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第060章

回到哈福德郡后,卻好像比在羅新斯時更忙碌充實些,因為第二天一早,就有人來拜訪他們。會這樣急切的,恐怕只有女婿被搶后心情抑鬱的想要說給全世界聽的貝內特夫人了。

她帶着自己的五個女兒齊刷刷地坐在內瑟菲爾德的客廳里,個性涇渭分明的五個年輕女孩子,她們無疑都是非常漂亮的,而各式各樣的性格,讓她們更加引人注目,但這個注目是欣賞還是嘲笑就見仁見智了。

莉迪亞與凱瑟琳一來就開始嘰嘰喳喳地提問題,可見達西先生在哈福德郡眾人心中可沒有文里寫的那樣不討喜。

「達西先生,肯特郡好玩么?聽說你們是去的德波爾夫人家?她家裏是不是真的想柯林斯先生所說,每個窗子都值八百英鎊?」莉迪亞說完,就和凱瑟琳咯咯咯地笑成一團。

「聽說肯特郡景色非常美妙,羅新斯莊園一定是點睛之筆。」伊麗莎白真的恨不得捂住自家妹妹的嘴,可惜她不能。

「羅新斯莊園也有舞會么?我猜一定不如內瑟菲爾德的舞會,因為柯林斯先生從來沒有吹噓過!」莉迪亞的嘴吧嗒吧嗒地碰著吐出聲音來:「噢,說起舞會,賓利小姐,請您務必再舉辦一次舞會吧!自從參加了內瑟菲爾德的舞會,總覺得盧卡斯爵士家的好寒酸……」

「莉迪亞!」嚴厲開口的居然是在外人眼中最溫和的大姐簡,她看起來十足有長姐風範,面容肅穆卻不刻板,但立時就讓莉迪亞像被叼了舌頭的貓一樣噎住了。

「路易莎小姐懷有身孕,她需要靜養,你明白么?」

在卡洛琳驚訝的目光下,莉迪亞悶悶不樂地點了點頭,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吭聲。

簡對自己最小的妹妹讚許般示意了一下,然後轉回臉,對着卡洛琳微微眨了眨眼睛。卡洛琳想到這段時間與簡通的信,她信中說會試着約束自己的兩個小妹妹,原來竟是真的,看來她做的很不錯。

「哦簡!你怎麼能對妹妹這麼凶?她還小著呢,可不懂這些!」

然而簡對自己的母親卻束手無策,在偏心地教育了大女兒一句之後,貝內特夫人的話匣子也打開了,她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話,從朗博恩八月的魚說到鎮上新開的服裝店,最後重點自然放在了盧卡斯家的大女兒身上。

「她就是個強盜!偷走了我女兒的好姻緣!柯林斯先生恐怕也是瞎了眼,居然會看上那個老姑娘。」

沒有人會回應這樣無理的話,但只要有『聽眾』在,就足夠支持貝內特夫人說一整天了。

最後還是忍無可忍的伊麗莎白機智地轉移了母親的注意力,讓她想到了今天是柯林斯先生和夏綠蒂離開的日子。

「我可不能讓他們太好過,我要一直盯着他們的馬車,看他們怎麼歡歡喜喜地回肯特郡去!」

簡對母親的不講理只能表示抱歉,卡洛琳對她搖了搖頭,主動換了個話題低聲問:「你信里提到的那個牧師呢?難道貝內特夫人不喜歡他么?」

在卡洛琳他們離開后,鄰村的教堂里來了一位年輕的新牧師,他與柯林斯先生完全不同,年輕又相貌堂堂,而且為人風趣幽默。

「他一定對簡一見鍾情了!」這是伊麗莎白的評價,卡洛琳對此深信不疑。

「如果安東尼像你哥哥一樣收入不菲的話,想必母親就能忘記柯林斯先生帶給她的『傷害』了。」簡有些無奈地說道:「我恐怕沒有能力改變她,所幸安東尼為人樂觀,對母親的脾氣也很包容。」

「不要這麼說,簡,你對莉迪亞做的就很好,我真是不敢相信,你一瞪眼,她竟然就能乖乖坐半個鐘頭。」

「是的,我也沒想到,管束令人頭疼的妹妹原來沒有這麼難。當然,如果沒有媽媽護着她,我想莉迪亞翻過年就能成為一位淑女了。」

兩人相視而笑。

「簡!你在做什麼呢簡?還不快上車,我們要趕不上柯林斯先生離開的時間了!」貝內特夫人總是有讓人不能笑到最後的能力,簡苦笑了一下,重新握了握卡洛琳的手,然後轉身登上了馬車。

看着徐徐離開的馬車上,那一家人的身影,貝內特家的生活也許有些雞飛狗跳,但也不失安逸幸福。新牧師安東尼與簡年齡相仿,又有穩定的職業、小康的收入,性格人品都沒得挑,實在是個很好的伴侶人選。

