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秘密特訓

3、秘密特訓

尊敬、偉大、榮耀的大神告訴你,

登上王座的人必須要有: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耐力和機智!

面對實力差距天壤之別的敵人,你要若無其事,沉着冷靜。在戰爭中隱蔽攻擊路線,暗中迂迴到敵後偷襲,攻其不備,克敵制勝!

清晨,天空就像淅瀝過似的乾淨透明,棉花花般柔軟的雲朵在天空悠悠飄過。小鳥們站在枝頭,唱着早起歌,歌聲婉轉悅耳,令人心情愉快。

木筱晴卻拉着一張比馬臉還長的臉,眉宇間積著一塊濃重的陰影。她神色陰鬱地跨進W班的大門,把0+1組合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滾下來,以為是貞子從電視機里爬出來向他們索命了。

司南野還沒有來,玄楓翹著腿坐在沙發上,耳朵里塞著耳機,專心地聽着歌。

看到玄楓,木筱晴體內的怒火一下子湧現了出來,她一個箭步沖向前,扯下玄楓耳朵里的耳機,對着他的耳朵大吼:「玄楓——你乾的好事,你還記得嗎!」

「木筱晴,你怎麼可以對我們玄楓老大這麼沒禮貌!」0+1這對狗腿衝到木筱晴面前,揮舞著拳頭,狐假虎威地大吼大叫,「我們玄楓老大可是1,是聖蘭精英中的精英,啟是你這種小菜鳥可以褻瀆的!快給玄楓老大道歉!」

相對於0+1那對狗腿像被木筱晴掘了祖墳似的激憤,玄楓倒顯得不以為然。玄楓淡淡地瞥了木筱晴一眼,不緊不慢地問,「什麼事?」差點把木筱晴都氣瘋了。

「這裏!這裏——」木筱晴用力指著自己的額頭。

0+1組合就像是兩隻嗅到了香味的狗狗似的,豎起了耳朵瞪圓了眼睛,一動不動地注視着玄楓和木筱晴兩人。

玄楓這個混蛋竟然敢耍她!一想到昨天在安宇哲面前發生的窘事,她的體內就怒火翻騰——

「我一定會勝利的!我要打敗玄楓和司南野——讓他們兩個1成為過去式!」

「筱晴,你額頭上是什麼東西?」

就在木筱晴陶醉在自己交織的熱血世界中時,旁邊溫和微笑的安宇哲突然上前按住她的肩膀,湊近她……

「額頭?」木筱晴不明所以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沒有發現什麼東西,「沒東西啊?」她茫然地望着安宇哲。

安宇哲用手挑開她前額的劉海,神色古怪注視着她自認為還算精緻的額頭:「你額頭上畫的什麼?」說完,還用手指輕輕點一下她的額頭,他要笑不笑的模樣似乎在忍耐笑容,白色的襯衣在陽光下炫目得有些刺眼。

木筱晴想起安宇哲指的地方是玄楓吻過的地方。難道是留下了……留下了……留下了——傳說中的吻痕!

木筱晴的臉一下子漲得像熟透的番茄似的通紅,捂著自己的額頭逃也似的往衛生間衝去。

一頭扎進衛生間,木筱晴跑到洗手台前,抱着對獎般期待又害怕的複雜心情,緩慢地、猶豫地放下雙手,當她看到鏡子裏的自己時頓時爆發了一陣尖叫:「啊啊啊啊啊——玄楓你這個混蛋!」

只見鏡子裏的女生臉色比平常人蒼白,小巧挺翹的鼻子上長著幾顆淡淡的小雀斑,圓潤小巧的額頭上赫然印着一個大大的鮮紅色的章!奪人眼球!

圓形的章上印着一個Q版的圖案——凌亂的碎發和濃密的劍眉的Q仔(玄楓的Q版形象),他豎着一根食指,中間寫着四個字「玄楓專用」!

「我又不是飼養豬,玄楓居然在我身上敲章,這個混蛋!」

木筱晴望着鏡子中的自己,一顆心嘩啦啦碎成很多塊。

玄楓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看着木筱晴的臉像變色龍似的從白變到紅從紅變到黑,形狀好看的嘴邊噙著有趣的笑意。

木筱晴從回憶中蘇醒過來,她看到玄楓臉上肆意的笑容,丹田的怒火頓時往腦袋上沖:「你為什麼要在我額頭上敲章,還是那麼丟臉的章!你讓我閉上眼睛,害我以為……」話說到一半,木筱晴立刻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這張不老實的嘴把心裏話給說漏了。

「還以為什麼?」玄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俯身靠近木筱晴,嘴角的笑意更弄了,就像是一隻在逗弄爪子下的老鼠的貓,「你以為我要吻你嗎?」

木筱晴的臉就像是被放入開水中的龍蝦,變得通紅。

「不,不要胡說八道!」木筱晴憋足了勁推開玄楓,「我我我……我才沒有那麼齷齪的想法,不要把把把……把我和你相提並論。」木筱晴與語無倫次地掩飾著自己的心虛。

「噢?」玄楓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淺笑,隱約透著一點邪氣,他漫不經心地側視着木筱晴那張通紅的臉頰,「下星期一的比賽你準備好沒,到時會有很多大觀看。」玄楓動作慵懶地把雙手插在褲袋裏,饒有興緻地揚起下巴,睨視着緊張的木筱晴。

