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第061章

內瑟菲爾德一時極為平靜,中間唯一的一點小波瀾,就是理查德從倫敦寄回的信,信是寄給達西先生的,其中詳細描述了沃倫子爵與試圖綁走卡洛琳那兩人的恩怨,原來那兩個人過去是沃倫子爵的走狗,但前段時間犯了錯誤,就被沃倫子爵毫不容情地懲罰捨棄了,懷特險些丟了性命。畢爾懷恨在心,想到之前沃倫子爵對賓利家的記恨,雖然最終他因為忌憚達西先生和他身後的背景,選擇忍氣吞聲,但這也正是畢爾鋌而走險、決定利用賓利及達西來陷害沃倫子爵的原因。

還有事情的處理結果,沃倫子爵雖然沒有被他的保護人放棄,卻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壓。這個結果只能算是差強人意,達西先生看到信后沉默了一陣,然後提筆寫了回信。

這件事卡洛琳是完全不知道的,她雖然沒有完全把前段時間在肯特郡的遇險忘掉,卻也沒有對它耿耿於懷,因為她現在被一件事絆住了。簡與安東尼先生的事終究還是讓貝內特夫人發現了,更糟的是,女兒與一個窮小子墜入愛河這件事不是他們親口告訴自己的,而是從一位愛攀比八卦的鄰居口中聽到的。

對方挖苦般得意的話讓一心想替簡釣個金龜婿的貝內特夫人大為火光,不僅當場就與那位太太吵了起來,回家后更是大發雷霆。

更讓她憤怒的是,一向最善解人意的大女兒此次竟出奇固執,完全不聽她的話,好像已經對那個窮小子死心塌地了,這讓對安東尼完全沒有什麼印象的貝內特夫人難以接受,甚至宣稱如果簡執意嫁給那個牧師,就拒絕與她說話!

不得不說,在這件事上,簡還是沒有伊麗莎白那麼利落,母親的態度讓她非常難過,她沒辦法無視貝內特夫人的威脅,卡洛琳請她來內瑟菲爾德做客的幾次,簡都顯得十分消沉,顯然,貝內特夫人對這個大女兒的期待太高了,竟能堅持冷戰這麼久。

好在安東尼先生十分體諒簡,也真的愛她至深,哪怕貝內特夫人對他說了非常過分的話,他都沒有離開簡。

「卡洛琳,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安東尼是一位受人愛戴的牧師,我真的不想讓他因為我的關係,被人指指點點。」簡捂著臉,聲音痛苦迷茫:「我是不是應該離開他?也許就像母親說的那樣,我們分開了,他還能更幸福一些……」

「你在說什麼傻話!」卡洛琳攬住她的肩膀,輕聲勸說:「如果你在這個時候離開他,那麼安東尼先生不就太可憐了么?說句不好聽的話,他能在這樣的時候都堅定不移地站在你身邊,那一定是深愛你的,你如果對他說要分開,他一定會痛苦死的。」

「那……那我們能怎麼辦呢?」簡的聲音脆弱極了。

不如私奔算了……想到貝內特夫人,卡洛琳有些無奈地暗暗忖度,但這種想法實在驚世駭俗,她只能正能量地勸道:「貝內特夫人只是一時想不通而已,你想想之前柯林斯先生的事?她最後不也放棄了么!」

卡洛琳有些言不由衷地舉了個例子,貝內特夫人能放棄柯林斯先生這個『金龜婿』,一是因為對方的條件確實一般,伊麗莎白也不是貝內特家容貌最出眾的長女,又個性固執要強,而簡一向乖巧聽話,貝內特夫人捏著簡恐怕不會那麼容易鬆口,除非她能被什麼事牽走了注意力?

卡洛琳只是胡亂地想了一下罷了,她實在沒想到,這件事來的這麼突然又離奇。

莉迪亞在布萊頓和人私奔了!

已經扭曲了的劇情總是在這樣突如其來的情況下展示它微弱的存在感,不巧那天卡洛琳陪着簡在寫生,貝內特家大嘴巴的四妹凱瑟琳隔着幾十米大吼出來的時候,卡洛琳手中的排筆一抖,在藍底的天上撕出了一條橙色的口子。

這位姑娘是真的不懂什麼叫家醜外揚么?

卡洛琳心裏沒吐槽完,身邊的簡就慌張地站了起來迎上去:「凱蒂,你說什麼?莉迪亞不是和福斯特太太一起去布萊頓了么?」

「那都是一個星期前的事了!」凱瑟琳不以為然地一擺手道:「一個星期,足夠莉迪亞和丹尼私奔十次。」

發現凱瑟琳眼睛裏似乎興奮多過擔憂,卡洛琳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然後她後知後覺地捕捉到了一個字眼:「丹尼?」竟然不是威克姆么?

