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羅地網大追捕

第一章 天羅地網大追捕

1

不知不覺,太陽已經完全從雲層中顯露出來,熾白的陽光耀眼得令人睜不開眼睛,連眼角膜都彷彿在隱隱發疼。

一陣陣微風吹過,拂動涼亭周圍的花草樹木。我僵直了身子一動不動,現在就算是一根青草的細微顫動,也會令我的神經驚悸一下。一顆顆冷汗從我的額頭滑落,還在發燒的身體忽冷忽熱的,腦袋也痛得快要爆炸了。

路德維希望着我的紫藍色眼睛比北極的深海還要寒冷,嘴角勾起的冷笑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邪佞。他就像在地獄底層沉睡了幾千年的撒旦,在一瞬間覺醒,將要摧毀整個世界!

我睜大了眼睛望着路德維希,整個人像被噬去了魂魄似的獃滯不動,眼裏的淚水盈盈欲滴。

池塘里的紅鯉魚彷彿也警覺到了危險,紛紛鑽入池底,很快便一條也見不到了。

用來引取山上溪水的竹管正滴答滴答地滴著水,每一滴都彷彿落入我的心裏,令我全身都涼透了。我的心湖被滴落的水滴攪亂了,激蕩著一圈圈漣漪,再也無法平靜。

「把他們兩個都押回去!」皇后一聲威喝,令所有人如同大夢初醒。

那些穿着紅制服和皮靴的保鏢從四面八方包抄上來,我和辰玄野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他們制服了。幾個保鏢不顧我們臉上痛苦扭曲的表情,粗魯地把我們的手反扭在背後。他們就像只會聽從指示的機械人,沒有一絲感情。

「混蛋!這裏是我的地盤,你們敢再動我一下,小心我對你們不客氣!」辰玄野憤怒地咆哮著,此時的他就像一隻被惹怒的貓似的,弓著身子齜牙咧嘴,兩隻眼睛被怒火燒得通紅。可抓着他的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依舊一臉木然,彷彿沒有把他一字一句的威脅聽進耳朵里。

辰玄野憤然地轉過頭,沖皇后吼道:「你要做什麼!別忘了這裏不是玫禮雅公國,而是辰氏集團的私人資產——德藍島!」

「你放心辰少爺,我們不會對你們怎麼樣,只是請你們回去做客,等事情辦完后你們隨時都可以離開,保證讓你們毫髮無損!」皇后雙手抱胸,站在一邊,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容,從頭到腳的精緻裝扮耀眼得有點刺目。

而路德維希始終站在皇後身邊,置身事外地望着我們。他紫藍色的瞳仁透出冰冷,嘴唇沒有一絲弧度。就算是我的胳膊被那些保鏢用力反扭在背後時疼得呻吟了一聲,他也彷彿沒看到似的不皺一下眉頭。

彷彿是一陣極寒的風吹過,我的世界瞬間進入冰河期。

我看不到一絲希望。

「做客!你們玫禮雅公國是這樣對待客人的嗎!」辰玄野聽完皇后的話后整張臉刷白,氣得渾身顫抖。

「哼!」皇后輕蔑地哼一聲,不再和辰玄野多廢唇舌,斜眼瞥了手下一眼厲聲命令,「全部帶走!」

那些保鏢接到命令,立刻粗手粗腳地拉着我們離開。我木然地跟着他們走出涼亭,耀眼的陽光灑落在我身上,我卻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旅館外停著幾輛黑色的平治,流線型的車身流動着銀色的光澤。此時在我看來卻像是一個個黑色的牢籠,一旦被關進去就彷彿落入了地獄,再也看不到一絲光明。

那幾個保鏢打開了車門,然後推搡着我們坐進車子裏。就在一名保鏢把辰玄野押進後座時,辰玄野驀地抬起頭,像一隻蟋蟀似的用力挺起身子向後彈了一下。

「咚」的一聲,他的後腦勺重重地砸在他身後那名保鏢的臉上,那名保鏢「啊」地哀號了一聲,鬆開了手仰面癱倒在地上,捂著鼻子痛得直呻吟,只見殷紅色的鮮血從他手指縫中流出來。我想他的鼻樑肯定斷了,辰玄野這一下可真夠狠的!

