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四十五章

45.第四十五章

?我看到西索的時候,他正站在一家酒店房間里的落地窗前打電話。

瞬間停在落地窗前,兩目相對,視線持平。

西索唇邊笑容擴大,嘴巴都快咧到耳後根,手機鏡頭對着我就拍了一張照片,一臉興奮到扭曲的笑容,抑揚頓挫的聲音充滿快要按捺不住的難耐,以聲情並茂的詠嘆調讚歎道,「啊~~多麼完美的照片~~多麼完美的翅膀!傳說中的幻想種族妖精,真是不可思議~~!!」

迅速在手機上點了幾下,西索似乎已經陷入腦內幻想,亢奮到渾身顫抖,然後,兩手扭曲的環保住自己,狠狠用力抓,金色的眼珠轉來轉去,瞳孔縮的很小,「要忍耐……很快,很快就可以……!」

西索胸前四個豐滿柔軟的歐派平下去了,一馬平川坦蕩蕩,把胸勒這麼緊可真是辛苦了。

我向前逼近,兩手抬起,碰觸到落地窗瞬間,玻璃就像水面一樣浮現層層漣漪,我的身體如浸入水面般穿透了落地窗進入房間。

跟你講,我的控技如行雲流水!

歇斯底里發作的西索根本躲不開,連我什麼時候張開了控場都不知道,不是誰都能像奇美拉蟻王那麼敏銳,何況就算是奇美拉蟻王不也躲不開我的控場技能。

我一把抓過西索的手機,打開一看,他把剛剛拍我的照片發給了一個叫做庫洛洛的人。

正好這個時候,對方打電話過來了,來電鈴聲響起。

我按下接聽鍵,沒等對方開口搶先說,「西索變態了,他長出了四個歐派!」

「……」

對方肯定是被鎮住了,我這樣想,掛掉通話。

西索自己變態也就算了,眼不見為凈,竟然還散播謠言說我喜歡大大的歐派。一想到西索甩著四個歐派在別人面前扭著腰說我喜歡他的大歐派,我就有種自戳雙眼的衝動。精神污染太強了,我感覺去想那個畫面都要腦子中毒。

打開手機里的電話簿,隨意點開第一個號碼,按下撥號鍵。

我惡狠狠的想,來呀,互相傷害呀!

一接通不管對方說什麼,我張口道,「西索變態了,他長出了四個歐派!」

掛掉通話,下一個。

哼,我要把電話簿里的號碼都打一遍!

手機儲存的號碼不多,聽到我的話后通常是回以沉默,有的打過去壓根不接,那我發條短訊吧。

然後,有一個我打過去沒接的人打了電話過來。

我按下接聽鍵,張口就是一句,「西索變態了,他長出了四個歐派!」

「噗!」對方噴笑,樂不可支,「有照片嗎?發張照片給我看看。」

聽起來是年輕爽朗的少年音。

「沒有,不過現場拍一張也是可以的,有圖有真相。」

這些電話打下來,這是第一個跟我交談的,因為聲音聽着舒服,我的印象還不錯,略有好感。

「西索就在旁邊嗎?」對方明顯驚訝了一下,饒有興緻的說:「我還以為你是撿到了他的手機,胡亂散播謠言報復他呢。」

「覺得是假的還打電話過來?」這心態,果然是很想看笑話吧。

「嗯,因為很有趣,忍不住想要跟你說說話。聽聲音一定是個美麗的女孩子吧,這樣會很危險哦,西索可不是好人呢,被發現了會很慘的……等等,你剛才說西索就在旁邊,真的嗎?」

