎么还不来?如果他不去,那就太没意思了。

“李宇赫!”班长又叫了一声。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如同一个“火箭炮”朝班长的方向狂冲,班长瞪得眼珠都要掉出来。

“啊——”在班长杀猪般的尖叫声中,两人撞在了一起,顿时灰尘滚滚、伸手不见五指,很长时间没有声音。

天哪!班长不会被撞死了吧!“阿门!”我在胸口划着十字。

随着一阵浓烟散去,只见李宇赫龇牙咧嘴地爬起来,而他刚才所用的交通工具——喷漆滑板已经被撞得支离破碎见上帝去了,而班长大人倒在地上,眼里的两个旋涡转个不停。

汗!李宇赫的出场为什么总是这么轰轰烈烈!

我们有惊无险地上了船,游轮随着汽笛声响,缓缓地开动,微咸的海风抚面吹过,蔚蓝色丝绸般的大海为我们铺展开另外一个世界。

我兴奋地一把扔开行李,扑到船头,站在船尖,伸展开双臂对着浩瀚大海放声高唱:“EverynightinmydreamsIseeyou,IfeelyouThatishowIknowyougo……”

“白痴!你不要行李啦!”李宇赫的声音突然打断了我的好兴致,我转过身朝他猛抛卫生球:“我喜欢放在甲板上,要你多管闲事!”

“你用它砸我头,我还不能管吗?!”啊——我张大嘴,看着他头上凸起的一大块,立刻噤声。

“真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李宇赫摇了摇头无奈地拿着我的行李转身离开。

我赶忙追上去:“你要把我行李拿哪儿去?”

“帮你放好,免得管理员把它当绊脚石踢到海里去。”他头也不回,顺手把行李甩肩上,一副跩跩的样子。我不禁偷笑起来,这家伙就是嘴硬心软,哈哈。

李宇赫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这时我回头看到伊修哲正被一群女生包围着,他看到我立刻微笑着走过来,看到他的笑脸,我有一瞬间的眩晕。可是他身后那群女生所射出的杀人目光让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一起去吃饭好不好?”伊修哲微笑着说。他平时总绷着脸让人觉得很冷、很难亲近,但笑起来却像个天使,就算他说出“请让我把你卖了好不好?”我想我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他带着我来到甲板的另一头,这里原来早就摆好了餐桌,服务生端来红酒,白色的遮阳伞下海风很温柔地轻抚我的面庞,视野顿时开阔起来,大海的美景尽受眼底,更重要的是有个绝世美少年坐在对面,真是不让人神往都不行。伊修哲端起酒杯,细长的手指在红色液体的映衬下更显得白皙透明,好像是用上好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他举起酒杯和我的轻轻碰了碰,清脆的碰击声如催眠曲般在耳边回响。伊修哲美丽的眼眸倒映着大海的波涛,幽深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一瞬间,我仿佛听见红玫瑰绽放的声音。

“啊呜——”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把一切都粉碎了,我转过头用杀人的目光射向这个天杀的破坏者。

只见李宇赫叉着整块牛排正大快剁颐,还很享受地发出一阵阵“啧啧”的咀嚼声。

我和伊修哲满头黑线,这时我才发现李宇赫吃的竟然是我的牛排,我想K人——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抓狂地拽着他的领子大吼。

“你敢跟他过两人世界?你忘了我的话吗?”这个霸道狂,恶狠狠地盯着我,还举着咬过的牛排在我面前晃了一圈,我被牛排的香味引得口水都快流下来,偏偏在我快要一口咬下去时,他冷不丁收回手,然后当着我的面咬了一大口,闭上眼睛赞叹一声,“好吃——”

伊修哲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扔下餐巾转身走人。我立刻追了上去:“伊同学,等等我!”

“哎!不吃啦,真浪费!”我回过头,看见李宇赫端起伊修哲的牛排满意地笑了笑。

望着伊修哲的背影在转角毫不留情地消失,我转过身狠狠地瞪着李宇赫:“你这真得太过分了!我们只是吃个饭而已!”