辰玄野的這一舉動令周圍的所有人慌張起來,幾個保鏢走上前試圖壓住他。而我趁身邊兩個保鏢分心之時用力關上了面前的車門,手搭在車門邊緣上的保鏢沒料到我突如其來的舉動,被重重地夾了一下手。

「哎喲!」他狼狽地慘叫了一下,像從惡狼口中掙脫似的從關起的車門中拔出手,然後捂著腫得跟熊掌似的手彎下腰,半天都直不起身來。因為疼痛他整張臉漲得通紅,額頭上滲出了一大片汗。

而就在這時,辰玄野也已經解決了他身邊的保鏢,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內,等其他人反應過來,辰玄野已經拉着我朝不遠處的森林跑去。

「伊蓮,快帶人給我追——一定要把他們兩個給我抓回來!」皇後站在原地,指着我們氣急敗壞地大叫,此時的她雙眼通紅滿臉怒容,早就沒了半分優雅和從容。

路德維希接到命令,猶豫了一下,但只是半秒不到的猶豫。又或者是我理解錯了,那不是猶豫,只是震驚之時的凝滯。半秒鐘后他立刻帶着手下火速追了上來。

辰玄野拉着我跑出了公路,沒有回頭,不顧一切地衝進了森林裏。樹葉的陰影立刻籠罩住我們,我們踩着枯枝和碎石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後面是如同洪水猛獸般的追兵,令我的心臟無法抑制地怦怦亂跳。

頭頂密密叢叢交織成天棚的枝葉就像一張大網,把我們籠罩在一個黑暗的世界。我們沒有目的地拚命往前跑,後面的追兵死咬着不放。正在發燒中的身體漸漸支撐不住了,我感覺雙腳越來越虛飄無力,彷彿踩在雲層上似的,隨時會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後面凌亂的腳步聲和怒吼聲,卻像擂鼓敲擊着我的心臟,令我半刻都不敢懈怠。

辰玄野幾乎是拖着我整個人的重量在往前吃力地奔跑着,汗水濡濕了他的髮絲,順着發梢灑落,並浸透了他的薄衫。

砰——

就在這時,一陣暈眩襲向我,我眼前一黑一個趔趄栽倒在地上。

「果果!」辰玄野慌忙停下腳步,蹲下身子把我從地上扶起來,「果果,你沒事吧,哪裏摔疼了?快告訴我!」他幫我拍掉身上的塵土,焦急地為我檢查著,眼睛裏滿是心疼。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們都逃不掉了。

我用力從辰玄野手中掙脫出來,他停下動作愕然地望着我,不解地問:「怎麼了?」他如墨般濃黑的眉毛緊緊地蹙在一起,在他的眉眼間積起了一片憂鬱。

「你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一咬牙,強忍着頭痛欲裂的昏沉感,一把推開他。

「果果……」辰玄野難過地望着我,子夜般深邃的瞳仁里閃爍著疼痛,就像個做錯了事的小孩子般無措。

追趕着我們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想我們很快就要被追上了。

「我跑不動了,這樣下去我們倆都跑不掉的!」我睜大了因為發燒而有點朦朧的雙眼,生氣地朝辰玄野大吼。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如此生氣,是氣辰玄野老是被我連累,還是氣自己沒用?

「在那邊!我看到他們了!」

「快追!」

這時,不遠處傳來兩道清晰的叫喊聲。

我的心臟驟然一緊,焦急地對辰玄野大吼:「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不要再命令我了!我是不會丟下你的!」辰玄野生氣地咆哮一聲,朝着我彎下了腰。

眼前的景物忽地一晃,我只覺得天旋地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被辰玄野扛在了肩上!

