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46.第四十六章

?此為防盜章奇犽死魚眼看我,這麼沒幹勁,太不符合他機警boy的人設了。

我有點小憂鬱,再接再厲勸說,「雖然武力值上我們這邊偏低,但是不要因為這點小問題氣餒,生命不息,運動不止,夢想永不終結,哪怕被抓做俘虜也不能自暴自棄,為了自由而奮鬥。武力只是綜合素質中的一部分,我們還有智慧,憑藉我身為長壽種的豐富見識經驗眼界,完爆這些土包子,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智取。」

奇犽死魚眼看我,嘴角耷拉,他已經不是一個機警boy了,現在看起來完全是一個頹廢boy,好像完全沒有被我鼓勵到啊。

「你是不是還有哪裏不舒服?說出來,我馬上幫你治療,接下來可是我們展現智慧的重要時刻,你這樣不行,要拿出最飽滿的狀態,你看小傑都成這樣了,你不能也頹廢了啊,奇犽振作一些!」看到曾經的機警boy都快頹廢成一個廢人,我痛心疾首道。

「我說……」奇犽聽我講了半天的長篇大論,終於開口,前面的頹廢似乎都只是表象,到達臨界點之後爆發出來,一開口,剋制不住聲音咆哮起來,「你腦子沒問題嗎?!這種話不是應該悄悄的說嗎,哪有旁若無人自顧自當着護衛軍和蟻王的面說這些的,你真不是故意搗亂?」

奇犽跟小傑被紅皮膚的大漢抓在手裏,一隻手一個,左邊是貓女,右邊是蝶男,前面是奇美拉蟻王,我張開妖精翅膀像個風箏似的被奇美拉蟻王的尾巴牽着走。

「奇犽,這樣說就不對了。」我不贊同的看他,語重心長,「你不能因為自己和小傑被抓做俘虜了,心裏暗錯錯的想着怎麼逃跑,就以為我也是被抓做俘虜了,偷偷計劃怎麼逃跑。你們是因為戰敗,我是因為……對,縱容,我這是縱容,你懂嗎?所以我是戰略性轉移,你們才是逃跑,意義完全不同。」

「所以,你想說,你跟蟻王在互相縱容?你們這麼有默契,你還戰略性轉移個什麼鬼,直接佔領奇美拉蟻王大本營,想做什麼做什麼!」奇犽皮笑肉不笑,氣得快炸,咬牙。

「奇犽,要透過表象看本質啊,所謂縱容,就是懶得意思。但是直接說自己懶,豈不會顯得很掉格調,所以要用一個辭彙,既能精準表達出自己懶得動,又要展現出王者之氣跟遊刃有餘,告訴別人,不那麼做,是因為自己懶,不是因為做不到。」

「你以為奇美拉蟻王說的縱容,是無條件無底線容忍我的意思嗎,你錯了,那是他暫時懶得動,為什麼懶得動,那不重要,或許賢者時間還沒過去,或許有其他考量,總之,你不覺得用了縱容這個辭彙后,一下子變得特別高大上,充滿內涵,既有王的霸氣,居高臨下,又有王的氣度,自信,就是這麼任性。如果他說懶得動,格調就沒這麼高了吧?」

我還是語重心長的說,告訴他不要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光從字面意思去理解。

奇犽噎了一下,眼神表情一言難盡,自暴自棄,「從現在開始不要再跟我說話!」

「奇犽你怎麼了?奇犽你不要放棄啊!還有希望噠,黎明就在眼前!」我多想抓着奇犽的肩膀使勁搖晃,「連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你怎麼可以這麼自暴自棄!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那麼機警勇敢!」

