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5-8

80 5-8

“我是奴良鲤伴、”

“奴良组的二代目总大将、”

“……你的父亲。”

在外人看上去是呆望着奴良鲤伴的格瑞尔实际上正在心中感慨着这个路过的妖怪真是奇怪竟然这么好心的帮着自己恢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奴良鲤伴弄懵了。

然后懵逼的格瑞尔下意识的回答道:“我的父亲是阿修罗王。”

奴良鲤伴脸上欣慰的笑容僵住了。

远在别的世界守着格瑞尔留下来的身体的阿修罗王爸爸一定会欣慰的。

“……”奴良鲤伴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怀里怎么看怎么像自己也非常像乙女的小姑娘,感觉心里一抽一抽的疼,“……你的母亲是……”

依旧不在状态的格瑞尔条件反射的回答:“是山吹乙女。”

这下子就算是欺骗自己也做不到了,要不是怀里还抱着小姑娘奴良鲤伴简直想捂着心口倒地不起。

他对小姑娘说自己是他的父亲实际上也是自欺欺人。

他明知道的。

明知道他和乙女不可能有孩子。

但是看见了小姑娘的样子却还是忍不住抱有幻想。不过他却没想到小姑娘真的有父亲存在。

难道是乙女离开之后遇见了那个叫阿修罗王的吗?

然后……给予了乙女他无法给她的幸福。

一想到带给深爱的女人幸福的不是自己,奴良鲤伴就觉得连微笑的力气都没了,但是想着乙女离开之后……获得了幸福又在心底的角落里……微不可查的松口气。

这么久了,一直没放弃寻找乙女的他是想做什么呢?

奴良鲤伴夜里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这么想。

无法停止的思念和爱恋,告诉他,你要找到她。

找到她,找回她,告诉她你需要她,只是她。

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的心底开始慌了。

没人比他更清楚,既然乙女会留下信离开,那么就大概是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因为他深爱的乙女虽然看上去柔弱,却是异常固执坚强的女人啊。

但是却还是要找到她。

害怕她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过得不幸福,害怕在自己不在后没有自己的保护乙女会受到伤害,害怕她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死去,而自己却完全不知情。

只要一想到乙女哭泣而他却无法在她身边给她拥抱安慰她奴良鲤伴就觉得心疼的快发疯。

而这个时候格瑞尔终于回过神来,恢复了视力的双眼清楚的映出黑发金眸的男人的样子。

这是什么样的表情啊。

映在格瑞尔眼里的是只有被圈在怀里的格瑞尔才能看见的,男人垂下头后,脸上既痛苦又安心的表情。

虽然没有哭泣,但是那双金色的眼睛里就像是在下雨一样。

看着男人这样脆弱的表情格瑞尔心里感觉非常难受。

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像是她看见过的那样意气风发又张扬的模样。

那是乙女深爱的人的模样。

迟了一些才认出这就是母亲所爱的男人,格瑞尔想着自己刚刚发愣的时候说了什么,猛然意识到男人为什么伤心。

“…………”……糟糕好慌。良心好痛。

如果格瑞尔还是圣杯那状态情商负的情况大概是不会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然而格瑞尔现在已经理解了人的感情。

她觉得自己应该弥补什么。

沉浸在内心深处回忆着乙女一颦一笑的奴良鲤伴感觉到怀里的小姑娘动了动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服。

“我知道你,奴良鲤伴……你是母亲爱着的人,母亲和我说过。”

“她一直在思念着你。”

奴良鲤伴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只是一句话……只这一句话,就让他觉得像是从痛苦中解脱一样。

而怀里小姑娘的话还在继续。

“……我虽然不是母亲亲生的孩子,但是因为有母亲,我才能有现在的姿态。”

山吹乙女将她的力量给了格瑞尔让她能够行走,也因为山吹乙女对奴良鲤伴的感情让拥有人类之心的格瑞尔终于诞生。

边上原本参加聚会的妖怪们早就已经在奴良鲤伴说自己是格瑞尔父亲的时候很有眼见的全部撤走了,如今房间里只剩下格瑞尔和奴良鲤伴,认为母亲爱的男人可以信任的格瑞尔没有半点隐瞒将自己的情况和遇见母亲的事情全盘托出。