「辰玄野,快把我放下來!」我頭朝下奮力掙扎著,眼前的地面不停搖晃着。

「住嘴!」可是辰玄野不顧我的掙扎只是拚命往前奔。

「他們在那裏呢!快追!」

這時一群追兵穿過一排排的樹木,朝我們氣勢洶洶地追過來,帶頭的是路德維希,離我們只有幾十米的距離。我不知道我和辰玄野如果被抓到的話會是什麼下場。

忽然想起了那個地下室的夜晚,發燒的我睡在冰冷的地面上,連根手指都無法動彈……

這段記憶變成了一個噩夢時時糾纏着我,總是讓我在半夜莫明地驚醒。

2

辰玄野扛着我在這個一望無際的森林裏漫無目地往前跑,我像個沙袋似的在他肩上不停顛簸著,眼前的景物一片混亂,後面的叫喊聲和追趕聲清晰地迴響在我耳邊。

很快我就因為體力不支和發燒帶來的倦意,在辰玄野的肩膀上昏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緩緩地睜開眼睛,動了動疲憊不堪的身體,發現自己正置身在一個幽暗的岩石洞中,身上蓋着辰玄野的外套。沒有出現預想中的那個地下室,令我鬆了一口氣。

是逃出來了嗎?

這時坐在我身邊的辰玄野察覺到了我的動靜,連忙傾身湊了過來,柔聲問道:「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我沒事……」我從地上坐了起來,「我們在哪裏?」

「這裏是我們剛逃進森林時經過的一個小山峰,我發現藤蔓后隱藏了一個山洞,於是帶你躲了進來。你放心,這裏他們搜過了,不會再回來的,等到天黑時我們再出去,你再堅持下。」辰玄野把從我身上滑落的外套拿了起來,披在我肩膀上。他說話時黑曜石般璀璨的瞳仁里閃爍著從容和自信。

我又擔心起來,原來我們還沒有逃過追兵,辰玄野還沒有帶我離開森林,只是暫時躲進了山洞中。

可是明知道身後有死咬不放的追兵,他居然又折了回來!這份智慧和和膽量不禁令我欽佩。想想這會兒,路德維希應該正帶着手下一路追下去,絕對不會想到我們正躲在他們一開始就搜查過卻沒有發現的一個山洞中,看來這次我們有希望逃脫了。想到這裏,我終於安心了下來,平靜地問道:「辰玄野,我昏迷多久了?」

「四個多小時吧。」辰玄野站了起來,溫柔地對我說,「離這不遠有個泉眼,我去弄點水來。」說完他便撥開洞門口的藤蔓走了出去,然後小心翼翼地用藤蔓把洞口掩飾好。

四個小時的昏迷讓我的身體有了充分的時間休息,我的燒退了很多,體內不再有忽冷忽熱的感覺,除了還有一點點頭暈,我基本已經恢復了。從小在外面奔波歷險,使我身體的恢復力超過常人。

望着辰玄野離開的背影消失在洞口,我閉上眼睛靠在岩石壁上小憩,腦海里卻又盤旋起路德維希帶着手下,氣勢洶洶追趕我們的身影。

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從同生共死的朋友,變成了反目成仇的敵人?

這是不是一場噩夢?等我醒來,一切又會像往常一樣,路德維希依舊會用寵溺的目光望着我,溫柔地摸摸我的頭髮跟我說他會一直陪在我身邊,而他和辰玄野也依舊是嘴上不饒對方,實際卻非常關心對方安危的奇怪組合。

睜開眼睛,辰玄野的臉頓時映入我的眼帘,他捧著一張盛了一小灘水的芭蕉葉,半跪在我面前問:「喝點水嗎?」

我愣愣地望了眼芭蕉葉內少得可憐的泉水,辰玄野的表情立刻轉為懊惱:「半路上灑了一些,我再去弄點!」說完就轉身離開。

我的心臟驟然悸動了一下,一股溫暖的泉流從心底湧向眼眶。

「等等!」我一把拉住了他,從他手中奪過芭蕉葉,然後仰頭一飲而盡。

「夠了,謝謝。」我放下芭蕉葉,朝他粲然一笑。雖然泉水不多,但已經緩解了我喉嚨里火燒般干啞的不適感,也令我的腦袋清醒了不少。

他一動不動地望着我,臉上浮現了兩片紅暈。

噠噠噠——噠噠噠——

「他們去哪裏了?」

「一定還沒逃出森林!繼續搜!」

這時山洞外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和喧嘩聲。

我的心臟驟然緊縮,然後和辰玄野機警地走到洞口,透過藤蔓望向洞外。

是路德維希和他的手下?他們怎麼會突然折回來?