“不、可、以!”他一字一顿地说着,仍然在大嚼牛排,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却从他的语气里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过,他这么做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吃顿饭有什么关系呢?而且还有我最喜欢的牛排啊!好香、好好吃!这个讨厌鬼,虽然他经常帮我,可这次管得未免也太宽了吧!“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看到你!”我越想越气朝他大吼一声,暴走离开。

我一口气跑到卫生间,两手撑在洗手台上,心里的火气还在不断沸腾。“气死我了!”我指着镜子大骂,“臭李宇赫!烂李宇赫!猪头李宇赫!吃吃吃!小心吃坏肚子……”

呼——

大骂完我觉得舒服多了,往脸上泼了把水胡乱地用袖子抹干,正当我打算离开时“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组”突然出现把我团团围住。

“为了伊修哲,为了爱和正义,才会有我们‘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组’!”“三人组”又摆出恐龙站队经典POSE。

汗!

“请问有何贵干?”她们不会又来要我教她们什么“猎男高招”吧?

“刚才王子请她去吃饭哎!”

“就是,太可恶了,我们家王子怎么会和这个丑女一起用餐!”

“不知道她又想了什么诡计!”

“三人组”把我当透明人一样不停地骂骂咧咧。

既然她们很忙那我就不打扰了,我走进隔间想去洗手。可是我刚进去就听到“咔嚓”一声。

不会吧!我立刻去推门板,结果一动都不动,果然被人从外面堵住了。

“喂喂喂!是谁恶作剧啊,快把门打开!”我用力拍着门板。

“哦呵呵呵——”我听到三人组隔着门板的笑声,“夏小朵,今晚你就和马桶去谈恋爱吧!”

“你们干什么!快把我放出去!”

“谁要你整天缠着伊王子,这次算是给你个教训,你就在里面好好反省吧!”三人组的笑声越来越远,最后连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

卫生间里一片寂静。

3

“喂!有没有人啊,救命啊!”我放声大叫想引起外面人的注意,可是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完了!难道我今天真要和马桶待上一天吗?

莫名其妙地被关在散发着恶臭的卫生间,喊了半天都没有人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难过了,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我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就是不听使唤,怎么都控制不住。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一直都没有人进来,我坐在马桶上腿都麻了,心里慌乱无措。要是一直没有人进来,那我要怎么办?虽然没有被扔进大海喂鲨鱼,可是饿死在厕所里说出去也实在太没有面子了,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衰的死法了。我刚才为什么要骂李宇赫呢,这下好了,他一定很生气,就算我失踪了他也不会来找我了,一定在心里笑我活该。

咦?为什么我又会想到要李宇赫来救我呢……为什么不是伊修哲,再怎么说他也牵过我的手,说过要对我负责的啊,负责也应该包括保障生命安全吧,为什么在这样危难的时刻我心里想的是李宇赫呢?

是不是因为每次遇到危险时李宇赫都会像从天而降般来救我,是我习惯成自然了吗……

虽然我一直默默祈祷,但还是没有人进来,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在这狭小的空间内,简直度秒如年。

忽然卫生间里的电灯突然熄灭,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我的心剧烈地收缩了一下,难道大家都下船了,老师说过四、五个小时后就会到达小岛。怎么办!“救命啊!快来人啊!”我用力地拍着隔间的门,“噼噼啪啪”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卫生间回响,听起来格外恐怖,四周偏偏还是一片死寂。

我的心里开始发毛,缩在角落里紧紧怀抱着自己的双肩,突然想起中学时大家流传的“校园七大不可思议”中厕所中的鬼故事,厕所隔间里的吊死鬼,马桶里伸出的手,厕所里的幽魂……要死了!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我要想起这个呢,“呜呜呜——”李宇赫这个笨蛋,发现我不见了就不会找找我吗?还是他太生气了,还是根本没注意到我失踪了,哇哇!我不要——

“呜呜呜——”我越想越绝望,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而且还有一种洪水泛滥的趋势,一发不可收拾。李宇赫,快来救救我!我知道我骂你不对,我不该说我讨厌你,我知道错了,求求你快来救救我——

……

在我哭得累到迷迷糊糊时,听到远远地传来了叫喊声。

“夏小朵,你在哪里——”

好像是伊修哲。

“夏小朵,快给我滚出来!”