「放心吧!」木筱晴咚咚兩下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信誓旦旦地說,「我已經有了充分的思想覺悟,接下來我會進行地獄式訓練!」她從書包里拿出安宇哲制定的訓練計劃本,在玄楓面前獻寶似的揚了揚。

「有覺悟,很好,比賽那天起碼要讓我熱個身。」玄楓拽拽地笑了笑,坐回沙發上繼續聽歌。

「玄楓老大,您說了那麼多話喝口水吧?」1號瘦瘦見玄楓坐下,立刻遞上一瓶已經擰開的綠茶。

「玄楓老大,您站了那麼久累了吧,我幫你捶捶背捏捏大腿!」0號小胖不甘示弱,趕緊給玄楓馬殺雞起來。

木筱晴瞥了面前腐敗的畫面一眼,不屑地轉身走回自己的座位,翻看起訓練計劃本。

訓練時間:9月8日下午

訓練地點:聖蘭?圖書館

訓練課程:網球基本知識

午後的微風透過窗子吹進典雅舒適的圖書館,帶來微熏的溫度。圖書館內一片靜謐,只有零星幾個人分別坐在圖書館的幾個角落,安安靜靜地閱覽著書籍。

下午的課上完后,木筱晴就來到圖書館,接受安宇哲的網球基本知識的培訓。她一面把書放回書架,一面側過頭很認真的詢問安宇哲:「我們今天要學習什麼,不是要實地訓練嗎?為什麼地點回在圖書館?」

「在實地練習之前,你要先掌握這次的比賽制度,圖書館就是世界上最全的資料庫,關於網球的一切你都可以在聖蘭的圖書館內找到,你要了解網球,愛上網球,感應網球。」

安宇哲他領着木筱晴走上圖書館二樓,陽光把兩人的身影拉長,地板上倒影出安宇哲修長的身型以及木筱晴小跑的身影。

圖書館二樓一個角落,存放着網球類的書籍,安宇哲停下腳步站在書籍前,在找書的同時向對網球知識一竅不通的木筱晴講解。

「這次挑戰賽和正規網球比賽不同,不採用以往的盤數勝,實行限時得分制,在規定的比賽時間1時內誰的得分多就算誰勝利,進一球就15分,只要你發一枚球不要超過兩次失誤,打過界限而不打出界,這種比賽實力懸殊太大,你只要打穩……」

木筱晴雙眼閃著星星崇拜地望着專業知識豐富極為的安宇哲,瞬間木筱晴感覺自己彷彿方便變身專業中,跟着這麼優秀的人學習,她膚淺的認為自己的思想修為也隨即提高了!

安宇哲伸出白皙的手指,慢條斯理的從書架上抽出一本書,隨手就遞給木筱晴,然後就轉過頭繼續找書,他那精緻的側臉在逆光的暗影下完美得讓他窒息,輪廓極其優美,木筱晴抱着書並睜大雙眸小狗似的跟在他後面,眼中滿是崇敬!

「我剛才看了一本關於網球的書籍,但是很多地方都不明白,為什麼網球比賽30分之後為什麼不是45分而是40分?」木筱晴疑惑地向安宇哲討教,並緊跟在他身後,態度也非常誠懇認真。

「……」

「還有,為什麼比賽時0是LOVE?」還沒等安宇哲回答她又開始發問,無奈她對網球根本就是一竅不通,腦海里堆積著成山的疑問絲毫頭緒,她站在原地抱着書,煩惱地抓了抓頭,她不想畫地為牢。

「還有還有……我想知道發球用哪只手?有講究嗎?」

安宇哲深深地看了她兩眼,不著痕迹地嘆了一口氣,眉宇間隱藏着絲絲無奈:「網球的握拍這是按照個人喜好決定,你覺得自己哪只手打着比較順你就用哪只手。」

「至於你其他幾個問題,其實很簡單,這要追溯網球運動的起源,網球起源於法國之後引進英國,因此很多專業術語都受到法文的影響,好比0為什麼LOVE就是從法文『l′oeuf』發音而來,英國人聽了之後就以為是LOVE,法文l′oeuf是蛋的意思,而蛋就比做0。」安宇哲認真的傳授著理論技能,夕陽穿過書架的縫隙,照在他身上顯得朦朦朧朧,他沉穩的解答著所困惑著木筱晴的疑問,「贏第一球是15分,那就是FIFTEEN;第二個球是30分,那就是THIRTY;按常理第三球應該是45,但是讀起來就是FORTY-FIVE,有了兩個音節,所以就用了40也就是FORTY這個單個音節的詞……」

