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白色度假村

第八章 白色度假村

1

「嘀卟——嘀卟——」

恍恍惚惚間我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原來我沒死啊,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可是我好痛,全身二百零六塊骨頭都在叫囂。身體彷彿生鏽了似的,連一個手指頭都動不了。看來沒死也殘廢了,唉——嘆了口氣我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睜開眼我看到的是一個白色的世界……白色的牆、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聽說天堂是白色的,地獄是黑色的,還好,我來到了天堂,看來我夏小朵果然是個大好人,連上帝都召喚我,哦呵呵呵……

哎喲——好痛,為什麼死了還會痛。

「小姐,你醒了?」一個好聽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

好好聽的聲音,好漂亮的人,是不是天使?我迷迷糊糊的,看到面前站着一個穿着護士服的小姐,難道天使的制服是護士服啊?上帝真是好有創意。

「啊!為什麼我的腿沒有感覺,是不是廢啦——」突然一個殺豬般的叫聲震得我耳膜破裂。

我轉頭一看,啊?為什麼李宇赫也在這裏?只見他躺在白色的chuangshang,一隻腳打着石膏吊得老高,額頭也纏了好幾圈繃帶,好像剛剛出土的木乃伊,呵呵——

「你吵死了,還讓不讓人休息啊!」

咦?是伊修哲的聲音,我隨着聲音的方向望去,只見李宇赫旁邊的chuangshang躺着的正是伊修哲。那慘狀和李宇赫差不多,不過李宇赫被吊起來的是左腳,而伊修哲的是右腳。

「為什麼我住院也要和你一個病房啊!」李宇赫的怒吼聲把病床都震得抖了抖。

「你以為我喜歡你和住一起!要不是你我怎麼會住院。」伊修哲的聲音冷得像冰塊,撇過臉去低低地吼了一聲。

住院?我打量著房間,滿眼的純白色……啊!我一瞬間從天堂落到了人間。原來我是住院了,嗚嗚嗚——好激動!原來我還活着!那兩個傢伙也沒有大礙,真是太好了!

不過我現在的狀況也一點都不樂觀,左手打着石膏,全身上下纏滿了繃帶,看來我比李宇赫還像木乃伊,而且我渾身上下唯一完好的右手正在打點滴,啊!點滴?我順着鹽水瓶望着塑料管,裏面的液體還在汩汩流動,彷彿是人的血管,然後我又順着塑料管一路往下,看到埋入我手背的針頭,那修哲色的針頭看了就讓人頭皮發麻。

「啊——為什麼我在吊點滴!」我慘絕人寰的尖叫讓正在爭吵的兩個人都停下一臉獃滯地望着我。

護士忙跑過來安慰:「小姐,你身體比較虛弱請不要太激動。」

這時李宇赫指著伊修哲大聲說:「護士小姐,我不要和這個人一個病房,把他調到其他病房去,最好把他帶到停屍房!」

「李宇赫簡直是恩將仇報,我要不是為了救你怎麼會發生車禍,早知道你這種人這麼沒良心,我就不該救你,讓你死了算了!」一向冷靜的伊修哲也終於爆發了。

「誰讓你救我的,狗拿耗子多管閑事!」李宇赫根本不領情。

「不會開車還要去搶著開,結果害得我和小朵都骨折!你腦袋裏塞的是棉花啊!」

「你罵我!要不是我急中生智,我們怎麼可能跑得掉!而且我開得好好的,你鬼吼什麼!要不是你嚇得我一時失去方向,我們怎麼可能撞車!」

「你還怪我,什麼失去方向!你這個肌肉發達的笨蛋,要不是你太用力把方向盤拔了怎麼可能失去方向!」

……

兩人吵得不可開交,整個病房都是他們的聲音,兩張大鐵床也隨着他們的動作「嘎吱嘎吱」響個不停,護士滿頭黑線,在一邊嚇得一愣一愣的。

唉——人倒霉的時候喝涼水都會塞牙,我怎麼這麼倒霉啊,沒被撞死也快被他們吵死了。他們兩人就像是家裏養了兩條敵對的狗,沒事就互相叫囂,直到把主人吵死為止。

下午休息時,十幾名護士流着口水雙眼瞪着桃心,躡手躡腳地摸到伊修哲床邊。伊修哲和李宇赫上午吵累了,吃完中飯就睡著了。午後的陽光很溫柔,伊修哲躺在白色的chuangshang睡得很安穩,他長長的睫毛蓋在眼瞼上,投下了淡淡的陰影,玫瑰色的嘴唇輕輕抿著,真是美不勝收,一群護士看得口水嘩啦啦一瀉千里。不過,我還是覺得宇赫比較MAN啦!