「你們去那邊搜查,其餘的人繼續在附近搜!」路德維希清晰的聲音從洞外傳來,印證了我的猜想。接着我聽見一群腳步聲漸漸離我們遠去,但還有幾個腳步聲依舊在洞口外徘徊。

果然是心思縝密的路德維希,不是那麼好應付的。

我和辰玄野噤聲躲在洞內,要是現在出去一定會正好和他們撞個正著,所以我們只能賭一賭——希望他們不會發現這個山洞!

幾個保鏢拿着一尺長的軍刀在地上撥弄著枯葉,幾次從洞口走過,卻沒有注意到這個隱藏在層層藤蔓后的小山洞。

「沒有任何發現,殿下!」一個保鏢走到路德維希跟前,恭恭敬敬地彙報。

「嗯,繼續往前搜。」路德維希背着手,冷冷地命令道。

「是,殿下!」那名保鏢恭敬地點了點頭,然後立刻帶着手下一路往前搜去。

我和辰玄野頓時鬆了一口氣,可是當我們以為已經逃過一劫時,卻看到正要跟着那群保鏢離開的路德維希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疑惑地朝這邊的山洞望了望,然後一步步走過來。

我和辰玄野的心頓時懸了起來,緊緊地盯着洞口。

一旦被靠近,這個隱蔽在藤蔓后的山洞就很可能被發現!

辰玄野立刻拉着我,躡手躡腳地躲在山洞內的一塊岩石后,以防萬一。

透過濃密的藤蔓,我隱約看到路德維希的身影在洞口徘徊著。他來回踱了兩遍,望着濃密的藤蔓突然輕輕蹙起眉,眼裏射出一道極具穿透力的光。只見他停下了腳步站在洞口,伸出手撩開了層層疊疊的藤蔓。失去了掩護,光線頓時湧入洞裏,那修長的身影在背光下形成一個優美的剪影。

糟糕!被發現了!

3

我和辰玄野立刻伏下身子,躲在岩石后屏息斂氣。果然是心細如絲的路德維希,連這麼隱蔽的山洞都能發現。

路德維希眯起眼睛警惕地掃視了下山洞內部,然後放下藤蔓走了進來。他的皮靴發出的「噠噠」的響聲,就像擂鼓敲擊在我心頭。

我和辰玄野躲在岩石后,一動都不敢動。洞內光線很幽暗,希望路德維希不會發現躲在角落裏的我們。我的手心貼著冰冷的岩石,而我正發着燒的身體中卻彷彿有一把火在燒,心臟急劇跳動着彷彿要從嗓子眼蹦出來。

路德維希仔細地掃視着山洞的各個角落,視線掠過掩護着我們的岩石時表情並沒有任何變化,只見他在山洞內踱了一圈,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後轉身走出山洞。

感謝上帝!

我望着快速走向洞口的路德維希,在心裏感慨著。這時我突然感覺有個毛茸茸的物體從我的腳裸一下子爬過!

「啊!」我嚇得從地上跳了起來,完全忘了現在所處的境地。

只見一個灰色的毛茸茸的物體吱溜溜地從我腳邊快速溜走,原來是只老鼠……

我拍了拍怦怦亂跳的心臟,抬起頭的剎那對上了一雙如大海般深邃的紫藍色瞳仁!

完了!