聽着對方的聲音,我彷彿能看到他在手機那一邊笑眯眯一邊打電話的樣子。

陽光爽朗,和氣親切,還有紳士風度,跟西索完全不是一個畫風的感覺。

對方好奇的問,「他在做什麼?」

「在探索新世界。」

「……摸自己也有感覺?不會很奇怪嗎,總感覺很變態……果然是西索……」

我面無表情,果然西索不可能認識什麼正常人,看,暴露了吧,竟然一下子就領會到了,一般人會這樣瞬間秒懂嗎,陽光爽朗紳士風度什麼的肯定都是錯覺。

「哈哈……不好意思,總覺得像西索這樣的人不能以常理來衡量呢,所以情不自禁……我叫做俠客,美女你叫什麼名字?西索竟然讓你隨便玩他的手機,難道你是西索的朋友?完全想像不出來西索也會有這樣一面。」語氣輕快活潑,陽光爽朗,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心的類型,「收到短訊的時候我很驚訝,西索不可能用自己的手機發出這樣的短訊吧,就算是惡作劇,未免也太……哈哈~」

「我給西索手機電話簿里的所有人都打了電話,有的不接只好發短訊。」

「我和西索的關係不太好,所以不太想接他的電話,總感覺沒好事。」

「哦。」

「美女,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我們交個朋友怎麼樣?」

「你嗎?不好意思,我決定要遠離變態,以及變態的朋友。」說着,我掛掉了手機。

雖然這個叫做俠客的人聽起來一副很好說話的樣子,特別友善親切,跟西索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感覺,但是想想,反常必有妖,西索的朋友怎麼可能普通,雖說對方表示跟西索關係不太好,都不太好了怎麼聯絡號碼在西索的電話簿里。

我剛掛了俠客的電話,那個叫做庫洛洛的電話又打過來了,我看了看,我跟這個庫洛洛又不熟,自己跟他沒話說,不像俠客那樣,打過去時對方沒接只好發了短訊,要說的話已經說過了,又不想幫西索接聽電話,所以還掛掉吧。

掛了手機之後,我還順手關機了。

在我的控技之下,西索全程旁觀了我是如何打電話散播消息的,完全不能動彈,我看過去的時候,他的神情沒有一絲憤慨惱羞成怒之類的情緒,好吧,都長出四個歐派了他還能這樣坦蕩蕩,散播消息又怎麼了,別人還能扒了他的上衣看不成,說不定就算被看了他也不在意,反而會甩著歐派問是不是喜歡他的大歐派所以這麼熱情……腦海里無法剋制的幻想起來,趕腳藥丸。

突然一點都不想看到西索了,想把他送上天跟太陽肩並肩。

「你故意跑到奇犽他們面前散播謠言是幾個意思?」我板著一張臉嚴肅問。

解了場控技能,不然西索沒法說話。

重獲自由后西索一點沒有不自在,笑眯眯的稱讚,「真是顆美味的妖精果,可惜不是人家喜愛的類型,好可惜啊~~人家喜歡戰鬥的痛快跟血液熱起來的興奮感,不喜歡妖精果這種呢~~」

「不過,有人一定會對妖精果很感興趣的~~~」

我冷漠臉。

「人家想要跟妖精果單獨約會啊,小伊在的話,有些話我不能說,不然小伊會生氣的~~~沒想到竟然拍到了妖精果張開翅膀飛起來的照片,太幸運了~~!」

我面無表情看他。

「安心吧,我只跟奇犽小傑說過而已,其他人並不知道哦,人家可是魔術師,魔術師無所不能,把歐派藏起來而已~~~」

……要是逢人就甩著歐派扭腰說我喜歡他的大歐派,而且還是在為了選舉下一任會長把獵人都召集回來參與投票會的獵人協會總部,這個時機,這個地點,那我真是要佩服了,變態無恥到一定境界就只能仰望了啊。

