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罗地网大追捕

第一章 天罗地网大追捕

1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完全从云层中显露出来,炽白的阳光耀眼得令人睁不开眼睛,连眼角膜都仿佛在隐隐发疼。

一阵阵微风吹过,拂动凉亭周围的花草树木。我僵直了身子一动不动,现在就算是一根青草的细微颤动,也会令我的神经惊悸一下。一颗颗冷汗从我的额头滑落,还在发烧的身体忽冷忽热的,脑袋也痛得快要爆炸了。

路德维希望着我的紫蓝色眼睛比北极的深海还要寒冷,嘴角勾起的冷笑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邪佞。他就像在地狱底层沉睡了几千年的撒旦,在一瞬间觉醒,将要摧毁整个世界!

我睁大了眼睛望着路德维希,整个人像被噬去了魂魄似的呆滞不动,眼里的泪水盈盈欲滴。

池塘里的红鲤鱼仿佛也警觉到了危险,纷纷钻入池底,很快便一条也见不到了。

用来引取山上溪水的竹管正滴答滴答地滴着水,每一滴都仿佛落入我的心里,令我全身都凉透了。我的心湖被滴落的水滴搅乱了,激荡着一圈圈涟漪,再也无法平静。

“把他们两个都押回去!”皇后一声威喝,令所有人如同大梦初醒。

那些穿着红制服和皮靴的保镖从四面八方包抄上来,我和辰玄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他们制服了。几个保镖不顾我们脸上痛苦扭曲的表情,粗鲁地把我们的手反扭在背后。他们就像只会听从指示的机器人,没有一丝感情。

“混蛋!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敢再动我一下,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辰玄野愤怒地咆哮着,此时的他就像一只被惹怒的猫似的,弓着身子龇牙咧嘴,两只眼睛被怒火烧得通红。可抓着他的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依旧一脸木然,仿佛没有把他一字一句的威胁听进耳朵里。

辰玄野愤然地转过头,冲皇后吼道:“你要做什么!别忘了这里不是玫礼雅公国,而是辰氏集团的私人资产——德蓝岛!”

“你放心辰少爷,我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只是请你们回去做客,等事情办完后你们随时都可以离开,保证让你们毫发无损!”皇后双手抱胸,站在一边,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容,从头到脚的精致装扮耀眼得有点刺目。

而路德维希始终站在皇后身边,置身事外地望着我们。他紫蓝色的瞳仁透出冰冷,嘴唇没有一丝弧度。就算是我的胳膊被那些保镖用力反扭在背后时疼得呻吟了一声,他也仿佛没看到似的不皱一下眉头。

仿佛是一阵极寒的风吹过,我的世界瞬间进入冰河期。

我看不到一丝希望。

“做客!你们玫礼雅公国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辰玄野听完皇后的话后整张脸刷白,气得浑身颤抖。

“哼!”皇后轻蔑地哼一声,不再和辰玄野多废唇舌,斜眼瞥了手下一眼厉声命令,“全部带走!”

那些保镖接到命令,立刻粗手粗脚地拉着我们离开。我木然地跟着他们走出凉亭,耀眼的阳光洒落在我身上,我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旅馆外停着几辆黑色的奔驰,流线型的车身流动着银色的光泽。此时在我看来却像是一个个黑色的牢笼,一旦被关进去就仿佛落入了地狱,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那几个保镖打开了车门,然后推搡着我们坐进车子里。就在一名保镖把辰玄野押进后座时,辰玄野蓦地抬起头,像一只蟋蟀似的用力挺起身子向后弹了一下。

“咚”的一声,他的后脑勺重重地砸在他身后那名保镖的脸上,那名保镖“啊”地哀号了一声,松开了手仰面瘫倒在地上,捂着鼻子痛得直呻吟,只见殷红色的鲜血从他手指缝中流出来。我想他的鼻梁肯定断了,辰玄野这一下可真够狠的!

