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5-13

85 5-13

藤堂平助活了下来。`乐`文``.

但是一直在屯所里的小姑娘却失去了踪影。

当奴良鲤伴意识到不对冲到了小姑娘所在地的时候,只留下伤已经痊愈的藤堂平助呆愣的望着手心中格瑞尔吐出的血,手中像是还残留着刚刚握着小姑娘手的触感,但是那个被他看做妹妹的小姑娘却在救了他之后吐血昏迷,并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像是消散在空气中一样一无所踪。

奴良鲤伴立刻转身冲了出去循着气息找到了屯所外的一处小树林,黑着脸盯着格瑞尔最后停留的地方,感觉快气疯了。

“这股狐狸臭味……呵呵。”怎么想都是羽衣狐吧?还真是被小瞧了。

最宝贝的女儿被狐狸带走,而自己却来晚了的感觉……就像是得知乙女已经不在人世而自己却无法在最后的时候陪在乙女身边一样。

奴良鲤伴周身的畏一瞬间爆炸开来,却又趁着没有被人类发现的时候收敛的一干二净。

“……二代目……”一直跟在自己承认的首领身后的首无觉得收敛起全身气势的二代目就像是暴风雨前的海面一样,表面平静内里却波涛汹涌。

“首无啊……”奴良鲤伴回头看了眼跪在身后的部下,“正好你在,去告诉老头子一声,我去找羽衣狐干架了。”

“二代目?!!”首无差点惨叫出声。

您打算就像是当初打山本的时候那样一个人跑掉打吗!

而且要找谁!那可是羽衣狐啊!

“没什么,就是去剁了某只狐狸伸的太长的爪子。”

“您是打算一个人去吗!请务必带上……!”刚想请愿的首无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毛倡妓?”

“首无,别担心。”毛倡妓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大家都来了哦。”

“哎呀,出去打架不带我们可显得太冷淡了点呀,二代目。”

“恩?你也来了啊,黑田坊。”奴良鲤伴看着自己的百鬼几乎都出动的样子一直燃烧着理智的怒火终于褪去了一点,笑道:“你们是未卜先知吗!我事先可没说过要百鬼夜行去干架啊。”

“这个啊……”黑田坊扭头看着鸦天狗。

“因为之前得知今后大小姐就要住在奴良组……所以就擅自通知了奴良组全员。”鸦天狗回答道。

【大小姐就要常驻奴良组啦!我们难道不用为了表达对大小姐的重视用百鬼夜行去那个人类们的屯所迎接大小姐吗!】

在鸦天狗通知大小姐常驻奴良组的喜讯后不知道是哪位先说出来的提议,但是因为正好戳中了大家的想法,所以奴良组爱搞事找事不爱搞事找事的妖怪都一拍即合。

走走走去找二代目一起迎接大小姐常驻啦!

软软的可爱的像二代目的大小姐啊!

奴良组的全体妖怪包括一代目总大将奴良滑瓢都忍不住了。

不过奴良滑瓢被手下的沉稳爱操心的妖怪们以各种诸如总大将您要坐阵奴良组啊您作为爷爷还是在家里迎接归来的大小姐给大小姐一个拥抱加欢迎回来啊的理由说服留在了奴良组。

(留守的奴良滑瓢:感觉有点不对……)

所以可想而知,明明期待又兴奋的来迎接大小姐有可能是未来的三代目的妖怪们来了却发现了大小姐被羽衣狐拐走的心情。

怨念如果也能够算作畏大概就无敌了吧,对期望被狠狠打碎的奴良组的妖怪们来说。

一个个黑着脸并不比自家二代目冷静哪去。

“二代目!请下令吧!”

“对啊!下令吧!让我们去捣了狐狸老巢把大小姐带回来!”

看着手下们一个比一个激愤的模样奴良鲤伴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没错,不冷静的话如何将他的小姑娘一点伤都不受的平安带回来?

更何况,他的背后是——

“——我的百鬼夜行啊。”

>>>

就在奴良鲤伴组织百鬼找人打算直捣狐狸老巢的时候,格瑞尔在意识里缩手缩脚的看着不知道年纪多大的羽衣狐顶着她的壳子装嫩。

格瑞尔愤然:羽衣狐你的脸呢!

羽衣狐:早就不要了:D

看着身体里多一个住客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格瑞尔亲身经历,很挤,非常挤==最好还是不要一个身体住太多人……

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格瑞尔小心翼翼的护着破坏神还没清醒的意识拽着此世之恶缩在了意识的角落里争取不被那个女狐狸发现。

此世之恶:嘿呀好气又来一个抢地盘的好挤!