我要把她們趕出去嗎?可是這樣會吵到伊修哲和李宇赫睡覺,他們好不容易安靜下來,不過還是先看看情況吧,這群護士不見得就把伊修哲給吃掉了。

「哦!他好美哦!」

「睡覺起來好可愛!」

……

「嗯……」伊修哲睡得不安穩,幽幽轉醒,剛睜開眼就被眼前無數張湊進的花痴臉下了一跳。

那群護士看到他醒來更高興了,忙湊進了問。

「你叫伊修哲吧,好可愛的名字!我叫你修哲好不好?」

一個護士剛說了一句話就被另外一個護士一把推開:「我先來的!你排隊好不好!」然後轉頭對伊修哲笑吟吟地說:「我給你買了橙汁,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伊修哲訥訥地接過,嘴角有點抽筋,勉強露了個笑臉。

所有人捧著臉尖叫:「啊!他笑了好可愛!」

這高分貝的尖叫聲差點把把病房的天花板都掀翻了。

「修哲!這是我送給你的玫瑰花,希望你能喜歡!」

「修哲,這是我給你削的水果!」

……

形勢已經無法控制,這群白衣天使太瘋狂了,全部爭先恐後地想擠到伊修哲面前,驀地一個護士被擠了出來,還好死不死摔到了李宇赫的病chuangshang,而且最最嚴重的是壓到了李宇赫那隻打着石膏的腳。

「啊——」李宇赫慘叫一聲坐了起來,大概實在是太痛了,眼裏還閃著淚花,臉也漲得通紅,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嘩啦啦流下。

我的宇赫,我對你的悲慘遭遇深表同情,可是現在的我幫不了你。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獃獃地望着他,那名壓在她身上的護士也被嚇得不知所措,望着他臉色刷白,身子都在瑟瑟顫抖。

李宇赫望着壓着他的護士滿頭黑線,抑制着憤怒說:「你還不起來,想死啊!」

「哦哦!」護士怔怔地點了點頭,手忙腳亂地爬起來,不過她大概是太慌張了,竟然腳下一滑,為了保持平衡,手又撐到了李宇赫受傷的那隻腳。

李宇赫這次是叫也叫不出來了,直接兩眼一翻倒了下去。

「啊!宇赫!宇赫!」我緊張地大叫,他不會疼死了吧?

那群護士看宇赫倒了下去又開始saodong起來,一下子病房內又炸開了鍋。驀地李宇赫像殭屍一樣從chuangshang彈了起來,忍無可忍地大叫:「吵死了,全滾出去,你們喜歡的話把這個孔雀男也帶走吧!」

那群護士一瞬間噤聲,面面相覷,「還不快滾!不然我投訴了!」李宇赫扔出枕頭大吼一聲,這下所有人才都嚇得撒腿衝出了病房。

剎那間病房恢復了安寧,整個世界都清凈了——

「你這個孔雀男到處惹麻煩!你給我滾到停屍間去,那裏最適合你了!」

「死肌肉男!明明自己到處惹是生非!要不是你我怎麼可能住院!」

「我那是行俠仗儀,你這樣的娘娘腔是不會懂的!」

「誰娘娘腔了!你這個野蠻人!」

「孔雀男!死娘娘腔!」

「肌肉男!野蠻人!」

……

啊!受不了了!我要被吵死了!怎麼又吵起來了——

對了,對了!棉花,我從旁邊的鐵盒子裏拿出了兩片棉花,揉成團,塞進耳朵里。啊——終於舒服了,以後不怕他們吵了。

望着伊修哲和李宇赫指手劃腳、口沫橫飛,卻聽不到他們的聲音真是太爽了!吵吧!吵吧!我再也不怕了!這兩個大冤家!