辰玄野的这一举动令周围的所有人慌张起来,几个保镖走上前试图压住他。而我趁身边两个保镖分心之时用力关上了面前的车门,手搭在车门边缘上的保镖没料到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被重重地夹了一下手。

“哎哟!”他狼狈地惨叫了一下,像从恶狼口中挣脱似的从关起的车门中拔出手,然后捂着肿得跟熊掌似的手弯下腰,半天都直不起身来。因为疼痛他整张脸涨得通红,额头上渗出了一大片汗。

而就在这时,辰玄野也已经解决了他身边的保镖,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辰玄野已经拉着我朝不远处的森林跑去。

“伊莲,快带人给我追——一定要把他们两个给我抓回来!”皇后站在原地,指着我们气急败坏地大叫,此时的她双眼通红满脸怒容,早就没了半分优雅和从容。

路德维希接到命令,犹豫了一下,但只是半秒不到的犹豫。又或者是我理解错了,那不是犹豫,只是震惊之时的凝滞。半秒钟后他立刻带着手下火速追了上来。

辰玄野拉着我跑出了公路,没有回头,不顾一切地冲进了森林里。树叶的阴影立刻笼罩住我们,我们踩着枯枝和碎石跌跌撞撞地往前跑,后面是如同洪水猛兽般的追兵,令我的心脏无法抑制地怦怦乱跳。

头顶密密丛丛交织成天棚的枝叶就像一张大网,把我们笼罩在一个黑暗的世界。我们没有目的地拼命往前跑,后面的追兵死咬着不放。正在发烧中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了,我感觉双脚越来越虚飘无力,仿佛踩在云层上似的,随时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后面凌乱的脚步声和怒吼声,却像擂鼓敲击着我的心脏,令我半刻都不敢懈怠。

辰玄野几乎是拖着我整个人的重量在往前吃力地奔跑着,汗水濡湿了他的发丝,顺着发梢洒落,并浸透了他的薄衫。

砰——

就在这时,一阵晕眩袭向我,我眼前一黑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

“果果!”辰玄野慌忙停下脚步,蹲下身子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果果,你没事吧,哪里摔疼了?快告诉我!”他帮我拍掉身上的尘土,焦急地为我检查着,眼睛里满是心疼。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都逃不掉了。

我用力从辰玄野手中挣脱出来,他停下动作愕然地望着我,不解地问:“怎么了?”他如墨般浓黑的眉毛紧紧地蹙在一起,在他的眉眼间积起了一片忧郁。

“你走吧,不要管我了!”我一咬牙,强忍着头痛欲裂的昏沉感,一把推开他。

“果果……”辰玄野难过地望着我,子夜般深邃的瞳仁里闪烁着疼痛,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般无措。

追赶着我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想我们很快就要被追上了。

“我跑不动了,这样下去我们俩都跑不掉的!”我睁大了因为发烧而有点朦胧的双眼,生气地朝辰玄野大吼。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生气,是气辰玄野老是被我连累,还是气自己没用?

“在那边!我看到他们了!”

“快追!”

这时,不远处传来两道清晰的叫喊声。

我的心脏骤然一紧,焦急地对辰玄野大吼:“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不要再命令我了!我是不会丢下你的!”辰玄野生气地咆哮一声,朝着我弯下了腰。

眼前的景物忽地一晃,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辰玄野扛在了肩上!

“辰玄野,快把我放下来!”我头朝下奋力挣扎着,眼前的地面不停摇晃着。

“住嘴!”可是辰玄野不顾我的挣扎只是拼命往前奔。

“他们在那里呢!快追!”

这时一群追兵穿过一排排的树木,朝我们气势汹汹地追过来,带头的是路德维希,离我们只有几十米的距离。我不知道我和辰玄野如果被抓到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忽然想起了那个地下室的夜晚,发烧的我睡在冰冷的地面上,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这段记忆变成了一个噩梦时时纠缠着我,总是让我在半夜莫明地惊醒。

2

辰玄野扛着我在这个一望无际的森林里漫无目地往前跑,我像个沙袋似的在他肩上不停颠簸着,眼前的景物一片混乱,后面的叫喊声和追赶声清晰地回响在我耳边。

很快我就因为体力不支和发烧带来的倦意,在辰玄野的肩膀上昏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缓缓地睁开眼睛,动了动疲惫不堪的身体,发现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幽暗的岩石洞中,身上盖着辰玄野的外套。没有出现预想中的那个地下室,令我松了一口气。

是逃出来了吗?

这时坐在我身边的辰玄野察觉到了我的动静,连忙倾身凑了过来,柔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我从地上坐了起来,“我们在哪里?”

