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十九章

19.第十九章

?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看不見,我腦子裏一片空白,對外界的感知全被擠壓到角落裏,情緒暴走一股腦直上天靈蓋,猶如火山噴發,要炸!

精神高度集中,綳到極點,不需要任何咒語,不需要讀條吟唱,自然與我同化為一體,我思即現實。

我沒有尖叫,自然誠實反應出我的精神狀態。

平坦廣闊的森林地面扭曲蠕動,地層如同活物隆起,不斷隆起,直至化作高高的山峰,一座座爭先恐後隆起,無聲無息,連成山脈。這一切變化絲毫沒有影響到地面生長的森林,當平原山丘化作連成片的山脈,森林牢牢紮根於泥土之中,只有位置發生了變化。動物受到很大驚嚇,成群的小鳥驚慌失措撲扇翅膀向天空飛,嘰嘰喳喳的聲音連綿不絕,不會飛行的陸地動物紛紛以自己的方式應對地勢聚變,即便不知道整個地形正在劇烈變化,地面隆起,平底變斜坡這種地勢變化還是能察覺到的。

當我回神,周圍已經徹底大變樣,地形扭曲的面目全非,即使是生活在這裏的本地人大概也認不出來了,變化的非常完美,絲毫看不出之前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經歷了一系列的地層隆起地勢聚變,地面卻連裂縫都沒有,好像一直都是這樣,從來沒變過。只不過,從平面變成凸面,表面積擴大,樹和樹之間的距離拉大。

這是王族妖精的天賦技能,與自然同化,自然即我。

我的腳下正是一座山峰的頂端,周圍變化已經停止,而我的腳下還沒有,我感覺到一股狂暴炙熱的力量在地底下醞釀,蠢蠢欲動。我馬上意識到那是什麼力量,是岩漿,我身下的這座不是普通山,是活火山!

只要我離開,這座新生的活火山馬上就會噴發。

衝動是魔鬼,因為情緒失控暴走,我竟然無意識用了王族妖精的天賦技能,雖然只有一會兒,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高高低低連成一片的山脈,目光範圍之外是什麼情況,暫時沒心情去管,大概波及範圍相當之大,感覺身體被掏空。

轟——

遠處一座活火山噴發了,響亮的聲音傳出老遠,震耳欲聾,空氣里震動強烈,從地下湧出的岩漿如同煙火一樣燦爛,美不勝收,然而這是致命的絕境,岩漿所到之處會毀滅一切活物。

現在用魔法已經晚了,我只能再次發動王族妖精的天賦技能,這次是有意識的使用,平息火山下劇烈活動的岩漿,令活火山噴出的岩漿急速降溫凝結,於是,那座噴發的火山因為戛然而止成了一個蘑菇狀,上面的菇傘是來不及落地便冷卻凝結的岩漿,保持着噴髮狀態,只有少量岩漿噴到山下。

與自然再次融為一體我才發覺到,腳下所在的這座島嶼整個劇烈變化,成了活火山地震帶,其範圍蔓延至周圍群島,眼前這座火山已噴發,還有許多新生火山準備噴發,以及,噴發后強地震大概就要接踵而至。

我只好將這一片因為驟然變化而處於極度活躍不穩定的活火山地震帶安撫下來,真的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做完這一切,我腰軟腿軟渾身無力,感覺腎虛好嚴重_(:3」∠)_

事發突然,連衣服都忘記穿,趕緊穿上新衣服,提前製作了用於更換的換裝魔水晶真是太機智了。

奇美拉蟻王站在我面前,從高高的山峰頂端遙望遠方,他的神色晦澀難明,或許是震驚,如同人類第一次登上月球,親眼看到浩瀚的宇宙,或許是恐懼,看到一個更大更深奧的世界,無比清晰意識到自身存在只是滄海一粟,或許是茫然,自己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這種感覺我懂。

我被神聖巨龍一爪子糊到山壁上時,我是震驚的。

我親眼看到神聖巨龍跟深海人魚掐架,彷彿抬手間就能毀天滅地,叫洪水滔天,將陸地化作深淵,讓大海成為死域,我是恐懼的。

我理解到妖精王國以百萬年來計算的歷史,我的內心是茫然的,我的存在意義是什麼?