2

傍晚,護士端來了晚飯,望着餐盤裏一成不變的青菜豆腐紅燒肉,我是一點胃口都沒有。唉——我放下了筷子,躺回chuangshang。

「小朵,怎麼了?」伊修哲坐到我床邊關切地問。

「是不是東西不好吃啊!」李宇赫一把推開他,湊上來問。

我點了點頭,唉聲嘆氣。

「這鬼醫院,每天都燒這幾個菜,沒病的人也要吃出病來了!」李宇赫大聲抱怨。

「小朵,你想吃什麼啊?我馬上就出去買。」伊修哲剛想上前,就被李宇赫橫出的手生生攔住:「小朵想吃什麼我會去買,不用你瞎操心!」

「我是在問小朵!又沒問你!」

「小朵,你等著,我現在就去買!」李宇赫示威似的瞪了伊修哲一眼。

眼看着他要下床我忙喝止他:「你腿骨折了不要亂動啊!」

「沒事,我不用左腿走路,我用右腿跳的好了!」說着他就下了床,一跳一跳地跳出了病房。

「宇赫!」我在後面喊他,但他很快就消失了。汗!一個腿居然還可以跳那麼快,千萬別不小心摔到了。

「小朵,你等着我也去給你買!」伊修哲居然也不顧我的反對跳出了病房。

很快李宇赫跳着腳回來了,滿頭大汗的,手裏抱着一大袋東西,真佩服他的毅力,都這樣了還能出去買這麼多東西回來。

李宇赫拉過一張桌子,擺在我和他的病床中間,然後「悉悉索索」的把袋子裏的東西全拿了出來,瞬間擺滿了整張桌子,我看了咋舌,有烤雞、咖喱雞、薯片……和啤酒?!不過前三種都是我最喜歡吃的,太好了!我的口水差點都流了下來。就在這時伊修哲也回來了,買來了草莓、紅酒和牛排,居然還有兩根造型精美的蠟燭,他要準備燭光晚餐嗎?

不過烤雞和牛排的香味真是讓人垂涎三尺啊!太幸福了!在醫院居然還可以吃到烤雞和牛排,如果天天能這樣,那住院也是件不錯的事呢!

李宇赫打開一罐啤酒遞給我,然後拿起自己的啤酒和我碰了碰,說了聲乾杯後仰頭喝了一大口,喝完還「啊——」了一聲,十分愜意的樣子。

伊修哲也倒了一杯紅酒給我,我剛要接過李宇赫一揮手,酒杯掉在地上,「乒乓」一聲,紅酒四濺,杯子摔個粉碎,伊修哲也被濺了一身。

「李宇赫!」伊修哲冷冷地瞪着他。

「我不小心,不好意思!」李宇赫擺出無辜的表情,攤了攤手。

「哼!」伊修哲站了起來。

「修哲!」我擔心地喚了他一聲。

「我去衛生間洗一下。」他頭也不會,踉踉蹌蹌地走了出去。

望着李宇赫無賴的樣子,我用力踩了了一腳。

他跳了起來指着我大叫:「你幹什麼突然踩我?」

「啊?」我裝糊塗說,「我踩到你了嗎?」然後望了眼他那隻受傷的腳說,「是你自己把腳放在我腳下的好不好!」他差點氣岔。

我摸摸他的頭髮說:「好了,不要生氣了,不過你剛才也太過分了,宇赫也是一片好心!」

李宇赫不說話,只能拿起酒很鬱悶地灌了一口。

看着他可愛的樣子,我憋得連肚子都痛了,只好不再看他快氣炸的臉,去吃薯片。

我們吃吃喝喝,半罐酒下肚感覺人輕飄飄的神清氣爽,好想高歌一曲……

「嗝——」李宇赫打了個酒嗝,臉色酡紅,舉起啤酒說,「小朵,這杯敬你!」

「好!乾杯!」我豪爽地和他碰杯,把易拉罐里的酒一口乾掉。

清爽的啤酒順着喉嚨下肚,真爽快!我感覺自己躺在雲朵上,輕飄飄的軟綿綿的。

窗外深藍色的天空就像天鵝絨般漂亮,忽閃忽閃的星星璀璨得就像鑽石,灑滿了整個天空,明明那麼小卻那麼亮,一直鋪展到世界的盡頭,形成一條閃亮的銀河。夏日的星空美得讓人移不開眼睛,它彷彿擁有魔法般,如果一直看着會墜入其中。