“这里是我们刚逃进森林时经过的一个小山峰,我发现藤蔓后隐藏了一个山洞,于是带你躲了进来。你放心,这里他们搜过了,不会再回来的,等到天黑时我们再出去,你再坚持下。”辰玄野把从我身上滑落的外套拿了起来,披在我肩膀上。他说话时黑曜石般璀璨的瞳仁里闪烁着从容和自信。

我又担心起来,原来我们还没有逃过追兵,辰玄野还没有带我离开森林,只是暂时躲进了山洞中。

可是明知道身后有死咬不放的追兵,他居然又折了回来!这份智慧和和胆量不禁令我钦佩。想想这会儿,路德维希应该正带着手下一路追下去,绝对不会想到我们正躲在他们一开始就搜查过却没有发现的一个山洞中,看来这次我们有希望逃脱了。想到这里,我终于安心了下来,平静地问道:“辰玄野,我昏迷多久了?”

“四个多小时吧。”辰玄野站了起来,温柔地对我说,“离这不远有个泉眼,我去弄点水来。”说完他便拨开洞门口的藤蔓走了出去,然后小心翼翼地用藤蔓把洞口掩饰好。

四个小时的昏迷让我的身体有了充分的时间休息,我的烧退了很多,体内不再有忽冷忽热的感觉,除了还有一点点头晕,我基本已经恢复了。从小在外面奔波历险,使我身体的恢复力超过常人。

望着辰玄野离开的背影消失在洞口,我闭上眼睛靠在岩石壁上小憩,脑海里却又盘旋起路德维希带着手下,气势汹汹追赶我们的身影。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从同生共死的朋友,变成了反目成仇的敌人?

这是不是一场噩梦?等我醒来,一切又会像往常一样,路德维希依旧会用宠溺的目光望着我,温柔地摸摸我的头发跟我说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而他和辰玄野也依旧是嘴上不饶对方,实际却非常关心对方安危的奇怪组合。

睁开眼睛,辰玄野的脸顿时映入我的眼帘,他捧着一张盛了一小滩水的芭蕉叶,半跪在我面前问:“喝点水吗?”

我愣愣地望了眼芭蕉叶内少得可怜的泉水,辰玄野的表情立刻转为懊恼:“半路上洒了一些,我再去弄点!”说完就转身离开。

我的心脏骤然悸动了一下,一股温暖的泉流从心底涌向眼眶。

“等等!”我一把拉住了他,从他手中夺过芭蕉叶,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够了,谢谢。”我放下芭蕉叶,朝他粲然一笑。虽然泉水不多,但已经缓解了我喉咙里火烧般干哑的不适感,也令我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他一动不动地望着我,脸上浮现了两片红晕。

哒哒哒——哒哒哒——

“他们去哪里了?”

“一定还没逃出森林!继续搜!”

这时山洞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喧哗声。

我的心脏骤然紧缩,然后和辰玄野机警地走到洞口,透过藤蔓望向洞外。

是路德维希和他的手下?他们怎么会突然折回来?

“你们去那边搜查,其余的人继续在附近搜!”路德维希清晰的声音从洞外传来,印证了我的猜想。接着我听见一群脚步声渐渐离我们远去,但还有几个脚步声依旧在洞口外徘徊。

果然是心思缜密的路德维希,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我和辰玄野噤声躲在洞内,要是现在出去一定会正好和他们撞个正着,所以我们只能赌一赌——希望他们不会发现这个山洞!

几个保镖拿着一尺长的军刀在地上拨弄着枯叶,几次从洞口走过,却没有注意到这个隐藏在层层藤蔓后的小山洞。

“没有任何发现,殿下!”一个保镖走到路德维希跟前,恭恭敬敬地汇报。

“嗯,继续往前搜。”路德维希背着手,冷冷地命令道。

“是,殿下!”那名保镖恭敬地点了点头,然后立刻带着手下一路往前搜去。

我和辰玄野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当我们以为已经逃过一劫时,却看到正要跟着那群保镖离开的路德维希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疑惑地朝这边的山洞望了望,然后一步步走过来。

我和辰玄野的心顿时悬了起来,紧紧地盯着洞口。

一旦被靠近,这个隐蔽在藤蔓后的山洞就很可能被发现!