格瑞尔:忍忍啦。

此世之恶:你这个态度对我是有什么误解……总感觉很嚣张哦。

格瑞尔抱紧了破坏神往自己的怀里藏了藏:没有啦,哎呀差点被羽衣狐发现,乖点啦!

此世之恶:超凶.jpg

然并卵,格瑞尔并不怕他,超气:D

格瑞尔暗搓搓的盯着嚣张的羽衣狐盘算着从哪里下口什么时候下口比较好。

想救藤堂平助的心是真的,那个时候她也没多想就直接脑子一热用了治愈魔术。

格瑞尔根本没想过自己的后果会是什么。

毕竟她撑死只会是恢复目不能视不能动弹的状态,而藤堂平助若是不救的话……是会死的。格瑞尔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会带着自己去祭典玩会给自己讲故事的温柔的平助哥哥死掉。

虽然有了人类之心,但是她和人类果然是不一样的。格瑞尔想。

人类要比她要脆弱的多了。生命也要短得多。

所以要好好的保护啊。

不过会在虚弱的时候被羽衣狐趁虚而入是意料之外,但是格瑞尔觉得她或许本应该能预料到这只狐狸的举动。

毕竟他们从一开始就盯着乙女妈妈,没道理在乙女已经安眠的如今放过她这么好的一个靶子。

正好趁着这个时候……把妈妈的愿望完成了吧。

奴良鲤伴身上从奴良滑瓢起传承的诅咒……格瑞尔可是记得牢牢地。

格瑞尔实际上也没想什么复杂的计划,只是单纯的打算让羽衣狐进入自己的意识里,然后吞了她。

奴良鲤伴的力量虽然能够让她恢复大半,对破坏神却没什么用。

就算是妖怪的力量,奴良鲤伴的力量却始终带着正气,和破坏毁灭的破坏神根本上不合。

反倒是算得上这个世界的反派boss的羽衣狐的力量……若是能够全部吞下,破坏神会不会就能够醒来了?

格瑞尔觉得自己有点想他。

尤其是发生了这么多事的时候,她非常期待破坏神苏醒后对她讲述他错过的这个世界她都有了什么变化。

【我现在实现愿望了哦。】

【我还有了母亲……啊,除了父亲还多了一位爸爸。】

【他对我也很好,我很开心。】

【你不在的时候我没有被欺负过的很好。】

就算是打算吃掉羽衣狐的想法是顺势而为,但是格瑞尔现在也是真的衰弱。

只能等待鲤伴爸爸来救她的时候削弱羽衣狐的力量她才能做点什么。

在此之前,只能缩在意识里休养生息。

睡着的话会很糟糕,所以格瑞尔选择对着沉睡的破坏神的意识说话。

就在格瑞尔慢慢的一点点的描述中,时间流逝,然而当格瑞尔无意间瞟了一眼外面的场景差点气厥过去。

被羽衣狐附身没什么……问题是羽衣狐附身想做什么,羽衣狐的夙愿……

把安倍晴明重新生下来。

格瑞尔:NMP我之前不知道啊!!!你想对我做什么啊啊啊!!!

此世之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瑞尔抱着喜欢的破坏神快气疯了:对这么小的壳子你竟然要现在就——!神经病啊!

而这个时候正要来营救大小姐的奴良组中妖怪和奴良鲤伴也猛然想起来。

羽衣狐之前被总大将打断的时候是打算做啥来着?

貌似是打算生孩子……

奴良鲤伴瞬间炸了。

那个母狐狸打算对我可爱的女儿做什么!!!

那个母狐狸打算对我们可爱的大小姐做什么!!!奴良组的妖怪们也炸了。

兄弟们快点要不然大小姐就要生孩子啦!!!

想到这奴良组的众人就像是上了加速buff一样。

格瑞尔:啊啊啊啊鲤伴爸爸快来救命啊TAT

此世之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

破坏神:……Zzzzz

作者有话要说:破坏神快别睡了喜欢的人的壳子差点就要【咳咳】了哦。

继续上章的刀剑乱舞脑洞:

杯子穿到暗黑本丸

暗堕刀剑:死吧!说着从杯子背后给格瑞尔来了个透心凉。

格瑞尔:好过分啊……

破坏神:这群刀剑找死!

说着伤口流出的此世之恶加上破坏神生气外表开始银发变黑。

暗堕刀剑:咦这个感觉也是付丧神?而且也是暗堕的?早说啊就不会误伤了。

格瑞尔:……

破坏神:……

这群刀剑怕不是有病吧……

暗堕刀剑:是啊都暗堕了能没病吗:D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落跑的圣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综]落跑的圣杯
上一章下一章

85 5-13

97.7%
目录
共8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