「你說慢點,我記一下。」木筱晴從書包里翻出訓練記錄本匆忙地記錄着安宇哲所說的重點。

「今天就到這裏,你把我剛才給你的那本書《網球規則》拿回去看一遍,不要你全部記下來,只要你看懂就行。」

安宇哲伸出手替正手忙腳亂的做筆記的木筱晴拿着書包,帥氣的容顏露出柔和的笑容,就如同他那靜靜注視着木筱晴側臉的晶瑩雙眸,正流露出溫柔的神情。

陽光在安宇哲的發尖輕快地跳躍,化開一層淡淡光暈,那純白的襯衫在陽光下耀眼無比。

望着安宇哲俊美的臉,木筱晴的心臟「咯噔」漏跳了一拍。

訓練時間:9月9日早晨

訓練地點:聖蘭?校史館外

訓練課程:體能訓練

為了加緊訓練,木筱晴每天提早來到學校接受安宇哲的「地獄式訓練」。

晨曦灑落在聖蘭華麗的現代化建築上,整座學校在晨曦下一點點蘇醒。雖然還沒到上學時間,可是聖蘭的操場上已經聚集了許多學生,他們都趁著氧氣最充足的早晨鍛煉,以達到最好的效果。

安宇哲穿着白色的運動服,脖子上掛着一塊秒錶。淡咖啡色的髮絲充滿空氣感,像羽毛般輕盈,在陽光下流動着淡金色的光澤。他整個人看上去清清爽爽的,儼然像個帥氣的教練。

「打網球是一種極耗體能的運動,為了能撐到整場比賽結束,你這個星期內需要鍛煉體能。而鍛煉體能最好的方式就是慢跑,今天開始每天早晨你都要饒著學校慢跑五圈。」安宇哲伸出一根筆挺的手指,嚴肅地說道。

「五圈!」木筱晴突然感覺自己有點低血糖,一股暈眩感襲上她的大腦,她渾身無力頭暈眼花快要站不穩。

「不要浪費時間,現在就開始跑。跑步時不要浪費你大腦的利用時間,邊跑邊背我昨天個你說的網球規則!」安宇哲吹了吹哨子,催促木筱晴跑起來。

嘹亮的哨子聲劃破了寧靜的天空,引來周圍的學生的側目,大家看到安宇哲都驚訝地議論起來——

「哇——那不是安宇哲嗎?他很少出現在運動場上的,今天居然能看到他!啊!」一個正在打拍球的男生看到安宇哲興奮的叫起來,完全忘記自己正在和隊員練習被對方打來的球砸得暈了過去。

「如果能讓他來指點我一下,我一定能奪取金年的全國冠軍的!」一個一米九高的撐桿跳選手抱着竹竿,「深情」地注視着安宇哲,兩眼淚汪汪,就像是一個陷入暗戀的少女。

「那不是『落湯雞』木筱晴嗎?安宇哲居然屈尊指導她,真是太暴餮天物了!」一個短跑選手咬着手帕,幽怨地瞪着木筱晴,恨不得扎草人來詛咒木筱晴。

「發球員在發球前應先站在端線后、中點和邊線的假定延長線之間的區域裏,用手將球向空中任何方向拋起,在球接觸地面以前,用球拍擊球……阿嚏……」

木筱晴邊背着網球規則邊繞着學校慢跑,突然她感覺到有人在詛咒她,使她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誰在咒我?」她停了下來,抹了抹鼻子,繼續往前跑,「發球員在整個發球動作中,不得通過行走或跑動改變原站的位置,兩腳只准站在規定位置,不得觸及其他區域……」

跑了半小時后,木筱晴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她撐著膝蓋喘著氣,劉海都被汗水給濡濕了。

還有三圈呢,不行了,再不休息她就要體力透支而死了……

木筱晴在林蔭道邊的長椅上坐下,一隻腳翹在椅子上,一隻手當扇子在耳朵邊扇著風。這時她的目光穿過層層掩隱的枝葉,看到了一座鐘樓形狀的建築,建築的樓頂尖尖的,古樸的紅色磚牆,牆壁上爬滿了爬山虎,彷彿在時間的長河中經過了歲月的洗禮而依然巍立在那裏。

在這個集全世界最現進的體育設備和最現代化的建築的學校里居然有那麼古老的建築!

木筱晴就像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地跳下場椅往樹林里的那座鐘樓建築跑去,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晨練中。

她跑到鐘樓建筑前,跑上了在歲月的洗禮下凹凸不平的石階梯,去拉那扇木質的大門。可是她用力拉了幾下,大門依舊靜靜地緊閉着。

被鎖上了呀……木筱晴轉過身,不甘心地拉了拉窗上攀爬的爬山虎藤。

「這裏面是什麼呢……要是我能化身成壁虎順着這根爬山虎藤潛進去就好了……」被關在大門外的木筱晴站在窗子邊自言自語地嘟噥。

「你那麼胖,爬那根藤會摔死的!」這時一個嘹亮的聲音從她背後響起,差點把她嚇得從石階上滾下來。

居然敢說我九十斤的標準身材胖!木筱晴的臉一下子變成「包公臉」,她捏著拳頭轉過頭,立刻被一張放大的臉嚇得猛然後退一大步。「砰」她的後背重重地撞在石牆上,痛得她齜牙咧嘴。

