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廁所老頭

第三章 廁所老頭

「大壯,有沒有感覺到有一絲風吹過來,涼颼颼的?」莫一煩對大壯說道,剛剛路過護士站時,他看了一眼,好像是下午六點。

這裏已經是走廊的盡頭,此時光線稍微有些暗淡,側面是樓梯,要說有風應該是從樓梯那裏吹出來才對。

大壯聞言便往那裏看了看,黑黑的,什麼也沒有。

「沒有啊,哪裏有風?」大壯疑惑地看着莫一煩,摸了摸他的頭。「你是不是還暈著呢,睡太久了,就變得弱不禁風了?你們這些人就是弱雞,平日就知道趴在電腦面前,也不鍛煉身體。折在女人身上不比折在電腦身上好么?」

「滾蛋,我就問問你有沒有風,你巴拉巴拉瞎想什麼?還不扶我進去,等啥呢?我要是自己能走,還要你來扶?」莫一煩心下奇怪,剛剛那陣風的感覺應該是真的,只是大壯咋就完全沒感覺呢。

二人進到廁所裏面,撲面而來是刺激的味道,嗆得大壯直捂眼睛。

這是一間老式廁所,沒有馬桶,只有三個蹲坑和小便池。幸虧有門和隔板,不然大家就尷尬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不能互相吹口哨,也不能互相鼓勵:加油,看好你喲~

而且男生一般都會忍不住比較,比工資比長相比房子車子女子。特別是在公共廁所,一個個小眼睛總是飛飛的,不管看到什麼,看到多少,尷尬總是無處不在。

「我去蹲坑,你在外面等我!」莫一煩對大壯說道。

「行嘞,有事喊我!」大壯連忙飛跑出去了,這裏是片刻也不想再待,都是什麼味啊,一進來眼淚就沒停過。萬一被隔壁出來的女生看到,要怎麼解釋。還能交到好的女友么?

廁所內,莫一煩忍着生嗆,慢慢找位置。

現在蹲坑有兩間是關着門的,裏面一點動靜也沒有,不知道在想什麼。幸虧還有一間開着門。

他慢慢地挪了進去,解開衣物,剛想蹲下,忽然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

「喂喂喂~小夥子,往哪蹲呢,這兒有人了!」

冷~脖子上的毛髮突然就全部炸了起來,腦袋也像抽風一般不停打顫,就差嘴裏吐點牛奶了,就可以轉個病房了。

不做他想,莫一煩提起褲子往外躥,像一個巨大的肉球,嘴裏大聲喊著:「大壯大壯!」

大壯則不見,不在廁所門口,沒聽見好友的呼喊,他此刻正在護士站跟一姑娘聊天呢。

「美女,你剛剛有沒有感覺到一陣搖晃?」

「有嗎,沒有耶~」

「有的!你搖晃了我的心~」

「呵呵~真討厭!」

「嘿嘿~」

莫一煩衝到門口,卻沖不出去,彷彿有一道無形的門,將他關在裏面。

一股巨力襲來,扳着他的身子,慢慢轉動他的頭,讓他不得不再次望向那個坑。

原本空無一人的坑,此刻正蹲著一個老頭,一身黑色中山裝筆挺油亮,頭髮灰白,臉色烏青,嘴裏還叼著一隻煙,正滿臉氣憤地看着他。

「小夥子,你進來也不看一眼嗎?就差一點就要蹲到我老人家的臉上了,我這臉本來就有傷,你賠得起醫藥費么?」

說着,老頭的嘴巴吧唧了兩下,香煙便無聲地燃燒變短,隨即吐出一口煙,沒有形狀,也沒有味道。

老頭會玩!

「來一口?諒你也不好意思!蹲我的臉,還想蹲我的煙?我呸~」老頭自顧自地抽煙,慢慢站了起來,褲子也跟着站了起來。

呵~原來是一個表演雜技的老頭!

老頭走到窗邊,看着外面漸漸暗下來的夕陽,陷入了沉思。

「唉~光陰荏苒,幻化了因果;光陰似水,倏忽來去也!三十年了,我在這裏上了三十年的廁所,從來就沒有人能看到我,你是怎麼看到我的?」說着,老人轉過臉來,直奔莫一煩的面前,來了個大大的特寫。

烏青的左臉忽然掉下來一半,無數的蛆蟲還在蠕動,嘴角猛地咧開,將剩下的一半臉也撕開了去,只剩下腐爛的皮肉一張一翕……

「嘿嘿~」

嚇得莫一煩胸口一頓,胃部扭動,無數廢氣往喉嚨翻騰,再來一次肯定就能吐出來。

「呵~原來是菜鳥!」老頭看了一眼受驚如兔子的莫一煩,轉身便從窗子跳了下去,抖落一地活潑的的蛆蟲。「下次上廁所的時候,記得看清楚,小夥子!這些小可愛就送給你當見面禮咯~」

莫一煩看着老頭從十樓的窗口縱身而下,身形輕盈如飛燕。想到他的臉,雙手緊緊捂住嘴巴,趴在地上劇烈地抽搐,想吐卻吐不出來。

那些活潑的蛆蟲一個個地就像上了發條的機甲戰隊,朝着趴在地上的莫一煩如潮水般洶湧而至,除了緊緊捂住的嘴巴無法侵入外,眼睛耳朵指縫滿頭滿臉滿身,全是黃色的蛆蟲,有些還因為擁堵被擠破,濃稠的黃色物質涌了出來,將他塗抹成重症患者一般,到處是狗皮膏藥。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時間臭氣熏天,莫一煩痛苦地哀嚎,終於吐了出來,被那些蛆蟲如獲至寶,紛紛撲了上去。

突然間有一股外力傳到身上,將他拉了起來。

「一煩,你不好好上廁所,怎麼趴在地上,腳底打滑了?咋不叫我呢?」

是大壯的聲音。

莫一煩胸悶窒息十分難受,慢慢地恢復了一點,眼神也漸漸變得清明,望了一眼那間打開的廁所,又看了眼另外兩間。

重重地喘著粗氣,說不出話來。

大壯趕緊將莫一煩扶起,輕輕拍着他的背,幫他順下氣。這才一轉眼的功夫,好友就摔倒在地,連爬起來都費勁。人一生病,就是虛!