「是啊,就是那個金頭髮、大鼻子的小子!」凱瑟琳撇撇嘴,語氣說不出是嚮往還是不屑一顧:「怎麼就挑了他?」

呃,沒了威克姆,莉迪亞居然還能找到人私奔,果然是一個巴掌拍不響……

「凱瑟琳!」簡真是被這兩個不著調的妹妹氣的發抖,她心中七上八下,又是慌亂還多了些絕望自責,如果不是之前一段時間沉浸在自己的煩心事裏,她是一定不會忽視莉迪亞,更不可能讓她去布萊頓的。

冰涼的手指突然被溫熱包住了:「現在事情還不明朗,總之你別胡思亂想,先回去再說吧!」

簡憂心忡忡地點了點頭,連東西都顧不上收拾,還是卡洛琳示意艾爾莎善後,然後她也匆匆跟了上去。

貝內特家雞飛狗跳的,吵鬧不休,主要就是貝內特夫人的戰鬥力實在太強了,她一個人的聲音就足以抵得上五百隻鴨子,貝內特先生看到簡身後的卡洛琳,眼睛閃爍了一下,卡洛琳敏感地注意到了,她也意識到自己不應該留下,畢竟這件事說出來實在不太光彩。

她又寬慰了簡幾句,並強調有事一定要送信給她,這才告辭離開。回到內瑟菲爾德,卡洛琳直奔二樓的書房而去。

她不是沒想過,如果貝內特家不姓又攤上個私奔的閨女可怎麼辦,沒有達西先生這個金手指襄助,老貝內特先生怎麼滿足獅子大開口的威克姆先生?但卡洛琳是真的沒想到,在遇上這件事時,她竟能毫不猶豫地多管閑事了。

和簡的友誼確實對她有一定的影響,但心裏那莫名的小愧疚也是不容忽視的,卡洛琳總覺得是因為自己霸佔了達西先生,所以讓貝內特家少了一大助力。

達西先生果然正在伏案工作,他今年真的很少四處跑,所以送到手邊的工作就格外多,卡洛琳輕輕推開門,看到他認真的側臉心就特別酸軟。聽到她的聲音,達西先生抬起頭,唇角自然而然地彎起一個溫和的弧度——過去那個冷漠的人已經好久不見了。

「打擾你了么?」

她的明知故問讓達西唇邊的笑更濃了些,他放下筆,直了直身子,卻不說話,只一隻手放在桌子上,倒像是伸出的動作,似乎在無聲地喚她。

卡洛琳就輕手輕腳地走過去,到一臂之距時,就被人一把攬了過去,唇落在她唇角,達西溫情脈脈地問:「怎麼了?」

她乖覺地側頭在他臉頰上啵了一下,然後背着手站直道:「有點事。」

達西就向後靠到椅背上看着她,因坐着也比卡洛琳矮不了多少,姿態又閑適的很,卡洛琳就有些不自在地向後退了一步才說:「簡的家裏出了些事,她的小妹妹跑丟了,我想着你幫着找找能快些。」

「居然是這樣的事……」他十指交叉,似是斟酌了一番才說道:「我覺得這樣不妥,畢竟有貝內特先生在,貝內特夫人也有兄弟依仗,我們突然插手,倒像是多管閑事了。」

卡洛琳被他名正言順的話噎了一下,一時踟躕著,想是不是實話實說莉迪亞是和人私奔了,這樣達西先生會不會像原著里那樣助人為樂、而不會覺得自己是多管閑事。

她臉上的表情實在是生動,好像遇到了天大的麻煩似的,鼻子皺着都顯得格外可愛。達西目光軟下來,鬆口道:「不過若是找人,我與查爾斯下午去一趟朗博恩好了,問問貝內特先生他們需不需要借些人手?」

這一問還不是露餡了……說不定貝內特夫人那個壞脾氣,還以為他們輕描淡寫的是來看笑話的。

卡洛琳沒法,只能三言兩語將事情解釋了一下,又擔憂道:「我是怕這件事影響了簡,原本她和安東尼先生的事就一波三折的,私奔放在哪裏都算得上是醜聞了,如果安東尼先生因此退縮了,簡一定會很傷心的。」

達西先生神情這才鄭重起來:「如果貝內特家的小姐是做出了這樣的事,我覺得我們更不應該插手了。人都是要面子的,我們也畢竟是外人,貝內特夫人恐怕不會願意接受我的好心。」

卡洛琳很想說,貝內特夫人一定會很樂意接受你大方的襄助……但這話太刻薄了,她想了想,只能用可憐巴巴的眼睛把他望着,直到達西先生故作嚴肅的臉都快板不住了,他才輕咳一聲,站起來踱步到窗邊,背對着她開口道:「要我答應你任性的要求也可以,畢竟你在這邊也只與簡小姐交好,她要是遇到了不幸,你心裏一定也不好受。」

