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 5-12

84 5-12

自从有了爹(不),格瑞尔的生活过得越来越滋润。

看在奴良鲤伴能够作为自家master恢复的粮食的份上,佐佐木小次郎黑着脸默认了几乎每天晚上奴良鲤伴都来拐人回奴良组的行为,但是面对小master和奴良鲤伴的能不能不回来这样折腾也麻烦的脸佐佐木小次郎还是坚定的要求每天早上master必须回来。

“……master,你看上去好了很多。”看来这一段时间的治疗很有效果。佐佐木小次郎欣慰脸。

“是呀。”白天被送回了屯所的格瑞尔双手托着下巴陪着小次郎一起守山门,“我跟你说哦,爸爸他又……!”

听着自家御主讲着自己在奴良组的趣闻,佐佐木小次郎沉默了一下,在格瑞尔没有发现的时候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master,你很喜欢那里吗?”

“喜欢!”格瑞尔毫不犹豫的点头。那种感觉就像是和库丘林一起在苏摩族住的那段日子感受到的一样。而且要更加的自在。奴良组都是妖怪,她也不用伪装什么。

“……那么master你要不要住到那里去?”

“咦?”格瑞尔仰起头有点惊讶的看着英灵,“小次郎你怎么啦?之前不是一直强调一定要回来的吗?”

“……之前是不太放心。”佐佐木小次郎看着眼睛晶亮亮的盯着自己的小姑娘,“但是这段时间观察下来,……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那个妖怪不是什么坏家伙。”

“鲤伴爸爸人很好哒。”

“……”佐佐木小次郎苦笑了一下,想起了前几日的凌晨奴良鲤伴把小姑娘送回屋里休息睡觉又来找他的时候。

“你一直在这里看着应该也发觉了吧?”奴良鲤伴看着新选组的屯所,“战争……要开始了。”

“你觉得你的御主是什么样的人?”奴良鲤伴突然发问。

“……御主她……还是个孩子。”佐佐木小次郎思考了一会回答道,“是个很温柔的好孩子。”

即使知道御主是圣杯,却依然无法控制用看着孩子的心态注视着娇小的master。

器物有灵,主君从奇迹的圣杯诞生了灵魂,从一开始对人情世故一无所知变成了现在温柔的模样。

光是这样想,心里就会油然而生出欣慰感。

欣慰master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时光里有被人温柔以待,所以他才会与现在这个样子温柔的master相遇。

“是啊。”奴良鲤伴想着小姑娘的脸点头,“和乙女一样,温柔又坚强的我的女儿。”

“所以才不应该再让她待在人类这里。你知道的,英灵。”就像他一直以来担心的那样。

人类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不想让她被牵扯到人类的纷争中去。”

“这点我也一样。”佐佐木小次郎抱着剑说道,“最近新选组的气氛很紧张。不想让master伤心的话……最好让她去你那里吗……”

“我会考虑的。”

从回忆中回神,佐佐木小次郎看着没有马上答应下来去奴良组而是先关心自己怎么了的小master没忍住抬起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只是想开了。”

其实只是因为他无法离开山门跟着去奴良组保护master而已,所以才固执的要求小master每天都要回屯所,或许是因为不放心,也或许是因为不甘心。

去了那边他就无法保护她。

格瑞尔盯了一会佐佐木小次郎,“果然还是不了。”

“哦呀,怎么了master?之前不是一直想去那边住吗?”

“……是呀,雪丽姐姐人很好我超喜欢哒,但是我也喜欢小次郎呀。”格瑞尔抓着佐佐木小次郎的袖子,“我去那边了的话小次郎多寂寞呀,我要留下来陪小次郎,毕竟小次郎是我的英灵,我要负起master的责任。”

天使——!

躲在一旁偷看的奴良鲤伴捂着脸默默的ooc。

我的女儿世界无敌第一可爱超级天使——乙女你看到了吗!!!这个暖心的小天使是我家的啊!

