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語

結語

儘管PayPal出現了大量的人才外流情況,但是eBay和PayPal的組合似乎刺激了這兩家公司的短期財務。PayPal和eBay合併后的那個季度收入飆升,主要原因在於合併后PayPal的拍賣量增加,由此加快了eBay的庫存周轉,現金的流動也更快了。這種相互加速的勢頭,加強了這家拍賣巨頭和它的新支付子公司的關係。

eBay鞏固了其在P2P市場上壟斷者的地位。儘管有傳言說搜尋引擎巨頭谷歌有可能想要進入電子商務領域,但是在2003年下半年,eBay掌控了美國拍賣網站所有流量的94%。12004年初,在雅虎拍賣業務失敗3年之後,eBay根據拍賣的起價,首次上調了拍賣陳列的費率,調到9%~45%之間。2在2003年的最後一季,eBay在售的商品價值達到了70億美元,是亞馬遜的3.5倍,3無可爭議地成了互聯網銷售之王。

隨着Billpoint關閉,PayPal看上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主導地位。其2003年公佈的凈收入在7000萬~1.1億美元之間。2003年底,通過談判,PayPal成為CyberSource在線商戶的支付方式,在英國推出了新的Web站點,並且註冊用戶達到了4000萬。4無疑,這些巨大的成功幫助我們說服了最後一個重要的競爭對手花旗集團認輸並關閉了C2it。5但即使在這些令人陶醉的一連串的成功面前,我們仍然無法回答PayPal是否能實現它的創始人為它制定的願景。

首先,在收購之後,PayPal面臨的監管困境仍然存在。2004年3月,PayPal的長期騷擾者艾略特·斯皮策又來糾纏eBay。他覺得eBay的用戶協議寫得不夠明確,這迫使eBay付出了15萬美元的罰款。6與此同時,聯邦貿易委員會着手調查PayPal暫時凍結參與可疑行為賬戶的做法。7此外,為遵守聯邦反洗錢要求所帶來的額外成本,我們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在可預見的將來,政府監管將繼續對PayPal構成風險。8

其次,監管只是一部分——另一個挑戰是欺詐行為重新抬頭。「網絡釣魚」郵件偽裝成來自PayPal的正式信函將用戶引導到冒牌網站,此舉已經騙過了好幾百個警惕性不高的用戶,誘使他們泄露了自己的密碼,這一事件已經搞得沸沸揚揚。9由於缺少了馬克斯·列夫琴的反欺詐技術支持,公司只得採取最直接的做法,向可能收到詐騙郵件的客戶發送一些會引發恐慌的警告——「您的賬戶可能成了電子郵件欺詐的目標」。10

除了揮之不去的欺詐和監管問題之外,經過整合后的PayPal競爭力顯然比初創期間要改善了很多。那時,PayPal的定位目標是徹底改變資金轉移的方式,並讓資金所有人能夠從腐敗政府手裏重新奪回控制權。它是否會遵循康菲尼迪創業者戲謔地稱作「統治世界」的道路,目前尚不清楚。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儘管實現了合併,但eBay的目標跟PayPal的並不一樣。雖然他們共享數以百萬計的客戶,但是eBay是一個封閉的貿易平台,依靠局限於其網站的增長獲取利潤,而PayPal卻能為互聯網上所有的交易提供便利。毫無疑問,PayPal全觸角的潛力,將會促使eBay內部不斷去尋找各種方法發展自己的平台。萬一到了這樣的時刻,需要梅格·惠特曼的團隊必須做出選擇,他們「是投入資源、制定政策以促進eBay的增長,還是加強PayPal的非eBay業務」,現在看來答案並不明確。有報道顯示,在梅格·惠特曼的管理團隊及eBay的董事會中,都有成員反對收購PayPal。11傑夫·喬丹是支持收購的,在一份公開聲明中,他暗示「我們購買PayPal是出於eBay的利益」,他說購買PayPal,是要使eBay能夠重新控制自己的購物車。12但是,eBay在美國的收購記錄並不好:Billpoint遭到關閉;Half.com正在逐步被淘汰;高端拍賣行Butterfields在被收購3年後,因為不斷虧本而被出售。13把這些因素綜合考慮在一起,的確算不上太鼓舞人心。

如果在eBay內部,「PayPal是我們的購物車」的心態佔了上風,很明顯,開發PayPal非拍賣的功能,就不會被這個組織優先考慮。真希望這種悲觀情緒是一種錯誤想法,希望eBay充滿智慧的高管能夠認識到PayPal最終所具有的潛能,這種潛能甚至可能讓他們自己的拍賣業務都顯得渺小,進而採納彼得·蒂爾和馬克斯·列夫琴最早所確立的願景。如果eBay不斷致力於為消費者創造一種轉移現金的新方式,而不是沾沾自喜於自己拍賣網站的購物車,那麼它為世界各地的人們所帶來的積極影響,可能會非常深遠。充分發展的PayPal最終是否能成功地把對貨幣的控制權從腐敗的政府手中奪走,目前尚不清楚,但是它肯定會給全球範圍內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公民更多權利,使他們可以前所未有地對自己的財務有更好的控制權。