說着,他還特別動情地嘆了一口氣。

卡洛琳被他這一嘆,也難得有些心虛了。

其實在達西先生說自己是外人不好插手時,她就有些意識到自己想法太過簡單,主要她被原著影響過深,總覺得達西先生出手相助那是理所當然的事,卻忘記了原著里達西先生的所作所為也是瞞着貝內特先生一家的,只有女主角無意中知道了而已。

轉身看到卡洛琳站在那兒似乎在反省,十指放在胸口纏啊繞的,達西又強忍着笑意別開眼,聲音卻更溫和了些:「你要記住,我是因為簡小姐是你的好友,所以才多此一舉做這件事的。」

卡洛琳悶悶地點了點頭,達西總結了一番,她這副又乖又順從的模樣,他很喜歡,或者她偶爾怕他時怯生生的眼睛,他也很喜歡,果然,他還是喜歡他溫順……

「那麼以後記得萬事有我,你不能再擅作主張了,嗯?」就是這樣提要求,他都特別溫柔,本就充滿殺傷力的嗓音更是讓人心悸。

卡洛琳就這樣糊裏糊塗地點了頭,然後被人攬到胸前抱着,溫熱的唇落在她額頭上,她就有些暈陶陶了……根本不覺得自己答應了什麼。

之後的內瑟菲爾德還是非常平靜,簡基本每天都要和卡洛琳通信,因為她發現和卡洛琳聊一聊,哪怕是用寫的,都能讓自己心情輕鬆一些——照顧這個階段的母親已經讓她有些力不從心了。

而在卡洛琳不知道的地方,由於達西先生的催促,負責準備婚禮的管家更是把手底下的人支使的團團轉,卡洛琳見達西先生比之前更忙碌,時常外出,還以為是因為莉迪亞的事讓他奔波了,心裏還格外愧疚。

大概一周后,莉迪亞被找到的消息就傳到了朗博恩,信是加德納夫人寫的,解釋了他們是在倫敦東區一個小旅館里找到了莉迪亞和丹尼,並且隱晦地譴責了莉迪亞的不懂事,似乎這所謂的『私奔』竟是莉迪亞提起的,丹尼基本上已經後悔了。而且他們兩人基本花光了身上的錢,還被東區的一夥小混混盯上了,要不是他們及時找到了二人,恐怕還真會發生些可怕的事。

信封內還附上了一封莉迪亞寫給家人的信,信中她抱怨舅舅舅媽打斷了她和丹尼的倫敦游,還說他們大驚小怪,非要把他們兩人押會奇普塞德的住所,讓她很不愉快!她沒有解釋自己『私奔』一事,卻提到了要和丹尼結婚,但是丹尼沒有錢了,而她也不想在朗博恩那個破舊的教堂里結婚,所以希望爸爸能給她寄上兩百磅來,她要採購婚紗和珠寶,還有丹尼的禮服,其餘不夠的會先向舅舅賒借,等回頭讓貝內特先生還給加德納夫婦。

簡壓着火氣念完了信,貝內特夫人卻是瞬間精神起來,她一把搶過信來捂在胸口,一口一個我的寶貝莉迪亞,居然要結婚了云云,還連忙催促女僕去找貝內特先生回來,她要趕緊給莉迪亞寄錢去,並商量著全家去倫敦參加莉迪亞的婚禮。

「我的莉迪亞居然要在倫敦結婚了呢!」她的語氣實在是揚眉吐氣般,就連一向頭腦不怎麼清楚的凱瑟琳都覺得媽媽真的搞不清楚狀況……

好在這樣一來,莉迪亞就算不得私奔了,但果然這個丫頭總懂得如何讓人更生氣。

簡生怕自己在這裏會說出什麼難聽話,她和伊麗莎白對視一眼,兩人一起離開了休息室。

「我真不知道媽媽是怎麼想的……」剛出門伊麗莎白就忍不住咬牙低聲抱怨。

「只希望爸爸不會將錯就錯。」簡往門外走,她想在門口等自己的父親。

當然,她口中的將錯就錯不是不想讓莉迪亞就此和丹尼結婚,到了這個時候,莉迪亞就是不想嫁給丹尼也不成了。她是不贊同母親由著莉迪亞在倫敦胡鬧,要知道以他們家的條件,在倫敦辦婚禮還是勉強了些,何況莉迪亞又是個不知柴米貴的性子,舅舅舅媽又是好脾氣,恐怕真要讓她糟蹋一大筆錢了。

好在和簡有同樣想法的人不止一個,貝內特先生看了兩封信后,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叫人收拾東西,第二天一大早就獨自前往倫敦。而簡的信也送到了內瑟菲爾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 [傲慢與偏見]專業女配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061章

96.83%