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無題

第134章 無題

樓忱脫離了畢旭升的識海,憑藉殘損的元神,除非他能及時找到身體寄居溫養魂魄,不然只有死路一條。他在畢旭升的識海中不知時間流逝,生怕出來后物是人非,找不到自己的親友,但他剛剛飄出畢旭升的身體不久就在他的洞府外邊看見了身受重傷的秦徊陽。

秦徊陽的情況看起來很不好,他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若是凡人只怕此刻他早就沒命了。樓忱心焦地飄到秦徊陽的身側繞了一圈,小心地探入秦徊陽的識海中,他駭然發現秦徊陽的神魂竟然有些渙散。

樓忱焦急不已,他想救秦徊陽,但是他的修為幾近喪盡自身難保,根本沒有幫助他的力氣。在樓忱着急地快要哭出來之前,鈄斐來了。他神色複雜地看着秦徊陽,良久說:「畢旭升成仙了。」

樓忱以為昏過去的秦徊陽輕輕應了聲。

「三百年過去了,你還不放棄嗎?」鈄斐有些傷懷:「這三百年,你每次都找畢旭升死磕,每次我把只剩一口氣的你扛回洞府療傷,結果傷沒好全你又不見蹤影。既然你在乎小忱,當初為什麼要攔着我們,眼睜睜地讓我們看着小忱被畢旭升吞噬。如果你不在乎他,這一次次的死戰到底是做戲給誰看?!」鈄斐的話中帶着幾分怨氣,但他看着秦徊陽半死不活的模樣心又軟了。

「嗯。」秦徊陽不辯駁,又是應了一聲。

鈄斐看着又好氣又好笑,他攙起秦徊陽說:「以前看你不順眼的時候覺得你不讓人省心,現在看你順眼了,你更不讓人省心了。」

「嗯。」秦徊陽應道。

秦徊陽千篇一律的回答激得鈄斐都萌發了鬆手直接摔死他的念頭,鈄斐深呼吸幾次,強壓下心中的不滿:「你現在怎麼辦?畢旭升都升仙了,小忱就算還有意識殘留,現在也跟着畢旭升一起化作大道之一了。」

秦徊陽聽了,總算有了些不同的反應:「追上去。」

「你瘋了!」鈄斐吃驚地說:「不是你和我說的嗎?成仙之後就是成為大道之一,口不能言,身不能動,即便有意識保留也不能自己做主嗎?這比死還痛苦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去做?」

秦徊陽不答,只是露出一個笑容。雖是在笑,看得也令人心酸不已。

「你,哎……」鈄斐見着,也不勸了,他想着成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事,指不定日子久了,情就淡了。

鈄斐卻不想想,三百年的生死一線都不能讓秦徊陽放棄,僅僅是修行年歲,秦徊陽也怎麼會放開他的執念?

鈄斐扶著秦徊陽回到洞府,袁緣迎了出來,她看着秦徊陽身上駭人的傷口,神色複雜。袁緣此時也有了化神接近煉虛的修為,之前的一戰由於自己修為不足,受傷昏迷沒有參加反而使得鈄斐擔心的事情一直是袁緣的心魔之一,如若不是這一心魔困擾,只怕袁緣的修為會更高一重。但今天她看着沉浸過去終不得出的秦徊陽,忽然有些感慨,千言萬語最後只得一句淺聲輕嘆:「進來吧。」

在他們的談話中,樓忱漸漸明白了這三百年來的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

這三百年中,畢旭升竟然沒有違背他的誓言,他當真沉迷修鍊不曾為難這天下蒼生分毫。但即便如此,天禍出世放出妖魔還是讓蒼生收到重創。

畢旭升身份最終還是暴露了。除去一部分死忠,剩下的人沒有猶豫就視莫明為正道魁首,即便莫明被執念所困修為下滑也沒有人有異議。

在艱難的戰鬥中,莫明雖幾次生死一線,但他的道心被磨礪的更加堅定,現如今已經成了修真界第一高手,也是令魔物提心弔膽的存在。

天下漸漸清明。

在這場戰爭中,除了秦徊陽百年如一日地杠上畢旭升這個大魔頭之外,鈄斐和袁緣以及林開元幾乎沒有參與到這場末日之戰中。

自從知道了修仙真相,三人早就死心。與其成為天道傀儡,不如逍遙千年魂歸六道。

鈄斐將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找尋自己妻子轉世的事業中,從希望到失望他從來不絕望。鈄斐也非找畢旭升的麻煩,剛開始他也如同秦徊陽那般拚命,但是後來袁緣和林開元結為道侶為他生下了外孫,這股拼勁就慢慢淡了。樓忱依舊是他心頭的一塊傷疤,但是和秦徊陽不同的是,鈄斐慢慢學會了放下,畢竟他還有他珍重的人存活於世,他做不到孤注一擲。

袁緣和林開元喜結連理,三百年來感情一直很好,他們膝下只有一個孩子,且這個孩子並沒有繼承他們的天賦,只是普通的四靈根,就算是這樣,兩人也並不鬱悶,成仙只是一個幻影,靈根的強弱又有什麼關係呢?只是或早或晚的輪迴的差別罷了。