無論梅格·惠特曼對PayPal的最終願景是什麼,出售PayPal對PayPal和它所有的股東來說,都是最好的決定。上百萬依靠PayPal進行在線交易的買家和賣家,當然會受益於eBay網站上使用PayPal的路障被移除了。由於競爭者減少,有了更穩定的工作環境,員工無須時刻去救急解決技術問題,所以能夠投入更多的時間去提升自己的職業技能。在合併一年半后,公司股價上升了150%,股東們消除了投資中的一個大風險,並且獲得了高額回報。

這並不是說併購沒有缺點,但是我認為,任何公平的分析都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如果把PayPal面臨的競爭和非競爭性危險都綜合在一起進行考慮的話,出售公司顯然是明智之舉。假設我們當初沒有出售PayPal,如今它是何種情形將很難說,但它很可能不會比現在更繁榮。

我在PayPal三年半的時間裏,公司面臨着形形色色的威脅——其中很多都是非競爭性威脅,這讓我們對現代企業家所處的大環境會產生一些不安的想法。

對於我們這個年輕的公司來說,監管制度可能是最大的障礙。一旦PayPal成為公開上市交易的公司,遇到法律上的模糊地帶,監管機構似乎特別願意按照自己的意願為所欲為。在不能確定如何對我們的業務進行分類時,路易斯安那州曾威脅要禁止PayPal,而艾略特·斯皮策和密蘇里州的律師對於博彩業務的指控,都證明了這一點。在每個事件中,PayPal都自認為遵循了現有的法例,但是在我們成名之後,這些官員往往選擇將含糊不清的法律按照他們的思路進行解釋,為開罰單尋找理由。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很多監管機構似乎更有興趣把監管的繩索再勒緊一些,而不是為消費者提供保護。關於在線賭博的監管環境非常不確定,導致PayPal最後援引《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呼籲國會為公司和監管機構都提供明確的規則。

相比之下,法律制度也規範不到哪兒去。雖然像監管機構一樣,法院是保持資本主義輪子轉動的一個關鍵機構,但是,今天來看,似乎它們對剛開始做生意的人充滿惡意。與監管機構的情況一樣,公司在成立的頭3年裏,很少遇到法律麻煩,但是自從我們申請上市之後,這種情況就明顯改變了。除了前面提到的集體訴訟之外,我們還遇到了大量的知識產權糾紛,包括CertCo、Tumbleweed以及後來的第一銀行和AT&T14。無須考慮每個案例的具體情況,看看發生的時間,就能看出這些訴訟背後的主要因素,就是PayPal的成功。手中握有很多專利和專門進行集體訴訟的律師事務所,肯定覺得PayPal這裏的錢好賺,由於沒有任何法律能夠阻止這些無聊的小官司,他們更加有恃無恐。

不幸的是,除了監管機構和法律機構外,還有其他的外部威脅。一路走來,我們遇到的很多機構都證明它們並不樂於發揚創業精神:

·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變來變去,普遍缺乏透明度,過去就曾激怒過資本市場,而且很有可能助長了20世紀90年代末股票市場的泡沫和2000年的崩潰。遇到這種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企業家就難以獲得融資、進行創業或者擴展業務。

·對於打擊網絡犯罪來說,執法似乎總是落後一步。很顯然如果你的客戶存在風險,你需要自己想辦法保護他們——即使是俄羅斯黑手黨將目標對準了你的公司,你也要憑一己之力來保衛它。

·商業媒體當然常常妨礙準確信息的傳播。媒體上有關互聯網公司的內容,在納斯達克崩盤之前太過積極,在崩盤之後又太過消極。

總之,在現代美國,許多機構使成功創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困難。而且,大家不要忘了,即使沒有它們,本已創業維艱。約瑟夫·熊彼特使用「創造性破壞」來描述經濟系統引進創新是有原因的——就像PayPal那樣,這是一個充滿紛爭的過程。在eBay採取行動之前,已經有五六家創業公司模仿PayPal,而這些只是所謂的新經濟的代表。許多銀行要麼直接進入在線支付市場,要麼為了打擊相關企業而進行遊說,制定監管條例,這些事實則表明傳統企業是不準備默然消失在燈火闌珊處的。