从她原本只是物件却拥有了自我意识,抱着想成为人类的愿望一直旅行到现在开始,到乙女消失和乙女最后的愿望。

直到一切都讲完,格瑞尔想要看看在她讲述的时候一直沉默听着的奴良鲤伴,却在仰起头的时候被奴良鲤伴伸出的手遮住了眼睛。

奴良鲤伴的手非常宽大,也很温暖。

就像母亲留下的记忆中那样,让人从心底觉得可靠安心。

眼前一片黑暗,就像是她失明时候一样,格瑞尔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拉下奴良鲤伴遮挡自己视线的手,却在感觉到滴落在自己脸上温热的泪水时停了下来。

格瑞尔感觉到奴良鲤伴抱着自己的手微微发颤,然后将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用力的抱紧了她。

就像是在试图抓住怎么也无法挽回的人一样。

格瑞尔伸出手回抱住了奴良鲤伴,说道:“母亲最后笑的很开心,爸爸。”

父亲给了她起源和身躯,母亲给了她爱人的心灵。

虽然不能称呼奴良鲤伴为父亲,但是……叫一声爸爸也是可以的吧。

因为他是母亲爱的人。

他认为自己是母亲的孩子所以如此毫无保留的帮助他,那么如果自己的一声爸爸能让他的痛苦稍微缓解一点的话……母亲也一定会开心的。

奴良鲤伴在听到格瑞尔一声爸爸的时候猛地一颤。

对于山吹乙女来说,格瑞尔给了她希望和作为母亲的幸福,格瑞尔是她的奇迹。

对于奴良鲤伴来说,格瑞尔是他爱的山吹乙女生命的延续,毫无疑问,是乙女的孩子,那么也是他的孩子。是为他多年的痛苦找寻划下终止符的……小小的希望和未来。

“……谢谢。”

这位将痛苦和思念隐藏在笑容下,不让任何人看见自己泪水的男人,用异常温柔的声音对格瑞尔轻声道谢。

>>>

奴良鲤伴看着怀里睡着了的小姑娘,脸上重新挂起了山吹乙女最爱的笑容。

“……从物件中诞生自我意识……这简直就像是付丧神一样嘛。我们的女儿还真是很厉害啊,你说是吧……乙女。”

“放心吧,乙女,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人欺负我们家的女儿!”

“从这孩子身上你的力量感觉得出,你是真的爱着这孩子啊。”

睡着的格瑞尔不知道的是,自己身上乙女留下来的力量稍微波动了一下。像是在回应着奴良鲤伴一样。

“我当然感觉得出!我是谁啊,我可是乙女你最爱的男人!”奴良鲤伴脸上带上一丝自豪,就像是获得了心爱姑娘欢心的毛头小子为姑娘的回应而欣喜不已一样。

乙女对奴良鲤伴的留恋在格瑞尔应下愿望后满足的消失了,但是格瑞尔不知道的是,作为母亲的乙女对格瑞尔的担忧却还是留了一丝下来。她在为自己拜托了孩子那么危险的事情而觉得忧心。

那份留恋只是为了格瑞尔停留。

而奴良鲤伴在冷静下来之后也感觉到了。

“所以你放心吧!一切都有我。”

随着奴良鲤伴的这句话落下,格瑞尔身上山吹乙女最后的一丝留恋也终于散去。

“……我也会像你一样爱着我们的女儿的。”

奴良鲤伴看着怀里小姑娘的小脸,并没有因为小姑娘恢复了视力就放下心,在奴良鲤伴看来,小姑娘力量缺失的厉害,就如小姑娘所说,被上个世界的真理夺走了,于是奴良鲤伴在小姑娘睡着了也继续慢慢的的把自己的力量递过去。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奴良鲤伴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

想着女儿诉说中的,打算利用乙女的那群人,奴良鲤伴就无法平静。

“……羽、衣、狐、”他一字一句的念出了奴良组宿敌的名字,“对我们的血脉下了诅咒,试图利用乙女让她死后也无法安定……”

“——这仇我一定会亲手讨回。”

他可一点都没有打算让女儿去实现乙女的愿望。

哪怕知道女儿的能力也一样,那太危险了。

而且作为乙女的男人,女儿的爸爸,他要是不亲自去做那还叫得上男人吗?

“开战吧,羽衣狐,哪怕掘地三尺我也要把你找出来……”

“如果说杀一次无法彻底杀死的话……那么我就杀到让你再也无法转生!”

作者有话要说:阿修罗王(超欣慰):我的女儿最棒了!还认我这个父亲!还一直记得我!

乙女(超欣慰):我的女儿最棒了!她真的是心里非常善良的好孩子!叫我母亲的样子超可爱!

奴良鲤伴:……(等等我呢!乙女!tat)

(蠢作者下周去日本留学,然而房子还没租到,方方的_(:3ゝ∠)_166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80 5-8

91.95%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