我的心臟頓時漏跳了一拍,睜大了眼睛望着路德維希一動不動。

「原來藏在這裏啊?」路德維希面對着我一步步靠近,性感的嘴唇勾起一抹嘲諷的冷笑,彷彿我在他面前是個跳樑小丑。

「路德……維希……」面對路德維希那如同用白色大理石雕刻出來的完美臉龐和如寶石般透明的眼睛,我突然有一種冷徹刺骨的感覺,彷彿被一根冰棱刺穿了心臟。

「果果!」辰玄野從岩石后跳了出來,擋在我面前把我掩護在身後。他瞪大了如黑曜石般烏黑無瑕的眼睛,怒視着路德維希,就像一隻進入戒備狀態的貓。

「束手投降吧,今天你們是逃不掉了。」路德維希無視辰玄野的怒火,風輕雲淡地說,彷彿只是在談論天氣似的。

他平淡的態度立刻挑起了辰玄野的怒火:「你這個混蛋!我以前只是討厭你,現在我瞧不起你!你這個虛偽的小人!」辰玄野捏緊了拳頭,怒不可遏地吼道。

「哼!你的看法我根本不在意。」路德維希嘴邊蓄著一抹不以為然的冷笑,冷冷地瞥了眼辰玄野,冰冷的瞳仁表面掠過一道凜冽的光芒,彷彿任何東西都無法進入裏面。

「你!」辰玄野瞪視着路德維希,額角的青筋都浮現了出來。上下排牙齒髮出「咯咯」聲,彷彿要把牙齒咬碎似的。

我躲在辰玄野的背後,後背緊緊貼著岩石壁,冰冷的感覺穿透了單薄的衣服傳遞到我的肌膚,一直冷到心底。

那個溫柔,擁有寬廣胸襟的路德維希消失不見,再也回不來了嗎?還是以前的一切只是一個甜美的夢?抑或者現在我正在做一個漫長無止盡的噩夢?我已經分辨不清了……

「不要再做無謂的反抗了,我的人就在外面,如果不想受傷就乖乖跟我出去吧。」路德維希漠然地奉勸我們,然後從口袋裏摸出翻蓋手機準備聯繫山洞外的手下。

「你這個混蛋!我已經忍你很久了!」辰玄野忍無可忍,一腳踏上面前的岩石,借力一躍而起像只俯衝的老鷹似的張開雙臂惡狠狠地撲向路德維希。

毫無防備的路德維希被辰玄野輕易地撲倒在地,還沒來得及撥通的手機「噼啪」一聲摔了出去。

「我已經給你機會了,如果你想讓我押你出去的話,我也不介意!」路德維希也被辰玄野惹怒了,奮力翻了個身將辰玄野反壓在身下,兩人頓時扭打了起來。

「砰!」

「砰!」

兩個人毫不留情地你一拳我一拳,很快兩張白皙的臉上就浮現出青一塊紫一塊的淤青,看得人膽戰心驚。

「你們不要打了!快住手!」我嚇得不知所措,在他們周圍繞來繞去,急得像只熱鍋上的螞蟻。

「我今天一定要打醒你!」辰玄野翻身騎在路德維希身上,捏緊了鐵拳一拳揮向路德維希的下巴。

「砰!」路德維希兩條金色的眉毛糾結在了一起,緊抿著嘴轉過頭,原本完美的嘴角此時裂了開來,流下一條殷紅的鮮血,映得他的臉色更加蒼白如紙。

我的心臟彷彿驟然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攥住,疼得快要窒息。

「辰玄野!不要打了!」眼看着辰玄野捏緊了拳頭,又要一拳揮去,我立刻蹦了過去撲通跪在地上一把抓住辰玄野的手,粗礪的碎石磕破了我的膝蓋,但我已經顧不得了。

「快放開我果果!我今天一定要打醒這個混蛋!」辰玄野氣憤地想從我手中抽出胳膊,如幽潭般深邃的眼底暗藏着一抹傷痛。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緊緊抓住辰玄野的手,死也不放!