「哈哈哈哈——嚇傻啦?」那個「罪魁禍首」得意地收回上半身,揚起精緻的下巴得意地哈哈大笑。那頭在定型水的作用下凌亂卻很有動感的頭髮,烏黑亮澤。如雕刻出來般深邃的五官完美到及至。粗黑的劍眉飛揚入鬢,神采飛揚。那對如寶石般漂亮的眸子,隨着他豐富的表情折射出多變的光彩,耀眼得令人無法忽視。

「司南野,你是鬼啊,神出鬼沒的!」木筱晴拍著被嚇得失去節奏的心臟,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是你一個人傻傻地站在這裏自言自語,連我走到你身後都沒有發現。是不是前幾天淋雨發燒,把腦子燒壞了,居然想變成壁虎,你知道壁虎是吃什麼的嗎?壁虎是吃蚊子蒼蠅的,超級噁心!」司南野勾起嘴角,拽拽地笑着。寶石般漂亮的眸子「不懷好意」地瞥着她。

木筱晴聽着司南野的話,胃裏有一股翻滾的感覺,忍不住想乾嘔起來。她忍着噁心的感覺,癟了癟嘴說:「我只是想進去看看。」

「哦?」司南野一副「瞭然」的表情,誇張地點了點頭。

「學校怎麼會有這麼古老的建築?這裏面是什麼?」木筱晴不去理會司南野「怪異」的表情,指了指面前的鐘樓建築問。

司南野微揚著尖尖的下巴,曲著一條腿肆意地靠着窗枱,精緻的側臉在陽光下閃爍著半透明的光澤。真討厭,這傢伙沒事長那麼帥幹嗎?!木筱晴的臉有些紅,不自然地把頭轉向了校史館。

「校史館里當然擺放的是校史,校史館只有星期一或則節日期間才會開放,平時都是大門緊閉,你想窺視校史館里也要找一個月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再來。」司南野翹起一根大拇指,指了指背後的建築。

「誰說我要窺視啦!」木筱晴氣鼓鼓地瞪了司南野一眼,然後繼續仰望着面前的建築,驚嘆地睜大了眼睛,「原來是校史館啊,那有很長的歷史了吧?」

「那是自然,聖蘭建立之初就有了。」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裏?不會是在跟蹤我吧?」木筱晴抽搐著嘴角,用看變態跟蹤狂的嫌惡表情瞥著司南野。

司南野慢條斯理地走到木筱晴面前,嘴角掛着一抹詭異地笑容:「緊張什麼?我又沒說要去揭發你的醜陋不恥行為,你已經是聖蘭的罪人了,如果再加上這條罪名以後你做我跟班2號,我這個做主人的也不太光榮。我只是在考察你訓練得怎麼樣了,要是你沒有好好訓練,讓我不戰而勝那就太無趣了!」

「誰說我沒有好好訓練呢?我這幾天都在做地獄式特訓,剛剛……剛剛我不過是在休息一下!我現在就繼續去訓練,我絕、對、不會輸給你的!」木筱晴踮起腳尖,對司南野大吼著。

「那好,期待你的表現。」

司南野展出一個讓足以讓「日月神教」驚呼到日月天地失色的完美笑容,轉身離開,走了幾步似乎想起了什麼,突然頓住了身形,略帶嘲諷地警告木筱晴:「你如果不好好的加強訓練就等著做我的跟班——2號吧!看我到時候怎麼『虐待』你!掉入水生火熱的地獄比現在的魔鬼訓練要危險得多,想離開我……W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過我還是很期待你能光榮地升級成為跟班2號哦!」

說完,司南野得意地勾起嘴角,頭也不回地走了,既瀟灑,又鎮定。

「哼,死水仙,我是絕對不會輸給你的,我要讓你們這些自大狂見識我的厲害!」

木筱晴傻睜大雙眼,單拳舉天地站那棟神秘而古老的校史館前,對寂靜的樹林高聲發誓!

訓練時間:9月10日下午

訓練地點:聖蘭?小樹林

訓練課程:網球基礎訓練

橘紅色的夕陽就像仙女舞動時的紗衣,籠罩着聖蘭學院。林子裏流轉着歸鳥的叫聲,婉轉而空靈。

在樹林的某個角落,枝椏上掛滿了彩色的水球,有藍色、黃色、紅色、紫色……五彩繽紛,就像是過節般熱鬧。

木筱晴坐下草地上,雙手捧著臉,不明所以地望着安宇哲的一舉一動,大大的眼睛裏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安宇哲掛完最後一顆水球,轉過身,夕陽把他的身影拉得長長的,他的臉在霞光的照射下呈現出淡粉色的光澤。

「網球是一種多變化的球,我們打得輕打得重就會變化出不同的球招,這就需要深厚的手臂力量,否則打出的球就會飄,毫無力量和速度。」安宇哲打起依靠在樹邊的網球拍,然後從口袋裏摸出一顆網球,「玄楓以前也接受過這樣的訓練,主要的訓練揮拍的力度和敏捷度,如果你能掌握其中百分十的技巧就對你有好處。」

只見他輕輕地拋起球,然後暗運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揮動網球拍。那顆網球就像一發子彈飛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迅速迴轉了幾下然後啪嗒一聲落在草地上。而剛才被網球撞擊過的那個地方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凹印。

「好厲害!」木筱晴無法置信地睜大眼睛驚呼。這兩天一直在接受安宇哲的訓練,可是從來沒見他出手過,這是他第一次出手,完全把她給驚呆了!