考慮到所能獲得的回報,出現這種激烈競爭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對於社會來說,這是一種求之不得的狀態,因為這會迫使公司巧妙地做出應對,並對客戶的需求做出回應。要創業的企業家必須要做好準備,應對競爭,這是天經地義的。但是還要求企業家必須應付反覆無常的監管者、投機取巧者的訴訟、資本市場的不穩定和延遲的執法,這簡直就是自討苦吃。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里,尤其是20世紀八九十年代,美國的經濟體系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它創造了一系列新產業,擺脫舊產業,與此同時,不斷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保持了這個國家在全球經濟中的競爭力。但是如果我們不去解決PayPal所面臨的許多問題,這種勢頭是否還能持續?如果我們允許監管制度變得更加遲鈍,法律環境變得更爭強好勝,資本市場變得更不穩定,法律執行更缺乏效率,那麼遲早有一天,這些因素的合力將壓倒最聰明最專註的企業家們。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會有效地摧毀「創造性破壞」。

希望這個時刻會早點到來:如果聯邦和州兩級立法者能簡化並解釋清楚他們的法律,通過增加法律的確定性來改善監管環境;如果對侵權法進行改革,可以把騷擾性的訴訟置於可控範圍內;如果貨幣政策清晰,有利於制定對投資者的稅收政策等,促進資本市場的長期穩定;如果執法現代化,並且願意與像PayPal這樣具有安全知識的公司合作,將有助於減少針對企業和消費者的犯罪;商業媒體——唉,它們可能真的沒有辦法改善。也許,希望可以通過提高他們對於跟風報道的洞察力,來促進商業新聞意見更加均衡,更多的我便不指望了。

幸運的是,今天的商業環境雖然有着反商業的因素,企業家仍然有一個穩妥的辦法來應付:聘請最優秀的人才,並賦予他們權力。PayPal創業團隊中的企業家,可能並未將公司帶到解放全球貨幣這一步,但是他們仍然設法比大多數局外人所期望的走得更遠。彼得·蒂爾、馬克斯·列夫琴和戴維·薩克斯通過任用一大批具有不同智慧的人員,相信他們會為了公司而努力工作,從而做到了這一點。有時這是一個混亂的過程,而且幾乎總是充滿著動蕩,但是最終的效果很好。

PayPal的廣泛使用已經開始產生很奇妙的反應,正如一位《福布斯》記者在自己的PayPal「校友」介紹中所指出的那樣:「也許范妮和亞歷山大酒吧(康菲尼迪辦公室附近的一家酒吧)15的啤酒里有什麼特殊物質」。

彼得·蒂爾把他的對沖基金公司ClariumCapital轉移到了三藩市,招募了最聰明的一批人,包括肯尼·豪厄里、傑克·塞爾比和馬克·伍爾維等。彼得·蒂爾和肯尼·豪厄里之後又與盧克·諾塞克一起創建了「創始人基金」(FoundersFund),這是一支高科技風險投資基金。馬克斯·列夫琴開創了Slide公司,這家公司可以讓用戶製作數字幻燈片。戴維·薩克斯創建了Room9Entertainment電影製作公司,出品的第一部電影是《感謝你抽煙》(ThankYouforSmoking)。

里德·霍夫曼和基思·拉布瓦分別是專業社交網站LinkedIn的首席執行官和副總裁;魯洛夫·博塔成為了紅杉資本的合伙人;埃隆·馬斯克是SpaceX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該公司正在開發低成本太空火箭;保羅·馬丁結束了他在斯坦福大學的學習之後,創立了一家名為NossGalen的在線嬰兒產品商店;查德·赫利和陳士駿創立了在線視頻網站YouTube;文斯·索利托則是加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的一位發言人。

戴維·華萊士(DavidWallace)創立了一家名為Veritas的私立基督教學校,喬安妮·羅克奧厄為Shop.com做營銷,傑里米·斯托普爾曼(JeremyStoppleman)和拉塞爾·西蒙斯(RusselSimmons)出資創立了Yelp,瑞安·多納休(RyanDonahue)則創立了在線本地廣告公司HourTown,克里斯·格雷戈里在商學院學習,普利瑪·莎阿是Kiva公司的總裁兼小額信貸投放者,斯凱·李(SkyeLee)創立了一家名為「斯凱·李設計」的時尚配飾公司,戴夫·麥克盧爾(DaveMellure)幫助建立了找工作網站SimplyHired,戴蒙·比利安稍後加入該公司,負責社區營銷。

即使有這麼一支超強團隊,帕洛阿爾托仍然無法與全世界對抗。雖然在有限的任期內,我們無法完全把PayPal轉換為支付領域的微軟,但是我們創建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公司,創造了一種非常賺錢的商業模式,而同一時期,大多數的網絡公司都破產了。我們讓數百萬人在全球範圍內點擊一下滑鼠就能轉移他們的錢,這可能算不上「統治世界」,然而,這已經相當不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支付戰爭·互聯網金融創世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支付戰爭·互聯網金融創世紀 支付戰爭·互聯網金融創世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結語

9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