「也許,這樣門當戶對的婚姻才更適合她。」卡洛琳呢喃道。

「貝內特小姐是個聰明又溫柔的人,她的生活一定會很和順的。」達西抬手攬了攬卡洛琳的肩膀,她順勢歪靠在他胸膛上。

是的,這樣腳踏實地的生活才是真實的幸福。

理查德沒有回到內瑟菲爾德,一心想讓女兒攀高枝的貝內特夫人就有些難過了,在看到舞會上明晃晃成為情侶檔的達西先生和卡洛琳,她的心都要碎了。

「我就同簡和伊麗莎白說過,只有達西先生是最好的對象!可是她們都不聽,伊麗莎白還質疑達西先生的人品,現在可好了,半個德比郡都被賓利小姐搶去了。」貝內特夫人從來不懂得背後談論人要壓低聲音。

她身邊也總圍着一群看戲不怕抬高的夫人太太在煽風點火:「他們兩個人可是郎才女貌,而且賓利小姐恐怕有三萬英鎊的嫁妝呢!」

酸溜溜的語氣讓貝內特夫人頓時有種被小瞧了的不悅。

「所以我就說么!她都已經有那麼多財產了,為什麼還要盯着這些有錢的先生不放?我可憐的女兒們可只有一千英鎊的嫁妝呢!」

所以嫁妝多也是錯咯……

眼見自家母親越來越有高談闊論的架勢,簡立刻讓伊麗莎白去阻止,自己面帶歉意地走到卡洛琳和達西先生身邊,她甚至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請求他們諒解。

卡洛琳也對貝內特夫人這張毫無顧忌的嘴有些招架不住,但簡更可憐,她要在出嫁前,足足聽夠二十多年。

「你還沒有祝福我們呢,簡。」卡洛琳笑着挽住達西先生的手臂,主動開口道。

簡面露感激,但她很快平復下來,然後誠摯道:「真好,卡洛琳,你與達西先生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一對兒了。」

「我想這是因為安東尼先生沒有參加這次舞會,否則你這樣說我一定會臉紅的。」

聽到卡洛琳友善的調侃,簡的臉上閃過一絲愁容,但很快掩飾下來,又與他們交談了幾句,她就識趣地離開了。

「達西先生!」卡洛琳突然喚道。

達西有些懷念,因為她真的很久沒有這樣稱呼過自己了,不對,應該是她很久都沒有叫過他了,對他的稱呼也變成了『你』,而更多時候也只是將眼神遞過來而已。

卡洛琳毫無所覺地繼續說:「你說,今天發現連你也不可能成為她的女婿了,貝內特夫人會不會對安東尼先生滿意一些?我可真不願意看到簡愁容滿面的。」

「對別人的事我可不關心。」達西攬住了她的腰,把人拖近,低着頭幾乎是貼在她腦頂說話:「我比較在意,你究竟有沒有想好,要怎麼叫我。」

「這裏是公共場合,先生!」卡洛琳渾身戒備地左看右看,好在她有一個習慣,每次在不跳舞的時候,都願意站在人少的角落,暫時還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達西先生像是完全沒有聽到她的提醒,他的手握着她的腰,像是把玩一個小小的毛絨玩具一樣輕易。察覺到他的動作,卡洛琳低下頭,看到黯綠色的綢面長裙上,他的手指被襯得根根分明,觸目驚心。

然後他把唇貼到了她耳邊:「快回答問題,小姐。」

「什、什麼問題……」

「是準備叫我的名字,還是別的什麼小主意?」

「……」卡洛琳真是欲哭無淚,在德波爾夫人輕飄飄地提醒她注意對他的稱呼后,卡洛琳就再沒有完整地叫過一聲『達西先生』,不過這位先生也有點太精了吧,這樣細微的變化,就被他捉住了。

是她還沒有體會到,當一個人是真的滿心滿眼都是愛慕的你,那麼,你任何微小的情緒變化、甚至是笑眼的弧度,他都會銘記在心。

「不如這樣吧,我親愛的凱莉,我犧牲一下,也做你的親愛的試試,嗯?」

這樣的嗓音是犯規的……

卡洛琳心慌意亂地閉上了眼睛。

*

其實稱呼什麼的,都是小事。等到婚後,他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和方法,治療她愛害羞的毛病,並讓她說出他想聽的任何情話。

前提是,先把婚結了。

卡洛琳這姑娘是有前科的,她與其他陷入熱戀的女孩有些不同,達西對她的不同真是又愛又恨——卡洛琳似乎從來沒有熱絡衝動到想立刻嫁給他的感覺。

其實這也不能怪她,只能怪達西先生所給的安全感沒有則已,一有就是定海神針般的存在,他的人品性格、堅毅的面容和正直的眼睛,都代表着,他是一個從一而終、對感情無比忠誠的人,所以結婚……她好像也沒有必要太過迫切地用婚姻綁住他~

在內瑟菲爾德的秋天、樹葉都漸漸轉黃時,達西終於想通了這一點,他索性自己張羅婚禮的一切事宜。賓利家的三個人中,支持自己儘快娶到卡洛琳的,只有一個路易莎而已,可惜她身子越來越沉了,精力大都放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很難幫到他。

在第一片落葉飄零前,查爾斯終於回來了。

此時他還不知道,他最好的朋友、在與自家妹妹還要姨母表妹的幾封通信間,就基本確定了婚禮的大概流程,而達西家高效率的管家們,已經熱火朝天地張羅起來了,務必在最短的時間裏準備好一切,他們責無旁貸!