「呵!」路德維希不屑地撇了撇嘴,從地上爬起來,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辰玄野,毫不留情地向他連揮了兩拳。

「啊!」我嚇得尖叫起來,驚恐地看着他們兩個人又滾作一團。他們倆誰都不饒誰,出手又狠又重,彷彿有深仇大恨似的。

轟隆隆——

就在這時,山洞突然劇烈搖晃起來,一塊塊大石如隕石般從洞頂滾落,一大片一大片的灰塵迷住了我們的雙眼。

正打得不可開交的兩個人終於停了下來,慌張地望了一圈山洞。

整個山洞地動山搖,地面彷彿要開裂了,滾落的一塊塊巨石砸在我們周圍,築起一道道難以逾越的屏障。

4

「山洞要倒了——快逃!」

辰玄野迅速從地上爬起來,拉着我就跑。路德維希也抹了把嘴角的血從地上爬起來,和我們一起往山洞外跑。

轟!

才沒跑出幾步,就有一塊巨大的岩石從洞頂落下,直直向我們砸來,辰玄野立刻擁着我躍向一邊。

就在同一時間,那塊巨大的岩石轟然砸在我們剛才站的地方,地面都被砸得深深凹下去一塊。難以想像,要是剛才我們沒有躲開,會是如何的下場。

「果果,你沒事吧?」辰玄野望着我柔聲問,低沉的聲音有一點點顫抖,透著一絲心有餘悸的擔憂。

「我……我沒事,謝謝。」我訥訥地點了點頭,望着辰玄野如子夜般深邃的瞳仁,有點恍惚。突然我想起了路德維希,連忙轉頭焦急地尋找著路德維希,只見他跌坐在我們不遠處,身邊也堆滿了岩石,無處可逃。

轟隆隆——

驀地,一大堆岩石像滾珠般從我們眼前滾落,瞬間在我們面前築起了一道高大的屏障。岩石把洞口堵得密不透風,剎那間洞內變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果果!」

「果果!」

一片黑暗中,我聽到兩個聲音同時喊着我的名字,帶着顫抖的聲音掩飾不了內心的焦急。

「我沒事,你們怎麼樣?」我連忙應道,伸出手摸索著,急切地想知道他們的安危。

噠!

驀地,黑暗中躥起一束火苗,映亮了幽暗的山洞。藉著微弱的火光,我看到路德維希站在不遠處,手裏舉著一隻銀色的打火機,淡黃色的火光勾勒着他俊美的臉龐,柔化了他稜角分明的五官。我打量着他,雖然他身上滿是灰塵,可是看上去並沒有受什麼傷。

我又藉著微弱的火光,看到了辰玄野的身影。他就站在我一臂之外的地方,頭髮上、臉上落滿了灰塵,一對烏黑的瞳仁在黑暗中閃爍著鑽石般璀璨的光芒,看起來也沒受什麼傷。

我一顆懸著的心,終於落地。

路德維希看了我們一眼,然後舉著打火機走到被岩石堵得死死的洞口。他伸出手,把打火機湊上前,只見火苗依舊徐徐燃燒着,絲毫沒有任何搖動。看來洞口是被封死了,連一點點空隙都沒有。

「洞口被封死了。」路德維希說出的話和我心裏所想的一樣,只見他兩條細長的眉毛緊緊蹙了起來,眉眼間積起一片憂鬱。

「讓開!」辰玄野衝上去,一把推開路德維希,然後捋起袖子扎著馬步抱住一塊巨大的岩石,試圖把它抱起來,可是他試了好幾次大石依舊紋絲不動。

「可惡!」辰玄野氣憤地放開大石,不甘心地咒罵一聲。

「我們快向外求救吧!路德維希,你的手下應該在外面吧?」我跑到路德維希面前,焦急地問道。

現在也顧不得會不會被皇后抓回去了,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能否活着出去。山洞被堵得密不透風,檢測不到一絲空氣的流動,我們要是出不去,很可能會在這山洞中窒息而死!

「嗯,希望他們沒有走遠。」路德維希沉着臉,有點不太確定地說。

不管怎麼樣,先試試吧!

我們把手圍在嘴邊,放聲大喊——

「救命啊!」

「外面有沒有人啊!」

「快來救救我們!」

我們卯足了勁拚命叫喊著,可是喊得嗓子都啞了,依舊沒有任何人回應我們。

我們同時停止了呼喊,無奈地互看了一眼,然後靠着石壁坐在地上,像被抽幹了所有力氣似的。難道我們三個今天就要死在這個山洞中了嗎?