辰玄野立刻拉着我,蹑手蹑脚地躲在山洞内的一块岩石后,以防万一。

透过浓密的藤蔓,我隐约看到路德维希的身影在洞口徘徊着。他来回踱了两遍,望着浓密的藤蔓突然轻轻蹙起眉,眼里射出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光。只见他停下了脚步站在洞口,伸出手撩开了层层叠叠的藤蔓。失去了掩护,光线顿时涌入洞里,那修长的身影在背光下形成一个优美的剪影。

糟糕!被发现了!

3

我和辰玄野立刻伏下身子,躲在岩石后屏息敛气。果然是心细如丝的路德维希,连这么隐蔽的山洞都能发现。

路德维希眯起眼睛警惕地扫视了下山洞内部,然后放下藤蔓走了进来。他的皮靴发出的“哒哒”的响声,就像擂鼓敲击在我心头。

我和辰玄野躲在岩石后,一动都不敢动。洞内光线很幽暗,希望路德维希不会发现躲在角落里的我们。我的手心贴着冰冷的岩石,而我正发着烧的身体中却仿佛有一把火在烧,心脏急剧跳动着仿佛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路德维希仔细地扫视着山洞的各个角落,视线掠过掩护着我们的岩石时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只见他在山洞内踱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后转身走出山洞。

感谢上帝!

我望着快速走向洞口的路德维希,在心里感慨着。这时我突然感觉有个毛茸茸的物体从我的脚裸一下子爬过!

“啊!”我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完全忘了现在所处的境地。

只见一个灰色的毛茸茸的物体吱溜溜地从我脚边快速溜走,原来是只老鼠……

我拍了拍怦怦乱跳的心脏,抬起头的刹那对上了一双如大海般深邃的紫蓝色瞳仁!

完了!

我的心脏顿时漏跳了一拍,睁大了眼睛望着路德维希一动不动。

“原来藏在这里啊?”路德维希面对着我一步步靠近,性感的嘴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仿佛我在他面前是个跳梁小丑。

“路德……维希……”面对路德维希那如同用白色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完美脸庞和如宝石般透明的眼睛,我突然有一种冷彻刺骨的感觉,仿佛被一根冰棱刺穿了心脏。

“果果!”辰玄野从岩石后跳了出来,挡在我面前把我掩护在身后。他瞪大了如黑曜石般乌黑无瑕的眼睛,怒视着路德维希,就像一只进入戒备状态的猫。

“束手投降吧,今天你们是逃不掉了。”路德维希无视辰玄野的怒火,风轻云淡地说,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似的。

他平淡的态度立刻挑起了辰玄野的怒火:“你这个混蛋!我以前只是讨厌你,现在我瞧不起你!你这个虚伪的小人!”辰玄野捏紧了拳头,怒不可遏地吼道。

“哼!你的看法我根本不在意。”路德维希嘴边蓄着一抹不以为然的冷笑,冷冷地瞥了眼辰玄野,冰冷的瞳仁表面掠过一道凛冽的光芒,仿佛任何东西都无法进入里面。

“你!”辰玄野瞪视着路德维希,额角的青筋都浮现了出来。上下排牙齿发出“咯咯”声,仿佛要把牙齿咬碎似的。

我躲在辰玄野的背后,后背紧紧贴着岩石壁,冰冷的感觉穿透了单薄的衣服传递到我的肌肤,一直冷到心底。

那个温柔,拥有宽广胸襟的路德维希消失不见,再也回不来了吗?还是以前的一切只是一个甜美的梦?抑或者现在我正在做一个漫长无止尽的噩梦?我已经分辨不清了……

“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我的人就在外面,如果不想受伤就乖乖跟我出去吧。”路德维希漠然地奉劝我们,然后从口袋里摸出翻盖手机准备联系山洞外的手下。

“你这个混蛋!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辰玄野忍无可忍,一脚踏上面前的岩石,借力一跃而起像只俯冲的老鹰似的张开双臂恶狠狠地扑向路德维希。

毫无防备的路德维希被辰玄野轻易地扑倒在地,还没来得及拨通的手机“噼啪”一声摔了出去。

“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如果你想让我押你出去的话,我也不介意!”路德维希也被辰玄野惹怒了,奋力翻了个身将辰玄野反压在身下,两人顿时扭打了起来。

“砰!”

“砰!”