这一定是李宇赫。

“我在这里!快来救我!——”我兴奋得一下子蹿了起来用力拍着隔间的门,“我在这里,快来救我——”

仿佛有心灵感应,我听到他们的叫喊声越来越近,然后急促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他们在往这里跑来,我激动地瞪大了眼睛。

在漆黑一片中,我看到了光明。

“小朵!”在两人焦急声音中隔间的门猛地被打开,手电筒的光照在我脸上,借着微弱的光,我看到他们俩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该死,今天我的泪腺特别发达。

“你没事吧?”他们俩关切地望着我,异口同声,但又马上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我泪流满面,身子瑟瑟颤抖着,被关在一片黑暗中的恐惧到现在还没有散去。

伊修哲轻柔地把我抱出了隔间,他身上独有的香气让我闻了很安心。

出了卫生间我大口大口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晕菜,闻了好几个小时卫生间里的恶臭,我真是要被熏死了。“咳咳咳……”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他们同时紧紧地抱住我,用力之大仿佛是怕我会突然又消失掉。

我的心猛烈地收缩,一股热流从心底升到眼睛,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只能任由它自我泛滥。

清冷的月光洒在甲板上,四周很安静,晚风徐徐吹过,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滴在我手上。刚才他们神色那么焦急,额头上冒出了那么多汗,他们一定找了我好久……看看四周,一个同学也没有,大家一定都上岸了。

“我们回去吧。”伊修哲率先意识到什么,猛地站了起来,脸上又是红霞一片。

“呃……走吧。”李宇赫满吞吞地从松开紧紧搂住我的手,脸撇到一边故意躲避我的视线。

这两个人有时候还是蛮可爱的,我一时失笑。

4

可是当我想站起来时,却笑不出来了……大概吓得太厉害了,两条腿软软的,一点都不听使唤,我窘迫地低下头。

“我来抱你!”两人异口同声,连扶我的动作也一模一样。

到现在我才能感觉到他们果然是兄弟。

可是话音刚落,他们抬起头,互相敌视地瞪着对方。

“我说我来抱,你聋了吗?!”李宇赫朝着伊修哲吼了一句。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伊修哲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

拜托,这个时候他们居然也能吵架。虽然是夏天,可是晚上海风还是很冷的哎!

李宇赫一把拉过我,力道之大让我本来就酸麻的身体更是出现一阵猛烈的酸痛。伊修哲不甘示弱,在另一边和他拔河。天哪!他们当我是萝卜啊,不要啊,我都要散架了!

“你放手!小朵由我来抱!”李宇赫两只手用力拉着我,伸出脚去踹伊修哲。

伊修哲被踹了一脚,不甘示弱回踹了他一脚:“你才该放手,你这个人粗手粗脚的,我才不让你去抱小朵!”

两个人把我当成布娃娃似的拉来扯去,还在我耳边吵个不停,我头晕眼花、腰酸背痛,终于忍无可忍大叫一声:“吵死了!全放手!”

两人像被雷劈到一样呆立不动,很尴尬地望着我,仿佛是做错事的小孩子,可是当他们俩的目光不小心又对上对方时,立刻恢复了杀气腾腾。

真是搞不懂,他们兄弟两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么势不两立!

“现在是大半夜唉!你们是不是想吵到天亮?”真是受不了,李宇赫这样也就算了,为什么连伊修哲也突然性情大变。

“算了!我让你抱一半吧,我抱头你抱脚!”李宇赫仿佛吃了很大亏一样,用不甘的眼神瞪着伊修哲。

还好这次伊修哲顾全大局,没有和他计较。两人一个抱头一个抱脚地抱起我,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猪,汗!

穿过甲板上岸时,李宇赫停了下来,转过头对伊修哲说:“我先走,你跟在后面。”伊修哲没说话用沉默表示回答,我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到底是什么却说不清,只是望着波光粼粼的海面心里直发毛。

李宇赫的长脚一伸跨到了对面,伊修哲站在船头,两人一头一脚抱着我,我的身子横着悬在半空,望着身下深不可测的大海,我有股想尖叫的冲动。

“你抓着她干什么!放手,我带她先上岸!”李宇赫在岸边大吼一声。

“你笨手笨脚的,我怎么放心交给你!”伊修哲回吼他。

“你说谁笨!你这个孔雀男!”

“你居然骂我孔雀男,你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肌肉男!”

啊!为什么又吵起来了!

“你给我!”

“你放手!”