奇犽的表情簡直想打死我好讓我閉嘴。

「我拜託你,好好看看周圍!」奇犽暴躁的抓頭髮。

「我聞到屍體的臭味了。」我鄭重其事的說,表情嚴肅,「我猜我們是筆直朝奇美拉蟻王的大本營前進,裏面原本生活的人應該大部分都死了,剩下還活着的不是當作儲備糧,下場也好不到哪裏去,被殺了的屍體數量太多,哪怕就地掩面,空氣里也瀰漫着一股死亡氣息,非常臭。」

「……」

「所以,我們要在進入大本營之前採取措施。」我鄭重做下結論。

奇犽呼吸一窒,很快恢復過來,面無表情看我,那眼神,簡直絕望,「我第一次遇到當着敵人面策劃逃跑計劃的笨蛋!」

「別胡說,從來只有我揚長而去的!」我抬高下巴,對護衛軍投以王之蔑視,「就他們怎麼可能困得住我,還不是怕你們跟不上我的節奏,所以先通個氣。」

「笨蛋……」

「我知道,憑藉你的腦子已經認定這是一個無解的局面,因為你們戰鬥力弱爆了。你要記住了,我們不是計劃偷偷逃跑,我們是光明正大計劃反攻,心態要擺正,覺得自己的行為不能暴露,心態上就會處於弱勢,害怕被知道,一旦自己的打算被發現就會十分忌憚,但是我們沒什麼不好被知道的,不是你不說,別人就不知道你想逃跑了。」

「什麼是強者之心?首先要自信,就算走,也要傲首挺胸,所以記住了,我們不是想逃跑,我們是想走。你看,護衛軍有其他反應嗎?,他們警惕戒備了嗎?他們聽到我們想走,試圖採取什麼措施了嗎?沒有。為什麼,因為他們有自信,也因為我們光明正大,沒有躲躲藏藏鬼鬼祟祟小心翼翼,越是不想被知道,就越是容易引起好奇心,像現在這樣擺在他們面前的,他們反而不怎麼感興趣了,這就是戰略啊。」

再說了,我一點不想進到那個充滿死亡氣息的地方,當着面就當着面吧,只要有心,什麼時候不是機會。

「……沒有人會認為這種行為能成功的,較真了反而顯得好像自己也是個笨蛋。」奇犽死魚眼。

我憂鬱的看了看奇犽,又看了看依舊心如死灰痛苦到快要窒息的小傑,好吧,奇犽還是一個機警的boy,他一直想逃跑,只不過思維模式跟我不一樣而已。

我遞給奇犽一塊鱗片,「來,捏碎它。」

我發現,護衛軍神色一下子變得好奇怪,眼睛彷彿黏在鱗片上,蠢蠢欲動,眼中充滿渴望跟貪婪,以及深深的畏懼。

「這什麼東西?魚的鱗片?」奇犽隨手接過來,兩隻手用力掰,以魚鱗作為參照物,這塊鱗片大的出奇,比他腦袋還要大,而且質地構造十分不同,厚厚的。

奇犽用力掰,發現自己竟然奈何不了這塊鱗片,紋絲不動,表情驚愕。

「這是什麼鱗片?」

我還沒有回答,一直走在前面的奇美拉蟻王突然轉身,伸手拿走奇犽手裏的鱗片,張嘴就咬,鱗片的硬度超乎尋常,沒咬動。

我錯愕的目瞪口呆。

嘎嘣——

絕世珍饈!

奇美拉蟻王震撼的睜大眼睛,眼神表情渾身散發的氣息無不表露出這個意思,猶如吃了中華小當家的料理,特效迎面而來,美味的快要上天。

如果加個特寫,那大概就是:這是什麼生物的味道……多麼窮極奢侈的美味,超越了頂級的味道,彷彿波濤洶湧席捲而來,我好像能聽見我血液奔騰的聲音,全身都被喚醒,接受洗禮,以一種全新的姿態進入無法想像的天堂,品嘗到這樣美味,還有什麼東西能夠入口?!