两个人毫不留情地你一拳我一拳,很快两张白皙的脸上就浮现出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看得人胆战心惊。

“你们不要打了!快住手!”我吓得不知所措,在他们周围绕来绕去,急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我今天一定要打醒你!”辰玄野翻身骑在路德维希身上,捏紧了铁拳一拳挥向路德维希的下巴。

“砰!”路德维希两条金色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紧抿着嘴转过头,原本完美的嘴角此时裂了开来,流下一条殷红的鲜血,映得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如纸。

我的心脏仿佛骤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攥住,疼得快要窒息。

“辰玄野!不要打了!”眼看着辰玄野捏紧了拳头,又要一拳挥去,我立刻蹦了过去扑通跪在地上一把抓住辰玄野的手,粗砺的碎石磕破了我的膝盖,但我已经顾不得了。

“快放开我果果!我今天一定要打醒这个混蛋!”辰玄野气愤地想从我手中抽出胳膊,如幽潭般深邃的眼底暗藏着一抹伤痛。

“求求你不要再打了!”我紧紧抓住辰玄野的手,死也不放!

“呵!”路德维希不屑地撇了撇嘴,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辰玄野,毫不留情地向他连挥了两拳。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惊恐地看着他们两个人又滚作一团。他们俩谁都不饶谁,出手又狠又重,仿佛有深仇大恨似的。

轰隆隆——

就在这时,山洞突然剧烈摇晃起来,一块块大石如陨石般从洞顶滚落,一大片一大片的灰尘迷住了我们的双眼。

正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慌张地望了一圈山洞。

整个山洞地动山摇,地面仿佛要开裂了,滚落的一块块巨石砸在我们周围,筑起一道道难以逾越的屏障。

4

“山洞要倒了——快逃!”

辰玄野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拉着我就跑。路德维希也抹了把嘴角的血从地上爬起来,和我们一起往山洞外跑。

轰!

才没跑出几步,就有一块巨大的岩石从洞顶落下,直直向我们砸来,辰玄野立刻拥着我跃向一边。

就在同一时间,那块巨大的岩石轰然砸在我们刚才站的地方,地面都被砸得深深凹下去一块。难以想象,要是刚才我们没有躲开,会是如何的下场。

“果果,你没事吧?”辰玄野望着我柔声问,低沉的声音有一点点颤抖,透着一丝心有余悸的担忧。

“我……我没事,谢谢。”我讷讷地点了点头,望着辰玄野如子夜般深邃的瞳仁,有点恍惚。突然我想起了路德维希,连忙转头焦急地寻找着路德维希,只见他跌坐在我们不远处,身边也堆满了岩石,无处可逃。

轰隆隆——

蓦地,一大堆岩石像滚珠般从我们眼前滚落,瞬间在我们面前筑起了一道高大的屏障。岩石把洞口堵得密不透风,刹那间洞内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果果!”

“果果!”

一片黑暗中,我听到两个声音同时喊着我的名字,带着颤抖的声音掩饰不了内心的焦急。

“我没事,你们怎么样?”我连忙应道,伸出手摸索着,急切地想知道他们的安危。

哒!

蓦地,黑暗中蹿起一束火苗,映亮了幽暗的山洞。借着微弱的火光,我看到路德维希站在不远处,手里举着一只银色的打火机,淡黄色的火光勾勒着他俊美的脸庞,柔化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我打量着他,虽然他身上满是灰尘,可是看上去并没有受什么伤。

我又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了辰玄野的身影。他就站在我一臂之外的地方,头发上、脸上落满了灰尘,一对乌黑的瞳仁在黑暗中闪烁着钻石般璀璨的光芒,看起来也没受什么伤。

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路德维希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举着打火机走到被岩石堵得死死的洞口。他伸出手,把打火机凑上前,只见火苗依旧徐徐燃烧着,丝毫没有任何摇动。看来洞口是被封死了,连一点点空隙都没有。

“洞口被封死了。”路德维希说出的话和我心里所想的一样,只见他两条细长的眉毛紧紧蹙了起来,眉眼间积起一片忧郁。

“让开!”辰玄野冲上去,一把推开路德维希,然后捋起袖子扎着马步抱住一块巨大的岩石,试图把它抱起来,可是他试了好几次大石依旧纹丝不动。

“可恶!”辰玄野气愤地放开大石,不甘心地咒骂一声。

“我们快向外求救吧!路德维希,你的手下应该在外面吧?”我跑到路德维希面前,焦急地问道。

现在也顾不得会不会被皇后抓回去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能否活着出去。山洞被堵得密不透风,检测不到一丝空气的流动,我们要是出不去,很可能会在这山洞中窒息而死!