我開始思考哲學。

最後我成了一個廢妖精。

絕對不是為自己的頹廢找借口,我上頭有兩位數的王族妖精,作為最小的一個,就算長到一萬歲,在他們眼裏也是個孩子,每天無憂無慮吃喝玩耍就行了。

這都是因為命太長,世界誕生之初便存在的王族妖精一直活到現在,保守估計也有幾百萬歲,期間王族妖精誕生概率很低很低,陸陸續續也積攢到兩位數。長輩太牛叉,太能幹,我除了當個二世祖還能做啥。

這種時候給奇美拉蟻王一個掃堂腿不知道能不能放倒他,大好的機會我卻腎虛乏力身體被掏空!

我苦大仇深的想,打算先撤退,等我腎虛好了再說。

剛飛起,我聽見轟一聲,低頭看,下面的山峰頂端塌陷了,一個好大的口子,裏面都是岩漿,冒着火紅的光,簡直就像地獄之門,熱氣往上走,我很快感覺到高溫炙熱。

奇美拉蟻王掉下去了,雖然沒有掉到岩漿裏面,情況也危險,他抓着洞口內壁堅硬的石頭往上爬。

憑奇美拉蟻王的本領,洞口塌陷時立馬跳出範圍絕對不是難事,但他卻掉下去了,這說明什麼呢,動作反應慢一拍,還是嚇軟腳?

我獰笑,落到奇美拉蟻王往上爬的正上方,站在洞口邊緣,在他手探上來的瞬間,一腳蹬到他臉上,使勁往下踩,就算不能把他蹬下去,能在他臉上狠狠踩幾腳,我肚子裏憋的那口氣也就順了。

我愛踩臉,踩臉使我快樂!

奇美拉蟻王的確不對勁,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讓我成功一腳踩上他臉不說,被踩后停住攀爬舉動,動也不動,像石頭一樣僵硬,彷彿注意力完全不在外面,徹底沉浸在自己的內心世界,心不在焉到極點,我連踩了好幾腳他才給出反應,一把抓住我的腳,他的眼珠沒有轉,視線方向依舊是前方,沒有跟我的眼神交匯,彷彿靈魂飛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身在這裏,心不在。

這種感覺,就像專心做某件事的時候身邊突然飛來一隻惱人的蒼蠅,無意識抬手揮了揮驅趕。

我就是這隻蒼蠅╰_╯

我飛起來,伸出另一隻腳蹬他臉。

奇美拉蟻王翹起尾巴捲住我的腳踝。

他爬上邊緣,抓着我的右手鬆開,轉過身就地坐下,左邊腿屈起,右邊腿盤腿,左手放在屈起的膝蓋上,俯視下面的岩漿池。

只有尾巴纏着我的一隻腳,我伸出重獲自由的腿,一腳蹬上他的腦袋。

這次奇美拉蟻王只用尾巴應付,我伸腳蹬,纏住我另一隻腳的尾巴甩甩,飛在半空我被甩的不穩,不蹬了,我再次伸腳踢,尾巴又甩甩,晃的我下意識停腳,我又一次踹他,尾巴甩甩甩……

我:=_=|||

我想到了逗貓棒。

只要我想作怪,奇美拉蟻王就甩甩尾巴,身體不動如山,堅持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我越動,越凸顯出他的安靜,不戰鬥不殺戮不吃人的奇美拉蟻王靜坐在火山洞口邊緣,身上透出的幾分草食系氣質不再維和,高冷與優雅齊飛,肉食共草食一色,看他現在猶如禪坐的樣子,誰還能跟兇殘血腥的奇美拉蟻聯想到一起。

我這麼腎虛乏力身體被掏空,我其實也不想蹦躂的,只想睡上個一百年,對奇美拉蟻王新仇加舊恨讓我頂住了,但他這種反應,好氣的,逗貓棒是個什麼鬼?!

我飛低一些,靠近,抬手捧住奇美拉蟻王的下巴,把他腦袋掰過來看我,終於眼神交匯了,不容易啊不容易。看到他眼神的瞬間,我明白了一切反常的原因,原來他進入了思想的神聖殿堂,大概在思考「我是誰」「我在哪裏」「我要做什麼」之類充滿哲學的問題,困擾了無數人,現在奇美拉蟻王也步上後塵。

也就說,雖然我沒有在肉體上征服奇美拉蟻王,打的他跪下叫爸爸,但是我在他的心靈世界丟下一顆炸彈,一發入魂,讓他進入了賢者時間?

哦~~迷途滴羔羊喲~~~

(^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9.第十九章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