安宇哲不但頭腦好、跑步快、連打網球都那麼厲害!他到底是人還是神啊!

「你也可以打出這樣的強力球,但首先你要鍛煉好手臂力量。」安宇哲把網球拍遞給木筱晴。

木筱晴從地上站了起來,接過網球拍。

「是,我會好好鍛煉的教練!」木筱晴並起兩指,調皮地朝安宇哲敬了個致敬禮。

「呵呵。」安宇哲忍俊不禁,很快他又恢復了一本正經的表情,指了指他剛才紮好的水球說,「今天的訓練就是要你把掉在樹上的彩色水球,全部用網球拍擊破,必須要用正規手法,什麼時候打完什麼時候結束今天的訓練!」安宇哲雙手環胸站在旁邊觀察木筱晴的動作,稀疏的陽光斑斑點點灑在他身上,更多了幾分聖光庇佑的味道,他冷靜的態度完完全全展露出作為一位高水準專業教練應有的姿態。

「沒問題,這個太簡單了!」木筱晴甩了甩馬尾辮,蹦到那一排排水球前。她跨開雙腿,扎著馬步,然後舉起拍子鉚足了勁朝其中一顆紅色的水球揮去!

嚯!

拍子從半空揮過,連那顆水球的邊都沒有擦到……

木筱晴渾身一僵,在原地石化。一陣冷風卷著一片枯黃的葉子,凄涼地從她身邊吹過。

「你握拍和打球的姿勢都不對。」安宇哲走到木筱晴身後,伸出修長的雙臂把木筱晴整個人環住,穩穩地捂住木筱晴的雙手糾正她的握拍姿勢。

安宇哲那緊握的手有些冰涼,他溫柔的呼吸輕灑在她的臉頰,她不自然地撇了安宇哲那近在咫尺地精緻臉頰幾眼,心裏開始小鹿亂撞。

「你的眼睛要看前方,注意力要集中,專心地看着目標,腦海里不要整天都想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用力地揮動。」安宇哲彷彿看出木筱晴的想法,他握著木筱晴的手帶着她揮了幾次,就放手站到一旁寓意深刻地看向木筱晴,那柔和的目光中彷彿時刻都在提醒、鞭策她要努力。

「看我再示範一遍。」安宇哲又拿過木筱晴手裏的網球拍,示範了一個標準的姿勢——穩住腳軸,左腳踏出去,握緊球拍,正手上旋擊球!

啪!

安宇哲面前的一顆黃色的水球轟然爆炸,水珠像水晶般飛濺開來。

「明白了嗎?」安宇哲回過頭,淡咖啡色的碎劉海上沾了幾個水珠,在陽光下閃爍著晶瑩的光澤,使他的臉看上去更加白皙透明。

「明白了!」木筱晴用力點了點頭,接過拍子,模仿著安宇哲剛才的樣子,踏出左腳,雙手握緊球拍半舉,用力揮去!

啵唔!

只聽風聲掠過,木筱晴步伐不穩地急速轉了一個大圈圈,定神一看才失敗的發現水球彈跳了一下,又甩了回來,在半空搖晃了兩下,接着靜止不動。

「呃……」為什麼還是沒破?!木筱晴的額頭慢悠悠地爬上三條黑線。

「下盤一定要穩,出手要快、狠、准!像你這樣不行的,繼續試。」安宇哲在一邊大聲糾錯道。

木筱晴咬緊了牙,跨出左腳,雙手用力握緊拍子,然後鉚足了全身的力氣,再度朝那顆「礙眼」的紅色水球揮去!

啵唔!

水球再度彈跳了一下,還是沒破,像是在嘲笑木筱晴似的不停在半空彈跳着。

她就不信連區區一顆水球她都打不破!

木筱晴被那顆紅色水球惹腦了,連續揮舞著拍子打向那顆水球。可是那顆水球就像是故意和她作對似的,彈來跳去,就是不破。

「呼……呼……呼……」

十分鐘后,木筱晴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已是滿頭大汗,可是竟然奇迹般的連一顆水球也沒打破。此時此刻她嘗試到深深的挫敗滋味。

「水球是有彈性的,你用蠻力是打不破它的,你一定要找准重心,然後一擊攻破!」安宇哲望着氣喘吁吁的木筱晴,忍不住提醒道。

「我不練了!我也不要比賽了,我不會打網球,我也學不會!」木筱晴氣鼓鼓地丟開拍子,像個打架輸掉的小孩似的坐在地上耍賴不肯起來。

「才失敗了一次你就沒有信心了?」安宇哲輕笑着走上前,居高臨下地望着坐在地上的木筱晴。

「反正我再怎麼練習也不可能贏玄楓和司南野的!你看我連一刻小小的水球都打不破,我還能接住他們發的球嗎!」木筱晴賭氣地撇開臉,小小的櫻桃嘴撅得高高的,幾乎可以掛一個籃子。