两人隔着一米多宽的海水拉拉扯扯,而我吓得连叫都不敢叫,就在这时,只听见“咔嚓”一声,甲板竟然硬生生地断裂了——蓦地两股力量突然撤去,我的身子迅速往下坠,伊修哲和车诚在半空挥舞了两下臂膀也直直地往海面倒去,我们三人一致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啊——”

没想到我夏小朵终究躲不过喂鱼的噩运啊!

“扑通——扑通——扑通!”水花四溅。

我吃了一大口又咸又苦的海水,鼻子里也呛进了海水,又痛又憋无法呼吸。还好我会游泳,当年我还有“幼儿美人鱼”的称号呢。不过现在不是提当年勇的时候,海水好冷,再不上去我就要英年早逝、香消玉损了。

可我刚游出几米就忽然看到水面有泡泡,天哪!那是什么鱼,可以吐这么大的泡泡?难道是鲨鱼,“啊!”我吓得失声尖叫,那条鱼突然抓住我的衣服,呜呜!我要被吃掉了——

“噗噗噗——”又是一大串的泡泡,我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抓着我衣服的不是鱼,居然是李宇赫,他整个人浸在海水里,头发像海藻一样漂浮着,双脚乱蹬,另一手胡乱地拍打着海面,我立刻一把抓住他,带着他朝岸边游去。晕死!他居然是只“旱鸭子”。

“咳咳咳——”得到新鲜空气他咳出呛在肺里的海水,头发贴在脸上显得很狼狈。不幸中的万幸,还好游船离岸边很近,不然我们真的就要客死异乡了!

等我们上了岸已经累趴了,不一会儿,刚才没见到的伊修哲也游了过来,我们全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呼啦——

一阵海风吹过,我抖得像秋风中的残叶。好冷……

“阿嚏,阿嚏——”

夜色朦胧的岸边,喷嚏声不绝于耳……

5

“三十八点七度。”伊修哲读着温度计。

“唉——”我叹了口气,只觉头昏沉沉的,仿佛有无数只小星星在围着我的脑袋转圈圈,难受得要死。昨晚回到旅馆我就开始发烧了。我的小岛三日游啊!难道要在旅馆的床上度过吗?

坐在我床边的李宇赫帮我掖了掖被子,又拿下我额头上的毛巾,重新在冰水里拧了一把再敷在我额头上。一阵清凉顿时沁人心脾。好舒服——哇!李宇赫现在好温柔啊!

“还好我有拿退烧药!”伊修哲很庆幸地说。

“为什么要吃你的药,我也有!”“温柔”李宇赫突然又是一声“惊天霹雳吼”。

“你这个人粗心大意的,我才不放心让小朵吃你的药!”

我的头更疼了,为什么他们连吃谁的药都可以吵起来呢?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你凭什么说我粗心大意,我的药很有效的!”李宇赫蓦地跪在我床边说,“小朵,你吃我的药吧,保你一觉醒来就能退烧,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

听到“出去玩”我的精神就恢复了一半,我的小岛三日游,等等我!

“好的好的!”我拼命地点头,“居然有这么有效的药,李宇赫你真是太好了!”我感激涕零。

“不客气!”李宇赫笑了笑像一阵狂风般跑开,眨眼间又像闪电般回来,手上多出了一盒药。

我立刻接过药,用着吞仙丹般虔诚的心情吞下。全然不顾伊修哲疑惑的神情。

小岛三日游!我很快就来了——

可是就过了五分钟,“哎哟!”肚子突然一阵剧烈的绞痛,我捂着肚子汗如雨下。

“怎么了?”李宇赫趴在我床头焦急地望着我。

“我肚子痛——”我的汗刷刷刷流下,脸更是憋得通红。

“什么?!”伊修哲冲过来拿起药,看了一眼,便愤怒地瞪着李宇赫,“白痴,这是治便密的药!”