「小朵!我給你講個笑話!」這時宇赫一把攬過我的脖子,嘴裏的酒氣噴在我臉上,熱熱的痒痒的,我感覺自己更暈了。

「夏日炎炎的一天,兩隻香蕉走在路上,走在前面的香蕉突然覺得好熱,他說,好熱哦,我要把衣服脫掉,結果他就把皮剝掉了,結果後面的香蕉就跌倒了。」李宇赫說完推了我一把說,「好笑吧,哈哈哈——」然後自己笑得直不起腰。

這麼冷的笑話我可笑不出來,我推了他一把說:「一點都不好笑!我來給你說一個,一根火柴覺得頭很癢,撓著撓著就着火了。去了醫院醫生給它包了紗布,就變成棉花糖啦!」

「哈哈哈——」李宇赫笑倒在我肩上,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臉上,我轉過臉,看到他璀璨的眸子正望着我,我的腦袋昏昏沉沉的,只覺得他的眼睛好漂亮,比天上的星星還要漂亮,我真醉了嗎?為什麼我好想親他,他的臉一點一點在我面前放大,而我彷彿被催眠了一動也不能動,有一股窒息的感覺充斥在胸膛,臉好燙,連耳朵都好燙,可是我的腦袋已經不聽使喚了,連眼睛都不聽使喚,除了看着他的眼睛我什麼都做不到……

「修哲,你睡了嗎,我來看你了!」

就在這時突然出現的聲音把我們嚇了一跳,我立刻撇開了臉不敢看李宇赫。

「啊!你們在幹什麼!」護士跑過來指著桌子大叫,「你們居然在醫院裏喝酒!」

「啊!啊!不是的!」我立刻搖手解釋,「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子!」

「都被我抓到了你還狡辯!」護士拿起膠袋三下兩下把東西全裝了進去,「沒收!」

「幹什麼!」我和李宇赫來不及阻止,望着護士拿走膠袋。

「全!部!沒!收!」護士憤憤地大吼一聲拿着塑料帶離開。

「啊!我的晚餐……」我的眼前忽然浮現出那隻香噴噴的烤雞活了過來,撲扇着它已經沒有一根毛的翅膀飛走了,我欲哭無淚,光顧著喝酒了,連一口都還沒吃呢。

護士走後,我立刻鑽進了被子,連頭都裹了起來,剛才的情景還在我腦海里倒轉回放。

「小朵,你餓不餓,我再去買!」李宇赫扯着我的被子,醉醺醺地說。

「不,不用了,我困了想睡覺。」我不知道為什麼不敢去看李宇赫,現在我的臉一定像熟透了的番茄。

我知道喜歡李宇赫,但是我卻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有這麼喜歡他!我知道自己對感情很遲鈍,初中時有個男生喜歡了我三年我都不知道,畢業后我的死黨美佳告訴我時我還不相信,而且美佳跟我說是那個男生向我表白被我拒絕了,可我卻一點印象都沒有,直到今天我才意識到果然我跟美佳說的一樣,戀愛情商是零蛋。

3

第二天一大清早,醫院就已經吵吵鬧鬧的很熱鬧了,我迷迷糊糊地起來上了個廁所后,回到病房,就看到李宇赫趴在窗台上,煙霧繚繞在他周圍。

「你在幹什麼?」我一把拍上他的肩膀。

「噓!」他比了個安靜的手勢,然後繼續拿着打火機燒香煙,注意,是燒哦,不是吸。

「現在流行這樣抽煙嗎?」我很納悶。

他沒回答我的話,只是把燒了一半的煙從窗戶扔了下去,轉身樓下就傳來叫罵聲:「誰這麼缺德亂扔煙屁股!」

我一聽不好,好像是護士的聲音,忙對李宇赫說:「快把你的煙藏起來!」

李宇赫二話沒說,跳到伊修哲的床頭把煙塞在了他枕頭下,我還來不及阻止,護士就怒氣沖沖地沖了進來。

「你們剛才誰抽煙了!」

「沒有啊!」李宇赫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還向我使眼色,估計是叫我不要說話的意思吧。