「凡事都沒有絕對。」安宇哲一手插著腰,搖了搖一根手指果斷的否決道。風吹起他的淡咖啡色的劉海,他臉上自信的笑容比陽光還要耀眼。

木筱晴無奈地揉了揉發酸的雙眼,抬起頭看着安宇哲,勉強地扯開嘴角笑道:「我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你的時間那麼寶貴,別浪費在這種不進取的人身上。就算有千分之一的機會,也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的。」

汗水順着木筱晴的臉頰滑下,汗水從下巴滴落在地,陽光下躍起閃亮的弧線,她眼中有異樣的光芒在閃爍。

她要哭了嗎?

安宇哲微低着頭探視着木筱晴的神情,他看到木筱晴眼中有光芒波動不定,平日那堅強的女孩此刻變得有些無助,他也不知道自己處於什麼心態,抬手溫柔地揉了揉木筱晴的頭頂。

「不要把自己說得不堪,你很努力,我看到了。」安宇哲嘴角含着溫和地笑容,修長的五指停留在她的發間,即使他那在光線中略顯蒼白的膚色,也掩蓋不住他俊秀容顏上所表露的溫柔神態。

「不是千分之一,而是必勝!」

「必勝?怎麼可能……」木筱晴不相信地睨了安宇哲一眼,語氣里透著明顯的懷疑。

「我已經想到讓你必勝的主意,不但要對自己有信心還要更加的相信我,我會幫助你憑藉着你自己的能力贏得這次比賽。」安宇哲動作輕柔地拍拍木筱晴的肩膀,柔和的光線落在兩人身上淡淡朦朧。

「是真的嗎?你……不會是在哄我吧?」

「你不相信我嗎?」

「相信!我當然相信!是什麼計策?快告訴我!」木筱晴興奮地從地上跳了起來,就像一下子沖滿了電似的,活力四射。

「這個要等比賽當天才能告訴你,現在你什麼都別想,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的訓練,如果你不認真的進行強化訓練,我有再好的辦法也都無法發揮作用。」安宇哲撿起被木筱晴丟掉的網球牌,遞給她。

有那麼一瞬間,木筱晴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熟悉感覺,很溫暖……好像家人一樣!那力量彷彿穿破所有無奈與沮喪直接注入她心底。

不能就這樣放棄……

絕對不能就這樣放棄……

木筱晴你一定要堅持,要記得生存的宗旨……努力、拼搏、奮鬥!

心裏有無數的聲音在吶喊,外婆,修女大人,多多,聖羽的同學及老師,甚至還有聖蘭的可愛小正太們……無數的畫面交疊在一起,衝破木筱晴內心的軟弱!

還有人在為我加油,還有人在為我付出,還與人在為我等待結果,所以我不能放棄,縱使再受打擊為了關注、支持我的人,我也絕不能放棄!

木筱晴清楚的認識自己的責任,她握緊網球拍堅定地站了起來,心中熱血沸騰,繼續練習揮拍運動。

啪啪啪——

在揮動了不知道多少下時,終於揮破了第一顆水球,再接再厲一顆顆網球在她的網拍下被破碎,她從起初的笨拙動作逐漸變得熟練,揮拍的動作也穩定了。

「記住,專心,瞄準,目標——揮拍!」安宇哲在旁邊樂此不疲地訓導著,他伸出那白皙的手指輕輕地摩擦著自己的衣領邊緣,雙眸全神貫注的解析著木筱晴的每一個細微的動作。

啪——

木筱晴握緊網球拍用力揮動,暢快淋漓的揮灑著汗水,髮絲被汗水滲透濕潤的粘在臉頰旁,當水球被擊破的瞬間,晶瑩的水花在陽光下飛濺四散,木筱晴的世界裏就只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

嘩嘩——

安宇哲來不極閃躲,熱情的水花擁抱他的身體,很不幸上衣招架不住水花的熱情,被完完全全的濺濕了。

「對不起,把你都濺濕了!」木筱晴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望着和她一樣成為「落湯雞」的安宇哲道歉。

「沒關係。」安宇哲抖了抖身上的襯衫,白色的襯衫被水濡濕后變成半透明捏在他的皮膚上,勾勒出他均勻修長的身形。

「我幫你擦擦吧!」木筱晴從口袋裏摸出一塊粉紅色的手帕,然後踮起了腳尖,幫安宇哲擦去臉上的水。

就在這時有一根銀色的小雛菊項鏈落入了木筱晴的眼帘,木筱晴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好奇地望着那根項鏈:「你戴的小雛菊項鏈真好看,很別緻哦!小雛菊的花語是『永遠的快樂』,你佩戴着快樂應該常常笑才是,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呢,如果被你的仰慕者看到肯定會迷死,在大家眼中MAX大聯盟的領導者是魅力與實力並肩的王者,你要展現出親和力嘛。

