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輸贏 找人 蹊蹺 蹤跡

第42章 輸贏 找人 蹊蹺 蹤跡

就在雲揚為冬天冷調教雙頭天獅的時候,另一邊也在熱熱鬧鬧。

計靈抱着膀子,得意洋洋的看着六個姐妹:「快叫大姐!」

六個少女一個個都如同是斗敗了的公雞,一個個歪在床上,目光無神。

看起來都是深受打擊的樣子!

銀月天狼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在地上走來走去。

在旁邊,乃是六隻各式各樣的玄獸幼獸,一個個無精打采,垂頭喪氣。

「靈妹妹,你這是怎麼馴的?」眾女之中,一個年齡稍大些的少女苦着臉:「怎麼會讓它這麼聽話的?」

「叫什麼妹妹呢?」計靈哼了哼:「叫大姐!難道你們都賴賬不成?以前我輸了,我可是一直都是認賭服輸的。」

六個少女唉聲嘆氣,看着一臉小人得志的計靈,心中一個勁兒的腹誹:「本來就是你最小……你輸了叫姐姐是應該的,可是我們都比你大……咋叫?」

「快!快叫姐姐!」

計靈神氣活現。

「但是你要告訴我們,這銀月天狼你是怎麼搞得?」年齡稍大的少女咬着嘴唇:「我們這裏面,也有三頭銀月天狼,但無論哪一方面都不如你這隻……」

「這到底咋回事?」

「是啊,我這隻和你那只是一個店裏買的,我比你買的還早,你這隻耳朵上有個黑點,我看到了,才沒選;而且當時你這隻完全不如其他的幾個,但你買走了這才幾天,就各方面超越,靈妹妹,你一定有秘訣!」

「是啊是啊,快告訴我們吧。」

「告訴我們,我們就叫你姐姐。」

「不告訴我們就不叫。」

「嘻嘻,就這麼辦。」

計靈哼了一聲,抬起下巴:「按照賭約,你們已經輸了。秘訣……我自然是有的,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明年,我還要繼續當大姐呢……我都告訴你們了,明年我咋辦?」

「姐妹們,撓她!」

頓時六個少女一擁而上。

「哈哈……饒命,哈哈……你們……不叫大姐還……啊哈哈饒命啊……」

眾女鬧了一頓,也沒有逼出來計靈的實話,無可奈何,只好讓這小丫頭片子大模大樣的坐在上首;眾女心不甘情不願的一一上前施禮:「大姐!」

「乖!妹妹免禮。」

計靈的眼睛已經高興地彎成了月牙兒。

眾女狂撇嘴。

「昨日我們去見那什麼雲公子,分明都先去了拜帖,讓他在家等候,居然到時候還是不見人。」一個藍衣少女撇著嘴,道:「有啥了不起的。」

「就是,就是,不就是一個什麼天外雲侯的公子?架子這麼大!哼……」

「怪不得靈妹妹生氣,這等魯男子,根本不懂事,沒禮貌,不懂得尊重人……」

「對,那府里的管家也是死樣活氣的……看着就氣人。」

「不過那位雲公子倒是有一點優點,就是,家裏沒有奴僕侍女,看來也還算靠譜。」

「切,那是窮的吧……」

眾女說起雲揚,都是一肚子氣,七嘴八舌的討伐;這些少女都是大家族的掌上明珠,什麼時候遭受過避而不見的待遇?

雲揚這一次,雖然什麼都沒做,卻也是犯了眾怒。

計靈聽到雲揚的名字,卻是忍不住沉寂了下來。他果然做到了;他說已經可以必贏,果然,自己就以壓倒性的優勢贏了。

而且,自己這頭銀月天狼分明並不出眾,這一點從姐妹們的談吐中完全可以感覺出來。

但在他手中,只不過一天多的時間,就變得如同脫胎換骨一般……

想起與雲揚的約定,計靈心中又是一片糾結。

當時約定的,贏了之後,贏來的賭注給他一半,而且任他先挑的;另外,自己還欠他一個消息……不知道他是想要什麼消息……

想起當日雲揚決絕的將自己趕出來的情況,計靈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生一世,也不要見到這個絲毫不憐香惜玉的混蛋!

但,這賭注卻要給他送過去;而且,自己還非去不可,因為,還有一個問題,自己要回答。也就是那個消息……

計靈糾結至極。

她在這裏沉着臉皺着眉頭,默默地想着心事,卻沒有注意到姐妹們的喧嘩早就停止了,一個個面面相覷,互相使着眼色,安靜的注意著計靈臉上的神色變化……

一個個捂住嘴巴偷偷地笑……

看樣子,小丫頭是有心事了?難道是……思春了?