“哎呀,这可真是……”被关心了的佐佐木小次郎忍俊不禁,“这次我还是真是运气好碰上了温柔的御主啊。”

比起那位一言不合就给他开膛破腹肋骨都支出来的魔女,还真是温柔的过分。

“不过没关系的,去那边吧,master,那对你是好事,我是这么希望的。”佐佐木小次郎再次仔细打量着御主。

还真是没有master架子的可爱的小姑娘。

明明从一开始他就没什么立场拒绝master住奴良组那边,毕竟master才是主君,但是因为他对御主的关心,小姑娘就照单全收和他相处时就像是个听哥哥话的乖巧可爱的妹妹一样。

正因为是这样的御主……才不想看到她为新选组的人伤心哭泣的样子吧。

毕竟佐佐木小次郎所知的新选组的结局并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起来的美好结局啊。

“……如果小次郎你坚持的话,好吧。”格瑞尔看着佐佐木小次郎很明显下定了决心的样子应了下来,“你总是为我好的。我听小次郎的。”说着格瑞尔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不过不用今天就走这么着急嘛!受了新选组的人那么多照顾我再待两天想想该怎么回礼吧!好嘛?”

看着小姑娘撒娇的样子,估计没几个人能够忍下心拒绝的吧。

直接点头的佐佐木小次郎和树后的傻爸爸都深有体会。

但是随后的夜里发生的事情让佐佐木小次郎和奴良鲤伴都忍不住的想,如果当时直接带小姑娘走的话会不会就不会看见小姑娘哭了。

在小姑娘说反正两天后就要去奴良组常驻了这两天晚上就待在屯所吧的夜里,新选组决定暗杀伊东。

在被称为油小路事件的这场斗争中,当初选择了离开的藤堂平助重伤濒死,喝下了变若水成为了罗刹。这就是原本会发生的事。如果没有格瑞尔的话。

“平助哥哥……”知道平助和住在屯所的小姑娘的关系有多好的原田带着小姑娘去见重伤抢救中的平助。最起码……见最后一面。平助也会想见到一直照顾的小妹妹的。

但是看着小姑娘手足无措最后只能握着平助的手哭着的样子,原田左之助有点后悔,若是一直瞒着小姑娘的话……会不会就不会让这个孩子哭得这么伤心了?

“谢谢你,左之先生。”仿佛读懂了原田左之助沉默中的自责一样,格瑞尔没有回头只是握着平助的手,“谢谢你带我来,也谢谢你让我知道。毕竟如果当一切都结束了才知道的话,就算再怎么痛苦都什么也做不到了。”

【肯定有的】

【一定能够找到】

【我记忆中的——】

治愈的魔术——

找到了。

格瑞尔看着表情痛苦呼吸微弱的藤堂平助,“平助哥哥,你要快点好起来呀。”

你看,我现在看得见了。才刚刚看见平助哥哥长什么样子。

我还等着平助哥哥带我再去一起祭典玩呢。

在剧痛带来的黑暗中,藤堂平助感觉到手上传来了一股软软的触感。非常熟悉也非常让人怀念。

对了,就像是曾经牵着妹妹那时候一样。

从手那里扩散开的温暖感包住了全身,把他从死亡的冰冷感中拖了出来。

藤堂平助没想到自己还能睁开眼睛,还能活着,在模糊的视线里,他一直放不下的看做自己妹妹的小姑娘双眼明亮,带着泪光开心的对他笑着说,“太好了,你醒啦,平助哥哥!”

然后下一秒来看望重伤病患的小姑娘就咳了一口血面朝下扑倒。

刚恢复意识的藤堂平助:???!!!

救了人把自己干躺下的格瑞尔:……==还以为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不过果然还是不能用魔术啊,这下子又要卧床不起了……

【嘻嘻。奴良鲤伴的,山吹乙女的女儿。】

陷入昏迷中的格瑞尔:???

怎么好像听到了黑暗中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羽衣狐大人,这正是……最适合您的宿体了。】

【原本是想要找奴良鲤伴那个男人的弱点,以为女儿一定会是想要凭借山吹乙女制作出来属于那个男人的假的女儿。】

【但是现在有这么好的材料,不利用真是可惜了。】

【为羽衣狐大人献上吧——】

【作为奴良鲤伴女儿的,你的身体。】

作者有话要说:突然想象了一下格瑞尔杯子穿到暗黑本丸会是什么情景。

刀剑:审神者去死吧——!

杯子:哎呀同是付丧神属的为什么要互相伤害……你看你们是刀子精我是杯子精。明明都是物件成精……

一定很好玩XDDDD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84 5-12

96.55%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