莫明也經常回到這個洞府中稍作休憩,但他基本來去匆匆,他沒有勸幾人幫助他除魔衛道,莫明覺得這樣很好,他不想再因為自己的一己之私把有人牽扯進來的。

莫明所不知道的是,在他焦頭爛額的時候為他解開困境的都是鈄斐。兩人互相理解互相體諒互相幫助,這才是真正的朋友。

秦徊陽修養一番勉強壓下體內的傷勢就起身走開。正在都弄外孫子的鈄斐見狀長嘆一聲,神色悲哀。

小外孫不解:「秦叔叔又去樓舅舅那裏了?為什麼天天都去?樓舅舅為什麼不醒過來?」

鈄斐摸摸外孫的頭:「你樓舅舅受傷了,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醒。」

小外孫鼓起腮幫看上去有些生氣:「樓舅舅太過分了,他這樣一直睡一直睡,睡到我長大了怎麼辦?他想着等我長大了他才醒,他就不用給我壓歲錢了是嗎?」

鈄斐聽着有些哭笑不得,他說:「等你樓舅舅醒了,我讓他把這幾年沒給的壓歲錢全給你補上好不好?」

樓忱在一旁聽着也有些囧,但他轉念一想,他跟着秦徊陽不就能看見自己的肉身了?等有了肉身害怕給不了這小孩子壓歲錢?想着樓忱就跟着秦徊陽往存放他屍體的地方走去。

樓忱看着秦徊陽打開房間的門,房間看起來有些眼熟,樓忱仔細一想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他上前,嘗試着融入自己的肉身。

很快他大驚失色地發現即便自己的神魂和肉身重疊,他也沒辦法融入進去!這是怎麼一回事!驚詫之下,樓忱忽覺神魂晃蕩,轉眼間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好久不見,樓忱。」熟悉的聲音響起,樓忱轉過身看見袁溪站在他身後,他笑得如沐春風:「你很好,你融合天闕石進入畢旭升的識海,將我傳給你的靈力盡數傳給了畢旭升。真不知你是知道我兩要同時經歷天劫才能成神所以為了破壞我的計劃,轉讓靈力,還是這一切只是個巧合。」

樓忱看見袁溪有一些緊張,他現在沒有靈力袁溪隨手一揮就能讓自己灰飛煙滅,所以樓忱十分猶豫究竟要不要說真話、

袁溪看出了樓忱的拘謹,他微微一笑:「不用怕我,你我本是一體,毀掉你,我也不好受。」

樓忱半信半疑,他不接茬轉而問道:「為何我融不進我的肉身,是不是你做了什麼手腳?」

袁溪搖頭:「樓忱那不是你的肉身,只是鈄斐煉製出來容納你的魂魄的容器,現在你沒了修為,怎麼還能驅使那一容器?這個世界從沒有你的肉身,即便最開始的那一具,也是我改造之後借給你用的。那是這個世界中最適合你的身體了。只可惜壞了。」袁溪頗為惋惜地說。

樓忱心中有所猜測,他抱着最後一絲希望:「那如果我將修為重新練回來呢?」

袁溪搖頭:「你沒那個時間,樓忱。沒有肉身你很快就會被天道發現,這次我的行為肯定已經觸到他的底線,他為了永遠限制我,警告我則會把我的半身,也就是你毀去。你沒有修為只能成為板上鯰魚逃脫不了。」

「那我該怎麼做?」樓忱覺得十分茫然。

「我這裏有一個辦法不知道你會不會答應。」袁溪說道。

「你為什麼要幫我?」樓忱直覺皺眉警惕地問。

「你是我的半身,你若是被毀,我窮盡生生世世都不可能成仙,只有留着你,我才有一線希望。」袁溪好脾氣地解釋。

「你為什麼總想着要成仙?」樓忱百思不得其解:「成為植物人對你有什麼好處?」

「植物人?好說法。」袁溪先是低笑了一聲而後說:「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追求,哪有什麼原因後果。」說着他頓了頓又說:「你可知當年為何天子獨獨將我兩分開?」

樓忱搖頭。

袁溪神色間有些懷念:「他分開的是天禍的理智和感情。我是理智,你是感情。當年,天禍其實是喜歡天子的。所以最後他才不反抗坐以待斃地讓天子將他的半魂送完異世。」說着袁溪看向樓忱:「萬年前,你可比我厲害多了。要是當年你有現在這麼孱弱,我們早就成了大道之一了。」

「我慶幸。」樓忱說。

袁溪不知想起了什麼,神色有些好笑:「你將我傳給你的記憶寫成小說,主角卻是秦徊陽恐怕是因為你對他余情未了吧。」

樓忱有些面紅耳赤,他尷尬地回答:「好說,好說。」

袁溪笑着輕嘆一聲:「當年選擇用你來轉移天道的注意竟然是一招臭棋。」說着,袁溪話鋒一轉:「說吧,你接不接受我的幫助?」

樓忱反問:「你想用什麼辦法幫助我?」

袁溪看着他,笑意微斂:「我的辦法是,送你回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聽說作者會穿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聽說作者會穿書 聽說作者會穿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4章 無題

9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