“嗯,希望他们没有走远。”路德维希沉着脸,有点不太确定地说。

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吧!

我们把手围在嘴边,放声大喊——

“救命啊!”

“外面有没有人啊!”

“快来救救我们!”

我们卯足了劲拼命叫喊着,可是喊得嗓子都哑了,依旧没有任何人回应我们。

我们同时停止了呼喊,无奈地互看了一眼,然后靠着石壁坐在地上,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似的。难道我们三个今天就要死在这个山洞中了吗?

倏地,路德维希站了起来,趴在地上拼命寻找着什么。

“你在找什么,路德维希?”我疑惑地问。

“快找找我的手机!”路德维希头也没抬,焦急地催促道。

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之前路德维希被辰玄野扑倒在地,手机从他手里滑落的画面!

我和辰玄野立刻按照他的话,趴在地上仔细寻找着他那只深蓝色的翻盖手机。可是我们把仅剩不足十平方的空间找遍了,依旧没有看到那只手机。

看来是被埋在乱石下了……而我和辰玄野的手机也在被皇后抓住时,被从身上搜走了。

我们三个再次绝望地坐回原地,现在既出不去又联系不到外面的人……如果说要等待外面的人经过时发现这个隐藏在藤蔓下的山洞,那几率实在是太小了。我们很可能因为缺少食物而熬不过三天,或者在几十分钟后就窒息而死。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山洞内寂静得能听到我们三个人的呼吸声。路德维希举着打火机,微弱的火苗给我们带来唯一的光明,可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劫难反倒让我们三个人都平静了下来,我们心平气和地围坐在一起,辰玄野和路德维希也早没了前面的剑拔弩张。因为我们三个人心里都明白,此时我们必须保持同一战线,否则更加没有生存的希望了!

望着火光下路德维希若隐若现的脸,我鼓起了所有的勇气,问出了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路德维希……你为什么要拿马赛人的藏宝图呢?”

我避开了“偷”这个字,用了比较含蓄的“拿”,原因是我依旧相信路德维希不是那种攻于心计的小人。而深藏在心中的另外一个问题,我却怎么都问不出口——

路德维希,为什么你在一夜间变了,变得冷漠无情?

路德维希有点愕然地望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愣愣地望着手里的火苗,沉默不语。

“我早就看出他不是好人了!”辰玄野还在生气,不悦地瞪着路德维希,没好气地讽刺道。

路德维希紧抿双唇,没有回应辰玄野的话,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冷嘲热讽似的。

淡黄色的火苗在他深邃的眼底徐徐燃烧着,过了半晌他才缓缓开口:“那张藏宝图上记载的宝物是属于我们玫礼雅公国的,是我们在几百年前丢失的。”他平静地说着,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起伏,只是倒影着火苗的眼底浮起了点点波动。

“啊?!”路德维希的话让我和辰玄野都瞠目结舌,我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个隐情——传说中的宝物居然是玫礼雅公国遗失已久的?!

“那……那皇后劳师动众地以大使身份来到德蓝岛,就是为了找寻遗失已久的宝物?”我根据路德维希的话推测道。

“是的,包括我来到德蓝岛也是为了找寻遗失已久的宝物。”路德维希毫不隐瞒地回答道,深邃的眼底迸发出一缕坚定的光芒。

“你有什么证据让我们相信你啊!我可不会再轻易相信你了!”辰玄野怀疑地斜睨着路德维希,轻扬的眉毛间带着一抹明显的挑衅。

“我没有要你相信。”路德维希冷冷地瞥了辰玄野一眼,不以为然地说。

“你不要太嚣张了!”路德维希淡漠的态度立刻点燃了辰玄野的怒火,辰玄野捏紧了拳头挺起了上半身,想要再次扑上去揍路德维希。

“那你们在找的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呢?”我按下蓄势待发的辰玄野,接着问道。

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会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它真能实现任何愿望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 金色德兰岛之度亡经传说2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天罗地网大追捕

2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