但是就算只是在奇犽小傑幾個人面前這樣說過而已,不代表我就不會發火。

「妖精果就來了呢~~是命運的紅線把我們連到了一起~~」西索嫵媚妖嬈的拋了一個飛吻給我。

「紅線你個頭啊,我跟你這種傢伙才不會有紅線!」我冷冷哼一聲,「給你個機會,想說什麼趕緊說,說完了我送你上天!竟然敢給我胡說八道,破壞我的聲譽!」

「妖精果不也給我手機里的每一個號碼散播謠言了~~比人家還要過分呢~~」西索一臉無辜,還惆悵的嘆氣,「妖精果真是嚴厲呢~~」

「到底是有什麼話要特意背着小夥伴說?」這傢伙遲遲不肯進入正題,我不耐煩了。

「唔……你知道小伊為什麼特意找你交易嗎?雖然對殺手來說,中了那兩種能力的確很麻煩,但是主動跟獵人協會熱門的下一任會長候選人作對,可完全不符合小伊的作風哦~~」西索笑眯眯的賣關子。

「哦。」我興緻缺缺,不置可否的隨意應了一聲。

「真是冷淡啊~~」西索臉頰鼓成包子臉,「據我所知,副會長帕里斯通似乎悄悄接觸過小伊,具體說了什麼人家不知道,但是小伊明顯很不滿,對帕里斯通副會長很抵觸呢,然後,小伊就跟你做交易啦。妖精果很厲害呢,只要達成這個交易,既能打壓了帕里斯通,又能挑撥妖精果跟他的關係,加深矛盾,一舉兩得,就算以後被查出來,也有妖精果幫忙拉仇恨呢。」

「帕里斯通是副會長,本身也不是好對付的人,但如果只是讓他競選會長失敗的話,只要在這個選舉的關頭,曝出什麼對他不利的消息,令他在獵人中的威望下滑,導致投票率降低,以揍敵客家的情報網,抓一抓帕里斯通的小辮子,炒作炒作,操作性還是很高的。」

「小伊可是很狡猾的呢~~~」

「果然是伊爾謎不能聽的話,轉眼就把小夥伴給賣了。」

西索這傢伙果然沒節操。

「妖精果完全不驚訝呢~~」

「怎麼會呢,你這麼沒節操,我很驚訝的。」我敷衍道,」所以呢?伊爾謎找我交易,實際上背地裏還悄悄打了其他主意,你特意把這些告訴我,又是什麼意思?」

「人家有時候也是會想做好事啊~~~」西索拋了一個媚眼給我。

我定定看了西索一秒,斬釘截鐵道,「你在撒謊。」

西索頓時表現的好失落,「難得人家想做好事……」

「九句真話裏面參了一句半真半假的話,或者說,都是真話,但是隱瞞了重要的信息,組合一下措辭故意引起誤導。」

關於伊爾謎,他說的是實話,但對於他動機是什麼這一句,絕對是假話。

我把手裏的手機甩給西索,「自己去跟小夥伴解釋吧,不過我也沒捏造謊言,你的確長出了四個歐派。不過是歐派而已嘛,纏緊點就好啦,不然切掉也行。」

要是自己眼巴巴解除掉,不就搞得像是我輸給了他,雖然很辣眼睛,我依舊要堅守原則,在他開口要求之前絕對不提解除。

西索接過手機,很感興趣的問:「妖精果超級自信呢,非常確定我在撒謊~~難道有什麼證據?」

我瞥一眼西索,「人類通常擁有五感來接受外界的信息,少量人擁有強烈準確的第六感,像我這樣的長壽種,可以理解為天生擁有第七感,擁有更多接受外界信息的途徑,接受到的信息也更加龐大,好好學習,挖掘挖掘潛能,說不定能開發到第八感,甚至是第九感。」

「多一種感官,就相當於接觸到一個新世界,那種感覺是無法解釋給沒有的人聽的。往往第一眼就能得出很多訊息,不過就像看東西時總會有個關注點,自己如果不投入注意力,並沒有想獲得更多信息的意思,那種信息接收也就不會太深入。長壽種之間可以互相遮掩第七感,你的話算了吧,除非能後天開發出第七感。」

想對我說謊,先學會新技能吧。

西索:→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45.第四十五章

2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