倏地,路德維希站了起來,趴在地上拚命尋找着什麼。

「你在找什麼,路德維希?」我疑惑地問。

「快找找我的手機!」路德維希頭也沒抬,焦急地催促道。

我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之前路德維希被辰玄野撲倒在地,手機從他手裏滑落的畫面!

我和辰玄野立刻按照他的話,趴在地上仔細尋找着他那隻深藍色的翻蓋手機。可是我們把僅剩不足十平方的空間找遍了,依舊沒有看到那隻手機。

看來是被埋在亂石下了……而我和辰玄野的手機也在被皇后抓住時,被從身上搜走了。

我們三個再次絕望地坐回原地,現在既出不去又聯繫不到外面的人……如果說要等待外面的人經過時發現這個隱藏在藤蔓下的山洞,那幾率實在是太小了。我們很可能因為缺少食物而熬不過三天,或者在幾十分鐘后就窒息而死。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山洞內寂靜得能聽到我們三個人的呼吸聲。路德維希舉著打火機,微弱的火苗給我們帶來唯一的光明,可是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劫難反倒讓我們三個人都平靜了下來,我們心平氣和地圍坐在一起,辰玄野和路德維希也早沒了前面的劍拔弩張。因為我們三個人心裏都明白,此時我們必須保持同一戰線,否則更加沒有生存的希望了!

望着火光下路德維希若隱若現的臉,我鼓起了所有的勇氣,問出了一直困惑着我的問題:「路德維希……你為什麼要拿馬賽人的藏寶圖呢?」

我避開了「偷」這個字,用了比較含蓄的「拿」,原因是我依舊相信路德維希不是那種攻於心計的小人。而深藏在心中的另外一個問題,我卻怎麼都問不出口——

路德維希,為什麼你在一夜間變了,變得冷漠無情?

路德維希有點愕然地望了我一眼,然後低下頭愣愣地望着手裏的火苗,沉默不語。

「我早就看出他不是好人了!」辰玄野還在生氣,不悅地瞪着路德維希,沒好氣地諷刺道。

路德維希緊抿雙唇,沒有回應辰玄野的話,彷彿沒有聽到他的冷嘲熱諷似的。

淡黃色的火苗在他深邃的眼底徐徐燃燒着,過了半晌他才緩緩開口:「那張藏寶圖上記載的寶物是屬於我們玫禮雅公國的,是我們在幾百年前丟失的。」他平靜地說着,冷峻的臉上沒有一絲情緒起伏,只是倒影着火苗的眼底浮起了點點波動。

「啊?!」路德維希的話讓我和辰玄野都瞠目結舌,我們萬萬沒有想到這中間還有這個隱情——傳說中的寶物居然是玫禮雅公國遺失已久的?!

「那……那皇后勞師動眾地以大使身份來到德藍島,就是為了找尋遺失已久的寶物?」我根據路德維希的話推測道。

「是的,包括我來到德藍島也是為了找尋遺失已久的寶物。」路德維希毫不隱瞞地回答道,深邃的眼底迸發出一縷堅定的光芒。

「你有什麼證據讓我們相信你啊!我可不會再輕易相信你了!」辰玄野懷疑地斜睨著路德維希,輕揚的眉毛間帶着一抹明顯的挑釁。

「我沒有要你相信。」路德維希冷冷地瞥了辰玄野一眼,不以為然地說。

「你不要太囂張了!」路德維希淡漠的態度立刻點燃了辰玄野的怒火,辰玄野捏緊了拳頭挺起了上半身,想要再次撲上去揍路德維希。

「那你們在找的那件寶物到底是什麼呢?」我按下蓄勢待發的辰玄野,接着問道。

那件寶物到底是什麼,會讓那麼多人趨之若鶩?

它真能實現任何願望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2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2 金色德蘭島之度亡經傳說2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天羅地網大追捕

2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