因為得知辛西婭今年恐怕不會返回倫敦,所以查爾斯的心情實在算不上非常愉悅,好在他能見到自己的妹妹,看到卡洛琳第一個迎出來並抱住自己,妹控先生寂寞的心終於被治癒了。

「歡迎回來,親愛的哥哥!」

查爾斯小心翼翼地吻了吻路易莎的臉,看到她氣色紅潤,美麗似乎更勝從前,他由衷欣慰。

「查爾斯,一切順利么?近幾個月還要出去么?」

達西先生一步不錯地站在卡洛琳身後,就像是最英俊的護花使者——可真是礙眼啊!而且自己還成了那個被迎接的人。

妹控先生已經想到兩個妹妹都出嫁后,自己不再是她們最親近異性的悲慘生活,簡直就像是客人一樣……

「借你吉言,菲茲威廉,我一定努力不再離開家!」他和善地笑出一口白牙,卻目光凜凜。

「……查爾斯,你一定很累了,我們快進去吧!」卡洛琳突然想到了嫁女兒的父親,一定就是自己哥哥如今這副彆扭模樣了。她表示非常理解!

「是的查爾斯,你好好休息一下,晚飯後,我還有話同你說。」達西狀似無意地托起卡洛琳的手,她手指上那枚耀眼的粉鑽戒指明晃晃的能閃瞎人眼。

查爾斯倒吸一口氣,卡洛琳突然有些心虛……感覺像是背叛了同盟的小夥伴一樣。

「我們不如現在就說……我還不算累!」他的聲音幾乎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再好不過了。」達西臉上的笑,好像是在嘲笑對方正中下懷。

查爾斯:「……」

卡洛琳絞着手指看着兩個人走向盡頭的書房,擔憂道:「也不知道達西先生要和查爾斯說什麼……」

所以你的心是有多寬,難道真的以為你不急着結婚達西先生也不提,他就是真的不着急了么?

路易莎高深莫測地看了妹妹一眼:「哦,我想一定不是什麼壞事。」

然後一直到晚飯前,兩人才從書房裏出來,卡洛琳憂心忡忡的,立刻站起來反覆打量查爾斯,生怕那兩人是在房間里打了一架,所以才耽擱了這麼久。而顯然,她心中默認自己文質彬彬的哥哥一定是打架會輸的那一方。

達西看着圍在查爾斯身邊、像雛鳥一樣的卡洛琳,不禁有些出神。她比普通女性更嬌小的身形似乎也顯得更加柔軟乖順。

「從來都潔身自好、冷靜自持的達西先生……」回想到之前好友略帶無奈妥協又難掩揶揄的聲音,「我總以為,你應該更有耐心才對。」

他原本也以為自己對任何事都能從容不迫呢,可世界上哪裏有那麼絕對的事,達西也沒有想到,他竟會有對人如此執著熱切的一天,想每天睡醒時就看到她,能理所當然地擁抱親吻她,佔據她漫長的未來。

達西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在她身上,如有實質的視線讓卡洛琳雙耳發燙,卻又不敢轉頭直視身後的男士。

「你們究竟說了什麼?」她挽住哥哥的手臂,細聲細氣地低聲問道。

卡洛琳從小就顯得比同齡人長得稚氣一些,就像是稚弱的娃娃一樣,查爾斯與路易莎因此格外照顧她偏愛她,可是一轉眼,她也長大了,甚至自己要代替父親,將卡洛琳送到另一個男人身邊。

查爾斯垂首看向她,心中當真是百感交集。

他確實是有些不情願的,哪怕用再任性不講理的方式,他都想讓妹妹能在家多生活一段時間,做被他寵愛、無憂無慮的公主。然而好友的話也確實觸動了他,每個人都會擁有自己的家庭,哪怕他們是二十年親密無間的兄妹,何況,達西是真的很誠懇,查爾斯認識他這麼久,還是第一次在好友面前產生這種完全揚眉吐氣的優越感……

重要的是,達西還提到了辛西婭,她是一定會來參加卡洛琳的婚禮的。

所以你就重色輕妹地鬆口了么!

「只是一些瑣事。」諸如在哪間教堂舉辦儀式,都邀請誰,以後多久讓卡洛琳回一次家之類的。

查爾斯摸了摸卡洛琳柔軟的頭髮,轉移話題道:「晚餐吃什麼?很久沒有吃到像樣的食物了。」

卡洛琳果然很好糊弄,立刻就心疼地替他張羅起晚餐。

婚禮就在『家長們』的默許下安安靜靜地籌備起來了,而當事人之一的卡洛琳小姐還懵懵懂懂,自欺欺人地以為哥哥完全沒有注意到她無名指上的戒指,懷着得過且過的小心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60章

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