我低着頭不說話。

「我明明看到煙屁股是從你們窗戶丟下來的,我要搜查!」說着護士就在我們房間翻箱倒櫃起來,很快在伊修哲的枕頭下摸出了煙。

這時伊修哲拄著拐杖走了進來,真是好死不死現在進來幹什麼,我替他干著急,使眼色叫他出去,可惜他只是瞪大了眼望着我,哎,為什麼我和他沒有心靈感應呢?

不過完全出乎我們意料的是,護士非但沒有責怪伊修哲,反而笑吟吟地走上去,「修哲,腳傷好了沒有啊?拄拐杖累不累啊,要不要派把輪椅給你啊?你去散步的話告訴我一聲,我推你去啊!」

真是讓人跌破眼鏡,我的下巴頓時掉在了地上。

伊修哲尷尬地笑了笑,然後不著痕迹地推開護士的手說:「謝謝了,我很好,不用輪椅了。」

護士不高興地撇了撇嘴然後又惡狠狠地瞪着我們:「這煙是你們的吧!昨天喝酒今天抽煙!你們給我老實點,再被我抓到你們就死定了!」說完就火冒三丈地暴走離開。

我呆在原地被她嚇得一愣一愣的,為什麼連我也要挨罵,關我什麼事,太冤枉了吧!

伊修哲完全不知狀況,眨着眼望着我。

午後的草地總是散發着誘人的氣息,讓人很想去躺一躺。我是手骨折,所以行動還是比較方便,剛走進草地就看到伊修哲一個人坐在大樹下的長椅上,我一蹦一跳地跑過去,他看到我笑了笑,打着石膏的那隻腳看上去很笨拙。

我一屁股在他旁邊坐下:「一個人在想什麼?」

「沒什麼,在病房裏太悶了,出來透透氣,看着那些小孩子在玩耍,心情也比較愉快。」他指著不遠處在嬉笑追逐的幾個小孩子。

「對不起,早上宇赫把煙放在你枕頭下了。」

「沒關係,反正他一直很討厭我。」

「為什麼你們倆這麼互相敵視對方呢?你們不是兄弟嗎?」

伊修哲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看着我的眼睛,默默扯開話題:「你為什麼要替他道歉?你就這麼喜歡他嗎?」

「我……」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自從那次李宇赫把我從山上救下來后,我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是我卻不能當這伊修哲的面,就這麼直接地說出來……

伊修哲淡淡地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想到苦笑兩個字,修哲是在苦笑嗎?

「宇赫有你替他道歉真好。」伊修哲又淡淡地說了句,很輕,好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但我卻聽到了,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了覺得難過,我傷害了修哲嗎?

於是我們陷入了沉默,雖然周圍環繞着鳥叫聲,知了的叫聲,還有小孩子的笑聲。

我望着伊修哲,他的皮膚很白,在陽光下近似透明,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很不真實縹緲得彷彿下一刻就要消失。我突然有一股衝動,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大熱天裏他的手卻很涼,涼到了我的心底。修哲是個很好的男孩,我不希望他為了我傷心。

伊修哲先是愣了愣,轉而微微一笑,笑容依舊是淡淡的,我發現他有心事,可是他不說我也不知道如何開口問。

我們不說話靜靜地坐着,草地上幾個男孩子在踢足球,小小的個子卻充滿了活力,摔倒了很快就爬起來,看得旁邊的父母卻一陣焦急大喊著:「小心點!」有的踢累了就跑回母親身邊向撒嬌,母親笑着幫他擦汗喂他喝水,一家人看起來很溫馨。

伊修哲目不轉睛地看着他們,眼底流露着羨慕,我突然很想知道伊修哲的童年是怎麼樣的,但我依舊是什麼都沒問,好像冥冥之中覺察到這個問題是禁忌一樣。

又坐了一會我先回了病房,伊修哲卻說要再坐一會。我剛走進病房李宇赫就躥出來抓住了我的手,力氣很大抓得我手腕很疼。

「宇赫!你幹什麼!」我生氣地瞪着他。

他沒有放手,一把拉過我怒氣沖沖地說:「你和修哲去散步了?」

「是啊。」

「你為什麼要和他去散步,你還拉着他的手!」

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原來李宇赫看到了,對於他的監視我很生氣:「那又怎麼樣!」