我被奇美拉蟻王的好牙口驚呆了,那種陶醉幸福的神態也是神奇,太傳神,太有感染力,讓我這個旁邊看的都不禁幻想起到底是怎樣的美味以至於讓他這麼愉悅。回過神來,大驚失色,掄起王八拳對奇美拉蟻王一通亂打,「不要什麼東西都往嘴裏塞啊,快吐出來還給我!」

然而奇美拉蟻王沒理我,鱗片咬得嘎嘣脆,再怎麼硬都阻擋不了他追尋美味的決心,鱗片出現第一個缺口后,出現第二個缺口,第三個缺口……

奇犽突然慌忙問:「對奇美拉蟻來說,越強大越美味,連奇美拉蟻王都無法抵抗它,那是什麼動物的鱗片?!」

「神聖巨龍的鱗片啊。」我愣怔怔看奇美拉蟻王咀嚼鱗片,我還是第一次遇上吃神聖巨龍鱗片的生物,這牙口跟勇氣,不愧是聲稱要征服世界統一物種的大王。就算是一塊鱗片,上面也有龍威殘留的,以人類的感知,大概很難察覺出來,對奇美拉蟻王這種野性未退的生物來說,就如同黑暗中海面上的燈塔。

這麼說來,護衛軍也被鱗片的美味吸引了,但是畏懼於殘留的龍威不敢有所動作,奇美拉蟻王抵禦住龍威影響,遵從本能吃下了鱗片?

多麼強大的吃貨本能!

如此機智的我,怎麼會錯過這樣的機會。

當奇美拉蟻王吃掉整塊龍鱗,我左手一把白色的羽毛,右手一把黑色的羽毛,臉上笑容可掬,簡直不能更親切,和顏悅色的詢問,「年輕的奇美拉蟻王喲~~你是要這些純潔的聖天使羽毛,還是要這些充滿黑暗誘惑的墮天使羽毛?」

讓爸爸我教你,如果無法剋制本能,很可能會成為一道送命題哦~!

領養了雛鳥的成鳥夫婦對我發出喜悅的清脆鳴叫聲。

我飛回來,將斷裂倒下的大樹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這下終於沒有事情了。

我躺回吊床上,久違的感到疲憊。

洗澡之前,我在周圍都佈下了魔法防禦,添加多種陷阱,將這裏改造成一個魔法陣地。奇美拉蟻王的傷勢只會比我更重,就算他恢復力驚人,之後又中了我一記雷擊,一時半會兒恐怕緩不過來了,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我閉上眼睛,身心放鬆,將自己融入自然,我再次感受到自然匯聚而來的力量,溫柔撫平我的傷痛。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我蘇醒,因為雷系魔法造成的負面狀態一掃而空,全面恢復到最佳狀態,精神奕奕,不由自主張開妖精翅膀飛到空中盤旋轉了幾圈,當作舒張筋骨。

不經意一瞥,我瞧見了奇美拉蟻王身邊的護衛之一貓女,她守在魔法結界外面,蹲在一棵樹上一動也不動,直勾勾盯着這邊,興許是感覺到我的視線,貓女猛然抬頭一看,彷彿就為了等這一刻,撲了上來,啪一聲撞到魔法結界,滑了下去。

我覺得好奇怪,因為附近只有貓女一個,奇美拉蟻王跟另外兩個護衛都不在。

就算我飛在半空,實際上依舊在結界裏面,貓女能夠看到我,不代表能撲到我。事情發展出乎意料,貓女撞到魔法結界后沒有死心,又一次朝天空中的我飛撲,滿臉焦慮,好像快哭了。看她一次又一次撞到魔法結界,就像飛蛾撲火似的,撞得頭破血流還在一遍遍重複,感覺不到疼痛一樣。這次我設下的魔法結界不單單有防禦力,還能反彈物理攻擊,也就是說,貓女是被自己的力量弄傷的,她撲的多用力啊,搞的跟撞牆自殺一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46.第四十六章

3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