安宇哲只笑不語,雖然眼中一片柔光,但依舊不失王者氣息,就連接過木筱晴手中網球拍那隨意動作都顯得優雅,他嘴角勾起:「今天就到這裏,明天繼續練習其他課程。」

「對了,你的項鏈是誰送的?」木筱晴小心翼翼地指向安宇哲佩戴的小雛菊項鏈。

安宇哲眼中有未知的情緒在沉澱,彷彿在回憶那悠遠的往事,他不由自主地撫上佩戴的銀色項鏈,若有所思地輕聲回答道:「這一條項鏈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送給我的禮物。」

訓練時間:9月11日傍晚

訓練地點:聖蘭?W班

訓練課程:意外模擬訓練

「為什麼星期一是我值日,星期二是小胖值日,星期三又是我值日,星期四是瘦瘦值日,星期五仍舊是我值日呢?」木筱晴望着值日表,氣憤地捏緊了拳頭,「為什麼玄楓和司南野不需要值日,而我一個人要值三天呢!太欺負人了!」

木筱晴氣呼呼地拿起掃帚,然後掃起空無一人的教室。為什麼到處都是廢紙和垃圾,他們四個人是垃圾製造商嗎!

木筱晴用力揮着掃吧,揮着揮着她突然拿起掃帚練習起揮拍。

「嘿咻!嚯!嗥!」木筱晴趁教室沒人,就肆無忌憚地揮着掃帚,就像是一個人在玩游擊戰的小孩子。

這時一個身影從門口晃了進來,木筱晴的掃帚眼看着就要揮上那人的臉!就在千鈞一髮之時,那人眼疾手快地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掃吧的柄!

「我差點以為自己走錯地方。」不冷不熱的聲音從木筱晴的頭頂飄來,木筱晴愕然抬起頭,看到握住她的掃帚的人正是玄楓!

「我不知道你會進來,你不是走了嗎?」木筱晴抽回掃帚,疑惑地望着玄楓。

「我剛剛去網球館練習了,回來拿書包回家。」玄楓捋了捋潮濕的頭髮,木筱晴發現他的衣服和頭髮都有點濕,猜想他一定是跟上次一樣練習完去洗手間衝過涼了。

想到上次看到玄楓半裸的軀體時,木筱晴的耳朵就微微發燙,她趕緊轉開身,然後心不在焉地揮着掃帚,佯裝在練習揮拍。

「你握拍的姿勢不對,雙手再舉高點。握拍的方法關係着一場球場的精彩度。」玄楓走到木筱晴身後,兩手繞過她兩側握起她的手。

木筱晴整個人被玄楓圈在懷裏,他感覺到玄楓的胸膛溫暖而厚實,就像冬天蓋的棉被給人溫暖塌實的感覺。玄楓身上獨有的淡淡的好聞的氣息環繞在她周圍。木筱晴的臉越來越燙,就像一隻被扔進沸騰的裹里的龍蝦,變得通紅。

「握拍時手掌邊緣要與拍柄的底部齊平,不要握在拍柄的中央部位;掌心和手指應與拍柄最大面積地貼合在一起,體現出拍手一體、拍手無間的感覺,不要僅用手指捏住拍柄……」玄楓動作輕緩地掰動她的手,調整着她的握拍姿勢。

木筱晴感受着他手心傳遞而來我的溫度,心跳也在逐漸加速,連呼吸都很有壓力,她緊張地握著球拍,不敢說話不敢亂看也不敢亂動,甚至開始擔心對方是否會聽見她越來強烈的心跳聲。

「喂,木筱晴?」

天哪!好緊張!要不要跟他對視啊?!木筱晴心底複雜情緒在狂亂的嘶吼。

「我在跟你講話,你為什麼不看我?」

他身上的味道好好聞哦!心跳加快了!好強烈的感覺!*0.0*好害羞!

「傻透了。」

木筱晴猛然驚醒。

「啊?!」木筱晴睜著無辜又茫然的大眼望着玄楓。

「我剛才說的你明白了嗎?」玄楓低下頭,饒有興趣地望着比自己矮一個頭的木筱晴。

「你……你說什麼了?」木筱晴結結巴巴地問,臉漲得通紅,連耳根子都紅了。

「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又再想亂七八糟的東西。」玄楓深邃的雙瞳盯着木筱晴,視線牢牢地鎖住她飄忽不定的慌亂眼神,一副明察秋毫的樣子。

「我我我……我才沒有呢!」木筱晴氣呼呼地推開玄楓那張帥氣到過分的臉,心虛地撇開臉。

「沒有最好。」玄楓意味深長地微眯起雙眸,他那柔嫩的嘴角急速地閃過一絲不明的笑意。

他沒有繼續捉弄木筱晴,而是從地上撿起一堆廢紙,然後揉成團。木筱晴拿着掃帚站在原地,望着玄楓,不明白他在做什麼。

玄楓揉了一堆紙后,指了指不遠處的垃圾桶,對木筱晴說:「等會我把紙團拋過來,你要用掃帚把這些紙團打到那邊的垃圾桶里。」

「你……你是在幫我訓練嗎?」木筱晴驚訝地望着玄楓,不確定地問。

「算是吧,打准了!」玄楓沒有多說,隨即迅速地拋出了手裏的紙團。

木筱晴來不及多問,趕緊舉起掃帚,往玄楓丟來的紙團揮去!