「你還上廁所嗎?還是已經上完了?」

莫一煩盯着大壯的臉,真想狠狠地抓一把,龜孫兒,有你這樣照看病人的么。但想到剛剛的恐怖畫面,嘆口氣道:「大壯,我想麻煩你一件事。」

「什麼事?我帶着衛生紙呢!你要用?」

「不是。你趴下來,幫我看看,另外那兩間廁所有沒有人?」莫一煩側過頭對大壯苦笑着。

聞言,大壯臉色巨變,原本胖乎乎白胖胖的臉頰,顯出一抹緋紅。

「一煩……你……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不同意!」

莫一煩勉強撐起的笑容隨之一僵,想踢他屁股一腳,卻抬不起來。

「狗日的大壯,你想什麼呢?我是覺得那間廁所有點臟,想換一間,讓你幫我看看裏面到底有沒有人?」

「哎呀,你早說嘛。嚇得我虎軀一軟!」

「出息?!」

大壯笑哈哈地趴了下去,屁股撅得老高,左右搖擺,像一隻發情的母狗。忽然覺得不對,又站了起來。

「怎麼了?有人嗎?」

大壯搖了搖頭,拉起莫一煩便往門口走去。

「咋啦,大壯,你拉我幹嗎,我還沒上廁所呢!」

「情況不對,咱倆在廁所說了半天話,你聽到那兩間廁所有一點動靜嗎?誰上廁所半天不吭聲?肯定有鬼,要麼就是死人!咱倆得趕緊逃離犯罪現場,擺脫嫌疑!」

莫一煩想了想,有道理。

就在這時,其中一間廁所內忽然響起一個聲音「ace,legendary!」。

然後,兩間廁所的都門打開了,兩個年輕人從裏面走了出來,將耳機拔下來,一邊走一邊還互相鼓勵著,玩得不錯,一波團對面就投降了。

二人徑直走出了廁所,將莫一煩他倆視若無物。

待二人走後,大壯才破口大罵起來。

「媽的,玩遊戲玩得這麼隱晦,肯定是個戰五渣!打個團連屎都不拉了,嚇死老子~」

大壯拉着莫一煩往外走,說什麼也不讓他在這上廁所,晦氣得很。

三間蹲坑空蕩蕩的,空氣中飄蕩著一絲污穢的臭味,莫一煩轉過身子慢慢地走了出來。

回到病房,莫一煩才發現自己一身的冷汗,衣服全部濕噠噠的黏在身上,特別難受。

張愛華看到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也不知道是生什麼氣,便將剝好的橘子遞過來,準備旁敲側擊一下。大壯這孩子還是不錯的,千萬別把唯一的朋友處沒了。

而莫一煩看到皺巴巴的橘子,想起那個老頭的臉,胃口頓時全無,便讓給大壯吃了。

「怎麼了,小煩?好一點了嗎?」

「媽,我沒事了。收拾收拾東西,咱們回家吧。」

幾人收拾好東西,辦理了出院手續,準備離開。

都是一些簡單的東西,莫一煩的體力也恢復了不少,便讓媽媽直接回鄉下老家。畢竟已經出來了好幾天,家裏的旺財也該喂餵了,不然又要把村裏鬧得雞飛狗跳的。二路汽車應該還能趕得及。

這裏還有大壯在,不用她守着自己。

站在醫院門口,望着十樓那間廁所,黑漆漆的,連燈也沒有亮。估計是因為這個時間點沒人上廁所。

莫一煩眼睛微微眯起,努力朝那間窗戶看去,大壯也跟着往上看,滿臉的狐疑與不安。

「你到底在看什麼,怪瘮人的。有事你就說好嗎,上個廁所把老子嚇死。」

「沒什麼。可能,是我的幻覺吧。」

莫一煩拍拍大壯的肩膀,靠了上去,大壯身子一軟,強撐著站定。

剛剛老媽在,他只好說自己沒事,其實身體還有點虛。只是不好表現出來,不能什麼事都讓父母擔心。

兩人一起往門口走,商量著一會吃點啥,畢竟剛到手500塊,怎麼也得吃一頓好的,給自己補補。

就要路過圍牆的轉角時,莫一煩心有所感,回頭又望了一眼,這一眼他恨不得挖掉自己的眼睛。

明明是遠遠的十樓,可莫一煩偏偏就是能夠清楚地看到那扇窗戶旁邊此刻站着那個老頭,笑眯眯地望着他們,似乎專門在等着他回頭對視一樣,十分篤定的模樣令他心生恐懼。

老頭嘴巴微微動着,從口型可以看出:「小夥子,等你喲!」

莫一煩渾身一顫,趕緊扶住大壯,壓得好友雙腿顫了一下,卻什麼也沒說,這件事實在過於詭異,不能再拖累朋友。待會吃完飯趕緊把他送走才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廁所老頭

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