「你是我女朋友!你怎麼可以拉其他男人的手!」

「可是宇赫又不是別人!他是你哥哥啊!」

李宇赫一把甩開我的手,撇開臉冷冷地說:「誰說他是我哥哥!哼!」

「宇赫!你怎麼可以這樣!」我一直都以為他們只是表面不和愛打打鬧鬧,沒想到他們的矛盾這麼深。

李宇赫生氣地跳出了病房,那背影有點落寞、有點孤獨,我很想上前拉住他,可是他剛才的話又讓我很生氣。

我不知道為什麼,心裏很難過,是因為李宇赫對我發火,還是因為李宇赫和伊修哲互相討厭呢?我多麼希望他們能和睦相處啊,想起以前的事,雖然多災多難,雖然大家不停地打打鬧鬧,可只要我們三個人在一起就會很開心……

Vol.4

餐廳里瀰漫着低氣壓,除了餐具發出的清脆碰撞聲,沒有其他聲音,太壓抑了。我偷瞄著兩人,出院到現在已經一個星期了,他們居然可以不跟對方說一句話。雖然這樣能安安靜靜的生活,可我卻不明白該感到高興還是難過呢?他們吵架我是會感到很煩,可是這樣冷戰實在是太可怕了……

「吱——」伊修哲推開了一直站起來走出了餐廳。

「碰!」李宇赫丟下了刀叉也走出了餐廳。

我立刻一口把杯子裏的牛奶喝光,跟了上去。

出了門,伊修哲冷冷的走在了李宇赫前面,李宇赫瞪着的雙眼散發着熊熊烈火,我不由打了個寒噤。

驀地,李宇赫鉚足了勁衝到了伊修哲前面,伊修哲愣了愣,拉緊了肩上的書包又跑到了李宇赫前面,李宇赫立刻加快了腳步……兩人居然在大街上賽跑,行人望着怒氣沖沖的兩人,都紛紛離開他們三米遠。

我在後面追的氣喘呼呼,這兩人發什麼神經啊!實在跑不動了,我停下來撐著膝蓋望着面前的兩股灰土,氣喘如牛,呼——呼——

他們兩人很快就不見蹤影了,我一個人獃獃的走在大街上,太過分了,居然把我這樣一個青春美少女孤零零的丟在大街上,氣死我了!

走進教室,伊修哲和李宇赫冷冷的坐在自己位置上,連看都不看對方一眼。果然,他們在學校里就裝作互相不認識,真是可怕的兩個人。

我剛在自己位置上坐下,班長就開始發表格,我看了看,原來是填學生家庭資料。

望着父親一欄我停了下來。想到爸爸的死我就難過。他是個很好的人,從來不罵我,在我上小學時他為了就一個亂穿馬路的小孩被車撞死。我的爸爸就是這樣一個人,總是為了別人不顧自己,就像天使一樣,所以我想爸爸一定被上帝帶走了他現在一定在上帝身邊當天使,而此時此刻他就在天上看着我,所以我要永遠樂觀,不氣餒、不退縮,讓天上的爸爸覺得放心和安慰。

「夏小朵!你填好了沒有,就你一個人沒交了!」班長的聲音把我從回憶里拉了回來。

「好了!」我在父親一欄里匆匆寫上「過世」兩個字就交給了班長。班長剛要離開卻被一個同學叫住了,兩人在談著下次班會的主題,這時我瞥到了李宇赫的表格,好奇之下就拿過來看,感拿過來又看到底下正好是伊修哲的表格,順手也拿了過來。

原來李宇赫的生日是八月九號,是獅子座的!怪不得脾氣那麼火爆。伊修哲的生日是二月十號。他們是同年生的,可是母親不是同一個名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

突然班長從我的手上奪過了表格,還狐疑的望了我一眼,轉身離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野貓王子變身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野貓王子變身記 野貓王子變身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白色度假村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