啪!

那個紙團撞在掃帚上飛了出去,連垃圾桶的邊都沒有擦到,落到了一旁的地面上。

「……」木筱晴望着那個在地上骨碌碌的不安分滾的紙團,額頭上慢悠悠地爬下三條黑線。

「手腕用力帶動球拍,向上方45度發球,揮動動作要乾淨利落。」玄楓一隻手插在口袋裏,仰揚著下巴站看着木筱晴可笑幼稚地打發,不著痕迹地牽動了下嘴角,「你記住,你是打網球不再打羽毛球或者乒乓球!」

說完,玄楓又丟了一個紙團過來,木筱晴趕緊揮動掃帚去打。可是這次還是沒有打進垃圾桶,那個紙團撞到了桶邊彈了出去。

一連打了好幾個,垃圾桶外凌亂地散落了好幾個紙團,可是垃圾桶內卻一個都沒有。

木筱晴頹喪地垂下腦袋,就像是一隻斗輸了的大公雞,無精打採的。

「像你那樣打是永遠打不進的。揮拍時,軀體、手臂都要用力。雙眼有意識地盯緊球,控制視線就能夠控制好擊球姿勢。」這時玄楓的聲音平靜而沉穩地在寂靜的教室里響起。他靠在牆壁上,曲著一跳腿,一半置身在霞光里,一半置身在陰影里,整個人看上去俊美而神秘。

「這麼快就認輸了?你的堅持就這麼點嗎?」玄楓瞥了垂頭喪氣的木筱晴,語氣犀利。

「我怎麼可能認輸!我不過是喘口氣,我現在要繼續練習了!」木筱晴抓起桌子上的一個紙團,然後繼續練習起來。

揮拍時,軀體、手臂都要用力。雙眼有意識地盯緊球,控制視線就能夠控制好擊球姿勢。

木筱晴默念著玄楓教導她的方法,然後聚集了全部注意力,拋起球,揮拍,擊球!

啪!

紙團重重地撞在垃圾桶的內壁上,垃圾桶哐啷哐啷搖晃了兩下然後靜止不動,那個紙團靜靜地躺在了桶底。

「耶——我打進了!我打進了!」木筱晴興奮地跳了起來,她舉著掃帚高興地在教室里蹦蹦跳跳,「耶耶耶!我會打網球了!」

「傻瓜。」玄楓徑直走到課桌前拿起書包掛在肩上,就準備從後門離開,陽光照進黃昏的教室,教室里鋪滿柔和的色彩。

「喂,不是都打進了嘛,幹嗎還叫人家傻瓜!」木筱晴不服氣地嘀咕著。

玄楓停住腳步,飯後轉身朝木筱晴走去。木筱晴疑惑地望着面無表情地玄楓,只見他一步步靠近,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木筱晴緊張地握緊了掃帚,一動不動地望着逼近自己的玄楓,長手長腿的玄楓,在眨眼間就已經在她跟前,近得幾乎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

只見他輕輕地俯下身,望着木筱晴無辜的大眼,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說:「好好練習,對於你的表現,我拭目以待。」

說完他遍瀟灑地轉身,頭也不回的大步朝教室門口走去。

這時,木筱晴才反應過來,她趕緊伸長了脖子,扯開了嗓門對就要走出教室的玄楓大喊:「喂——你先別走,幫我打掃教室啊!」一地的廢紙,光她一個人不是要掃到半夜啊?

玄楓停下腳步,回過頭,對木筱晴揚了揚五根手指。要不是木筱晴對玄楓太了解的,否則她一定會被他臉上迷人的笑容給迷惑。

五根手指=五百塊人民幣。

木筱晴的額頭慢慢地爬下三條黑線。又要收錢,玄楓眼裏是不是只有錢啊……

「我沒有錢……」木筱晴鬱悶地撇了撇嘴。

「我也從來不做沒有價值的事情。」說完玄楓就轉身大步走出了教室,那個孤傲的背影很快就融入夜色中,消失不見。

「真是個沒人情味的傢伙!」木筱晴對着玄楓消失的方向吐著舌頭做了個鬼臉。

但是很快她又疑惑地沉思起來——玄楓為什麼要幫她呢?明明他們兩個是對手,而且玄楓從來不做沒錢賺的事,他為什麼要浪費時間來指導她打網球呢……

木筱晴想起前面玄楓從背後伸出手抓着她的手指導她正確的握拍姿勢的情景,心裏湧現出了一股像棉花糖般柔軟而甜蜜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玄楓為什麼要幫自己,但那一刻心裏彷彿注入了蜂蜜,甜滋滋的感覺那是幸福的味道。

不管了,反正自己今天是賺到了,有玄楓這個網球高手指導,她離勝利又近了一步!

加油!木筱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球少女成功記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球少女成功記2 網球少女成功記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秘密特訓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