「哎……」計靈長長地嘆了口氣。

只聽見身邊六個人一起學着自己嘆氣:「哎……」

都是一聲嘆息又深又長,充滿了春閨哀怨之意。

隨即就是一陣哈哈大笑。

「你……你們……」

計靈結結巴巴的指着她們。

「喲,我們的新大姐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對啊,新大姐的臉色,好思念……」

「什麼思念,分明是思春,恨嫁了吧!」

「說不定想的是女人呢……」

「屁!肯定是想男人了。」

「說不定就是那位雲公子……」

「這真說不定……古人云,女子能夠真正記住的人,永遠不是能讓她歡笑的人,而是一個能夠讓她生氣,能夠讓她流淚的人……此言不虛啊。」

「對啊對啊。新大姐看來是有意中人了。」

「是誰是誰?大姐快說出來,咱們姐妹們幫你把把關。」

「對!把關把關!」

眾女一陣鬧騰。

計靈柳眉一豎:「胡說八道什麼?我只是在想一些別的事情而已……我只是在想我哥了,他離家這麼多年了,一直沒有消息,不知道咋回事?一年多之前曾經聽說,他曾經在天唐城出現過,但家族派了這麼多人過來尋找,卻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哎……」

說到最後,又是深深嘆了口氣。

「是啊,計大哥也不知道跑到那裏去了……真讓人擔心……」

原本那個當大姐的青衣少女也忍不住幽幽嘆息一聲,眼底泛起思念神色。

這一次,眾女都沒有在開玩笑。大姐深深的喜歡計大哥這件事,姐妹們都是知道的;前幾年計大哥剛剛失蹤的時候,眾女還有膽量打趣一下。

但,一晃這麼多年沒有消息,對於這份思念,卻是誰也不敢開玩笑了。

本以為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卻想不到……

「哎……」眾女都是情真意切的嘆息。

「這一次我們強行將比賽定在天唐城,不就是為了就近尋找計大哥?」

「我們這幾天分頭行動,到處跑跑。」

「對,什麼天牢啊,刑獄啊這些地方,什麼流放什麼……也都查查。」

「對,軍中也查一查。」

「天唐周遭方圓三千里的江湖人,也都查一查。」

「這是我們此次前來的重中之重!」

「務必要將蘭姐的心上人給找出來成親!」

「嘻嘻嘻……」

「你們這幫小蹄子!」

那位蘭姐臉色酡紅,作勢欲打;隨即又幽幽嘆了口氣,喃喃道:「只希望他……平安無事就好……」

說着說着,眼眶就紅了。

眾女也沉默了下來。感受到大姐的刻骨相思,一個個都是心中沉重。

……

冬天冷走的時候,神情無限精彩。

甚至,對這位剛剛認下的老大,也有些不信任的態度了,用懷疑的眼神看着雲揚。嘴唇蠕動着,看樣子很想罵人。

但卻又不敢罵。

在他眼中,這位紈絝之首還不定能做出什麼事情來……再說,難得遇到一個能讓自己這麼對眼的人……

「若是輸了,你輸多少,我幫你出十倍的賭注!」雲揚皺眉:「就你這完全沒有一點點冒險的精神,居然還想要當紈絝……這點出息!」

「輸了你出十倍賭資?」冬天冷瞪大眼睛。

「恩,不僅出十倍,而且,你被人打成什麼樣子,我陪你一起被打成什麼樣子就是。」雲揚不屑的說道:「不過,就憑我教給小獅子的這套拳法腳法,絕對不可能輸的!」

冬天冷嘴角又開始抽搐起來。

你又提你教我的獅子打拳的事兒……

不過,冬天冷心中還是一下子放了心。

要的不是雲揚出賭注,而是雲揚這份自信!人家雲老大都這麼自信了,難道自己就不敢去搏一把?!

哪怕被打死,也不能這麼沒種啊!

「紈絝不是你這麼當的。」雲揚語重心長的拍拍冬天冷的肩膀:「紈絝,要有大無畏的精神。」

身邊,兩個冬家護衛如坐針氈。

我家少爺已經足夠紈絝了;你還想讓他怎麼更加「大無畏」一些?再「大無畏」下去,估計整個家族都能被他燒了……

「好!幹了!」

冬天冷一激動,被揍的通紅的鼻子居然又開始流血:「要是贏了,我今晚上把他們三個人直接干成豬頭!不!比豬頭還豬頭!」

「輸了呢?」

「輸了……大不了再被揍一頓,反正我已經這樣了,再被打一頓又有什麼大不了?」冬天冷一副豁出去的樣子:「反正也不能更丑了……」

「上次輸了,他們讓我穿了一年的綠……丫的!終於要到了老子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雲揚這才發現,這位冬大少這一次穿的,居然不是綠……

手心一陣灼熱。

一塊玉浮現在手中,雲揚不動聲色將這塊玉又塞了進去,融合在血肉中,剎那間消失不見。一切,都在袖子裏進行。

冬天冷終於走了!

「贏了,我來與老大慶功!」

「輸了,我來打你!」

冬天冷留下了兩句話,大笑而去。

「敢打我……」雲揚哼了一聲:「只是你的雙頭天獅就能啃死你……」

施施然回房,急忙拿出來玉石一看。

只見上面果然有消息在不斷的閃現。

「發現帥府夜變黑衣人蹤跡,目前在……青雲坊。」

這消息,連續閃了十幾次,可見緊急。

青雲坊。

雲揚臉色一變。

又是一個自己不想去的地方,但這一次,卻是非去不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章 輸贏 找人 蹊蹺 蹤跡

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