“啊!”李宇赫不感置信地抢过药,看了一眼就瞬间石化,“糟了!我太急拿错了。”

“啊!”他的话无疑是惊天霹雳,我肚子里又一阵翻江倒海,居然在这个时候给我雪上加霜。我要死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为了维持我的淑女形象,我就不便说明了。

经过了一夜的非人折磨,第二天我只能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

风和日丽,闪烁着光芒的大海一望无际,金色的沙滩上,只穿着游泳裤露出古铜色肌肤的阳光男孩在打沙滩排球,一阵海浪拍过,众人兴奋不已,冲浪的男生做了个高难度动作,帅气得一塌糊涂……可惜这一切我只能隔着玻璃,默默地欣赏了。呜呜呜——泪如雨下。

“小朵,你怎么哭了,这粥这么难喝吗?”伊修哲蹙着漂亮的眉毛望着我,那表情看了让人心疼,让美少年担忧我是不是很罪过?

“废话!你的清粥酱菜当然难吃了!小朵,吃我的炸鸡翅!”说着李宇赫把一个金灿灿香喷喷的炸鸡翅送到我嘴边。

我刚想咬下去,就被伊修哲一掌拍开:“她在生病,你给她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想害死她啊!”

啊!我的鸡翅膀——

“你给她吃那么难吃的东西,她怎么吃得下,你想饿死她啊!”

“她是病人当然喝清粥了,你有没有常识啊!”

“啊!你说我没常识,你这个孔雀男!”

“你这个没常识的肌肉男!”

“孔雀男!”

“肌肉男!”

两个人居然又吵起来了,他们是不是天敌啊!

发烧再加上拉肚子,我被医生严重警告一定要卧床休息。我的小岛三日游!我的浪漫海滩,我的泳裤大帅哥,还有我新买的粉红色蝴蝶结泳衣——

本以为能开心地享受美丽的小岛三日游,万万没有想到会这么衰,而且倒霉事接二连三找上门。苍天啊!你是不是存心要考验我夏小朵呢!为什么你对我那么执著呢——可这种考验又是为了什么呢?

“真是的,粥都凉了,我去厨房热一下。”伊修哲白了李宇赫一眼,端着粥走出房间。

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李宇赫,我突然感到有些尴尬,我昨天还和他吵架,两人的关系应该在白热化中……偷偷用眼角瞄他,他很没吃相地啃着炸鸡翅。

昨天我那么凶他,他还来救我,我一定要谢谢他,然后向他道歉。

“那个……”我吞吞吐吐。

“怎么?你要吃吗?”他抬起头望着我,嘴上满是油,“不过修哲说你不可以吃,我想了想还是有一点点道理。”

“谢谢你。”

“什么?”他睁大了双眼惊讶地望着我,“我不给你吃,你还谢我,你烧糊涂啦?”

笨蛋!为什么一定要我说那么明确呢:“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哦!”他恍然大悟,挥了挥手大大咧咧地说,“不用客气啦!”

“还有……对不起,昨天中午那么说你,你还来救我……”

“知道我好啦!这么感动想以身相许吗,不过你那么丑我可不要!”

汗!这个人真是给他点阳光就灿烂,我真是后悔。

“你要谢我就请我吃大餐吧!不对,还是不要了,你那么穷,免得又像上次一样要我洗一夜的盘子。要么我让你做我的小跟班好了,跟我一起去除强扶弱!”李宇赫一个人在那边说得起劲。

“我才不要,你那么会惹是生非,和你一起不知道会淌上什么浑水呢!”

“什么惹是生非,这是行侠仗义好不好!”

“我看你不是大侠,大虾还差不多,水里游的大虾!”

“夏小朵!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

总算和他又恢复到吵吵闹闹的状态了,我的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天哪,真怀疑自己有自虐倾向——

终于熬过了养病的日子,不知道已经过了几天了,反正当我醒来时,我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啊——”我伸了个懒腰,跳下床。万岁!病全好了,浪漫海滩,泳裤大帅哥我来了——

我跑出房间,却看到班上的同学都提着行李。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都拿着行李干什么?”我跑过去拉着一位女同学问。

“当然是回去了,你睡糊涂啦!”她白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顿时石化……

晴朗的天空刹那间乌云密布、黯淡无光。

“哎呀!小朵,原来你在这里啊,走了走了,我们回家了!”李宇赫走过来揽着我的肩膀。

“小朵,你的行李我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上船吧!”伊修哲拎着我的行李,站在船头朝我挥手。我默然地跟着李宇赫上了船。

望着一点点缩小的翠绿色小岛,我的心里下起了一阵雨,再见了,我的美丽小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野猫王子变身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野猫王子变身记 野猫王子变身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新时代女巫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